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江父寿辰(2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昊昊周末去看望爷爷奶奶,那江晨希父亲的生日赶得上吗?”沈清澜问道。

    “没关系,他父亲的生日在三天后,是周四,昊昊周五晚上的飞机。”裴宁早就安排好了,肯定不会耽误了江晨希父亲的生日。

    “那就好,表姐,你跟江晨希的婚礼……”

    裴宁脸上的笑意淡了,“先过了生日再说吧,毕竟还有几个月。”

    沈清澜听这话就知道应该是还没确定,也知道裴宁现在应该是不愿意谈这个事情,也就闭嘴了。

    等到将裴宁送回了家,沈清澜就给傅衡逸打了电话,傅衡逸没接,于是就给他发了则信息,让他看见了给她回个电话。

    沈清澜等来的不是傅衡逸的电话,而是短信——【我没事,不用担心。】

    【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回军区。】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微光,回复了个好字,等到第二天,沈清澜直接杀到了京城军区。

    傅衡逸听到门口传来的钥匙开门的声音,顿时意识到什么,刚刚走出房间,就看见了沈清澜,他下意识地想转身,沈清澜已经开口了,“傅衡逸,你站住。”

    傅衡逸脚步顿,温和地看着沈清澜“你怎么来了?”

    沈清澜的眸色微冷,“我要是不来,你想瞒我多久?”她看着傅衡逸手臂上还有腰上的绷带。

    傅衡逸笑笑,总不能说要是沈清澜没有发现,他打算瞒着她等到伤好吧,“都是些皮外伤,就是怕你瞎操心才不告诉你的。”

    脸上已经点血色都没有了,还说是小伤。沈清澜很想问问傅衡逸,对于他来说什么才是大伤。

    “这么重的伤怎么不在医院里养着?”沈清澜皱眉,傅衡逸说话时声音里都透着虚弱,也难为他现在还能站起来,估计就是怕她从声音里听出来,所以才给她发短信而不是打电话。

    “刚从医院回来,医生已经换过药了,养几天就好。”

    沈清澜白了她眼,“傅衡逸,你是把我当做安安了吗?”她看着那么好骗?

    傅衡逸无奈,她要是好骗就不会被发现了,沈清澜上前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怎么会受伤了,行动不顺利?”

    行动前期倒是挺顺利的,他们在不惊动KA成员的情况下摸到了关押人质的地方,将人质带了出来,只是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个人质因为太过害怕在撤退的过程发出了声尖叫,惊动了KA的人,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斗,傅衡逸和穆连城负责断后,然后就受伤了。

    “KA的首领跑了。”傅衡逸说道,虽然最后他朝着对方开了枪,但是对方当时可没有死。

    沈清澜皱眉,“跑了?”

    “嗯。确切地说是出现了股势力将他给救走了。”要不是那帮人的出现,这次KA就会全军覆没。

    “看清楚了那帮人的样子了吗?也是雇佣兵?”沈清澜询问。

    傅衡逸点点头,神情严肃,“看身手确实是,不过国际上的雇佣兵组织都是有名号的,这个组织却从来没有听过,他们身上的标记我也是第次见。”

    傅衡逸曾经在尖刀部队多年,对于国际上的那些大小佣兵团都是有足够的了解的,这几年虽然退出了尖刀,但对这些消息也在关注,就连他都说没有听过,要么就是个新兴的势力,要么就是之前隐藏得太深。

    “新兴的势力?”沈清澜问。

    傅衡逸摇头,“不像,他们行动组织性很强,行动力也很强悍,应该是个老牌的势力,不过他们对我们似乎也没有敌意,将人救走了就离开了。”

    “改天我让恩熙帮忙查查。”这方面还是金恩熙更加在行。

    “也好。”傅衡逸说道,这个组织为什么会跟KA的人在起?这是傅衡逸最想知道的,他将看到的标记画给沈清澜,以便金恩熙查。

    而沈清澜在看到那个标记时,却皱了眉,这个标记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怎么了?”傅衡逸见沈清澜直盯着那个标记看,不禁问道。

    “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标记。”沈清澜说道。

    闻言,傅衡逸看向她,“你什么时候见过?”

