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绝配(1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医生,我要引产。”童韵诗再次对医生说道。

    医生皱眉看着她,“想好了吗?这种事情可没有后悔的余地。”

    “我想好了,我要引产。”这个孩子不能要。

    “行,那就先开单子去检查身体吧,要是身体情况良好,我会为你安排手术。”医生低头开检查单,童韵诗拿着单子出去。

    个又个的检查项目结束,童韵诗拿着检查结果回到医生办公室,医生看着上面各项数据皱眉,“你的身体底子不是很好,而且胎儿月份大了,旦做了引产,很有可能会造成你今后再也无法做妈妈,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要坚持做引产吗?”

    童韵诗闻言,顿时就愣住了,“无法做妈妈。这怎么可能呢?”

    “你的身体底子,比般人要差些,有些孕妇引产完,休养个几个月就养回来了,但是,你的话……”医生后面的话没有说完,童韵诗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低着头,怔怔的看着自己高挺的肚子。

    她的手放在肚子上,掌心忽然感受到了股外力,是孩子在肚子里踢了她脚,童韵诗的眼眶微红。

    医生见状,忙出声劝道,“其实夫妻之间吵架是常有的事儿,正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要拿孩子开玩笑,孩子是无辜的。”

    “而且我看你怀相挺好,你在孕期里应该被照顾的挺好,你的家人还是挺在乎你的。你现在因为跟丈夫闹了矛盾,就要打掉孩子,未免是任性了些。我劝你回去好好考虑清楚,这个孩子,到底是留下还是打掉。”

    童韵诗从医生的办公室里出来,回到家坐在沙发上良久不语。

    她想打掉这个孩子,因为他不是李博明的骨肉,而是个不知道什么人的野种。她怕每次看到这个孩子,就会想起那夜自己上错了床的事情,这个孩子的存在就相当于是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自己犯的错误。

    童韵诗只要想到那样的生活,她就感到绝望,与其日后后悔,不如现在了断。

    可是就像那位医生跟大娘说的,孩子已经五个月了,在肚子里已经成形,她能感受到孩子的活动,孩子必定也能感受到她的心意,在医院里孩子踢她的那脚是否就是在告诉她,它其实并不想就这么离开这个世界,它来到这个世界看眼呢?

    而且在过去的那个几个月,在李博明不愿意见她,甚至厌恶她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的只有这个孩子,她每天都会跟孩子说李博明。说着他的好,说着他们的相识,说着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是这个孩子陪她度过了那段难熬的岁月。

    童韵诗哭了,看着被她随手放在桌上的调查报告和检验报告,看着上面丁明辉三个字,还有那个男人的照片,童韵诗的眼眶泛红,眼睛里是惊人的恨意,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会变得这么悲惨。

    童韵诗将自己所有的恨意都转移到了丁明辉的身上。

    这份调查报告上并没有写丁明辉的地址,但是童韵诗也有办法找到丁明辉。

    丁明辉昨夜是在酒吧里度过的,从宁珂说离婚开始,他几乎就没踏进宁家的大门,天天不是酒吧就是酒店,晚上放纵,白天放纵,连公司也不去了,反正他就是个挂名副总,去不去都是样的。去了人家也只是把他当成个笑话。

    丁明辉满身酒气地从酒吧里出来,今天他要先回宁家趟,他身上的钱花的差不多了,需要回家问宁珂拿。结果刚出来就被个大肚子的女人拦住了去路。

    “你是丁明辉?”童韵诗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丁明辉皱眉看着眼前的女人,“我是,你谁?”

    “4月15号晚上你是不是在波兰酒店?”童韵诗直接问道,她依旧怀着最后的丝希望,希望这件事是李博明他们弄错了。

    丁明辉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就像看着个神经病。莫名其妙的问他4月15号在哪里过夜,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他越过童韵诗要走,童韵诗再次拦住他,“4月15号晚上,你是不是在波兰酒店?”

    丁明辉神情漠然,“你是谁?”

    “你只要告诉我,那天晚上你在不在?是不是在1806房间?”

    丁明辉见到童韵诗的时候,就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时听童韵诗提起1806房间,脑海似乎有了点点印象,难道是那天晚上那个女人?

