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金恩熙,你玩儿够了吗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男人的话音刚落,就从不远处的卡坐上站起来几个人,将他们给团团围住了。

    间的男人摸了把额头,发现没有血,放松了些,但是却疼痛不已,看着丹尼尔的眼神仿佛要喷出火来,“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打我!”男人恨声说道。

    丹尼尔将金恩熙护在身后,神情淡漠的看着他们,这个样子的丹尼尔倒是与平日里在集团里的有些像,浑身都透着股冷漠的气息。

    “不想知道。”

    “好,真是有种,兄弟们,给我打,往死里,出了事儿我兜着。”男人恶狠狠地说道,也不想想,能出现在魅色的人,在京城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而且丹尼尔的打扮也是成功人士,就身上的那身衣服就比男人身上的高几个档次,只可惜,男人根本没有认出来。

    “会儿你先走,不用管我。”丹尼尔对金恩熙低声说道。

    金恩熙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眼底的疑惑更深了些,丹尼尔到底有没有猜出来自己是谁?刚才有那么些时候,金恩熙觉得丹尼尔是知道的,但是现在却又不敢肯定了,要是丹尼尔真的猜出来了,就该知道,就凭自己的身手,这几个公子哥还不够给她塞牙缝的,他根本无需挡在她的面前,更不用跑。

    见这群人要扑上来,丹尼尔随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敲碎了拿在手里,“我看你们谁敢动。”

    那些人看了眼他手里尖锐的酒瓶子,尤其是间的那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傻帽。给我打。”

    群人就要动手,丹尼尔正打算拼了,身子却被人推,“你还是歇着吧。”个娇小的身影就冲了出去,随后耳边就传来声声惨叫,只是眨眼的功夫,那几个要围攻他们的公子哥就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不止。唯能站着的就是那个男人。

    金恩熙冷冷地看着男人,“现在就剩下你了。”

    男人的腿肚子颤抖,咽了咽口水,本以为是天生尤物,没想到是只暴力小母龙,“你……你想做什么?”他的双手抱胸,仿佛眼前的金恩熙是那逼良为娼的恶霸。

    金恩熙黑脸,残忍笑,“你说呢?”

    男人的心颤,此刻他可不觉得美人笑,倾国倾城,只觉得眼前的人仿佛来自地狱,阴寒的气息紧紧地包围着他,明明心里已经怕的要死,但是男人却还是大着胆子说道,“我告诉你,我父亲可是威远科技的老总,你要是得罪了我,我就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

    金恩熙歪头,“威远科技,那是啥?”

    男人差点喷出口老血,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群有人忍不住爆发哄笑,男人只觉得羞辱,狠狠瞪了眼那些嘲笑的人,“笑什么笑,群没有见识的穷鬼。”

    句话,得罪了群人,本来事不关己只是看戏的众人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呵呵,好个威远科技,这次我倒是记住了,不过是个暴发户公司,这还没上市呢,这人就已经得意成这样了,要是上市了,岂不是整个京城都装不下你们了?”

    说话的是个女人,看样子对这个威远科技还有些了解,女人的这番话也表明了,威远科技只是个普通的公司,就连名号都排不上。

    男人赤红了脸,那是气的,正要怒骂,肚子上就挨了拳,是金恩熙。

    男人疼的脸都白了,捂着肚子弯下了腰,金恩熙缓步上前,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迫使他与自己眼神对视,“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在京城里混不下去,嗯?”

    “我……我不会……放过你的!”男人咬牙说道,明明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还在那里逞强。

    “唔,我好怕怕哦。”金恩熙夸张地说道,脸上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看着男人的眼神嘲弄,“有本事你来,姑奶奶就在京城等着你。”

    男人脸色青了,死死地瞪着金恩熙,“我记住你了。”心暗暗想着,等回去了定要找人好好教训下这个女人,此刻,在男人眼里,金恩熙就是个欠教训的家伙,哪里还有点美感。

    金恩熙不屑地撇嘴,捏着下巴的人微微用力,男人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切,就这么点能耐,也敢学人家放狠话,你是港片看多了,以为自己天下第是不是。”

    这里的动静引来了魅色的经理,刚巧,韩奕今天过来看账本,听到服务生的话,就跟着经理过来了。韩奕是魅色的老板,又是韩氏集团的总裁,这里不会没人认识,见他来了,纷纷给他让开了道路。

