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意外收获(9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邹洪洋听要将他交给军方,眼底的慌乱更甚,“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刚刚才说你聪明,现在又犯蠢了,你该知道,说实话才是对你自己最好的选择。我今天既然来找你,就是有了十足的证据。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到?就算我查不到,军方他们也查不到?等他们查到了,等待你的是什么?你自己想清楚。”沈清澜不紧不慢地说道,却让邹洪洋渐渐白了脸。

    邹洪洋沉默,过了很久,才缓身开口,“是个男人。是他主动找到了我,他说,只要我将视频上传到络上,他就会给我5万块钱。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他家里经济条件其实并不是很好,他的学费都是用奖学金交的,平日里他除了要学习之外,还要出去做兼职,赚点零花钱来作为自己的生活费。那个男人出手就是5万块,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而有了这些钱,他就可以不用出去做兼职,更多的时间拿来学习,他自然就心动了。

    虽然知道这段视频要是传到络上,肯定会对军人的形象造成影响,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络上关于军人打人的消息也不止这条,等到事情闹大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不对,可是已经晚了。

    他有想过将视频撤回来,但是那个男人说了,要是他将视频撤回来,就去学校告发他,说他恶意诋毁军人形象。这件事要是让学校知道了,他势必是要被开除的,权衡之下,邹洪洋只能保持沉默。

    这几天他其实也很不好过,时不时就要看看络上那些留言评论,看着事情越闹越大,他是如坐针毡,直到陶然将第二段视频上传去,群众的风声变了,他才轻轻松了口气,起码他没有把军人形象黑到底,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减轻点罪责?

    “那个男人长什么模样?”沈清澜问道。

    邹洪洋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他,我跟他都是电话联系的,钱也是他直接打到我的卡里的。”

    “那视频呢?他是怎么给你的?”

    “视频是直接发到我邮箱的,我查过对方的ip,没有查到。”沈清澜让邹洪洋将ip地址给她,回头她让金恩熙去查查,虽然查不到的可能性很大。

    “我知道的我都跟你说了,你能不能不要去学校告发我,也不要将我交给军方?这次的事情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保证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邹洪洋恳求道。

    沈清澜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你不是说了,只要我跟你说了,你就不将我交给军方的吗?你骗我。”邹洪洋听到沈清澜这话顿时怒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陶然插话,此刻她对邹洪洋简直恨到了骨子里,让他做这件事的人明显不怀好意,邹洪洋不会不明白,但是他为了己私利还是这么做了,这样的人,简直不配为z国人。

    “总之你不能将我交给学校,也不能将我交给军方,要是那样我就完了,我好不容易才考上了C大,我不想被学校开除。我可以帮你查那个男人的,只要你不把我交给学校和军方,我就帮你联系那个男人,那样你就可以抓到他了。”邹洪洋试图改变沈清澜的主意。

    沈清澜不为所动。其实这件事不管她说不说,军方迟早都是要查到邹洪洋的身上的。至于那个男人,十有九是已经离开了。

    “这件事不是我不说军方就查不到,我既然能找到证据,其他人自然也可以,你还不如趁着那些人暂时没有查到你的身上,自己主动去坦白这件事,争取宽大处理。”沈清然说完就转身离开,陶然跟了上去。邹洪洋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沈清澜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你好,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陶然,你叫什么名字?”

    “沈清澜。”沈清澜红唇轻启,吐出三个字。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是邹洪洋做的?”陶然好奇的问道。

    “私下查的。”

    “你好厉害,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查到背后的人是他。”陶然自己也是学计算机的,自然知道这件事查起来有多费力,尤其是在邹洪洋将自己的ip地址做了隐藏之后。

    沈清澜笑笑,金恩熙在计算机方面确实是佼佼者。

    “对了,那天那个受伤的兵哥哥他回家了吗?”