    沈清澜摇头,“不知道,但是看到这个标记的时候觉得很熟悉,或许是曾经无意识看过眼,等恩熙查了再说吧。”

    “嗯,想不起来就先别想了,也许哪天就想起来了。”傅衡逸倒是不着急。

    傅衡逸受伤了,沈清澜自然要留在这里照顾他,打了个电话回家,免得家里人担心,不过却没有说傅衡逸受伤的事情。

    第二天,沈清澜陪着傅衡逸去了医院,亲眼看到了傅衡逸身上的伤口,他最严重的上就是腹部的那道伤口,其他的伤都是皮外伤。

    “你看我都说了是皮外伤,你还不信,现在相信了吧。”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神色淡淡,“医生说这枪要是再偏点就伤到了要害。”

    傅衡逸握住沈清澜的手,“我避开了。”事实上,要不是要护着身后的那个人质,他是完全可以躲开这枪的。

    沈清澜虽然心疼,却也理解,毕竟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安安这几天就让我妈帮忙带下,我等你伤好了再回去。”

    别看傅衡逸平日里对她很细心,任何的小事都会放在心上,但是换了他自己,他就是个粗心的大男人。

    闻言,傅衡逸微微挑眉,对于能跟老婆独处很是高兴,他低头看了眼腹部的伤口,眼底闪过抹遗憾,就是可惜了。

    **

    今天是江晨希的父亲的生日,裴宁早就起来画了个淡妆,却在衣柜前站了半天还没想好穿什么。

    昊昊换好了衣服,却迟迟不见裴宁出来,于是就去敲妈妈的房门,“妈妈,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裴宁在里面喊道。

    昊昊推门进去,看着满床的衣服很是无语,“妈妈,你再不选好就该迟到了。”

    “昊昊,你说妈妈穿哪件好看?”她纠结半天了。今天是江晨希父亲的整寿,其他的亲戚朋友也会来,她必须重视。

    “妈妈穿哪件都好看。”昊昊嘴甜。

    裴宁笑,伸手摸摸他的脸,“你就会哄妈妈开心。”

    “我说的是实话,妈妈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姨以外最漂亮的女人。”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原来在你心里,我排在你的小姨之后啊。”裴宁佯装吃味地说道。

    “妈妈,小姨比你美的事实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怎么到现在还不肯接受啊。”昊昊脸嫌弃地说道,这母子间的玩笑他们经常开,裴宁是真的生气还是假生气,他眼就能看出来。

    裴宁捏着他的鼻子,“你个小坏蛋,就会嘲笑妈妈,妈妈以后不疼你了。”

    昊昊满不在乎地挥挥手,“不疼就不疼呗,妈妈,你要是再不换衣服,等下就真的迟到了。”

    裴宁看了眼时间,还真是,连忙起身,指着满床的衣服说道,“昊昊,你帮妈妈选件。”

    昊昊随手指了件米白色的连衣裙,“就这件事吧,这件妈妈穿上定好看。”

    “好,就听你的,要是不好看,今天晚上回来就打你屁股。”裴宁边说,边拿了衣服进浴室换。

    换好衣服,裴宁就带着儿子出发了,车子的后备箱里是她给江父江母准备的礼物,除了人套衣服之外,裴宁还给江父准备了套紫砂壶,而江母则是套护肤品,件件价格不菲。

    江晨希今天要负责所有的家宴事宜,所以并没有跟裴宁起来,而是早就来了酒店做准备。

    虽然是整寿,但是江父也没打算大办,请的都是走得近的亲戚,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总共也才三桌人,算起来,这是裴宁第次正式在江家的亲戚朋友面前亮相,这两年,大家也陆陆续续听到了些裴宁与江晨希在起的消息,有几个长辈也见过了裴宁,但是正式的见面却没有。

    本来江父是不想办宴席的,毕竟这样的场合,不管让不让裴宁出现都是件很为难的事情,但是江晨希要办,而江母也说要办,江父孤掌难鸣,自然只能同意。

    裴宁到的时候,江母正在招呼亲戚朋友,江晨希则是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江叔叔。”昊昊已经先步朝着江晨希走过去,他今年七岁了,已经到了江晨希的腰间,江晨希摸摸他的脑袋,“昊昊今天很帅气。”

    昊昊笑眯眯,“江叔叔也很帅气。”

    裴宁跟在后面,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袋子,江晨希见状,上前将袋子给接过来,“你怎么买这么多。”

    “都是些吃的用的,六十大寿就这么次,总不能空着手来吧。”就算是江家不在意,其他人还能不在意?裴宁想,要是她真的敢空手来,恐怕其他的亲戚朋友就要看不起她了,背后还会议论江晨希。

    “江奶奶,我想你了。”昊昊抱住江母的腰,撒娇,“江奶奶,你想我了吗?”

