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亲子游园会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衡逸晚上回来就听沈清澜说了儿子今天在幼儿园里打架的事情,意外地挑挑眉,“将人打的鼻青脸肿?”他不太相信。就安安那个小身板,将人家个小胖子打成猪头样?

    “明天你送他去上学,亲自看眼就知道了,你儿子打人太虎了。”其实沈清澜到现在也还在疑惑呢,安安到底是怎么把人家小胖子按在地上打的,按照小谢老师的描述,当时小胖子可是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按照年纪算,其实安安比同班的孩子还要小岁,要是按照身板算,安安更是个小身板。

    “他要是打输了才丢脸。”他跟沈清澜都是练家子,要是生出来的儿子竟然是个怂包,连打架都输了,傅衡逸觉得他会郁卒。

    闻言,沈清澜送给傅衡逸枚白眼,“傅衡逸,你这样是要教坏儿子的。”哪里有人是这样教育的,这是教他去打架吗?还是你觉得打架是件很光荣的事情?

    傅衡逸微微笑,“安安这不是不在这里吗,我就跟你说说。”真当着孩子的面,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不过这小子可以啊,小小年纪就学会英雄救美了。”嗯,比他是强多了。

    沈清澜:......这是重点吗?

    晚上,傅衡逸给儿子洗澡,在安安的背上发现了块小淤青,轻轻按了按,“疼吗?”

    安安皱着眉头,“疼。”

    “听说你今天在幼儿园里跟小朋友打架了?”傅衡逸淡淡地问道,语气十分平静,安安的小身子却僵,他最崇拜的人是傅衡逸,但是最怕的人也是他。

    “爸爸,我错了,以后我保证不打架了。”安安举着小手,竖着三根白嫩嫩的手指。

    “要是受了欺负可以还手,男人不能太胆小。”傅衡逸淡淡地说道,“但是不能是你主动找事儿。”

    “什么叫主动找事儿?”安安是个虚心求教的好孩子。

    傅衡逸给他慢慢解释,男孩子嘛,不能养成太软弱的性子。

    “爸爸,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要是人家打我,我可以打回去,但是他不打我,我不能打他?”

    “算是吧。”这样的理解也没错。

    父子俩从浴室里出来,傅衡逸手里拿了瓶红花油,安安背上的那块淤青还是要给他揉开。

    “爸爸,疼。”安安皱眉说道,语气里带着丝哭腔。

    “忍着。”傅衡逸面无表情地说道,但是手的力道却是下意识地放轻了。

    今天晚上,傅衡逸竟然破天荒地抱着安安到房间里睡觉了,沈清澜见状,有些意外,自从安安学会说话之后,这还是傅衡逸第次主动让安安跟他们睡。

    等到安安睡着的时候,沈清澜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傅衡逸正在给安安整理着被子,免得他着凉了,沈清澜眼闪过抹笑意,别看傅衡逸平日里喜欢跟儿子争风吃醋,但是真的要是有什么事情,他才是那个最心疼儿子的。

    “心疼了?”沈清澜笑着问道。

    傅衡逸将目光从儿子的身上收回来,神情淡淡,“我有什么好心疼的,又不是女孩子,那么娇气做什么。”

    沈清澜也不揭穿他,“安安身上的伤没事吧?”她已经闻到了红花油的味道。

    “就是块淤青,没事儿。”

    *********

    第二天早,傅衡逸嘴上说不在意,但是还是亲自送儿子去上学了,“爸爸,今天你送我去学校吗?”吃饭的时候,安安问傅衡逸。

    傅衡逸将个剥好的鸡蛋放在安安的碗里,“嗯,快吃,吃完送你去幼儿园。”

    “爸爸,我不喜欢吃这个。”安安喜欢吃荷包蛋,不喜欢吃水煮蛋。

    “将鸡蛋吃干净,小孩子不能挑食。”

    “哦。”安安皱着眉,乖乖吃鸡蛋,要是今天换作是沈清澜,他是定要讨价还价的,哪怕是少吃口都行。

    傅衡逸送儿子幼儿园,隔着老远,安安就指着门口的个胖女人说道,“爸爸,昨天就是那个胖阿姨欺负妈妈。”

    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傅衡逸仔细问过安安事情的经过,安安的记性很好,将胖女人说的每句话都记住了,包括胖女人说沈清澜的那几句。