    沈清澜点头,“已经送他回家了。”

    “那另个呢?他回部队之后没受处分吧?”这件事闹得这么大,陶然不相信对顾阳没有丝毫的影响,十有九回去是要挨处分的。

    顾阳的处分决定,傅衡逸已经打电话告诉她了,不过沈清澜却没有告诉陶然,“这个我不太清楚,你可以自己问他。不过处分应该是跑不掉的。”

    “那你能不能……能不能……”陶然神情犹豫,沈清澜等着她接下去说,眼底深处闪过抹笑意。

    陶然咬牙,说道,“你能不能帮我跟那位兵哥哥的领导求求情,这件事不是那位兵哥哥的错,我可以作证。请他们不要严厉处罚他。”陶然是知道部队里纪律严明的,军人旦做错事,惩罚只会比普通的老百姓更严重。

    “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过放心吧,他死不了。”

    陶然当然知道顾阳死不了,她担心的也不是这个,她就是……好吧,其实陶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就是想知道顾阳的情况。

    “那你能将那位兵哥哥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下吗?”陶然觉得问沈清澜不如自己问。

    沈清澜挑眉看着她,陶然红了脸,“那个,我从小就崇拜军人,我就是觉得那位兵哥哥,那天……很帅,那天的事情对他肯定会有影响,我就是想问问他怎么样了。”陶然试图解释,却有些语无伦次,不禁在心安安鄙视自己,陶然啊陶然,不过是问个联系方式而已,你有什么好紧张的。

    沈清澜眼底的笑意渐浓,毫不犹豫地将顾阳的微信号给了陶然。

    陶然叠声道谢,沈清澜摆摆手,离开了c大。

    邹洪洋主动找到学校校长认错的事情,沈清澜是第三天才知道的,c大的校长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直接联系了军队方面的人。

    而事情也确实如沈清澜所料的,军方其实已经查到了邹洪洋的身上,只是没来得及行动,邹洪洋就先步承认了错误。

    因为他认错态度良好,也主动上交了那5万块钱,并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那个男人的联系方式都提供给了军方。军方也就没有为难邹洪洋,不过学校还是给了邹洪洋个警告处分,他今年的国家奖学金也泡汤了。

    对于这个结果,邹洪洋虽然难过,但到底比去坐牢好多了,也算是坦然接受了。

    “所以你们是怀疑这个男人是国际间谍?”沈清澜问傅衡逸,傅衡逸点点头。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做的必要,“这件事不是针对顾阳个人的。”

    沈清澜自然知道这件事不是针对顾阳个人的,他虽然做事冲动,偶尔嘴巴也臭,会得罪人,但自从他去了部队之后,就常年呆在部队里,相处的都是战友,军队里的人性子直爽,思想单纯,没那么多坏心眼儿,也不会有谁故意针对顾阳,所以沈清澜也更偏向于傅衡逸的猜测。

    “我之前也让恩熙查过邹洪洋提供的ip地址,但是没有任何的有用线索,你们查到了什么吗?”

    傅衡逸摇头,脸色微沉,“那个男人联系邹洪洋所用的手机号码登记的身份信息是假的,查不到,对方很狡猾,应该是个老手。”

    对于这样的结果,完全在沈清澜的意料之,要是那个男人真的是国际间谍,还这么容易被他们给查到了,那他们才要担心这背后是不是另有目的。

    国际间谍是每个国家都有的,也许你身边的某个看似普通的人,就是某个国家派来的奸细。

    不过这些事情也轮不到他们两个来管,国家自然难有专门负责这块的人。所以当事情转交给国家的安全局之后,沈清澜和傅衡逸就将这件事给遗忘了。

    顾阳因为视频的事情受到了部队的处分,关了五天的紧闭之后,就回家了,他要被停职了个月。

    就在他闲在家里发霉、想着是不是约顾凯他们出来玩儿的时候,忽然收到了条好友验证消息,点开头像看,竟然就是那天火车上遇见的那个红衣姑娘,他点了通过。

    半个月以后,顾阳带着陶然出现在沈清澜的面前,沈清澜看了眼顾阳,又看了眼陶然。陶然微微低着头,脸蛋泛红,顾阳则是嘿嘿笑,搂着陶然的肩膀,“嫂子,这是我的女朋友,陶然。这是我嫂子,你们应该认识了,我就不介绍了。”

