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清澜教子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江晨希没有想到这么快,不过这样来倒也是件好事。

    “恭喜。”他笑着说道。

    陈婉娇闻言,眼底深处快速地闪过抹苦涩,微微笑,“谢谢,我还没跟你们说声恭喜呢,你们的婚期就在下个月底了吧,我上次碰到阿姨的时候听阿姨说过。”

    “是的,下个月的30号,若是不介意的话,届时还请来喝杯喜酒。”江晨希说道,原本他是不打算邀请陈婉娇的,但是既然今天碰到了,而对方似乎也已经放下他了,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么他们也就算的上是朋友,既然是朋友,自己结婚,不邀请对方地似乎也不太好。

    裴宁其实刚才已经看到了陈婉娇眼底那闪而逝的难过,现在又听到了江晨希的话,心暗叹,这个傻子,到底是真的不懂的还是装傻呢。

    只是不等她开口圆场,陈婉娇就答应了,“好,我定来。下次有机会我们起吃个饭,今天我和未婚夫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江晨希点点头,目送着二人离开,回头就看见裴宁脸无语地看着他,“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他摸摸脸,难道自己的脸上有脏东西?

    裴宁摇摇头,这个木头,算了,人家正主都走了,自己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没事儿,不是说要买柜子吗,走吧。”裴宁挽着江晨希,说道。

    陈婉娇走到半,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眼,结果就看到了二人手挽着手,亲密说笑的样子,她的眼眸微垂,遮住了眼底的黯然。

    “婉娇,看什么呢?”钟磊见她走神了,将她拉回来,陈婉娇看着眼前温柔地看着她的男子,回以个温柔的笑意,“没什么,走吧。”

    她主动挽上了钟磊的手,她虽然不喜欢钟磊,但是交往的这段时间以来,钟磊对她直很好,就算是她有心挑错,也挑不出个错处。

    钟磊人长得不错,工作也不错,不仅对她好,对她的父母也好,钟磊的父母也很意她,双方家庭情况也相当,怎么看都是桩美满姻缘,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就是天造地设的对,她有什么理由反对专门婚事呢。

    就算她现在不喜欢钟磊,那么天长日久的相处,总有天她会为钟磊动心的吧。哪怕到了最后她依旧不喜欢钟磊,起码对他也有亲情吧。夫妻之间的爱情经过经年日久,最后不也就剩下亲情了吗?

    陈婉娇是这样想的,她没有因为得不到江晨希的爱而歇斯底里,而是选择了平静接受另段感情,接受了命运对她的安排,或许她命注定就是与江晨希无缘的。

    “婉娇,今天我妈说让你晚上去我家吃饭,你愿意去吗?”钟磊柔声问道。

    “当然要去,那等下我们去买点水果,空着手去我总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马上就是家人了,不用这么客气,水果家里都有,就不用买了,你人去就好,我妈看到你去了,定会很高兴。”

    陈婉娇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很认真地听着钟磊的话,你看,其实这样的生活很好,江晨希不喜欢她,总会有人喜欢她,以后她也会努力喜欢上钟磊,各自安好,如此便好。

    “等等。”陈婉娇站在家礼品店门口,叫住了钟磊,钟磊看向她,“怎么了?”

    “我去看样东西。”陈婉娇走进去,钟磊跟在身后,陈婉娇直接走向了橱窗的对黑天鹅摆件。

    黑天鹅是爱情忠贞的象征,他们严格遵守夫妻制,其个死了,另个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再寻找配偶。

    “婉娇,你喜欢这个?”钟磊顺着陈婉娇的目光看去,自然看到了那对摆件。

    陈婉娇的眼神落在黑天鹅摆件上,轻声开口,“你觉得好看吗?”

