525.夺权二(福利3)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卢进才把抢过沈君泽手里的件,看着上面股权让渡书几个字,和沈君泽手里持有的股份比例说明,差点口老血吐出来。

    他死死地看着梁田,这个人将手里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沈君泽,加上沈清澜和沈君煜给的,才会让沈君泽手里的股份暴涨,直接超越了他。

    当初他想了那么多办法,想从梁田的手里将股份拿过来,甚至不惜设计他的儿子,让他陷入经济困境,本想着让梁田会来求他,他好以低价从梁田的手里将股份买过来。谁知道等来等去,等来的不是梁田,而是份股权让渡书。

    谁也不知道卢进才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他这算不算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舅舅,看清楚了吗?”沈君泽淡淡地问道。

    而其他的股东也已经拿到了这份件的复印件,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

    这甥舅二人三年前就有过场大戏,没想到三年后又重演了,只是这次,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倾向了沈君泽。

    “这份件是假的,你骗我。”卢进才说着,就要将件给撕了。

    沈君泽神情淡淡,不慌不忙,“你若是想撕就撕吧,我手里有很多复印件,若是不够,我还可以给你多几分,让你撕个够。”

    卢进才脸色铁青,“沈君泽,我是你亲舅舅。”

    沈君泽点点头,“嗯,我知道你是我舅舅,你若不是我舅舅,你连走进这个会议室的机会都没有。”他的眼神嘲讽,现在想来跟他打感情牌了?之前干嘛去了?当初那么对他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

    “沈君泽,你定要跟我撕破脸是不是?”

    “舅舅,这怎么能叫撕破脸呢。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就像当初你给我上了堂课样。我交了学费,现在学成了,自然要给舅舅展示下成果,就是不知道舅舅对我的表现可还满意?”沈君泽笑眯眯,说好也是好声好气的。

    卢进才冷冷的看着沈君泽,脸上的愤怒神情渐收,鼓起了掌,“好,非常好,不愧是沈让的儿子,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这回合算我输。不过沈君泽,你即便握有公司最大的股份,但这董事长的位置能做不能做,你还要问问在座的股东。”

    卢进才有理由相信这些股东是帮他的,毕竟当初是他们亲手将他推上了董事长的位置,也是他们间接的帮着他把沈君泽赶出了公司,现在若是任由沈君泽上位,那么在座的每位都没有好果子吃。而他也不相信沈君泽能那么大方的原谅他们,所以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些人也会站在他这边,这点卢进才很有信心。

    “君泽现在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他自然也是我们公司董事长。我第个支持他。”王福站了出来。

    第二个是梁田,“虽然我现在没有股份了,但我也是支持沈君泽做董事长的。”

    周建业是第三个,有了公司三大股东的支持,其他小股东脸上纷纷出现了动摇的神情。

    卢进才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支持沈君泽,心慌乱,立刻说道,“你们别忘了当初就是因为沈君泽没有能力领导公司,让公司向前发展,才让他退位让贤,将公司交给我的。现在才过去几年,你们就以为他真的有这个能力掌控公司了?”

    几个小股东听出了卢进才的话外音,无非是提醒他们,沈君泽跟他们之间可是有仇的,帮谁不帮谁,心里得掂量清楚了。

    沈君泽也不辩解,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卢进,他想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大家静静,先听我说。”王福站出来,“当初君泽还年轻,少不更事,对公司的业务也不熟练,无法领导公司这是事实。但是这几年,君泽在君澜集团里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而这年关于博凯地产大家应该也耳熟能详,博凯的发展就是就是沈君泽能力的最好见证。试问,个能让公司发展那么迅速的人,会是个毫无能力的草包吗?”

