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顾阳受处分(8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却殴打我们纳税人,简直就是社会的败类,部队的蛀虫。”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有军人殴打老百姓,太不可置信了。”

    “这样的人竟然能穿上军装,我们的国家的军人素质都这么差了吗?”

    “……”

    沈清澜看着上的那些评论,眼神幽深。上传视频的人明显就是别有居心,有故意抹黑军人形象的嫌疑。但是,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过有点可以肯定的是,视频定是从当天在火车上那节车厢里的人的手流传出去的。

    沈清澜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个对话框,上面是个个难懂的代码。她想查清楚这则视频的原始发送位置。但是对方似乎也是个用电脑的高手,对自己的ID做了处理,查不到,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她需要金恩熙的帮助。

    “安,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查,等查到了再给你电话。”

    “好。”

    难得放个假不用训练,顾阳正躺在家里挺尸呢,他打开手机准备看点综艺节目消遣下,结果就看到了这则视频,点开看,脸色黑成了锅底。

    这件事明显就是有人针对部队,为什么这么说呢。虽然说上传的是他打人的视频,但是视频他的脸却做了马赛克处理,要是此人针对的人是他,肯定不会这么做。

    只是对方为什么要故意抹黑军人形象,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想到这里,顾阳第个想到的就是这则视频该不会是哪个国家的间谍干的吧,毕竟但凡有点血性的Z国人都不会走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别国潜藏在我国的间谍干的,那就完全可以理解看了,这样的视频是最容易引起国人对ZF的不满的,也最容易引起民愤。

    是可忍孰不可忍,顾阳的手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他发誓,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肯定不会放过他。

    络上的评论很多,大部分都是对军人的谩骂,也有少部分人在质疑这个视频的真实性,维护军人的形象,只是这样的评论毕竟是少数,刚出来,就被其他评论给刷了下来。

    不管再怎么生气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视频在络上流传,顾阳先给沈清澜打了电话,这才知道沈清澜已经先步知道了,此时正在查视频的始作俑者。他连忙赶往了傅家。

    只是刚到傅家,来不及跟沈清澜说上句话,就接到了上级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他立即回部队。

    “嫂子,那我先走了。”

    沈清澜点点头,“回去的路上给你大哥打个电话,事情闹得那么大,你打个肯定已经知道了,你将事情的经过如实告诉他。”

    原本这件事沈清澜是不打算告诉傅衡逸的,但是现在是瞒不住了,顾阳点点头。

    金恩熙正在查视频的来源,络上又出现了另段视频。是这则视频的完整版,从女人要求让座开始,到列车长到来结束,视频总时长十分钟,完整地还原了当时的整个过程,而视频的上传者,则是个名叫“红衣女侠”的id,沈清澜只要稍微想就知道,肯定是那天遇见的那个红衣姑娘。这则视频出,立马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短短几分钟就被顶上了热搜,标题十分醒目——真假视频大pk,军人打人事件另有真相。

    在这则视频的最后,则是段音频,是那个红衣姑娘的声音,详细说了那天事件的经过,还有众人到了警局之后那对夫妻狮子大开口,想要讹诈顾阳他们,以及陈立的腿因公负伤,被截肢的事情。

    “我是京城C大的名大三的学生,当天我也在这节车厢上,这件事是我亲眼所见。我不知道是什么要故意抹黑军人形象,才上传了那样段断章取义的视频,这是那天那件事的完整版,我以我祖国的荣誉起誓,我上述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但凡有半句假话,都让我不得好死。军人是个伟大的职业,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像我样的年轻人,本该享受青春年华的年纪却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远赴边境,在最艰苦的环境下训练,他们用他们的血汗守卫了我们的祖国,才有我们现在安定的生活。在遇见这两位兵哥哥之前,我对现代军人生活的理解是演习与训练,并不会出现真正的伤亡,相信大部分人跟我的想法是样的。但是遇见他们之后,我才知道,尽管现在是个和平的年代却还是会存在不和平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和平美好都是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年华,血肉之躯换来的。明明是个保家卫国的英雄,却被这样对待,而那天在那节车厢上那么多旅客都看到了,却没有个人站出来替他们说句话,讲真的,我很寒心,相信觉得寒心的人不止我个。更让我觉得可怕的是,竟然有人企图用段断章取义的视频故意抹黑军人的形象,他们为我们保家卫国,那我们作为普通的公民,对他们是否应该怀有份最起码的尊重呢?”在最后,红衣姑娘的说了这样段话。