    听到儿子的话,傅衡逸的眼神微冷,胖女人已经看到了安安,见到送他来的不是沈清澜而是个男的,心里猜测这个男人是不是安安的爸爸。

    “小谢老师早。”安安笑眯眯地跟班主任打招呼。

    小谢老师牵过安安的手,“安安早,傅先生,今天是你来送安安吗?”小谢老师很少见到傅衡逸送安安上学,般都是沈清澜或者是楚云蓉,偶尔沈君煜也会送,见到傅衡逸的次数倒是极少,知道他是军人,常年在部队。

    傅衡逸点点头,“小谢老师,安安就麻烦你了。”见那个女人直在偷偷打量着他,又开口说道,“安安的背上有块淤青,还希望小谢老师能帮着照顾点。”

    小谢老师闻言,眼神微变,着急地问道,“安安的背上怎么会有淤青呢?是摔着了还是怎么着了?”

    “昨天跟人打架被人打的。”傅衡逸说道,眼角余光却注意着那个胖女人的神情,果然就见胖女人的脸色变了。

    小谢老师听了这话,脸上有些尴尬,“那个......傅先生,昨天那件事真的是很抱歉,是我没有尽到个老师的责任。”

    “小朋友之间有个磕磕碰碰的很正常,小谢老师不必放在心上,不过安安背上那块淤青还没好,今天小谢老师帮忙看顾着点儿,别让他太过顽皮,又碰着了。”

    “好的,傅先生,我定会那个看好安安的,您放心。”见傅衡逸没有追究她的意思,小谢老师松了口气,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要是傅衡逸有心要追究她的责任的话,那么园长定会让她滚蛋的。

    “爸爸再见。”安安对着傅衡逸挥挥手,傅衡逸点点头,“在学校里听老师的话,晚上妈妈会来接你。”

    “爸爸晚上你不来接我吗?”安安眼底有些失望,他以为爸爸会来接他放学的。

    “晚上爸爸有点事儿,妈妈来接你,明天早上爸爸送你上学。”

    闻言安安顿时高兴了,朝着爸爸挥挥手,跟着小谢老师走了进去,傅衡逸见儿子走了,也打算转身离开,那个胖女人却拦住了他的路,“傅先生......”胖女人踌躇开口

    傅衡逸神情淡漠,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有事儿?”

    “傅先生,我是小胖的妈妈,就是昨天跟安安打架的那个小孩子的母亲,关于昨天那件事,我是来跟您道歉。”

    她大早就在幼儿园门口等着,就是想找沈清澜道歉,结果没有等到沈清澜,倒是等来了傅衡逸。

    昨天沈清澜带着安安走了以后,她被单独叫到了园长办公室,被园长狠狠骂了顿,她这才知道,原来沈清澜竟然真的就是她猜测的那个傅家的孙媳妇,而安安则是傅老爷子最宝贝的曾孙子。而她竟然骂安安没有教养。想到这儿,胖女人背后就忍不住出了身的冷汗。尤其是晚上回去之后,从不敢跟她大声说话的丈夫竟然跟她吵架,还放话,要是不能得到傅家的原谅,他就跟她离婚。

    胖女人从知道沈清澜的身份那刻起就后悔了,只是她没有沈清澜的联系方式,只能采取了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担心会跟沈清澜错过,胖女人今天是在幼儿园还没开门的时候就在这里等着了。

    “昨天就是你说我的儿子的老婆没有教养?”傅衡逸的眼神微冷。

    ?女人闻言,身上的冷汗直冒,“傅先生,昨天那就是个误会,是我没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口无遮拦,是我没有教养,是我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跟我计较。我今天本来就是来找傅太太道歉的,可没想到遇见的是您。”

    胖女人哪里还有昨天嚣张蛮横的样子,她只恨时光不能倒流,再给她次挽回错误的机会。

    “这位太太倒是好教养,教出的儿子竟然去掀人家小姑娘的裙子。”傅衡逸语气嘲讽,他极少会用这样的语气跟人说话,显然因为这女人侮辱了沈清澜让他心情很不爽。

    胖女人丝毫不敢反驳傅衡逸的话,只是喏喏的说道,“是我没有教好我儿子,回去之后我就狠狠教训了他顿,这切都是我的错,只求傅先生能原谅我们这次。”

