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坦白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回到家里的时候傅衡逸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她了,沈清澜微愣,“怎么站在门口?”

    “等你。”傅衡逸言简意赅,沈清澜微笑,“怕我迷路了?”

    “怕你喝醉了。”傅衡逸说道,见她神色正常,知道她没有喝醉,也就放心了。

    沈清澜闻言,好笑,“今晚我就喝了两口。”她刚刚大病初愈,也就示意性地喝了两口,就连测试酒精都还达不到酒驾的标准。

    傅衡逸揽着她,“赶紧进去,外面冷。”

    沈清澜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知道外面冷干嘛还在外面等我。”

    傅衡逸淡笑,“反正也睡不着。”睡不着的何止是傅衡逸个,家里那个小的也没睡呢,坐在沙发上头点点的,明明已经困了,就是不愿意去睡。

    “安安,妈妈回来了。”赵姨看到沈清澜回来了,对安安说道。

    安安看见沈清澜,立刻从沙发上滑落下来,跑到沈清澜的面前,“妈妈。”

    沈清澜蹲下身,抱了抱儿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会长不高的哦。”

    “我想跟妈妈睡。”安安提出要求。

    沈清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

    “不行。”傅衡逸几乎书同时说道,见沈清澜看着他,傅衡逸面不改色地说道,“安安马上就两岁了,应该自己个人睡。”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又开始小心眼了,安安不愿意,抱着妈妈的脖子不撒手,“妈妈,跟你睡。”

    沈清澜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声说好,“晚上就跟妈妈睡。”说着就牵着安安的手上楼了,安安走到半,回头冲着傅衡逸吐吐舌头,傅衡逸黑脸,这个臭小子。

    等到傅衡逸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某个臭小子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原本属于他的位置上了,而沈清澜则是手里拿着本故事书,在给安安讲故事,声音温柔。

    安安已经睡着了,沈清澜看着儿子,眼底满是心疼,她昨天就听赵姨说了,她被送进去抢救那天,傅衡逸将安安抱进了抢救室,安安被吓到了,回来之后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睡到半夜就惊醒,然后就开始哭,傅老爷子和傅靖婷也跟着不睡,哄着安安。

    这些事情因为她还在康复期,家里人根本不告诉她,就连傅衡逸也瞒着她,昨天还是赵姨说漏了嘴,她追问之下才知道的。

    她理解傅衡逸的行为,所以无法说出责怪的话,但是她也心疼儿子,想到这里,沈清澜低头在儿子的脸上亲了口。

    傅衡逸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幕,他上前,想抱安安,沈清澜挡住他的手,“做什么?”

    “他已经睡着了,我抱他回自己的房间。”

    “傅衡逸,晚上就让安安跟我们睡吧,我想他了。”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眸光似水。

    傅衡逸看了某个呼呼大睡,毫无所觉的臭小子眼,认命地爬上床。

    沈清澜淡淡笑,关了灯。

    第二天早,傅衡逸沈清澜醒来时,她已经躺在了傅衡逸的怀里,而安安则是睡在她的怀,傅衡逸睁开眼睛,在沈清澜的额头上亲了口,“老婆,早。”

    沈清澜微微笑,“早,我亲爱的老公。”

    傅衡逸抱着沈清澜,将头埋在她的头发间,“时间还早,继续睡会儿。”

    沈清澜其实已经睡醒了,但是既然傅衡逸要求了,她也不急着起床,继续窝在傅衡逸的怀,傅衡逸抱着沈清澜,看了眼睡得流口水的儿子,轻轻笑。直到这刻,看着怀的妻子和儿子,他直提着的心才算是真正落了回去。

    “清澜,我爱你。”傅衡逸低声在沈清澜的耳边说道,沈清澜眸光温柔,将手覆盖在傅衡逸放在她腰上的手上。

    家三口起床已经是个小时之后了,沈清澜大病初愈,自然是需要好好补补的,大早,赵姨就炖好了汤,放在沈清澜的面前,沈清澜即便是不想喝汤,却也没有拒绝,这次她又将家里人给吓到了。

    “爷爷,等下我陪您和我爷爷去医院做个身体检查吧。”吃饭的时候,沈清澜对着傅老爷子说道。

    傅老爷子摆手,“不用去医院,我身体好着呢。”