    沈清澜对这样的结果是点都不意外。当时陶然向她要顾阳的联系方式时,她就察觉到了,她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俩人动作竟然这么快,才半个月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不过仔细想想也就觉得正常了,陶然是个性子直率的,干脆利落的姑娘,而顾阳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俩人谈得来剩下的也就水到渠成了。

    “是认真的吗?”沈清澜问道,顾阳拍胸脯,“当然,我们可是以结婚为目的交往的。”

    陶然虽然脸红,却也跟着点点头,此时的她并不知道顾阳和沈清澜的身份,直以为他们也是跟她样的普通人。

    傅衡逸听沈清澜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不禁笑了笑,没想到竟然还促成了段姻缘。

    **

    时间晃而过,很快就到了三个月后。

    童韵诗已经怀孕四个多月,将近五个月的时间了,这几个月里,她也按照李博明的约定,没有再去找方彤。

    只是偶尔会给李博明发短信打电话,李博明都没有理会。她有想过去找李博明,但是又担心惹恼了他,他真的不理自己,只能在煎熬度过。

    这天,李博明陪着方彤去产检,就在医院门口遇到了同样来做产检的童韵诗。

    童韵诗看了方彤眼,视线落在李博明的脸上,“博明。”

    李博明神情微冷,“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今天来做产检。”童韵诗说道,“我们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了。”她看着李博明的眼神透着希冀。

    这些话她是点都没有顾及方彤,反正都已经坦白了,方彤也知道自己怀孕,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原本以为方彤听了这话会有所反应,却没想到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没听到似的,这跟童韵诗想的有些不样。她甚至是期待方彤可以当众闹起来的。

    方彤没什么好生气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李博明在就跟她清楚了,而李博明的计划她也知道,原本心里还有些同情童韵诗,童韵诗刚刚的话,让方彤心里的那点同情瞬间消失无踪。她脸冷漠地站在李博明的身边,扮演着个木头桩子。

    以前那次见到李博明和方彤在起,方彤对着李博明不是温柔小意的,今天这两人竟然都没怎么说话,方彤是全程冷着脸,难道这俩人真的闹掰了?想到这里,童韵诗眼不禁喜。

    “博明,我父母已经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他们很生气,直逼问我孩子父亲的身份,还让我打掉孩子,我……”再开口时,童韵诗已经压下了眼底的喜意,换做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李博明眼神微动,终于看了眼童韵诗,后者心再度喜,果然李博明对她不是毫无感情的,起码还是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她就说嘛,个男人无论多么薄情,对自己的孩子肯定是在意的。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在李博明没有注意的时候挑衅地看了眼方彤,方彤依旧如座木头桩子般,毫无反应。

    “博明,我个人做产检,有点担心,你能不能陪我起去?”她轻声开口,有些无助地说道,她在试探,试探李博明的底线,也在试探方彤的底线。

    方彤终于有了反应,抬头冷冷地看着童韵诗,童韵诗眼底闪过抹得意。她还以为方彤真的是心如死灰呢,也不过如此。

    李博明的眼波轻轻晃动,低头看向了方彤,“你到车上去等我。”方彤已经检查完了,他们是正要回家的时候遇见了正要做产检的童韵诗。

    方彤意识到李博明想要做什么,张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对上童韵诗得意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点点头。

    李博明先将方彤送到了车上,“等我,我很快下来。”

    “没关系,不急。”

    李博明确定她安好,这才返回去找童韵诗。

    李博明带着童韵诗直接来到了医院的二楼里,站在电梯口,童韵诗拉住李博明,“博明,产检在四楼,你带我来二楼做什么?”