    “怎么回事?谁在我地盘闹事?”韩奕人还没走进,声音就先到了,看见丹尼尔,微愣,又看了看眼前的场景,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丹尼尔,他们欺负你?”韩奕直接问丹尼尔。

    金恩熙见正主来了,松开了手,仿佛觉得脏,还在衣服上擦了擦,脸的嫌弃,看的男人目眦欲裂,这个可恨的女人。

    “韩总,你来的正好,这两人在酒吧里闹事。”男人二人见韩奕来了,率先开口,完全忽略了韩奕刚才第句话问的是丹尼尔,显然跟丹尼尔是认识的。

    围观的人看着男人的眼神同情,这智商捉急成这样,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韩奕的目光在男人的身上扫了眼,“你说他们两个先挑事儿的?”

    男人见韩奕回应他的话了,眼睛亮,站直了身体,“对,就是他们,我本来是好意,想请他们两个喝杯酒,结果没想到他们竟然二话不说就动手打人,韩总,你看看,他们将我的兄弟们都打成什么样子了。”

    “呵呵,我现在知道什么叫恶人先告状了。”金恩熙嘲讽地说道,看着自己双手上新做的美甲,神情悠闲,那个样子,看着还真的是挺欠揍的。

    “你……”男人怒了,但是还记得自己刚被金恩熙教训过,不敢跟她正面冲突,于是便看向了韩奕,“韩总,你看,现在还在嚣张,魅色是高档的消费场所,千万不能因为这样的人就拉低了档次。我都怀疑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这女人虽然穿的不错,但是衣服看着可不像是国际大牌,而这个男人就更加了,那些奢侈品的牌子他认得比他爹妈都熟,绝对没有男人身上穿的这身,也还不知道是哪里淘来的地摊货。

    金恩熙摇头,这人呐,旦蠢了就真的比猪还不来多少。

    韩奕点点头,“唔,确实,来人,将这几个给我扔出去。”

    男人得意地看着金恩熙,哼,得罪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想着呢,保安已经上前将他和他的同伴拉起来,要将他们给丢出去,男人慌了,看向韩奕,“韩总,你是不是搞错了?是他们挑事儿在先,不是我。”

    韩奕淡淡地看着他,“哦?这样吗?”

    男人猛点头,“我说的都是真话,韩总,是他们挑事儿的,不管我的事情。”

    韩奕哦声,“那也没关系,就算是他们先挑事儿,你也要给我出去,他们是我的朋友,都是讲理的人,肯定是你做了什么事情,才让他们先动手的,我这人呢,唯的缺点就是太护短。”他的桃花眼微微上挑,说得漫不经心。

    男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哪里想到这两人竟然跟韩奕是认识的,“韩总,就算他们是你的朋友,但是你也不能不讲理啊,我可是这里的客人,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客人的吗?”他大着胆子说道,依仗的不过是现场人多,韩奕不会对他如何。

    韩奕微微笑,“你刚才不是说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如何便如何,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你将会被纳入魅色的黑名单,永远不准踏入半步,张经理,记住了吗?”后半句话是对着张经理说的。

    张经理点点头,“记住了,韩总。”

    “还不将他们给我‘请’出去?”韩奕冷冷地说道,保安们不顾几人的挣扎,捂着男人的嘴将他拖了出去。

    很快就有保洁上来打扫卫生,韩奕看向其他人,“今天扫了各位的兴致,实在是抱歉,这样,今天我请客,就算是给大家陪个不是了,大家继续。”

    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阵掌声,都是夸赞韩奕豪气的,而且也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众人自然就散了。

    “韩总,十分抱歉,给你带来了麻烦,今天的酒水就记在我的账上吧。”丹尼尔开口说道。

    韩奕摆摆手,“可别了,这要是让小嫂子知道了。我就要被笑死了,这点钱小意思,不用放在心上。”韩奕的视线在金恩熙的身上扫过,“这位小姐很面生,是你的女朋友?”

