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意外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是万万没有想到带走安安的人竟然是艾伦,更没有想到,艾伦竟然真的还活着。她的眸光轻颤,视线落在了安安的身上,安安已经朝着沈清澜跑了过来。

    “妈妈。”沈清澜蹲下身,把将安安抱在怀里,“安安,你吓死妈妈了。”

    “妈妈,我好想你。”安安的童音里带上了哭腔。

    沈清澜眼眶微红,“妈妈也想你。”那颗悬着的心,在这刻终于落了地。傅衡逸跟在沈清澜的身后,看了眼相拥的母子,视线落在了艾伦的身上。

    他跟沈清澜猜遍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想到带走安安的人会是他,毕竟当初他们都以为艾伦或许已经死了,即便是活着,也不会出现在临市。

    “这件事我先解释下,带走安安的人不是他,是我。”彼得主动站出来说道,他可不不能让沈清澜误会了艾伦,艾伦不是个喜欢解释的性子,要是误会了估计他也不会解释。

    安安跟着点点头,附和道,“妈妈,就是他抱走了我,还不让我回家。”他趁机告状,彼得满脸尴尬,这个记仇的小子,见面就告状。

    “但是那个叔叔对我很好。”安安又说道,这次说的是艾伦。

    沈清澜的视线只是在彼得的身上滑过,就落在了艾伦的身上,艾伦也正在看着她,眸光温和,笑着开口,“先进去吧。”声音依旧嘶哑难听,却蕴含了别样的温柔。

    几人进屋,沈清澜看着艾伦,良久不言,倒是傅衡逸先开口了,“谢谢。”

    不管怎么说,艾伦都将安安从人贩子的手里救了出来,而且看安安此时的状态也知道,这三天他并没有受任何的苦,相反还被照顾的很好。

    面对傅衡逸,艾伦脸上的笑意消失了,“我不是为你。”他依旧想杀了眼前的男人。

    安安在沈清澜的怀里赖够了,又跑到傅衡逸的身边,仰头看着爸爸,“爸爸。”

    傅衡逸摸摸他的头,“嗯,爸爸妈妈来接你回家。”

    安安笑眯眯,点点头,想到什么,跑到艾伦的身边,“叔叔,你真好,比他好。”他指着彼得。

    艾伦眼神变得温柔,伸手摸摸安安的脸,“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不要乱跑。”

    安安使劲点头,“叔叔,那我以后还能来看你吗?”他喜欢这个叔叔。

    “这个要问你的爸爸妈妈。”

    安安回头看向沈清澜和傅衡逸,“爸爸妈妈,我以后还能来看叔叔吗?他对我很好。”

    沈清澜眸色幽深,没有说话,傅衡逸却已经开口了,“可以。”

    安安眼睛亮,“叔叔,我爸爸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看你。”

    艾伦没想到先答应的人竟然是傅衡逸,有些意外地看了他眼,傅衡逸神情淡淡,看不出在想什么。

    “叔叔,那我先跟爸爸妈妈回家了,等下次我再来看你,或者你去我家里做客。”安安向艾伦发出邀请。

    “好,有机会叔叔定去你家里做客。”艾伦温和地说道,他转眸看向沈清澜,沈清澜看向他的目光很复杂,最终也只是化作了句,“谢谢”。谢谢他救出了安安,也谢谢他还活着。

    艾伦眼底漾出抹温柔,“不用谢。”

    沈清澜和傅衡逸带着安安离开了,彼得看着艾伦,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好歹留下来起吃个饭吧。”他费了那么大的劲让艾伦见到沈清澜,结果这人就这么走了。

    “彼得,下不为例。”艾伦神情淡漠。

    彼得摸摸鼻子,知道他说的是让沈清澜来家里的事情,“知道了。”

    “妈妈,你想我了吗,我很想你。”回去的路上,安安腻在沈清澜的怀里不肯出来,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想你了,妈妈很担心你。”

    “我就知道妈妈会担心我,妈妈,我很坚强,没有哭。”安安小脸骄傲。被人贩子抱走的时候,他真的没哭。

    “安安长大了,妈妈很高兴。”

    “不过,妈妈,你跟那个叔叔真的是朋友吗?为什么刚才你跟他都不说话?”安安有些奇怪,他也有朋友,他跟朋友在起的时候有说不完的话,为什么沈清澜跟艾伦见面的时候却没有说话呢?