    不怪丁明辉,对童韵诗有印象,实在是那天晚上他们俩战况激烈,极尽缠绵,他想忘记都难。

    “在不在跟你有关系吗?”丁明辉反问。

    当然有关系!童韵诗在心底怒吼。

    童韵诗在看到丁明辉的那瞬间就彻底失望了,个醉醺醺的男人,不,个醉醺醺的邋遢男人,竟然是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童韵诗这刻只觉得命运对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为什么会是眼前的这个人?

    “是我如何?不是我又如何?”丁明辉淡淡反问。童韵诗咬唇,最后的丝被打破,她心里的绝望瞬间崩盘,她恨不得冲上去生撕了丁明辉,就是眼前的男人让她的人生变得团糟。

    丁明辉突然靠近了步,微微低头,语气暧昧,“怎么,想我了?”

    童韵诗猛地往后退了步,震惊地看着他,丁明辉笑了,“刚才下子没想起来,现在才认出来,别这么震惊,那晚我是喝醉了,但我没失忆。”他睡过的女人很多,但是给他留下的不多,恰好,童韵诗是其个。

    “所以,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你。”童韵诗冷声声问道。

    丁明辉耸耸肩,“没错。”他忽然笑开,“你今天来找我,是想再来次?我倒是无所谓,就是不知道你……”

    他的视线在童韵诗高耸的肚子上停留了几秒,意思不言而喻。童韵诗的脸色先是白,随后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流氓。

    是流氓也就算了,还是个结了婚的无耻流氓。

    童韵诗再次暗叹自己倒霉。自己喜欢的男人另娶了他人,结果自己还跟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上床,怀孕,更可笑的是,她还以为这个孩子是李博明的,现在在李博明的心里,自己肯定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后种结果更让童韵诗无法接受,而造成这切的根源就是眼前的男人。

    “我怀孕了,这个孩子是你的。”童韵诗直截了当开口。

    丁明辉笑了,嘲讽开口,“这位小姐,虽然我对你那天晚上的服务很满意,但是,我也不是三岁小孩,你说什么我就信,就你们那种职业的,你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自己确定吗?”他直以为童韵诗是做小姐的。

    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童韵诗脸色很黑,“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小姐。”

    丁明辉皱眉,“哎,你这人怎么骂人呢?”别说骂人,童韵诗此刻杀人的心都有。

    “因为你,我怀孕了,这件事你必须负责。”童韵诗在看到丁明辉之后,心里就默默做的这个决定——这个孩子不能有这样个父亲,所以,绝对不能留。但是这份委屈她也不能白受,怎么着也要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点补偿,这个男人不是双城国际的副总吗,钱应该不少吧,那么就赔钱好了。

    丁明辉嘴角的笑意凉薄,看着童韵诗目光就仿佛看着个傻子,“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自己事后没有做好保护措施,你怪我了?我更纳闷,我睡过那么多人,从来没有人跑过来跟我说她怀了我的孩子,你……”丁明辉顿了顿,“你这是不知道跟谁上床留下了野种,找不到人讹诈,就想推到我头上了?”

    童韵诗也没指望丁明辉下子就相信她,毕竟这换做任何个男人都不信,试想下,哪个女人在夜风流之后会留下对方的孩子?

    童韵诗也不急,从包里拿出那份鉴定证书,“这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跟你的DNA检测报告。你自己看。”

    丁明辉接都没接,双手插兜,冷声开口,“谁知道你这份鉴定证书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承认我是跟你夜风流,但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我是不会承认的。”

    在丁明辉看来,童韵诗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他睡了也就睡了,现在突然跑过来跟他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是他的希望他负责,这简直就是太可笑。他丁明辉是没有孩子,但是也不至于随便认孩子。

    童韵诗冷冷的看着丁明辉,“你这是打算否认到底了。”

    丁明辉耸肩,“原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我当然不能认。”说完抬脚就走。

    丁童韵诗看着丁明辉的背影,眼神是冰冷的恨意。她早就料到了,会有这幕,不过没关系,丁明辉不在意,不买账,自然会有人买账。

    童韵诗个人站在街角,眼睛里是诡异的光。她直接打车去了双城国际集团。只是刚走到双城国际的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你好,我找宁珂宁总。”童韵诗礼貌开口。

