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夺权(一)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只是不等江晨希去找裴宁,就先接到了陈婉娇的电话。陈婉娇约了江晨希去医院谈谈,还特意要求带上裴宁。

    裴宁和江晨希来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只有陈婉娇和钟磊,二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陈婉娇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见到二人进来,陈婉娇笑了笑,“你们来了。”

    裴宁将给陈婉娇带的东西放在桌子上,陈婉娇见状,温声开口,“怎么还买了这么多东西?”

    “你现在的身体需要好好调养,这次都是比较是个术后吃的,我也不清楚哪种更适合你,就都买了些。”裴宁说道。

    “谢谢你们。”

    陈婉娇道谢,看了钟磊眼,钟磊站起来,“婉娇,我公司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等下班了再过来。”

    “好,路上开车小心。”陈婉娇叮嘱道。

    钟磊对裴宁和江晨希点点头,离开了医院。

    江晨希从进了病房之后就直没有说话,反倒是陈婉娇率先打破了尴尬,“晨希,你们坐。”

    裴宁和江晨希落座,裴宁打量了陈婉娇眼,“身体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再过段时间就该出院了,这次请你们两个过来,其实是有些话想对你们说。”

    “你说。”裴宁说道。

    “我知道因为我的伤,你们对我直心存愧疚,其实不必如此,这样的结果是我们谁也无法想到的,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要是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或许我根本不会这么做。”陈婉娇平静地说道。

    “婉娇,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病,定会治好你的病的。”江晨希说得认真。

    “彼得医生很好,这件事我还没有谢谢你。”陈婉娇给沈清澜打过电话,已经从沈清澜那里知道,彼得就是江晨希请求沈清澜帮他找的。

    “而且我和钟磊对我们是否会有孩子这件事都是抱着随缘的态度,你们也不要太过介怀。”

    裴宁闻言,听出了她话的重点,“你和钟磊的婚礼……”

    陈婉娇笑笑,“我们的婚礼依旧在三月份举行,那时候我肯定已经出院了,我们还打算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就去找个海岛度蜜月。你们来之前我们还在规划路线呢。”

    听到陈婉娇说她和钟磊的婚事并没有因此而泡汤,裴宁和江晨希的心也松了口气,他们是真心希望陈婉娇能够得到幸福,不过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钟磊的人品,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那很好,我认识家旅行社的朋友,你们要是想不好路线,我可以将她的电话给你,你不妨问问她的意见。”裴宁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和钟磊平日里都没有出去走走,也不知道哪里好玩,你这个建议可真是及时雨。”陈婉娇很高兴。

    裴宁将朋友的联系方式给她,“你跟她报我的名字,要是跟团的话会有内部折扣。”

    “谢谢你,裴小姐。”陈婉娇将对方的联系方式放好,随后看向二人,“对了,下周就是你们的婚礼了,你们应该很忙,我今天让你们过来没有耽误你们什么事情吧?”

    裴宁微微笑,“没有耽误。”实际上这几天他们根本没有心思考虑婚礼的事情,此时的裴宁虽然还不知道江父江母想将婚礼延期的事情,但是自己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来得及跟江晨希沟通而已。

    “那就好,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应该还没出院,无法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只能现在这里送上我的祝福,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江晨希开口,这声谢谢,既是对陈婉娇祝福的感谢,也是对她所做的这切的感谢。

    陈婉娇读懂了江晨希话的深意,温柔地笑笑。

    “对了,婉娇,我们已经找到了车祸的肇事者,并且起诉了她,过段时间就会开庭,到时候也许需要你出庭作证,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裴宁想起来顾佳佳的事情,说道。

    “义不容辞。”陈婉娇说道,这起车祸明显就不是意外,肇事者必须严惩。

    正事说完了,裴宁和江晨希又陪着陈婉娇说了会儿话,这才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江晨希路沉默,裴宁侧头看了他眼,“晨希,你怎么了?”今天的江晨希直都是怪怪的。

    “没事儿。”江晨希温声开口,到底没有将想要将婚礼延期的事情说出来,他想按时举行婚礼,他已经让裴宁为了他受了太多的委屈,在这件事上他不想再委屈她,而且喜帖都已经发出去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婚礼延期,那么外界就会产生诸多猜测,到时候裴宁背负的就更多了。

    至于对陈婉娇的愧疚,他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补偿她。

    江晨希不说,裴宁反倒先提到了这件事,“晨希,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关于我们的婚礼,我想是否可以先延期?”

