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两年后,再遇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两年后,安安已经三岁半了。

    大早,傅家老宅里就响起了安安欢快的声音,“妈妈,快点。”

    沈清澜跟在他的身后,“你慢点,要是摔疼了,我可不会去扶你。”

    二胖跟在安安的身后,摇着尾巴,它已经长成了只大狗,不站起来都有安安的胸口那么高了,整天就围着安安转,人狗的感情很好。

    安安穿了套运动服,美其名曰今天要跟妈妈出去跑步,还特意起了个大早。

    原本年半前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搬出了老宅,去了新家居住,但是年前傅老爷子的身体忽然就不行了,就又搬了回来,而沈清澜直想要的女儿也没能实现,原因就是那次的病毒感染,伊登担心会影响到孩子的健康,建议她过两年,确保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了再说。

    为了孩子的健康,沈清澜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而这个提议就简直就是太符合傅衡逸的心意了,原本他就不同意沈清澜生二胎,上次会答应也是因为沈清澜的身体生命垂危。

    虽然说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但是能往后推他自然是求之不得,要是沈清澜能打消这个想法就再好不过了。

    “妈妈,你快点。”安安在前面催促,下半年他就要上幼儿园了,而现在是五月份,他的生日刚过没多久,转眼就要六月份了。

    “你先跑,等下妈妈就追上你了。”沈清澜对着儿子说道,安安听,顿时就撒开脚丫子跑了,二胖跟在他的身边,这里是军区大院,沈清澜自然也没有什么还不放心的,平日里也不会拘束安安。

    安安精力十分旺盛,跟沈清澜这路跑下来竟然也不觉得累,虽然也是有沈清澜为了照顾安安,特意缩短了路程的缘故。

    “妈妈,我们去外婆家吧。”回到家吃了早饭,安安就想去沈家了,还打算拉上傅老爷子,“曾爷爷,你跟我起去好不好?”

    傅老爷子自然不会不同意曾孙子的要求,连连点头,“好好好,等下就去。”

    家人去沈家,两位老爷子就相伴去书房下棋了,安安则是在客厅里搭了轨道,玩起了他最新的玩具,套轨道火车。

    “清澜,安安现在已经满三岁了,你跟衡逸有没有二胎的计划?个孩子毕竟是太孤单了。”楚云蓉边给沈清澜削苹果,边说道。

    沈清澜眼眸轻闪,这件事在上个月傅衡逸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跟他说过了,但是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说安安现在年纪还太小,想过两年再生,根本就是借口。

    “这件事我跟衡逸正在商量呢,不过这孩子要不是想要就能要的,看缘分吧,最重要的是,到时候还要问问安安,我不想等到孩子生出来了,安安却不喜欢自己的弟弟妹妹。”现在社会上很多因为生二胎而因为的问题,尤其是些独生子女,之前家里只有他们个孩子,家里的宠爱都是个人的,后来二胎出来,分散了大孩子的宠爱,导致了系列悲剧,这样的事情在新闻上并不少见。

    楚云蓉点点头,“这倒也是,还是应该跟安安商量商量,不过安安是个懂事的孩子,应该能理解。”对于安安,楚云蓉是点都不担心,这个孩子的性格是真的很好,既不像沈清澜,也不像傅衡逸,活泼、开朗,还善解人意。

    “嫂子和哥哥怎么样了?之前不是说准备怀孕了吗?”沈清澜转移了话题,再说下去就该扯到傅衡逸的身上去了。

    “正在调养身体的药呢,还有个星期药就停了,等到三个月后,兮瑶去检查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就准备怀了。”

    温兮瑶和沈君煜结婚已经三年了,去年二人就决定要孩子,只不过二人都想生个健康的孩子,所以就想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这半年来温兮瑶直在喝药调理身体。

    “确实差不多了,方彤都已经三个月了。”

    “你们几个接连做了妈妈,我们也老了。”楚云蓉和沈清澜聊着家常,沈清澜笑笑,“您什么时候也感叹时光的流逝了?”

    “能不感叹吗?转眼的事情,就是你表姐宁还让人操心,你说她跟晨希都在起两年多了,怎么还不准备结婚?再不结婚,等到她和晨希以后结婚了,生孩子就成高龄产妇了。”

    以前裴宁单身的时候吧,他们愁的是她没有男朋友,现在她有男朋友了吧,又开始愁婚事。他们每次问裴宁,裴宁就只是笑笑,说不急不急。

    沈清澜是知道裴宁和江家父母之间的约定的,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自然是愁的,“妈,这件事表姐心有数的,您就别操心了,下次见到大姨,也劝劝她,没看今年表姐被她催的都不敢回家了吗?”