    丹尼尔摇头,“不是,这位是罗拉小姐,是清澜的朋友,今天我们约了起出来玩玩。”

    “哦。”韩奕应了声,笑着说道,“那你们继续玩儿,我请客。”

    “谢了韩总。”金恩熙丝毫不客气。

    韩奕的账本还没看完,说了两句就走了。

    等到人都走了,丹尼尔看向金恩熙,“我们也走吧。”

    金恩熙怔,不过她今晚玩的也够嗨了,回去就回去吧。

    丹尼尔叫了代驾,先将金恩熙送到了酒店,“谢谢了,改天我们再约。”金恩熙说了句,就要打开车门下车,却发下车门被锁着,看向丹尼尔。

    丹尼尔眼神幽幽,“罗拉小姐,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金恩熙眨眨眼,“说什么?哦,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丹尼尔的眼底闪过抹怒气,“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金恩熙眼神微闪,脸的无辜,“那是什么?我不明白丹尼尔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觉得我烦,那以后我们不见面就是了。”

    “金恩熙,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丹尼尔直接戳穿了她的身份。

    金恩熙的身子微微僵,却在瞬间恢复自然,更加无辜地看着丹尼尔,“我是罗拉,不是金恩熙,丹尼尔,请你看清楚,我并不是你的女朋友。”

    丹尼尔靠近点,定定地看着金恩熙的眼睛,“是吗?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是我认错了,你不是恩熙,不是我的女朋友,不是我的爱人。”

    金恩熙噎,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金恩熙,你玩儿了吗?”丹尼尔的声音很轻很轻,却像是击重锤,很恨地敲击在金恩熙的身上,她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良久,金恩熙才叹了口气,“你是从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她敢肯定,初见时丹尼尔并没有认出自己。

    丹尼尔没有回答金恩熙的话,狠狠抱住了她,力度之大,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金恩熙鼻尖酸,回抱住了他。

    “对不起。”金恩熙轻声说道,抱歉啊,我亲爱的丹尼尔,欺骗了你。

    “恩熙,你终于回来了。”丹尼尔轻声说道,声音带着丝哽咽,两年多了,将近百个日日夜夜,他每天都在期盼着金恩熙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说句,“丹尼尔,我回来了。”

    金恩熙红着眼眶,“是,我回来了,丹尼尔。”

    丹尼尔的眼泪瞬间滑落,那压抑已久的泪水在碰到心里的那根弦时终究是被崩溃了,金恩熙察觉到肩膀上的湿意,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紧了丹尼尔。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等到两人的心情都平静了,金恩熙才问道,她自认伪装的很好。

    “眼神。”丹尼尔拉着金恩熙的手不放开,“个人的外貌再怎么改变,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但是初次见面的时候你没有认出我。”金恩恩熙戳穿他,要是真的这么神奇,丹尼尔当时就能眼认出他。

    说到这个,丹尼尔不禁有些生气,“我还没说你呢,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还整这么出你猜我猜的游戏,“要是我没有认出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或许开始以为金恩熙隐藏地太好,没有认出来,但是不经意间总是可以看出些端倪的,再经过反复的验证,自然就能猜到了,之所以没有第时间相认,也是想做最后的确认。

    金恩熙总不能跟人家说,要是你没认出我,我就打算辈子不告诉你了吧,她敢保证,她要是敢这么说,丹尼尔定会生气。

    “本来想过段时间再告诉你的。”金恩熙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丹尼尔,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怕你不喜欢我,我怕你等得太久,已经忘记了我,我怕你已经不再爱我。”

    丹尼尔听着金恩熙声音隐藏的悲伤,心猛地疼,再次抱紧了她,“傻瓜,我怎么会忘记你,我直在等你回来,我也知道,你定会回来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恩熙,是我最爱的人。”

    这次轮到金恩熙哭了,从来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得很好的金恩熙,终究在丹尼尔的怀释放了自己最真实的情绪,丹尼尔紧紧抱着她,嘴角带笑,“恩熙,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

    金恩熙狠狠点头,这次她也绝对不会再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当金恩熙醒来的时候,丹尼尔正定定地看着她,见她醒了,伸手摸摸她的脸,“疼吗?”

    金恩熙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不疼。”

    “定很疼吧。”将全身的肌肤几乎都换了次,经历了无数次的手术,怎么可能不疼吗?

