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股份转让,计划开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王福再次联系沈君泽是在三天后,当时沈君泽正在沈家和沈清澜聊着自己的计划,“姐,王福联系我了。”沈君泽说道。

    “先听听他怎么说。”

    沈君泽接起电话,电话那端的王福是约沈君泽吃饭的,说是还有其他几位股东,沈君泽感激地说道,“王叔叔,谢谢你为我苦心安排的切。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王福笑眯眯,“现在说这些还太早,等跟这些股东吃完饭之后我们再聊,关于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件事儿,我也考虑清楚了,等哪天你有空的时候,我俩见个面单独聊聊。”要让卢氏地产的财务出现漏洞,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他自然要跟沈君泽好好商议的。

    “这个看王叔叔的时间,我这里随时有空。”沈君泽谦逊地说道。

    “那好,等我这边安排好了,我给你打电话。”王福说道。

    沈君泽挂了电话,看向沈清澜,将王福在电话里跟他说的全都五十的告诉了沈清澜。

    闻言,沈清澜挑眉,“看来王福对卢进才的不满不是点,而那些人既然答应来了,那就说明多少是知道王福的这么做的目的的,应该也是有意要帮你,你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争取举将他们拿下。有了他们的支持,你拿回公司就更有把握。”

    这些股东手里握着的股票加起来不少,加上沈君泽手里握着的,已经足够将吴进才赶出公司。但前提是这些股东愿意支持沈君泽。

    “姐,我就担心他们会狮子大开口。”沈君泽担忧地说道。

    王福那里不用担心,但其他股东就不好说了,沈君泽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本去跟卢进才斗,他也拿不出更多的条件去跟这些贪婪的股东谈,若是他们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他还真的是没有办法。

    沈清澜神情淡淡,脸笃定,“他们不会狮子大开口。”起码现在不会。这帮人竟然愿意在这个时候出来吃饭,那肯定是对卢进才心生不满,也想知道沈君泽能他们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是否值得他们联合将卢进才拉下马。

    都说商人无情,这话不定准确,但是对于卢氏地产这几位墙头草却是最真实的写照。只要沈君泽给他们的待遇比卢进才好,这帮人就会立马倒戈。

    沈君泽闻言心大定,“姐,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我去的时候还应该注意些什么?”

    “适当的条件可以答应,但是该有的态度要坚持,该守的底线要守,不该退的绝对不要退。若是可以的话,最好是将他们手的股份买过来,握在自己手的才是最有保障的。”

    沈君泽闻言,默默的想了会儿,想明白了,点点头,“姐,我知道了。”其实,只要这些股份到了他的手,那么就不怕这些人临阵倒戈了。

    王福约的是明天晚上的饭局,所以第二天,沈君泽早早的从公司离开,约定的餐厅依旧上次的那家,甚至连包厢都是样的。

    第个到的是王福。

    “王叔叔。”沈君泽迎了上去。

    “君泽,让你久等了。”

    “王叔叔,今天是我早到了。”沈君泽微微笑。

    “你上次说的那件事王叔叔已经考虑清楚了,本来应该早点告诉你,但是王叔叔年纪大了,做事情就有些瞻前顾后,你可不要觉得是王叔叔不愿意帮你啊。”

    “王叔叔,你这是说哪里的话。这件事本来就是您在帮我,您考虑清楚是应该的,而且我相信王叔叔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哈哈,就你小子会说话。”王福笑着说了句,他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压低了嗓音,“我已经跟其他几位股东暗示过,他们都有意要拉卢进才下马,对你的计划很感兴趣,所以今天你能说服他们的把握很大,但前提是你的条件要能让他们满意,这间的度该怎么把握,就看你自己的了。王叔叔虽然能帮你,但是却也不能偏得太过分。”

    沈君泽了然地点头,这跟沈清澜跟他说的样,“王叔叔,我懂的,不过有王叔叔站在我这边,我相信他们会卖您这个面子。”

    王福哈哈笑,眼底却闪过犹豫,“君泽,今天要是可以的话,你最好将他们手里的股份买下来,增加你自己的筹码。”

