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七,好久不见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妈妈。”听到从电话那段传来的稚嫩的童音,沈清澜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安安,你在哪里?”沈清澜哑声问道,语气温柔。

    “在个很大很大的房子里,这里有个很奇怪的叔叔。”安安皱眉说道。

    电话被拿走,嘶哑难听的声音传来,神清澜的神情有瞬间的恍惚,万万没想到带走安安的人竟然是他。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沈清澜说道,挂了电话,她看着傅衡逸,傅衡逸上前抱住她,“好了,现在不用担心了,安安没事。”从刚才电话里安安的声音就能听出来,他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傅衡逸,我们走吧。”沈清澜抹了抹眼角的泪,迫不及待地说道,她想见儿子,现在就想见。

    **

    与此同时,京城医院。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样的事情?遭罪的人为什么不是我,安安才三岁。”楚云蓉刚从昏迷醒来,就开始哭,当年沈清澜就是这样被人从她的身边带走的,这走就是十年,在外面受尽了苦楚,现在又是安安,楚云蓉宁愿出事的人是自己。

    “云蓉,你冷静点,衡逸和清澜现在正在外面找人,你不能自己吓自己,要是你再出事了,你让清澜和衡逸先顾哪头?”沈谦安慰着妻子,楚云蓉经历了沈清澜丢失的事情,对这样的事情尤为敏感,现在出事的又是只放在心尖尖上的外孙,她没疯已经算是坚强了。

    “你让我怎么冷静,安安不见了,我的安安不见了,他就像清澜样,不见了。”楚云蓉无法冷静,只要想到安安很有可能会遭遇沈清澜曾经遭遇的切,她就觉得崩溃,要是真的是那样,她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云蓉,不会的,安安是个幸运的孩子,定会找到的。”沈谦柔声安慰着她,“云蓉你放松点,你替清澜想想,你不能让清澜在担心安安的同时还要担心你。”

    闻言,楚云蓉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不能让清澜担心我,我要坚强点,我没事了,我要回家,我要去找安安。”她说着就要下床,她不能在这里待着,这个时候她要去帮沈清澜找人。这么想着,楚云蓉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些。

    沈谦也没有阻拦她,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沈君煜这几天都不在家,他去了各个电视台,砸重金找人,还要核实打来电话的人提供的信息,分辨其的真伪,只是很可惜,其大部分都是冲着赏金而来,真实的信息几乎等于没有,就算是仅有的几条有用的,也是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知道的。

    “君煜,你先休息下。”温兮瑶将杯水递给他,沈君煜拍拍她的手,“我没事,倒是你,你要小心点。家里这几天乱成了锅粥,还需要你多费心。”楚云蓉已经躺在医院里,两位老爷子现在也是硬撑着口气,家里能撑起来的人现在就剩下温兮瑶。这些事情本不该交给温兮瑶,毕竟她现在正怀孕呢,还没过三个月,本该安安心心养胎的,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家里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交给我。”温兮瑶轻声说道,她也已经动用了自己在京城能动用的所有的人脉,寻找安安的下落。

    “兮瑶,这段时间辛苦了。”沈君煜抱歉地说道,这几天他的所有精力几乎都在安安的身上,根本无暇顾忌温兮瑶的感受,孕妇原本就容易胡思乱想,要是换个人,指不定要怎么跟他闹呢。

    “不要这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份子,安安出事,我也很担心,早点找到安安才是正经,其他的都不重要。”

    **

    三天前。

    安安上完厕所刚想出来,就被两个男人围住了,他抬头看着二人,“叔叔,我要出去,可不可以让让?”

    其个男人脸上扬起抹笑,“小朋友,你想去哪里啊,叔叔送你。”

    安安皱皱眉,他不喜欢这两个男人脸上的笑,总觉得他们不像是好人,而且妈妈说过,不能跟陌生人走,于是摇摇头,“不用了,我老师在外面。”

    两个男人对视眼,眼底闪过抹幽光,“小朋友,你老师子在外面更好啊,叔叔送你出去吧。”说着不顾安安的拒绝,就要上前拉扯他,安安想跑,却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随即眼睛闭就睡了过去

    等到安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辆车上,车门被锁了,车里并没有人。他想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可是却没有手机,他的身边只有他自己的个小书包。