    闻言,沈清澜神情复杂,随后笑了笑,“妈妈跟那位叔叔……确实是朋友,只是我们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安安似懂非懂,“妈妈,那你下次能带我来看他吗?”还没离开临市,安安已经惦记着下次再来了。

    沈清澜低头看着儿子,“你很喜欢那位叔叔?”

    安安点头,“那位叔叔对我可好了,他虽然不会给我讲故事,但是他会给我买好多玩具和新衣服,还给我洗澡,帮我刷牙,还陪我玩游戏……”安安掰着手指,数着艾伦陪他做过的事情。

    沈清澜眸色幽幽,眼底满是惊讶,很难将安安口的艾伦跟她认识的那位联系在起。但是这次的事情确实应该感谢他,虽然他将安安藏了三天。

    “好,妈妈下次带你来看他。”沈清澜柔声说道,她对艾伦的感情很复杂,艾伦是她同年最大的阴影,她所有痛苦记忆都有艾伦的影子,那些无休无止的任务和历练,那些因此而失去了生命的小伙伴,可是艾伦却也是真真实实地帮助了她很多次,他曾经是她最恨,最想除去的人,现在却又变成了她亏欠的人。

    安安听到沈清澜说会带他来看艾伦,顿时就笑了,“妈妈,你真好。”他窝在沈清澜的怀,不会儿就打起了哈欠,他这几天虽然被照顾的很好,但是毕竟不是在自己的父母身边,心底深处依旧会不安,现在回到了父母身边,整个人才是真正放松了下来。

    傅衡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儿子,对沈清澜说道,“还有两三个小时才能到家,你也先睡会儿。”这几天沈清澜除了那天被他下药睡了几个小时之外,就没有合过眼。

    沈清澜摇摇头,“下个服务区换我开车吧。”她起码还睡了几个小时,傅衡逸是真的没有合过眼,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好,现在距离下个服务区也还有个小时,你先睡会儿,等下才有精力替我。”傅衡逸温声说道。

    他说的很有道理,沈清澜没有拒绝,闭上眼休息,本想是小憩下,没想到就真的睡过去了。

    傅衡逸抽空看了眼在后座上安睡的母子二人,眼底满是柔光。

    等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家了,她看向傅衡逸,“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还能坚持,见你睡的香,就没叫醒你。”这几个小时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安回来了,沈老爷子的病顿时好了大半,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就要抱安安,沈清澜见状,连忙将安安抱到了床上,安安主动抱住了沈老爷子,“曾外祖父,我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沈老爷子老泪纵横,抱着安安不愿意撒手,安安也任由他抱着,小声在老爷子的耳边说着安慰的话,没多久就将老爷子给哄好了。

    “曾外祖父,这次让你担心了,以后安安会乖乖听话的,你要快点好起来哦。”

    “好,见到你回来了,曾外祖父就没事了。”沈老爷子慈爱地说道。

    傅老爷子已经到了沈家,见到这幕,眼眶微酸,这几天沈老爷子下子就苍老了,身体也差了不少,原本看着挺健朗的个人,现在看着倒是像是个蹒跚老人了。

    “沈老头,你看看你,安安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沈老爷子没有理会老友,而是摸摸安安的小脸,“这几天有没有饿到?”