    沈君泽有些意外,没想到王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个王福是真心想帮他,想到这里,沈君泽对待王福的态度又真诚了几分,人家真心帮他,他会记住这份恩情。

    过了没多久股东们就陆续到来。这次来的共有五位股东,包括王福在内。

    公司有大小股东20多位,但股份比较大的也不过十个手指之数。除了卢进才手里握着公司35%的股份,有25%在沈君泽的手里,剩下的45%,光是这几位手里就握有25%。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好。”沈君泽主动打招呼。

    在这里看见沈君泽,其他几人并不意外,毕竟今天这个饭局是什么目的,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是心照不宣而已。

    位瘦高的年男人率先开口,脸色严肃,“君泽啊,我性子直,丑话先说在前面,今天我们是看在王董的面子上才过来的,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要就事论事了,到时候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你可别该叔叔们不给你面子。”

    沈君泽听了这话点也不生气,而是笑着点点头,“这是自然,咱们就事论事,各位叔叔伯伯,请坐。”

    刚才说话的这位董事是梁田,也是所有股东握有股份最多的位。

    梁田见沈君泽态度良好,心满意,在位置上坐了下来,其他董事见状,纷纷入座。

    沈君泽站起来,手里拿着杯酒,笑着说道,“各位叔叔伯伯,我在这里先敬你们杯酒,谢谢你们今天能来这里跟我吃这顿饭,我先干为敬。”

    众人今天是来议事的,不是来挑事儿的,自然不会摆什么架子,纷纷端起了酒杯,干了这第杯酒。

    开头良好,沈君泽心大定,看了眼王福。后者主动说道,“各位老哥,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哎老王,急什么,既然今天是来吃饭的,我们是不是先把饭给吃了?”说话的是位头上留着地海的男人,这人是继梁田之后的另大股东,名叫周建业。

    此话出,另外两三位股东纷纷附和,“是啊,既然是来吃饭的,那我们就好好吃饭,不谈公事。”梁田皱眉,神情似有不悦。

    沈君泽注意到这微小的细节,心顿时了然。

    在这些股东到来之前,王福曾跟他说过,卢进才现在最看不顺眼的人就是梁田,毕竟梁田手里握着15%的股份,是所有股东里最高的。而卢进才直想要他手里的这份股份,只是梁田不肯卖而已。

    王福最近还得到了个消息,梁田有个宝贝儿子,最近去A市赌博,欠了屁股债,梁田把他手里能动的资金都动用了,还是没有堵上这个窟窿。正天天被高利贷追着上门讨债呢。

    若是这个消息属实,那么梁田就是所有人当最着急用钱的。王福猜测若是这次沈君泽不找上门,恐怕梁田也撑不了多久,就会把手里的股份卖给卢进才。

    这次能促成这场饭局,也是因为梁田的态度十分积极,其他董事应该也是看了他的态度才同意的,现在到了饭桌上,群人不先谈正事而是吃饭,也难怪会不悦了。

    不过梁田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表面功夫到还不至于不会做。

    酒桌上推杯换盏,吃饭的过程,沈君泽也确实对卢氏地产的事情只字不提。

    倒是王福说了不少曾经跟沈让起创业的事情,说的各位股东脸上都露出了怀念的神情。

    “沈总英年早逝啊,他若是还在,咱们公司必定能更上层楼。”周建业感慨道,他对沈让是真心佩服的。

    此话得到了其他几位股东的赞同,“是啊,沈总……可惜了。”

    提到自己的父亲,沈君泽的眼里也闪过抹悲伤,当初他若是董事些,那么他的父亲是否也能走的安心些?

