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我们继续交往吧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陈母终究是没能去找江家理论,走到医院的门口的时候,刚好碰上了返回医院的陈父。

    “你干什么去?”陈父叫住怒气冲冲的妻子。

    “江家将我的女儿害成这个样子,我当然要去给她讨个公道。”陈母理所当然地说道,陈父闻言,顿时拉她,“讨什么公道,这件事本来就是婉娇自愿的,你什么资格去讨公道?”

    陈母不满“现在婉娇不能生了,钟磊跟她的婚事也泡汤了,她的后半辈子怎么办?还有哪个男人敢娶她?她是因为江晨希才变成这样的,江晨希难道不该为婉娇负责吗?”

    “你糊涂。人家钟磊跟婉娇说了分手了吗?你现在跑去人家江家讨公道,你将钟磊置于何地?”

    闻言,陈母心越发难过,“你觉得钟磊还会跟婉娇在起吗?换做你是他,你愿意?”

    陈父沉默,换作是他,他是肯定不愿意的,但是话却不能这么说,毕竟他现在是婉娇的父亲,站的肯定是婉娇这边。

    “总之,这件事不能去找江家。”要真是去找了江家,让江家为陈婉娇负责,那么他们成了什么人了?

    “那我的婉娇怎么办?她才20多岁,人生才刚开了个头,你让她后半辈子的几十年怎么过?”陈母哭了,她是真的心疼啊,跟刀扎似了。

    陈父不难过吗?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又谁愿意呢?拉住妻子,“好了,这件事先不要说了,先上去吧,你把婉娇个人丢在病房里,万有点什么事情,你后悔都来不及。”

    被丈夫提醒,陈母这才想到她刚才太过生气,直接把陈婉娇丢在了病房里,擦了擦眼泪,“走走走,赶紧上去,我也是被气糊涂了。可是我只要想到婉娇的后半辈子会直这样我就……”

    陈父拍拍妻子的肩,“我知道,这些等婉娇的身体好了我们再谈。现在最重要的是婉娇的健康。”

    陈母点点头,跟着陈父起回到了病房。

    陈婉娇看见父母起回来,就知道母亲定没有去找江晨希,心松了口气,“爸,妈。”她的声音透着虚弱。

    陈母现在是边心疼女儿,边恨铁不成钢,所以也不理会她。陈父点点头,“先别说话,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们等你身体好了再说。”

    陈婉娇却没有听父亲的,有些事情她想现在就说清楚,开口说道,“爸,这件事跟晨希没有关系,不要去找他。”

    陈父现在理解了刚才妻子为何如此生气,女儿她都这样了,还不忘替江晨希说话,换作是他,他也生气,看了陈婉娇眼,见她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终究是不忍心再说什么,“行了,这件事先不要说了。”

    陈婉娇欲言又止,只是看着父母的脸色,还是闭了嘴。她从未想过要用这件事去缠着江晨希,让江晨希为她负责。不过现在父母明显还在气头上,她再说下去,恐怕会适得其反。

    **

    江晨希从医院离开之后,直接就去了警局,他要报警。

    “你说有人故意开车要撞你?”警察狐疑的看着江晨希。

    江晨希摇头,“不是我,是要撞我的未婚妻。事情就发生在盛德路口。那个路口有监控,你们看就明白了。”

    当时那家餐厅正好对着个红绿灯口,周围的监控录像不少,江晨希相信肯定有摄像头拍下了那幕。他看清楚了凶手的样子。那个人是冲着裴宁来的,可是却将陈婉娇害的如此下场。这次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裴宁虽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但是来的路上已经听江晨希讲过了,明白事情的根源其实还是在她的身上,想起躺在医院里的那个女孩,她满心愧疚。

    “警察同志,我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也是目击者,我要报警。”裴宁站出来说道。

    警察根据江晨希提供的线索,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了顾佳佳的身上。顾佳佳被带到警察局的时候还嘴硬,“就算你们是警察,也不能胡乱抓人,我是良好市民,你们凭什么抓我?”

