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性子霸道的果果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于晓萱捏捏女儿的小脸,取笑她,“这么点小事就哭鼻子,丢脸不?”

    果果见妈妈竟然不帮自己,越发委屈了,看向沈清澜,“姨姨。”

    沈清澜只是笑笑,这种情况下她总不能偏帮果果的。

    倒是静静妈先开口了,“静静把玩具给妹妹。”

    静静是个听话的孩子,虽然有些不愿意,却还是将玩具递给了果果,果果接过,终于破涕为笑,举着玩具对安安说道,“安安哥哥,我们来玩游戏吧。”

    于晓萱见状,皱了皱眉,轻声对女儿说道,“果果,姐姐将玩具让给你,你要说什么?”

    “谢谢姐姐。”小脸上满是笑容。

    “不客气。”

    于晓萱却没有满意,“果果,你要跟姐姐起玩儿,要学会分享知道吗?”

    果果乖乖点头,主动拉过静静的手,“姐姐,我们起玩儿。”

    沈清澜见状,对安安说道,“你带静静和果果玩,妈妈给你们准备吃的好不好?”

    安安点点头,只手拉着静静,只手拉着果果吗,带着他们到边坐下。

    三位大人看了几眼,见他们很融洽地坐在起玩儿,放心地下楼了,沈清澜去了厨房,她打算给几个孩子准备点水果。

    只是过了没多久,儿童房里再次传来了哭声,这次却是静静哭了,沈清澜正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打算给他们送上去呢,见状加快了脚步。

    房间里,静静张着嘴大哭,安安在边给她擦着眼泪儿,脸无措,而果果则是站在边静静地看着,手里还拿着个小汽车。

    静静只手捂着脑袋,只手抹着眼泪,好不委屈。

    沈清澜放下果盘,将静静揽在怀里,“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静静不说话,只是看着果果。

    安安见妈妈来了,立刻说道,“静静想我们起玩小汽车,果果不让静静玩,还打她。”

    随之进来的于晓萱刚好听到了安安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看向女儿。

    静静妈倒是没说什么,上前将静静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她,拿下静静的小手,发现额头上红了块,倒是不严重。

    于晓萱满脸尴尬,连声道歉。静静妈倒是没放在心上,笑着说道,“没事儿,小孩子之间打闹很正常,不用放在心上。”

    沈清澜倒是没想到果果的性子竟这样霸道,只是这不是自家的孩子,自然不能说什么。

    静静在妈妈的怀里哭了会儿,渐渐安静下来了。

    于晓萱扯过女儿,定定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打姐姐?”她的神情有些严肃,果果。看着妈妈这样子感到害怕,往后缩了缩。于晓萱固定住她的身子,紧紧的盯着她,“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果果低着头,“我就是想跟安安哥哥玩儿。”她的声音很小,于晓萱却听清楚了。

    于晓萱的表情很严肃,将女儿拉到阳台上,“你告诉妈妈,为什么不跟姐姐起玩儿?姐姐欺负你?”

    果果摇头。

    “既然姐姐没欺负你,还把玩具给了你,你为是什么不跟她起玩儿?”于晓萱也想到女儿小小年纪竟然这般霸道,是他们平时将她宠坏了吗?

    “安安哥哥只跟她玩儿,不跟我玩儿。”果果低着头,小手绞着,脸的委屈。

    于晓萱却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委屈,严肃了表情,“果果,小朋友要学会分享,刚才姐姐跟安安哥哥在玩游戏,见你来了就将玩具让给了你,她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动手打她呢?你要是这样,以后妈妈就不带你来看安安哥哥了,你就个人在家里呆着。”

    果果闻言,顿时就哭了,静静妈听到哭声,连忙走了过来,“晓萱,就是小朋友间的小矛盾,不用这样。”

    “这孩子太霸道了,要是不好好跟她讲讲道理,以后还了得。”于晓萱也不想当着外人的面教训女儿,但是果果这个毛病不能惯。

    人家教训自己的女儿,静静妈也不能说什么,叹了口气,转身进了房间,于晓萱看向女儿,“别以为你哭了妈妈就不说你了,果果,今天这件事妈妈必须跟你好好讲清楚,你现在是安静下来听妈妈说,还是妈妈等你哭完再说,你自己选。”

    以往自己哭,妈妈就心软了,可是现在,这招竟然没用了,果果眼泪珠子挂在脸上,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于晓萱就那样看着女儿,果果渐渐安静下来。

    “知道自己今天错在哪里了吗?”于晓萱严肃地问道。

    果果伸手抹眼泪,点点头,“知道了。”

    “说说错在哪里了?”