    安安摇头,“没有,我遇到了个很好很好的叔叔,对我可好了。”

    沈老爷子仔细询问了安安这几天的情况,对他口那个“对他很好很好的叔叔”心存感激,“下次曾外祖父要好好感谢他。”

    安安回来是件大喜事,自然是要庆祝的,这几天因为安安的失踪,裴宁、方彤、于晓萱他们也在帮忙寻找,也跟着担心,所以在安安找回来之后,沈清澜打电话通知了他们这个消息。

    “傅少将,傅太太,这次因为我们的失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赶到很抱歉,这些是我们的点点歉意,还请你们收下。”在得知安安已经安全回来后,幼儿园园长亲自带着小谢老师登门道歉。

    小谢老师眼睛红肿,眼下是浓重的阴影,显然这几天她也很不好过。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傅衡逸淡淡开口。

    园长闻言,眼睛顿时亮,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傅衡逸的下句话就来了,“明天我会来给安安办理转学手续。”

    园长的笑意僵在脸上,“这……傅少将,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幼儿园考虑不周,我保证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请你再给我们次机会。”

    园长想留下安安,这次傅家和沈家大张旗鼓找安安,很多家长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这个时候,安安又转学了,对他们幼儿园的影响十分恶劣,这说明傅家不信任他们幼儿园,而能在他们幼儿园里就读的孩子,基本都是这个军区的家属,说白了就是高干子弟,要是让这帮人不满意了,那么他这个园长也就当到头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已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傅衡逸神情淡漠,“安安转学的事情跟这次的事情没有关系,园长不必放在心上。”

    园长要是信了他这话才是脑子进水了,要是真的没有关系,安安就不会转学了,大冬天的,园长的脑袋上已经出汗了,他伸手擦擦额头的汗,“傅少将,这次的事情我们真的很抱歉,无论你要什么样的赔偿都是应该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不过安安转学这件事,还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毕竟安安年纪小,适应个新的环境还需要段时间,这对孩子的成长并不利。”园长这话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却也是肺腑之言。

    孩童对陌生的环境天生就有种焦虑与害怕,要是频繁换环境,对孩子的身心健康都是非常不利的。

    “小谢老师。”院长轻轻推了把小谢老师,小谢老师被推到傅衡逸的面前,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傅衡逸,他身上的气息让她紧张,“傅少将,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安安,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明天我就会辞职。不过刚才园长说得对,现在安安已经跟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混熟了,对这个环境已经适应了,现在要是再转学,对安安真的不是很好,所以转学这件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小谢老师并不想走,这份工作她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有人为此事负责,而她身为安安的班主任却没有看好安安,旦问责,她是首当其冲。

    在来傅家之前,园长已经跟她深谈过,要是她愿意个人抗下所有的责任,主动提出辞职,那么他还可以为她介绍其他的幼儿园,否则,她就是被幼儿园给开除的。

    “小谢老师,你不用这样,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谁也不想发生,你平日里工作很认真负责,我们做家长的都看在眼里,你是个好老师,我想园长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得力的助手,你是不是园长?”沈清澜全程听在耳,自然知道小谢老师这是被推出来做替罪羔羊了,忍不住替她说了句话。她知道小谢老师并不是京城人士,能在京城扎根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园长听到这话,顿时连连点头,“是是是,小谢老师可是我们幼儿园最好的老师,我怎么舍得她走,再说我是园长,就算是负责,也该我为这件事负责。”

    说着,他看向小谢老师,“小谢老师,辞职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以后你要吸取着教训,更加努力地工作。”

    小谢老师没有想到沈清澜竟然会帮她说话,感激地看了眼沈清澜,同时心也越发愧疚,要是那天她能再小心点,安安根本不会丢。

    “那个,傅少将,傅太太,关于安安转学的事情,你们二位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毕竟我们幼儿园在师资力量和教学方面都是不错的。”园长舔着脸说道,同时心也是心累,这些高干家庭是最不好得罪的。

    沈清澜暗捏了把傅衡逸的手,傅衡逸瞬间就懂了她的意思,“这件事我们会问过安安的意见再行定夺,不过这几天安安需要在家里家里休息,暂时就先不去上学了。”

    “好的好的,没问题,确实应该好好休息。”园长笑着说道,虽然傅衡逸并没有直说要让安安继续留在幼儿园,但是也不像刚才那么坚定,这就是说还是有可能的,这样就足够了。

    “对于这次的事情,我代表我们幼儿园再次向你们二位道歉,十分抱歉让你们经历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园长深深地向沈清澜和傅衡逸二人鞠了个躬,二人侧了侧身,避开了。

