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不知道叫啥名字好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看着顾佳佳离开的背影,段凌有些头疼,他其实并不想伤害顾佳佳,但是对于顾佳佳,他真的生不出任何的男女之情,就算是勉强跟他在起,她也不会幸福,既然如此,还不如开始就拒绝,虽然说这样的做法很不负责任,但是总好过两个不相爱的人硬绑在起,辈子在争吵不休度过,更何况,昊昊对顾佳佳又是那样的态度。

    昊昊是他的儿子,不出意外的话也是这辈子唯的儿子,昊昊的感受他不能不考虑。各方面的综合因素,段凌觉得自己只能对不起顾佳佳了。

    不过虽然感情上他无法给予顾佳佳,其他方面是可以的,比如对她事业上的支持。他可以投资电视剧、电影,让顾佳佳去做女主角,相信有了工作,这件事顾佳佳也很魁岸就会放下。

    段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是当顾佳佳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说有部大IP电视剧希望她来做女主角时,过了最初的兴奋劲,逐渐冷静下来,当初这部剧选角的时候她曾经去试镜,却被刷下来了,现在为什么又会来找她?

    顾佳佳心觉得奇怪,于是就问经纪人,经纪人说道,“说是投资方要求的。”

    “投资方是谁?”顾佳佳心隐约有了猜测。

    “天凌国际,原本最大的投资方并不是它,天凌是前几天投资的,唯的要求就是让你做女主角,哎,我说佳佳,你跟天凌国际的老总是什么关系啊?”投资人好奇地问道。

    顾佳佳此时的脸色已然阴沉了下来,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段凌是想以这样的方式补偿她是吗?真的以为投资部电视剧,将她捧上女主角的位置就将她打发了?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段凌若是以为这样就算了,那么也太小看她顾佳佳了。

    “这部电视剧的女主角我拒绝。”顾佳佳开口说道。

    经纪人愣,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佳佳,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我没有开玩笑。”

    “这部电视剧的女号是多少女星想要争取的,你之前不也还想演吗,现在让你演了,你为什么又要拒绝?”经纪人看不懂她了,顾佳佳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甚至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之前在圣煊不是做的很好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送到她面前,她却要拒绝,经纪人觉得顾佳佳的脑子大概是进水了。

    “你也说了,我之前去试镜就已经被拒绝了,说明我并不适合演这个角色,我若是接了,砸的也不过是我自己的招牌,得不偿失。”顾佳佳拒绝的理由冠冕堂皇,经纪人差点就信了。

    “不对,佳佳,你说谎,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投资方是天凌国际的关系?”经纪人语道破。

    顾佳佳神情微僵,却很快恢复自然,“不是,就是单纯地觉得这个角色不适合我,你之前不是说有个剧本想让我演女三吗?我想试试那个。”段凌想利用这个来补偿她,她偏偏不如段凌的愿,她倒是想知道,除了这个,段凌是否还有其他的花样。

    闻言,经纪人的皱眉,“那个剧本只是个女三,影响力哪里有这个大,你若是出演了这部剧的女主,那么以后你的知名度将会提升大截,这对你未来的发展很有好处,别说什么适合不适合的,演技都是磨练出来,你缺乏是经验,这次就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不想你因为任性就放弃。”

    “但是我真的不想出演这部电视剧。”要是这件事发生在她没有跟段凌上床之前,她很愿意接受段凌的帮助,但是现在性质已经变了。

    “佳佳,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你不能放弃,你要是现在放弃了,公司立刻就会安排其他的女星上去,你就连个配角都捞不到。”经纪人苦口婆心地劝道,其实也想不通,你顾佳佳之前为了上位,没少做些事情,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又在这里矫情什么?