    “不该打姐姐。”

    “还有呢?”

    “要跟姐姐起玩儿。”

    “还有呢?”

    果果默默看着于晓萱,不知道还有什么错。

    “果果,别人愿不愿意跟你玩是别人的事情,你不能因为人家不跟你玩儿就生气,打人,这件事是不对的。”于晓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个两岁的孩子讲清楚做人不能这么霸道的道理,只能尽可能地用自己的话将道理给她讲清楚,不指望她能全部明白,但是能听懂分是分。

    果果还是觉得很委屈,“可是以前安安哥哥都是跟我个人玩的。”

    “安安哥哥不是你个人的,他也会认识其他的小朋友。果果,听话的好孩子是懂得跟人分享的,比如你有了好吃的东西分给其他的小朋友吃,有了好玩的玩具也跟其他的小朋友起玩儿,不能想着你自己个人,懂吗?”

    果果似懂非懂,“可是妈妈……”

    “没有可是,果果,安安哥哥也喜欢愿意跟别人分享的小朋友,以后你要是像今天这样,那么安安哥哥就再也不喜欢你了,以后也不会跟你玩儿了,妈妈不是在这里吓唬你,妈妈是说真的。”

    果果小脸皱成了团。

    “而且打人是不对的,你今天打了姐姐,就要跟姐姐道歉,明白吗?”

    果果看着妈妈,于晓萱鼓励地看着她,“现在就进去跟姐姐道歉,你要跟姐姐说对不起,知道吗?”

    果果点点头,走到静静的面前,“姐姐对不起!我不该打你,这个玩具给你。”

    静静看了眼自己的妈妈,接过了玩具,“没关系,我不疼。”

    果果的力气并不大,当时静静的额头红了更多的是因为小孩子皮肤娇嫩,就这么会儿功夫,他额头上的红印子已经消退了不少。

    “姐姐,你不生气了是不是?”

    静静摇头,“我不生气。”她主动拉起果果的手,“我们起玩儿吧。”果果点点头,跟着静静去跟安安玩游戏。没会儿,房间里就传出了三人昊昊的笑声,显然玩的很高兴。小朋友之间容易发生冲突,但转眼间就会和好。

    虽然静静妈没有将今天的事儿放在心上,但于晓萱却记在了心里,晚上回到家就跟韩奕说了。

    正好韩正山也在,听了于晓萱的话不以为意,“不就是碰了下嘛,至于说的这么严重了吗,还特意道歉,你也是做的出来,他才几岁,懂得什么叫霸道?”

    于晓萱不赞同地看着韩正山,“爸,话不是这样讲的,正是因为果果年纪小,所以才更应该教育。若是现在就让她养成了霸道的性子,以后就更加掰不过来了,她可是个女孩子。”

    “我们韩家的孙女儿霸道点怎么了?她有霸道的资本。”韩正山是点也不觉得自己的果果做错了,“我倒是觉得果果今天做的不错,该是自己的东西就应该握在自己手里,怎么能让给别人呢?你这做妈的怎么教育的,当着别人的面教训自己的女儿。”

    韩正山对于晓萱今天的做法有些不满,在他看来,果果做什么都是对的,做妈的就应该帮着自己的孩子。

    韩奕沉了脸,“你少说两句。”话是对着韩正山说的。

    韩奕看着韩正山,“你若是没事儿的话就回去吧,我们夫妻两个教育孩子不用你插手。”

    韩正山闻言,铁青着张脸,“我是你爹,果果是我的孙女,我还没权力管了?”