    “园长不必如此。”傅衡逸开口。

    园长是个识趣的人,目的达成了自然就告辞离开了,等人走了,沈清澜才看向了傅衡逸,“你真的打算给安安转学?”这件事傅衡逸并没有跟她商量过。

    傅衡逸点点头,“想给安安换个更好的学校。”

    “其实不需要。”这家幼儿园因为就读的都是军官的家属,所以无论是在师资力量或者是其他的方面在京城都是拔尖的,即便是转学,能选择的范围也有限,而且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她相信幼儿园会加强安全方面的工作。

    “而且就像是刚才小谢老师说的那样,安安适应新环境需要时间。”虽然沈清澜并不担心安安的适应能力,但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园长的意见傅衡逸或许不会理会,但是沈清澜的意见他是定会考虑的,既然沈清澜都这么说了,傅衡逸自然不会再坚持,“那就暂时先不转学了。”

    这次因为安安的失踪,傅衡逸他们无意捣毁了个专门拐卖儿童的组织,这已经是第二次沈清澜和傅衡逸帮助警方捣毁这样的组织了,上级领导自然是高兴的,第夫人还特意打电话到傅家关心了安安的情况。

    上级领导原本是想大力表扬沈清澜和傅衡逸,却被二人拒绝了,毕竟这件事的初衷也只是为了找回孩子,不过要是再遇上类似的事情,沈清澜依旧会选择这么做,人贩子在她眼里是最不可饶恕的人。

    安安回来之后,沈君煜就将络上关于安安的那些照片都给撤了,这次要不是迫不得已,他们并不会公开安安的照片。

    虽然如此,但是很多人已经见过了安安,要是去看沈清澜的微博,就会发现除了高兴安安平安归来的评论之外,更多的是在说安安长得好看。

    沈清澜看到这些评论的时候,莞尔笑,夸自己儿子的,比夸她还让她高兴。不过最高兴的莫过于安安了,因为这几天不用上学了。

    昊昊知道弟弟被找回来了,第时间跟着妈妈来了傅家。

    “哥哥。”安安见到昊昊很高兴,拉着昊昊的手就去了自己的房间,昊昊甚至都没来得及跟沈清澜他们打招呼就被拉走了。

    沈清澜好笑地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衡逸回去了?”裴宁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晚上就回来。”傅衡逸就是回部队处理些急事,晚上并不会待在军区,而且上级领导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特意给了傅衡逸三天的假期在家里陪家人。

    “看见安安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裴宁松了口气。

    “表姐,这几天让你担心了。”

    “我们姐妹之间不用说这些客气话,要是昊昊出事,你也样担心。”

    **

    时间晃而过,再过半个月就是裴宁和江晨希的婚礼了。

    这日,裴宁和江晨希在餐厅偶遇了出来吃饭的陈婉娇和钟磊。

    “真巧,又遇上你们了。”裴宁主动开口跟陈婉娇打招呼。

    陈婉娇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偶遇江晨希与裴宁,笑着说道,“确实好巧。”

    “你们是正要吃饭还是已经吃完了?”裴宁问。

    “我们正打算吃。你们是吃完了?”

    “没有,我们也还没吃,既然这样不如起吧。”裴宁发出邀请,陈婉娇看了眼钟磊,后者点头,“好啊,人多吃饭也热闹些。”

    “你们今天怎么会想到来这里吃饭?我记得婉娇你的工作单位不在这边。”江晨希说道。

    “钟磊在这附近上班,我今天午是过来找他吃饭的,你们呢?”陈婉娇随口问了句,纯碎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

    “那可真是巧了,宁也在这边上班。”江晨希笑着说道。

    “确实是挺巧的,钟磊是三个月前刚刚跳槽到这边工作。”陈婉娇说道,她的目光直停留在裴宁这边,只是眼角余光却忍不住扫了眼江江晨希,而江晨希则是体贴的给裴宁布菜。

    陈婉娇的眼底闪过抹黯然,这样的温柔是她梦寐以求却可望而不可即的。

    忽然,她的面前多了碗汤,她抬头,就对上了钟磊温柔的眼神,“你最近胃口不好,先喝碗汤。”