    “不用说了,这部电视剧我不会出演的。”顾佳佳神情坚决。

    “不行,这个机会你绝对不能放弃,顾佳佳,当初公司将你从圣煊挖过来,你可是签了合同的,会听从公司的安排,你现在这样的行为往严重了说就是在违反合同,你是要付违约金的。”经纪人也来了脾气,我好说歹说你不听,非要我这样说,你才能认清楚自己的定位是吧。

    顾佳佳眸色阴沉,看着经纪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经纪人也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缓和了语气,“佳佳,我是你的经纪人,我们才是体的,你好我才能好,所以我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你好。”

    顾佳佳当然知道,当初在圣煊的时候,公司将她分到琳达的手下,琳达的重心都在于晓萱的身上,有好的资源也是先给于晓萱,等于晓萱不要了才会给她,后来她巴结于晓萱,资源渐渐多了起来,可是依旧是比不过于晓萱,而只要于晓萱和韩奕天不离婚,她的资源就永远都不可能超过于晓萱,这也是她毫不犹豫就选择跳槽的原因之。

    而到了这家公司之后,公司专门给她配了个经纪人,就负责她个,虽然这个经纪人在圈子里没有琳达那么有名,但是能力也是有的,这段时间在经纪人以及公司的运作下,她的名气确实好了不少,就连之前跳槽带来的负面影响都几乎降到了最低。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接演也有我自己的理由,这部电视剧的女号的角色设定完全不适合我,我驾驭不了,与其拍个烂片出来被观众责骂,还不如挑选个好剧本,没准就炮而红了呢。”顾佳佳劝着经纪人。

    只是经纪人到底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佳佳,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这次的机会真的难得,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这样吧,我去跟公司沟通,让他们给你三天时间,你趁着这段时间想想去清楚,等想好了再给我答复,这三天你原有的通告我就先帮你取消了。”

    顾佳佳脸色微变,这等于是变相地威胁她,但是却也知道现在跟经纪人呛声是很不明智的做法,毕竟她不是线女星,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我知道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家了,我考虑好了会给你打电话。”

    “佳佳,你要记住,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你要抓住任何个可以让你起飞的机会,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任性,毕竟这是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新鲜血液,你若是不想被人代替,就要拿出自己的优势。我不知道你跟圣煊的老总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愿意为你投资部电视剧,还让你做女号,但是不管做怎么说,这对于你都是件好事。”

    “我知道了。”顾佳佳淡淡地说道。

    经纪人叹了口气,其实带顾佳佳很累,她身上有各种公主病,极难伺候,还喜欢耍大牌,为了给她善后,她没少跟在后面给人道歉。明明不过是个十线的小明星,偏偏将自己当做了线大咖,各种挑三拣四,她都不明白公司当初为什么要将她挖过来,还给了她三线明星的待遇。

    段凌第时间就知道了顾佳佳拒绝出演女号的事情,想了想,给她去了电话,顾佳佳倒是没有拒接,只是接了之后却不说话。

    听着那端的呼吸声,段凌先开口,“佳佳,是我。”

    顾佳佳不说话。

    “佳佳,我听说你拒绝了出演女号,我想知道原因,你不是很喜欢那不不电视剧的女号角色吗?还是因为这部电视剧是我投资的,所以你才拒绝?”

    “是,就是因为是你投资的,我拒绝了。”顾佳佳倒是也老实。

    “佳佳,这个机会对你来说很难得,你不该这么任性。”段凌皱眉,不自觉地就以姐夫的身份说教。

    “段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减轻你心的愧疚感,我告诉你,我不接受,除非你跟我结婚,否则任何的方式我都不会接受。”顾佳佳冷声说道。

    段凌眉头皱的更紧,“佳佳,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除了结婚,我可以给你任何形式的补偿,你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我还就跟自己过不去了,你既然不愿意娶我,那么我和你就没有关系,我的事情也不用你管。”

    “你是佳敏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你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

    “呵呵。”顾佳佳冷笑,“段凌,你说这话的时候心虚吗?将我当做妹妹,那么试问,谁会跟自己的妹妹上床?”

    段凌僵,“佳佳,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吗?”

    “这是你逼我的,我也不想的。既然你不想娶我,就不要再做任何的事情,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放不下你,让我越陷越深。”顾佳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段凌看着黑屏的手机,很烦躁,这样的顾佳佳跟以往那个活泼听话,善解人意的姑娘完全不样,让他心升起种怪异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被人骗了般。

    摇摇头,段凌抛开脑的想法,继续研究着手里的件,那是几份教育基金的资料,是他给昊昊选的,他想给昊昊买份教育基金,当做送给昊昊的礼物,这样等昊昊成年后,就有了份小金库,虽然说昊昊并不缺这些,但是这是他对儿子的爱,是他的心意。