    “你要来看果果我没有意见,但是果果的教育不需要你插手,我和晓萱能教育好她。”

    “你们的教育就是当着外人的面教训自己的女儿?”韩正山很生气。

    韩奕倒是觉得今天于晓萱做的很对,要是按照韩正山那样的教法,果果指不定被教成什么样子。

    “这是我的女儿,我想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不用你管。”韩奕冷声说道。

    “好好好,你们的孩子我管不了,我走,我现在立马就走。”韩正山站起来甩袖离开,他倒是想让韩奕或者于晓萱挽留下,可惜这俩人此时都没有挽留他的心思。

    “韩奕,你爸说的话我可不赞同,果果的这毛病必须掰过来。这么小就这么霸道,若是不及时纠正过来,以后只会越来越霸道,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是个讨人嫌的女霸王。”于晓萱皱眉,不满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做法我是赞同的,我爸他就是胡说道,你别听他的。果果这个毛病确实不能惯行。”

    于晓萱瞪眼,“都是你惯出来的,早就跟你说过,果果该教育的时候就教育,可是你呢?她哭你就心软了,这还怎么教育?”

    韩奕尴尬,他知道自己平时对果果是溺爱了些,“那个,我们这不是只有这个孩子吗?”就这么个孩子,他不疼她疼谁啊。

    “清澜家也个孩子,怎么不见清澜这么溺爱安安?”要严格说起来,安安受到的宠爱远比果果要多,但是安安却被教育的很好,十分乖巧懂事。

    说起果果的教育问题,于晓萱就生气,韩奕就是个典型的女儿奴。女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每当果果做错的事情,自己想要教育她,韩奕就在边打圆场。

    “韩奕,我今天很严肃的告诉你,果果必须严厉批评。以后我教育果果的时候,你不许再帮她。”

    韩奕帮于晓萱顺气,“好好好,我定站在你这边,你说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

    于晓萱早就看透了他的本质,“你就是现在话说的好听。”果果哭,这男人立刻就心软了,哪里还记得现在说的话。

    韩裔尴尬的摸摸鼻子,“下次我保证好好教育她,绝对不心软。”

    于晓萱冷哼声,上楼去看女儿,“你最好是能做到。”

    **

    自从那天段凌来找过顾佳佳以后,顾佳佳以为段凌很快就会再次来找她的,可是连等了三天段凌都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不仅如此,就连个电话条短信都没有,顾佳佳顿时慌了。

    她想给段凌打电话,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总不能她主动提出来要让段凌负责吧,明明自己都已经说过不让他负责了,现在再来说,那不是啪啪打自己的脸吗?到时候段凌又该怎么看她?可是光这样等着,对于顾佳佳来说又太过煎熬。想来想去。顾佳佳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呆在家里干着急。

    段凌这几天正试图让自己忘记那天发生的事儿。就像崔泽宇说的,既然顾佳佳本人都不在意了,而自己又不想跟她结婚,那么就当做是场风花雪月,忘了便是。而顾佳佳本人似乎也不愿意见到他,那天去家里找她,直接就将他拒之门外,他想或许两个人都应该冷静下。也正是这样天大的误会让顾佳佳这几天过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顾佳佳过得如何段凌不知道,这几天他都在忙着工作的事情,只有忙碌才能让他忘记了这切。

    又等了两天,顾佳佳终于坐不住了,出现在了段凌的公司。

    “顾小姐,段总正在开会,你不能进去。”秘书将顾佳佳拦在了办公室门外。

    顾佳佳皱眉,她很不喜欢段凌的这个秘书,每次见到她没有好脸色,“我到办公室等我姐夫。”

    “顾小姐,现在段总不在,我不能让你进去,还请你谅解。”秘书尽职地拦在门口,不让顾佳佳进去。

    顾佳佳沉了脸,“段凌是我姐夫,我只是进去等他而已,又不会做什么盗窃机密件的事情,你这么拦着我是什么意思?”