    事情再次出现了反转,上原本正在谩骂军人无耻的民风向顿时就变了,变成了对那对夫妇的指责和对军人的维护。

    “我就知道我国的军人是好样的,不会做出伤害人民群众的事情。”

    “这对夫妇确实该打,人家军人也是人,花钱买票的,凭什么要给你让座,就不该给他们让,能的他们,这么有本事,咋不上天呢。”

    “军人在前线保家卫国,流血流汗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代替他们上呢。”

    沈清澜将视频看了遍,发现这位红衣姑娘很仔细地将视频的人脸都做了马赛克处理,仿佛就只是那则视频的完整版,眼睛里顿时浮现了笑意,是个聪慧的姑娘。

    京城军区,顾阳刚刚到部队就看见了站在领导办公室里的人,脖子缩,“大哥。”

    傅衡逸神情冰冷,看着顾阳的眼神透着冷光,“长本事了,学会动手打老百姓了?”

    顾阳低着头,打人这件事他不占理,现在更是因为这件事给他们军人抹黑了,“大哥对不起。”

    傅衡逸冷冷地看着他,“知道错了?”

    “嫂子已经教训过我了。”

    傅衡逸这才知道沈清澜还赶去阳城给顾阳善后去了,顿时冷笑,“顾阳,你很好。”

    顾阳脊背凉,心直觉不好,他大哥现在的样子太可怕了,等这件事结束,他要是没有被部队开除的话,恐怕傅衡逸那里也不好过啊。只是不等他求饶,京城军区司令部的领导就走了进来。

    领导神情严肃,“顾阳。”

    “到。”顾阳本能地应道。

    领导审视着顾阳,顾阳头皮发麻,却也只能是笔直地站在那里,接受领导的审视,良久,领导才缓声开口,“上那段视频里打人的军人是你吧?”

    “是我。”顾阳没想过否认。

    “很好,还有胆子认。”领导说了句。

    顾阳可不会把领导这句话当做是对他的赞赏,没看到领导脸都黑了吗?

    “大丈夫敢作敢当,我既然做了,就没什么不敢承认的。”顾阳大声回答。领导冷哼声,“顾阳,你还记得自己是个人民子弟兵吗?竟然敢动手殴打老百姓!就算是有天大的理由,你身为个军人,打人就是不对。甚至部队因为你而被人抹黑,这件事你都要负定的责任,部队里会对你行为作出相应的处分,你回去等着吧。”

    顾阳神色微变,“是。”

    “出去吧。”领导挥挥手让顾阳离开,顾阳敬了个军礼,退了出去,跨出办公室门的那刻,顾阳脸垮,垂头丧气的。

    当天下午关于顾阳的处分决定就下来了,除了写检讨,以及关5日禁闭之外,顾阳还被要求停职了个月。

    原本顾阳打人事出有因,而且也未致对方伤残,顶多就是口头警告,但是因为有人把视频给爆出来,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虽然后来有人站出来解释了,但是影响也多少造成了,所以部队里各个领导,商量之后决定对顾阳进行从重处罚,要是不是傅衡逸力保,顾阳甚至有可能会被开除军籍,不过现在这个处分对于顾阳来说已经够重了,别的不说,三五年之内,顾阳都别想升迁了。

    顾阳对这个处分全盘接受,并无异议。他已经想明白了,他作为个军人,职责就是保家卫国,那天的事情确实是那对夫妇有错在先,但是他作为个军人就该更严于律己,而冲动做事,动手打人,这是他的错,他认,所以他接受处罚。

    顾阳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傅老爷子就不可能不知道,等顾阳从部队回家之后,又被顾老爷子狠狠责罚了通。