    不仅如此,他还在京城买了几处房产,等昊昊成年就会转移到昊昊的名下,那些也是他为昊昊准备的礼物,虽然昊昊现在才七岁,考虑这些都太早,可是有备无患。

    选购完教育基金,他开始给裴宁挑选新婚礼物,虽然裴宁嫁的人不是他,但毕竟曾经相爱过,而裴宁又给他生了昊昊这么个懂事的孩子,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裴宁现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他都应该送上自己的祝福,虽然这份祝福可能裴宁并不需要。

    晚上,正当段凌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接到了酒吧打来的电话,说是顾佳佳喝醉了,让他去接人,段凌只好又换上衣服出门。

    段凌赶到酒吧的时候,顾佳佳正趴在吧台上人事不知,他拍拍她的脸,“佳佳。”

    顾佳佳没有反应,段凌看向酒保,“她这是喝了多少酒。”

    酒吧指着边的空酒瓶子,竟然有三四瓶之多,还都是红酒,顾佳佳这是将酒当葡萄汁喝了吗?

    段凌见顾佳佳没反应,就想背着她走人,酒保叫住他,“先生,这位小姐还没结账。”

    段凌又将顾佳佳放下,结完账,背上她走人,路上顾佳佳都是睡着的,根本没有醒来。段凌把她送回了家。

    好不容易将人送到了家里,安顿好了,段凌已经出了身的汗,他给顾佳佳盖好被子,正打算走人,顾佳佳却拉住了他的手,“不要走。”

    段凌以为她醒了,看向她,却见她双眼紧闭,显然是还没醒。

    “段凌,你为什么不愿意爱我?”顾佳佳小声呢喃着,“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从见到你的第次开始,我就爱上了你,可是我却不敢说,因为你是我的姐夫。”

    她的眼角挂着颗泪珠,双眼闭着,段凌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清醒的还是说的是醉话,他想掰开顾佳佳的手,却没有成功,只听顾佳佳继续说道,“看着你对我姐姐的体贴与关怀,陪伴与守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我姐姐,我多想代替我姐姐,成为你怀的那个人,哪怕生病的是我,时日无多的人也是我,姐夫,我爱你。我想跟你在起。可是你却不爱我。”她轻声哭泣着。

    段凌心暗暗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轻轻拍拍顾佳佳的背,“佳佳,醒醒。”

    顾佳佳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闭着眼睛低声抽泣,“我曾经想是不是你对我姐姐的感情太深了,所以才看不见我的存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爱的人不是我姐姐,而是裴宁,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扎般,鲜血淋漓,可是这些你都看不见,你看不见我的存在,看不见我的真心,你的眼里只有裴宁,只有她个。”

    不知何时,她松开了抓着段凌的手,将自己缩成了团,像是婴儿在母体的姿势。

    段凌定定地看着顾佳佳,看着她眼角的泪水,良久,才缓声开口说道,“佳佳,我知道你现在是清醒的,有些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过,今天既然说到这里了,那么我就说了吧,我和宁在大学时候就是恋人,那时候你姐姐是我的同班同学,我和宁在起了很多年,如果不是你姐姐的病,等宁毕业了我们就会结婚,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你姐姐病了,她找到我,唯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陪她走过最后段,我当时答应了,佳佳,这是我生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当时的我并不明白,这样的决定伤害的其实是两个深爱我的女人,不管是你姐姐,还是宁,最后都没有得到幸福。”

    虽然最后顾佳敏是笑着走的,但是临走前,曾经跟他说过,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得到他的爱,生都在爱而不得挣扎。

    而裴宁更是直接就离开了他的世界,不曾给过他丝毫的念想。

    “佳佳,因为无法爱你,所以我也无法接受你的爱,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只能对不起你,你说我无耻也好,下流也罢,只要你开心,你想怎么骂我都行,我都接受,你若是不想看到我,以后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顾佳佳没有丝毫的反应,除了眼角的泪水,她就像是睡着了般,段凌等了会儿,见她没有说话,就想离开,“佳佳,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刚想起身,直没有反应的顾佳佳忽然从背后抱住了他,“你非要对我这么残忍吗?就连多看我眼都不愿意,我就让你这么讨厌吗?”顾佳佳哭着说道。

    段凌叹气,“佳佳,我没有讨厌你,只是我们两个真的不合适,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何必强求。”

    “那你呢,你的心爱着裴宁,也是爱而不得,你怎么不愿意放下?”