    钟磊点点头,“挺好看的,不过我们的新家里不是已经有套摆件了吗?”那套摆件还是陈婉娇亲自挑选的。

    陈婉娇的目光停留在摆件上,似乎并没有听见钟磊的话。

    “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把这个买回去。”他看了眼价格,四个九,并不便宜,但若是陈婉娇真的喜欢,咬咬牙也就买了。

    “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挺精致的,所以就进来看眼,现在过足眼瘾了,我们走吧。”陈婉娇柔声说道,眼神在黑天鹅的身上扫了眼。

    “婉娇,你若是真的喜欢,我们可以买回去的,反正家里地方够大,多个摆件也不算多。”

    陈婉娇摇头,“真的算不上喜欢,走吧。”她拉着钟磊走出了商场。

    刚走到停车场,陈婉娇的手机就响了,她接完电话,脸抱歉地看着钟磊,“钟磊,要不你先回家吧,我朋友刚打电话来,说是单位找我有点事情,我需要过去趟。”

    “那我送你。”钟磊打开副驾驶的门。

    “不用,我公司跟你家是两个方向,你不顺路,我打个车就好,我会尽快赶回去,晚上去你家里吃饭。”

    “真的不用我送?”

    “真的不用,这里打车很方便,你就别折腾了。”

    “那好吧,我看你上车我再走。”钟磊亲自给陈婉娇拦了辆车,目送她的车子走远这才开车回去。

    过了十分钟,陈婉娇再次出现在那家礼品店的门口,她指着那对黑天鹅摆件对店员说道,“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店员还认识她,虽然有些奇怪她刚才怎么不买,但是也聪明地没多问,“好的,小姐,您是付现还是刷卡?”

    “刷卡吧。”

    “好,请您跟我来。”

    陈婉娇去付了钱,店员正在给她包装,“这是我送给别人的新婚礼物,麻烦你包的精致点。”

    “好的,您放心。”

    陈婉娇从商场里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个精致的礼品袋子,她看了眼时间,直接打车回了家。

    **

    沈清澜被老师叫家长了,当她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的电话的时候她还以为是老师打错了。

    “你说安安在学校跟其他小朋友打架?”沈清澜犹豫着问道,她刚才应该没听错吧?

    “傅太太,被打的小朋友的家长已经来学校了,想要讨个说法,你现在能过来趟吗?”安安的班主任小谢老师说道,语气里透着无奈,隐约还能听到身边有吵吵嚷嚷的声音。

    这次沈清澜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安安确实跟别人打架了,并且对方的家长都已经找上门来了,沈清澜眼神微变,“好的小谢老师,我现在就马上过来。”

    “清澜丫头,你这干嘛去啊?”傅老爷子从楼上下来,就看到沈清澜正打算出门

    “爷爷,安安的班主任找我有事儿,我出去趟,马上回来。”

    “安安怎么了?”听是安安的班主任找,傅老爷子以为是安安出事了,立刻就紧张了。

    “爷爷,安安没事,大概是午午睡做噩梦了,在幼儿园里哭闹呢,想让我过去哄哄。”沈清澜随口扯了个理由,没有说安安打架的事情。

    傅老爷子听闻安安没事,顿时就放心了。

    安安班主任小谢老师的办公室里。

    安安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小谢老师挡在安安的面前,而、小谢老师的面前则站着个胖女人。

    “小谢老师,你是我儿子的班主任,我把我儿子交给你,就是对你的信任,结果你看看我儿子现在被打成什么模样了?”

    她把个小胖子推到自己的面前,“你看看这张脸还能看吗?”她神情气愤。

    小家伙的脸上青块紫块的,配上脸上的泪珠,样子好不狼狈。小胖子还在抽抽噎噎的,时不时抹把眼泪。

    小谢老师脸尴尬,这小胖子确实有点惨。而安安的脸上有点小擦伤,衣服被扯破了,其他的地方倒是看不出受伤了,跟小胖比起来,可是要好太多了。

    “这小朋友之间闹点小矛盾是常有的事儿。那个刘太太您……”小谢老师试着开口解释。

    被称作刘太太的胖女人打断小谢老师的话,“小谢老师,小孩打架是可以,但是也不能将人往死里打吧,感情这打的不是你儿子,你不心疼是不是?”