    安安往窗外看了眼,这个地方很陌生,他没有来过,小小的心里很害怕,他的眼眶红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伸手抹了抹,爸爸妈妈说过,男孩子不能哭,要坚强。

    安安知道自己应该是遇见坏人了,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应该冷静,这是爸爸妈妈说的。小胖手抹了抹眼睛,把眼泪给擦掉,然后打开了书包,从书包里拿出了饼干,他肚子饿了。他时不时看眼车窗外,车窗外的行人来来往往,他想向警察叔叔求救,可是看了这么久,也没有个警察叔叔经过这里。

    安安趴在车窗前,祈祷着会有个警察叔叔经过这里,只是等来的不是警察叔叔,而是个陌生人。

    “安安?”那个男人叫着他的名字,语气有些不确定。

    安安愣了,“你认识我?”

    没想到还真是,男人点点头,“你的爸爸叫傅衡逸,妈妈叫沈清澜,对吗?”

    安安眼睛亮,“叔叔,你认识我爸爸妈妈?”

    男人笑笑眯眯的点头,“我认识,我跟你爸爸妈妈都是好朋友,不过你怎么在个人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

    闻言,安安又想哭了,“叔叔我遇上坏人了,坏人把我带到这里的。”

    男人听了这话,眼神微变,看了看车子,确实不像是沈清澜和傅衡逸在的车子,顿时明白了,“安安,别怕叔叔带你出来。”安安点点头。

    男人回到自己的车上,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个工具,三两下就把车门给开了,将安安从车里抱出来。很快就离开了原地。

    “叔叔,你现在送我回家吗?”车上,安安好奇地问道。

    男人笑了笑,“现在先带你去我家。”

    安安闻言皱眉,“叔叔,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男人柔声说道,“安安乖,现在叔叔有事情要去办,你先跟叔叔回家,叔叔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行不行?”

    “叔叔,我现在就想给我爸爸妈妈打电话。”他现在后悔了,他不想跟这个男人走,他想回家。

    男人充耳不闻,安安见状,眼泪再次掉了下来,爸爸妈妈,安安再次遇上坏人了,呜呜呜呜……

    “别哭了,叔叔会送你回家的,叔叔真的不是坏人,叔叔就是想请你去我家里做客,就待三天,三天后叔叔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安安还是哭,“我不要,我现在就要回家,你是个坏人,我要回家。”他开始嚎啕大哭,男人被他哭得头疼。

    “傅宸轩,不许哭了。”男人沉了声。

    安安的哭声卡在喉咙里,愣愣地看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人抚额,“我都说了,我认识你的爸爸妈妈,你更小些的时候,我还曾经抱过你呢,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

    “你真的不是坏人?”

    “我的样子像坏人?”

    安安点头,男人黑脸,“我像坏人你还跟我走?”

    “你不让我回家,你就是坏人。”安安振振有词,刚开始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叔叔是好人来着,可是他不让他回家,这就是个坏人。

    “叔叔肯定让你回家,但是现在还不行。”他想带安安去见个人。

    “叔叔,你就让我回家吧,我不见了,爸爸妈妈会着急的。我妈妈哭了该怎么办?”安安软声哀求,但是不管他怎么求,男人就是不送他回家。

    车子路奔驰,最后停在了幢别墅前,男人下车,想要将安安抱出来,谁知安安却口咬在了他的手上,“奥。”男人痛呼声。

    “安安,放开我。”男人说道,却不敢用力甩手,担心将安安的小牙给崩坏了。

    安安不放,死死地瞪着他,眼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眼前的男人送他回家,他想爸爸妈妈了。

    “好好好,我送你回家,现在你先跟我进去,我马上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好不好?”

