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婚礼,命案(改名通知,重要)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姐姐,我想看看他。”颜夕说道。

    沈清澜站起身,跟着颜夕起去找道格斯,她能感觉出来颜夕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并不想谈过去的事情,她自然也不会跟她提那些。

    道格斯正带着安安在草地上踢足球呢,傅家没有那么大的草坪可以让安安玩耍,这次算是满足了安安的个小心愿了。

    安安跑的满头大汗,他们远远地就听见了他的笑声。

    “姐姐,安安长大了很多,比照片上看到的更加帅气。”颜夕温和地说道,眼底闪过丝艳羡,孩童的无忧无虑是最让人羡慕的。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安安都三岁了。”

    “嗯,所有的人都在往前走。”只有她,直停留在原地,怎么也不肯走出自己画的牢笼。

    安安已经看见了妈妈,跑过来,“妈妈。”他看了眼站在沈清澜身边的颜夕,“姐姐好。”

    颜夕的眼底浮现丝笑意,“安安好,不过你不能叫我姐姐,要叫我阿姨。”

    “阿姨好。”安安从善如流。

    颜夕伸手摸摸安安的脑袋,安安没有躲,还招招手,让颜夕蹲下来,颜夕好奇,蹲下来,安安在颜夕的脸上亲了下,道格斯脸色微变,生怕颜夕会突然生气,她很不喜欢人家与她进行肢体接触。

    索性,颜夕除了身子有片刻的僵硬之外,并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道格斯暗暗松了口气,沈清澜倒是没有注意到道格斯的神情变化,她只是看着颜夕,眼睛里是温和的笑意。

    “漂亮阿姨,我喜欢你。”安安笑眯眯地说道。

    颜夕的心微微颤,笑意渐渐在眼底漾开,晕染出片星光,她伸手,轻轻地将安安抱在怀里,“阿姨也很喜欢你。”

    道格斯都是没有想到颜夕对安安这么特别,之前也有邻居小孩过来玩儿,但是颜夕从不与他们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就算是道格斯说了让她试试,她也不愿意。

    “姐姐,我能跟安安玩会儿吗?”颜夕征求沈清澜的意见。

    沈清澜笑着点头,与道格斯走到了边,她也需要询问下颜夕的具体情况。

    “她的情况在好转,但也可以说更加严重了。”道格斯的第句话,就让沈清澜的心猛地沉,“道格斯,这是什么意思?”

    “她死的念头是越来越淡了,但是她的心门却越来越封闭,她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在你来之前,她甚至就连管家都几乎不说话,偶尔会跟我说上两句话,但更多的时候,她宁愿个人呆着。”

    “你不是说她的病情在好转吗?”沈清澜说道。

    “对,她的抑郁症在好转,但是清澜,她的心结,我解不开,或许是因为我们是恋人,所以她更加不愿意面对我,我无法对她进行完全的心理治疗,我前两天已经给我的个朋友打了电话,希望她能来协助我,我想换个人或许颜夕会愿意些。”

    沈清澜只以为颜夕已经好多了,没想到真实情况竟然是这样的,“你的那个方法有用吗?”沈清澜问道,颜夕不愿意接触陌生人,那么她会愿意接受另位医生对她的心理治疗吗?

    “我也不清楚是否有用,但是总要试试,清澜,我无法眼睁睁看着颜夕直活在痛苦里,偶尔半夜里,我起床去查看颜夕的情况时,我都能听到颜夕压抑的哭声。”道格斯的声音充满了悲伤,已经两年多了,颜夕直走不出当年的阴影,他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沈清澜能理解颜夕的痛苦,也理解道格斯的痛苦,良久,沈清澜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从他们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颜夕和安安在起的场景,颜夕的脸上难得有了明显的笑意,跟安安在起的她就像是个纯真的孩子。

    “清澜,能不能请你和安安在这里多住段时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颜夕这样开心过了。”

    沈清澜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好。”

    到了凯瑟琳婚礼这天,沈清澜没有带安安去,而是将安安留在了庄园里,“妈妈今天要去办点事情,你跟着叔叔阿姨好不好?”她征求儿子的意见。

    “妈妈,不能带我起去吗?”安安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沈清澜。

    “今天妈妈去的地方不适合小朋友去。”

    “那你会很快就回来吗?”