    王福番话,说得那些小股东脸上又出现了动摇之色。

    卢进才怒瞪着王福,王福丝毫不惧与他对视。

    梁田附和,提醒着众人,“各位,相比于我们的卢进才卢总,沈君泽更年轻。他也有更好的发展未来,不管是为了公司的前途,还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我觉得都应该推举沈君泽为我们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而且各位别忘了,沈君泽是京城沈家的人,他背后靠的是君澜集团。他的人脉关系比起卢进才来说更广,也更强大,不是我说话现实,大家都身处在这个社会,人脉与关系的重要性都心知肚明。你有更好的人脉关系,你就能让公司的发展更长远。再者说,这个公司原本就是沈让创立的,沈君泽是沈让唯的儿子,现在沈让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理应协助沈君泽管理好公司,助公司更上层楼。”

    “你们别被王福和梁田给骗了。”卢进才怒喝,“沈君泽确实是沈家的人不错,但是君澜集团是什么样的企业?若是我们公司依附它,那能是独立的公司吗?到时候可别变成君澜旗下的子公司,就连独立经营的权利都没有,而你们这些人,哼......”他最后的那声冷笑,充满了恶意。

    沈君泽看着卢进才,“舅舅,你可别在这危言耸听。沈君煜是我的堂哥,博凯地产的发展也离不开君澜集团,这些我都承认,可就像梁田董事说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靠人脉的社会。我有关系,有能力,我就能把能将公司发展得更好,各位股东也能获得更多的利益,这是件举多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至于舅舅你,你背后做的那些事,别以为沈家不清楚,他们不收拾你,是因为我跟你之间的帐还没算清楚,你以为他们就真的那么简单的放过了你?”

    当初卢进才仗着沈家不愿意管沈君泽,而肆意欺负他这些事,沈家记在了心上,不管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觉得沈君泽确实欠教训,他也需要块磨刀石,而卢进才就是这块最好的磨刀石。同事也是想将卢进才留给沈君泽自己处理,若沈君泽处理不了,沈家自然是要出手的。沈君泽再不济也是沈家的孙子,他们可以欺负,外人却不行。

    卢进才的脸色已经不是铁青了,那是比锅底还黑的黑色,看着沈君泽的目光仿佛淬了毒,“沈君泽,你定要如此逼我?”

    沈君泽微微笑,端的是派绅士风度,“舅舅,我们是就事论事,现在我的手里握有公司40%的股份,已经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理应成为公司的董事长。而各位叔叔伯伯对我的能力也很肯定,愿意支持我。你不能因为自己能力不足,就占着位置不放对不对?”

    “君泽说的对。卢总,你已经老了,就该在家里颐养天年,公司的事情就交给这些年轻人去做,你手里握有那么多股份,每年的分红也是笔不小的数目,人呢,该知足就知足吧,俗话说,知足常乐。“王福乐呵呵的说道。

    现在形势片大好,沈君泽拿回公司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以后他再也不用受卢进才的气,他的心情能不好吗?

    “各位的想法跟王董是样的?”卢进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神扫视着在座的各位股东。

    周建业和梁田就不必说了,势必是会支持沈君泽的,而剩下的股东,已经有两位暗倒戈了沈君泽,剩下的那些原本站在卢进才这边的股东在听了梁田和王福的分析之后,也已经出现了动摇。别怪他们无情,商人重利,沈君泽能带给他们更多的利益,而且似乎也没有跟他们秋后算账的意思,他们自然是要支持沈君泽的,至于卢进才,呵呵,个即将被赶出公司的丧家之犬,他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无人说话,可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卢进才心拔凉拔凉的。这几年他对这些股东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没想到到了这样的时候,这些人却弃他而去。

    “好,非常好,不愧是我看的人才,个个都非常有决断力,该舍弃的时候,毫不犹豫。沈君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确实成长得让我惊讶,这局我输了,我心服口服。董事长,你做,希望你能做的长久。”他从主位上站起来。

    “今天股东大会的内容,我想应该也已经结束了,那么我就不在此多留了,沈董事长。”卢进才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沈君泽微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舅舅,您慢走,不送。”

    卢进才恨恨瞪了眼会议室里的股东们,甩袖离开了,会议室的门被他砸的发出声砰的巨响,吓了办公室里的各位股东跳。

    沈君泽笑笑,“好了,各位董事,接下来我们就来谈谈公司接下去的发展,以及关于那个将近个亿的资金缺口。”

    沈君泽的话将各位董事的思绪从卢进才的身上拉回来,听到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立马打起了精神。

    卢进才离开公司,回答家里还是脸的怒容,把将领带扯开扔在沙发上,独自生着闷气。

    今天因为儿子生病了,所以张丽并没有去上班,自然不知道公司里发生的事情,见丈夫回来就生气,有些莫名,“你这是跟谁生气呢?”