    “顾小姐,我也只是在做我的工作而已,段总说过,他不在的时间里,不能让任何人进去。”秘书分毫不让,她是认识顾佳佳的,也知道顾佳佳是段凌的小姨子,按理来说,她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但是段凌才是她的老板。她不可能无视老板的命令,而去听个外人的话。

    顾佳佳盯着秘书,脸色不好看,“我若是非要进去呢?”她的逆反心理也上来了,秘书越是不让她进去,她越是想要进去,而且秘书今天的态度很奇怪,以前她来找段凌也不见这样拦着她,这让她不禁怀疑是否段凌真的不在里面。又或者开会只是个借口,段凌其实就是不想见她,避而不见的态度背后是否代表着段凌其实根本就不想对她负责。那晚发生的事,他就真的打算当做没有发生过?想到这里,顾佳佳把推开秘书就要进去,秘书拉住她。

    “顾小姐,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等段总回来会责怪我们的。若是严重些,甚至会甚至会直接让我们离开公司,所以请顾小姐您配合下,不要进去,或者您可以在这里休息下等段总回来。”

    “你给我让开,我今天还非要进去不可了。”秘书拦在门口不让,顾佳佳眼闪过抹恼怒,直接用力的推开了秘书,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室里确实有人,不过不是段凌,而是昊昊。昊昊正坐在段凌的位置上,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呢。

    顾佳佳推门的力度很大,门直接摔在了墙上,发出砰的声巨响,将正在写作业的昊昊吓了跳,笔在本子上划过,直接划破了本子。顾佳佳也没有想到,昊昊竟然在这里。

    “顾小姐,请您出去。”秘书也被顾佳佳的行为惹怒了,从来没有人会像顾佳佳这样硬闯人家的办公室。

    顾佳佳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定定的看着昊昊,皱眉,“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不喜。

    昊昊早就知道顾佳佳不喜欢他,所以对于顾佳佳冷淡而嫌弃的语气没有丝毫不悦。只是拿起了边的橡皮擦将本子上那道铅笔划出来的痕迹给擦去。

    顾佳佳见昊昊无视了她,眼底闪而过的恼怒,果然是裴宁生的贱种,跟他那个娘样惹人讨厌。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出去吧。”顾佳佳对秘书说道。

    秘书没有走,“顾小姐,这里是段总的办公室,段总人不在,你不能进来,请你出去。”

    “我姐夫人不在,其他人不能进来,那他为什么能进来?”她指着昊昊。

    秘书知道昊昊是段凌的儿子,毕竟段凌带昊昊来公司也不是第次了,“小公子是段总亲自带到办公室的,而且他开会前也吩咐了,在他开会期间,其他人不得进来打扰小公子,所以顾小姐请你出去。”

    “我今天还就不走了。”顾佳佳屁股坐在沙发上,“我就坐在这里等我姐夫回来。”凭什么昊昊可以进来她不能进来。

    秘书脸的为难,“顾小姐,你若是再这样,我就叫保安了。”

    顾佳佳脸色阴沉,盯着秘书,“你信不信等我姐夫回来,我就让他炒了你。”不过是个秘书,说白了就是给段凌打工的,等到自己成了这家公司的老板娘,第件事就是将这个女人给炒了。

    二人争执不下,吵得昊昊根本不能专心做作业,昊昊皱眉,对秘书说道,“朱阿姨,你就让她在这里呆着吧。”

    秘书看向他,缓和了神情,“你个人可以吗?”

    昊昊点点头,秘书又看了眼顾佳佳,顾佳佳神情微恼,“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会欺负个孩子?”

    这可说不准,秘书心里暗道。

    顾佳佳从秘书的眼神读懂了她的意思,心暗恨,只恨自己现在不是公司的老板娘,要不然现在就让这个女人滚蛋。

    “顾小姐,段总很快就会回来了。”秘书说道,言外之意,你还是不要有什么小动作,以免被段总撞见。

    顾佳佳满脸的不耐烦,挥挥手,“赶紧出去。不过是个秘书而已,管的还真宽。”

    秘书不放心的看了眼昊昊,转身出去。

    等秘书走了,顾佳佳才看向昊昊,只是昊昊却直低着头,直接无视了她,顾佳佳站起来,走到昊昊的身边,“哟,写作业呢。”

    昊昊低头不语。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这小孩怎么也不应我声。”

    昊昊没有放下笔,甚至是连头都没有抬,不紧不慢的说了句,“你不是已经看到我在写作业了吗。”

