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来自情敌的祝福(3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不是舒雨薇瞧不起裴宁,你堂堂裴家的大小姐又不是没有钱,结果送给未来公公的礼物竟然就送几件衣服,也亏得你拿得出手。既然裴宁给了她这么个机会,她自然是不想放过的了。

    不过这样正好,这样才能突出陈婉娇的好,也让江父江母看看陈婉娇和裴宁到底谁才是个合格的儿媳妇人选。

    “裴小姐,我们都知道你出身名门,出手肯定不会小气,给小叔送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拿出来让我们欣赏下呗。”

    裴宁看着她,似笑非笑,这人今晚是盯上她了是吧。舒雨薇毫不示弱的回视着她,她今晚就跟裴宁杠上了,怎么着吧。

    人家想自找难堪,裴宁自然要满足她,淡笑着开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套紫砂壶茶具而已,江叔叔喜欢喝茶,紫砂壶与茶最配,就给叔叔买了套,还希望叔叔喜欢。”

    舒雨薇轻哼,果然啊,现在市面上紫砂壶也不过就几百到几千的价格,能值什么钱,不过是把玩之物罢了。

    “裴小姐,是什么样的紫砂壶,能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吧,我很好奇。”舒雨薇笑着说道,却对上了江燕微冷的眼神,她转过头,当做没看见,她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大姑姐很厉害,脾气难搞,但是大姑姐已经嫁出去了,不住在起,顶多就是下次见面的时候被她说两句,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宁送给小叔的礼物,是宁对小叔的心意。”江燕笑着说了句,“小叔,晨希这个女朋友找的好啊,对您的喜好这么清楚,还时刻惦记着您,这很难得。”

    江父舒展了眉眼,点头附和江燕的话,“都是孝顺的孩子。”不管心里对裴宁怎么想,现在这会儿功夫面子还是要做足了。

    既然有人提出了要看,而其他人也是脸看好戏的表情,裴宁自然不会拒绝,江晨希见状,起身去拿紫砂壶。

    紫砂壶装在个精致的盒子里,光是盒子的包装看着就很高大上,市面上几千块的东西可没有这么讲究的包装,看到这个包装的时候,舒雨薇的心里就是个咯噔,不过也有可能就是裴宁觉得紫砂壶不够上档次,故意买了个昂贵的盒子做包装的可能,这样买椟还珠的事情不是没有啊。

    “不打开看看吗?”舒雨薇说道。

    江晨希将盒子放在江父的面前,既然是送给江父的寿礼,自然是要本人来开了。

    江父将盒子打开,在看到盒子的紫砂壶的时候,眼睛就是亮,他爱喝茶,自然对茶具也有研究,这眼就能看出这套紫砂壶茶具很有些年头了,怕是个古董。

    “老江,这是个好东西啊。”坐在江父旁边的个老爷子笑着说道,他是个真正的古董爱好者,比江父更加清楚这套茶具的价格。

    “之前博雅拍卖行拍卖了套三十年前的宜兴紫砂壶,应该就是这套吧?”老爷子摸着胡子,笑眯眯地问裴宁。

    裴宁笑着说道,“这位叔叔好眼力。”这就是承认了。

    舒雨薇微愣,什么,这套紫砂壶竟然是从拍卖会上买来的?那这价格......

    “老江,你什么时候用这套宝贝给我们几个老家伙泡杯茶喝?”这位老爷子也是个妙人,只说了这套紫砂壶的来处,却不说价格,这样既给裴宁挣足了面子也不会让其他人觉得裴宁是有意炫富。

    不过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有数,肯定不会低于六位数的,这样昂贵的礼物,恐怕也是独份了。

    江家是书香门第,说白了,其实并没有多少钱,说豪门肯定是够不上的,但到底是百年世家,家底是有些的,但是像这样花个几十万去买套茶具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做的。

    原本裴宁是打算将这套茶具当做普通茶具送出去的,但是谁想舒雨薇闹了这出,而她手边也没有其他可以代替的东西,只要先拿茶壶顶上了。

    江父笑眯眯,尽管觉得这套茶具不能收,太贵重,但是这么多人在呢,也不能驳了裴宁的面子,于是便笑着说道,“我可舍不得,我是要拿来珍藏的,不然磕着碰着我不得心疼死啊。”