    “还不是沈君泽那个白眼儿狼。”

    “他又做了什么?”

    “他联合那些股东将我赶出了公司,我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董事长了。”

    张丽脸色微变,“这是怎么回事?他手里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么有能力将你赶出公司?”

    说起这个,卢进才心的怒火就噌噌的往上涨。还不是梁田那个老匹夫,他将手里的股份全部卖给了沈君泽。他以为他这么做,我就拿他没有办法的事吗?”

    张丽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卢进才算计梁田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到了嘴边的肥肉跑了,这换做是谁都高兴不起来,“可是这样来,他手里应该是30%的股份,跟你是样的。”

    “你别忘了,沈家兄妹手里还握有10%呢,当初沈让为了让沈清澜帮沈君泽可是大方的送出了5%的股份。”

    张丽还真忘了这茬,经他提醒,自然是想起来了,“这么说,沈君泽手里现在有40%的股份。”卢进才沉默。

    “那那些股东呢?难道也甘心让他掌管公司?”张丽不解,这几年卢进才惯会收买人心,那些股东都是站在他这边的。就算是握有最多的股份,可若没有股东的支持,沈君泽照样成不了气候。

    “哼,那就是帮养不熟的白眼狼,平日里我对他们那么好,结果事到临头,个个的都只看到自己的利益,哪里还记得我的恩惠,我辛辛苦苦那么多年,他们竟然支持个毛头小子,我倒是想看看,若是没了我,这个公司还能走多久。”

    卢进才是这样想的,沈君泽背后即便有君澜集团,可沈君煜是什么人?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管沈君泽的事情。

    虽说沈君泽将博凯地产管理的很好,可博凯规模多大?卢氏地产规模又多大?这两者能是回事吗?他能把博凯管理好,并不代表就能把卢氏地产管理好。

    他今天在股东大会上让出董事长位,不只是被形势所迫,更多的是想看沈君泽的笑话。

    张丽却不这么乐观,“你怎么能把董事长的位置就给他了呢,你现在让出去了以后还拿的回来吗?”

    “那我不让又能怎么办?当时所有的股东都站在他那边。他的股份又比我多,我有什么理由不让吗?难不成你还让我在会议室里跟个毛头小子打架?谁打赢了谁就做董事长?”

    “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静观其变吧。”时间,张丽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静观其变似乎是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唯的件事儿。

    “行了,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你也别气了。沈君泽的能力摆在那儿,他管理不了那么大的企业,等那些股东看清楚了他的能力,迟早还要回来找你的,你又有什么好生气的?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多不值得。”张丽安慰他,在他看来,沈君泽子现在也只是暂时打理公司,真正鹿死谁手还不定呢。

    卢进才也不想生气,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个公司是他勤勤恳恳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他沈君泽为公司做了什么?回来就夺了他的位置,他能甘心吗?他现在恨不得生撕了沈君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卢进才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张丽,“儿子怎么样了?”

    “已经退烧了,吃了药之后就睡着了,你要进去看看他吗?”

    “算了,我等下再进去,你先忙吧,让我个人坐会安静下。”

    张丽点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卢进才个人坐在沙发上,脸色明明灭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了半天,他心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拿起外套直接离开了家。

    “进才,你干什么去?”身后张丽冲着他喊道。

    “我心里闷得慌,出去走走,你别管了。”卢进才头也没回,直接就离开了。

    卢进才去了卢雅琴住的地方。卢雅琴见到自己的哥哥有些意外,“大哥,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卢进才盯着卢雅琴,眼神幽幽,卢雅琴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不知所措地再次开口,“大哥,你怎么了?”

    卢进才回神,淡了神色,“我找你有点事儿,咱们进去谈。”

    卢雅琴侧身让他进门,二人直接去了书房。听到卢进才讲述的经过,卢雅琴脸的不可置信,“大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沈君泽有几分几两的本事,她心清楚,怎么可能真的取代了他大哥成为公司的董事长?