    这话就夸张了,小胖子虽然被打的有点惨,但是安安毕竟才三岁,力气有限,打人再疼又能疼到哪里去。

    “刘太太,安安是个心善的孩子,他们动手,肯定是有原因的。”小谢老师试图解释。

    “你甭跟我说这个,你的意思是他心善,不会打错人,所以我儿子挨打活该是吧,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了,他们家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样偏帮他。”胖女人脸的盛气凌人。

    小谢老师尴尬,她不是那个意思,“刘太太,你先冷静下,我们先把原因弄清楚好不好。”

    今天下午午睡时间过后,小谢老师去给小朋友们准备下午的点心。刚离开没多久,就有人跑来跟她说,他们班里有小朋友打架了,小谢老师连点心都没拿就赶回了班里,然后就看到了安安骑在小胖的身上,对着小胖挥拳头。小胖的身材明明比安安还要壮得多,却被压着打。

    等把两个小朋友拉开,小胖扯着嗓子就开始嚎。怎么哄也哄不住,没办法问出原因,而安安则是脸沉默。

    小谢老师原本想将两位小朋友带到办公室里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结果还没等她问清楚呢,这个小胖的妈妈就赶来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进门对着她就是顿噼里啪啦的数落。还扬言要找安安的家长,小谢老师没办法之下,只好先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什么原因不原因的,就算有原因也不能把我儿子打成这个样子,小小年纪,心肠这么狠,他的家长呢,把他家长给我叫来。”胖女人的脸蛮横地说道。

    “安安的家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刘太太,你稍安勿躁,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问清楚他们两个打架的原因。”

    “那个不重要,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都是我儿子被打了,小谢老师,我希望这件事你能秉公处理,这孩子太没有教养了,我跟你说,这次他们不仅要赔医药费,我还要找他们家长去理论,这都是什么家教,把孩子教成这个样子,小小年纪就动手打人,下手还这么狠,以后长大了能是什么好东西?”胖女人嘴里叨叨叨,越说越过分,就连小谢老师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不过是小朋友之间的点小摩擦,就用这么恶毒的话来形容个刚满三岁的孩子,这未免也……

    安安皱着小眉头,定定的看着胖女人。他虽然年纪小,但是有些话还是听懂了,他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女人。

    胖女人见安安竟然还敢盯着她看,眼睛瞪,“你看什么看,谁让你动手打我儿子的,没教养的东西。”

    安安还就盯着她看了,“他该打!”

    “哟呵,你打人了还挺横,既然你家长不教你,那我就来好好教教你,免得你出去被人说没家教。”胖女人撸起袖子,就想上前抓安安,却被小谢老师给拦住了,小朋友打架是回事儿,要是家长动手打小朋友,那这问题就严重了。

    “小谢老师,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块儿打,今天我定是教训这个没教养的死小孩。”刚才这个小孩竟然还敢盯着她看,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这让胖女人心里很恼火。

    “我儿子的家教如何,还轮不到个外人来说嘴。”清冷的声音响起,纤细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安安看向门口,眼睛亮,从椅子上滑下来,蹬蹬就跑向了来人,把抱住了她的腿,仰头看着她,“妈妈。”

    沈清澜扫了眼儿子,没有看出明显的伤痕,微微放了心,随即看向了嚣张的胖女人。

    胖女人见到来人,打量了眼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嫉妒,随即板着脸,“你就是他的妈妈?”

    沈清澜点头。

    “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呢,你看看你儿子把我儿子给打的。”她把小胖往前推,“你看看啊,你看看这张脸。”

    沈清澜看了小胖眼,眼眸闪,确实打的挺惨的,她淡淡地扫了眼安安,安安低下头,不敢与妈妈的眼神对视。

    “我想知道两位小朋友为什么打架。”沈清澜看向小谢老师。

    “不管是为什么,你儿子打人就是不对,道歉,立马给我道歉。小小年纪,心肠这么狠毒,现在不教那还了得!要是你们做家长的不教,那我来教。”胖女人态度十分嚣张,说着就想要动手。

    她看沈清澜那副柔弱的样子,分明没有什么力气,自然不将她放在眼里,她平日里蛮横惯了,伸手就想推开沈清澜,却没想到沈清澜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我儿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沈清澜眼神微冷,看着女人的眼睛里透着冷光。

    “我说他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没有教养呢。原来根源在这里,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胖女人见没有推开沈清澜。神情恼怒。

    沈清澜却不看她,而是看向了小谢老师,“小谢老师,他们两个小朋友为什么会打架?”

    小谢老师脸尴尬,这件事她从头到尾都没弄明白过“傅太太,这个我也不知道!”

    闻言,沈清澜看向安安,“告诉妈妈,你为什么打架?”语气没有了平时的温柔,透着严肃。

    安安低着头,小手绞着衣服下摆,“妈妈对不起!”他好像给妈妈惹祸了。

    “安安,你先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跟小朋友打架?”