    其他人也跟着笑笑,也理解,要是换做是他们得了这么套昂贵的差距,也舍不得哪来喝茶。

    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裴宁和昊昊跟着江晨希回了江家。这是江父要求的,显然是有话想要说。

    江父将紫砂壶茶具放在桌子上,缓声开口,“宁,这套茶具你拿回去吧,你的心意我就心领了。”

    裴宁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江叔叔,这是我特意买给您的,您收下吧,就算我拿回去我也没什么用啊。”

    “你买的衣服和补品我就收下了,但是这套茶具真的太贵了,你拿回去。”江父不肯收。

    江母也附和道,“是啊,其他东西我们就收下了,但是这套茶具,我们实在是不能收。”这要是收了他们成什么人了?贪图人家女方的钱?这好说不好听啊。

    裴宁看下江晨希,想让他帮忙说句话。江晨希开口,“爸妈,这是宁对你们的孝心,你们就收下吧。而且这儿媳妇给公公婆婆送生辰礼物,有什么好贵重不贵重的,都是番心意,难道说宁明年送给你们几个不值钱的碗,你们就会嫌弃了?”他玩笑似的口吻。

    江母瞪了江晨希眼,她是这个意思吗?再说了,这能比吗?这不是几百块的东西,也不是几千块的东西,这是几十万。几十万什么概念?在三四线城市都能买套房子了。这样贵重的东西他们能收吗?别说什么儿媳妇不儿媳妇的,他们两个还没结婚呢,就算是结婚了,他们也不能收。

    这其实也是因为两家家底相差的比较大,江母怕收了这份礼,被人说闲话,说他们就是贪图裴宁家的钱,所以才会同意江晨希跟裴宁交往。

    反正不管江晨希怎么说,江父江母就是死活不收这套茶具,最后没办法,江晨希只好将茶具带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昊昊已经在后座上睡着了,裴宁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晨希笑看着她,“还在为我父母没有收下茶具而感到难过?”

    裴宁摇头,“这倒不是,只是觉得我礼物没有选好。”她要是选个价格适的礼物,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江晨希闻言,温声安慰她,“宁,你已经做得很好的,不要这么勉强自己。”这两年裴宁对自己的父母怎么样,江晨希是看在眼里的。说实话,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做到像裴宁那么仔细周到。他父母无论是谁,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跑上跑下的人都是裴宁,反倒是他这个儿子看着更像是个外人。

    “你要是真的觉得过意不去,改天给我爸买套普通点的茶具就行了。”江晨希见她还在纠结,开口说道,裴宁想想也只好这样了,这套茶具,江父江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收下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算是个教训,提醒裴宁以后送礼的时候,多考虑下两家的实际情况,而此时的裴宁并不知道江晨希的身家其实比起她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晨希为人低调,就连他父母都不知道他的家底到底有多少,江父多少知道儿子在金融方面有些天赋,做了些投资,毕竟家里的装修是江晨希花的钱,虽然算不上奢华,但是每样的价格也不是他们的工资可以承受得起的。但江晨希具体赚了多少钱是不清楚的,不是江晨希不想告诉父母,而是江父江母觉地没必要知道,他们两个自己有工资,而且工资相比起般人来说算得上是很多了,够用,不需要江晨希出钱。

    江晨希其实已经将身上的银行卡都交给了裴宁,也就是说,江晨希的身家裴宁应该是最清楚的,但是偏偏裴宁是个心大的,江晨希将银行卡交给她之后,她就随手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从来没有去查过江晨希有多少钱,而江晨希给的时候只以为裴宁会去看的,也就没提。江晨希是后来才发现裴宁根本没去查过的,不过当时他想看看裴宁到底要多久才能知道,也不提醒她去看。

    个没提,个没看,最后的结果就是裴宁至今不知道自己找的其实是个大土豪。

    江父的寿辰过后,裴宁没有再见过舒雨薇。舒雨薇在寿辰上针对她的事情也就被她抛在脑后了。

    不过就在裴宁快要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她就再次遇见了舒雨薇,而且还是跟陈婉娇在起。

    “裴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陈婉娇主动跟裴宁打招呼,温温柔柔的样子。

    舒雨薇看见裴宁,神情稍有不悦,“婉娇,你跟她说什么。人家有的是钱,在小叔的寿宴上她可是出尽了风头,变了法的在我们这群人面前炫富呢。”

    闻言,裴宁的神情变淡,淡淡的扫了眼舒雨薇,随后看向了陈婉娇,“陈小姐,好久不见。”

    陈婉娇笑着点点头,“裴小姐,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不知道方不方便?”

