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策反(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不过我不确定君泽是不是愿意出来。”卢雅琴犹豫道,沈君泽现在连她这个妈妈都不愿意见。

    “你现在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要是他愿意接你电话就肯定愿意见你。”卢进才给她出主意。

    卢雅琴觉得卢进才说得很有道理,拿出手机给沈君泽打了电话,沈君泽直接就给挂断了。

    卢雅琴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深深的叹口气,“大哥,你说的那件事儿算了吧。”沈君泽现在根本就不愿意理她。

    卢进才倒是没想到沈君泽现在做事竟然这么绝,连自己母亲的电话都不接。却还是有些不甘心,“你再给他打个。”

    卢雅琴又连续打了三四个,都被沈君泽挂断了,再打直接就是关机了,“大哥,你说的那件事,我恐怕帮不了你。”她苦笑。

    “这样,你明天去他公司找他,炖点汤带过去,就说是给他送汤的。”卢进才在出主意,卢雅琴犹豫。

    “雅琴,你总不能辈子都不跟君泽来往吧,他毕竟是你唯的儿子。”

    “可是……”卢雅琴犹豫,要是去了公司被沈君泽赶出来,那她就丢人了。

    卢进才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劝道,“是面子重要,还是儿子重要?你现在重要的是要挽回君泽的心,你想想,君泽为什么会跟你生分到这个地步?”

    “估计是沈家人跟他说了什么吧?”卢雅琴说道,她儿子以前是最听她的话的,现在会这样就是沈家挑拨的。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更加要修复跟君泽的关系。现在君泽本就跟沈家亲近,要是沈家人在他面前说了你什么,他肯定会记到心里的,疏远你,你现在犹犹豫豫的,不跟他亲近,这关系怎么挽回?”

    卢雅琴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她就怕适得其反,“大哥,你再让我想想。”

    卢进才沉了脸,“我是为你好我才这么劝你,你要不是我妹妹,你跟君泽闹成什么样我会管你吗?反正这件事你自己考虑清楚吧,我是无所谓,君泽恨我也就恨我了,毕竟我自己也有儿子,有人给我养老送终,但你就不样了,雅琴。”

    卢雅琴白了脸,愣愣的看着卢进才。

    卢进才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叹口气,缓和了语气说道,“雅琴,你是我唯的妹妹,我们俩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亲人,你说我能害你吗?我也是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跟君泽的关系越走越远。毕竟你们是母子,又不是有深仇大恨的仇人。”

    卢雅琴被卢进才说动了,“好吧,那我明天去君泽公司找他。”

    “这就对啦。”卢进才满意了,“明天记得给他带点鸡汤去,年轻人工作这么拼身体吃不消的。”

    卢雅琴点点头,心里思考着明天该怎么跟沈君泽说。

    晚上,范杨宏也劝了卢雅琴番,跟卢进才个意思,“雅琴,我没有孩子,我们在起的,以后君泽也就是我的孩子,等我们老了,总要有人养老送终的,就算不是为了这个,平日里就我们两个在家里,也怪冷清的,你跟君泽缓和关系,他常常回来看看我们,这个家才像是个完整的家。”

    “我也知道君泽很介意我和你在起,觉得我是卢进才的人,但是我并不会跟卢进才说什么,说到底,卢进才是我的老板,君泽才是我的亲人,你放心,要是君泽来家里了,我也会跟他好好说,让他接受我。”

    如此来,卢雅琴就更加没有顾虑了。

    **

    博凯地产。

    “沈总,外面有位自称是您母亲的女士想要见您。”秘书走进沈君泽的办公室,说道。

    沈君泽从件抬头,皱眉,“我母亲?”

    秘书点点头,“她说她叫卢雅琴。”

    沈君泽眼底神色莫测,想起了昨天晚上卢雅琴打的那几个电话。

    “你让她进来吧。”沈君泽,淡淡开口。

    卢雅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君泽正埋头在件上写着什么,她抿抿唇,轻声开口,“君泽。”

    沈君泽从件抬起头,“妈,坐吧。”

    卢雅琴没有坐,而是走过去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在桌子上,“君泽,这是妈今天早起来给你炖的鸡汤,你尝尝。”

    “先放着吧,我有空会喝。”

    “哎,好。”卢雅琴应了声,见沈君泽愿意喝,脸上出现了点笑容,“君泽,这几个月工作是不是很忙?”