    “爷爷,去吧,就当是让我放心。”她住院了多久,两位老爷子就担心了多久,甚至度病倒,这些都让她既感动又愧疚。

    “爷爷,去吧,清澜很担心你们的身体。”傅衡逸帮腔。

    傅老爷子顿时就妥协了,“行行行,等下就去。其实我的身体真的挺好的,不用检查也没事。”

    沈清澜微微笑,给老爷子夹了个生煎包,“爷爷,我知道你的身体很棒。”

    沈清澜和傅衡逸带着两位老爷子去检查身体,安安死活要跟着,没办法,沈清澜只好带上了他。幸好安安算得上乖巧,路上都待在两位老爷子的身边,不哭不闹。

    不过竟然来了医院,沈清澜就顺便带着安安去将疫苗给打了,安安哪里想到会这样,他就是单纯地想爸爸妈妈在起,结果就被抓来打针了,顿时哭声震天。

    “妈妈。”安安看着妈妈十分的委屈,沈清澜好笑,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脸,“不疼了。”

    安安伸手抹着眼泪,但是金豆子还在继续往下掉,沈清澜指着另个正在打针的小朋友说道,“你看那个小弟弟,他比你小,打针都不哭。”

    安安眼泪汪汪,他疼啊,为什么不许哭,不过看着那个小朋友打针的样子,还是不好意思继续掉眼泪,于是就抱着妈妈的脖子不说话。

    回到三楼体检心,傅衡逸看着安安湿漉漉的大眼睛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哭过了,心里叹气,这儿子怎么就这么娇气呢,打个针都要哭。

    后来傅衡逸拿这件事取笑安安,结果被傅老爷子听到了,老爷子毫不客气地揭他短,“你还取笑安安呢,你小时候你妈妈带你去打预防针,哭得比安安还厉害,还带撒泼打滚的。”

    安安看着爸爸,脸的委屈,就希望爸爸给自己做主呢,结果傅衡逸只是看了眼儿子就收回了目光,安安又看看两位老爷子,两位老爷子也只是笑呵呵地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表示,于是安安就明白了,这哭是没有用的,就算是哭了还是要打针,自己再抹抹眼泪,金豆子彻底止住了。

    沈清澜直在关注着安安呢,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不禁有些好笑,这个小家伙别看年纪小,实际上就是个鬼灵精。

    沈清澜将安安放在地上,“爷爷,你们的检查做完了吗?”

    傅老爷子点头,“已经做完了,可以回家了,现在就回家吧。”

    沈清澜开口,“那我去趟医生办公室,问问你们的情况。”

    “哎呀,我跟你爷爷的身体好着呢,没什么大问题,直接回家吧。”傅老爷子脸不在意。

    沈清澜不放心,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傅老爷子的身体除了有些高血压和高血脂这些老毛病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问题。

    “那我爷爷呢,医生?”沈清澜问道。

    医生斟酌了下开口,“沈老爷子毕竟是年纪大了,前段时间又大病了场,身体的各项功能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心脏方面,你们做家属的平日里要照顾地精心些,尽量让老爷子放宽心,少焦虑。”

    沈清澜的心沉,沈老爷子的身体原本还不错的,这次会变差这么多还是因为她生病闹得,想到这里,沈清澜的心情很是沉重,“好的,谢谢医生。”

    回到等候区的时候,沈清澜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两位爷爷,没有问题了,我们回家吧。”

    “我就说没有问题吧,我跟你爷爷现在上山打老虎都打得。”傅老爷子脸的“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沈老爷子也是脸的笑意,沈清澜微微笑,带着两位老爷子回家。

    晚上,沈老爷子正打算睡觉,房门就被敲响了,“爷爷是我。”沈清澜在门外说了句。

    “进来吧,门没锁。”

    沈清澜推门进去,见老爷子要睡觉,问道,“爷爷,没有打扰到你吧?”

    沈老爷子笑眯眯,“没呢?倒是你,怎么这么迟还过来?是不是?找爷爷有什么事啊?”

    沈清澜在老爷子的身边坐下,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爷爷了,所以过来看看。咱们爷孙也好久没有起聊天了。”

    沈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你呀。总是不擅长说谎,说吧,是不是今天的身体检查,爷爷的检查报告显示不太好?”