    闻言,安安定定地看了男人会儿,这才放开了他的手,“你说话要算话,不然你就是小狗。”

    男人黑着脸看着安安,这个臭小子,果然是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种,跟他父母样不讨喜。他抱着安安进门,这次安安没有挣扎。

    “艾伦,我回来了,你看我带谁来看你了。”男人冲着屋子里吼。

    客厅里,个男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们,听到男人的话,转过身来,那是张阴柔的脸,只是此刻脸上的表情有些阴郁,让男人看上去气息有些可怕。

    “彼得,你怎么将他给带来了?”艾伦皱眉。

    安安窝在彼得的怀里,见艾伦看着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这个男人好可怕,他害怕。

    彼得脸的无辜,“这可不是我特意带来的,我这是在救他。”他将遇见安安的情形,跟艾伦说了遍。

    “他既然是被人贩子拐走的,那么他父母现在定很着急,你立刻把他送回去。”艾伦沉声说道,他无法想象现在沈清澜该着急成什么样子了。

    闻言,安安的眼睛亮,看向艾伦的目光都亲近了几分,没想到这个叔叔看着可怕,人还挺好的。

    “对,快点送我回家吧,我妈妈会担心我的。”安安眨巴着大眼睛,艾伦看着愣,那双眼睛真干净呀,就像记忆的某人。

    彼得在沙发上坐下,“现在可不能送回去。”他是特意为艾伦带来的,而且为了带这个臭小子回来,还被咬了口。至于沈清澜跟傅衡逸是否着急,根本就不在彼得的考虑范围之内,讲真的,艾伦对沈清澜如何?他是路看在眼里的。

    艾伦此人,冷心冷情,哪怕是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也没有丝的人性可言,可是对沈清澜他是再的妥协,甚至为了她多次赴险。

    两年前那场爆炸,让艾伦的腿伤复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就算是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两年来,艾伦直待在临市,因为临市是距离京城最近的城市,可以及时得知沈清澜的切,他默默关注了沈清澜两年,甚至还多次让他去伊登那里打探沈清澜的身体情况,他在背后默默做了那么多,却不敢上京城去见沈清澜面。

    这切,彼得看在眼里,却为艾伦不值。

    “三天,让这小子陪你三天,三天后我们再把人给他送回去。”彼得说的认真,他觉得这个要求点都不过分,沈清澜无法回应艾伦的感情,那么让她的儿子陪艾伦三天怎么了,就算是着急,那又如何?比得上彼得这些年为她做的事情吗?

    “现在就给我送回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艾伦冷声说道。

    现在的艾伦可不是之前的艾伦了,彼得是点都不怕他,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我才不送回去呢。”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自然是要安安好好陪陪艾伦的,就算是替他母亲做点补偿吧,不是说母债子偿吗?

    “你这个骗子,你是小狗,你说你会送我回去的。”安安听彼得不愿意送他回家,立刻就急了,“你刚刚说送我回去的,你这个大骗子。”

    “是啊,我是答应送你回去,你在这里陪这个叔叔三天,三天后我亲自送你回家,或者让你父母来接。”

    安安使劲摇着小脑袋,“我不要,我要回家,我现在就要回家。”

    “不行,你现在不能走。”彼得板着脸,可是安安却点都不怕他,哭闹着。

    “我送你回去。”艾伦说道。

    安安看向他,却不敢走近,“你送我回家?”

    对上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艾伦不自觉温柔了神情,放缓了语调,“是,我送你回家。我现在就给你父母打电话。”艾伦拿起电话就要拨号,却被彼得直接拔下了电话线。

    艾伦冷冷的看着他,“彼得,你在干什么?”

    彼得看了眼安安,俯身在艾伦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艾伦神情莫测,幽幽的看着安安的脸,良久,才缓缓点头,随即看向安安,“我让这个叔叔去给你父母打电话,要是能联系上你父母,我们就送你回家,要是联系不上,那你就在这里陪我三天,三天后我亲自送你回家好不好?”

    安安有些不愿意,小声说道,“我现在就想回家,我想爸爸妈妈了。”他脸委屈巴巴的神情,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得艾伦心头软。曾经也有个小姑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就像是这世间最清澈的汪泉水。

    “乖,叔叔现在就给你父母打电话。”艾伦给彼得使了个眼神。

    彼得无奈,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是沈清澜的,不过很可惜没有打通,他看向安安,“你看,不是叔叔不想送你回家,是我们联系不上你父母。”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想不到,就在傅衡逸强迫沈清澜去休息的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竟然就错失了这么个重要的电话。

    “那我爸爸的呢?我知道我爸爸的号码。”安安不死心,沈清澜很早的时候就教过他,记住父母的电话号码,要是万遇上了事情可以给父母打电话。

    彼得却将手机往口袋里放,“手机没电了,打不了。”

