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酒后乱性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佳佳,感情的事情不是你坚持就定可以的。”到底是顾佳敏唯的妹妹,段凌并不希望她如此执着。

    “那你呢,裴宁都要跟别人结婚了,你为什么不愿意放弃?”顾佳佳定定地看着他。

    段凌微怔,是啊,明知道得不到,他为什么不愿意放弃呢?他也不想放弃,明知道这样纠缠裴宁,只会让她更加讨厌自己而已,可明明他们之间有个最深的牵绊,明明他们才应该是家人,却要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另嫁他人,段凌不得不承认,他心嫉妒地几乎发狂,却不敢做任何事情,生怕裴宁会恨他。

    别说饱含恨意的目光,就算是裴宁现在犹如看陌生人般的眼神都让他觉得心痛,他想挽回裴宁,却无从下手,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愿意帮他。

    段凌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甚至可以说是特别的糟糕。

    “段凌,你若能否放下,那么我也愿意放下你。”顾佳佳说道。

    段凌神情淡漠,淡淡开口,“佳佳,我是以姐夫的身份劝你,听不听在于你”。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剩下的就不是他可以决定的了。

    他要走,顾佳佳追上去,“姐夫,你等等我,我是来接你的,你坐我的车吧。”

    段凌推开她,“不必,我自己打车就好。”

    顾佳佳眼睁睁的看着段凌丢下她扬长而去的背影,恨恨的在原地跺了跺脚。

    因为打算在京城生活,所以段凌回国之后就买了套房子,不用再借住在崔泽宇的家里,回到家里,段凌躺在沙发上,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在这年的以后天,打着个红色的五角星,那是裴宁婚礼的日子,而现在距离那个日子也不过才个多月的时间。

    “泽宇,晚上出来喝酒吧。”段凌心情烦躁,给崔泽宇打电话。

    晚上,魅色。

    崔泽宇看着段凌杯接着杯地灌酒,眉头紧皱,就在段凌打算继续下杯的时候,崔泽宇按住了他的酒杯,“段凌,别喝了。”

    段凌看着他,“泽宇,我心里苦。”

    “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崔泽宇不明白,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你前两天还带你儿子去看过你的父母呢,回来就和闷酒,怎么,想你儿子了?”

    段凌摇头,“泽宇,下个月宁就要结婚了。”

    闻言,崔泽宇不以为意,“这件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如果换做是两年前,崔泽宇还想帮段凌挽回裴宁的话,那么经过这两年的时间,心的想法早就被打消了。

    “泽宇,我后悔了,我不仅是后悔当初放弃了宁,更加后悔两年前的离开,我以为自己离开可以放下宁,也可以让她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结果呢?”裴宁是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他却依旧没能放下。

    “阿凌,算了吧,你跟裴宁已经不可能了。”女人的心旦狠起来,那是比男人还狠,裴宁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头了。

    段凌闻言,眼亮光寂灭,“我知道,我就是不甘心,我曾经跟自己说,就算是裴宁这辈子不跟我在起都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但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做不到,今天在机场,我看着她牵着昊昊的离开的背影,心的不甘就像是火山喷发般,将我淹没,泽宇,我真的不甘心啊,我爱了这个女人十几年,我们甚至有个孩子,她却要嫁给别人,泽宇,我原本是应该跟你样,拥有个幸福的家庭的,但是这切都被我自己弄丢了,你让我怎么甘心?怎么能不恨?”

    崔泽宇听着这话,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所以呢,你想做什么?去抢婚?”

    段凌苦笑摇头,“我不敢,我怕她会恨我,泽宇,她的恨意我承受不起。”

    “阿凌,放下吧,就算是为了你的儿子昊昊着想。”崔泽宇劝他,“你无法挽回裴宁的心,你做的再多,只是让裴宁对你越加反感,而最为难的其实是昊昊,他从小就没有爸爸,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爸爸,若是跟裴宁闹得太僵了,裴宁彻底不允许你见他,那么你让昊昊怎么办?”