    江晨希微愣,“为什么要延期?”

    “陈婉娇是为了救我们才进了医院,现在人家还躺在病床上,我们就去举行婚礼,我觉得不适合,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先延期,等到她出院了再结婚。反正我们已经领证了,就算是没有婚礼,我也已经是你的妻子。”

    “不行,婚礼必须按时举行,宁,这件事你要听我的,其他人并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忽然延期,人家会怎么想?”

    “晨希,我并不在乎外人的看法。”

    “但是我在乎,宁,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委屈了,这场婚礼本该两年前就给了你。婉娇那边她不会介意的。”江晨希劝道。

    裴宁神情犹豫,江晨希继续开口,“宁,其实我们的婚礼按时举行才是对婉娇最大的尊重。”

    裴宁最终还是被江晨希给说服了,而江晨希将裴宁送回家之后,就回到了江家和父母商量这件事。

    “既然婉娇也希望婚礼能按时举行,那就不要延期了。”江母叹气,其实婉娇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可惜她跟江晨希有缘无分。

    **

    明天就是江晨希和裴宁的婚礼,傅衡逸自然是要回来参加的,他是回来之后才知道这间竟然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婚礼差点就要延期了。

    “艾伦来了京城?”得知彼得来了,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他们现在住在我市心的那套公寓里。”她看向傅衡逸,“你介意吗?”

    傅衡逸微笑,“我看着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说来也奇怪,傅衡逸这个大醋坛子竟然从来不吃艾伦的醋,心疑惑,沈清澜直接问了出来。傅衡逸但笑不语,这个世界上谁跟沈清澜有机会,唯独艾伦不行,同是在黑暗挣扎的人可以相互慰藉,却无法相爱。

    “傅衡逸,你怎么不说话?”沈清澜看着他。

    “你的心里只装得下个我,我有什么好吃醋的,吃多了醋胃酸。”

    沈清澜信他这话才怪。

    第二天,沈清澜早起来就去了裴家,今天裴宁出嫁,她虽然不是伴娘,但是也要送表姐出嫁的,安安今天穿了件小西装,看着很精神。

    安安性子活泼,还是个小话痨,

    “妈妈,新娘子漂亮吗?”

    “漂亮,新娘子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比你还漂亮吗?”

    “嗯,比妈妈更加漂亮。”

    “那妈妈,你也做新娘子吧,这样你肯定可以是世界上最最漂亮的人。”安安星星眼。

    沈清澜失笑,正在开车的傅衡逸听到这话,开口,“你妈妈已经做过新娘子了。”

    “咦,什么时候?”安安好奇。

    “我跟你爸爸结婚的时候啊,不然哪里来的你?”沈清澜摸摸儿子的小脸,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安安脸的惊奇,“妈妈,你做新娘子我怎么不记得?”

    “当时你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怎么会记得?”

    安安越发好奇了,“我在你的肚子里。”他看着沈清澜的肚子,“我这么大,怎么钻进去的?”