    “雅琴,你这个儿子可真是不得了。心里的弯弯绕绕可比我这个做舅舅的多多了。”卢进才满脸的讽刺。

    “大哥,这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现在就让君泽过来,你们将误会解释清楚了。”她要打电话,卢进才按住她的手,“先别急着打电话,我有些事情想问你,坐下。”

    卢雅琴坐在位置上,有些局促不安,“大哥,你有什么事情?”

    “我想问你,你知道沈君泽跟公司的其他股东接触的事情吗?”

    “大哥,君泽的事情我都不太清楚。自从上次去公司找过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闻言,卢进才的眼底闪过抹不悦,这个妹妹简直就是废物,“你真的点都不知情?”

    卢雅琴脸的无辜,“我真的不清楚,他也不会跟我说这些。”沈君泽防备她,卢雅琴心知肚明,心也满是苦涩,自己唯的儿子竟然将她当做外人,想想她这个做妈的也是够失败的。

    “大哥,君泽他......”卢雅琴想解释,她这个大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这次沈君泽是彻底得罪他了,要是不及时平息他的怒火,万做出什么伤害君泽的事情,那么她就是哭都找不到地方。

    卢进才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你若是想替沈君泽求情,就不必说了。”

    沈君泽摆了他道,这件事没完。

    “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君泽计较,而且你现在公司里除了君泽之外最大的股东,该你的分红君泽肯定是不会少你的。”卢雅琴试图化解二人之间的矛盾,她不想卢进才万想不开对沈君泽做什么。

    卢进才看着卢雅琴的眼神微冷,“果然是亲母子,有事情帮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卢雅琴神色僵,“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亲人,我定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雅琴,在你心,我还是你大哥吗?”卢进才幽幽的问道。

    “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自然是我的亲大哥。”

    “那好,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大哥,你就帮我做件事儿。”

    “什么事?”卢雅琴下意识的问道。

    “暂时不能说,以后我自然会告诉你。”

    卢进才这话让卢雅琴心十分不安,她忐忑的开口,“大哥,君泽是我唯的日子,你可千万不要伤害他。”

    “你想多了,说到底,君泽还是我的外甥,我生气归生气,还能跟他动手不成?”

    闻言,卢雅琴心稍安,“大哥,这件事情我定会好好跟君泽谈的。”

    “还是算了吧,你们现在的母子关系已经够紧张了,再谈下去也谈不出个结果。”卢进才神情淡淡,他早就看明白了,沈君泽这小子现在除了沈家人,谁也不认。估计在他心,早就忘记了卢雅琴这个母亲。

    卢雅琴被他说得很尴尬,母子之间处成这个样子,想必也是没谁了。

    “行了,这件事我心自有分寸,你也不用管了,有空就到家里来吃顿饭吧,你嫂子念叨好几次了。”

    “好。大哥,那今天你留下吃饭吗?”

    “饭我就不吃了,没胃口。”他今天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

    卢进才起身离开,走的时候遇到了范杨宏。范杨宏想跟卢进才打招呼,后者却连看都不看他眼,直接就离开了。

    范杨宏撇嘴,都已经不是董事长了,拽什么拽。他是卢氏地产的人,自然知道今天公司高层大变动的事情,毕竟会议结束之后的第时间,他们这些员工就收到了公司的内部邮件。

    “雅琴,大哥今天这是怎么了,跟他说话也不理会?”他明知故问。

    卢雅琴叹气,“没事,你晚饭想吃什么我去做。”

    范杨宏见她脸愁容,摆手,“算了,今天我们出去吃吧。”

    “也行吧。”卢雅琴说道,正好她今天也没有心情做饭。

    “对了。君泽现在是卢氏地产的董事长了。”吃饭的时候,范杨宏想起这件事儿,跟卢雅琴说的。

    “我已经知道了,大哥告诉我了。”

    “这是件大好事,你改天给君泽打个电话,我们出去庆祝下。”范杨宏是不介意谁当董事长的,毕竟不管谁当董事长,都跟他没有关系。

    “吃饭就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卢雅琴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思。