    被昊昊呛了句,顾佳佳神色有些不好看,“你今天不是应该在上学吗?怎么会在这里?”昊昊般周末才会跟段凌在起。

    昊昊不愿意跟她解释,于是便没有做声。他今天本来是该上课的,但是他们班里有五六个小朋友被发现了感染了最新的流感病毒,已经被隔离了,学校担心其他的学生会出事,于是就让其他的学生并停课了,昊昊这几天就直待在家里,段凌得知后,就给裴宁打电话,想要带昊昊去看电影,临时遇上了个重要的会议,就让昊昊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等到会议结束就带昊昊去电影院。

    “哎,你这小孩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的,我跟你讲话,你好歹应句吧,总是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见昊昊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了她,顾佳佳有些恼怒,“你就跟你那个妈样,没有教养。”

    话音刚落,昊昊顿时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顾佳佳,“不许你说我妈妈。”

    “我说你妈怎么了?我哪句话说错了?你妈不仅是没教养,你妈还不要脸,还没结婚呢,就生下孩子。”顾佳佳不屑地说道,根本没有想过昊昊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对个孩子说这样的话是否合适。

    昊昊胀红了脸,死死地盯着顾佳佳,“不许你说我妈妈,我妈妈才不是。”

    “才不是什么,难道你妈不是没有结婚就生了你?”顾佳佳反问。

    这是铁般的事实,就算是昊昊也无力反驳,“总之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妈,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你说这话可笑死我了,若你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好女人,就你妈妈那样的人,在古代是该被浸猪笼的,哦,恐怕你还不知道浸猪笼是什么意思吧,我给你解释下,古代女人要是不守妇道,比如你妈这样的,会被关在笼子里,浸到河水活活淹死,这就是浸猪笼。你妈亏的是生活在现代,要是在古代哪还有你。”

    “不过也亏得你妈脸皮厚,竟然敢生下你,要是换作是我,死了算了,活着也是丢人现眼。”

    “砰。”茶杯砸在了顾佳佳的脚下,

    昊昊愤怒得脸色通红,死死地瞪着顾佳佳,“你这个坏女人,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女人,你才不要脸没有教养。”从不骂人的昊昊被逼得骂了人

    顾佳佳吓了跳,没有想到昊昊人小,脾气倒是不小,顿时就怒了,“好你个小屁孩儿,不仅敢骂我,还敢跟我动手,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今天我就替你爸爸好好教训教训你。”

    “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我爸爸。”昊昊仰着脖子,丝毫不惧。

    “我还怕你告诉?你信不信我就算打了你,你爸也不敢说我什么。”顾佳佳恨恨地说道,她早就看昊昊不顺眼了,要不是他的存在,段凌能对裴宁念念不忘?而这个小孩就跟他那个妈样,从来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她想教训他也不是天两天了,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你要是敢到我,我爸爸定会生气。”

    “哈,你爸爸才不会生气,我马上就要跟他结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妈,妈妈管教儿子,就算是你爸爸也能说什么。”

    顾佳佳撸袖子就要动手,昊昊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坐在那里让她打,站起来就要跑。

    顾佳佳追上去,她今天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昊昊往门口跑,转头看了眼顾佳佳,结果就撞上了堵肉墙,眼看就要往地上摔去。

    段凌眼疾手快,把捞住了昊昊,“跑什么呢?”

    顾佳佳没想到段凌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脸紧张的看着昊昊,生怕他会告状,昊昊也不负所望,见到段凌马跟他告状,指着顾佳佳说道,“她要打我。”

    段凌听,脸色顿时变了,看向顾佳佳,“姐夫,你别听他胡说,我没有要打他。再说我也没有理由打他啊。”

    “刚才她骂我妈妈。我不许她骂,她就要打我。”昊昊补了句。

    顾佳佳暗恼,这个该死的小屁孩,“姐夫,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要打他,反倒是他,有冲我吼,又是冲我扔杯子的,你看看地上的杯子碎片,就是他扔的,要不是我躲得快,这杯子就扔在我的身上了。”

    顾佳佳解释,只是段凌看着她的眼神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你出去吧。”