    崔泽宇知道段凌很在乎昊昊,只好从昊昊这里下手。

    果然,段凌听了这话,脸上的颓丧收了收,“我知道,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做,泽宇,你所担心的事情我样都不会去做,我就是单纯的心里难过,找你出来喝杯酒而已。”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崔泽宇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好,今晚我陪你喝。”只要段凌不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崔泽宇就放心了,场宿醉而已,他陪得起。

    没有人劝阻,两个人自然是喝醉了,但是崔泽宇到底比段凌好些,甚至依旧是清醒的,“阿凌,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家了。”他将段凌拉起来,只是刚走了两步,身子就歪歪斜斜地往边倒去,若不是酒保及时扶了把,恐怕段凌就直接摔到地上去了。

    崔泽宇正想让服务员帮忙将段凌扶到车上,段凌的手机就响了,是顾佳佳打来的。崔泽宇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顾佳敏还有个妹妹。

    前几个月,顾佳佳和圣煊解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人人都在骂顾佳佳是个白眼儿狼,圣煊给了她那么好的资源,她竟然还要跟圣煊解约,去投奔圣煊的敌对公司。最后还是段凌拿出了几千万的高额违约金圣煊才放人。

    崔泽宇对顾佳佳没有什么感觉,除了点——这个姑娘不是个省油的灯。

    顾佳佳连打了三个电话,崔泽宇才算是接了。

    “姐夫你在干嘛呢?怎么这么久都不接我的电话,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知道上午我说的话有点过分了,你别生气好不好?”电话刚接通,顾佳佳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带着小心翼翼。

    崔泽宇沉默了瞬,温声开口,“我不是段凌,我是崔泽宇。”

    顾佳佳微愣,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并没有任何不妥,放下了心,“我姐夫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我姐夫人呢?”她知道崔泽宇跟段凌是好友。

    “你姐夫喝醉了。我正要送他回家。”

    “什么!喝醉了?你们现在在哪里?在酒吧吗?在哪个酒吧?我过来接你们。”

    崔泽宇原本是不想让顾佳佳接的,但是看着段凌溪此刻这烂醉的模样,想了想,报了地址。靠他自己吧段凌弄回家,确实有些困难。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来,你等我半个小时。”她就在市心,只是离魅色有点距离,半个小时足够了。

    段凌并没有醉得完全失去意识,他扯着崔泽宇的衣袖,“泽宇,继续喝。”

    崔泽宇黑线,“喝什么喝,回家了。”

    段凌听到“回家”二字皱紧了眉头,“不回,我没有家,我就是个孤家寡人,我没有家,我的家被我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他嘴里轻声呢喃着,神情悲伤。

    闻言,崔泽宇心微酸,“你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吧。不是兄弟我不帮你,而是我实在无能为力。”但凡是有点希望的,崔泽宇都会帮他,但是现在明明知道努力也是徒劳,又何必再自讨苦吃。

    这话段凌也不知是听见还是没有听见,趴在吧台上嘴里呢喃不休。他的声音很轻,崔泽已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听了会儿只好放弃,等着顾佳佳到来。

    顾佳佳来的挺快,刚进门就看见了崔泽宇跟段凌。段凌趴在吧台上人事不知。

    顾佳佳看着段凌喝得这般模样,顿时瞪着眼睛看向崔泽宇,“你怎么能让我姐夫喝这么多酒?万酒精毒了怎么办?”

    崔泽宇脸的无辜,“他要喝,我能拦得住?放心,这点酒顶多让他睡觉。”

    段凌的酒量他了解,就今晚这些酒让段凌醉场可以,酒精毒完全够不上。

    顾佳佳气得直翻白眼,“敢情喝醉的不是你,难受的不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嘿,我说你这个小丫头到底讲不讲理啊,我好心好意通知你,现在你来埋怨我,这里不用你,你赶紧走。”崔泽宇也恼了,让顾佳佳赶紧走。

    顾佳佳没走,瞪着眼睛,“我不走,他今天醉成这样,怎么照顾自己?我留下来起码能照顾他,你把我赶走了,你照顾他?”