    “请问您有预约吗?想要见董事长,需要预约。”前台小姐尽职地说道。

    童韵诗哪里有什么预约,她是临时过来的,“我没有预约,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真的非常的重要,必须现在就见到她,请你让我进去。”

    前台小姐拒绝,“对不起,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无论童韵诗怎么说,前台就是不让童韵诗进去,童韵诗没有办法,只好在大堂等着宁珂,她就不相信到了下班时间宁珂会不下来。

    前台小姐看了眼童韵诗,在心里默默猜测着这个女人跟宁珂的关系。她的视线在童韵诗高挺的肚子上扫而过,心忽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是他们那不争气的副总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现在小三找上正宫娘娘要说法了吧?

    还别说,前台小姐真相了。

    童韵诗今天的运气还不错,宁珂今天要去下属集团视察工作,提早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童韵诗不认识双城国际的大小姐,却见过的宁珂的照片,所以在宁珂下来的之后,她第时间就认出来了,她冲到宁珂的面前,“宁总,我有事情跟你说。”

    宁珂皱眉看着眼前的女人,“你是?”

    “我是谁你暂时不需要知道,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关乎你们宁家的声誉。还有你个的丈夫丈夫丁明辉。”

    宁珂打量了眼童韵诗以及她高挺的肚子,心有了丝猜测。对秘书点点头,秘书先行离开了。

    “不是想谈谈吗?走吧。”宁珂淡淡开口,率先走了出去。

    童韵诗跟在身后,跟着她去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

    “你是想跟我说,你跟丁明辉风流夜之后有了他的孩子,现在需要他负责?”宁珂率先开口。这样的戏码电视剧里见多了,在童韵诗找上门还提到丁明辉之后,她就想到了这点。

    童韵诗抿唇,“是。”

    闻言,宁珂的心闪过抹怒气,这个该死的男人,二再再而三地挑战她的底线。

    “宁总,虽然我很不想说,但事情确实就是如此,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丁明辉的,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不是有意跟他在起的,我当晚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在提到丁明辉时,童韵诗眼快速地闪过抹厌恶。

    “所以你的意思是丁明辉趁你酒醉强暴了你?”这这夜风流跟强暴之间可有着本质的区别,宁珂自然要问清楚。

    童韵诗尴尬,强暴算不上,毕竟那晚是她自己走错了房间在先,她倒是也没想说是丁明辉强暴了她。

    “既然不是,那就是你们你情我愿的,那你来找我做什么?你既然找到了我这儿,也应该清楚,我跟丁明辉的感情般。”不是强暴,宁珂心的怒气减了些,要是双城国际的副总被爆出趁人酒醉,强暴他人,致其怀孕的丑闻可是会导致公司的股价动荡的。

    童韵诗当然知道宁珂跟丁明辉的感情不好,但宁珂是宁家的大小姐,是双城国际董事长,而丁明辉只是个上门女婿,还是个被老婆架空了权利的男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权力,家里的经济大权想想也不会在他手里,她要是想获得赔偿,就只能来找宁珂。

    童韵诗在看到丁明辉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是绝对不能留的,但是这个亏她也不能白吃。

    “我要2000万。”童韵诗直截了当地开口,“这个孩子是你丈夫的,你夫妻体,总该为这件事负责。”

    宁珂听到2000万时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其他特别的反应,却在听到童韵诗后面的话时笑了,“所以呢?”

    童韵诗心恼怒,所以还用得着她说吗?这个女人是真傻还是假傻?

    “这个孩子我不会留下,我会去做引产,但是这个孩子是你丈夫的,孩子现在已经五个月了,我要是做了引产对我本身的伤害极大,2000万的赔偿不算贵吧。”

    宁珂嘴角的笑意微冷,“童小姐是吧?我怎么相信这个孩子是丁明辉的?”