    上那段刻意抹黑军人形象的视频已经被有关部门撤下来了。而金恩熙也已经查到了视频的来源,是从个吧里流传出来的,上传视频的人很狡猾,也有些本事,对自己的ID做了处理,表面上看视频是从个偏远山区发上去的。金恩熙查了吧附近的监控,发现上传视频的是个年轻小伙子。金恩熙将自己查到的东西交给沈清澜。

    沈清澜看清了监控视频的人时,意外地挑了挑眉,没想到竟然是他。

    C大,红衣姑娘,也就是陶然转身对着身后的男朋友,不,前男友说道,“邹洪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

    邹洪洋继续跟着陶然,“陶然,我们交往了三个月了,你难道真的要因为我那天阻止你管闲事,你就要跟我分手吗?”

    陶然看着他,“我都说了跟你分手不是因为你不让我管闲事儿。”

    “那是因为什么?”邹洪洋不明白,原本端午假期,他们是打算去他家那边玩的,结果却在火车上遇见了那样的事情,还在派出所里耽误了好久,原本以为事情结束了他们就可以继续出去玩了吧,谁知道陶然从派出所里出来就说要跟他分手,还在自己个人去住了酒店。

    “我跟你分手是因为你这人三观有问题,你三观不正,我觉得我跟你不是路人。”见邹洪洋直纠缠不休,陶然索性将话给他说明白了,这些话她原本是不打算说的,觉得有些伤人自尊,“你那天在阳城派出所里,竟然帮着那对夫妻说话。”

    “我三观哪里有问题?我那天说的是实话而已,”而且他说这话的时候又不知道陈立的腿是受伤的,邹洪洋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你看,我们连最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都不样,根本就不是路人,还有继续交往的必要吗?好合好散吧。”陶然说完,转身就要走。

    邹洪洋拉住她,“陶然,我当时也不知道那人的腿是受伤的,这不后来我也我知道我错了嘛,咱们才是家人,你总不能为了个外人就跟我分手吧。”

    “不是他没有受伤就有让座的义务,那条法律规定了军人就必须给别人让座?难道军人就不是人吗?”

    陶然看着邹洪洋握着自己胳膊的手,“你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就打你了。”

    “你打吧,你打我也不放开,你要是不解气可以多打几下,只要你不跟我闹别扭了。”

    “邹洪洋,你是知道我脾气的,我说分手就是真的跟你分手,而不是在跟你闹别扭,你现在放开我,以后我们见面还是朋友,你要是不放开,闹的大家脸上难堪,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陶然有些生气,她是真的不喜欢这样死缠烂打的人。

    陶然跟邹洪洋是男女朋友不错,不过她对邹洪洋的感情未必就有多深,当初是邹洪洋追的她,直追了年多,陶然才勉强答应跟他交往试试。

    结果却没想到这个人内里竟然是这样的个人,她表示她无法跟三观不正的人继续交往下去。

    两人在校门口纠缠,陶然要走,邹洪洋要挽留。

    陶然有些烦躁,猛转头就看到了站在校园门口的沈清澜,她眼睛亮,快步朝着沈清澜走过去,“是你呀。”

    沈清澜微微笑,“你好。”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学校门口?你是来找我的?”对于沈清澜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很意外。

    沈清澜摇摇头,看向他的身后,努了努嘴,“我是来找他的。”

    陶然惊讶地回头看了眼邹洪洋,不明白沈清澜来找他做什么?

    倒是邹洪洋看见沈清澜出现的那刻,眼底深处闪过抹慌乱,却努力保持着镇定,站在原地。

    “我有些事情需要找他求证下。”沈清澜温和地说道,随后看向邹洪洋,神情变得冷淡,“你是想在这里说还是另外找个地方?”

    邹洪洋抿唇,“跟我来。”

    陶然眼底的狐疑之色更浓,见两人要走,跟了上去。三人来到了C大后面的小操场,这个操场很少有人来,说话倒也方便。

    “你做了什么事情?”陶然质问。

    邹洪洋摇摇头,“陶然你就别问了,你先回去吧。我们的事情稍后再说。”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让陶然知道。

    他让走,陶然偏不走,就站在那里,今天她还必须搞明白不可了。

    “我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让她知道。”沈清澜神色淡淡,“那段视频是你上传的吧?”