    “您有事就说吧。”

    “妈没事,就是担心你忙于工作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所以过来看看你。”

    “妈,没事儿的话啊,你就先回家吧,我今天还挺忙的。”沈君泽淡淡地说道。

    卢雅琴刚刚有了点笑容的脸瞬间僵,有些无措地说道,“君泽,妈…。不是…。我找你没有其他的…。”她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妈,我等下还有个会议。”

    “君泽,你就这么讨厌妈妈吗?”卢雅琴白了脸。

    “我没有讨厌你,我是真的还有事儿。”他对他母亲现在剩下的只有平静。

    “君泽,你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去看过妈妈了,今天你陪妈妈吃顿饭行吗?”

    沈君泽放下笔,“是不是卢进才去找你了。”按照卢雅琴的性子,以前他这样说,她肯定就回去了,但今天却不愿意走,这就有点奇怪了。

    卢雅琴的眼神闪了闪,“没,没有。我跟他好几个月不见了。”

    这话沈君泽自然是不信的,“妈,你如果今天来是想做说客的,那你接下来的话就不必说了,我跟卢进才之间没有缓和的可能。还有,我时间真的来不及了,你要是想留在这里,你就在这坐着吧,我先走了。”沈君泽站起身,就想离开办公室。

    卢雅琴拉住他,“君泽,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原谅妈妈吗?”

    沈君泽看着她的眼神幽深,“我从来没有恨过你,谈什么原谅。”他们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可是你直不肯回家,难道不是在怪我吗?”

    “我以为上次我已经把话跟您说清楚了。生活费我会按时打给您,多余的,你就不要说了。”沈君泽拂开卢雅琴的手,走了出去。

    卢雅琴站在原地,脸的悲伤。过了很久,才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我妈走了吗?”沈君泽坐在会议室里低着头,眸色很黑。

    秘书点点头,“已经走了,我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回来的。”

    “行,你去工作吧。”

    “好的,沈总。”

    沈君泽的心情有些烦躁。他其实不想对卢雅琴这么绝情,可是他母亲的性子太容易被别人左右了,尤其是卢进才的话,对于他母亲来说简直就是圣旨。旦他跟他母亲的关系有所缓和,他母亲肯定又会为卢进才说话,到时候他们母子的关系只会更加恶劣,倒不如从开始就杜绝了这种可能。像现在这样保持定的距离反而是最好的。

    沈君泽很肯定,卢进才肯定去找过他母亲,不然今天卢雅琴不会来找他。

    最近这几个月,他在沈君煜的帮助下将博凯地产规模扩大了不少,还抢了卢进才不少的生意,卢进才肯定是急了,所以才会找到他母亲那里。

    想到这里,沈君泽的唇角勾起抹冰冷的弧度,卢进才,这才刚开始而已,你可定要挺住了,不然我为你准备的好戏可唱不下去。

    “帮我跟卢氏地产的王总,打个电话,就说我想请他吃饭。”沈君泽离开公司前对秘书说道。

    “沈总约在什么时间呢?”

    “越快越好,约好时间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

    秘书的办事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就给沈君泽打了电话,说是跟对方约了晚上七点。

    “包厢订好了吗?”

    “已经订好了,沈总。”

    “好。再帮我准备两瓶好酒,包装精致点,放在我车上。”

    “好的,沈总。”

    **

    晚上七点,餐厅包厢。

    沈君泽到了包厢之后,里面并没有人,对方还没有到,他也不急,坐在那里等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过了半个小时,王福才姗姗来迟。

    “王叔叔,您可算是来了。”沈君泽见到进来的人笑着迎上去。

    王福腆着肚子,笑眯眯,“路上堵车来迟了,等了很久了吧。”

    “不久,京城的交通向不好,堵车很正常,再说我是晚辈,多等会儿要是应该,您快坐。”沈君泽拉开椅子,请王福坐下。

    沈君泽的态度十分谦逊,让王福很受用,脸上的笑意真诚了些。

    “王叔叔,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吧?”沈君泽为王福倒酒,“这是我特意为您准备的,知道您好这口。”

    “是啊,咱们可有两年没见喽。”王福端起酒杯喝了口,眯起眼睛,“好酒啊。”

    “王叔叔您喜欢就好,我这边还有两瓶,等下您回去的时候带回去,没事儿喝两口。”

    “哈哈,那王叔叔可就不客气了。”

    “跟我您还客气什么,您可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沈君泽笑着说道,“我还记得小时候跟我爸去公司,他没时间陪我,都是您带着我,给我买玩具,买吃的。”

    番话,瞬间拉进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王福哈哈笑,“当年你小子可顽皮咯。现在你是真的长大了,虽然这两年直没有见过你,但是关于你的消息,王叔叔可听的不少。你现在可是出息了?听说最近自己办起了公司?”