    警察已经看过监控录像,当时开车撞人的车就是顾佳佳本人的,并且有个监控录像,清晰的拍下了她的脸,这是铁证。

    当警察拿出这些证据的时候,顾佳佳沉默了片刻,随即开口,“人是我撞的,我认。”

    警察没想到顾佳佳竟然这么干脆就承认了,冷声问道,“说,你为什么要撞她?”

    “因为她傻呗,我想撞的人是裴宁,她傻乎乎的自己冲上来了,怪谁?”顾佳佳神情十分嚣张,眼底还有些遗憾,只可惜这次受伤的人不是裴宁。

    “所以你是承认自己故意伤人了?”警察沉声问道。

    顾佳佳却摇头,“我可没有这么说,我要求见我的姐夫段凌。”

    “你先把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了。”警察敲敲桌子。

    “不见到我的姐夫,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们也别想从我的嘴里得到丝毫有用的消息。”改刚才配合的态度,顾佳佳开始抗拒审讯。

    警察见她这样,拍拍桌子,“你最好配合我们的调查。”

    “在见到我姐夫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再说,就算你们拿出了证据,我也是可以当堂翻供不承认的。”

    警察气急,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不过最后还是联系了段凌。

    段凌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十几天没有见到顾佳佳,顾佳佳就惹出了这样的弥天大祸,他赶到警局的时候,顾佳佳已经被关押了。裴宁已经对顾佳佳提起了诉讼,要告她故意伤人,致人重伤。

    段凌听闻的事情的经过,脸震惊的看着顾佳佳,“你为什么这么做?”

    顾佳佳冷笑,“我得不到的幸福,裴宁她也休想得到。这次是裴宁的运气好,不然现在她就应该去见阎王爷了。”她压低了声音,这话只有段凌个人听到了。

    段凌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佳佳,“你疯了吗?”

    “是,我是疯了,我是被你逼疯的。”顾佳佳喊道,“我只恨没有将裴宁给撞死,她的运气可真是好,走到哪里都有替死鬼。”

    段凌从未想过顾佳佳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若开始这辆车撞的是裴宁,或许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就是她了。

    “顾佳佳,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我脑子清醒的很,做这件事我从来不后悔。段凌,你不让我幸福,你的裴宁也别想幸福。不过现在也好,我就不相信出了这档子事儿,她和江晨希还能结婚,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我倒是想看看她还怎么幸福。”顾佳佳疯狂的大笑,形若疯癫。

    段凌看着她脸的失望,“顾佳佳,你是真的疯了。”

    顾佳佳脸上的笑容收,恢复了面无表情,“疯了也是你逼得的,段凌,你若是肯跟我结婚,我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切的错都是因为你,你才是罪魁祸首。”

    段凌神情怔怔,看着顾佳佳,良久,收回目光,站起身离开了警局,顾佳佳看着他的背影,眼积蓄了泪水,她都这么做了,这个人依旧不肯多看她眼。她只是想让段凌将她放在心上而已,不是爱,哪怕是恨也好。

    段凌从警局离开,思虑良久,终究是去找了裴宁。

    裴宁看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段凌,竟然没没有觉得丝毫的意外,“你是来找我求情的?”她平静的问道。

    段凌脸的尴尬,却终究点了点头,“是,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

    “不可以。”裴宁冷声打断他,“段凌,她这是在犯罪。他撞了个无辜的人,现在那个人还躺在医院里。就因为她的嫉妒,那个人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做个完整的女人。而你还要继续包庇她吗?”

    段凌满心的苦涩,“我……”

    “在我的印象里,你直都是个很正直的人,现在你真的要去包庇个杀人犯吗?”

    “宁,她就是时想不开,她……”说道半,段凌停了下来,裴宁了冷笑,“你看,你自己都说不下去了。顾佳佳她想撞的人是我,今天若不是陈婉娇,那么躺在血泊的人就是我。”

    “段凌,若是今天被撞的人是我,你还会这样替她求情吗?”裴宁冷声反问。

    段凌沉默,今天若是被撞的人是她,他想他会亲手将顾佳佳送进监狱,“宁,抱歉,今天你就当我没有来过。”

    他转身想走,裴宁叫住他,“段凌,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我不会撤诉,我只会请求法官重判。你若是想跟我打官司,那么尽管来。”