    陈婉娇笑了笑,点点头。其实钟磊也很好,她暗暗想到。

    “你们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都准备好了吗?”饭席间,陈婉娇问道。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可定要来。”江晨希开口。这场婚礼他足足准备了六个月,力求每个细节都达到他心目的完美。剩下的就只等到婚礼的到来了。

    “这是自然的。”陈婉娇说道,能亲眼看着江晨希幸福。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种解脱。从此以后,她就真的可以将江晨希放下了。

    四人从餐厅出来,江晨希看向陈婉娇,“你们现在是去哪里?我送你们去开车送你们。”

    陈婉娇摆手,“不用了,钟磊的公司就在附近,我们走过去就好,就当是饭后散步了。”

    她今天是开车来的,不过她的车停在了钟磊公司楼下的停车场。

    “那行,那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约。”

    钟磊笑着点点头。

    只是当江晨希与裴宁要去停车场的时候,身后传来陈婉娇的喊声,“裴宁,小心。”

    江晨希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了辆车直直的冲着裴宁开了过来,身体先于大脑反应过来,将裴宁把推了开去,只是还没等他下步的动作,他的身体就受到了股强烈的推力,将他猛的推到了边,跌在了地上,随之耳边是道砰的巨响,个人影从他的眼前飞过,呈抛物线的形状跌到不远处。

    撞人的车辆见状立即逃离了现场,江晨希只来得及看见张女人的侧脸。

    医院走廊里,江晨希与裴宁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而钟磊则是坐在边,低着头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件事明显不是意外,那辆车就是冲着裴宁去的,唯让人意外的就是陈婉娇竟然会冲上来推开了江晨希。

    钟磊的手上还有血迹,那是陈婉娇的。

    江晨希将包纸巾递给他,钟磊抬头定定的看了江晨希良久,收回目光,却没有接那包纸巾,“不用了,谢谢!”

    “婉娇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江晨希安慰他。

    钟磊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今天这件事给他的冲击太大,他需要时间去消化。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裴宁立即迎了上去,“医生,我朋友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圈,随即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钟磊站了起来,“我是,我是她的未婚夫。我的未婚妻怎么样了?”

    “病人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却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创伤,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医生看着钟磊的眼神里透着丝不忍。

    钟磊的心猛的沉,“医生,请问我的未婚妻怎么了?”

    医生叹了口气,“这次的车祸,给你的未婚妻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尤其是她的子宫,我们虽然保住了她的子宫,但是受孕的概率几近于零。”

    句话让钟磊白了脸,裴宁和江晨希满是震惊。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在场的人都明白,陈婉娇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做母亲的机会了。这对于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来说,是件太过残忍的事情。

    医生拍拍钟磊的肩膀,“我们已经尽力了,她伤的太严重,我们也只能做到保住她的子宫,其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等病人醒来后情绪会和激动,你们做家属的要做好她的思想工作。”其实当时是应该切除子宫的,但是切除子宫对个女人的影响太大,所以她也只能做到尽量保住子宫。

    钟磊胡乱的点点头,他现在心里很乱。

    江晨希抿唇,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无论说什么都不合适,言语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的苍白。

    倒是钟磊先开口了,“婉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医院这边有我。等下我也会通知她的父母,你们就先离开吧。”他现在不想看见这两人。

    “好,要是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能帮上忙的,请尽管给我们打电话。”裴宁开口,扯着想要说话的江晨希离开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大家都需要冷静,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件事,

    陈婉娇是天之后醒的,醒来的时候医院里只有钟磊个人。钟磊定定的看着她,眸光十分复杂。

    陈婉娇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也沉默了下来。当车祸发生的时候,推开江晨希是下意识的行为,就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而这些,陈婉娇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跟钟磊解释,此时的她也并不知道,因为这次车祸,她已经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

    “医生说你已经没事了,休养段时间就好。”钟磊主动开口。

    陈婉娇看着他,“钟磊,我……”

    “你不用说,我理解。其实你喜欢的人是江晨希吧。所以在车祸发生的时候,你才会第时间跑去救她。”钟磊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平静。

    陈婉娇脸色苍白,“钟磊,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好了,现在先不要说这些事情了,你先好好休息,你爸妈正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应该很快就会回来。”钟磊终究是不忍告诉她那件事,转移了话题。