    “各位叔叔伯伯都是跟我爸起创办公司的元老,你们当年的事迹我可没少听我爸讲。我爸生前最爱说的句话,就是他今生幸运地遇见了你们这帮陪他走过风风雨雨的兄弟。”沈君泽动容地说道,只是这话半真半假,后半句是他编的。

    “你爸是个好样的,”周建业说道,“当年若不是他,也没有我们的现在,遇见你爸,也是我们的幸运。”

    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公司刚成立的时候进去的,他们是看着沈让白手起的人,对沈让的能力就没有不服气的,而沈让在的时候,也是公司发展最稳定的时候,人心齐,向着个方向努力,公司必然蒸蒸日上。

    说道沈让,周建业看着沈君泽的眼神就很复杂,“当年你爸去世,我们也不是不想帮你,只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摆摆手,“罢了罢了,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

    沈君泽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倒是点也不避讳,神情惭愧,“当年是我自己烂泥扶不上墙,怪不得各位叔叔伯伯,今天你们能来到这里,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了。”

    周建业闻言,也不禁叹了口气,“君泽,你既然说到这件事了,那叔叔今天也跟你说句交心话,当年那件事你也确实怪不得叔叔伯伯们,这公司是我们跟你爸点点打下来,他就像是我们的孩子样。我们自然是希望能把它交到个靠谱的人手里,将它发扬光大,可是你当年那个样子,我们怎么能放心把公司交给你呢?所以这件事啊,你也别记恨我们。”

    “周叔叔,您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若是记恨你们,今天我就不会请你们到这儿来。”沈君泽的脸上直挂着谦逊的笑意,对于他们再提起他当年的样子的事情是点也不介意。

    “老周啊,你说你没事说这些干什么?君泽当年是不懂事儿,但是现在君泽的能力是我们有目共睹的,真正的青年才俊。你说我们当初像他这样大的时候,能有他现在这样的成就?博凯地产可是京城地产界的匹黑马。”王福不想大家直提沈君泽的过去,转移了话题。

    “哈哈,说的也是,君泽现在的成就我们是自愧不如啊。”周建业是个聪明人,听就明白了王福的意思,顺势转移了话题。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就别夸我了,我跟你们比那可是差多了,博凯地产并不是我手创立的公司,而是由我堂哥沈君煜创立,后来交给我的,博凯能走到今天,也是我堂哥在背后帮忙。光靠我自己个人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沈君泽点也不觉得承认自己是靠着沈君煜起来的是件丢脸的事情,他要让这些股东明白,他的背后是有君澜集团在支撑的,他并不是孤军奋斗。

    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沈君泽话的意思。君澜集团在京城,那可是龙头企业,地位不可撼动。若是博凯地产的背后是君澜集团在扶持的话,那么博凯的前途可比他们原先预想的要好得多。而他们对沈君泽此人也要重新估价了。

    王福是多精的个人啊,见各位股东若有所思,看向沈君泽的眼带着欣赏,是个聪明人,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几位股东早就知道沈君泽是沈家的人,但当初沈君泽跟沈家的关系很僵,虽然后来沈君泽被赶出公司之后就到了君澜集团上班,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儿,毕竟沈君泽的能力他们是知道的,只以为他是去君澜集团混日子,图个温饱,谁曾想现在竟然有了自己创办公司的能力。

    尽管沈君泽自己都说了是沈君煜在背后支持着他,但谁不知道,沈君煜就是只老狐狸,他看的人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想到这里,各位股东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确实是看走眼了。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儿了,那么我也就直说了,各位叔叔伯伯,我今天请你们来,其实就件事儿,我想请你们帮我拿回我爸的公司。”

    众人早已明白沈君泽的目的,所以听见这话点也不意外。

    梁田率先开口,“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老王也跟我们说了。按照我们跟你爸之间的关系,帮你也是应该,不过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顾,不能毫无顾忌地帮你……”

    沈君泽闻弦声而知雅意,“各位叔叔伯伯请放心,你们帮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卢进才虽然是我舅舅,但是沈让才是我的父亲。你们若是帮我,那么以前你们在我爸那里是什么样的待遇,到了我这里,样是什么待遇。”

    王福哈哈大笑,拍拍沈君泽的及肩膀,欣慰地说道,“不愧是沈让的儿子,有气魄,各位老兄,不是我偏帮君泽,现在我们这些人在公司里什么处境我们自己清楚,外人看着我们是风光无限,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卢进才此人什么样的人,以前我们眼瞎没有看清楚,这次总能清楚了吧,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众人若有所思,周建业的目光在各位股东的身上转了圈,缓声开口,“君泽,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么叔叔也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当初卢进才来找我们的时候,也是漂亮话说了堆,但是最后他是怎么做的你也看见了,你想让我们帮你,可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其他三位股东纷纷点头,沈君泽早已料到这样的结果,“那不知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几位叔叔伯伯们答应帮我呢?”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语气温和,副虚心讨教的模样。