    沈清澜神色微怔,复又笑,“爷爷,您别瞎想,你的身体好着呢。”

    “澜澜,爷爷的身体自己知道,之前生了场病,爷爷就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下降了,就算是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今天的检查报告结果不是太好,你就实话跟爷爷说吧,到底什么问题?爷爷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是承受不住的呢?”沈老爷子身体平静,显然是没有将自己的身体状况放在心上。

    “爷爷,千万不要这么说,医生说了,你就是身体亏损的太厉害了,只要好好休养就没事儿了。”沈清澜安慰道。

    沈老爷子拍拍孙女的手,温声说道,“澜澜,爷爷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再说了,人老了,身体就不用了,有点小毛病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担心,爷爷很好。”

    神经来,看着老爷子鬓间的白发,还有眼角越来越深的皱纹。心感觉到阵深深的愧疚,开口说道,“爷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生病。”

    沈老爷子神情平静,“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现在见到你痊愈了,爷爷就放心了,行了,不过是老人病而已,爷爷以后会注意的,你呀,就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对了,衡逸什么时候回部队?”

    这次沈清澜生病,傅衡逸请了个多月的假,现在沈清澜已经痊愈了,他也是时候回部队了。

    这件事傅衡逸跟她说过,“下周他就回部队了。”

    沈老爷子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沈清澜坐在老爷子身边,握住老爷子的手,轻声开口,“爷爷,我这几天回家里住吧。”

    沈老爷子摆摆手,开口说道,“不用,爷爷身体好着呢,你真的不需要担心,倒是安安,你这次生病他被吓到了,你好好陪陪她,毕竟孩子还小。”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会暂停切工作,在家里陪安安。”

    沈老爷子知道孙女是个有主意的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沈清澜是打定了主意这段时间好好陪老爷子,所以这几天的午饭都是在沈家吃的,而因为沈清澜家在家里吃饭,老爷子的胃口也好了不少,比平时多吃了半碗的饭。

    **

    韩家。

    当于晓萱睁开眼睛的时候,韩奕已经不在床上了,她揉着自己酸痛的腰,眼神十分之幽怨,她就知道男人的话不可信,呜呜呜,她的老腰啊,真的要断了。

    看了眼时间,于晓萱从床上爬起来,韩奕正在客厅里带着果果玩呢,看见于晓萱,眉眼间都是笑意,“老婆,早。”

    于晓萱冷哼声,她现在不想理这个可恶的男人。

    面对于晓萱的冷淡,韩奕是丝毫也不介意,吃饱喝足的男人就是这么好说话。

    “果果,妈妈抱。”于晓萱张开双手,想要抱女儿,果果将头扭,拒绝了。于晓萱越发幽怨,伸手捏捏女儿的小脸,“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

    果果皱眉,不高兴了。韩奕看的好笑,这对母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天生的冤家似的。

    “韩奕,你看看你女儿,她嫌弃我。”于晓萱委屈。

    韩奕摸摸于晓萱的脑袋,“乖,女儿还小呢,等她长大了我帮你教训她。”

    于晓萱冷哼,“你算了吧,她才是你的小情人,我都是黄脸婆了,你不帮她就算好了。”

    韩奕摸摸鼻子,“那什么,你在我心是最重要的,女儿第二。”

    “韩奕,你说这话的时候心虚不?”于晓萱明显不信,这人根本就是个女儿奴,还教训她呢,平时她凶女儿句他都要舍不得,于晓萱已经能够想见等到果果长大,韩奕有求必应的样子了。

    韩奕呵呵笑,“我说的可是实话啊。”

    “呵呵。”于晓萱送他两个字,也懒得跟他计较了,起身去餐厅吃饭,等到吃完饭了,她就直接去摄影棚了,今天的这场戏是最后个镜头,只要拍完了就结束了,之后她会休假段时间,这件事是跟琳达姐商量过的。

    韩奕昨晚还算给面子,没有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太明显的痕迹。只是化妆师在上妆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十分暧昧,看的于晓萱疑惑不已,她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脖子上和锁骨这些能看到的地方并没有痕迹啊。

    “萱姐,你们的夫妻感情好好哦,看得我这个单身狗是羡慕不已。”画好了妆,化妆师羡慕地说了句,于晓萱尴尬地笑笑。

    琳达走过来,看了她眼,淡定开口,“以后告诉韩总声,不要在裸露的肌肤上留下痕迹,不好上妆。”说完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于晓萱的后颈。