    沈君泽微微笑,“那都是小打小闹,比不得王叔叔,想当年王叔叔跟我爸起创办公司的时候,那可是公司的流砥柱,我可常听我爸提起你,说要是没有你呀,公司发展没有那么快。”

    提起沈让,王福的眼闪过抹怀念,“是啊,那段日子也是我最幸福的日子,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可我们都觉得很开心,尤其是看着公司慢慢发展壮大,那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年我跟你爸起创业的时候,我跟你现在差不多大,转眼三十年过去了,我也老了。而你爸也走了这么多年了。公司……物是人非啊。”

    王福的语气里有些伤感,沈君泽给王福又添了杯酒,“王叔叔,过去的事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人活着就该往前看。”

    “还是你小子想的开,罢了罢了,不提了,你今儿怎么想起请叔叔我吃饭了?”

    “瞧王叔叔说的,您是我的长辈,我请你吃个饭还不是应该的,非要有事才能请你吃饭?”

    “哈哈,行行行,咱们先吃饭,有些事情等吃完饭再说。”

    两人边吃饭,边闲聊。

    “你小子几年不见,当刮目相看。尤其是你那个公司,最近势头可是够猛,不错不错,很有你爸当年的风范,虎父无犬子,没有丢你爸爸的脸。”三杯酒下肚,王福的话多了起来。

    “王叔叔,我跟我爸可比不得。我现在的成就跟我爸比起来,那也是远远不如的。”沈君泽亲自给王福夹菜。

    “你这就谦虚了,你那公司我留意了好久,那势头可比我们当年猛多了,你爸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没你现在的成绩。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爸要是还在,看到你现在这样,肯定要以你为荣。”

    “王叔叔,您今天是专门过来夸我的吗?”沈君泽哈哈大笑,俩人推杯换盏之间,可谓是宾主尽欢。

    “这酒也喝了,饭也吃了,说吧,今天找王叔叔什么事儿?”王福笑着问道,语气温和,就像是在跟晚辈聊天。

    “王叔叔,我今天真的就是单纯……”

    王福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客气话就不要讲了,就直接说事儿吧,王叔叔知道,你今天请我吃饭肯定有事。”

    “还是瞒不过王叔叔,既然王叔叔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王叔叔,这两年你在卢进才的手下呆的舒心吗?”

    王福听到沈君泽这话没有丝毫的意外,显然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跟他讲卢进才的事情,笑了笑,“有什么舒心不舒心的,就那样干呗,工作嘛。我也老了,再干几年就退休了。”

    “王叔叔,话不是这样说,不管做什么工作,做的舒心才能干的长久,人也能活的轻松些。”

    王福叹气没说话,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内心真实想法,算起来这两年。他过的也确实是不舒心,卢进才是个专横霸道的人,疑心又重。对他们这些公司的老股东总是抱着份怀疑之心。

    当年卢进才为了获得公司股东的支持,对他们这些老股东许下了不少条件,可是等他真的上位了,这些条件却个都没有兑现。

    就拿他来说,当初卢进才答应他,会将公司最重要的财务总监的位置交给他。等他上位之后,他也确实坐上了财务总监的职位,可是没多久,卢进才就提拔了个所谓的财务副总监,说是协助他的工作,实际上还不是怕他侵吞公司的财务,用来监视他的,这两年甚至直接架空了他手里的权力。王福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再比如。当初对卢进才上位并不持支持态度而保持立的那几位股东,在这两年间被他用各种手段收回了公司的股份,踢出了公司。

    这样的事件,不胜枚举。公司里的股东其实对卢进已经生出了很大的意见。

    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沈君泽的公司发展太迅猛,抢了卢氏地产不少的生意,业务部总监被卢进才当众骂得狗血淋头,连同业务部手下的那些经理也没能幸免,扣奖金,扣工资。上次他跟业务部总监吃饭,业务部总监言语间对卢进才很不满,已经起了跳槽的心思。

