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还真的是他2(12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丁明辉从父母家离开,不想回宁家,个人在街上游荡,看着街道上的行人与霓虹,忽然生出种天地虽大却无处容身的感觉。

    他嗤笑声,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不是早在决定放弃方彤选择权势的那刻想好了要摒弃尊严了吗?现在又觉得这样的小白脸生活伤自尊了?

    丁明辉,难怪人家看不起你,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丁明辉在新心唾弃自己,看见间酒吧,笑了笑,走了进去。

    众人皆醒我独醉也不错。

    沈清澜拿到沈君煜给她的调查报告时,很是无语,正好于晓萱也在她这里,就顺手将报告递给了她。

    “所以那天晚上跟童韵诗在起的男人还真的是丁明辉啊。”于晓萱不可置信地说道,没想到还真的跟方彤猜测的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无巧不成书?

    沈清澜点点头,“确实是他。”

    “那这个林萧又是怎么回事儿?那天晚上登记的名字可是叫林萧啊?”

    “那是丁明辉编造的个假身份,专门用来跟情人开房的。”沈清澜说道,她看到这条的时候,对丁明辉也不知道作何评价,为了不让不让人知道他在外面的风流债,他也可谓是费尽心思了。

    于晓萱摸着下巴,“我现在特别庆幸当初方彤跟丁明辉分手了,这要是俩人结婚了,那方彤就彻底掉进火坑里了。”想到丁明辉现在的德性,于晓萱就替好友感到庆幸。

    同时也在心感叹,想当初,丁明辉也算得上是他们专业的个风云人物,跟方彤的恋情也是高调而且甜蜜的,那时候丁明辉没有被金钱迷惑了心智,还是个很不错的人,谁知道后来竟然变成了滩烂泥。

    沈清澜对这话很赞同。

    “嘿嘿,”于晓萱笑得幸灾乐祸,“这俩人在起可真是场好戏,我有点迫不及待想让童韵诗知道了。”

    “先等等,我已经让人去取丁明辉的DNA样本了。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挑眉,”你这是要给他们做DNA鉴定?“

    沈清澜点点头,”确保万无失。“

    也是为了避免再次搞错,而且有了这个证据,童韵诗就算是想装疯卖傻的都不成了。

    上次李博明做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医院里有童韵诗肚子里的孩子的DNA样本,所以,沈清澜只要拿到了丁明辉的DNA样本就够了。

    ”这件事我们现在就告诉方彤吗?“于晓萱问道。

    ”先等等,等鉴定结果出来。“

    三天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沈清澜对于上面的鉴定结果早已有所预料,看到的时候后倒是点也不惊讶。

    方彤看到调查结果和检测报告很是惊讶,”没想到还真是丁明辉,只是他们两个……“方彤心存疑惑。

    ”应该是个巧合。“沈清澜淡淡说道。

    他哥派去的人在调查发现,那天,跟丁明辉开房的是另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临时有事放了丁明辉鸽子,而童韵诗则是走错了房间。

    丁明辉不认识童韵诗,只以为他是自己叫的那个小姐,童韵诗则是把丁明辉当做了李博明,俩人干柴烈火的自然就滚到了块儿,结果就造成了后面系列的误会。

    方彤对这样的结果无语的同时也送回了口气,这回应该是能彻底解决了这件事。

    ”清澜,谢谢你。“方彤真诚地说道,要不是沈清澜找到了这个人,恐怕童韵诗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这就是个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无法自拔的女人。

    ”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说了句话,都是我哥去查的。“沈清澜将功劳都给了她哥。

    方彤知道,沈君煜是因为沈清澜的关系才会查的。

    童韵诗收到邮件的时候,正在去方彤父母家的路上,她已经想明白了,既然李博明不愿意接受这个孩子,尔尔而方彤也打算装疯卖傻,和李博明假装幸福,那么他就要让李博明后悔,揭下方彤这张伪装的幸福面具。

    李博明最在乎的人不是方彤吗,她倒是想看看等到方彤的父母知道李博明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之后,还会不会让方彤继续跟他在起。她知道这样做也许李博明会恨她辈子,但是没关系,恨总不能被忘记好,起码这样,李博明能记住她辈子。