    “会。”

    “那好吧,我就跟叔叔和阿姨在起吧,不过妈妈,你要快点回来。”安安勉强同意了。

    “妈妈保证在你睡觉之前定回来。”

    “拉钩。”

    “嗯,拉钩。”

    **

    金恩熙和沈清澜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新郎和新娘还没到,金恩熙环顾了下四周,“安,没想到婚礼还挺盛大的。”

    “毕竟是雪梨市的名门望族,又是两大家族的联姻,不可能不盛大。”沈清澜倒是对这样的结果不意外,要是凯瑟琳的婚礼寒酸了才是件奇怪的事情。

    今天来的大多数都是雪梨市的些名门,东方人极少,沈清澜和金恩熙这两张东方面孔在人群不可谓不显眼,“你说凯瑟琳单独给你发请柬是什么意思?让你来看看他们家的势力?”要是真的是这样,那也只能说凯瑟琳真是太没脑子了,博伊尔家族在雪梨市是望族,难道沈家在京城就不是了吗?

    “先坐下来再说。”沈清澜对金恩熙说道,既然来参加婚礼了,只要凯凯瑟琳不主动挑衅,她也无意破坏婚礼。

    凯瑟琳对这场联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原本两年前就该举办婚礼,但是因为凯瑟琳闹自杀,她的母亲戴西也只能暂缓,只是经过两年的抗争,凯瑟琳终究是逃不过被母亲拿来做联姻工具的命运。

    “妈咪,能不能……”

    “不能。”凯瑟琳刚开口就被戴西打断了,戴西冷眼看着她,“凯瑟琳,我已经给了你两年的自由时间,你今天要是给我弄出什么意外,让婚礼无法顺利进行,你以后就不是我的女儿,不是我们博伊尔家族的人。”

    凯瑟琳神色僵,颓然地低下了头,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的母亲根本没有将她当做女儿看待,在她的眼里,只有利益。

    两年前,因为她逃婚,她跟未婚夫的婚事自然作罢,那次,她的母亲就大发雷霆,要不是她差点死了,恐怕她母亲还有其他的手段在等着她呢。

    这次的新郎也是个富家子弟,只是这个家族背后跟道上的人也有些关系,戴西选择了这样的个联姻对象,其实也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哥哥,这两年,黑手党内部的争斗日趋白热化,已经有人知道了她是首领的妹妹,两年时间里,她遇到了好几次刺杀,要不是她哥提前做了防范,恐怕她就死了。

    这次会选择这样个联姻对象,其实也是为了保护凯瑟琳,这个家族背后的势力实力还不错,护着个凯瑟琳是绰绰有余,就算是黑手党的人知道了凯瑟琳是首领的外甥女,看在这个家族的面子上,也不会对凯瑟琳动手,而这些,凯瑟琳通通不清楚,她知道的只是她母亲为了利益将她卖给了别人,所以在她的心,她是恨她母亲的,她的母亲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戴西也不解释自己的行为,明知道女儿心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去纠正、解释,有些事情,凯瑟琳无需明白太多。

    到了礼堂,当凯瑟琳无意看到坐在宾客席位上的沈清澜时,眸子里将要喷出火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婚礼,沈清澜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吗?

    想到这里,凯瑟琳越发怒火烧,差点就要冲下去质问沈清澜。

    沈清澜倒是注意到了凯瑟琳的眼神变化,微微挑眉,“看来这次邀请我们的不是凯瑟琳。”她低声与金恩熙说了句。

    如果是凯瑟琳的话,她看到她不会是这样的眼神。

    “那是谁?”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往戴西的方向看了眼,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戴西邀请她来的,只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明眼人都能看出凯瑟琳的不甘愿,整个过程凯瑟琳都是面无表情的,这样的明显,其他人看不到才是怪了,戴西的脸上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睛里却有着怒火,这个女儿真是蠢透了,就算是不甘愿也不能放在脸上,让别人看出来。

    仪式结束之后是婚宴,采取的是自助餐的形式。大概是被戴西警告过,当凯瑟琳再次出来时,脸上已经有了笑意,尽管这个笑意很勉强。

    “沈清澜,你来这里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沈清澜与金恩熙正在说话呢,就听到了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不是凯瑟琳是谁。

    沈清澜微微挑眉,不咸不淡地开口,“你也知道自己是个笑话?”