    “我已经放下了,这辈子我不求跟她在起,我只求她可以幸福,看着她幸福,我就幸福了,佳佳,你也放手吧。”

    “你总是让我放手,却不愿意主动尝试去爱我,段凌,你对我可不可以有点点的仁慈,哪怕只是尝试着去爱我,次也好。”她卑微地祈求着,放弃了自己的尊严与骄傲。她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喝醉,为的不过是找个机会跟段凌说说心里话而已。

    “佳佳,你别这样,你这样是在糟蹋你自己。”

    “我不管,我就是想你爱我而已,段凌,我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顾佳佳哭得很伤心。

    段凌却没有因此而心软,“佳佳,对不起,我做不到。”他掰开顾佳佳的手,起身离开了这里,不顾身后出来的绝望的哭声。

    “段凌,我恨你。”顾佳佳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嘶吼,眼底是惊人的恨意。

    **************

    傅衡逸回部队之后,接送安安的任务又落在了沈清澜的身上。

    “妈妈,小谢老师说明天要带我们出去玩儿。”安安刚从幼儿园里出来,就迫不及待的跟沈清澜分享着这个消息。

    沈清澜已经收到了小谢老师发来的短信,自然知道明天班里会组织小朋友去参观科技馆。

    “小谢老师带你们去哪里呀?”沈清澜温和的问道。

    “去科技馆,小谢老师说那里有大恐龙。我们明天就可以看到大恐龙了。小谢老师说大恐龙可大可大了,妈妈,你见过大恐龙吗?”安安仰着脑袋看着沈清澜,沈清澜摇头,“没有,妈妈也没有见过。”

    “没关系,妈妈,明天我会先去看看,回来告诉你大恐龙长什么模样好不好?”

    “好。”

    “妈妈,今天我能去买零食吗?我想明天分给小朋友吃。”

    “小谢老师说可以带零食吗?”沈清澜问他。

    安安点点头,“可以的,小谢老师说了,我们可以带自己喜欢吃的零食,明天午跟大家起吃,妈妈,我想现在就去买,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妈妈等下就带你去超市,你自己选。”

    安安咧嘴笑,“谢谢妈妈,妈妈,我最爱你了。”要求得到了满足,安安的好话就像是不要钱般地蹦出来。沈清澜摇头失笑,带着儿子去超市采购。

    等母子俩从超市里出来,沈清澜的手上已经拎着大袋东西,都是安安选的。

    第二天早,安安就自己醒来了,跑来敲沈清澜的房门,催她起床。沈清澜已经换好了衣服,正打算下楼呢。

    “妈妈,你快点,不然我要迟到了。”安安见沈清澜出来了,催促道。

    沈清澜笑得无奈,“时间还早,你先下去吃饭,妈妈帮你收拾书包,等你吃完饭我们直接走。”

    “好的,妈妈,你要快点儿。”安安听话地下楼。

    安安的小书包里塞不下那么多零食,于是沈清澜就另外给他准备了个食盒,只在他的小书包里装了些饼干,还有瓶牛奶。至于水果之类的都放在了食盒里。

    “妈妈,这是给你的。”车上,安安将早餐递给沈清澜,沈清澜原本是打算先将安安送到学校去,然后再回来吃早饭的,却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为她准备了早餐,心下感动,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亲,“谢谢宝贝儿。”

    因为今天不仅要参观科技馆,还要去动物园,所以集合很早,沈清澜送安安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大巴车。而小谢老师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呢。

    “妈妈再见。”安安朝着沈清澜挥挥手,沈清澜点点头。等安安随着小谢老师进去了才离开。

    沈清澜将安安送到学校之后,就去了商场,她要给方彤买点东西,方彤的儿子已经满月了,正好今天有时间,就去看看她。

    方彤正在家里带娃呢,她的产假还没结束,加上是剖腹产,刀口恢复也需要时间,沈君泽大手挥,又给她多放了个月,方彤可以等儿子百天之后再去上班。

    “清澜,你今天怎么过来了?”看见沈清澜过来,方彤很惊喜。

    “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你,这段时间还好吗?”沈清澜温声问道。

    方彤微微笑,“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家里人都将我当做国宝供起来,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我看我最近脸都圆了,”