    “当时你还只有这么小。”沈清澜比划着,“然后你会在妈妈的肚子里慢慢长大,等到这么大的时候,你就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了。”

    安安伸手摸摸沈清澜的肚子,“妈妈,好神奇。”

    沈清澜温柔的笑笑,生命原本就是件神奇的事情,就像这个小家伙,当初还只有米粒大小,现在也长到这么大了。会跑会跳,会缠着她撒娇耍赖。

    婚礼已经筹备了半年的时间,自然不会有什么纰漏,今天昊昊也是身的小西装,站在他身边的是个小女孩,他们是今天婚礼的花童。

    “妈妈,哥哥可以参加他妈妈的婚礼,我为什么不可以?”安安有些小嫉妒了。

    沈清澜听了这话,哭笑不得,“你也参加了呀,在妈妈的肚子里,跟妈妈起参加的。”

    “哦。”安安想起来了,刚才妈妈跟他说过。

    婚礼在教堂举行,伴郎是顾阳和顾凯两兄弟,陶然作为顾阳的女朋友,自然也来了。

    “清澜姐。”陶然跟沈清澜打招呼,沈清澜知道她不认识其他人,就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最近怎么样?”沈清澜问道。

    “在找实习单位。”

    “你不是才大三吗?怎么就开始找实习单位了?”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陶然是在读大三。

    “嘿嘿,大四的课程我已经自学完毕了,我老师建议我可以先找个实习单位,趁着寒暑假的时间体验下理论知识跟实际应用之间的差别,不过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实习单位并不好找。估计要等到暑假了。”说到后来,陶然有些遗憾。

    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这个时候绝大部分的公司的确是不招人的,尤其还是个实习生。

    “你要是真的想要实习,我可以推荐去家公司。”沈清澜淡淡开口。

    陶然的眼睛先是亮,随后反应过来,摇头,“清澜姐,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君澜集团那样的大公司,凭我现在的能力是hold不住的。”

    知道她是误会了,沈清澜笑着解释,“不是君澜,是我堂弟的公司,规模并不大,虽然是做地产行业的,不过他们也有这方面的人才需求,你只是体验而已,倒是可以先去他那边试试。”

    “真的吗?”陶然惊喜地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正好看见了沈君泽,将他叫过来,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沈君泽口就答应了,“那你明天就过来吧,不过我公司现在正在发展阶段,实习工资有点低。”

    “我不要工资。”陶然立刻说道,她就是想找个地方体验下,哪里还好意思要人家的工资。

    陶然已经见过了顾阳的父母,刚开始她得知顾阳竟然是个富二代的时候,还挺忐忑的,不过在见过傅靖婷和顾博之后,这份忐忑就消失了。他们远比自己所想的要平易近人太多,博顾就不说了,他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傅靖婷性子直爽,做事干脆利落,倒是与陶然拍即合。平日陶然没课的时候也会给傅靖婷打电话,约着起逛街看电影,二人之间相处更像是朋友。

    婚礼快要开始的时候,段凌来了。

    裴宁正在后面做最后的准备,沈清澜陪着她,看见进来的段凌,沈清澜微微挑眉,裴宁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

    “宁,你今天真美。”段凌说道,眼神停留在裴宁的脸上不愿意离开。

    裴宁神色淡淡,“你来做什么?”

    “宁,别误会,我就是单纯过来看看你,我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裴宁并不想看到段凌。

    听了这话,段凌也不觉得尴尬,将手里的个盒子递给裴宁,“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裴宁定定地看着他,没有接,段凌就那么伸着手,也不收回,“宁,我是真心诚意来祝福你的。你把礼物收了我就离开。”他微笑着,隐藏了心底的悲伤。

    最后裴宁还是接过了礼物,却没有打开,放在了边,“我收下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对于裴宁的冷言冷语,段凌丝毫不介意,笑着说道,“虽然我很希望今天站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但看着你现在嫁给爱情的样子,我也衷心的祝福你,祝你百年好合,幸福生。”

    “谢谢。”裴宁神情淡淡。

    “知道你不希望我出现在婚礼现场,我就先走了,宁,定要幸福。”即便这份幸福不是我给的。

    裴宁什么也没说,段凌最后深深地看了她眼,毅然转身离开。看

    着段凌离开的背影,裴宁的眼底有些怅然若失。她曾经是真心爱过这个男人的。若是没有当年的事,她或许会跟这个男人结婚,跟他起抚养昊昊长大。

    “表姐你还好吗?”沈清澜问她,裴宁笑笑,“没事,就是看到这个人,心有点感慨。”她的视线落在段凌送的那个锦盒上。

    锦盒并不大,也就巴掌大小,她拿起来看了眼,打开,里面是对玉镯。玉质晶莹剔透,看就是好东西。

    裴宁拿起玉镯看了看,又放回去,将盖子给合上。

    “表姐,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再给你补个妆。”沈清澜说道,拉回了裴宁的思绪,裴宁点点头。