    童韵诗将那份DNA检测报告放在宁柯的面前,“这就是证据。”

    宁珂拿起来看了眼,随手放回去,“既然这个孩子是丁明辉的,你想要赔偿就应该去找他,找我是没有用的。”

    童韵诗神色僵,“你难道不该……”

    “我不该什么?为丁明辉的行为买单?,童小姐,我跟丁明辉虽然是夫妻关系,但是我也没有替他买单的义务。”宁珂站起来要走,她觉得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回去多看两份件。

    “那么你就不怕我将这个事情告诉媒体记者,影响了你们双城国际的声誉吗?”童韵诗开口。

    宁珂的脚步顿,转身定定地看着童韵诗,“你尽管去。”

    宁珂就不是个受威胁的性子。如果今天童韵诗跟她好好说,也许看在人道主义的份上,她会施舍她点,但是这个女人不是狮子大开口就是威胁,这让宁珂心里很不爽,自然没有好脸色。童韵诗没有想到宁珂竟然不吃这套,见宁珂走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宁珂直接回到家,没有在家见到丁明辉,问了佣人才知道,原来这几天丁明辉压根儿没回来过,脸色很黑,沉着脸给丁明辉打电话,让他立刻回家

    丁明辉原本就打算回家问宁珂要生活费的,于是接到宁珂的电话,就晃悠悠地回来了,宁珂见他又喝得醉醺醺地回来,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拿过放在旁的杯子,直接对着丁明辉泼了过去。

    丁明辉猝不及防之下被泼了个正着,“宁珂,你做什么?你疯了吗?”他怒吼了声。

    宁珂冷哼声,“现在清醒了吗?”

    “你特么有病吧。”丁明辉被泼得满头满脸的水,虽然是温水。

    “今天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到公司找我,说怀了你的孩子,你难道不该跟我解释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丁明辉神色僵,没想到童韵诗竟然找到公司去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个疯女人而已,不理她就是了。”他有些不以为然。

    “丁明辉,将这份协议签了吧。”宁珂再次拿出了那份离婚协议,要是说上次离婚想离婚因为宁明辉的条件太高而不了了之的话,现在宁珂是铁了心要跟他离婚了。

    “怎么又开始说这个事情?你直都知道我在外面有女人,你现在这是想借题发挥?”

    “丁明辉,你是忘记了我们的约法三章是吗?那我提醒你下,规定第三条,你可以在外面玩儿,玩多少女人我都不会管,但是要是有女人以你的名义找到我这里,影响了双城国际的声誉,你就滚出宁家。”宁珂沉声说道。

    “宁珂,你知道你就是想借题发挥。”丁明辉烦躁,以前也不是没有女人去找过宁珂,但是都被宁珂三言两语打发了,现在换做童韵诗就不行了,在宁明辉看来,宁珂这是不想给他公司的股份,所以才这样。

    宁珂看着他,神色淡淡,“你是打算跟我对簿公堂?”

    “随便你怎么说,这婚我是不会离的,想要离婚就给我3%的公司股份,否则切免谈。”

    “那就等着律师函吧。我也想知道个出轨的男人最后法院能判给他什么。”

    丁明辉才不在乎呢,对簿公堂也行啊,反正这几年宁珂也赚了不少,都是他们的婚后财产,平分的话也远远不止5000万。

    宁珂眼就看穿了丁明辉的打算,“相信我,对簿公堂的结果是你净身出户,分钱都拿不走。”

    丁明辉脸色铁青,“宁珂,你不要太过分,你要是真的敢做的这么绝的话,我就告诉世人,你的儿子根本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

    “啪。”野种两个字深深地刺激了宁珂,宁珂怒,抬手就往丁明辉的脸上挥了巴掌。

    丁明辉还没反应过来,另边脸上又挨了巴掌,宁珂冷眼看着他,“以后再让我听见这两个字,你们家子都给我滚出京城。”

    宁修杰是宁珂的逆鳞,丁明辉千不该万不该拿他说事儿。

    “难道我有哪点说错了吗?他本来就是……”最后两个字在宁珂仿若杀人的眼神被丁明辉吞了回去。他冷哼声,甩袖上楼。

    “丁明辉,我给你三天时间,签了这份协议,五千万和你家里的两套房子归你,要是不签,那么我们就法院见。”宁珂在身后淡淡开口。

    丁明辉的脚步顿,嘴角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回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