    段凌神色幽幽,看了她良久,收回目光,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裴宁说到做到,她找了全京城最好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力求将顾佳佳重判,段凌虽然心怨怪顾佳佳,却还是给她找了律师,不求无罪,只求让她能减刑,算是他对顾佳佳最后的仁慈。

    **

    陈母是第三天找上江家的。她趁着陈父与陈婉娇不注意,找了个借口离开医院,来到了江家。

    江父与江母这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

    “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婉娇她怎么会?”江母有些接受无能。

    陈母冷着脸,“婉娇这辈子都不能再做个母亲了,她是为了救你们家江晨希才会变成这样的。我想这件事你们家总该有点表示吧。”

    江父看向江辰希,“晨希,这件事确实如你陈阿姨所说的那样吗?”

    江晨希沉重的点点头,“是。”陈婉娇救了他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这件事我们江家肯定会负责,婉娇的医疗费,以及后期所需要的费用,都由我们江家来承担。”江父沉声说道。

    陈母听了这话,脸色变,定定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今天来你家是为了找你要钱的?我们陈家虽然不富裕,但是给女儿治病的钱还是有的。我就问你们句话,我女儿的后半辈子你们到底负不负责?”

    闻言,江母脸的为难,“这个……这不是负不负责的问题。若是婉娇和晨希现在还在起,那么不要说是不能生,就是她辈子都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我们江家也认她这个儿媳妇,我伺候她辈子,但问题是他们两个不是……”江母说不下去了,实在是陈母的目光太过骇人。

    “所以你们就打算用点钱将我们给打发了,我的女儿她个好端端的人变成现在这样,就是活该是吧?”陈母冷声质问。

    “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解释。”江母想解释,却被陈母打断。

    “江教授,你们江家好歹是书香门第,自诩教养良好,结果就这么个处事态度?”陈母脸的失望。

    江父江母被陈母说地面红耳赤,却无力反驳。

    “陈阿姨,这件事是我引起的,也该由我来负责,婉娇以后若是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可以照顾她辈子,以哥哥的身份。”江晨希认真地说道,他对陈婉娇充满了歉意,若是陈婉娇的后半辈子真的无法得到幸福,那么就算是照顾她辈子也是应该的,可是要是让他娶她,他依旧做不到。

    “谁稀罕你哥哥的身份,你是要我们婉娇以后看着你跟你的妻子恩恩爱爱,而她孤独终老是吗?”陈母怒。

    “陈阿姨,那你说怎么办?”

    “跟你的未婚妻解除婚约,跟婉娇结婚。”陈母直接提出要求,她不能让她的女儿孤独终老辈子。就是赖,这次她也赖上江家了。

    闻言,江父江母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裴宁和江晨希都要结婚了,尽管他们心里对裴宁依旧不是十分满意,但既然答应了这门婚约,也不能随意解除了,而且陈婉娇尽管是为了救江晨希才受伤的,可她不能生了,真的跟江晨希结婚,以后是要让他们江家绝后吗?只是还不等他们表态,门口就传来了门铃声,江晨希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陈父,他见妻子出去迟迟不归,就猜到她是来了江家,过来看,果然啊。他直接走了进来,“你果然在这里,快跟我回去。”

    陈母不愿意,“我不回去,今天他们江家不给我个交代,我还就不走了。”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豁出去了给女儿搏个未来。陈婉娇不是喜欢江晨希吗,现在她又为江晨希变成了这样,那么就该跟她女儿在起,照顾她辈子,这是江晨希欠陈婉娇的。

    “你这是做什么呀?丢人不丢人?”陈父压低了嗓音,低声呵斥道。

    “丢什么人?我女儿是因为他们才变成今天这番模样,难道他们江家不该负责,要说丢人也该是他们江家丢人。”

    这两天钟磊直没有在医院里出现过,这代表着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陈婉娇最大的希望已经破灭了,那么江晨希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陈父沉了脸,“今天钟磊来医院了,你现在在这里闹这出,让钟磊知道了,你让人家怎么想你?”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陈母个人听到了,陈母眼睛亮,“钟磊来了?”