    傅衡逸冷冷的看着他,女人承受着他的目光,只觉得腿肚子都在打颤,可是却又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能硬生生的忍受这种目光的洗礼,就在女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傅衡逸移开了目光,淡淡开口,“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多花点心思在自己儿子身上。”

    昨天女人用类似的话说过沈清澜,今天傅衡逸就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女人听得冷汗直冒,连连点头,“是是是,傅先生,昨天真的对不起。”

    傅衡逸也不想跟这样的趋炎附势的小人计较,越过她直接就离开了,等他走远了,胖女人才敢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尽管傅衡逸没有说句难听的话,就连骂句都不曾,但是那个目光却比任何言语都要来的让人害怕。

    傅衡逸这次是回来开会的,顺便向上级领导汇报工作,所以将安安送到幼儿园之后他就离开了家。

    晚上安安放学回来,没有在家里见到爸爸,有些小失望,”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沈清澜闻言,随口问了句,”怎么了?”安安并不是个黏爸爸的人,除了刚出生的那几个月,因为是傅衡逸手带大的,所以特别黏他,但是长大了了些后就彻底不黏了,平日里也不见他这么念的爸爸。

    不过今天就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问了好几次了,回到家还继续问,这就有点反常了。

    安安背着手,“我有事情想跟爸爸说,爸爸今天还回来吗?”

    沈清澜点头,“回来的,等到吃晚饭的时候,你爸爸就回来了。”她倒是不知道这父子俩什么时候背着她有了小秘密了,以前安安有任何的事情可都是跟她说的。

    只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傅衡逸依旧没有回家,安安缠着沈清澜问傅衡逸的下落,沈清澜无法,只好给傅衡逸发了条短信。

    “你爸爸说,在你睡觉前定回来。”

    安安眼睛亮,“那我等爸爸回来了再睡觉。”

    安安说道做到,原本每天晚上固定点钟就睡觉的小家伙,直等到了9点半,眼睛还睁着呢。

    沈清澜看着他的小脑袋点点的,有些心疼,“安安,你先去睡吧。”

    安安摇头,“不要,我要等爸爸回来。”

    “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等你醒了再跟爸爸说好不好?”

    安安继续摇头,“我今天就想告诉爸爸,爸爸说了,我睡觉前他会回来的。”

    见儿子固执地不肯去睡觉,沈清澜又给傅衡逸发了条短信,傅衡逸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马上到家。

    “安安,那你先去床上躺着,爸爸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家了。”

    “真的吗?安安顿时来了精神。

    “嗯,是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你先在床上等爸爸好不好?”安安点点头。

    傅衡逸知道儿子等了自己好几个小时,回到家,连饭都来不及吃,第时间就先去了安安的房间看儿子。

    “安安,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爸爸,我在等你,等了好久好久,我都要睡着了。”安安有些小委屈,爸爸回来的太晚了。

    “是爸爸不好,今天有事回来晚了,你等爸爸做什么?”傅衡逸温声问道,其实开了天的会,他现在有些头昏脑涨的。上级领导对部队里的工作有了新的安排,群人开会到很晚。

    “爸爸,我有事情跟你说。”

    傅衡逸在儿子的床边坐下,缓声开口,“嗯,说吧,我听着。”

    “今天小胖跟我道歉了,还给我带了好多吃的,我也把妈妈给我的零食分给他吃了,我们两个仙女在是朋友了,以后不打架了。爸爸你说我做的对吗?”

    “做的很对,小胖真心跟你道歉了,你就不能总是记着过去的事情,男子汉要大度。”

    “嘿嘿,我要是这样想的。”安安笑。

    傅衡逸微微挑眉,“你等了爸爸这么久,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安安摇头,“不止啊,爸爸,你后天还在家吗?”

    傅衡逸点头,“在家。”

    “今天小谢老师说后天有个亲.....亲......亲子游园会,对,就是这个名字,说要让爸爸妈妈起参加,你能陪我和妈妈去吗?”

    后天是周六,傅衡逸不用回部队,“想让爸爸妈妈裴宁起去?”