    “啊?是啊,是我传的。”陶然以为沈清澜是在跟她说话,下意识地说道。

    沈清澜抚额,“不是。我说的不是你那段。”她看向邹洪洋,“那段截取的视频,是你发的吧?”

    “不是我,你别冤枉我。”邹洪洋否认。

    沈清澜挑眉,原以为他同意跟着她出来谈谈,是不打算否认的,还想着这人起码做事还算磊落,却没想到转眼就抵赖。不过她倒是也做好了人家抵赖的准备。

    “什么?那段视频是你传的!”陶然脸的不可置信,“邹洪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第时间相信了沈清澜的话,毕竟沈清澜既然找上门来了,就是有了确切的证据。

    “陶然,你别听他胡说,那段视频不是我传的,我这么做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陶然皱眉,邹洪洋要是真的做了这件事的确是点好处都没有的,转头看向沈清澜,“是不是搞错了?他上传的短视频对他没有好处啊。”

    沈清澜没说话,而是从包里拿出了个U盘,“邹洪洋,二十岁,C大计算机专业,平日在校成绩拔尖,年年都是国家奖学金的获得者。”她慢悠悠地说着邹洪洋在学校的表现,都是些很傲人的成绩。

    陶然不明白沈清澜说这些做什么,而邹洪洋垂在身侧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

    “你调查我?”邹洪洋生气地说道,“你这样做是侵犯了我的隐私权,我有权利告你的。”

    沈清澜淡笑,“你去。”这些都是稍微查就能查到的东西,邹洪洋要是以为这样就能吓到她了,那也太小看她了。

    “先声夺人是没有用的,那也掩盖不了视频是你上传的事实,虽然上传视频的时候你将自己的id做了遮掩,般人轻易查不到你的身上,但是你别忘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U盘里是你在吧上传视频的时候被拍下的监控录像,需要我找台电脑打开让你看看吗?还是我直接交给你的老师?”

    “你……你血口喷人,谁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你找人合成的。”邹洪洋嘴硬,但是眼底的慌乱却暴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情绪,他怎么就忘记了将吧的监控给抹除了呢。

    “是不是合成的找人鉴定下就知道了,倒是你,故意用这段断章取义的视频抹黑军人形象,给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国家是有权利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邹洪洋顿时叫道,“不是我干的,这段视频是其他人拍的,不是我拍的。”

    沈清澜当然知道这段视频不是邹洪洋拍的,“但是上传的人是你。”

    邹洪洋沉默,算是默认。

    “告诉你,谁让你这么做的,又给了你什么好处?”沈清澜原本可以直接将这件事交给傅衡逸处理,但是她想知道背后的主使者是谁。

    “没人,没人让我这么做。”

    “那就是你自己要这么做,理由呢?”沈清澜淡淡问道。

    邹洪洋看了眼陶然,陶然心升起种异样的感觉,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听邹洪洋说道,“因为那天我帮那对夫妻说了句话,我女朋友回头就跟我分手了。我气不过,这才这么做的。”

    陶然没想到这人竟然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做这样的事情,顿时失望地看着他,“邹洪洋,我原本只是以为你这人想法有些奇葩,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没品的人,你也是个Z国人,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就是时糊涂,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没想到会闹大的。”邹洪洋辩解。

    但是对于他的解释,沈清澜是个字都不信,“不得不说你确实很聪明,只是这份聪明却没有用在正途上,我今天来找你就是就想给你个机会,让你坦白,既然你不愿意珍惜这次的机会,那么我会将手里的这个U盘交给军方,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C大的计算机专业是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十分难考,邹洪洋能考进来,还直保持全年级前三的成绩,足以说明他的智商其实是很高的,要是能用在正途上以后定是个人才,沈清澜难得次起了惜才之心,结果人家却不领情。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就交给傅衡逸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