    “唉,”楚云蓉叹气,忍不住有些担心,“你说会不会是晨希不想跟你表姐结婚啊,他该不会是嫌弃昊昊,所以不愿意结婚吧?”她开始胡思乱想。

    沈清澜无语,“妈,你想多了,晨希要是不喜欢表姐,当初他就不会追求表姐,他们两人现在也是成年人了,自有打算。”两年之期仅剩下最后的几个月了,江父江母就算是不同意也拖不了多久。

    楚云蓉又叹息声,将苹果递给沈清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是管不了了,对了,等下宁和昊昊要来家里吃饭,你趁机问问她跟晨希是什么打算,谈恋爱虽然很美好,但是也不能谈辈子不是。”

    “妈,你刚刚还说不管了。”结果转眼就让她去打听消息。

    “你就问问,让宁给个明确的答复,也好让你大姨放心,你大姨愁的头发都白了。”

    裴宁是将近午才到的,带着昊昊起,昊昊今年已经七岁了,是个年级的小学生,长得是越发像裴宁,大概是跟江晨希待久了,身上的气质隐隐有了江晨希的味道,是个小绅士。

    “小姨好》”昊昊笑眯眯,沈清澜将他拉过来,“最近上学累吗?”

    昊昊摇头,年级的东西他早两年就会了,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难度,他的私教老师已经在教他五年级的内容了,就连班主任都跟裴宁建议了,想让昊昊跳级,只是裴宁没有同意而已。

    “那些东西太简单了。”昊昊说道,他看了眼裴宁的方向,见裴宁去抱安安了,压低了声音和沈清澜说道,“小姨,我前两天去见我亲生爸爸了。”

    沈清澜挑眉,“他又去你学校找你了?”段凌这半年来经常会去见昊昊。

    昊昊点头,“不过带我去吃了午饭就走了。”

    两年前,段凌被裴宁拒绝就回了D国,直都没有出现,就在大家以为他不打算回来的时候他又回来了,而且这次还是以拓展Z国市场的理由回来的,说是要在京城建立分公司。

    “小姨,我爸爸说想带我去见我的爷爷奶奶,你说我应该去吗?”

    沈清澜侧目,“你爸爸跟你说的?”

    昊昊点头,“嗯,不过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妈妈,你说我要去吗?”

    “那你想去吗?”

    昊昊想了想,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他们,不过要是妈妈同意我去的话,我也可以去见见,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去了。”昊昊对所谓的爷爷奶奶没有感情,自然是无所谓见不见的。

    这两年,段凌虽然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京城,但是对昊昊这个儿子还是挺好的,裴宁不让他见儿子,在长达年多的时间里他也确实做到了不见,只是会经常从国外给昊昊寄礼物,这些是他送给昊昊的东西,裴宁也不会私自做主处理了。

    “那你改天跟妈妈说说,看看她同不同意。”沈清澜说道。

    “好吧。”昊昊摊手,“我觉得妈妈可能会炸毛,她最不喜欢我提起我亲生爸爸了。”

    “你妈妈会理解的,你以为你爸爸来见你,你妈妈真的不知道?”昊昊就读的学校是全京城有名的贵族学校,环境是绝对的安全,段凌去找昊昊,学校肯定会第时间通知裴宁,裴宁装作不知道,也算是种默认,毕竟那是父子之间的天性,她无法抹杀。

    她不爱段凌是回事,只要段凌不向昊昊灌输些乱七糟的思想,她也不会阻止。

    “笑意,那我晚上再跟妈妈说,我现在先去找弟弟玩儿了。”

    “好,去吧。”沈清澜拍拍他的屁股,昊昊就去找安安了。

    “昊昊跟你说什么悄悄话呢?”裴宁早就看到了昊昊跟沈清澜咬耳朵了,她心也有些吃味,昊昊跟沈清澜更亲,两人相处就跟朋友似的,不会跟她说的话,定会跟沈清澜说,想想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挺心塞的。

    “没什么,说点我和他直接的小秘密。”沈清澜淡淡开口。

    裴宁更加心塞了,“哎,我儿子怎么就没有跟我的秘密呢,真是白养了。”

    “那送我好了。”沈清澜接了句。

    “那可不行。”

    沈清澜淡淡笑,“对了,刚才我妈让我问你,你和晨希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裴宁苦了脸,“唉,真是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这个话题了,现在我妈天问我十几遍,见我不回家就直接电话轰炸,我的脑袋都要炸了。”她是真的头疼,又不能告诉他们她跟江父江母的约定,不然还不得打起来了。

    “表姐,你跟江家父母的关系现在怎么样?”