    “姐夫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你出去。”段凌根本不想听顾佳佳说什么,显然是已经相信了昊昊的话。

    “姐夫,你宁愿相信个小屁孩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是吗?这个小孩他从来就不喜欢我,他的话能信吗?”顾佳佳脸失望地看着段凌。

    “顾佳佳,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段凌沉下脸。

    顾佳佳的瞪了眼昊昊,甩袖走了,她今天原本是想来试探下段凌的态度的,没想到竟然被段凌撞见了这幕,现在好了,段凌还以为她真的欺负了这个臭小子,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她。都怪裴宁,自己不要脸就算了,生出来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顾佳佳在心里将裴宁的祖宗十代都问候了遍。

    顾佳佳走了,段凌低头看向昊昊,昊昊却不愿意跟段凌在起了,“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去吧。”

    “怎么还真的生气了?那叔叔给你道歉。”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她不是不要脸。”昊昊已经七岁了,有些事情他其实已经懂了,对于今天顾佳佳说裴宁的那些话他记在心里了。在他看来,当初就是因为段凌他妈妈才会没有结婚就生下了他,这么多年外面的人看不起他的妈妈也是因为段凌。

    所以,原本对段凌的点好感被今天顾佳佳的番话给破坏殆尽。

    段凌听到昊昊的话,脸沉了下来,只是这情绪,却不是对着昊昊,而是离开的顾佳佳的,他没有想到顾佳佳竟然会对昊昊说这些。

    “昊昊,你听叔叔给你解释。在叔叔的心里,你妈妈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刚才那个阿姨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要因为她的话而生叔叔的气好不好?”

    昊昊不说话。

    “叔叔跟你说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或者,叔叔带你去游乐场玩儿?”只是不管段凌怎么哄?昊昊都坚持要回家。

    段凌没有办法,只好答应送昊昊回去。回去的路上,昊昊直沉默不语。不管段凌说什么话题,他都不搭腔。

    直到快到家了,昊昊才开口说道,“我讨厌那个女人。”

    段凌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顾佳佳,于是说道,“叔叔知道,下次你来,她保证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你会跟他结婚吗?”昊昊问道,小脸上有些纠结。

    “这话是谁告诉你的?”段凌从后视镜里看了他眼。

    昊昊实话实说,“她刚才自己说的,她说你们很快就会结婚,是真的吗?”

    段凌的眼底闪过抹冷光,但是看向昊昊的神情却温和,“不是真的,她骗你的,叔叔不会跟她结婚。”

    昊昊点点头,“你若是跟她结婚,那以后我就不能来看你了,我不喜欢她。”

    段凌将车子停到边,看向昊昊认真的说道,“昊昊,叔叔不会结婚。这辈子叔叔都不会跟任何人结婚。至于那个阿姨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她说的每句话都不是真的,不管是结婚也好,还是她说你妈妈的那些话也好,你通通都可以忘记。”

    “所以你真的不会跟他结婚?”昊昊还是有些不放心。

    “是,我不会跟她结婚。”

    “那就好。”昊昊放心了。段凌对他其实很好,他也不是真的讨厌段凌,只是若是段凌跟顾佳佳结了婚,那么他会连段凌也块儿排斥的。

    将昊昊送回了家,段凌没有回公司,而是给顾佳佳打个电话,“你在哪儿?”

    顾佳佳正生气呢,语气自然不会好,段凌竟然当着小屁孩的面将她赶走,“我在哪儿关你什么事儿?你不是凶我吗?”

    “你现在人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找你。”段凌又问了次。

    顾佳佳眼睛亮,以为段凌是来哄她的,神情有些得意,她就知道段凌不是完全不在意她的,毕竟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不是吗?于是装作心不甘情不愿地报了地址。

    段凌很快就到了,只是沉着张脸,顾佳佳心里咯噔声,涌起了种不好的预感。

    “你今天跟昊昊说了什么?”段凌开门见山。

    “姐夫,你这是来质问我吗?”