    江母笑眯眯,“想了。”昊昊今天穿的衣服是上次江母带着他去商场买的,见他今天穿了她买的衣服,脸上的笑意浓了分。

    昊昊在江母的面前转了圈,然后问道,“江奶奶,我今天帅气吗?”

    江母笑,“帅气,很帅气,比你江叔叔还要帅气。”抛开昊昊是裴宁儿子这点,江母是很喜欢这个聪慧懂事又嘴甜的孩子的。

    “江阿姨。”裴宁笑着叫了声,江母只是点点头,“来了,进去坐吧。”

    裴宁早就习惯了江母的态度,自然不会觉得被冷落了,相对于刚开始,江母现在的态度可是好多了。

    裴宁先将给江父江母准备的东西交给了江晨希,让他放好,然后才去见江父。

    江父正在和好友聊天呢,裴宁过去问候了声,江父倒是没有给她难堪,点点头,温和地跟她说了两句话。裴宁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自然不会打扰他们,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江晨希还要陪江母应酬宾客,没有时间陪她,裴宁拍拍他的手,“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好,有事你就叫我。”

    裴宁在跟昊昊小声地说话,她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是因为那些目光,多数都是带着打量好奇的成分,没有含着丝毫的恶意,所以裴宁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裴宁虽然不在意这些目光,但是昊昊却注意到了,小声的跟裴宁说道,“妈妈他们都在看你。”

    裴宁笑笑,“没事,他们就是好奇,不用在意。”

    “他们为什么好奇?”昊昊问道

    “他们觉得妈妈长得漂亮,所以想要多看几眼。”裴宁逗他。

    “妈妈骗人。”昊昊嘀咕了句,其实他是知道,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原因就是因为妈妈没有跟爸爸结婚就生下了自己。而江爷爷和家奶奶不同意妈妈跟江叔叔结婚,也是因为这个。昊昊不太明白未婚生子是什么样的行为,但是也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才让妈妈被人家看不起,心里不是不在意的,平日里对裴宁也就越发的好,十分的懂事。

    见裴宁不在意,昊昊也就当做不知道,逗她开心。

    宴席开始后,裴宁是跟江晨希坐在块儿的,就坐在江家几位长辈的下首。

    能坐在这桌的都是跟江家最亲近的人。江父只有个哥哥,叫江雄,今天没来,来的是他的双儿女,儿子叫江杰,女儿叫江燕,年纪跟江晨希相仿,都已经结婚了,孩子都生了。

    江燕坐在昊昊的身边,她好奇地打量了眼裴宁,对她善意地笑笑,“你就是宁吧,我是晨希的堂姐,我叫江燕,你也可以叫我堂姐。”

    “堂姐好。”裴宁笑着说道,人家递出了橄榄枝,她自然是要接的。

    江燕又看了看昊昊,“这就是你的儿子呀,长得真可爱。”

    “江姨好。”昊昊见人就喊。

    江燕笑眯眯,“你应该叫我叫姑姑。”

    “姑姑好。”

    “真是个好孩子。”江燕笑,她今天是第次见裴宁,之前都是听别人说的,好的坏的都有,最多的大概就是她以前不检点,跟野男人厮混,被弄大了肚子,她不打掉就算了,竟然还生下了。

    在见到裴宁之前,江燕也曾想过裴宁到底是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自己的堂弟这么迷恋她,在见到本人之后,江燕倒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江晨希会选择她。

    其实她从裴宁进门之后就注意到了她,她自然听到了有人的小声议论还有不间断的眼神打量,但从头到尾,她都是淡然处之的,这样的坦然态度让江燕很欣赏。

    江燕虽然也是江家的人,但是她却不是那种思想古板的。她反倒是觉得,江父江母有点太固执了,这俩人在起都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好反对的吗?难道他们真的打算让江晨希辈子不结婚?