    安安使劲点头,“其他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起的。”

    这是安安上学以来参加的第次亲子游园会,傅衡逸也不想让他失望,自然不会拒绝,“好,那到时候爸爸妈妈跟你块儿去。”

    安安的小脸上满是笑容,从床上蹦起来,抱着傅衡逸就在他脸上亲了口,“谢谢爸爸,爸爸晚安!”说着就乖乖地在被子里躺好,闭上了眼睛。

    傅衡逸摸摸儿子的小脸,他脸上的擦伤还没好,不过却已经结了痂,“睡吧,爸爸等你睡着了再走。”

    安安眼睛紧紧地闭着,嘴角却高高扬起。

    今天时间已经晚了,安安睡的很快,不到五分钟就睡着了。傅衡逸坐在那儿,打量了好会儿儿子熟睡的小脸,越打量越发现儿子其实不仅是那双眼睛长得跟沈清澜很像,其他地方也隐约有沈清澜的轮廓,他的眉眼变得温柔。

    在遇见沈清澜之前,他所有的热情都奉献给了部队,从未考虑过个人问题,也不曾想过有天自己会,与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了爱的结晶,升级成个父亲。而现在有了安安,看着这个小家伙天天长大,身上渐渐有了沈清澜的影子,心顿时变得异常的柔软。

    周六。

    今天安安醒的格外的早,大早就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了,还自己穿了衣服,虽然衣服穿得乱七糟的,就连扣子都没有扣准确。

    他跑去敲了父母的房门,生怕沈清澜跟傅衡逸睡懒觉。结果傅衡逸和沈清澜却是从外面回来的,俩人穿着运动服,显然是刚跑完步。

    “爸爸,妈妈,我们该出发了。”安安见到父母,顿时开口说道。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沈清澜微微笑,“安安,现在才早上7点,幼儿园还没开门呢。”

    她蹲下身,帮儿子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温声开口,“你先去找赵奶奶,让她帮你把东西准备好,爸爸妈妈,换好衣服就下来找你。”

    “好吧,爸爸妈妈你们定要快点哦。”安安有些迫不及待。

    沈清澜点点头,“很快就好。”

    吃过早饭,沈清澜和傅衡逸就带着儿子出发了,三人的身上穿着套模样的亲子装,这是前几天沈清澜逛街的时候顺手买的,却没想到这么快用上了。

    这次的亲子活动是在户外进行的,地点在郊区的个农场。与其说是亲子游园会,倒不如说是班里组织的场秋游。家长们可以带着孩子在这座农场里烧烤、钓鱼、采摘瓜果蔬菜等等,活动活动内容丰富多彩。

    午饭是要爸爸妈妈带着宝宝起做的,不能是现成的便当盒,所以家长们带的都是些生的食材。

    每个家庭都有属于自己的个简易灶台,沈清澜留下来处理食材,而傅衡逸则是带着安安去农场里采摘瓜果蔬菜去了,他们带来的食材里多数都是肉食,蔬菜需要现摘。

    沈清澜环视了圈,发现正在做饭的基本上都是妈妈,爸爸们则是带着娃在边玩耍或是像傅衡逸样,带着孩子去农场了。

    沈清澜正在切肉丝,她的刀工很好,每根肉丝的大小长度都模样,看着更像是艺术品,年轻女人走了过来,笑着开口,“你就是安安的妈妈吧?你好,我是静静的妈妈。”

    沈清澜看向来人,神色温和,对方看着就像是个娴静温柔的,就像是水墨江南走出来的女子,不是很美丽的女人,却透着温婉的气质,沈清澜微微笑,“你好。”

    静静妈微笑,“静静已经跟我说了那天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直想要跟你们说声谢谢。”

    “不必这样客气,那是小朋友之间的友谊。”

    静静妈也没有多说,而是看向了沈清澜的案板,惊奇地说道,“你的刀工真好。”

    沈清澜微微笑,她虽然在跟静静妈说话,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很快就将肉丝切好了,随手拿起条鱼,开始切鱼片,薄薄的鱼片晶莹剔透,看的静静妈叹为观止,“你看着好厉害的样子,你做饭定很棒吧?”