    安安低着头沉默。

    个小脑袋在办公室的门口晃了晃,沈清澜看向门口,就看见个扎着小辫子的姑娘,见她看过来,往后躲了躲。沈清澜已经认出了她,这是她来的时候看到的小姑娘,当时小姑娘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想进不敢进的样子,见她来了,就跑了。

    “静静,进来。”小谢老师已经认出了小姑娘,叫着她的名字,小姑娘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低着头走到小谢老师的面前,“小谢老师。”

    “静静,你怎么来啦?”小谢老师柔声问道。静静飞快地看了眼安安,低着头。

    沈清澜注意到这幕,眼神微闪,蹲下身,温柔的看着她,放缓了嗓音,“你叫静静?”

    静静点点头。

    “你跟安安是同班同学吗。”

    静静再次点点头。

    “那你知道他们两个为什么要打架吗?”

    静静第三次点头。

    “那你愿不愿意告诉阿姨,安安为什么跟这位小朋友打架呀?”沈清澜的声音温柔,加上人又长得漂亮,对小朋友而言十分有亲和力。

    静静看了眼胖女人,飞快的收回视线,小声的开口,“因为小胖欺负我。”

    “小胖怎么欺负你了?”

    “小胖说我今天穿的是草莓的裤裤。我说不是,他不信,让我给他看下,我不愿意,他就来扯我的裙子。妈妈说不能让男孩子扯裙子,我就害怕地哭了,然后安安就跟小胖打起来了。”

    小姑娘说话清楚,逻辑清晰,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胖女人胀红了脸,巴掌拍在自己儿子的后脑勺上,“小小年纪不学好,掀人家小姑娘的裙子,你要作死啊你。”

    小胖没想到自己妈妈会突然动手打他,哇的声就哭了,胖女人眼睛瞪,“你还敢哭,你再哭回家叫你爸收拾你。”小胖声音猛的收,只敢抽抽噎噎的。

    胖女人看向沈清澜,“我儿子欺负女同学是他的不对,我会让他道歉,但是你儿子把我儿子打成这个样子也是事实,你们必须道歉,并赔偿我的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沈清澜看向安安,“安安道歉。”

    安安嘟着嘴,满脸的不愿意,“妈妈,我不道歉,是他的错,他欺负静静。”

    “安安,妈妈告诉过你什么?”

    安安低着头,“对不起。”妈妈说过,不能跟小朋友打架。

    “你说什么?没听见大点声。”女人脸的得意。

    沈清澜眼眸冷,小谢老师见状,连忙开口打圆场,“刘太太,安安已经道歉了,咱们各让步,那个小胖,你也要跟静静道歉,静静是女孩子,你怎么能去掀她的裙子呢?”

    “谁让她不给我看她的裙裤的,我就想知道她穿的是不是草莓裤裤。”小胖抽抽噎噎,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啪”,胖女人抬手就是巴掌拍在小胖子的后脑勺上,“你是小色鬼啊,看什么看,丢老娘的脸,老娘回去再收拾你。”

    小胖子虽然被打了,却不敢哭出声,只能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

    “让你道歉你杵着干啥呢,老娘花钱是让你来学习的,不是来打架的。人家没有家教你也没有吗?”

    女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言语间极尽嘲讽,沈清澜神色不变,眼底的寒意却越来越浓,“够了。”她淡淡开口,“要教训儿子回家去教训。”

    “呸,我愿意在哪里教训我儿子是我的事情,关你屁事儿,自己的儿子都教不明白呢,竟然还有心思来管我,看你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也不知道整天的心思都花在哪里去了,有这份功夫不如多花点时间教教你儿子。”

    沈清澜的脸渐渐沉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胖女人,“早上起床不刷牙就别出来丢人现眼,我的儿子如何还轮不到条疯狗来评价,我儿子打人是他的不对,他已经道歉了,倒是你……”她看向胖女人的眼神透着嘲讽,其意思是什么,只要不蠢就能看出来,胖女人十分生气,只是沈清澜眼底的寒意太浓,她原本想出口的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胖女人冷哼声,看向了小谢老师,“我说你们这里不是军区幼儿园吗,不是号称是这附近最好的幼儿园吗,我花了那么多钱让我儿子来这里是来学习知识的,不是让他来挨打的,你们幼儿园竟然连个小朋友都照顾不好,还有啊,你们好歹也算是有所知名的幼儿园,收人就不能有些素质,什么人都收,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什么无证的垃圾托儿所呢。”