    “是,现在你先跟我回去。”陈父不愿意跟陈母多说,只想先将人带回去。

    陈母听到钟磊来医院看陈婉娇了,哪里还有继续待下去的心思,赶紧跟着陈父去了医院。

    **

    医院里,陈婉娇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神情平静,扯出抹笑容,“你来了。”

    钟磊点点头,静静地看着她,三天不见,陈婉娇脸上的血色丝毫没有回复,依旧苍白地几近透明,而且仔细看看,似乎比手术后更加苍白。

    陈婉娇想坐起来,钟磊见状,连忙站了起来,“你想做什么?我帮你。”

    陈婉娇笑笑,“我就是想坐会儿,这两天直躺在床上,骨头都僵硬了。”

    钟磊帮她把病床调高,扶着她半靠在病床上,“这样可以吗?”

    陈婉娇点点头,“谢谢!”随之,二人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陈婉娇主动打破了沉默,“你今天是过来跟我说分手的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钟磊反问她。

    “其实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是可以理解的。分手……我赞同。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陈婉娇的声音虚弱,但神情十分平静,她等这天,也已经等了整整三天。

    钟磊听了这话,神情越发复杂,“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想问你个问题,你能否老实告诉我?”

    陈婉娇静静地看着他,“你说。”

    “你跟我交往的这段日子,对我是否认真过?我的意思是,你是否真的想要跟我交往,并且跟我继续走下去。”

    陈婉娇点点头,“是。”她或许不爱钟磊,但跟钟磊在起的心是认真的,想跟他过辈子的心也是认真的,只是天意弄人,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所以钟磊的任何决定,她都支持,并且理解。

    此时的陈婉娇并没有注意到,当她点头的时候,钟磊眼瞬间的放松。

    “其实这三天,我的心里也很乱。我想了很多。把我们从认识第天开始到现在的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遍。”钟磊缓声开口。

    陈婉娇神情平静,只是放在被子下的手却不由地握紧了,“所以你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她就像是个等待判决的犯人,而钟磊就是那个法官。

    钟磊闻言,神情变得怅然,“其实我直都知道你的心里有个人。直到我们上次遇见江晨希他们,我才逐渐确定你心里的那个人是他。不过我并不介意,因为我觉得自己足够优秀,终有天,你会忘了他爱上我。我说的对不对?”

    陈婉娇点点头,“是。虽然现在说这话似乎有点晚了。但我确实在努力的放下他,爱上你。这段时间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点点滴滴都不曾忘记。”

    闻言,钟磊神情似有放松,“不知为何,听到你说这话我忽然觉得很安慰。婉娇,你是我相亲的这些对象,最令我满意的个。你或许不是最漂亮的,但你的身上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在跟你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我爱上了你,并且想跟你永远在起,婚姻就是我对你的承诺。我想你当初答应我的求婚应该也是因为你同样想跟我认真的过辈子的,对吧?”

    听了这话,陈婉娇心黯然,“钟磊,对不起!”

    不管曾经她是否想过跟他过辈子,但这件事说得难听点是她背叛了钟磊。

    钟磊微微笑,“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年少时,我也曾经爱过个女孩。那是我年少青春时所有的热情。我曾为她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也曾以为我跟她会走到最后,最终还是有缘无份。因为些原因,我失去了她。我也曾痛苦过,所以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你的做法。婉娇,我比你虚长几岁,自认为人生的经历比你丰富些,那天那样的情况下,若我是你,我也未必会做的比你更好。而这三天,我直在想个问题,如果今天是我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是否会选择继续跟我在起?”

    陈婉娇微愣,这点她是真的没有想过,所以实话实说道,“我没有考虑过这点。”

    钟磊闻言轻笑,“我欣赏你的另点就是你很实诚,不爱说谎。”跟他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或许唯说过的谎言就是那对黑天鹅摆件的事情。

    钟磊自认,这段时间里,他对陈婉娇的了解还是挺深的。

    “婉娇,我是个注重承诺的人,婚姻是我对你许下最大的承诺。所以我考虑了三天。想来想去,还是想问你句话。”

    陈婉娇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若是我说,我想继续跟你在起,你是否还愿意跟我结婚?”