    沈清澜仔细打量看了他样,“气色是不粗,看来被照顾地很好。阳阳呢?”阳阳是方彤儿子的小名,大名叫李子睿。

    “还在睡觉呢,这个小家伙比我还能睡,明天不是吃就是睡,就跟小猪仔似的。”提起儿子,方彤的脸上满是笑容,虽然是在吐槽儿子,但是眼睛里盈满了宠溺的笑意。

    “这个阶段的孩子,哪个不爱睡,安安不是也吃了睡,睡了吃嘛,这个阶段睡觉长身体。”

    “我家这个是除了吃奶的时间,其他的时间几乎都在睡觉,就没见过这么能睡的宝宝,安安和果果可不这么爱睡。”

    两人说着,已经走进了儿童房,沈清澜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担心会吵到孩子,几天不见,小家伙似乎又张开了些,睡的正香呢,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了。

    跟于晓萱生果果时不同,方彤奶水很多,所以阳阳出生就是母乳喂养的,比起当初的果果,长得似乎更快些。

    沈清澜看了会儿就出来了,跟方彤在客厅里聊天,“家里就你跟孩子在?”来了半天,都没有见到其他人,沈清澜不禁问道。

    “博明被我赶去上班了,我爸个人在家,我就让我妈先回去了,家里的阿姨出去买菜去了。”方彤解释,自从生了孩子,李博明几乎都在围绕着她和孩子转悠,就连公司的事情都甩手了,方彤实在看不下去了,将他赶去了公司上班。

    “你是没见过那么啰嗦的人,天到晚就跟在我的身后,不是让我穿衣服就是让我喝汤,我现在的体重都快赶上怀孕的时候了,我真担心等我回去上班之后会不会变成个大胖子。”方彤忍不住吐槽李博明。

    沈清澜轻笑,“人家那是心疼你。”她看着方彤脸上的笑意,眼底也充满了笑意,身边的朋友都得到了幸福,人生似乎都在渐渐走向圆满。

    “清澜,你有生二胎的计划吗?”方彤忽然问道。

    沈清澜微怔,随即笑笑,“这件事也不是我想生就能生的。”

    方彤立即明白了,“傅爷不同意吧?”

    沈清澜无奈地点点头,方彤忍不住笑出声,“你家傅爷才是真的心疼你,不舍得你受丝毫的苦。”

    沈清澜当然知道傅衡逸是心疼的,但是她也知道傅衡逸多想要个女儿,所以她才想要再生个,圆了傅衡逸这个梦,虽然再生个也未必是女儿,可起码是个希望不是。

    “清澜,你其实可以这样。”方彤附在沈清澜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沈清澜耳朵微红,轻声开口,“这个方法能行?”

    “你可以试试,你家傅爷那么爱你,只要你稍稍伸伸手,他就缴械投降了,肯定不会注意到这个。”方彤很肯定地说道。

    沈清澜脸地若有所思,这个方法也不是不行,嗯,下次试试。

    直到家里的保姆回来了,沈清澜才离开,却也没有回家,而是去找了裴宁,裴宁正在做新房的最后布置呢,让沈清澜去给她参考参考。

    “清澜,你觉得这个摆件放在这里怎么样?”裴宁的手里拿着个黑天鹅的水晶摆件,问沈清澜。

    沈清澜点点头,“可以,不过你家里摆件不少,怎么又买了个?”她记得裴宁新家的书房里有个类似的摆件。

    “不是我买的,是陈婉娇送的,说是给我和晨希的结婚礼物。”裴宁说道,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悦。

    沈清澜微微挑眉,“她送给晨希的?”

    “不是,给我的。”裴宁也没有想到陈婉娇约她出去就是为了给她送礼,讲真的,她对陈婉娇这个爱慕江晨希的女人生不出丝毫的恶感,这是个光明磊落的女人。

    沈清澜跟陈婉娇见过几次,却没有接触过,对她唯的印象就是安静,不争不抢。这样的女人其实很适合做妻子,也难怪当初江母那么喜欢她,拼命撮合她和江晨希,只可惜啊,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她倒是个好姑娘。”沈清澜说了句,裴宁点点头,“我还挺欣赏她的,哈哈,这话说出去很有意思,我竟然欣赏我的情敌。”

    沈清澜倒是挺理解,毕竟傅爷的桃花也不少,虽然有烂桃花,比如李希潼,,但是也有好的,比如姜静。

    “清澜,陈婉娇明年三月份也要结婚了,你说我送什么礼物给她比较好,毕竟人家都给我送了祝福,我不送似乎不太好。”裴宁有些犯愁,她想回礼,却想不到合适的。

    “这件事不急,她的婚期还有几个月,你可以慢慢想,或者你哪天出去旅游的时候,看见合适的就买回来。”

    裴宁想也是,明年三月份的婚礼,自己现在愁什么。

    “对了,等下我还要去买块桌布,你跟我起去吧?”