    闻言,崔泽宇顿时不吱声了,他自然不会照顾段凌。

    “可真是,多大年纪的人了,啥事儿不懂,死命灌人家酒做什么,喝成这个样子难受不难受。”顾佳佳嘴里嘀嘀咕咕的,全是对崔泽宇的不满。

    崔泽宇听见了,却懒得跟个小丫头计较,翻了翻白眼,“赶紧地将他扶上车,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在酒吧过夜了?”

    顾佳佳上手,两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段凌弄上车,“行了,你们先走吧,我就不跟你们起了,我另外打辆车。”崔泽宇摆摆手,气喘吁吁的,喝醉酒的男人真的太重了。

    段凌其实没有完全醉得完全失去意识,他是知道顾佳佳来找他的,只是不想搭理她而已,所以上了车之后,段凌就直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顾佳佳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安静的睡颜,眸光变得温柔,她伸手想碰想摸摸段凌的脸,只是手刚抬到半空,就看见段凌难受的皱起了眉头,讪讪的放下手,“姐夫,你哪里难受?”

    段凌只是皱眉不吱声,顾佳佳又问了句,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她心里松了口气,那刚才自己的小动作他应该是没有发觉的。

    路上有点堵车,等到了段凌家,已经是个小时以后了,经过这个小时的休息,段凌的意识恢复了些。

    顾佳佳见他睁开了眼睛,小声问道,“姐夫,你酒醒了吗?

    段凌并没有完全的醒酒,但是意识却恢复了不少。顾佳佳见他不说话,开口说道,”我扶你上去吧。“段凌点点头。

    段凌走路有些不稳,顾佳佳个女孩子身上的力气并不大,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段凌扶到了房间里。见他躺在床上眉头紧皱的模样,顾佳佳有些心疼。

    她伸手想要帮段凌把衣服脱了,段凌却按住了她的手。

    顾佳佳解释,”姐夫,我帮你换身衣服。“

    段凌推开她的手,”不用你,我自己会解。“他自己解开了领带,顺道把领口的两颗扣子给扯开了,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顾佳佳看的俏脸红,她并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裸体,被说是裸体了,就算是激情戏她也是拍过的,但是段凌的却是第次见到。尤其是此时段凌喝醉酒的样子,衣衫半露,更添了份惑人的气质。

    顾佳佳转身去了浴室,摸摸自己发烫的脸,还有那颗扑扑乱跳的心脏。过了好会儿,才拿着毛巾出去,”姐夫洗把脸。“她将毛巾递给段凌,段凌却毫无反应,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乎是真的睡着了,顾佳佳只好上手小心翼翼的帮他擦了脸。

    段凌感觉脸上有只手在作乱,握住了手腕,下意识的开口,”宁别闹。“

    顾佳佳的身子猛的僵,愣愣的看着段凌,没想到这人喝醉了,心心念念的依旧是裴宁,她的眼底闪过抹怒气,只是看着段凌此刻的模样又无法跟他计较,只好自己坐在边生闷气。

    ”宁,我爱你,很爱很爱,但是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在起呢?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不是说好了要起走辈子的吗?“段凌的神情悲伤。

    顾佳佳的脸色却渐渐苍白,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都已经不爱你了,要嫁给别人了,你还是念着她?你不是为了我姐姐抛弃她了吗?那么就证明你更爱的人应该是我姐姐啊,结果你却对裴宁如此这般,你将我姐姐放在何地,又将我放过在何地?

    ”宁,不要走,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只要你愿意回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段凌拉着顾佳佳的手,不断地说着。

    顾佳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很想甩开段凌的手吼句,”我不是裴宁,我是顾佳佳!“但是到了最后,她却什么也没做,而是伸手帮段凌调整了个姿势,让他躺的更舒服点。

    段凌忽然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顾佳佳,顾佳佳愣,没想到他竟然忽然醒了,”姐…。姐夫。“

    段凌看着她没有说话,此时,顾佳佳的手就放在段凌的皮带上,她是想帮段凌换衣服的,不然穿着西装睡夜,明天起来肯定不舒服。结果段凌就醒了。

    顾佳佳跟尴尬,段凌该不会误会她,认为她是想那啥吧?