    安安定定的看了彼得几秒,随后跑过去抱住了艾伦的腿,仰头看着他,“叔叔,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想回家。”他的大眼睛里积蓄了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艾伦心软了,拿过彼得的手机就要给傅衡逸打电话,却被彼得把抢了过去。

    彼得再次看向安安的时候,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傅宸轩,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谈条件,而是在通知你,你在这里陪我们三天,三天后我让你父母亲自来接你回家,这次保证不骗你。”

    安安低着头,“我妈妈会担心的。”

    彼得指着艾伦,“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安安摇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彼得蹲下身,视线与安安齐平,看着安安的眼睛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有块玉?”他比划着玉的样子。

    这个安安有印象,他的小手扒拉着脖子上的衣服,好不容易从厚衣服下将块玉佩扒拉出来,“你说的是这个?”

    彼得和艾伦都没想到,沈清澜竟然会让安安随身携带着这块玉佩,尤其是艾伦,他以为按照沈清澜对他的厌恶程度,这块玉佩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在了哪里呢,在这刻,他的心忽然变得柔软,他的小七呀,永远这么善良。

    “对,这块玉佩就是你出生的时候,这位叔叔送给你的礼物。而且他的手机里全都是你的照片哦,你觉得他会是坏人吗?”彼得说着,不由分说的拿起了艾伦扔在边的手机,翻出了相册,“你看,叔叔没有骗你。”

    艾伦的手机里全部都是沈清澜与安安的照片,大部分都是偷拍的。

    安安自然是认得自己的照片的,他抬头看着艾伦,“你真的认识我妈妈?”

    艾伦点点头,“我认识。”

    “你知道这位叔叔为什么站在直坐着不站起来吗?”彼得又问道。

    安安看着艾伦叔叔,“叔叔,因为你的腿受伤了吗?我妈妈说只有受伤的人的,才需要坐这种椅子。”

    艾伦温和地笑笑,这是彼得第次看到艾伦的脸上露出如此温暖的笑容,即便是曾经提到沈清澜,都不曾有过的温暖,“嗯,叔叔受伤了。”

    “叔叔,你的伤什么时候能好?”大概是知道艾伦不会伤害自己,安安的胆子大了不少。

    艾伦眼神暗,“不会好了。”彼得曾经就说过,他的腿能站起来已经是幸运之神的眷顾,但若是二次受伤,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那次的爆炸,他虽然没有死,却伤到了腿,所以被救上来之后,他的腿就彻底废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站不起来吗?为了救你妈妈。”彼得严肃地说道。

    “彼得。住口!”艾伦冷斥,这些事情不应该告诉个三岁的孩子,彼得却没有就此停下来,继续说道,“这位叔叔救了你的妈妈。却伤了腿,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你作为你妈妈的儿子,是不是应该替你妈妈照顾这个叔叔几天?”

    安安不相信彼得的话,他转头看着艾伦,“叔叔,你的腿是因为我妈妈受伤的吗?”

    艾伦伸手摸摸安安的小脸,安安没有躲,小孩的肌肤光滑细腻,手感极好,艾伦忍不住又摸了摸,“别听他胡说,叔叔天生就是这样,跟你爸妈没有关系,不过你的眼睛长得很像你妈妈,你妈妈小时候也像你这样。”

    安安瞪大了眼睛,“叔叔,你连我妈妈小时候都认识呀。”

    艾伦笑着点头,“是啊,我见过你妈妈小时候的样子,很可爱,很漂亮,就跟你样。”他顺着话题见安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彼得在边看的很是无奈,艾伦就是对沈清澜太没有原则了,按照他的想法,别说是三天,就是个星期也是可以的,让傅衡逸和沈清澜担心几天又如何。

    安安的注意力果然就被艾伦转移了,“叔叔,女孩子才用漂亮,男孩子要用帅,你应该夸我长得帅。”

    艾伦轻笑,“嗯,你长得很帅。”要是长得更像沈清澜点,那就更帅了。艾伦在心默默想到。

    不过安安最终答应了在这里陪艾伦三天,“叔叔,我陪你三天,不过三天后你定要送我回爸爸妈妈身边,我妈妈真的会担心我的。”

    艾伦点点头,“好。”