    金恩熙闻言,眼睛里划过抹笑意,有时候沈清澜的嘴要是损起来也是挺损的,没看见凯瑟琳的脸都青了吗。

    “沈清澜,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凯瑟琳压低了声音吼道,到底是没有失去了理智,没有大吼大叫。

    “这个恐怕就由不得你了,我是有邀请函的。”沈清澜看向了凯瑟琳的身后,“你说是不是,戴西夫人?”

    “傅太太能来我女儿的婚礼我很高兴。”戴西微笑着说道,“凯瑟琳,为你刚才的无理向傅太太道歉。”

    “凭什么!”凯瑟琳不愿意。

    “凯瑟琳,需要我说明吗?”戴西的脸沉下来,凯瑟琳瑟缩了下,跺了跺脚,“对不起。”

    沈清澜好脾气地笑笑,“没关系。”

    凯瑟琳没想到沈清澜竟然真的敢应,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她,不过沈清澜是谁,对于凯瑟琳的目光视而不见,她更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名叫戴西的女人。这个女人城府极深,而且手段比起凯瑟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初凯瑟琳做了那么多事情却没有留下明显的把柄就是因为有这个女人在背后给她善后。

    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人的母女关系似乎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好。

    “戴西夫人,终于见到你了。”

    戴西笑意温柔,但是沈清澜和金恩熙也不会真的将她当做是个温柔的人,“傅太太,我为我女儿之前的行为正式向你道歉。”

    之前?哪个之前?

    “现在我女儿已经结婚了,以后我也会好好约束她,不让她来打扰你。”

    沈清澜挑眉,没想到戴西今天邀请她来参加婚礼竟然是示好的,这又是为什么?

    戴西确实就是来示好的,原因很简单,现在黑手党内部争端不断,她时不时就会遇到拨刺杀,而她的丈夫已经因为这件事情受伤了两次,有次差点就没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自然不想再树立沈清澜这样的敌人,这次将沈清澜请来参加婚礼,无非就是想告诉沈清澜,凯瑟琳已经结婚了,以后不会再去打扰她的生活,而她也会约束好她的女儿,希望沈清澜以后也不要在他们家遇到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要是沈清澜知道戴西是这样想的,定会告诉她,她想多了,只要凯瑟琳不来招惹她,她是没有那个闲工夫唔关心他们家族如何。

    金恩熙直关注着道上的消息,倒是明白了几分戴西的用意,轻声在沈清澜的耳边说了几句,沈清澜顿时了然,轻声开口,“戴西夫人,我这人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闻言,戴西笑了,“那就多谢傅太太了,今天也来了几位艺术家,我带你过去跟他们聊聊?”

    “好。”人家有意示好,沈清澜自然是顺水推舟,相比较起来,与其多个像戴西这样的有高智商的敌人,不如卖他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这种事情,偶尔也是要做做的。

    凯瑟琳见到母亲对沈清澜以礼相待,心别提多恨了,但是她母亲给她的人已经被收回去了,她现在就算是想做什么都没有人手可以支配,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沈清澜与其他人相谈甚欢。

    “凯瑟琳,你还没放下吗?”布罗迪站在凯瑟琳的身边,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凯瑟琳咬牙,“放下,你让我怎么放下,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我才退出了画圈,也是因为她,我被逼嫁给了个不爱的人,布罗迪,你不懂我心的恨。”

    布罗迪叹气,“凯瑟琳,你怎么还是不懂,当初要不是你做了那些事情,沈清澜未必会对付你。”

    凯瑟琳豁然转头,冷冷地看着布罗迪,他们曾经都是弗兰克的学生,交情比沈清澜深得多了,结果他竟然帮着沈清澜说话,“我做了什么事情?”

    “凯瑟琳,游轮的事情我知道是你做的。”布罗迪压低了嗓音说道。

    凯瑟琳脸色微变,又立刻恢复了自然,“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布罗迪,我们曾经也算是好友,你说这些话伤我,是不是不太好?”