    于晓萱后知后觉,等到琳达走了,她转身,果然就在后颈上看到了颗草莓,她的脸顿时爆红,她敢保证,韩奕是故意的。

    这个韩奕,果然就应该让他睡书房,不过想到书房,于晓萱的脸色更加不自然了。那什么,昨晚的那场欢愉就发生在书房里,而且韩奕这个家伙还解锁了新姿势,现在想起来那场景,于晓萱还有些脸红心跳的。

    “晓萱,到你了。”有人喊于晓萱的名字。于晓萱应了声,走出去时已经恢复了脸的淡定。

    于晓萱结束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今天的戏虽然不多,但是拍摄的难度很大,间还NG了不少次,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过了。

    “晓萱姐,对不起,今天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么迟才结束。”于晓萱正在整理东西的时候,顾佳佳走了过来,歉意地说道。

    顾佳佳是今天这几场戏的配角,因为她,好几场戏被ng了好几次。原本可以早早结束工作的于晓萱因此被拖到了很晚。

    于晓萱笑笑,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没事儿,工作嘛。”

    顾佳佳还是感觉到很抱歉,她知道自己的演技不过关,这次的戏原本是没有她的份儿的,是于晓萱向琳达建议了,琳达才愿意给她个机会。

    “以后你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对着镜子练习下自己的微表情,这样子对你以后的路也会很有帮助。”于晓萱笑着说道,跟新人分享着自己的,经验。在于晓萱看来,大家都是从新人过来的,知道做新人的苦,能帮点就是点吧。

    “晓萱,你的工作已经结束了,现在可以回家了。”琳达跟导演沟通完,走过来对着于晓萱说道。

    于晓萱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佳佳加油。”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顾佳佳笑笑。

    回到家的时候,韩奕已经将果果哄睡了。“于晓萱先去看了女儿,然后就摊在沙发上不动了,真的是太累了。

    韩奕帮她揉着肩膀,”很累?“

    于晓萱点头,忽然想起了韩奕干的好事,月牙眼瞪,凶巴巴地说道,”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韩奕微愣,不明白于晓萱说的什么意思,”怎么了?“

    于晓萱指了指自己后颈的位置,说道,”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韩奕恍然大悟,尴尬的笑笑,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太美味了,时没忍住,情不自禁。“

    于晓萱呵呵,好,个情不自禁,她真想巴掌糊在韩奕的脸上,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这个人都脸的无辜,还顶着那样张妖孽的脸,也怪自己太没定力,只要韩奕用美男计,自己就上当。

    于晓萱暗暗决定,这次绝对不会再上韩奕的当了,对她用美人计也没用,她定要好好振振妻纲。

    韩奕脸的无辜,举手发誓,”老婆,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眼底却闪过抹波光,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儿。

    ”韩奕,我要跟你谈谈。于晓萱严肃的说道。

    韩奕嗯了声,收起了无辜的表情,饶有兴致地开口,“老婆,你说。”

    于晓萱盘腿坐在沙发上,韩奕站着,她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你坐下,你这样子我看着好累。”

    韩奕在沙发上坐下,淡笑着看着于晓萱,“老婆,你说,我听着。”

    于晓萱神情严肃,“韩奕,这个问题我必须跟你好好谈谈,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这么明显的地方种草莓,让其他人看见了我的面子都没有了。”尤其是,每次大家看到她脖子上的草莓时,都会对她投来暧昧的目光,这样的目光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韩奕神情无辜,“老婆,这真的不能怪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我保证,以后我定注意。”

    说着还向于晓萱眨了眨他的桃花眼,明显挑逗的意味,于晓萱黑脸,这个死男人。

    “韩奕。”于晓萱有些恼火,韩奕坐过来,抱住她,“好啦,不要为了这么点小事生气,不值得。”

    于晓萱无语,我生气到底是谁造成的?伸手在他的腰间拧了把,韩奕倒吸了口凉气,“哎哟,你谋杀亲夫啊!”

    于晓萱冷哼,“呵呵,我要是真想谋杀亲夫,你还能坐在这跟我嬉皮笑脸?”

    韩奕揽住于晓萱的肩膀,在她的脸上亲了口,“老婆我知道错了,以后保证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你想怎么样都行,你说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手几不可见地揉揉刚刚被于晓萱拧了的地方,那是真疼啊。

    于晓萱侧目,“你说真的?”