    沈君泽今晚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对卢氏的情况毫无所知,缓声说道,“王叔叔,当年也是第批跟我爸起创业的,是公司的元老,您的能力有目共睹。但是,这几年我听说你们卢氏地产的财务部,表面上做主的是您,实际上是副总监在把控切,这事儿是真的吗?”沈君泽试探着问道。

    王福笑了笑,没有丝毫的恼怒,“你小子打听的倒是清楚。”言

    “王叔叔,您今天既然肯出来见我,那说明您对我的目的也是清楚的,那我就直说了,卢氏地产的前身是沈氏地产,是我父亲手创立起来的公司,也是他留给我的唯产业,当初卢进才用了卑鄙的手段,从我的手骗取了公司,这件事公司上下都清楚,想必您心里也是知道的。”

    “当然,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在责怪您当初没帮我,当初我自己什么德性,我自己也知道,就算公司交到了我手上,最后也会落得被人吞并的下场,所以对于当年的事情,除了卢进才之外,其他的那些叔叔伯伯们的做法我都是理解的,毕竟是我自己烂泥扶不上墙。你们都是公司的元老,亲手将公司发展起来的,自然不舍得自己的成果就这么被我个二世祖给糟蹋了。”他的话说的很客气。

    王福听了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说起来沈君泽也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沈让对他们这些公司的元老,那是好的没话说,按理说沈让去世,公司理所当然的应当交到沈君泽的手上,他们这些元老也应当帮助沈君泽稳固江山的,可是他们呢,非但没有,反而还帮着卢进才把他赶出了公司,这件事仔细算起来,他们是理亏的。

    王福心里微微叹气,“君泽,当年不是叔叔不想帮你,实在是……唉,算了,当年的事情咱就不说了,你说吧,这次你想让叔叔帮你什么,只要叔叔能做到的,叔叔肯定帮你。”也算是对沈君泽的点补偿吧,今天沈君泽提起沈让,倒是让王福想起了不少过去的点点滴滴,看着沈君泽的心思也越发复杂。

    “王叔叔果然是爽快人,我想拿回我爸的公司,而我需要您的帮助。”沈君泽直接说出了今晚的目的。

    “我能做什么?现在我在公司里就是个挂名总监,没有实权的。我在公司里也就名头好听而已。”

    “王叔叔,我知道您是个有能力的人,您现在不过是不想跟卢进才起冲突而已,不然就您公司那财务副总监哪里能是您的对手?”

    “哈哈,行了,行了,别给我戴高帽了,我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还能不清楚。”王福谦虚地说道,但是脸上却满是笑容,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的。

    “不过君泽啊,不是叔叔小瞧你,现在你那个公司发展势头虽然很猛,但是短时间内想要发展到卢氏这个高度恐怕还有点困难。就算你背后有君澜集团在支撑着你,但是只要君澜集团不正面出手,就凭你那个小公司吞并不了卢氏。”

    闻言,沈君泽眼里闪过抹幽光,轻声开口,“正常手段自然是不行,但要是卢氏遇到了重大的经济危机呢?”

    此言出,王福脸色变,看向沈君泽的眼里满是震惊之色,“你……”

    沈君泽微微笑,“王叔叔,不必如此惊讶,这件事我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以考虑很久了。”

    他不想等到博凯发展壮大了再去吞并卢氏,那样花费的时间太久了,他等不及了。

    “当年我被卢进才赶出公司,卢进才怎么对我的叔叔你也是有所耳闻的吧?”

    王福点点头,卢进才那事儿做的太狠,抛开别的不说,沈君泽可是卢进才的亲外甥啊,要是没有沈让,卢进才哪里有今天,可是沈让死,卢进才直接就对沈君泽下手,他们这些股东看的都心寒。所以后来卢进才那么对他们的时候,他们心里没有丝的意外,连自己亲外甥都能下手的人,你还指望他有什么情义可讲吗?

    “王叔叔,您在公司多年,我相信您对公司的了解肯定比我深,如果说您想在公司的账目上动什么手脚应该不难吧?”

    王眯着眼睛,双手交握靠在椅背上,脸的沉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