    布罗迪的眼闪过道悲伤,曾经凯瑟琳在他眼是耀眼的,优秀的,或许有些小脾气,但起码是善良的,但是后来,看着她步步走向了歧途,要说不伤心是骗人的。

    “凯瑟琳,你跟那些人打电话的时候我听见了。”所以当年那件事他开始就知道是凯瑟琳做的,之所以没揭发她,还是自私心在作祟。他喜欢凯瑟琳,喜欢了很多年,至今未曾放下,今天会来参加凯瑟琳的婚礼,也是因为想亲眼看着自己喜爱的姑娘出嫁。

    这份喜欢,他藏在了心里很多年,埋得很深,甚至没有个人看出来。

    “所以呢,你现在是要跑去告诉沈清澜当年我就想杀了她吗?”凯瑟琳还真的不怕他去告发,这件事都过去了那么久了。

    “不,我要是真的想揭发你,就不会现在才说。”当年他就会这么做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想从我这里得到好处?”凯瑟琳不屑地说道。

    布罗迪失望地看着她,“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不然你找我说这些干什么?”还是在这样的时候。

    布罗迪说不清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眼前的女孩子,曾经是他心头的白月光,而现在,这抹白月光,渐渐变成了蚊子血。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有些感情滋生得莫名,经年不散,就在你以为会存在你心辈子时,它却在某个瞬间,悄然散去。而曾经在你眼戴上了滤镜的人或物,也恢复了她的本真。

    “凯瑟琳,我不要任何的东西,也不会让你做什么,今天之所以说出来,是想站在曾经是朋友的角度,劝你句,不要再动什么歪心思了,好好珍惜你现在的日子吧。”布罗迪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没有看到身后的凯瑟琳眼底的不屑。

    “哼,还以为自己是谁竟然还跑来教训我,不过是个穷酸画家而已。”凯瑟琳说道。

    布罗迪还没走远,这些话顺着风,隐约传到了他的耳,他的脚步微微顿,眼神变得寒凉,自嘲笑,离开了这里。

    凯瑟琳看着布罗迪离开的背影,眼神阴冷,要是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就不要怪她不讲过去的情谊了。只是现在棘手的是她没有人手可以调配。

    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好久了,而沈清澜或许也知道那件事就是她做的,但是猜测和现实总还是有差距的,要是有了确凿的证据,沈清然就有了对付她的把柄,这对于她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想到这里,凯瑟琳对布罗迪生起了杀意。要说刚才还只是想着教训布罗迪的话,那么此刻,凯瑟琳想的就是怎么无声无息地除去布罗迪。布罗迪绝对想不到,就因为他劝解的番话,竟然就给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

    现在凯瑟琳的手上并没有人手可以调配,于是她便想到了买凶杀人,只是这件事到底不适合她亲自出面,应该怎么办呢?要不打电话给她舅舅?虽然她很少见到她的舅舅,但从仅有的几次见面能看出她舅舅还是很疼她的,要是让她舅舅派人将布罗迪杀了,是否可行呢?

    想到这里,凯瑟琳就想着等下方便的时候给她舅舅打电话。

    来到这里的艺术家般都是雪梨市的那些人,大部分沈清澜之前在弗兰克的家里见过,弗兰克没想到这次沈清澜竟然也来了,毕竟他是知道沈清澜与凯瑟琳之间的恩怨的,不过能在这里见到沈清澜,还是让弗兰克觉得很高兴。

    “沈小姐,终于又见到你了,我们有年多没见了吧,你比从前更美丽了。”弗兰克爽朗地说道。

    沈清澜与他握手,“弗兰克先生,我也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在这里看见你。”沈清澜上前与弗兰克握了握手,她跟弗兰克也就在年多前的次画展上见过。

    “沈小姐,你这次过来定要去我家里做客,我的妻子念叨过你好多次了。”弗兰克笑着说道。

    沈清澜淡笑着点头,“好的,改日定去去您家里做客,您妻子做的甜点味道好极了,我至今还记得那美妙的滋味。”

    “沈小姐要是喜欢我,让我妻子多做点,您可以带回去吃。”对于沈清澜能够喜欢妻子做的甜点,弗兰克十分开心。

    “那就这么说定了,弗兰克先生。”沈清澜跟弗兰肯你句我句聊得十分畅快,他们两个原本就相识,这几年虽然不太见面,但毕竟都是画坛里的人,弗兰克又十分欣赏沈清澜的才华,而弗兰克本身也是个十分有才华的艺术家,也教会了沈清澜很多,沈清澜对他是带着欣赏与敬意的。这样彼此欣赏的两个人是不会因为没有时常联系而变得陌生的。

    既然这次婚礼黛西邀请她的,而不是凯瑟琳,目的也是为了示好,沈清澜也就不再婚礼上多做停留了,很快就离开了婚礼现场。

    “安,你说,他们真的是来示好的吗?回去的路上,金恩熙心存狐疑。她注意到好几次了,凯瑟琳看向沈清澜的目光都带着冷意,这样的人会是来示好的?