    “这怎么能不是大事儿呢?你儿子当上董事长,这是天大的好事儿。”范杨宏有些不解,换做别人高兴还来不及呢。

    “行了行了,别说了,吃你的饭吧。”卢雅琴有些烦躁。她有种直觉,卢进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若是采取了什么手段,伤害了君泽,她该怎么办?又或者沈君泽个不注意将大哥给伤了,她又该如何?这刻,卢雅琴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汉堡间的那块肉,夹在间,两面为难。她的儿子认为她胳膊肘往外拐,偏着大哥,而她大哥觉得她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只帮着自己的儿子。

    见卢雅琴吃饭都心不在焉的,范杨宏温声开口,“雅琴,你这是怎么了?君泽将公司拿回来那是好事,你若是在担心君泽跟大哥之间的事儿,那完全不必。想当初,大哥将君泽赶出公司,现在君泽把公司拿回来,俩人不过是扯平了而已。”

    在范杨宏看来,卢进才甚至是赚了的,毕竟他现在手里的股份可不少。

    卢雅琴没心思搭理他,“我先不吃了,我去找君泽。”她站起来,越想心越不安,觉得还是有必要去提醒沈君泽声。

    “哎,你等等,先把饭吃了。”

    卢雅琴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范杨宏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摇头,可真是。人家儿子当上董事长,高高兴兴的,你却拉着个苦瓜脸给谁看,要不是......算了,懒得你个女人计较。他嘴里嘀嘀咕咕,自己坐下来吃饭,卢雅琴没有心情吃饭,他可是有心情得很。

    卢雅琴给沈君泽打电话,依旧是打不通,知道他是把自己的号码拉黑了。直接打车去了卢氏地产。

    沈君泽果然还在办公室里加班呢,看见自己的妈过来,没有丝的意外,“妈,坐吧。”

    卢雅琴在沙发上坐下,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跟上次相比,现在的沈君泽似乎更冷漠了些。

    “妈,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卢雅琴神情犹豫,“那个......君泽,听说你和你舅舅......”

    “你是想说我取代卢进才成为公司董事长的事情吧。卢进才当初从我的手,将我爸留给我的公司骗走,我拿回公司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若是因此而为他求情,那么就不必开口了。”沈君泽的脸冷了下来。

    “君泽,妈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提醒你声,小心你舅舅。”

    闻言,沈君泽眼底闪过讶异,这是他妈第次没有帮着卢进才说话。

    “你舅舅这人妈妈了解,别看表面上很好说话的模样,实际上心狠手辣,你这次的行为惹怒了他,万他要用些不入流的手段报复你,你可定要小心。”

    沈君泽神色稍缓,“妈,我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儿,倒是你,尽量跟他保持距离吧。”

    卢雅琴叹气,“我知道了。”不过却没有将卢进才让她帮忙做件事儿的事情告诉沈君泽,手心手背都是肉。

    “君泽,好久没跟你起吃饭了,陪妈妈吃个晚饭吧。”卢雅琴眼巴巴的看着沈君泽。

    到底是十月怀胎,生下自己的母亲,沈君泽也并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看着她期待的眼神,终究舍不得拒绝,“好,等我五分钟,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

    “好好好,不急,你慢慢来。”听见沈君泽答应了,卢雅琴喜不自禁,连声说道。

    卢进才从卢雅琴住的地方离开之后也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趟酒吧,他坐在酒吧里喝闷酒。

    他在脑子里将所有的事情过了遍,越想越不甘心,拿起酒瓶子灌了口酒。虽然在其他人看来,他即便不做董事长,依旧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吃喝不愁,而他又是沈君泽的亲舅舅,沈君泽必然会善待他,可他本人却不这么认为。

    当初他将沈君泽得罪的太狠,这小子恨不得生吃了他,恐怕早就打起了他手股份的主意。也许个不小心自己就会血本无归,这种事情,卢进才怎么可能甘心让它发生。他必须想个办法对付沈君泽,将将公司拿回来。

    不过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短时间内将公司拿回来呢?卢进才陷入了思考。

    沈君泽陪母亲吃完饭之后,又将她送回了家,这才回到自己家里,他迫不及待地给沈清澜人打了个电话,想要跟她分享自己的喜悦。

    沈清澜刚刚将安安给哄睡了,就接到了他的电话,“君泽?”