    正在顾佳佳愣神间,段凌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突然其来的动作让顾佳佳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姐……姐夫。“

    ”宁,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段凌的嘴角挂着笑,但是嘴里叫的却是裴宁的名字。

    顾佳佳眼里的小羞怯顿时就消失无踪了,”姐夫,我是顾佳佳,不是裴宁。“

    但段凌却好似没听见这话,他定定地看着顾佳佳,眼神温柔,”宁,其实你也是爱我的对不对?要不然你不会生下昊昊,并将昊昊教的那么好。其实我也爱你,我直很后悔当年离开了你,你不知道,在离开你的这些年里我有多想你。宁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我会给你最好的切,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哪怕是我的生命。“

    段凌说的温柔,顾佳佳却觉得,他的每句话都像是把利刃,狠狠的插在了自己的心上,让她的心瞬间千疮百孔。

    她很想推开段凌,对段凌怒吼,”我不是裴宁,我是顾佳佳。“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顾佳佳脸色变,咬咬牙,主动揽上了段凌的脖子,”阿凌,我不会离开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顾佳佳能清晰的看到在听到自己这话之后段凌眼的惊喜。

    她的心很痛,痛得无法呼吸,可她的脸上却扬着抹笑,温柔缱绻,”阿凌,我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她闭上眼,主动吻上了段凌的唇。

    第二天早,段凌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他伸手抚着额头,半天没有缓过来,突然察觉到身边似乎还躺着个人,他转过头就看到了还在安睡的顾佳佳,

    他的脸色变,看向了二人的身上,果然是丝不挂,不用猜都知道二人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段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跟崔泽宇在酒吧喝酒,后来喝醉了,顾佳佳送他回家。

    所以顾佳佳把他送回家之后,没有离开,反而是留了下来?想到这里,段凌看着顾佳佳的眼神逐渐冰冷。

    ”姐夫,你醒了?“顾佳佳睁开眼就看到了段凌看着她的视线,脸色微红,昨天晚上段凌真的是太疯狂了,现在想起来她都还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段凌。

    段凌却已经起身,冷冷的看着她,”你算计我?“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却很肯定。

    顾佳佳不敢相信,早起来段凌竟然会怀疑是自己算计了他,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段凌,”姐夫,你该不会是以为是我故意趁着你醉酒,然后跟你……“

    段凌的眼神冰冷,”若不然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我的床上?“

    顾佳佳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姐夫,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昨天晚上是最崔泽宇说你喝醉了,我才去接你回家的,我只是想帮你把西装外套给脱了,结果你就把我当做了裴宁,我拒绝过,可是你非要……“

    她说不下去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被单上。

    段凌愣,他的头很疼,实在是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个情况,可是隐约记得他似乎是看到了裴宁,难道真的是自己错把顾佳佳当做了裴宁?想到这里,段凌的头更疼了,脸色已然变得阴沉。

    ”姐夫,我们认识也这么多年了,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个不择手段的人吗?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手段得到你,我只是想陪在你的身边,让你看到我的好,然后慢慢地喜欢上我。“顾佳佳脸委屈地控诉。

    段凌已然相信了顾佳佳的话,他没想到自己喝醉了酒之后,竟然把顾佳佳给睡了,”佳佳,我……“

    顾佳佳摆摆手,”姐夫,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大家都是成年人,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她说着,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意地披在身上就钻进了浴室。隐约可见身上到处都暧昧的痕迹,可以想见昨晚上的战况是多么的激烈。