    裴宁点点头,走到了边,陈婉娇跟在后面。

    陈婉娇的脸上有些歉意,“那个,裴小姐,上次寿宴的事情,实在抱歉,我代雨薇跟你说声对不起,她都是因为我才会那样针对你。”事后她就听舒雨薇讲了那天发生的事情,直对裴宁感到歉意,却又找不到机会说。

    “我知道,这件事不怪你。”裴宁温和地说道,她并没有将这件事迁怒到陈婉娇身上。

    “裴小姐,最近我已经开始相亲了,我想很快我就会展开新的恋情,遇见属于我的幸福。”陈婉娇轻声开口。

    “那恭喜你。”裴宁真心祝福。

    “谢谢。你跟晨希应该也快结婚了吧?日子定了吗?要是日子定了,记得通知我声。”说到这里,陈婉娇忽然顿了下,笑看着裴宁,“裴小姐,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去参加婚礼吧?”

    “当然不会,你能来参加我和晨希的婚礼我很欢迎。”裴宁说道,她能看出陈婉娇是真心祝福她的。其实说起来陈婉娇是个很磊落的追求者,她喜欢江晨希,她从来没有掩饰,但是被江晨希拒绝之后,她也没有用手段去想要得到江晨希,而是选择了转身离开。

    “其实说句真心话,裴小姐,我从来没有想过,晨希会喜欢你。我以为他喜欢的会是个温柔的女子。”比如像她这样的。

    “不过我能看出来晨希是真的很喜欢你,喜欢到其他人根本没有插足的余地。”如果不是这样,她不会真轻易放手,哪怕有丝丝的希望,她都不会放手。毕竟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喜欢个人那么深,那么久。

    “裴小姐,说真的,我很羡慕你。”陈婉娇的脸上浮现丝艳羡,“能够遇见个自己的喜欢的人,刚好那人也喜欢你。”

    “以后你也会遇到个真心爱你的人的。”裴宁真诚的说道。

    陈婉娇微微笑,“谢谢你的祝福,等我找到了我的真心爱人,我定邀请你和晨希参加我们的婚礼。”

    “好,那就祝你早日找到。”

    等裴宁离开了,舒雨薇才过来,。“婉娇,你刚才跟她说什么呢?”

    陈婉娇淡淡笑,“没什么,就随便聊了两句,雨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以后你还是不要针对她了,晨希喜欢的人从来不是我,这跟她没有关系。

    对于这话舒雨薇很不赞同,“什么叫没有关系?她抢走了你的男朋友。说白了,她就是个无耻的小三。”

    “雨薇,她不是,严格算起来是我插足了她跟晨希之间。真要说抢也是我抢了她的爱人。晨希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只有点点。”在她遇见江晨希之前,江晨希就已经爱上了个叫做裴宁的女人。

    陈婉娇的眼底闪过点抹悲伤,舒雨薇闻言,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算了,个不爱你的男人,想他做什么?你妈最近不是给你介绍了个相亲对象吗?见过了吗?那人你觉得怎么样?”不想让陈婉娇伤心,舒雨薇转移了话题。

    “挺好的,是个很绅士的人,我跟他见过几次,感觉还不错,要是可能的话,会继续接触。”陈婉娇说道。

    “婉娇,你喜欢那个相亲对象吗?”舒雨薇来了兴致。

    陈婉娇,微微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这个重要吗?”她现在只是想找个爱她疼她的人,跟他过辈子。

    舒雨薇皱眉,“这个当然重要,那是要跟你过辈子的人,你要是不喜欢,你怎么跟人家过辈子?”

    “那我就努力喜欢上他好了这几次的接触过程,他对我都很好,要是他以后能直对我好,我想喜欢上他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陈婉娇说道。

    此刻的陈婉娇是真的想好好跟那个男人相处,寻找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却未曾料到后来事情会发生那样的变故,从此改变了她的生。

    舒雨薇为人虽然有些尖酸刻薄,但是对陈婉娇却是极好的,看着她这样也很不好受,同时心也清楚,陈婉娇至今没有放下江晨希。

    其实从江晨希对裴宁的态度就能看出这俩人之间确实无法再插足第三人,陈婉娇即便放不下,痛苦的也只能是她自己。所以劝她不要放弃,努力去争取下之类的话,舒雨薇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旦说了,陈婉娇也去做了,最后受伤的人肯定是陈婉娇。陈婉娇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想看到她受伤,不想看到她难过,要是此后陈婉娇真的能放下江晨希,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算了,不要提江晨希了,提多了心堵。对了,我买了两张,明天的电影票,你有时间陪我看电影吗?”