    见安安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彼得也松了口气。若是安安继续哭闹,艾伦定会送安安回家,那么他花费的这番心思就白费了。原本彼得也在犹豫,这样抱走安安是否妥当?可就在刚才,在看到艾伦脸上的那抹笑容时,他忽然就坚定了心的想法,既然沈清澜无法陪伴艾伦,那么就让他的儿子陪伴他几天吧,哪怕只是短短的三天。说他自私也好,说他冷酷也罢,这些都无所谓,他只想艾伦能过得快乐点。至于之后沈清澜或者是艾伦如何责怪他,他并不在乎。

    安安折腾了这么天,早就饿了,彼得让人去给安安准备吃的,等客厅里只剩下彼得与艾伦两个人时,艾伦才看向彼得,“现在就给傅衡逸打电话,让他来接孩子。”

    彼得微愣,“安安不是同意在这里陪你三天了吗?”

    艾伦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彼得。彼得瞬间就明白了,“艾伦,你对沈清澜终究是太在意了,就连这么短短的三天,你也不舍得她担心,可是艾伦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这几年来,你自己是如何度过的?”

    艾伦神色幽幽,眼底泛着冷光,“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艾伦,我话也撂在这里,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那么就让安安在这里陪你三天。三天后,我亲自给傅衡逸打电话,我保证。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这件事算是我求你第件事。”

    艾伦沉默,这么多年来,唯陪在身边陪在他的身边,对他不离不弃的人就是彼得,现在的他除了双残疾的腿和条苟延残喘的命,什么都没有。

    曾经他用金钱留住彼得,威逼利诱他为自己治病,但是现在,彼得却什么都不要,倾尽全力医治自己,陪伴自己,这份深情厚谊,就算是冷心冷情的艾伦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艾伦,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沈清澜担心,可我也只是想圆你个小小的心愿,这两年来,你每天都在关注着沈清澜的切,却不去见她,甚至不让她知道你的任何消息,无非就是担心她看见你现在的你会觉得愧疚,你什么都为她想了,这次就为你自己活次吧。”

    良久,艾伦才点看了头,“三天后,你找人送他回去,别让沈清澜知道我在这里。”

    “好,我知道了。”见艾伦同意了,彼得也轻轻舒了口气,说服艾伦简直太难了。

    事情谈妥了,彼得推着艾伦去了餐厅,安安坐在椅子上正在吃饭,他不太会用筷子,所以用的是勺子。大概是饿极了,他大口大口的吃着,桌上却干干净净的,能看得出,即便是年纪小,他的餐桌礼仪却很好。

    “好吃吗?”艾伦柔声问道。

    安安点点头,“叔叔,你吃吗?”

    “叔叔已经吃过了,你吃吧,喜欢什么你就说,叔叔让人去做。”

    安安看向艾伦,“叔叔,你给我妈妈打电话了吗?”刚才艾伦答应他会给沈清澜打电话,然后让沈清澜三天后来接他。

    艾伦眼神微暗,彼得连忙说道,“打了打了,你妈妈说三天后来接你,现在你妈妈已经知道你在哪里了,你总该放心了吧。”

    安安小脑袋扭,看都不看彼得,彼得不让他回家的事情他记仇了。

    “嘿,小小年纪的竟然还记仇了。”彼得说了句,惹来艾伦的个冷眼。

    “得得得,他是你的宝贝,我不说了。”彼得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人就是典型的爱屋及乌。

    等安安吃完了,艾伦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告诉叔叔,你怎么会被人贩子拐走的?”

    安安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艾伦,艾伦第想法跟沈清澜他们的猜测样,不确定这架势的背后到底是巧合还是受人指使,他看向彼得,彼得顿时了然,“这件事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

    “叔叔,你跟我妈妈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多我跟妈妈的照片?还有为什么没有我爸爸的照片?”吃饱喝足了,也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落,安安的心也宽了,有了跟艾伦聊天的兴致。

    彼得闻言,再次翻了个白眼,艾伦的手机里要是有你爸的照片,那才叫奇了怪了。

    安安除了眼睛跟沈清澜如出辙之外,他的五官其实更偏向傅衡逸,不过也能依稀看出沈清澜的影子。艾伦盯着安安的脸瞧,试图从他的身上寻找沈清澜的过去的模样。

    “我跟你妈妈认识了很多很多年,叔叔自己也忘了是跟你妈妈是怎么认识的?”艾伦柔声说道。

    “那叔叔,你的腿受伤了,我这样坐在你的腿上,你会累吗?”