    韩奕点头,“当然,君子言,驷马难追。”

    于晓萱的眼珠子转了转,指着书房的门说道,“那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个人睡书房。”

    韩奕答应的痛快,“好。”于晓萱见状,心里犯嘀咕,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不平等条约,这不像是韩奕的性格啊。正想着呢,韩奕突然将她抱了起来,说道,“老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

    于晓萱捶打着韩奕的肩膀,“刚刚你才答应我今晚睡书房。”

    韩奕邪肆笑,“对呀,睡书房,我们现在就去睡书房,”被刻意咬重了重音的“睡”字,听得于晓萱头皮发麻。

    “韩奕,我刚才说的是个人睡,个人。”寒意微微笑,“我只听到了睡书房。”

    于晓萱黑脸,这个人不是摆明了耍赖吗?还君子呢?

    韩奕抱着于晓萱进了书房,将她放在书房的那张床上,随后就覆了上去,于晓萱想推开韩奕,却被韩奕固定住了四肢。

    “老婆,长夜漫漫,我们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吧。”韩奕魅惑的声音在于晓萱的耳边响起,于晓萱头皮发麻,那什么,昨晚吃的她还没消化呢,不想再吃了。

    于晓萱见推不开韩奕,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老公,我今天真的好累。”

    韩奕的手在于晓萱的身上游走,嗓音暗哑,“乖,很快你就不累了。”说着低头就含住了于晓萱的耳垂。湿热的吻从耳垂渐渐往下,意乱情迷间,于晓萱迷迷糊糊地说道,“不要,不要在脖子上种草莓。”

    韩奕气息已经乱了,喘着粗气,“明天你开始休假了,没关系。”说话间,衣服已经落了地。

    于晓萱很快沉迷在韩奕带给她的欢愉,哪里还记得草莓的事情。韩奕微微笑,眼闪过抹得意,果然,美男计对于于晓萱是百试不爽。临睡前,于晓萱想到,果然男人的话不可信啊。

    次日,因为休假,于晓萱难得睡到午才起来,当然,也是因为昨晚放纵地狠了,起不来也是真的。于晓萱起床,十分幽怨地看着韩奕,“你就不怕精尽人亡吗?”

    韩奕暧昧笑,“老婆,别说才两个晚上,就是夜夜笙歌我都是可以的,你要不要试试?”

    于晓萱僵,才连续两个晚上她就已经受不了了,要是真的夜夜笙歌,她估计就是个废人了。恨恨地瞪了眼韩奕,“谁跟你夜夜笙歌。”

    说完施施然走向餐厅,她饿了,要吃饭。

    下午韩奕要去公司,于晓萱自己带孩子,看看时间还早,于是便带着果果出去逛街去了,家里的阿姨自然也是要跟着的。

    小孩子对外界的事物总是怀有份好奇的,果果也不例外,睁着眼睛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第次在于晓萱的怀里这么乖巧,于晓萱捏捏她的小脸,“带你来商场你就这么高兴,以后长大了定是个购物狂。”

    果果皱眉头,却难得没有生气,显然是心情很好,由着于晓萱捏脸了。

    于晓萱笑眯眯,跟身边的阿姨说着话,目光随意地瞥,忽然顿住,转了回去,皱眉,刚才的那个人是江晨希吧?那他身边的人是谁?不是说江晨希和裴宁在起了吗?怎么会跟其他女人逛街?

    想到这里,于晓萱的心里升起了丝怒火,她最恨的就是渣男了,但是随即想,或许这个人是江晨希的亲戚呢,之前她不就是这样误会韩奕的吗?想到这里,于晓萱的心绪平静下来,朝着江晨希所在的方向走去。

    “晨希哥,好巧,你也在这里。”于晓萱笑眯眯地跟江晨希打招呼。

    江晨希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头就看到了于晓萱,微愣,温和地笑笑,“晓萱,好巧。”往她的身后看了看,没有看见韩奕,“韩奕没跟你起?”

    “他去上班了。”于晓萱随意地说道,目光在江晨希身边的女人身上转了圈,状似无意地问道,“晨希哥,这位是你的亲戚?”