    沈清澜将那对玉镯放在包里,拿起边的化妆包给裴宁补妆。

    婚礼开始的时候,陈婉娇出现了,是钟磊陪着她来的。开始裴宁并没有发现,因为他们坐在角落里,十分低调不起眼,裴宁是无意看见的。

    原本陈婉娇是不打算出席江晨希的婚礼的,只是早上钟磊看到她看着窗外发呆,主动提议要带她去婚礼。

    陈婉娇知道钟磊是想让她送这段感情最后程,所以没有拒绝,亲眼看着江晨希脸上的幸福笑意,陈婉娇觉得现在自己是真的可以放下了,她握住钟磊的手,轻轻开口,“钟磊,谢谢你。”

    钟磊捏了捏她的手,他做这些也是为了他自己,他是在谋取陈婉娇的心。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而陈婉娇在仪式结束之后,立刻跟着钟磊离开了,裴宁和江晨希甚至来不及跟她说句话。

    **

    卢氏地产。

    今天是例常的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卢进才走进会议室,直接在主位上坐下,“既然人到齐了,会议就开始吧。”

    坐在他下手的王福淡声开口,“等等,人还没到齐。”

    卢进才皱眉看着他,“王董,人已经到齐了。”

    王福微微笑,“还差个很重要的人。”

    “谁?”卢进才下意识的问道,王福看向门口,“喏,他来了。”

    卢进才转身,就看见了沈君泽穿着身与西装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微变,强笑着说道,“君泽,你怎么来了?”

    沈君泽似笑非笑的看了他眼,“今天是卢氏地产开股东大会的日子,我身为股东,自然要出席。”

    卢进才脸色僵,却很快反应过来,“这件事是舅舅疏忽了,没有通知你参加股东大会。主要也是因为这几年通知你,你也不来,所以今年舅舅就没有通知你。你应该不会责怪舅舅吧?”

    沈君泽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漫不经心的说道,“忘记通知没关系,不要忘记我是公司的股东就好。”

    “这怎么会忘记呢,君泽你现在是越来越幽默了,总是逗舅舅开心。”

    “舅舅开心就好。”

    “君泽,往年你都不愿意参加股东大会的,今年怎么想着来参加了?”卢进才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沈君泽眼底闪过抹冷光,笑着说道,“这公司毕竟是我父亲拳脚打下来的,虽然现在改了姓,可也算是我父亲的心血,我身为我父亲唯的儿子,自然是要看看的。”

    又碰了颗不软不硬的钉子,卢进才眼底闪过抹愠怒,可是却摸不准沈君泽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知道他是真的单纯来看看,还是另有目的,于是便忍着没有发作

    “君泽现在可真是长大了,懂事了。”

    “换做任何个人在经历过最亲近的人背叛之后,也该长大懂事了。”沈君泽淡淡地顶了回去,神情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怒气,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卢静才硌得难受。

    看来今天是来者不善了,卢进才淡淡想到。不过自己的手里过着35%的股份,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加上这几年直是他在掌控公司,公司里大部分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值得信赖的人,也不怕沈君泽搞什么幺蛾子,想到这里,卢进才心大定。

    “君泽你今天来了正好,这几年公司发展迅速,而你又直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对公司发展不了解,趁着这次机会正好了解下。”

    沈君泽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既然人已经到齐了,会议就开始吧。”副主人的姿态。

    卢进在心恼怒,面上却不显,笑呵呵的说道,“开始吧。”话是对着秘书说的。

    秘书将手里的件发了下去。

    卢进才开口说道,“这是这个季度公司的财务报表,相比上个月,公司的利润虽然依旧在下滑,但从整体趋势来看,下滑速度有所减慢,而且公司各部门的同事也在积极努力地工作,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公司很快就能重新回到过去的巅峰状态。”