    小谢老师脸色黑,他们家可比你们有资格在这里念书多了。这个胖女人的丈夫只是个地产商,家里有门亲戚是幼儿园的领导,托人走关系,将儿子送到了这里念书。胖女人今天见沈清澜身打扮并不是十分起眼,看不出牌子,就以为是她家样,托关系进来的,自然不将沈清澜放在眼里。

    沈清澜也看向小谢老师,“小谢老师,我也想知道,他们不是军人家属为何能在这里念书。”她的神情很平静,但是这份平静却比胖女人的质问更加有威慑力,小谢老师脸的为难,“傅太太,这件事我也……”她想说她也无能为力,毕竟她只是位普通的幼儿园老师,说白了就是个打工的,这件事她也不能做主啊。

    沈清澜那话是说给胖女人听的,而不是为难小谢老师,所以说完之后,她就看向了胖女人,胖女人脸色微黑,刚想说话,门口又走进来个人,是园长。

    胖女人眼睛亮,刚想向院长告状,就看见院长脸歉意地开口,“傅太太,这么点小事,还劳烦您亲自跑趟,实在是抱歉。”

    园长进来就对着沈清澜点头哈腰,语气十分之客气讨好,胖女人看的目瞪口呆。当初为了能让儿子进来这里读书,她可是低声下气跟园长说了不少的好话,还送了重礼,这才让院长勉强答应了。

    胖女人也不是真的蠢透了,见园长这态度,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沈清澜的身份应该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的关系户,想到这里,她心微凉。

    能在这里念书的若不是关系户,那就是住在军区大院的军人家属,这里面随便你个人都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而且看园长方才的态度,这个女人的身份能明显不是简单的军人家属,等等,院长刚才好像叫她“傅太太”?难道是那个傅家?

    女人想到这里,后背冒出了身的冷汗。

    沈清澜听到园长的话,微微笑,“就是小朋友间闹点矛盾,不是什么大事,园长不必这样客气。”

    园长刚刚在门口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此时见沈清澜并没有追究他们幼儿园的意思,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他转头看向胖女人,“不是我说你,两个小朋友之间有点小矛盾是正常的,不过你这做家长的,是不是也该心胸宽阔点?揪着点小事就咄咄逼人像什么样子!”

    跟刚刚的嚣张跋扈不同,胖女人被园长顿数落,也不敢作声,只是小声开口,“那她儿子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看着心疼。”不然她至于跟个小朋友过不去吗?

    “小朋友打架又能有多少力气?这点伤回去养两天就好了,再说了,安安都已经道歉了,你个大人难道还不如个孩子吗?”园长虎着脸,对着胖女人就是通数落,胖女人也不敢呛声,就默默的听着。

    园长数落完胖女人,转头看向沈清澜,脸上扬起抹讨好的笑,“”傅太太,这位是我的个远方亲戚,丈夫在外地做生意,拖我照顾他们母子,小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我就想着要是在这里读书,我更方面照顾就让她来这里念书了,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没用管好,我让她给您道歉。“

    说着,园长看向胖女人,”赶紧道歉。“

    胖女人脸的尴尬,沈清澜的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情绪,”不必了。道歉是出自内心的真心实意,而不是嘴上的敷衍。这位小朋友的医药费我会出,我儿子打人也已经道歉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想园长大人你也清楚,孰是孰非,心里应该也有数,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今天事情闹成这样,我就先带我儿子回去了。“

    ”傅太太,今天这件事实在是抱歉,是我没有做好本职工作,回头我定好好教育他们,您多多包涵。“

    沈清澜摆摆手,牵着儿子走出了幼儿园。

    回去的路上,安安直低着头,不敢说话,沈清澜也没有做声,快走到军区大院门口的时候,安安停住了脚步,沈清澜顿住,低头看着他,”怎么了?“

    安安仰着头,”妈妈,你是生气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

    ”妈妈,你都不说话,你生我气了是不是?我今天不是故意打架的,就是小胖他欺负人。“

    沈清澜蹲下,与儿子的视线齐平,”安安,妈妈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看见小朋友被欺负了,气不过才动手的,是不是?“