    陈婉娇抱歉地笑笑,“明天不行,明天我约人了。”

    “是那个相亲对象?”

    陈婉娇点点头。闻言,舒雨薇暧昧地眨了眨眼,“不错,不错,去吧,有了好消息别忘记告诉我。”

    陈婉娇微微笑。

    **

    江父的寿辰之后,昊昊就跟段凌去了老家。

    “昊昊,会儿就要见到爷爷奶奶了,你开心吗?”段凌问道。

    昊昊点点头,抬头看向段凌,“爷爷奶奶会喜欢我吗?”

    “爷爷奶奶肯定会喜欢你的,”段凌肯定的说道。他父母自从知道他还有个孩子之后,就直想要见昊昊,只是被他拒绝了。

    这次知道他要带昊昊回家,老两口不知道有多高兴,早两天是天两个电话的打,催他们回去,光今天早上他就接到了三个电话,问他们到了没有,上飞机了没有。这不,刚下飞机,电话又进来了。

    “爸妈,我和昊昊已经从机场里出来了,嗯,马上,打车回家,你们不用来接,我们自己打车,对。昊昊他应该没有忌口的东西。等下,我问问。”段凌将手机移开些,问昊昊,“昊昊,你有吃了会过敏的东西吗?”

    昊昊摇头。“嗯,我已经问过,他吃东西不过敏。”

    段凌的老家早已不住在原先的地方,自从他在国外的公司有了起色之后,他就给父母买了套新的房子。这次回来也是回到新房里。

    刚刚走近就看见他爸站在别墅门口东张西望的,显然是在等他们回来,看见段凌,视线立即落在了他身边的小人身上,眼睛眨不眨的。

    段凌的父亲曾经也是事业单位的员工,不过前两年因为身体不好,就提前退休了。

    段父的视线直停留在昊昊的身上,混浊的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他搓着手,尽量温和地说道,“你就是昊昊吧?”

    昊昊笑眯眯地点点头,“爷爷好,我叫裴浩,今年七岁了。”

    “好好好。”段父连声说了三个“好”字,“快快进去,外面热。”

    段凌的母亲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声响连忙从厨房里走出来,“哎呀,你们回来啦,这就是昊昊啊,来让奶奶好好看看。”

    段母刚想过去抱抱昊昊才意识到锅铲还在自己手上呢,“看我都忘记了还在炒菜,昊昊,你先跟爸爸在沙发上坐会儿,桌上有糖果,有零食,想吃什么自己拿,奶奶给你们做饭。”

    “谢谢奶奶,奶奶辛苦了。”昊昊眯眯的说道,句话,哄得段母眉开眼笑,走进厨房时脚底都带着风。

    段凌看着父母看见昊昊时那激动的神情,眼底微酸。如果,如果当年他没有离开裴宁,是否他的父母早就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呢?不过现在说这切已经晚了。

    段母不清楚昊昊喜欢吃什么,所以就做了大桌子的好吃的,吃饭的时候拼命的往昊昊的碗里夹菜,“昊昊,吃菜,喜欢吃什么跟奶奶说,奶奶给你夹。”

    昊昊的碗里已经堆满了食物,嘴巴里也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鼓鼓的,边努力的咀嚼,边艰难地说道,“奶奶,你做的饭很好吃,我很喜欢,这些就够了,再多我就吃不下了。”

    “喜欢吃就多吃些,这些都是你的。”听到孙子说喜欢吃自己做的饭菜,段母越发高兴。

    闻言,昊昊苦了脸,他吃不下呀,但是妈妈说不能浪费食物。

    段凌看出昊昊的窘迫,将昊昊玩里的饭菜拿出来些,“能吃多少吃多少,吃不下的爸爸吃。”

    昊昊点点头,努力吃着自己碗里的饭,他叫段父段母为爷爷奶奶,丝毫没有压力,却从来不叫段凌爸爸。但段凌也知道没有裴宁的允许,昊昊是不会改口的,所以也从来不会勉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