    裴宁脸上的笑意微微顿,淡了些许,“就那样呗。”虽然二人同意了他们交往,也不再对她横眉冷对,但是每次过年过节去他们家拜访,对她都是不冷不淡的,或者算得上十分客气,那态度不像是对待儿子的女朋友,倒更像是对待客人。

    “二年之期马上就要到了。”沈清澜淡淡说了句,裴宁的眼神微暗,是啊,两年之期马上就要到了。

    “表姐,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到时候江家父母还是不同意你们的婚事该怎么办?”

    裴宁淡淡笑,“还能怎么办,那就只能谈辈子恋爱了,已经爱上了这个人,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因为不能结婚就离开他吧。”

    沈清澜闻言,心很心疼裴宁,“表姐。”

    裴宁倒是已经想通了,“其实现在我和晨希之间跟真正的夫妻也没有区别,不过是张证书而已,不要就不要了,难不成没有那张证书我们就不相爱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下半年安安就要上幼儿园了,你学校找好了吗?”

    知道裴宁是不想再谈下去了,沈清澜也就顺势转移了话题,“已经看好了,军区幼儿园,这里的师资力量很优秀,离家也近,我们就打算在这里上了。”

    裴宁点点头,能在军区幼儿园里上学的基本也是大院里的高干子弟,也不错。

    吃了午饭,裴宁因为下午还有事情就将昊昊留在这里,自己走了,两个小家伙玩的正高兴呢,昊昊也不愿意走。

    等到裴宁离开之后,楚云蓉就坐到了沈清澜的身边,“清澜,怎么样,问了吗?”

    沈清澜好笑,“问了,不过表姐没有多说,想等到年底再说。”

    “还等啊,这个丫头真是的,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行了吗,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他们现在的状态跟结婚也样。”

    “那能样吗,结婚证虽然只是张纸,但到底是份保障。”

    “妈,他们不愿意去登记,你总不能押着他们去登记吧。”沈清澜开玩笑。

    楚云蓉开口,“我是不会,不过你大姨还真的打算这么干了。”

    沈清澜哭笑不得,“妈,安安和昊昊先交给你了,我去画室。”

    楚云蓉摆手,“去吧,这里我看着。”

    沈老爷子的个朋友最近要生日了,很喜欢沈清澜的话,沈老爷子就想让沈清澜画幅贺岁图,沈清澜自然不会拒绝,这两年她的大部分心思都在安安和傅衡逸的身上,倒是极少动笔,不过有徐向前和丹尼尔在,她的画的价格却在持续走高,加上每隔段时间她都会去参加个画家举办的艺术沙龙,倒是也交下了不少的画家朋友。

    有意思的是,艺术这个东西,很多上流社会的人不管是出于表面还是真心喜爱,多多少少都会涉及,尤其是那些贵妇们,沈清澜在艺术圈的人脉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她为人清冷,对人不算热情,可也就是这样的性格,反倒是在艺术家们间很吃得开,那些贵妇们知道她的人脉,对她自然是笑脸相迎,就连傅衡逸的领导的夫人都跟沈清澜的关系算得上不错。

    这两年,傅衡逸的的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部队里,他现在的主要工作还是特种兵训练,原本他的这个年纪应该退居二线的,但是能力摆在那里,领导不想浪费,就请求傅衡逸在线多待几年。而傅衡逸则是想早点结束这样忙碌的生活,自然是尽可能的培养新人,好接替自己的位置,这样算是个良心循环。

    值得提的是,当年那个武痴赵巍现在已经和孟良样,成为了傅衡逸的左膀右臂。也不知道是开窍了还是怎么地,赵巍终于不再沉迷于格斗技术的提升,开始全面发展其他的能力,虽然格斗依旧是最爱,但是到底跟其他项目不会相差太多,现在是傅衡逸队里的格斗教官。