    “姐,我成功了,我将公司拿回来了。”电话刚接通,沈君泽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早已料到的结局,沈清澜点都不惊讶,“非常好。”

    “姐,谢谢你跟哥在背后支持我。”沈君泽动容的说道。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谢谢了,就不必再说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将你父亲的公司打理好,不要让他失望。”沈清澜淡声说道。

    沈君泽狠狠点点头,“我会的,姐,我定会将我爸的公司发扬光大,站在世界的顶端,让他含笑九泉。”

    “对于卢进才你打算怎么办?”沈清澜问他。

    “我想先拿回他手里的股份,然后让他离开公司。”当初卢进才是怎么对他的,他自然也要怎么对付卢进才。

    “这个股份是卢进才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不会轻易给你。”沈清澜点出事实。

    这点,沈君泽自然也是清楚的。很可惜卢进才的儿子年龄还小,不然他就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卢敬才对付梁田的手段,用在他的身上。

    “为防止卢进才狗急跳墙,这件事你可以慢慢来。”沈清澜说道,要是将卢进才给逼急了,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让自己手里的股份达到51%以上,这样才不会有任何人来动摇你的地位。”

    “姐,这个恐怕有点难。”公司里的股东除了他跟卢进才手上握有大量股份之外,其他的人手里的股份并不多。而这些人肯定不会现在就把股份卖给他,毕竟现在公司发展良好,并没有遇到什么危机,卢氏地产的股份在市场上还是很有价值的。

    “公司里的股东手里的股份不好拿,你可以试着去收购市场上的散股,不过你若是真打算这么做,尽量不要用自己的身份。当然,这只是我的个建议,仅作参考。”

    “谢谢姐,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明天就着手准备。”沈君泽感激地说道。

    市场上大概有百分之20%左右的散股,只要他能回收11%以上,那么卢进才就再也没有办法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这么想着,沈君泽越发兴奋得睡不着觉了,索性爬起来,打开电脑,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刚刚沈清澜给了他新的启发,他迫不及待地想将它写下来。

    ****

    卢进才在酒吧里喝了瓶又瓶,脑子是越喝越混沌,哪里还能想到什么办法去对付沈君泽。他索性起身,走出了酒吧,只是拐过个巷口的时候就看到巷子里正有人在打架,估计是附近街上的小流氓,十几个人聚在起聚众斗殴。

    多么像他年轻的时候啊,他曾经也是这样,言不合就会跟人家动手,不将人给打趴下了誓不罢休,因此进过不少次局子。

    卢进才看着看着,眼底冒出了凶光,他现在想不到办法将沈君泽手里的股份夺过来,那么是否可以先出口气呢?先好好除了心的恶气再说,要不然这口气憋在心里,他怕把自己给憋死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那些小流氓,大声喊道,“都别打了,竟然来了。”

    那群小流氓听到警察二字,果然立刻停下了动作,只是看着巷口只有卢进才人,立即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死老头,你竟然跟骗我们,信不信我打死你。”其个染着头黄毛的小年轻手里举着棍子,怒气冲冲地说道。

    卢进才点也不怕,打了个酒嗝,“我找你们做桩生意,你们帮我教训个人,要是半成了,我就给你们五万块钱。”

    小年轻闻言,眼睛微亮,眼珠子转了转,“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是骗我们的呢?”

    卢进才嗤笑声,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叠钱,扔在他们面前,“这是定金。”

    众人瞧,眼睛发亮,黄毛小年轻立刻说道,“说吧,你想教训什么人,我们现在就帮你去教训他。”

    ------题外话------

    第三次福利已经出来了(之前其实只有两次福利,是我打错了),想要看福利的亲递交全订阅截图(所有的VIP章节,张不能少)私发给管理员,在正版群的亲只要递交订阅截图即可,没有在正版群的亲先进验证群656204326,私发管理订阅截图验证过后,进入正版群方可看福利。(验证群的群相册里有验证流程,不会的亲可以直接看相册)

    PS:又到了月初了,月票、推荐票、评价票求波呗,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