    陈婉娇霍然抬头,震惊的看着钟磊。

    钟磊笑笑,“不必这么惊讶。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说出你心最真实的想法就好。”

    “钟磊,医生说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做妈妈了。”

    钟磊点点头,“我知道。”

    “我是因为去救另个男人,才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

    钟磊继续点头,“我知道。”

    “钟磊,我不爱你。”

    钟磊再次点头,“我也知道。”

    “那你为什么?”陈婉娇无法理解了,这样的她还值得他这样做吗?正常的情况下不是应该跟她分手吗?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了,结果钟磊却给了她这样个意外的结果,让她措手不及。

    钟磊笑了,“我也不知。我回家考虑了三天。但是考虑出来的就是今天这个结果,我也很认真的问过我自己是否能够完全不介意你的所作所为,是否已经爱你爱到非你不可了?得出的答案是不是。”

    “那你还……”陈婉对他的选择越发不解。

    “我自己心里也很疑惑。不过婉娇,想跟你继续在起的心是认真的。我就问你句,若是我们继续在起,你是否可以彻底放下江晨希,好好跟我过日子?”

    “钟磊,我的身体……”

    “你的身体什么情况我很清楚,抛开其他所有的因素,我就要你句话,若是跟我在起,你是否能够放下江晨希?”

    陈婉娇低着头,不说话。钟磊也不催她,病房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过了很久,就在钟磊都快要放弃的时候,陈婉娇缓声开口,“钟磊,我不能保证定可以将他彻底忘记,但是我会像之前样,努力的去放下他,爱上你。”

    钟磊的神情瞬间放松了,对于他而言,这便足够了。

    “那我们的婚约继续吧。”他说,神情十分平静。

    陈婉娇皱眉看着他。

    钟磊见状,轻笑,“你是不是以为我今天是过来跟你说分手的。”

    陈婉娇点点头,换作任何个人都会是这样的想法。

    “有这个想法很正常,不过婉娇,我希望我们的结局是不样的。”

    “钟磊,谢谢你对我的包容,但是我不能跟你在起,这对你不公平。”

    “感情里没有所谓的公平与不公平,只有甘愿与不甘愿。”钟磊说道,他甘愿这么做,曾经因为他的不成熟不理智,他失去了他爱的女人,这么多年,陈婉娇是唯个令他心动的人,错过了她,他不知道未来是否还会遇上另个。

    “钟磊,我不能生孩子。”陈婉娇轻声说道。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被人嫌弃的。

    “正好,我对孩子也不感冒,我曾经甚至想过做丁克。”

    “钟磊,你不用拿这话安慰我。抛开其他不谈,这件事若是让你父母知道了,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那就不用让他们知道,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就应该由我们两个自行解决,其他人的看法,我们不必理会。而且,刚才那话我也不是安慰你。”他是真的不喜欢孩子。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孩子是很重要的家庭组成部分,但是他恰好是那个例外。

    “钟磊,我怕你后悔。”

    “以后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但是我今天做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不是时冲动。陈婉娇,我想跟你继续走下去。至于能不能生孩子这件事,其实我是真的无所谓。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我们完全可以再去其他医院看看,或许会有更好的结果出现。即便真的不能生,那也没关系,你若是喜欢孩子,我们可以领养个,若是不喜欢,那我们两个相携到老也是可以的。”钟磊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十分认真,没有丝玩笑的意味。这三天,他也没有好好休息过,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遍,很认真地考虑过所有的问题,这才有了今天的决定。

    “若是你真的担心我会后悔,那么等我后悔的那天,我定会跟你说,然后我们好聚好散。”

    不知为何,听到钟磊说的最后句话,陈婉娇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神情逐渐放松。

    “这件事你不必立刻答复我,你可以好好想想。我给你三天时间给你认真考虑。这三天我不会来打扰你,等到三天后,你给我个准确的答复,这样可以吗?”