    沈清澜每隔半个月会带着安安去部队里住几天,跟傅衡逸团聚,安安和爸爸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生疏距离之感,不过最近父子两个却有了针锋相对的意思,起因就是傅衡逸爱吃醋的毛病,看的沈清澜是哭笑不得。

    想到丹尼尔,沈清澜就不由地想到了金恩熙,她跟金恩熙已经三个月不曾联系了,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丹尼尔依旧会时不时问问金恩熙的情况,虽然每次沈清澜都只会跟他说金恩熙现在很平安,很好,可是这对于与丹尼尔来说却是最好的回答。

    **

    Y国,伊登取下金恩熙脸上的纱布,“恩熙,可以睁开眼睛了。”

    金恩熙闻言,却闭着眼睛迟迟不敢睁开,伊登拍拍她的肩膀,“别怕,恢复得很好。”

    金恩熙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缓缓睁开了眼睛,伊登将手里的小镜子递给她,金恩熙接过,却犹豫着不敢看,伊登轻笑,“恩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小了,相信我,恢复的很好。”

    金恩熙想也是,曾经连死都不怕,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她拿起镜子,看向了镜人,镜子里是张完全陌生的脸,跟她过去的娃娃脸唯相同的大概就是样的漂亮,金恩熙摸着自己的脸,伊登静静地看着她。

    “恩熙,很抱歉,我只能恢复到现在这个程度了。”要是可以,他也想还给金恩熙张模样的脸,可是当年金恩熙受的伤太重,就是这张脸,还是他费尽了心力,最后还邀请了彼得起才恢复的。

    “伊登,应该是我谢谢你,虽然跟以前的截然不同,但是也是个全新的开始不是吗?”金恩熙的心早已知道这样的结果,所以算得上平静,算起来,她是幸运的那个,都受了那样的伤,竟然还能拥有这样的恢复程度。

    “那你现在要去找丹尼尔吗?”伊登问。

    金恩熙摇头,“不了,我想先去看看安。”这何尝不是近乡情更怯,她跟丹尼尔已经两年不见了,虽然这两年来丹尼尔直单身,也会时不时从沈清澜的口知道丹尼尔经常问她的消息,可是她却不敢去见他,难道真的是休息太久,胆子都变小了吗?

    “总是要见的。”伊登说道。

    金恩熙淡淡笑,“那就再迟点吧,让我做好心理建设,谁让我是个胆小的人呢。反正两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点时间。”

    她看向伊登,“倒是你,伊登,你也该找个人了。”这两年来伊登依旧单身,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了她和茜丝莉的身上,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是点都不上心。

    伊登神情淡淡,“我现在这样挺好的,医学才是我的真爱。”

    “伊登,安已经获得了幸福,我想她也定希望你也能收获自己的幸福。”虽然沈清澜从来没有说过,但是金恩熙知道沈清澜直希望伊登能放下对她的感情,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恩熙,我现在很幸福,朋友都还好好地活着,并且都得到了自己的幸福,我看着你们幸福我就幸福了,而且……”他温柔了眉眼,“不是所有的感情都需要放下,放在心里偶尔想念,也是种很好的归宿。”

    “伊登,你这是……”

    “恩熙,不要担心我,我真的很好,我现在唯的目标就是将茜丝莉医治好,让她早日醒来。”

    金恩熙定定地看着他,良久才收回目光,她想她终究是无力改变伊登的决定。

    “你什么时候去京城?”伊登转移了话题,金恩熙想了想,“就明天吧,我跟安已经好久不见了,安的儿子都已经三岁了,已经很高了吧,不行,等下我要先去给安安买礼物,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过小男孩般都喜欢变形金刚吧,我去给他买变形金刚,你看怎么样?”金恩熙征求伊登的意见。

    “可以,等下我陪你去商场。”

    “好。伊登,你要跟我起去吗?”这两年伊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Y国,即便出去也是学术交流,京城是步都不曾踏入,跟沈清澜也有两年不见了。

    伊登摇头,“我就不去了,你帮我问候声就好。”

    金恩熙眼神微暗,轻轻叹气,“好吧,等我换件衣服,我们就出发吧。”

    “行。”

    **

    京城机场,女子从出口出来,手里拿着个大大的行李箱,副大波浪酒红色卷发,脸上带着个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她的嘴角轻轻上扬,显然是心情极好。

    “嗨,小姐,是个人吗?想去哪里,我可以送你,我有车。”个男人走了过来,跟女人搭讪,女人上下打量了眼男人,笑笑,“不用了。我男朋友来接我。”