    顾林站在原地久久不动。等顾佳佳从浴室里出来,段凌还站在那里,顾佳佳已经换好了衣服,她想越过段凌离开房间,段凌却握住了她的手臂,”佳佳。“

    ”姐夫,若是你还觉得是我算计了你,那么就当做是我算计的吧。“顾佳佳伤心地说道语气透着失望。

    ”佳佳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成这个样子?我……“

    ”姐夫你不用说了。虽然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你主动的,但是最后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怨不得你个人,我是成年人了,我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说了不用你负责,就是不用你负责,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既然醒了,这件事就忘了吧,以后你还是我的姐夫,这点在你喜欢上我之前,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顾佳佳越是这样说,段凌心对她越是愧疚,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巴掌,没事儿喝那么多酒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如何收场?

    ”姐夫,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真的没有关系,不过是场酒后的男欢女爱而已。我不会放在心上的。“顾佳佳故作潇洒地说完,拂开段凌的手直接离开了他家。

    段凌怔怔地看着床单上的那朵红梅,久久不语。

    而离开段凌家之后的顾佳佳嘴角却扬起抹高高的笑容。尽管昨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场意外,她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可是有了这场鱼水之欢,她相信段凌对她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视,她终究是在段凌的心留下了痕迹,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她要的不仅是段凌的人,更是段凌的心。

    只是对于她而言,最大的阻碍却是裴宁,只要段凌天不对裴宁死心,那么她就天得不到他的心。

    ”你说什么?你竟然把顾佳佳给睡了?“崔泽宇不可置信的看着段凌,段凌神情颓丧,点点头,”昨天晚上真的是喝醉了,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崔泽宇看着段凌,很是无语,”大哥,这可不是句想不起来,或者是不知道就能蒙混过去的,顾佳佳可是你的小姨子。“要是换做般的女人,睡了也就睡了。

    段凌烦躁的揉着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事情现在都已经发生了,你能让我怎么办?我总不能跟她结婚吧。“

    ”她让你跟她结婚了?“

    段凌摇头,”她什么要求都没提,反而让我不要放在心上,可她越是这样说,我心里越不得劲儿。“若是顾佳佳真的提出了什么要求,事情反倒是好办了。

    ”既然人家自己都没放在心上,你还在这里纠结什么?“崔泽宇翻白眼,”现在这个时代,男欢女爱,露水姻缘,很正常的件事情。“

    ”我是让你来帮我想办法的,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大哥,是你把人睡了,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又不愿意娶她,她也没要求跟你结婚,那就算了呗,难不成你还上赶子跟人家说,你要娶她,我就问问你,你心里愿意吗?“

    段凌肯定是不愿意的,他爱的人不是顾佳佳,对顾佳佳也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若没有昨天晚上那场意外,顾佳佳将永远会是他的小姨子,他会像哥哥对待妹妹样的对她。

    ”阿凌,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若真的不喜欢顾佳佳那么就不要再纠结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忘记了。你若是觉得对不起顾佳佳,那么你就直接娶了她,将裴宁给忘了。

    若是段凌真的能将裴宁给放下了,崔泽宇倒觉得跟顾佳佳结婚倒也不失是件好事,只是就怕眼前的人放不下。

    段凌当然放不下,若是这么容易放下,昨天晚上就不会喝得那么醉了。

    跟好友讨论不出结果,段凌很快就回家了。他给顾佳佳打电话,顾佳佳却没有接,甚至直接关机了。段凌只以为是自己今天早上的话伤害了她,心越发愧疚。

    而此时的顾佳佳在干什么呢?她正在商场里跟好友逛街呢。

    跟段凌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她就知道她跟段凌的关系再也憋不清了,按照段凌的性子,十有九是会对她负责任的。只要想到以后她可能会跟段凌结婚,然后有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她的心情就忍不住飞扬起来。这人心情好,顿时就有了逛街的欲望,给朋友打了个电话,两人在商场里各种买买买。

    途接到段凌打来的电话,顾佳佳故意不接,甚至还关了机。

    好友看着她,“佳佳,这是谁呀?连电话都不愿意接。”

    顾佳佳摇摇头,“没谁,就是个讨厌的追求者,老是缠着我,挺烦的。”

    “你现在可是公司力捧的大明星了,追求者不胜其数,以后这样的情况肯定还会更多,你总不能总是关机吧。”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这些人都是歪瓜劣枣,我可看不上。”顾佳佳眉梢飞扬。

    好友闻言,暧昧的看着她,“听你这语气,似乎是有目标了?”顾佳佳笑而不语。

    好友看顿时就知道绝对是有情况了,越发好奇,“哎,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看上谁了?”