    安安点点头。

    ”但是安安,看见小朋友被欺负了,你可以用另外种方式去解决,比如拦住小朋友,告诉他不能欺负人,或者是直接告诉老师,然后老师来处理,而不是自己上去就跟人动手。别的不说,今天那个小朋友妈妈态度你也看到了,你若是不动手打人,他妈妈就没有理由那么说你,对不对?“

    安安似懂非懂,”可是妈妈,静静她是女孩子,爸爸说了要保护女孩子。“

    ”爸爸说的没错,是该保护女孩子,可是保护女孩子不定要动手打人,就像妈妈刚才说的,你可以去告诉老师,或者跟小胖讲道理,动手打人是不对的。“

    沈清澜不希望养成自己儿子随手打人的霸道性子,只能耐下心来跟他讲道理。有些话安安并不明白,但是大致意思却是听懂了。

    ”妈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跟小朋友打架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妈妈没有生气,妈妈只是在跟你讲道理。“沈清澜缓和了语气,温声说道。

    ”妈妈,你真的没有生气吗?“

    沈清澜摇头,”没有,这是你第次跟人打架,妈妈原谅你,但是绝对不能有下次,要是再有下次,妈妈就真的生气了,明白吗?“

    安安点着小脑袋,妈妈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你今天把小胖打了,明天要跟人家说对不起。”

    “妈妈,我今天已经说过对不起了。”

    “妈妈知道,但是你没有好好跟小胖说对不起,对不对?”

    安安想了想,最终点点头,“好吧,那我明天给小胖吃我最喜欢的奶糖好不好?”

    “好。”沈清澜笑着点点头。

    “那妈妈,今天小胖的妈妈骂我,是不是也该跟我道歉?”安安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对,今天小胖的妈妈骂人是不对的,但是我们是个大度的孩子,原谅她了好不好?”

    安安的小眉头纠结,“好吧。”

    沈清澜摸摸儿子脸上的小擦伤,眼底闪过抹心疼,“疼吗?”

    安安点头,“小胖他推我。我摔地上了。”

    沈清澜想起小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拿起儿子的小手看了看,白白嫩嫩的小手跟小藕节似的,怎么打人就那么虎呢。

    “妈妈,我的手不疼。”安安说道,沈清澜哭笑不得,“以后可不许打架了,不然妈妈就该罚你了。”

    “妈妈知道了。”

    安安的衣服扯破了,脸上还有小擦伤,这事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去的,总要有个解释。

    回到家里,傅老爷子看见小曾孙如此模样,顿时就急了,“安安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在幼儿园里被小朋友欺负了,快告诉曾爷爷。”

    沈清澜闻言,脸的黑线,不是您曾孙子被欺负了,而是他欺负人呢。

    “爷爷没事儿,就是在幼儿园里摔了,小朋友们调皮,磕着碰着正常。”刚刚沈清澜已经跟安安说过了,不能让傅老爷子知道安安打人的事情,老爷子宝贝小曾孙,平日里磕着碰着都心疼,要是知道被人打的,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这怎么摔的?怎么就摔得这么严重啊,看看这小脸摔的。”傅老爷子听更加心疼了,“其他地方有受伤吗?清澜,你快给他看看,这到底严不严重啊?实在不行我们叫医生。”

    沈清澜连忙安抚老爷子,“爷爷,您别激动,真的就是小擦伤,没事儿,小孩子皮实,我已经检查过了,就这么点小擦伤,其他没有伤口。”

    傅老爷子不信,看向安安,“安安,你告诉曾爷爷,你身上还有其他地方疼吗?”

    安安摇头,“曾爷爷不疼,我自己摔的。”

    “真是你自己摔的,不是被人欺负了?”

    “我自己摔的。”安安点着小脑袋,妈妈说了,曾爷爷要是知道他打人,会担心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自己摔成这样?曾爷爷看的心疼死喽。”老爷子搂着安安,顿心肝宝贝地叫。

    沈清澜适时开口,“爷爷,我带安安去换身衣服。”

    傅老爷子点点头,“去吧去吧,最好叫医生看下他脸上的伤口。”

    这白白嫩嫩的脸上有着这么道伤口,实在是让人看得心疼。

    ------题外话------

    若是你们,在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跟个自己爱的人在起之后,是否会选择个你不爱,但是爱你的人在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