    金恩熙没有跟丹尼尔提起那场爆炸,还有自己的伤,丹尼尔是趁着金恩熙睡着了之后打电话问沈清澜的,沈清澜知道他们已经相认,于是就将事情五十地告诉了丹尼尔,包括她找到金恩熙时,她几乎全毁的了样子。

    丹尼尔很心疼,只要想到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金恩熙每天都在经历着皮肤重新生长,不断动手术的痛苦,他的心就疼的将要窒息。

    “丹尼尔,这切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能再次站在你面前就是我所有的动力,我很庆幸,我现在站在了你的面前。”

    “傻瓜,为什么不让我陪着你,你知道的,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是爱你的。”

    金恩熙笑笑,“丹尼尔,我是女孩子呀,我希望在你的心里,我永远都是完美的。”那样丑陋的自己,就让它消失在记忆里吧。

    “你现在也很美。”丹尼尔认真地说道。

    金恩熙什么都没说,只是主动吻上了丹尼尔的唇。

    **

    沈清澜的生日之后,傅衡逸就要回部队了,安安知道爸爸要走了,边舍不得,边在暗暗高兴,这下终于没人跟他抢妈妈了。

    傅衡逸眼就看出了这个小子在想什么,看着沈清澜,“这次跟我起回去吧,让安安在家里陪着爷爷。”

    沈清澜挑眉,昨晚上他们才商量过这个,现在怎么又提起来了。

    “妈妈,不要走。”安安出声抗议。

    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啊,临走前还不忘欺负儿子。

    “爸爸,你走吧。”安安不得的小情绪在听到傅衡逸说让沈清澜跟他走,而自己则是留在家里时消失地干二净,恨不得傅衡逸现在就走。

    傅衡逸轻哼声,这个小白眼儿狼,亏得自己在他出生的时候对他那么好,把屎把尿的,现在竟然赶他走,本来只是逗逗儿子的傅衡逸这刻是真的想将沈清澜带走了。

    “清澜这次我回去要个多月都不能回来,你就跟我起去吧。”傅衡逸说道,眼角余光看着某个臭小子。

    某个臭小子急了,抱着沈清澜的腿,“妈妈,不要,安安也要去。”要去起去,不能将他个人扔在家里,绝对不行。

    沈清澜好笑地看了眼傅衡逸,“别逗他了,等下真哭了你哄吗?”

    傅衡逸嫌弃地看了眼儿子,“都这么大了还哭就丢人了。”

    安安本来是觉得委屈,想要哭了,但是听到爸爸的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行了,赶紧走吧。”沈清澜催促他离开,就要去抱儿子,傅衡逸拉住她,“我可没逗他,我是认真的,你这次跟我起去吧。”

    沈清澜见他是越来越来劲儿了,没好气地推了他把,“赶紧走你的。”

    傅衡逸幽幽地看着沈清澜,“这女人呐,果然是善变,什么你最重要的话都是骗人的。”

    沈清澜呵呵,送他脸的冷漠,抱着儿子转身进了家门,砰,门关上,期间连回头都不曾,傅衡逸摸摸下巴,那什么,是不是现在年纪大了,魅力下降了,不然这么他老婆点舍不得他的情绪都没有呢?人家说七年之痒,他们之间才五年啊。

    傅衡逸幽怨地上了车,负责开车的警卫员看了眼傅衡逸又恢复冷漠的脸,不敢废话,连忙启动车子离开了。

    安安从窗户口看见爸爸的车走了,顿时就放心了,见到地上的玩具,立即就有了玩的心思,丢下妈妈就去找玩具去了,看的沈清澜是哭笑不得。

    沈清澜则是去找了傅老爷子,好久不陪老爷子下棋了,见老爷子有兴致,两人就坐在客厅里下棋。

    “清澜丫头,你的棋艺是退步咯。”傅老爷子摸着胡子,笑哈哈地说道。

    沈清澜看着棋盘上的局势,神情淡定,“爷爷,结果未出,现在说着这个有点早。”

    “哈哈,好,那我们就静等结果。”傅老爷子大手挥,又落下子。

    五分钟后,傅老爷子看着棋盘,久久不语。

    “爷爷,你输了。”沈清澜淡淡开口。

    傅老爷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棋盘,“这怎么可能呢?”