    “我不告诉你,万你也看上了怎么办?他可是我的宝贝,我要藏好喽。”

    “看你得意的。”

    好友白了她眼,“看把你得意的。”

    顾佳佳嘿嘿笑,脸的春风得意,她现在确实应该得意。唯遗憾的就是昨天晚上,段凌以为跟他在起的人是裴宁。不过没关系,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她跟段凌之间只会越来越亲密,总有天段凌会知道她的好,忘了裴宁。

    “走,你刚才不是喜欢那个包吗?我送你。”顾佳佳大手挥,十分豪气的说道。

    好友眼睛亮,惊喜的看着她,“你认真的。”平时顾佳佳虽然也大方,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大方,现在看来确实今天心情极好。

    “骗你是小狗,说送你就送你走,现在就买去。”

    “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段凌没有联系到顾佳佳,直接开车去了顾家家的住的地方。这房子也是段凌给买的,距离他所住的小区并不是很远,他去的时候家里并没有人。

    电话打不通,家里也找不到,段凌心里不禁有些担心,就怕顾佳佳会做出什么傻事儿。可是想顾佳佳的性格,又觉得不至于如此,只能耐心等在门口。

    顾佳佳今天心情好,逛街的兴致也高,直跟好友逛到了很晚才回来,而当时段凌,还等在门口。

    顾佳佳看着段凌,有些意外,“姐夫,你怎么会在这里?”

    “佳佳,你终于回来了,你没事儿吧?”段凌第时间打量着顾佳佳,见她安然无恙,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

    顾佳佳脸的莫名,“我没事儿啊。姐夫,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要去做傻事吧?”

    段凌满脸尴尬,他总不能说他真的是这样想的,他都想着若是今天晚上顾佳佳不回来,他明天就去警局报警了。“

    顾佳佳上的笑容淡淡了几分,定定地看着段凌,”姐夫,我今天心情确实不是很好,但是我还不至于去做傻事。你看,我今天去商场逛了圈,心情已经好多了,你回去吧。“

    段凌已经看到了顾佳佳手里的袋子,眼神微闪,从包里拿出张银行卡。

    递给她,”你若是还有什么想买的,你就去买吧,这卡里的钱应该足够你买了。“

    ”姐夫,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是想要你的钱吧。“顾佳佳脸的受伤,”还是你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打算用钱来补偿我?“

    段凌滞,”佳佳,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段凌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顾佳佳满脸苦涩,”姐夫,银行卡你拿回去,你的钱我不要,我自己有钱。时间不早了,我想睡了,你早点回家吧。“

    顾佳佳开门、进门、关门动作气呵成,丝毫没有挽留段凌的意思。段凌被关在门外,看着房门许久,终究是转身离开了。

    **

    自从安安替静静出头之后,静静跟安安的关系忽然就亲密了起来。沈清澜每天都会送儿子去上学,经常会碰到同样来送女儿上学的静静妈?来二去两人也就熟了。

    后来沈清澜才知道原来静静妈是C大的名系老师,而静静的爸爸则是部队里的位军官。因为跟傅衡逸不属于同个部队,所以俩人并不认识。

    见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熟了,又因为两个孩子之间玩的来,所以静静妈经常会带着女儿到傅家来拜访。