    手机里传来邮件提示音,童韵诗听到了,并没有在意,直到李博明给她打电话,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看到李博明的名字,立刻就接了,此时她已经到了方彤父母居住的小区门口了。

    ”博明,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童韵诗接到李博明的电话很高兴,其实她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李博明能在乎她点,哪怕只是点点,但是李博明却连这点点的关心都不愿意给她,想到这里童韵诗的心里忍不住升起股悲伤。

    李博明不管童韵诗心里想的是什么,直截了当的开口,”我发给你的邮件你看了吗?“童韵诗愣,”刚才的邮件是你发的,我还没来得及看。“

    她看了眼小区的大门,嘴角勾起抹笑,”博明,你猜猜我现在正在哪儿。“

    李博明懒得猜,”你先看看我发给你的邮件。“

    童韵诗不管李博明说的话,兀自说道,”我现在就在方彤父母家的小区门外。你说我要是现在上去告诉她的父母,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猜他们会怎么样?“

    李博明脸色变,”童韵诗,你疯了。“

    ”我是疯了,我是被你逼疯的。“童韵诗吼道。

    ”你要是敢去跟彤彤的父母胡说道,我就让你父亲的公司破产,相信我三天之内,我绝对有能力让你的父亲倾家荡产,并且还背负上巨额债务。“

    童韵诗的父亲开了家小公司,生意不上不下的,听说最近在资金上还遇到了点困难,想要让这样的公司破产简直太容易了。

    ”博明,你不要吓唬我,我会害怕,我害怕,我就会做出些我自己都难以控制的事情。“童韵诗无辜地说道,只是她脸上的神情却点都不无辜,眼睛里甚至带着抹疯狂之色。这段时间李博明不愿意见她,把她的微信电话全拉黑了,她去公司找他也被保安拦在了门外,她想见李博明想的都快疯了,不,她已经疯了。否则她今天也不会想出这样玉石俱焚的主意。

    听出童韵诗语气里的疯狂之意,李博明缓和了语气,尽量安抚她,”童韵诗,我发给你的邮件里是份新的亲子鉴定报告,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你孩子真正的父亲,我希望你现在可以看下,我相信你跟我样,也想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对不对?“

    ”不,“童韵诗打断他,”我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它是你的,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是你的。“

    李博明简直快要被童韵诗给逼疯了,这个女人根本不能按照常理来想,讲道理讲不通,威胁她也不在乎,李博明都不知道自己还能用什么样的办法来阻止这个疯女人。

    ”这样,我们见面,你在原地等我,或者我报给你个地址,你来找我,我想见你,现在。“

    ”博明,你终于肯见我了。“童韵诗听到李博明说要见面的话,眼眶积蓄了眼泪,”只是可惜现在我不想见你,我现在就想上去告诉方彤的父母事情的真相。“

    ”等等,韵诗,你听我说,这件事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跟方彤还有她的父母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两个自己解决可以吗?我现在已经出了公司的大门,立刻来找你,你等我,半个小时,不,20分钟,就20分钟。“李博明着急的说道,到了最后,语气里甚至带了丝恳求。

    ”博明,这是你第次叫我韵诗。“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语气却带上悲伤,她又看了眼小区的大门,最终还是舍不得拒绝李博明的恳求,”好,我在门口等你,20分钟,你要是不来,我就上去。“

    这次李博明赶来的速度很快,只用了18分钟就赶到了,远远地就看见了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的女人,他的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来得及。

    童韵诗看着李博明下车,缓步走向她,她的视线从落在李博明的身上开始就再也没有移开过。

    他脸的平静,看着她的眼神也跟初识时样,没有后来的针锋相对,也没有后来的讨厌,童韵诗眼眶发酸,眼泪差点就落下来,其实她想要的就只是李博明的点点温柔而已。

    李博明走到童韵诗的身边,缓和了下语气,才开口说道,”韵诗,我们谈谈。“

    童韵诗迎着李博明的视线,缓缓点头,”好。“她上了李博明的车,李博明带着她去了附近的间咖啡馆,替她点了杯柠檬茶,”孕妇喝咖啡不好,和柠檬茶吧。“

    童韵诗的视线紧紧地盯在李博明的脸上。愣愣地点头,”好。“要是李博明对她永远会这么温柔,那该多少。

    李博明从公包里拿出份件,推到童韵诗的面前,”韵诗,我希望在我们谈话之前,你能先看下这份件,这对我们两个来说很重要。“

    为了不刺激她,李博明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些,对童韵诗多点耐心,能和平解决这件事最好。