    条件随他们开,这个度却很难把握。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在不损害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又让沈君泽觉得他们是真心想帮他,而不是狮子大开口。

    如此来,反倒是让各位股东们为难了。

    见各位股东都保持了沉默,沈君泽继续开口说道,“各位叔叔伯伯,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会认真考虑。”

    开口的依旧是周建业,“君泽。你这话说的倒是让我们几位老家伙不好意思了。”

    “各位叔叔伯伯,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咱们在商言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当初卢进才找我们的时候,许给了我们公司的重要职位,但是结果你也看到了,我们即便坐在那个位置上,权力也被架空了,不过是有名无实,加上我们几个年纪也大了,没有年轻时候的精力了,所以,我们也就不厚着脸皮跟你要公司的职位,我们要你博凯集团的股份。

    在周建业看来,博凯地产是个很有发展前景的公司,有了君澜集团在背后的支持,那么以后博凯地产的发展必定是要超过卢氏地产的。既然如此,为何不早早的就拿到博凯地产的股份?这样子即便以后沈君泽跟卢进才样过河拆桥,他们手里起码还有股份作为保障。

    沈君泽倒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打起了博凯地产的主意,不过这个条件也不是不能接受,沉思了片刻,沈君泽缓声开口,”各位叔叔伯伯,博凯地产现在只是个正在发展的小公司,承蒙各位叔叔伯伯看得起,那是我的荣幸。不过我若是拿回了卢氏地产,那么博凯跟卢氏肯定是要合并的。博凯是小公司,所以最终还是会并入卢氏的名下,那么我再答应各位叔叔伯伯博凯的股权就没有了任何意义,不如这样,你们手里公司的股份依旧拿着,我可以答应你们,除非你们自己愿意卖给我,不然我绝对不会收回,并且我还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加个百分点的股份给你们,你们看如何?“

    个百分点的股份看似不多,但是卢氏地产怎么说也是家上市公司。1%的股份,年的分红也不少。而且若是卢氏地产与博凯地产合并,以后的卢氏地产也将会得到君澜集团的支持,发展前景不可限量,这1%的股份要比现在值钱得多,想到这里各位股东心里开始动摇了,这个条件让他们十分心动。

    见状,王福开口,”各位老哥还在犹豫什么,君泽的条件已经是非常厚道了,我倒是觉得可行。就像刚才周老哥说的,咱们几个都老了,在公司里占着职位也不过是讨人嫌,还不如把位置让给那些年轻人,让他们去努力奋斗,使公司发展蒸蒸日上,我们几个老家伙辛苦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不如就趁着这次机会在家里颐养天年,若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我们再给他们指点指点,如此也算是对得起沈让曾经的嘱托。“

    梁田自始至终都没怎么开口,现在听了王福的话,缓声开口说道,”老王的话我赞同,这个条件我答应了,下个月15号就是股东大会,我会在会上支持你。“

    沈君泽的手里原本就握有卢氏地产的股份,股东大会他也是有资格参加的,在股东在会上有了他们几个老家伙的支持,沈君泽上位的可能性很大,只是现在的最大的问题是沈君泽手里没有足够多的股份与卢进才抗衡。

    ”不过这里还有个问题,就是君泽你手里的股份不够。卢进才手里握有公司35%的股份,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担任公司的董事长理所当然,而你若是想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那么你就必须要握有比他更多的股份。为了表达我们合作的诚意,我可以先把我公司手里的5%的股份转让给你,只是等你上位之后,这公司的股份……“

    ”梁叔叔,请放心,这些股份就当是我借的。我若是拿回了公司,这些股份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包括答应你们的1%。“

    ”有了你这话,那我就放心了。“梁田满意的说道。王福自然是支持沈君泽的,所以二话不说,也同意了两天的建议,”既然梁老哥表态了,那我也来表个态,我可以将我手里的7%的股份先给君泽。“