    男人眼神闪过抹遗憾,没想到这么个尤物竟然是有主的,哎,可惜了。

    女人刚刚走出去,肩膀就被人拍了下,她转身,就看到了张倾国倾城的脸,身的清冷气质,对上她的视线,她的嘴角轻轻勾了勾,露出个温暖的笑容,融化了她身的清冷。

    卷发女人眼睛眯,“这位小姐,你是……。”

    “恩熙,还想玩儿?”沈清澜淡淡反问。

    金恩熙嘴角垮,“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明明沈清澜根本没有看过她这张脸,而且她现在又是这样的副打扮,还想着给她个惊喜呢。

    “刚刚伊登已经给我看过你的照片。”沈清澜淡淡开口。

    金恩熙咬牙,这个叛徒。

    “走吧,先去我家住几天。”

    “傅家老宅?”金恩熙边走边问。

    “嗯。”

    “我不去,安,你饶了我吧,我可不去傅家老宅。”那里可是军区大院,里面到处都能看到穿着制服的军人,虽然说她已经退出了组织,这两年更是连道上的人都不接触了,但是他们这类人对军人还是有着本能的排斥,她可不想住在那里浑身不自在。

    “安,你还是送我去酒店吧,我现在酒店里住几天。”金恩熙说道。

    “也行,我市区有套公寓,但是好久没人住了,等我让人打扫出来,你住在那里去。”

    “这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金恩熙十分满意这样的安排,“不过我想先去看看安安,我好久不见他了。”

    “好,午先去我家吃饭,吃完饭再送你去酒店,没意见吧?”

    “这没意见。”

    安安自然是不认识金恩熙的,不过听沈清澜说这是她的朋友,开口就叫漂亮姐姐,逗得金恩熙是眉开眼笑,不断朝沈清澜挤眉弄眼,给了她个“你看我比你大,还比你年轻漂亮”的眼神。

    沈清澜扫了她眼,淡淡地收回目光,呵呵,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安安叫我妈妈,叫你姐姐,那你是不是要叫我阿姨呢。

    金恩熙可没想到这层,还在为安安对自己称呼高兴呢。

    安安的怀里抱着金恩熙给他买的变形金刚,小嘴里的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似的往金恩熙的身上砸,砸的金恩熙是眉开眼笑,合不拢嘴,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他。

    沈清澜看的直摇头,两年不见,金恩熙的智商都下降了,竟然被个孩子哄得愣愣的。

    “爷爷,这是我的朋友……”沈清澜忽然不知道该以什么名字称呼金恩熙,傅老爷子以前是见过金恩熙的,自然认得她,要是继续叫金恩熙这个名字,倒是不好解释为什么脸换了张。

    “你好老爷子,我叫罗拉。”金恩熙抢先开口。

    傅老爷子笑眯眯,“你好,呵呵,来到家里不要客气,就当做是自己家样。”

    “谢谢老爷子,我肯定不会客气的。”金恩熙笑盈盈地说道,

    她在傅家待到了下午,沈清澜才送她都酒店。

    “恩熙,三天后是君澜集团的庆祝酒会,丹尼尔也会来,你准备好了吗?”在去酒店的路上,沈清澜忽然说道。

    金恩熙怔,“他也会来?”没想到这么快。

    “嗯,这两年我哥直想进军Y国的市场,于是就和丹尼尔达成了合作,这次的酒会是庆祝Y国的分公司正式成立的。”沈清澜解释。

    “安,我有点害怕。”金恩熙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你说我现在的样子他会喜欢吗?他也许根本就认不出我。”

    沈清澜侧头看了她眼,“恩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自信了,就算是他没有认出你,那你们就重新认识次,个全新的开始不是更好吗?”见她副患得患失的模样,沈清澜劝道。

    金恩熙想也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是重新见面而已,有什么好怕的,他要是敢认不出我,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他,安,先说好,你可不许提前告诉他。”想通了,金恩熙的心情又恢复了晴朗。

    “好。”

    **

    三天后,京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今天君澜集团要在这里举办庆祝酒会,酒店里早早就开始麻忙碌起来,直到夜幕降临,等待酒会的开始。

    这是君澜集团值得纪念的大日子,公司的高层都来了,方彤自然也不例外,沈清澜和方彤坐在角落里,“最近孕吐反应好些了吗?”