    沈清澜听了这话只觉得阵尴尬,“我不会做饭,我就会这些。”

    静静妈只以为沈清澜是在谦虚,“安安妈妈,看你的刀工就知道你的厨艺定很好。”

    沈清澜汗,她好的也就刀工而已,她做出来的东西,就连安安都满脸的嫌弃,上次带着安安去军区住,傅衡逸没回来,安安肚子饿了,沈清澜就给安安做了个鸡蛋饼,结果安安只咬了口,然后就说了句,“妈妈,我们还是等爸爸回来吧,我现在不饿了。”

    傅衡逸和安安很快就回来了,安安的手里提着个小篮子,里面装满了这次的成果。

    “妈妈,我和爸爸回来了。”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安安的声音。

    静静妈回头看去,就看见了傅衡逸正带着安安归来,“果然父母的基因好,生出来的宝宝也很好看。”她已经跟沈清澜在这里聊了会儿,彼此之间已经算是熟悉了,说话也随意了些。

    沈清澜微笑,“静静也很好看。”

    “那是她爸爸好看,静静长得不像我。”静静妈倒是承认自己长相般,“我那边应该也要开始做饭了,我先过去了,等下吃过午饭我们再过来。”

    “好。”

    傅衡逸和安安可以说是满载而归,还没走近,就听安安迫不及待地想跟沈清澜介绍他们这次的收获了。

    “妈妈,我和爸爸摘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的好吃的。”

    沈清澜闻声看去,就看见安安提着篮子吃力地走在前面,那个篮子与其说是提着,不如说是在地上拖着,而傅衡逸则是脸闲适地跟在后面,点也没有帮儿子的意思。

    “妈妈,我给你摘了柿子,很红很红的,可好吃了。”

    沈清澜有些好奇,这个农场里竟然还种了柿子树?等到安安拿出来给她看的时候,沈清澜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番茄。

    “安安,这是番茄,不是柿子。”

    安安脸的疑惑,“可是它跟书上的柿子长得样啊。”

    沈清澜:......这两者到底哪里长得像了?

    沈清澜耐心的给儿子讲解着番茄与柿子的区别,而那边傅衡逸已经挽起袖子开始做饭了。

    在场的家庭,做饭的基本都是妈妈,像火傅衡逸样是爸爸做饭的,屈指可数。有些女人看向沈清澜的目光透着羡慕,老公长得帅,又会做饭,她的福气简直是太好了。

    沈清澜察觉到了这些目光,却装作没看见。

    因为很多食材沈清澜都处理好了,傅恒直要下锅炒就好,所以做饭的速度很快。等到他们吃完,慢悠悠的去找静静她们家,她跟静静妈约好了,下午的活动,两家人起。

    下午有个小小的运动会,是需要小朋友跟家长起参加的,沈清澜他们家毫无例外的夺得了冠军,安安捧着那个小小的奖杯,笑的很开心。结果转头就将奖杯送给了静静。

    沈清澜和傅衡逸看得好笑,尤其是傅衡逸,低声在沈清澜的耳边说道,“看来以后咱们是不愁找不到儿媳妇了。”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他眼。

    ************

    随着婚期的临近,裴宁反而闲了下来,每天除了上班,几乎就无事可做,他们的新房早就装修完毕,连家具也已经摆放好了,剩下的关于婚礼的那些细节,也有江辰希他们确定,她成了最闲的人。

    昊昊上次跟段凌回了趟老家,段凌的父母很想念昊昊,甚至亲自给裴宁打了电话,希望能让昊昊去看看他们,所以前几天,段凌又带着昊昊回去了。

    昊昊今天会跟段凌起回来,所以裴宁早早的就离开了公司,她要去机场接儿子。

    到了机场,裴宁没想到会遇见顾佳佳,她原本是认识顾佳佳的,但是上次段凌送昊昊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的人就是顾佳佳,而昊昊也跟裴宁提过这人,所以裴宁并不陌生。

    顾佳佳知道裴宁是昊昊的妈妈,却没有跟她接触过,今天在这里遇见了,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善,“你就是我姐夫喜欢的那个人?”

    裴宁皱眉,她不喜欢顾佳佳说话的语气,于是没有理会顾佳佳。见裴宁无视了她的话,顾佳佳有些恼怒,“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跟你说话呢。你好歹也要应声吧,点礼貌都没有。”就跟她那个儿子样,昊昊每次见到她,就连招呼都不打。

    裴宁眸光淡淡,“有事?”