    李博明拂开她的手,“二楼是亲子鉴定心。”

    童韵诗脸色僵,“博明,我是来做产检的。”她都已经将亲子鉴定这件事给忘记了。

    “而我是来做亲子鉴定的。”李博明淡淡开口,要不是为了做亲子鉴定,他是不会上来的。

    “博明,亲子鉴定的事儿不急,我们改天再来做吧,今天先做产检,我都跟医生约好了。”童韵诗拉着李博敏的袖口,低声乞求,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呢。挺着个大肚子,跟个男人来到亲子鉴定,来做什么不言而喻。她觉得走来的护士看着她的眼神都透着异样。

    李博明对她的祈求不为所动,“要么做亲子鉴定,要么以后都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童韵诗没有想到李博明竟然这么心狠,咬咬牙,“好,做。”

    这家医院李博明有人认识,所以亲子鉴定倒是方便。

    “等等,”童韵诗叫住护士,“样本能不能给我份?”她指的是李博明的血液样本。

    李博明眼闪过抹嘲讽,童韵诗尴尬,解释,“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也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还是多找家医院,这样也比较放心,你说是吧?”

    李博明不说话将袖子重新卷上去,让护士又给他抽了管血,童韵诗将李博明的血液样本小心地放进了包里,她要自己在找家机构做,万这家医院里的医生跟李博明是商量好的,弄出份假的亲子鉴定报告糊弄她呢?

    “博明,你去哪里?”童韵诗叫住要离开的李博明,“我还没做产检呢。”

    “方彤还在下面等我,你就自己个人去做吧。”李博明说道,拂开童韵诗拉住衣服的手,转身下楼

    童韵诗孤零零地站在走廊里,迎着其他人异样的目光,眼积蓄了泪水,她微微仰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等着,等她向李博明证明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之后,她看李博明还会不会对她这么冷漠。

    到时候方彤肯定也会跟李博明闹起来,指不定等方彤生下孩子以后,俩人就要离婚了,想到这里,童韵诗的心情好了不少,自己个人上楼去做产检。

    “都弄好了?”方彤问道,李博明点点头,“结果个星期后就能出来,你再忍个星期。”

    方彤微微笑,她倒是无所谓,这几个月童韵诗也没有再来烦她,她日子过得还是挺舒心的。

    “今天我们不回去吃了,我带你出去吃,想吃什么?”

    这几个月,方彤的伙食都是付芳华负责的,饮食都偏清淡,方彤就算再爱吃妈妈的饭吃也吃腻了,正好今天出来就索性给她换换口味。方彤想了想,“我想吃新华路上的那家烤鸭。”

    “行,那我们今天就去吃烤鸭。”李博明对方彤是有求必应。

    **

    周后,当李博明拿到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看到最后的结果时,嘴角忍不住勾了勾,眼底是残忍的笑意,头次主动给童韵诗打个电话。

    童韵诗正在家里做孕妇瑜伽呢,接到李博明的电话。瞬间就笑了,“博明。”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你要不要看?”李博明开门见山。

    “看不看都无所谓的,只要你看了就好。”童韵诗笑着说道。

    “我劝你还是看眼。”

    “那我去你家拿?”

    “给我个地址,我等下给你送过来。”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博明,我家住哪里你还能不知道吗?”童韵诗娇嗔着说道,她之前是住在李博明和方彤他们婚房的楼下的楼下,但是后来李博明忍受不了童韵诗的几度纠缠,就重新去其他小区买了房子。

    李博明下午也没有重要的事情,吃过午饭之后给方彤打了个电话报备了下行程就开车离开了。

    童韵诗早早地就在家里等着李博明,还特意换了件衣服,画了个淡妆。

    听到门铃声,立刻走过来开门,果然门外站着的就是李博明。

    “快进来坐。”

    李博明缓步走进去,却没有坐,而是直接将手里拿着的件递给了童韵诗。

    童韵诗接过来看都没看就放在了茶几上,“博明,你想喝什么?茶?咖啡还是饮料?”

    “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见李博明着急走,童韵诗眼底闪过丝黯然,“博明,你就不能陪我坐会儿吗?”

    “亲子报告,我给你放在这儿了,你孩子的父亲不是我,该是谁的,你去找谁去,我希望你说话算话,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和方彤的生活。”李博明不想跟童韵诗浪费时间,直接说道。

    ------题外话------

    顾阳的CP,你们觉得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