    钟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陈婉娇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点点头,“好。”只是心对钟磊的感觉却更加复杂。她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有哪点值得钟磊为她这么做到这个份上。

    当陈父和陈母赶回医院的时候,钟磊正在给陈婉娇削苹果。二人进来看到这幕,神情十分复杂,看向钟磊的眼神还夹杂着歉意。

    反倒是钟磊,神情自然的跟二人打着招呼,“叔叔阿姨,你们来了。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他将削好的苹果递给陈婉娇,“好好考虑我说的话,我先走了。”

    陈婉娇接过苹果,点点头。

    “那个,钟磊啊,不再坐会儿吗?”陈母想挽留。

    钟磊微微笑,“阿姨,我就不坐了,公司还有点事儿。”

    陈母眼底闪过抹失望,脸上却带着笑,“那你就先去忙吧。”

    等到钟磊走了,陈母才看向陈婉娇,“钟磊今天过来是跟你说分手的吗?”

    陈婉娇失笑,你看,不止她个人这样认为,就连她的父母都觉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正常的情况下,钟磊都是应该跟她分手的。

    “不是。”陈婉娇淡淡的说道

    陈母眼睛亮,“钟磊没有跟你分手?那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妈,你刚才去哪儿了?”陈婉娇不答反问。

    “没去哪儿?就想到你这件事儿我就心烦,所以出去走了走,跟你父亲聊了会儿。”

    陈婉娇没有怀疑。

    “婉娇,你跟妈妈说实话,刚才钟磊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你们真的不分手?”陈母迫不及待地问道。要是钟磊愿意继续跟陈婉娇在起,那么就是最好的结果,毕竟江晨希心里有人,对陈婉娇没有那份心思,逼着他们在起,也未必会幸福,之前她会去江家让江晨希负责,也是担心女儿后半辈子无依无靠。

    陈婉娇有些心不在焉,她满脑子都是钟磊跟她说的话,听到陈母的话,说道,“妈,这件事你别问了,让我先好好想想。”

    陈母还想再问,陈父拉住她,“行了,婉娇刚做完手术没多久,你就让她好好休息,这些事情迟点再说也来得及。”

    陈母瞪眼,这能等吗,你知道这几天她有多焦虑吗?她就这么个孩子,现在变成这样,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就跟刀扎样。

    平日里陈母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这次为了陈婉娇跑到江家去闹,已经是打破了她以往的做人准则。

    “妈,我很累,你让给我休息下。”陈婉娇轻声开口。

    陈母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终究是不忍心再逼问她,扶着她躺下来,“好好好,你先休息。”

    陈父站在医院走廊的尽头,手里拿着根烟,静静地抽着,女儿出事以后,他心里也不比妻子好过多少,只是他是男人,所以很多话他都放在了心里。

    陈母走出来,看着丈夫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老陈,医院里不能抽烟。”

    陈父闻言,将香烟掐灭,“婉娇睡了?”

    陈母点头,“嗯,老陈,这件事你怎么看?”

    “不管钟磊最后做了什么决定,就算是要退婚,我们也要接受。”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婉娇。”

    “你若是真的为了婉娇好,那你就不要再去找江家,婉娇是个骄傲的孩子,你逼着江晨希娶她,被她知道了,那是在伤她的自尊心。”

    “可难道就这么算了?婉娇后半辈子怎么办?难道你要让她嫁给个离异带孩子的吗?”

    “实在不行,我们就养她辈子。”陈父咬牙说道。

    “老陈,我们终究是会老的,会比她先走,等我们走了,她该怎么办?”陈母愁啊,愁的头发都白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尚早,我们先等等,或许婉娇的病可以治好呢?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发达,治好了也是有可能的。”要是治好了,哪怕没有江晨希和钟磊,陈婉娇依旧可以找到个好归宿。

    陈母闻言,顿时说道,“对,我要去找最好的医生给婉娇治病,这家医院擅长的毕竟不是这方面,我去找这方面的专家,我找不到,我就想办法求人帮我找。”

    陈父拍拍妻子的手,“我已经联系了我以前的同学,他认识个不错的医生,等婉娇的身体好点了,我们就带着她去看看。”

    “好,就这么办。”陈父的话给陈母带来了希望,让她暂时不再纠结去找江家的麻烦这件事。

    而另边,江晨希找到了沈清澜。

    ------题外话------

    其实钟磊真的是个好男人,陈婉娇也是个好女人,不会就此缠上江晨希的。

    ps:你们没发现其实我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吗?而且你们不觉得经历过这件事,陈婉娇对钟磊的感情会发生质的变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