    王福打断卢进才的长篇大论,开口说道,“董事长,我打断下。最近年来公司直处于亏本状态,业绩下滑明显。对你口所谓的回到巅峰状态,我持有怀疑态度。”

    卢进才眼神微变,定定地看着王福,“王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我承认过去的几年,你将公司管理得很好,公司的业务也在稳步提升,但是这年来公司的经营状况到底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些漂亮话就不用再说了。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你把话说的多漂亮,而是将事情做得漂亮。据我所知,这份财务报表存在很大的问题。”

    “哦,王董,你这话我就不太明白了,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下。”周建业很配合的说道。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要在这次的股东大会上将卢进才拉下来,推沈君泽上去。

    “我是公司的财务总监,对公司的财务情况清二楚。实际上,董事长手里的这份财务报告是假的。”王福严肃地说道。

    言出,惊起千层浪,股东们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卢进才变得尤为难看,冷冷的看着王福,“王董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眼神暗含警告。

    王福丝毫不惧,今天注定是要撕破脸了,反正卢进才很快被就要下马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我有没有乱说,你的这份财务报表是财务副总监做的。我仔细核对过,与公司的账目并不符合,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份假账,你所谓的业绩回升都是种假象,实际上跟上个季度相比,公司业绩下滑越发严重,已经达到了十个百分点。甚至就连公司的资金链都出现了问题。”

    “你胡说。”卢进才怒喝,“王董事,你是公司的财务总监,可是却对公司的事情很不上心,工作常常直接丢给副总监,以往我尊重你是公司的元老,对你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现在你却说这份财务报表是假的,王董事,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个连公司的事情都不管的人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王福心怒,到底是他不管还是卢进才刻意架空了他的权力?

    “董事长,公司是我跟着沈让董事长起创办的,我怎么可能对公司置之不理,对公司的经营状况我向是关心的,至于这财务报表是真是假,你心清楚得很。”

    “那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理由捏造这么份假的财务报告?”卢进才反问。

    “自然是为了保住你的董事长地位。”王福淡淡地说道,原本他是想在公司的财务上动手脚的,但是查之后,他发现根本不用他动手,卢进才亲手提拔起来的财务副总监竟然监守自盗,挪用了公司大笔钱,并且伪造了公司的账目,这简直就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王董事,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是也不能拿公司的事情开玩笑,公司最近几个月只是业绩下滑,但是公司的财务绝对没有问题。”卢进才冷声说道。

    王福脸的淡定,从包里拿出了份件,“这是公司真正的财务报表,与董事长说的完全不同,公司不仅是业绩在下滑,而且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将近个亿的缺口。”

    “什么?个亿!”周建业脸色变了,只是这其更多的是做戏的成分,这件事王福在得知之后第时间就告诉了他们几个。如果说原本只是对卢进才架空了他们权力而感到不满的话,现在这几位股东是真要生撕了卢进才,毕竟他这是想把公司往死路上逼啊。

    而其他的股东也纷纷变了脸,“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资金缺口出现?”

    “是啊,个亿,难怪公司业绩直在下滑,该不会是有人看着公司形势不对,将公司的钱都给卷走了吧?”

    各位股东纷纷猜测,不得不说,还真的被他们猜了某些事实。

    “王福,我尊敬你是公司的老人,但是你也不要给脸不要脸。什么个亿的资金缺口,简直就是胡说道。我看你手上的这份才是假的财产账目。”卢进才惊怒。

    王福被骂也不怒,“我既然敢敢当着大家的面说,自然是有了十足的证据,这份财务报表是我亲手做的。而我们的财务副总监郭泽渊,因为赌博欠下大额债务,多次私自挪用公司资金,造成了公司的资金链断缺,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你身为董事长,任人唯亲,识人不清,造成了公司如今的困境,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卢进才的脸色会儿黑会儿白,最后变成了铁青,“你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若是有半句假话,我都会对你追究法律责任。”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被欺瞒的事情,只以为挪用公款这件事是王福随意捏造的,为的就是给他难堪,谁让他架空了王福的权力了呢,王福对他不满是正常的。