    童韵诗看了眼桌上的蓝色件夹,伸手拿了起来。等她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时,脸色却渐渐变得苍白。

    她抬头看向李博明,”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对不对?“

    李博明神情平静,”韵诗,我没有骗你。我也没有必要骗你。“

    ”不可能的,“童韵诗摇着头,依旧不愿意相信,”那天晚上跟我在起的人明明是你,我还记得你胸口有颗痣,就在这个位置。“她指着李博明胸前的某个地方。

    ”韵诗,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我身上没有痣。“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李博明伸手解开了胸前的三颗扣子,露出了胸膛。他的胸口上干干净净,没有胎记,也没有痣,什么都没有。

    童韵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胸口,脸上仅剩的血色瞬间退的干干净净,她轻轻摇着头,”不会的,这不是真的,那天晚上的人明明是你,怎么会不是呢?“

    她的神情震惊而绝望,配合着满脸的泪水,楚楚可怜而又无助的模样。

    李博明难得起了点怜悯之心,叹了口气,”韵诗,这件事其实就是个误会。现在你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找到了,你以后……“

    ”博明,你又想说以后让我不要再来打扰你跟方彤是不是?“童韵诗问道,语气微颤。

    李博明沉默,他确实想说这句话。

    童韵诗苦笑,”博明,你就那么爱她吗?爱到对别的女人点点的怜悯之心都没有。

    李博明抿唇,“抱歉。”他的心给了个人,从此变得小地只容纳地下那么个人

    童韵诗微笑,眼泪吧嗒吧嗒地砸在桌子上,“博明,我今天……”她说不下去了,坐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李博敏冷角分明的脸。

    这是她从学生时代就爱慕的人呀,爱慕了这么多年,她曾无数次的幻想着,有天能跟这个人牵手走进教堂,在神父的面前宣誓。谁知等她回国,他却早已佳人相伴,而再过不久,他又会即将升级成为个父亲。原本童韵诗还以为自己跟李博明即便没有爱情,也起码还有个孩子的牵绊,可现在却被告知,就连这个孩子都不是他的。

    “博明,你为什么对我这般残忍?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你呀。”童韵诗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砸在桌子上。李博明沉默,他担心自己现在要是说话会刺激了童韵诗,万童韵诗个想不开又想跑去方家说些不该说的话,那么他之前所做的切都白做了。

    邻桌的客人往这边看了眼,见到童韵诗和李博明的状态,看向李博明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好像看着个渣男。

    “韵诗,你还好吗?”李博明见她此时的模样,心也有些不忍。

    童韵诗怎么会好?她现在很不好,她想歇斯底里地尖叫,她想毁了这个世界,可是唯仅剩的理智却在告诉她,她现在要冷静,不能这么做。

    “我要是说我不好,你会对我好点吗?”童韵诗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李博明沉默。

    童韵诗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扯了扯嘴角,“我现在情绪很不好,需要自己冷静下,能不能请你先离开?”

    李博明点点头,起身离开,童韵诗看着他毫无留恋的背影,心里越发酸涩,李博明,你对我是何等的无情,就连客气句的“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这样的话都吝啬出口。

    童韵诗离开咖啡厅,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她的手里拿着那两份件,忽然蹲下身哭了起来。

    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在街上哭得撕心裂肺,这样的场景立刻吸引了行人的注意,个好心的大娘上前拍拍,童韵诗的肩膀,“姑娘,你没事儿吧?”

    童不理会,继续哭。

    “姑娘,你这是咋地啦?”大娘是个热心肠,担心个孕妇出事儿,童韵诗摇头,站起身就要走,大娘看着她跌跌撞撞的样子,担心她会摔跤,立刻伸手扶了把,“姑娘,你要去哪儿,我帮你打辆车吧?”