    有了这10%的股份,那么沈君泽的手里的股份比例就变成了32%,其他三位股东面面相觑。

    既然老王跟老梁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不能光看着,他们两个出1%,我出2%,等到了股东大会,我们也会致支持你上位。”周建业率先开口说到,其他两位股东纷纷点头。

    如此来,沈君泽手里的股份就达到了36%,刚好比卢进才多点点。

    沈君泽闻言,动容地说说道,“各位叔叔伯伯,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感激的话我就不说了,说的再多不如做得多,以后你们就看我的行动。”

    众人,饭也吃了,事情也谈了,自然不会在这里多留,于是个个纷纷告辞,王福与沈君泽没走,他们在等个人,果然过了不久,梁田就折回来了。

    “梁老哥,刚才多谢你。”王福抱拳,笑着说道。

    梁田摆摆手,“我也有自己的目的,也不单纯是为了你们。”

    这出戏是王福跟梁田手策划的。

    梁田在饭局开始前的半小时曾与沈君泽进行了深谈,与沈君泽谈妥的条件,会把手里的股份以高于市场成的价格卖给沈君泽,并且会配合沈君泽劝服其他的几位股东。而他的条件是,他现在把公司的股份卖给沈君泽,等沈君泽掌权之后,要分给他公司3%的股份。

    这个条件虽然是苛刻了些,但沈君泽还是答应了,毕竟梁田手里握有的股份数量很可观,若是有了他手的股份,那么他持有的股份就跟卢进才的样,加上其他股东所借的那些,已经足够打败卢进才。

    “梁叔叔,股份转让协议我今天还没带来,明天我去您家里找你,咱们把合同签下,您看如何?”

    梁田点点头,“就这么办吧,不过这个钱……”

    “您放心,合同签,钱立马到位。”

    闻言,梁田十分满意。

    15%的股份,以高于市场的价格买入,这可不是笔小数目,沈君泽自然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跟沈君煜谈过,沈君煜愿意先把钱借给他。这也是沈君泽敢答应的原因之。

    事情已经谈妥,梁田也就不多留了,很快就离开了这里,等他走后,王福与沈君泽对视眼,沈君泽笑着开口,“王叔叔,这次多亏你了。”

    王福摆摆手,“也是你自己聪明。”

    今天沈君泽拿着沈让与君澜集团说事儿,将恩情与利益摆在各位股东的面前,使他们看清楚沈君泽此人的价值,这就是他最聪明的地方。

    若是光谈恩情,恐怕这些人还不会轻易答应,毕竟恩情值几个钱,沈让都已经死了,再大的恩情也比不上自身的利益,不然当初他们也不会都答应帮卢进才抢夺公司了;若是光谈利益,那么这些人必定是要狮子大开口,十有九是要谈崩的。

    所以沈君泽今天的做法是极聪明的。

    “还是王叔叔指点的好,若是没有您的指点,我哪里能想到这么好的主意?”沈君泽谦逊地说道。

    奉承的话谁都爱听,听了这话,王福果然是满脸的笑容,摆摆手,“行了行了,高帽子就别给我带了,我自己几斤几两我清楚,事情既然解决了,那我们就来说另件事儿。”

    沈君泽严肃了表情,这也是今天他跟王福会面的重点。

    想要拉卢进才下马,光是股份还不够,还必须要有其他的事情来推把,而最好的莫过于公司利益受损。

    “这几天我找机会看过公司的账目。这几个月来,公司的利润直在下降,股东们对卢进才已经生出了丝不满,这也是你最好的机会,接下去的时间,我会在公司的账目上动些手脚。使账目的亏损更严重些。”

    “那我需要怎么配合王叔叔您呢?”