    “我自然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不信你可以将郭泽渊叫进来,好好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别总是被蒙在鼓里。而且我可以承诺,若是今天我王福有半点假话,那么我甘愿辞职离开公司,并将我手上的公司股份无偿送给你。”

    王福说的这么肯定,甚至还敢许下这样的赌注,让卢进才心很是慌乱。

    郭泽渊当初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其他的公司挖过来的人才,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不然也不会安排在财务部,任财务部副总监,甚至架空了王福的权力。若是他真的盗用了公司大笔资金,造成资金链断缺,那么今天这事儿很难善了。这件事即便不是他卢进才做的,但他也逃脱不了干系,个识人不清的帽子是摘不掉了。

    郭泽渊被叫进来的时候,还脸的莫名,只是当王福将他贪墨公款的证据拿出来时,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卢进才看到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算是他想替他辩解都无力,王福拿出来的是铁证,他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保不住他。

    这些证据自然不是王福找的,而是他在发现公司的账目异常之后,就去找了沈君泽,沈君泽让沈清澜帮忙查了郭泽渊才知道这背后的事情。

    “董事长,这件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们这些股东个解释。”梁田冷声开口,虽然早就知道了真相,可再听次,这份怒气并没有减少,毕竟这公司也有他们的份。

    事出突然,但卢进才很快冷静了下来,“郭泽渊贪墨公款是是我选错了人,是我识人不清,我确实有责任,我会向将郭泽渊告上法庭,在这里,我也给各位股东道个歉。”说着他站起来给各位股东鞠了个躬。

    其他股东面面相觑,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毕竟贪墨公款的人是郭泽渊,也是他个人的行为,其实真要论起来,卢进才也就是个识人不清的责任。

    “啪啪啪。”沈君泽鼓掌,“没想到啊,第次来参加股东大会,就看见了这么精彩的出戏,我果然是没白来。”

    “沈君泽,你给我闭嘴。”卢进才冷声呵斥,“现在不是你说风凉话的时候,你也是公司的股东,公司的利益与你息息相关。”

    “现在想起来我是公司的股东了?”沈君泽似笑非笑,当初将他从公司像只丧家之犬样赶出去的时候,卢进才可把他当成公司的股东。

    “沈君泽,如果你今天是来落井下石的,那么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公司不欢迎你。”卢进才撕下了伪善的面目,今天这件事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已经没有闲心跟沈君泽在那里废话。

    “君泽,董事长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对他说话客气点。”王福虚伪的说道。

    “王叔叔说的有道理,刚才是我冒犯了。卢进才董事长,抱歉。”他的道歉毫无诚意。卢进才被他气得脸色铁青,只是碍于在场的人太多,到底没有说什么。

    “这次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失误,我觉得董事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董事长,我认为你已经不适合担任公司的董事长职。”周建业严肃的说道,“这次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卢进才黑脸,“周董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公司既然要发展,就需要颗强大的心脏。这颗心脏不止要强大,还要年轻,有活力,你已经老了,做的各项决策都不符合公司未来的发展,退位让贤才是你应该做的。”周建业也不拐弯抹角,直接点出了今天的目的。

    “我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我凭什么退位让贤?”卢进才怒容满面,不过是个小小的失误而已,他们就想要夺走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公司,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舅舅,你大概还不知道吧,现在公司最大的股东已经是我了,我的手上有45%的股份。比你整整多了10%,从今天开始,我才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沈君泽站起来说道。

    卢进才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可能,你的手上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骗人!”

    沈君泽拿出份件,放在卢进才的面前,“那就请我最亲爱的舅舅好好看清楚了我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题外话------

    阿离昨天有事,没有码字,今天更新晚了,十分抱歉。

    **

    推荐好友闲听冷雨《重生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