    沈清澜淡笑,”示好的,不是她,是她的母亲。黛西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也是个十分有野心的女人,相信凯瑟琳在她的手心里翻不处风浪。“

    金恩熙想想也是,她今天虽然不太说话,但是也在暗观察着黛西,这个女人不愧是黑手党老大的妹妹,不简单。

    沈清澜跟金恩熙回到庄园的时候,安安正在和颜夕堆积木,看见妈妈回来了,只是跟沈清澜说了声就继续玩儿了。

    颜夕并不认识现在的金恩熙,金恩熙和沈清澜也不打算告诉她,所以现在的金恩熙对于颜夕来说就是个陌生人,看见陌生人,颜夕的神经有些紧张,就连玩游戏都有些心不在焉。

    金恩熙看出了她的不自在,跟沈清澜说了声就离开了,丹尼尔还个人住在酒店呢。

    第二天,沈清澜就登门拜访了弗兰克,本想带着安安起去的,但是安安不愿意去,说是要留下来陪颜夕,沈清澜见他们二人兴致正浓,也就同意了。

    ”妈妈,你晚上早点回来。“临出门前,安安不忘记说道,沈清澜点点头,摸摸他的脑袋,”好,你在家里要听阿姨的话,不能哭闹知道吗?“

    安安拂开妈妈的手,皱着小眉头,”妈妈,我很乖的。“

    沈清澜笑笑,开着道格斯的车走了,反正还有道格斯在,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弗兰克知道今天沈清澜要上门,就邀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画圈的人,沈清澜也认识。从弗兰克家里离开,已经是晚上了。

    车子开到半路沈清澜看到沿路上有家甜品店,就想起颜夕曾经是个很爱吃甜品的姑娘,于是就打算停车去买,但是这家店门口没有停车的地方,沈清澜看了看四周,前面五十米左右有个停车的位置,于是就停在了那里。

    正值雪梨市的冬天,街道上的行人不多,倒是很安静,沈清澜往回走,刚走过个路口,她的脚步微微顿,侧耳听了听,她刚才好像听到了救命的声音,最重要的是,这个声音很耳熟。

    她的左边是个小巷子,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沈清澜想了想,走了进去,随后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血已经流了地。

    ”布罗迪?“沈清澜不确定地问道。

    布罗迪已经快意识全无了,忽然就听到了沈清澜的声音,他努力睁开了眼睛,却看不清眼前的人,本能地伸出手,”救救我。“

    确实就是布罗迪的声音,他不是在她之前离开的吗,怎么会在这里,还这样的姿态?

    来不及多想,沈清澜连忙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将身上的丝巾扯下来捂住了布罗迪胸前的伤口。

    ”是……是凯……凯……“布罗迪想说话,但是他刚开口,血就从他嘴角冒出来,”先别说话,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沈清澜沉声说道。

    救护车来的很快,布罗迪被送往了医院,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布罗迪死了,沈清澜站在抢救室门口,听着医生宣布的结果,良久无言。

    她看过布罗迪身上的伤,是枪伤,而且手法很专业,开枪的人并没有打算开始就要了布罗迪的命,而是想让他慢慢地失血而亡,让他清楚地感知到生命在步步远离。所以打的是靠近他心脏位置的个动脉,要想打那个位置,需要很精准的枪法,这必然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跟布罗迪有仇,竟然要这样对他,等等,之前布鲁迪好像要跟她说个名字,开?凯?难道是凯瑟琳?

    可是为什么呢?凯瑟琳跟布罗迪以前是同门,关系很好,没有利益冲突,现在凯瑟琳也已经退出画圈了,按照道理来说这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或许是其他的名字里带着凯字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沈清澜就猜不到了,毕竟她跟布罗迪不熟。

    弗兰克已经赶到了医院,却没能见到布罗迪最后面。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弗兰克难以接受,”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弗兰克先生,请你节哀,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想到。“沈清澜安慰他。