    “继续跟卢氏地产抢夺生意,使它的利润再次下滑,只有这样,在下次的股东大会上,你才能获得绝对的支持。”

    虽然说沈君泽的股份已经足够了,但是想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不仅是股份要足够,还要有能力,若是沈君泽能打败卢氏地产,那么就说明他的能力比卢进才更强,更适合当公司的领导者,那些利益至上的股东们自然就会支持沈君泽。

    “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不过其他的事情还需要王叔叔您多多费心。”

    “这些都不是问题。”王福笑着说道,“不过梁田此人重利,这次他答应他答应帮你,是因为他家里出了点事儿,需要用钱,逼不得已。以后你若是掌权了,对他还是要多多防备。”

    而且梁田这次会答应帮沈君泽的还有另外个原因,那就是梁田的儿子之所以会输了那么多钱,就是卢进才设计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梁田手里的卢氏的股份,梁田知道真相,能饶了卢进才才怪。

    沈君泽从梁田提出要与以高于市场成的价格购买他手里的股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不会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只是王福能提醒他这点也说明了王福现在是真心想帮他的。

    “谢谢王叔叔的提醒,这件事我会注意。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我,已经是难得,该记的情我还是会记住的,即便是不能许以重任,但是该有的体面我都会给他。”

    闻言,王福满意地点头,刚才是他对沈君泽的提醒,也是对他考验,若是沈君泽因此而说将梁田赶出公司,那么他心势必会失望,沈君泽没有这么做,也是他重情的表现,这让王福更加放心之后的合作。

    告别了王福,沈君泽又去找了沈清澜,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五十的跟她叙述了遍,包括各个股东的以及自己的应对。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你今天做的很好,以后你就按照这个方式去做就行了。若是有什么不懂的,你就直接跟我哥商量。至于当初的那份股份代理协议,我已经跟肖律师约好了时间,近期他会过来,我会把股份全部转让到你的名下。包括我手里握有的那5%。”

    当初沈让为了让沈清澜帮助沈君泽曾给了沈清澜公司5%的股份,作为沈清澜的新婚贺礼,只是这股份沈清澜直没有接受而已。

    沈君泽神色动,“姐,这股份是我爸给你的。”

    “你现在拿到的那些股份,是那些股东借给你的,事后你还要还,而我手的这些股份我拿着也没用。既然是叔叔留给我的,那我怎么处理,叔叔肯定也不会有意见,就按照我说的做吧。”她的手里有好几家公司的股份,并不缺那点。

    肖律师动作很快,第二天就到了京城,这次不仅沈清澜手的那5%的股份给了沈君泽,就连沈君煜手里的也并给了他。

    “姐,大哥,谢谢你们。”沈君泽激动的说道。这些股份沈清澜与沈君煜没有要他分钱。虽然说他们两个并不差自己的这点钱,可是这其的意义却是不样的。

    “这些原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现在也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儿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沈清澜淡淡开口,对于给出去的价值千万的股份是点都没有不舍,本来就是当初沈让强行给她的东西。

    “姐,大哥,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沈君煜与沈清澜已经帮了他很多,若是这样他还不能拿回自己父亲的公司,那么他也可以以死谢罪了。

    沈君煜神情淡淡,“也是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在君澜的这几年都学到了什么,现在就拿出来给我看看。”

    沈君泽郑重点头。

    **

    裴宁与江晨希的婚期渐近,需要准备的事情却还很多,这天裴宁与江晨希起去家具市场买家具,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陈婉娇。她跟个男人在起,看两人的样子,应该是男女朋友。

    陈婉娇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与是江晨希见面。放在男朋友臂弯里的手下意识的抽了出来。看着江晨希的眼神有些不自在。

    倒是江晨希看到陈婉娇温润笑,“婉娇,好巧。这是你的男朋友?”

    陈婉娇不自在地笑笑,“这是我的未婚夫钟磊。”

    江晨希对钟磊善意地笑笑,“婚期已经定了?”

    陈婉娇点头,“明年的3月份。”

    江晨希没有想到这么快,不过这样来倒也是件好事。

    ------题外话------

    咳咳,之前爆更是阿离连续六天不眠不休赶出来了,很是伤身,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阿离会休养段时间,除了正常的更新之外,不会再加更,也请小仙女们体谅二,不要催更哦。更新时间依旧是每天上午点,天章,章不会少于九千字。

    ps:这几天直有人问我有没有读者群,在这里我公布下验证群号:656204326,想要看福利的,进群后找管理递交全订阅截图(即购买了整本书的VIP章节的截图),若是不懂怎么操作的,进群之后看群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