    听了这话,艾伦看向安安的眼神越发温柔,摇摇头,“叔叔不累。能跟叔叔讲讲你跟你妈妈的事情吗?叔叔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你妈妈了。”

    “咦,叔叔,你不是跟我妈妈是朋友吗?为什么不去找我妈妈?”安安疑惑。

    “叔叔的腿不方便,不能去找你妈妈。”

    “那叔叔,下次我让妈妈开车来接你好不好?你去我家做客。我们家可大可大了,跟你家样大,我让赵奶奶给你做好吃的,还有刘奶奶,他的蛋糕做的可好吃了。”

    安安叽叽喳喳地跟艾伦聊着天,艾伦极有耐心的听着,丝毫不觉得烦,还听得津津有味的,时不时会给安安喂口水果,或是开水。

    彼得在旁看到这幕,心里酸酸涩涩的,这样的艾伦他从来没有见过。

    晚上艾伦原本是给安安准备了个房间,不过安安却主动要求跟他起睡,艾伦微微挑眉,“你要跟我睡?”

    安安的手里抱着个枕头,点点头,“叔叔可以吗?”经过下午的相处,安安对艾伦的熟悉了很多,对这个上看上去可怕,实则人很好的叔叔感官极好,起码要比彼得好得多。在陌生的环境,有个相对熟悉的人在身边会让安安有安全感。

    艾伦往旁边挪了挪,“上来吧。”

    安安喜,爬上床,乖乖地在艾伦的身边躺好,“叔叔,我睡觉很乖的,不尿床。”

    闻言,艾伦轻笑,“就算尿了也没关系,叔叔家里床单多。”

    “叔叔,我能给妈妈打个电话吗?”临睡前,安安提出要求。

    艾伦眼神暗,“你想妈妈了?”

    安安点点头,他已经天没有见过妈妈了,他想回家,可是他也答应了眼前的叔叔要陪它三天。妈妈说过,男子汉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所以定陪叔叔三天才能回家。

    “现在时间已经晚了,你妈妈已经睡了,等明天你再给妈妈打电话好不好?”

    安安点头,“好吧,那叔叔你会讲故事吗?我睡觉前,我爸爸妈妈都会给我讲故事的。”

    艾伦愣,这个他还真不会。

    他脸的尴尬,安安看就明白了,“叔叔,你不会讲故事啊,那我给你讲吧。”

    “好。”

    房间里是安安软糯的童音,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艾伦低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已经睡着了的小家伙,心升起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也从未设想过有天他的身边会躺着个孩子,还是个跟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本该是让他觉得讨厌的脸,可却因为这个孩子的身上流淌着沈清澜的血液而让他倍感亲切。

    他想伸手摸摸安安的脸,却又怕惊扰了他,手悬在半空,过了好久才缓缓放回原位。

    小七,原谅我自私次。

    艾伦在心里默默说道,他知道,若是沈清澜知道孩子在他的手上,必定是不会让安安跟他呆在起的。

    第二天早,当安安起床的时候就发现他多了好多的玩具,都是艾伦吩咐人大早去买的,各式各样的都有,到底才三岁,安安很快就沉浸在了玩具的海洋,哪里还记得给沈清澜打电话的事情。

    有安安陪伴的三天是艾伦人生过的最轻松的三天,却也是最短暂的三天。尽管祈求时间过得慢点,再慢点,但终究是到了三天后。

    三天时间到,艾伦就让彼得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只是当沈清澜出现在别墅门口的时候,艾伦是惊怒的的,因为彼得明明答应过他不会让沈清澜知道他在这里。

    彼得默默鼻子,他承认他就是故意的,他想让沈清澜知道艾伦为了她都牺牲了些什么,他也想给艾伦个光明正大见沈清澜的机会。

    艾伦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看向沈清澜,“小七,好久不见。”

    ------题外话------

    嘿嘿嘿,抱走孩子的人不是艾伦,是彼得,你们都猜错了,话说,这样的艾伦你们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