    ”清澜,这是我自己做的点心,拿来给你们尝尝,要是好吃的话告诉我,我下次多做点儿。“静静妈将盒点心包装精致的点心递给沈清澜。

    沈清澜接过放在边,”你人来了就好,不必每次来都带着礼物。“静静妈还很客气,每次上门都会带点东西过来,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每次都遮掩,还是让沈清澜觉得很不好意思。

    ”算不上什么礼物,就是我自己闲暇时候研究的点心,我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做点心的手艺还不错,你尝尝看。“静静妈笑着说道。

    安安已经拉着静静去看自己的玩具房了。沈清澜与静静妈坐在客厅里聊天,傅老爷子去沈家找沈老爷子去了,所以客厅里就只有沈清澜和静静妈两个人。

    聊天聊到半,忽然接到于晓萱的电话,说她人已经到了军区大院门口了,让沈清澜去接她下,沈清澜微微挑眉,”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还不是果果,非要闹着过来看安安,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天,本来想在家里睡个懒觉的。“于晓萱解释道。

    ”韩奕呢?怎么不让他送过来?“果果很喜欢安安,经常会来家里做客,沈清澜早已见怪不怪了。

    于晓萱走到门口脱了鞋,边走边说,”他去公司开会去了,这个小丫头闹了半天,吵得我头都疼了,没办法只好带着她来了。“看见客厅里坐着的陌生人,她有些意外,今天似乎来地不巧啊,”今天家里有客人啊。“她压低了声音说道。

    沈清澜为俩人做介绍,”这是安安同学的妈妈静静妈?这是我的朋友,于晓萱。“

    原来你就是于晓萱啊。”静静妈笑着说道,“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你。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真人了,你比电视上更漂亮。”

    被人夸漂亮,没有几个女人会不高兴的,于晓萱也不例外,笑眯眯,“你也很漂亮。”

    静静妈微微笑,看向果果,“这是你的女儿吗?”

    于晓萱点点头,“果果叫阿姨。”果果奶声奶气的叫了声阿姨,眼睛却四下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

    “安安哥哥在楼上的房间呢?你上去找他吧。”沈清澜温柔地说道。

    因为经常来果果,对傅家并不陌生,自然知道安安的房间在哪,于晓萱将她放在地上,她就自己跑上楼了。

    三个大人在楼下聊天,静静妈看似温婉不多言,实则是个很会聊天的人,三人聊得正高兴,楼上忽然传出了孩子的哭声,仔细听是果果的。

    于晓萱站起来,“我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儿。”神情淡定,点也不着急。

    沈清澜有些不放心,也跟了上去,静静妈自然也同送去了。

    安安的儿童房里,果果正扯着嗓子哭呢。安安脸无措的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个小汽车,似乎在哄着果果。

    “这是怎么了?果果,你哭什么?”于晓萱见女儿在哭,蹲下来给女儿擦着眼泪,柔声问道

    果果抽噎着,跟于晓萱告状,“安安哥哥不理我。”

    沈清澜看下安安,“这是怎么回事儿?”语气温和。

    安安脸委屈,“我没有不理妹妹。”

    “安安哥哥只跟她玩,不跟我玩儿。”果果指着站在边不说话的静静说道。

    安安听这话,越发委屈了,“果果想要静静手里的玩具,静静是客人,我就没给她,果果就生气了,然后就哭了。”

    三个大人没想是这么回事,哭笑不得。

    ------题外话------

    段凌与顾佳佳配脸,有木有?

    **

    推荐:《隐婚蜜爱:老公V587》/清音随琴

    简介:

    老公和闺蜜友双重背叛,苏莞卿心碎之余遇见了秦少琛。

    秦少琛说:“跟我结婚,以后秦皓要尊称你声嫂子!”

    32岁的秦少琛是安城的风云人物,外表冷酷无情,手腕狠辣,尤其护短,最重要的是不近女色。

    本以为他们是井水不犯河水协议婚姻。

    当某天晚上这个男人压着她的时候,苏莞卿大脑短路了。

    “秦先生,我们说好的是协议结婚。”

    “协议上没有说不能履行夫妻义务。”

    苏莞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