    怀孕三个月,方彤的反应是她们三个最强烈的,比之她怀安安那会儿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方彤的整个人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就瘦了五六斤,看的群人是焦急不已,甚至连工作都暂停了,交给了沈君泽。

    “已经好多了,改天你帮我谢谢兮瑶姐的妈妈,谢谢她给我寄来的那些酸梅,我的胃口都好了不少。”因为孕吐反应太强烈,方彤就连东西都吃不下,最后还是沈清澜想起了自己怀孕时,温母给自己寄来的果干有种酸梅对孕吐反应有很好的压制效果。

    温兮瑶打电话让温母寄了不少给方彤。

    “你今天可以亲自谢谢她。”沈清澜说道。

    方彤拍拍脑袋,“真是孕傻三年,今天这样的场合兮瑶姐肯定会参加的。”

    “清澜。”丹尼尔的声音在沈清澜的头顶响起,沈清澜站起身,“丹尼尔,好久不见。”

    “也不久,个月而已。最近还好吗?”

    “很好,你呢?”

    “老样子,不好不坏。”丹尼尔说道,脸上的笑容直是淡淡的,自从他回归了家族之后,沈清澜见到的丹尼尔直是这个样子,似乎所有的真心的快乐都已经从他的身上剥离。

    “清澜,她,还好吗?”丹尼尔犹豫了下,问道。

    沈清澜点头,“嗯,她很好。”她嘴角的笑意别有深意,只是可惜丹尼尔没有明白。

    “那就好,只要她好就好。”丹尼尔欣慰。

    “我先过去找你哥,就不打扰你们小姐妹聊天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丹尼尔就离开了。

    沈清澜环视了圈宴会厅,都没有见到金恩熙,给金恩熙发了条信息问她到了哪里,结果还在路上,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估计这家伙心还是太紧张了,犹豫了很久才出门。

    金恩熙是直到酒会要开始了才到的,她先环顾了下四周,眼就看到了人群的丹尼尔,他瘦了很多,五官棱角更分明了,嘴角挂着笑意,却透着疏离,他似乎……变了很多。

    丹尼尔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他,转头朝着那边看去,就只看到个红衣女人的背影,披着头酒红色的卷发,他看了眼,收回了目光,没有在意。

    金恩熙拍拍胸脯,轻轻舒了口气,刚刚差点被发现了,虽然说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见丹尼尔,但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她可是要惊艳出场的。

    找到了沈清澜,沈清澜看了她眼今天的打扮,眼很满意,确实很美,金恩熙笑眯眯。

    沈清澜对这样的酒会是没有兴趣的,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为了金恩熙,“准备好了吗?”沈清澜压低声音问道。

    金恩熙淡淡笑,“讲真的,并没有,不过我早晚都有这样天的。”

    今晚的酒会会有跳舞的环节,金恩熙的打算邀请丹尼尔跳舞,算是他们的正式见面。

    离酒会正式开始还有段时间,沈清澜几个坐在角落里聊天。

    于晓萱今天是跟着韩奕起来的,说起来,于晓萱现在的身份不仅是娱乐圈的流量小花,更是家上市公司的老总,这家公司就是当初傅衡逸和韩奕几个计划开的公司,挂名在于晓萱的名下,属于傅衡逸的股票是记在沈清澜的名下的,所以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家又沈氏兄妹和于晓萱起合伙开的公司。

    背地里由韩奕和沈君煜打理,有了这两人打理,公司的发展自然是蒸蒸日上,已经于今年三月份正式上市了,于晓萱的身价可谓是翻了几倍,那些人再也不能说于晓萱只是个只会拍戏的戏子。

    而于晓萱自己这是专心拍戏,已经在去年拿到了视后的殊荣,算是迈出了大步,尤其是年前她和王彬导演起主办了场海选,声势浩大,终于选出来了个令王彬导演十分满意的演员,因为有王彬导演的参与,这场选秀的知名度很高,也增加了于晓萱的知名度和曝光度,让她的演绎之路更广了些,片约不断,可想而知现在她有多忙。

    “清澜,想死你了。”于晓萱上来就是个熊抱,丝毫不管沈清澜嫌弃的目光。

    “你现在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方彤吐槽她。

    于晓萱白眼翻,“那也只是对你们才这样好吧,我在外面可是端庄大方又得体。”

    ------题外话------

    金恩熙回来了,丹尼尔能认出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