    顾佳佳神色僵,她还真的没事儿,不过......她的眼珠子转,开口,“确实有些话想对你说,我知道你曾经喜欢的人是我姐夫,你们之间也有个孩子,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利用孩子来接近我姐夫,我姐夫是不会再喜欢你的。”

    听了这话,裴宁想笑,她也真的笑了出来,“顾佳佳是吧。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马上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底。”

    “我知道你马上要结婚了,所以我只是提醒你下。”

    “那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这话与其说给我听,倒不如说给段凌更合适。”

    顾佳佳微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

    顾佳佳其实知道裴宁的意思,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越发嫉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过就是想边吊着江晨希,边吊着我姐夫而已,仰仗的不过就是你跟我姐夫之间有个孩子,我告诉你,我姐夫是不会喜欢你的,他喜欢的人是我姐,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为了我姐而抛弃你,甚至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要。现在他对你孩子好,不过是因为他自己还没有其他孩子,等他以后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你生的孩子,他肯定不会喜欢的,你儿子也不过就是我姐夫的医个私生子而已。”

    裴宁的脸渐渐沉了下来,定定地看着顾佳佳,“我也希望他不要来打扰我们母子之间的生活。不过这件事似乎不是你能决定的。”说她怎么样都可以,但事说她儿子就不行。

    “裴宁,我就发现你这人特不要脸,边要跟江晨希结婚,边又用孩子吊着我姐夫。你说你凭什么呀。”顾佳佳恼怒。

    顾佳佳是讨厌裴宁的,不只是因为裴宁跟段凌之间有个孩子。而是因为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段凌依旧对她念念不忘,就连自己姐姐的忌日都忘了,这点让顾佳佳难以接受。顾佳佳已经习惯了段凌对自己姐姐的好,也做好了姐姐会留在段凌心里辈子的打算,她并没有想跟自己的姐姐去争什么,只是想替姐姐陪在段凌的身边,成为他辈子的伴侣而已,可是谁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段凌的心底真正喜欢的人竟然不是她的姐姐。想到这里,顾佳佳看着裴宁的眼神,越发不善。

    顾佳佳喜欢段凌。这是裴宁从她刚才的话,以及顾佳佳看向她的眼神看出来的。

    “你喜欢段凌就自己去争取,不要什么事情都往别人的头上推。”

    顾佳佳脸色微变,“谁说我喜欢我姐夫,你不要胡说道。”虽然她不觉得喜欢自己的姐夫是件多么丢人的事情,但是其他人未必这么想。

    “喜不喜欢你自己心里有数,今天这话我只说次。我跟段凌之间曾经是有情,但那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我现在爱的人是江晨希,要嫁的人也是江晨希,我跟段凌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让你儿子跟段凌见面?你若是真的不在意他,你就不该让他们父子见面。”越是这样段凌越对裴宁念念不忘,就更加看不到她的好了。

    “他们是父子,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不喜欢段凌是回事儿,但是我也不能剥夺我儿子享受父爱的权利。你喜欢段凌,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这样做,除了体现自己很没有教养之外,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你说谁没有教养?”

    “说的是谁自己心里知道。”跟顾佳佳的愤怒不同,裴宁从头到尾都是平静的。

    “裴宁你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因为你未婚生子生下了这个野种,你以为我姐夫会多看你眼吗?”

    裴宁闻言,眼闪过抹冷意,巴掌狠狠的落在了顾佳佳的脸上,看着顾佳佳不可置信的神情,裴宁淡定的收回手,“这巴掌是替你父母教训你的。既然你不会好好说话,那我就教教你。”

    顾佳佳没想到裴宁会突然动手,愣愣的看着她反应不过来,“你竟然敢打我?”

    敢侮辱她儿子,别说是巴掌。就是再来巴掌裴宁也不会手软,“我这是在教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就该说人话。”裴宁脸的淡定自若。

    “我哪句话说错了?难道那个孩子不是你未婚生育生下来的?但凡有点自尊的女人都不会这么做。你就是个贱女人。”

    “啪。”又是巴掌落在了顾佳佳的脸上,裴宁眼睛微眯,冷冷地看着顾佳佳,注意到不远处走来的人,淡淡开口,“那也比某些人在心里惦记着自己的姐夫好。”

    顾佳佳被打了两巴掌,哪里会甘心,扬手要打回去,只是手刚举起来,就被人握住了,“顾佳佳,你在做什么?”冰冷的男声在顾佳佳的耳边响起,顾佳佳身子抖,看向了来人,“姐,姐夫。”

    昊昊已经跑到了裴宁的身边,裴宁看向段凌,“看好你的人,不要让她在这里乱咬人。下次再敢侮辱我儿子,就不是两巴掌的事情了。”说着带着昊昊就走了,段凌甚至来不及跟裴林说句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离去的背影。

    “姐夫,你凭什么帮她?他打我?”顾佳佳不满。

    段凌冷冷的看着她,“宁是不会随便打人的,你刚才说了昊昊什么?”