    童韵诗不说话,要推开大娘的手,大娘怕下子松手她会摔倒,于是就没敢放手,“姑娘,你去哪儿?我帮你打车,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童韵诗挣不开大娘的手,突然就崩溃了,冲着大娘吼道,“你谁呀?你凭什么要管我?你有病是不是?谁要你假好心了。”

    大娘被童韵诗吼得愣,放开了手,她刚才真的是好心来着。结果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大娘心里也挺郁闷的,淡了神色,说了句,“那是我多管闲事儿了。”说完就要走,只是刚走两步,身后就再度传来了童韵诗撕心裂肺的哭声,大娘叹口气,停住了脚步,又走回她的身边。

    “你去哪儿?我送你吧。”

    童韵诗发觉身边有人,愣愣地抬头看着大娘,“你不是走了吗?”

    “你这个样子,看着就不对劲,你父母呢?要不要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大娘到底是动了恻隐之心,她家里也有个闺女,跟童韵诗般年纪,已经做了母亲,她看到童韵诗挺着大肚子在街上哭时,就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这才走上前来关心童韵诗的。

    “你能送我去医院吗?”童韵诗问道。

    大娘看了眼她的肚子,“是肚子不舒服吗?”

    童韵诗胡乱的点点头,大娘脸色变,立刻来了辆出租车。

    在去医院的路上,大娘时不时询问童韵诗是否还行?感觉如何?是否还能坚持得住?

    童韵诗看着大娘对她嘘寒问暖的样子,又联想到李博明对她的冷漠,不禁悲从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姑娘,你别哭啊,就算丈夫对你不好,你也要想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你要是哭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感到伤心的。”大娘见童韵诗又哭了,连忙安慰道。

    这不提孩子还好,提孩子童韵诗哭的更伤心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孩子不是李博明的?她为什么会跟个陌生男人上床?如果说之前童韵诗还能自己骗自己,可是在现在在诸多证据面前,她再也无法说服自己那天跟她上床的人是李博明。

    “哎,姑娘,你别哭啦,孕妇哭多了对眼睛不好。”大娘见自己说的越多,童韵诗哭得越伤心,顿时就急了,手足无措地安慰着,“你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人呐。”

    大娘只以为童韵诗是遇人不淑,怀孕期间遇到丈夫出轨或者是丈夫对她不好的事情。

    童韵诗靠在后座上,默默的流泪,大娘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慰着。到了医院,童韵诗直接走进妇产科,对里面的值班医生说道,“医生,我要引产。”

    大娘听,顿时就急了,“使不得使不得呀,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呀?就算夫妻吵架,也不能拿孩子开玩笑。”

    医生也皱眉,不赞同地说道,“你这肚子看着有五个月了吧,现在孩子已经成型了,你再来做引产对母体伤害很大。”她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太任性了。

    童韵诗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不是李博明的,那么就是个野种,她留着它做什么!即便是生出来,也会被人说是私生子,与其将来孩子跟她都觉得痛苦,不如现在就不要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姑娘,这是你的亲骨肉啊,就因为跟丈夫吵架就要引产,你舍得吗?”大娘看着童韵诗眼神责备,要是知道她来医院是想引产,刚才她是肯定不会跟她起来的,这简直就是造孽啊。

    要说童韵诗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孩子都已经五个月了,前几天她还感觉到了胎动,感觉到孩子在跟她交流,甚至在今天之前她都还在期待着这个生命的到来。如果说这个孩子是李博明的,哪怕背负天下的骂名,她也会把孩子生下来,只可惜这个孩子命不好,投错了胎。

    童韵诗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她无法接受个陌生人的孩子。

    “医生,我要引产。”童韵诗坚定地说道。

    “你这个孩子怎么说不听呢,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你现在说不要,你这是在谋杀。”大娘急了。

    “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童韵诗冲着大娘吼,大娘气得脸都白了,觉得自己也是欠,没事做点什么不好,瞎凑什么热闹,看也不看童韵诗直接离开,今天算是她帮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