    ”沈小姐,你是在哪里发现他的?“

    沈清澜说了地名,雪梨市她并不熟悉,所以她说的是那家甜品店的名字,索性那家甜品店很有名,说弗兰克就知道了。

    ”那是布罗迪回家的必经之路。“弗兰克说道,”在那家店附近有家披萨店,布罗迪很喜欢吃,经常回去那里吃披萨,今天午我还听他说过晚上要去那里吃披萨呢。“

    发生了命案,雪梨市的警方不可能不管,沈清澜作为第目击证人自然也是要跟着回去做笔录的。

    沈清澜跟警察离开的时候布罗迪的家人已经赶到了医院,自己家的孩子无缘无故死了,家人肯定是伤心的,尤其是个像是布罗迪母亲的人,哭得尤为伤心,甚至可以说是绝望。

    只是沈清澜去的时候凶手已经跑了,她没有见过凶手的样子,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所以这份笔录用处并不大。

    沈清澜从警局出来,已经是凌晨了,道格斯亲自来接的她。

    路上沈清澜都没有说话,道格斯看了她眼,”清澜,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就算是别人发现了他,也是救不活的,除非在刚刚受伤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医院。

    ”我知道,我想的并不是这个。“

    ”你是在想凶手是谁?“

    沈清澜点点头,”我听弗兰克说过,布罗迪的脾气很好,可以说根本没有仇家,是什么人会对他下手呢?而且还是以这么残忍的方式。“她到现场的时候地上全都是血,而弗兰克的手机不知道去了哪里,警察也没有找到。

    ”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无意得罪了什么人,或许他就是属于这种情况。“道格斯说道。

    沈清澜却不这样认为,她总觉得这件事似乎跟她有些关系。这是种直觉,没有任何的证据,或许只是她猜错了,也但愿是她猜错了。

    虽然布罗迪算不上她的朋友,但是也是认识的人,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多少影响了沈清澜游玩的心情,而雪梨市的警方还在调查取证,请求沈清澜能够多留几天,配合他们的调查,毕竟她是最后个见到死者的。

    沈清澜同意了,她也想知道凶手到底是谁。

    警方在距离现场不远处的个垃圾桶里找到了布罗迪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布罗迪的最后通电话是凯瑟琳打进来的,但是那天凯瑟琳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她和她的新婚丈夫正在外面玩儿呢。

    而且她跟布罗迪无冤无仇,没有作案动机,案情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沈清澜从弗兰克那里得知警方的调查结果,心就明白了,这件事恐怕还真的是凯瑟琳做的,结合布罗迪临死前说的话,九不离十了。

    凯瑟琳自己是没有作案的时间,但是她可以让别人去啊,毕竟对于凯瑟琳来说,找个杀手并不难。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沈清澜想不通,而且戴西说了会看好自己的女儿,结果这话刚出来,隔天就出事了,未免巧合了些。

    ”会不会是凯瑟琳的新婚丈夫帮她的?“金恩熙猜测,”毕竟她丈夫身后的家族与道上的人关系密切。“

    沈清澜摇头,”不会,她没有那么傻,这相当于是将自己的另面摊在了她丈夫的面前,就算是联姻,也不会有人蠢到这个地步。

    “总不能是她自己买凶杀人吧。”金恩熙说道。这个猜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时间这么短,真正的买凶杀人总是需要个过程的。射杀布罗迪的人手法很专业,说明干的就是这行。像这样专业的人想在短时间内找到,除非你有很熟的门路,比如他们,他们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凯瑟琳,不是沈清澜看不起她,而是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本事,换做戴西还有可能。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估计只有凯瑟琳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安,要不我们把凯瑟琳抓过来问问吧?”金恩熙建议道。

    沈清澜摇头,这并不是个好方法,前两天他们刚接受了示好,现在就把人家的女儿抓过来,这不明摆着告诉戴西他们不想和平相处吗。

    他们现在在的是雪梨市,是戴西的地盘,这样不明智的做法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做。

    金恩熙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也就随口说说,说过之后自己就否定了,“安,要不算了吧?反正这个布罗迪跟我们也没有关系,他怎么死的,自然有雪梨市的警方去调查,我们就不要操这个心了。”

    沈清澜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她只是想起了布罗迪母亲伤心痛哭的样子,起了点怜悯之心而已。

    ------题外话------

    为了配合这次爆更,QQ里原先的书名不能用了,应编辑要求改书名,从今天起,本书在QQ的书名正式改为《受宠吧!神秘娇妻》,潇湘书名不变。(别问我为什么取这么个名字,这个不是我定的,不是我,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