    顾佳佳眼底闪过抹心虚,“没,我是什么都没说,姐夫,是裴宁在挑拨离间。”

    “顾佳佳,不要让我问第二次。”段凌沉了脸。

    顾佳佳最怕段凌沉着脸的样子,咬咬牙,说道,“我就是让她不要再缠着你,她个马上要跟其他男人结婚的人了,还整天利用孩子来接近你,把你当做备胎,姐夫我心疼你呀。”

    “宁没有接近我,是我缠着她。顾佳佳,今天是第次,也是最后次,下次若是再让我看见你对她出言不逊,就别怪我这个做姐夫的不念你姐姐的旧情。”

    顾佳佳看着段凌,脸的受伤,“姐夫,今天挨打的人是我,受委屈的人是我,你竟然帮着个外人来教训我!当初我姐姐死的时候让你好好照顾我,可是你呢,这些年来直让我独自人在国内漂泊,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不帮助我也就算了,竟然还因为个外人而教训我!姐夫,你怎么对得起我姐姐的嘱托?”

    “不要跟我提你的姐姐。顾佳佳,你的心思我知道,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顾佳佳会为难裴宁,根本不是因为死去的顾佳敏,这点,段凌很清楚。

    顾佳佳脸色渐渐苍白,“你知道我的心思?”

    段凌虽然没说话,但是却没有否认。

    “姐夫,你竟然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还这样对我?我到底哪点比不上我姐姐,还有那个裴宁?”顾佳佳越发觉得受伤。

    段凌转身要走,顾佳佳不让他走,拦在他的面前,“姐夫,今天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就把话说清楚,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顾佳佳,不要胡闹。我说了,我喜欢的人是裴宁。”段凌皱眉。

    “但是她要结婚了,你们没可能的,姐夫,我这么喜欢你,你跟我在起好不好?我知道你喜欢孩子,以后我可以给你生很多很多孩子。”要不是裴宁偷偷生下了段凌的孩子,他们之间跟本没有机会的。

    “顾佳佳,这话今天听我就当没听见,以后也不要再说了。”

    “段凌,为什么你可以喜欢我姐姐,可以喜欢裴宁,就是不可以喜欢我?我有哪点不好你说,我改。”

    段凌定定的看着她,“你没有不好,只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我对你没感觉。而且你是佳敏的妹妹,在我眼里就是我的妹妹,就这么简单。”

    “去你的妹妹,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想做你的妻子。”顾佳佳泪眼婆娑。

    “佳佳,你以后会遇上个真心爱你的人的,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见她哭了,段凌缓和了语气。

    “我不要,我就是喜欢你,就是想嫁给你,以前我不敢说,是因为我以为你对我姐姐还有感情,但是既然你喜欢的人是裴宁,而她现在也要另嫁,那么我们之间为什么就不能在起?”

    “你定要这么执迷不悟?”

    “我不会放弃。”顾佳佳坚定地说道,她定会嫁给段凌的,哪怕是裴宁也不能阻止。

    ------题外话------

    万字奉上。

    **

    荐好友‘九宫莲’——《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波强势校园小甜,不甜不要钱~

    这是个闷骚腹黑聪明冷静的女孩,默默干倒众围着她同桌乱转的情敌们,最终俘获男神芳心,却拍了拍屁股潇洒走人……最后被扛到床上糟蹋了的故事。

    下面是来自帅裂苍穹的校草大人和他装傻充愣同桌的段内涵对话。

    小可爱,下课操场等你哦。

    为、为什么去操场?

    操场有草,就差个你。

    ……草你?

    1v1双处,鸡飞蛋打,精彩纷呈的校园生活,剧情基本靠互怼,字数基本靠巧合

    喜欢甜甜甜的可以来了,全程甜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