    江晨希见于晓萱提到陈婉娇,有些尴尬,“不是,这位是我的朋友,陈婉娇,过两天是她爸爸的生日,她不知道该送什么,就让我来帮她挑选下。”

    “哦。”于晓萱应了声,视线再次在陈婉娇的身上划过,陈婉娇也正再看着她,见她看过来,主动打招呼,“于小姐你好。”

    于晓萱倒是不意外人家认识她,好歹她现在也算是个当红小花,“你好,陈小姐。”

    “你们选好了吗?”于晓萱问道。

    “还没呢,不知道该买什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江晨希淡笑开口,神情很自然。

    于晓萱顿时了然,看来二人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不过,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好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于晓萱跟江晨希说了自己的建议,“晨希哥,我就先走了。”

    江晨希笑着点点头,“好。”

    等到于晓萱离开之后,陈婉娇才开口,“原来你认识于晓萱啊,她可是大明星呢。”

    “我跟她的丈夫韩奕是好友,见的多了也就熟了。”江晨希解释。

    “原来是这样,晨希,我觉得刚才于小姐的建议不错,就给我爸买点茶叶吧,你有这方面认识的人吗?对茶叶我不是很懂,担心买的不好。”

    “有,回头我将那人的号码给你,你报我的名字,他会给你推荐的,他那里的东西都不错。”

    “那就太好了。不过今天真是抱歉,让你陪我逛那么久,却什么都没买。”

    江晨希摆手,“没事,正好我今天也休息。”

    “晨希,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晚饭吧?”陈婉娇趁机说道。

    “抱歉,我晚上有约了。”

    陈婉娇眼里闪过抹失望,“那好吧,那就下次再约了,今天谢谢你。”

    “不用客气,你今天是怎么来的,自己开车还是打车?”

    “我的车送去保养了,是打车过来的,没关系,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等下自己打车回去,这里打车还是很方便的。”

    “那我就先走了。”江晨希说道,这样的回答让陈婉娇有些意外,她以为她那样说,江晨希是会送她回家的,勉强笑了笑,“好的,路上开车小心。”

    江晨希也没有再管陈婉娇,径自回家了。其实今天不是他想陪陈婉娇来逛街,而是他妈逼着来的,原本心就很不悦,又被于晓萱撞见,心里对他妈也越发的不满。

    他从来都是个孝顺的孩子,体谅父母养大自己的不容易,很多时候他都是妥协的,除了裴宁的事情。但就是裴宁的事情,他也在尽力调和,争取让他妈能够接受裴宁,可是现在,他妈是越来越过分了。

    想到这里,江晨希的脸色很阴沉,回去的时候将车子开的飞快。

    “晨希,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妈不是说你去跟婉娇出去约会了吗?”江父看到江晨希回来,有些奇怪地说道。

    江晨希眼闪过道幽光,在江父的身边坐下,“爸,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江父放下报纸,看着儿子,温和地说道,“什么事情?”

    江晨希正要开口,江母从厨房走了出来,“咦,晨希,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有跟婉娇起吃饭吗?”

    “没有,我自己先回来了。”江晨希幽幽地说道。

    江母没有察觉出他语气的异样,听到他说他是自己先回来的,责备地看着他,“你说说你,怎么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婉娇好歹是个女孩子,你就不能开车送她?”

    “那个地方很好打车。”江晨希说了句。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就算是很好打车,那你也该送人家回去。”

    “你照妈你的说法,我应该先请人家吃个饭,吃完饭后看个电影散散步,然后再将人家送回家,是吗?”

    “难道不是吗?男人就该主动点。”江母数落儿子,“你说说你,我给你创造了机会,你点都不知道把握,你这样怎么找得到女朋友。”

    江晨希闻言,心的怒火越来越盛,“妈,我有女朋友。”他妈明明知道裴宁是自己的女朋友还说这样的话,明显是根本没有将裴宁放在心上。

    话音刚落,江父江母都愣了,江母是惊的,江父是纯粹的意外,毕竟之前根本没有听江晨希提起过。

    江晨希看向自己的父亲,他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他要跟家里坦白,不管是为了裴宁也好,还是为了断绝他母亲的想法也好,这件事他不想再瞒着他父亲了。

    家里同意最好,不同意他就少回家就是了。

    江父好奇地开口,“晨希,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么没有听你提起?”

    “爸,这个人你也认识,她就是……”

    “晨希!”江母打断他的话,“什么女朋友,不要跟你爸开这样的玩笑。”

    “妈,你知道我没有开玩笑。”

    ------题外话------

    昨天在外面跑了大半天,先是去办护照,没想到周末办护照的人那么多,在那里等了好久,然后想直接把港澳通行证也给办了,结果没有居住证,又去派出所办居住证,然后人家告诉我缺材料,要公司开具的证明,又白跑趟,现在办个事情真是费劲,各种证明,各种材料,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