    关于江父江母和裴宁之间的两年之约,她是听自己的母亲说过的,当时听的时候就觉得江父江母这样做很不妥,不过她毕竟是个外人,有些话在心里想想也就罢了,说是不能说的,尤其是对方还是自己的长辈。

    江燕性格直爽,裴宁也是个爽快人,两个人自然聊到起,江晨希见裴宁和江燕相谈甚欢,心里也很高兴,多个人接受裴宁对于他来说就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江杰的媳妇名叫舒雨薇,与陈婉娇是好友。

    当初江晨希拒绝陈婉娇与裴宁在起时舒雨薇就很生气。尤其是在看到陈婉娇那伤心的模样时,心对裴宁的恼怒就越发多了些。直想找机会,见见这个女人,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还是千娇百媚才能会让江晨希对她念念不忘。结果竟然在江父的寿宴上见到了。讲真的,她的心里是很不高兴的。

    原本今天坐在江晨希身边的人应该是陈婉娇。

    “原来你就是裴宁啊。”舒雨薇淡淡开口,看向裴宁的眼神带着审视,“我还以为你长得有多漂亮呢,现在看着也不过如此。”

    “雨薇,胡说道什么。”江燕沉了脸,小声呵斥,语气暗含着警告。

    舒雨薇小声嘀咕,“我说的是实话嘛,跟婉娇比起来,她长得可是点都不漂亮。”说是嘀咕,但声音整桌人都听得见。

    江母原本正在跟身边的人说笑呢,听到了这话,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看了裴宁眼,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只是还不等她说话打圆场,江晨希先开口了,“宁漂不漂亮,不是你们说了算。她在我眼里无人可比。”

    江燕哈哈大笑,“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小两口感情真好,羡煞旁人。不过谁说宁不漂亮,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十分对我的胃口。”

    这话典型的就是在维护裴宁,舒雨薇还想开口,被江燕瞪了眼。这个大姑姐的脾气,她可是领教过的,而自己的丈夫也在身边拉了拉听的袖子,江燕索性也就不怼了。等下有的是机会。

    眼珠子转了转,她从包里拿出了个小小的盒子,递给江父“小叔,这是婉娇让我带给您的生辰贺礼,她今天有事儿就不过来了。”

    江父笑着接过,“婉娇有心了,这孩子也真是的,不过就是个生日而已,还买什么礼物。”

    “小叔,您又不是不知道婉娇向来是这么个懂礼数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舒雨薇有意无意的向裴宁的方向看了几眼。其的意味分明。裴宁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发觉这话是针对她的。

    江父对于舒雨薇这话却并不接口,他虽然不喜欢裴宁,但是也不至于在这样的场合给她难堪。

    舒雨薇见江父把礼物收下之后就放在了边,又开口说道,“小叔,你不打开来看看?婉娇说这份礼物是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到手的,我问了她好几次,她都不告诉我是什么,你就打开来让我们看看呗,也满足下我的好奇心。”

    江父应了声“好”,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个玉扳指,看成色就知道没有个上万是拿不下来的。

    “这……婉娇这孩子怎么送这么厚的礼。”江父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就是个小东西,结果没想到竟这这么贵重的东西。

    要是陈婉娇成了自己的儿媳妇也就罢了,收了就收了,但是这俩人没成,而自己的儿子还选择了别人,说起来江父都觉得脸热。他直都觉得是江晨希对不起陈婉娇,而现在他生日,陈婉娇人不到,却让人帮忙带了份厚礼,这让江父心里越发不好受。

    江母也没有想到陈婉娇送的竟然是这个,按照陈婉娇的收入,这东西应该话立刻她好几个月的工资了,时间也不知道作何反应

    舒雨薇其实早就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她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想让大家知道陈婉娇对江父江母直很有心。与裴宁形成对比。

    她故作惊讶的说道,“天哪,婉娇这是花了多少钱买的?小叔,婉娇对你可真好。对了裴小姐。”她转头看向裴宁,“今天是小叔的生日,你是晨希的女朋友,定也给小叔准备了礼物吧。”

    这话可以说是非常的无礼了,不止是江晨希感到不悦,就连江父江母也皱了眉头,江杰在桌子下拽了拽老婆的手,舒雨薇佯装看不见,她今天就是想让裴宁难堪的,谁让她抢了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

    裴宁从舒雨薇拿出礼物的那刻起,就知道会有这么出,没想到还真的按照她想的发展了,嘴角轻勾,“点小东西罢了,不值提。”

    舒雨薇当然知道是些小东西,刚才裴宁来的时候她就瞧见了,不过是几袋子衣服,件衣服能抵得上这个玉扳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