    他抬头看着沈清澜,“清澜丫头,再来局。”

    “好。”

    棋子打散,切重来。

    半个小时后,傅老爷子看着棋盘,良久叹气,“哎,清澜丫头,你太狡猾了,竟然给爷爷挖了这么大的个坑。”

    沈清澜笑而不语。

    “你自己棋艺不精还怪澜澜,你好意思吗?”门口传来沈老爷子气十足的声音。

    原来沈老爷子刚进门就听到了傅老爷子的话,忍不住怼了他句。

    傅老爷子哼哼,“你棋艺精湛,你来。”

    “来就来,澜澜,全力以赴,不许给爷爷放水。”

    “爷爷,我肯定不放水。”沈清澜保证。

    四十分钟后,傅老爷子拍着大腿,笑得老脸皱成了朵菊花,“哈哈哈哈哈,沈老头,你还笑话我呢,你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哼,我起码比你多坚持了十分钟,要是放在战场上,有了这十分钟,我的援军都到了,而你,哼哼。”沈老爷子丝毫不退,跟傅老爷子你眼我语,两人是谁也不让谁。

    安安本来是在玩儿的,听见这边的争吵声,以为两位老爷子真的在吵架,吓得哇声哭出来。两位老爷子被哭声震,蒙在了原地。

    “怎么了,怎么了,安安小心肝,怎么就哭了呢?”傅老爷子率先反应过来,走过来问道,语气那叫个心疼。

    “不要……不要吵架……”安安哭着说道,听得两位老爷子脸上红,那个,真的没有想到日常的斗嘴竟然会吓着小朋友,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安安,没有吵架,我们在闹着玩儿呢。”傅老爷子急忙解释,沈老爷子也说道,“安安,外曾祖父和曾祖父没有吵架,我们在玩游戏呢。”

    安安吸吸鼻子,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真的吗?”

    “真的真的,曾祖父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们就是在玩儿游戏呢。”

    安安是个很好哄的孩子,只是几句话顿时就眉开眼笑了,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对视眼,以后可不敢在安安的面前斗嘴了。

    安安哭,两位老爷子急得不行,倒是沈清澜这位妈妈,在得知了安安哭的原因之后就不管他了,等到安安不哭了,才带着安安去了花园里。

    “两位爷爷,下棋费神,你们还是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吧。”免得等下又怼起来。

    两位老爷子也没有了下棋的兴致,摆摆手,“行了,老家伙,我们就喝杯茶聊聊天吧。”

    “哎,走吧。”沈老爷子附和道。

    安安的情绪来得快,去地也快,看见院子里的花,笑了,沈清澜蹲下来,看着儿子,脸上没有了温柔,“安安,妈妈跟你说说话。”

    安安不解地看着妈妈,不明白妈妈要讲什么,沈清澜将儿子拉到身前,尽量缓和语气,“安安,你是男孩子,不能动不动就哭知道吗?”

    安安可以说从出生开始就集万千宠爱于身,不管是沈家还是傅家,除了傅衡逸和她,其他人对安安简直就是没有原则,将安安宠得有些娇气了,他是个男孩子,而且还是傅家的孩子,绝对不能这样娇气。

    “妈妈,我害怕。”

    “你就算是害怕,你也不能哭,就像是刚刚,你哭是因为以为两位老爷爷吵架,你被吓到了是吗?”

    安安点头,沈清澜继续说道,“但是实际上两位老爷爷没有吵架,只是在玩游戏是吗?”

    安安继续点头。

    “你看你都没有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就先害怕了,这是个男子汉会做的吗?”

    安安愣愣的,没听懂妈妈的话,毕竟才三岁,浅显的道理可以明白,深些的就无法理解了。沈清澜见儿子不理解,试图换种说法,“安安,我们遇见事件觉得害怕或者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呢,先不要哭,要将事情看清楚了,要是你觉得不能解决,你就告诉爸爸妈妈,在你还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会给你帮助,而不是哭,男孩子,要坚强。”

    “安安以后不哭。”安安依旧没听懂沈清澜后半句话的意思,但是却记住了点,遇见事情不能哭,要坚强。

    沈清澜也知道要个三岁的孩子理解这些太难了,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先将安安的这个爱哭的毛病纠正了再说。

    想到这里,沈清澜不禁开始傅衡逸的建议,其实去军区随军段时间也好,最近傅老爷子的身子还算康健,就算离开几个月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军区的气氛能够很好的塑造安安的性格。正好傅衡逸也希望自己随军,此时的沈清澜完全忘记了,傅衡逸希望的她个人去军区陪她,而不是带着某个臭小孩儿。

    沈清澜陪着安安在花园里玩了会儿,就接到了于晓萱的电话,“清澜,我明天要带果果去医院打疫苗,我记得安安也要打了吧,起去吗?”