    “佳佳。你知道我的脾气。”

    顾佳佳嘟嘴,脸委屈,“姐夫,今天这件事真的不怪我,我是见他个人坐在那做作业,好心好意的问了他句,结果他就对我不阴不阳的,那我时生气就说了裴宁几句不好听的话,谁知道这个小鬼脾气倒大,抓起茶杯就往我身上扔,你说我能忍吗?再说了,我也没有真的打他呀,我就是吓唬吓唬他的。”

    “所以你真的说了宁不要脸这种话?”段凌抓住了重点。

    顾佳佳神情有些不自然。段凌顿时就明白了,“顾佳佳,你竟然对个七岁的孩子说这种话?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姐夫,我冤枉啊,他就是个孩子,我能有什么居心,不过是气急之下的无心之失。说完我自己也后悔了,我本来想跟他道歉的,结果这小子他打我。”

    “你还跟昊昊说,我们俩要结婚了?”段凌很生气,脸都黑了。

    顾佳佳脸色僵,没想到昊昊连这个都说了,“姐夫,我那事跟他开玩笑呢。”

    “顾佳佳,我不管那是你的玩笑也好,还是认真的也罢,你听清楚了,我不会跟你结婚,这种话我希望你也不要再说了。”

    顾佳佳不敢置信的看着段凌,“姐夫,你……”

    “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的错,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要多少补偿我都可以给你,但结婚的念头你趁早打消。我不会同意。”

    原本段凌的态度也没有如此坚决。那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对顾佳佳其实怀着深深的愧疚,但是今天顾佳佳对昊昊的态度,让他看清楚了些事情,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顾佳佳绝对想不到,就因为自己今天这番话,彻底打消了段凌心的顾虑。

    “补偿?姐夫,你以为我贪图的是你的钱吗?”

    “除了钱,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可以给你的。”

    “段凌,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小姐吗?你竟然用钱来打发我?”顾佳佳脸色铁青。

    “那你想要如何?那天是你自己说的,不需要我负责。”段凌直截了当的说道。

    顾佳佳定定的看着他,“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段凌,我要你跟我结婚,你既然睡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我之前是说过那只是场男欢女爱,让你不用放在心上这种话,但是现在我后悔了,我要你跟我结婚。”

    原本顾佳佳是不想逼段凌的,但是段凌今天的态度让她的心里很害怕。哪怕是用逼,她也要先逼得段凌跟她结婚,剩下的事情就等到以后再说吧,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段凌定定的看着她,眼神有些陌生,他曾经似乎从来没真的认清过眼前的女人,她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姑娘了,“我不会跟你结婚,除了结婚以外的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面对顾佳佳突然改变的态度,段凌越发坚定了心的想法。

    “我不要其他条件,我就要跟你结婚,除了结婚,我什么补偿都不要,在跟你之前,我是个黄花大闺女,你是我的第个男人。我清清白白跟了你。你不能提上裤子就不认人。”面对段凌犹如看陌生人般的衍生,顾佳佳心的慌乱更深。

    “段凌,那天晚上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你强迫了我,你就算是对我负责也是应该的。”

    段凌盯着顾佳佳的眼睛,“其实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那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我强迫你的?”他忽然对顾佳佳的说辞产生了怀疑。

    顾佳佳神色僵,眼泪倏然落下,“段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天晚上是你自己喝醉的,不是我灌醉的,你自己把我当做裴宁给睡了,我还满心委屈呢!那是我的第次,女孩子最重要的第次,结果却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被你拿走了,我心的委屈与侮辱跟谁说?”

    段凌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见状,缓和了语气,“佳佳,是我对不起你,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要多少钱也可以,但是结婚,抱歉,我真的做不到,我不爱你,以后也不会爱上你,你就算跟我结婚了,你也不会幸福。”

    “段凌,你对我为什么就这么残忍,我只是爱你而已,就活该被你伤害吗?好,你不想娶我是吧,可以,但愿你以后不要后悔!”

    ------题外话------

    我还是觉得就这样让顾佳佳跟段凌在起,太便宜顾佳佳了。

    PS:这几天直在纠结新的男主名字,各位小可爱有没有好主意呢?(要霸气的)

    来来来,新男主名字大征集,各位小可爱踊跃参加啊。

    (新男主是个神经病,外表十分温和,但是内心阴暗,是个变态,却对女主往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