    “行。”

    ***********

    陈婉娇的家。

    陈婉娇正在厨房做饭,钟磊在旁打下手,“婉娇,今晚上我们去听音乐会吧,我买了两张音乐会的票。”

    “好啊。”陈婉娇应道,她歪歪头,头发总是往她嘴巴里跑,“钟磊,你帮我去卧室里拿根皮筋,这个头发有些烦人。”

    “嗯,皮筋在哪里?”钟磊洗干净手。

    “应该是被我放在了卫生间的洗漱台上,我昨晚上随手放在那里的。”陈婉娇随口说道。

    钟磊进去找了圈,没有找到,冲着厨房喊了句,“婉娇,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没看到啊。”

    “没有吗?那你打开我梳妆台右边的第二个抽屉,那里有新的。”陈婉娇说了句。

    卧室里,钟磊打开抽屉,找到了皮筋,刚想合上,却看见了张纸,似乎是发票,他随手拿起看了眼,目光顿时凝,这是张黑天鹅水晶摆件的发票,价格是四个九,钟磊不由想起了上次跟陈婉娇逛商场时看到的那对摆件。

    他看了眼房间,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摆件,眼神微暗,过了会儿,若无其事地将发票放回了原处,拿着皮筋走出了房间。

    “帮我把头发扎下。”见钟磊出来了,陈婉娇说道。

    钟磊照做,然后继续给她打下手。

    吃饭的时候,钟磊忽然开口问了句,“上次我们在商场遇到的那对要结婚的是你的朋友吧?”

    陈婉娇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顿,“是啊,怎么了?”

    “他们的婚礼不是邀请你了吗,你总该给人家带份新婚礼物,礼物选好了吗?”钟磊状似随意地说道。

    陈婉娇愣,没想到钟磊会突然提起这个,眼底有些不自然,“不用准备什么礼物,直接包个红包就好了,送什么礼物都没有红包来的实在。”

    “我看你那位朋友穿着不错,家境应该也可以,还是送份伴手礼比较好。”钟磊说的。

    “不必了,也不是多亲近的朋友。”

    钟磊笑笑,“也是,关系不亲近的话,也没有送礼的必要,份红包就够了。对了,上次我们在商场看到的那对黑天鹅摆件你还记得吗?”

    陈婉娇点点头,“怎么了?”

    “我在想,我们的新房里不是还差对摆件吗?你又喜欢,要不我们还是把它买了吧。”

    “算了,太贵了,花个万块钱买对摆件不划算,又不是非要不可的东西。”陈婉娇拒绝。

    钟磊不以为意的说道,“你若是真的喜欢,我们就买,万块钱而已,花了再挣嘛。”

    “没必要花的钱就算了吧。只是当时看着喜欢,过了几天,那份喜欢就淡了,现在再看到,估计就不想要了。”

    钟磊定定的看了她几眼,收回目光,笑笑,“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等下次看到更好的我们再买。”

    陈婉娇点点头,低下头吃饭,却有些心不在焉。她不明白钟磊只是随口提到江晨希婚礼。和那对黑天鹅摆件的还是另有深意。

    不过钟磊并不知道她的过去,更不会知道她跟江晨希的关系,想必应该是随口提的吧,或许自己真的是太敏感了,而且自己当初和江晨希什么关系都没有,就算是钟磊知道了也没什么,自己心虚什么。想到这里,陈婉娇渐渐放松下来。

    ------题外话------

    不知道叫啥标题好,就这样吧,哈哈

    看见好多人都在惦记艾伦,那么就满足你们下,让艾伦出场吧

    **

    推荐好友茜格格: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看二十四孝忠犬boss实力宠妻,看软萌小包子插科打诨甜宠老母亲。

    女主:好像没我啥事?那我就摇摇腕子,虐渣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