    沈清澜想了想日子,最近还真的是到了给安安打预防针的时间,她差点忘记了,“好,我等下打电话预约。”

    “不用了,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反正安安和果果的医生是同个,就起说了。”

    “那行,明天早我去接你。”

    “好。”

    第二天早,沈清澜就将某个赖床的小家伙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路上安安都是迷迷糊糊的,到了医院,看见医院的大门,就有些不高兴了,拉着沈清澜的裤腿不肯走。

    “安安,来的路上妈妈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要打针,打完针妈妈带你去买糖果吃。”

    安安依旧不愿意走,他不要打针,其他小朋友都是生病了才要打针,为什么要打针。

    沈清澜将安安抱起来,安安趴在妈妈的肩上,轻声求道,“妈妈,不打可以吗?疼。”

    沈清澜柔声安抚着儿子,“这个针毕竟要打,这是防止你生病的,你要是生病了就要吃很苦很苦的药,打好几天的针,你是想只是今天打针,还是生病了打好几针?”

    “今天打。”安安怏怏地说道,他不想喝很苦很苦的药。

    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真乖。”

    于晓萱跟在后面,听见安安的话,忍不住笑道,“安安,打针不疼的,妹妹也打针,她从来不哭。”说来也奇怪,果果从小就不怕打针,除了前两次打针哭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

    果果被于晓萱抱着,好奇地看着四周,她已经两岁了,跟于晓萱小时候样,脸上带着婴儿肥,那双眼睛跟于晓萱像极了,不过其他的地方就像跟韩奕个模子刻出来样,这两年是越长越像,韩奕是走到哪里带到那里,见人就夸自己的宝贝女儿,就连微博上都是女儿的照片,当然,没有张是正面照,就算是有,也经过了处理,遮住了正脸,反倒是于晓萱,很少在自己的微博上放女儿的照片。

    尽管已经提前预约了,不过到底是晚了点,他们去的时候前面还有几个人在等候,于晓萱和沈清澜带着孩子坐在外面等,于晓萱的脸上带着墨镜和口罩,倒是没有人认出她来,就算是认出了。

    “你怎么不让韩奕过来?”沈清澜问道,于晓萱的曝光度太高了,万被人认出来,他们就要被围堵了。

    “他今天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正好我也有时间,就过来了,放心吧,我打扮成这个样子,没有认出来的。”于晓萱倒是不担心,显然是在聚光灯下生活久了,已经很习惯了,应对自如,“而且就算是真的认出来了,我也有办法。”

    “安安,今天打针你害怕吗?”于晓萱见安安直兴致缺缺的样子,想开口逗他笑,安安只是趴在沈清澜的肩上,沉默不语,他今天心情不好,想想也是,本来早上就没有睡饱,还被带到医院里来打针,傅小少爷的心情能好就怪了。

    “安安这是怎么了?”于晓萱奇怪,以前安安就算是不喜欢打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啊。

    “早被我挖起来的,心情不好。”沈清澜淡淡说道,安安有很严重的起床气,之前甚至会发脾气,被沈清澜严肃教育了几次改了不少,现在顶多就是不想说话。

    于晓萱想摸摸他的脸,却被他躲开了,果果叫了声哥哥,安安看了她眼,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看也不看她,果果有些委屈了,看了眼于晓萱,于晓萱只是笑看着她,果果从于晓萱的腿上滑下,走过来拉拉安安的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颗奶糖,这是早上韩奕放在女儿的口袋里的。于晓萱不让女儿吃糖果,所以韩奕就只放了颗。

    “哥哥,给。”果果将自己唯的糖果递给安安。

    安安看了看果果,又看看糖果,伸手接了过来,示意沈清澜将自己放下,沈清澜将他放在地上,只见安安撕开了奶糖的包装,然后将糖塞进了果果的嘴里。

    沈清澜和于晓萱看见这幕,忍俊不禁。

    “谢谢哥哥。”果果笑眯眯,安安跟着笑。

    很快就轮到果果和安安了,安安打针的时候眼泪珠子在眼眶里转啊转,到底是没有像以前那样嚎啕大哭。出去的时候还跟沈清澜邀功,“妈妈,我没哭。”

    沈清澜亲亲他的小脸,“嗯,很棒,安安是个小男子汉了。”

    安安咧开小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