    陈婉娇定定地看着钟磊良久,主动伸手想拉住钟磊的手,钟磊却避开了,陈婉娇见状,心涌起抹酸涩,更多的是愧疚与羞耻,她竟然有种妻子出轨被丈夫抓包的感觉。

    她的脸色很苍白,钟磊终究是不忍心看着她难过,伸手给她整理了下被角,温声开口,“你先好好休息,我在这里陪着你。”

    闻言,陈婉娇的眼角却落下了泪水,其实就算是钟磊此刻骂她都是应该的,毕竟当着自己的未婚夫的面去救其他男人这种事,换做任何个男人都应该生气。

    “怎么还哭了?不要多想。”钟磊伸手,轻轻帮陈婉娇擦去眼角的泪水,语气温柔。

    “钟磊,我……”陈婉娇声音哽咽。

    “婉娇,你什么都不要说,这件事我们等你病好看之后再谈。现在你先安心养病。”

    陈婉娇定定地看着他,缓缓点头。

    钟磊在陈婉娇的父母来了之后就离开了。

    陈母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儿,神情十分复杂,除了心疼,还有责备。

    而陈父则是黑着脸,“我先回家给她炖点汤。”陈父站起来说道,他的心憋着股火,他是真的怕再继续待下去,他会说出些不好听的话来伤害了女儿。

    等到陈父离开了,陈母看着女儿深深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傻。”

    “妈,我……”

    “妈妈知道你曾经喜欢江晨希,可是你不是跟我说你已经放下了吗?这次怎么又……”陈母脸的愁容。

    “妈,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她是真的在努力放下江晨希,不然也不会跟钟磊交往甚至是订婚。但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她的身体比她的心更加诚实。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造成多大的后果?”陈母恨声说道。

    “我会跟钟磊解释清楚的,他要是想退婚,我也能理解。”

    “现在不是单单退婚那么简单,你以后该怎么办?”陈母气急,要是只是般的车祸受伤,康复了也就没事了,可结果是她的子宫虽然在,却再也无法生育,这样的情况,还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她?她的后半辈子应该怎么办?

    陈婉娇察觉到不对劲,看向母亲,“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陈母看着女儿,“没有,你别胡思乱想。”

    陈母越是这样,陈婉娇就越觉得不对劲,“妈,你就跟我说实话吧,现在我还有什么是承受不了的呢?”

    闻言,陈母落泪,“你这个傻孩子啊。”终究是没有继续隐瞒陈婉娇的伤势,这件事其实也瞒不了多久,她终究是会知道的。

    陈婉娇的脸色又透明了分,神情怔怔的。

    “你现在跟钟磊可怎么办啊?”陈母心疼女儿。

    “妈,钟磊要是想退婚,你们也不要为难他。”陈婉娇哑声开口,是她有错在先,钟磊无论做任何的选择,她都可以理解。

    “妈妈不会怪钟磊,但是你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江晨希,他必须为这件事负责。”陈母脸色变,忽然说道,既然她的女儿不能生了,那么江晨希就要为她的后半辈子的负责,不然她跟江家没完。

    陈婉娇眼神微变,“妈,这件事跟江晨希没有关系。”

    “你还为他说话,你现在变成这样都是为了救他,怎么就跟他没关系了。”陈母恨恨。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让陈婉娇去跟江晨希相亲,要是他们不认识,她的女儿就不会变成这样。

    陈母站起来要走,陈婉娇拉住她,“妈,不要去,不要去找晨希,求你了。”

    陈母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陈婉娇,掰开她的手直接就离开了,她必须要去江家讨个说法。

    “妈。”陈婉娇挣扎着想站起来,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幸好医生正好进来看见了这幕,不然陈婉娇的伤势只会更重。

    “你做什么,赶紧躺回去。”医生厉喝,“你不知道自己刚做完手术吗?简直就是胡闹,命都不想要了是吧。”

    陈婉娇看着门口,神情着急,但是医生可不管这些,将她按在床上,“你先好好休息,任何事情都要等到病好了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