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丛林之行,救命之物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笑笑,“苏晴姐,我会坚持到最后秒。”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的牵挂有那么多,她怎么舍得放弃。

    而沈清澜并不知道的是,在与她的病房有两间相隔的病房里,颜夕身体内的病毒也已经发作了,在她体内蛰伏了几个月之后,就像是碰到了引子般,忽然就爆发了,来势汹汹,颜夕已经昏迷了五天了,不像是沈清澜每天还以后清醒的时候,颜夕是陷入了彻底的昏迷,就像是植物人般,就连意识都是沉睡的。

    病毒在颜夕体内的情况比沈清澜的要严重得多,要是不及时研究出解决解决方法,颜夕真的就要命在旦夕了。

    而这些情况因为怕沈清澜担心,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隐瞒了沈清澜。

    三天之后,就在沈清澜的病情已经恶化到每天清醒的时间不足五个小时的时候,伊登终于从实验室里出来了。

    “伊登想到办法了吗?”道格斯迫不及待地问道,伊登神情凝重,点点头,却又摇摇头。

    “伊登,到底情况怎样,你倒是说啊。”道格斯很急切,颜夕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她是真的等不了太久了。

    “伊登,你说吧。”傅衡逸也开口。

    伊登看看在场的人,然后才缓缓开口,“经过几位专家的配合研究,我们已经找出了这种病毒的克星,也研究出了解药,但是问题是,这其种很重要的植物很难找。”

    “什么植物,哪里可以找到?”道格斯问道。

    “我曾经在个原始部落里找到过这种植物,甚至因为这种植物的提取液遭人追杀过。”伊登说道,当研究接过出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巧合,但是事实确实就是如此,那种有着强烈的成瘾性的植物提取液竟然成了这种病毒最大的克星。

    “这个原始部落在哪里,这种植物又长什么模样,我现在就去找。”道格斯听有希望了,眼睛立刻就亮了。

    伊登的脸色却反而更加凝重了,“这也是事情棘手的地方,当时我是无意闯入那个原始部落的,差点死在里面,那里的地形很复杂,我逃出来之后也忘记了去时的路。”

    也就是说除了大致的方向,伊登根本不记得去原始部落的路了,而原始森林那么大,想要在里面找到个部落,花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是无法计算的,他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伊登,其他地方有那种植物吗?”意识到这件事的困难性,道格斯问道。

    伊登摇头,“我至今只在那个部落见过那种植物。”就是因为那种植物的稀少,当初King的人才会到处追杀他,想要从他的手获得那种植物的生长地点。

    伊登从基地被毁掉之后,不是在实验室里,就是在世界各地晃悠,尤其是那些人迹罕至的山谷,丛林,就是为了寻找些稀奇古怪的植物,研究他们的特性和药用价值,要是他都说没有见过,那么在短时间内想到找到这种植物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

    “我去找,你把你能记住的地形图画出来,还有那种植物的特点。”傅衡逸沉声说道,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他怎么舍得放弃,就算是将那片原始森林翻过来也要找到那种植物。

    伊登摆手,“这件事必须我亲自去,那种植物跟另种植物长得很像,要是不仔细看很容易弄混,你们要是认错了就真的没有希望了。”虽然这个世界上肯定是存在另种东西可以克制沈清澜和颜夕体内的病毒,但是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却无人得知,而研究是需要是时间的。

    “那我跟你起去。”傅衡逸说道。

    只是还没等伊登表态,苏晴的声音忽然想起来,“还是我去吧,伊登,我跟你起去。”她看向傅衡逸,“清澜现在更需要你陪在她的身边,还是我去吧。那样的环境我比你更加熟悉。”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苏晴,忽然弯腰,“那就拜托你了。”

    苏晴往后退了步,“你不必这样,我不是冲你。”

    既然决定了要走,那就事不宜迟,伊登和苏晴随便收拾了些必要的东西就由傅衡逸送到了机场,“我的手机会二十四小时开机,要是遇上了情况定要记得及时联系。”

    “嗯,我们的身上都有定位装置,恩熙能查到我们的行踪,放心。还有,我已经给清澜用了最新的抑制剂,能维持七天左右,最迟七天,不管有没有结果我都会回来。那些专家也会继续研究,要是有了新的进展,你定要及时跟我联系。”

    “好,路保重,谢谢你们为清澜做的切。”

    傅衡逸目送着二人上了飞机才返回医院。

    因为用了更强的抑制剂,沈清澜的情况跟前几天相比好了不少,但是气色却并不好。

    傅衡逸回到医院的时候,沈君煜正在病房里陪着沈清澜。沈清澜昏睡着呢,沈君煜则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见到傅衡逸回来了,沈君煜才示意傅衡逸出去。

    二人站在走廊的尽头,沈君煜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包烟,递给了傅衡逸只,傅衡逸没接,沈君煜塞进自己的嘴里,点燃,狠狠吸了大口,才缓缓开口,“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无力过,眼睁睁看着澜澜天比天虚弱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想过要是可以的话,我宁愿代替她去受这份罪,衡逸,你理解我这种感受吗?”

    傅衡逸理解,这样的感觉他比沈君煜更加强烈,他靠在墙上,看着出窗外,眼神幽深,沉默不语。

    沈君煜又吸了大口烟,他几乎不抽烟,身上的烟更多是为了应酬,但是现在,似乎只有尼古丁才能抚慰他此刻的心情。

    “你说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所有的不幸都降临在澜澜的身上,明明她本该是天之骄女,豪门千金,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承受着她不该承受的苦,好不容易看到希望了,却又得了这样的病,衡逸,你说老天为什么就不能对澜澜温柔点?”

    “君煜,清澜会好的。”

    “澜澜当然会好。”沈君煜毫不犹豫地说道。

    **

    沈家。

    楚云蓉从沈老爷子的房间里出来,手上端着个托盘,温兮瑶见几乎没有动的食物,皱眉,“妈,爷爷他还是不想吃吗?”

    楚云蓉脸的愁容,“没有,最近老爷子的胃口是天比天差,今天就喝了两口粥就饱了。”

    “爷爷是放心不下清澜。”

    楚云蓉眼眶红,她昨天偷偷去看了沈清澜,没有进去,就站在病房门口远远地看了眼,看着她现在的样子,楚云蓉当时就站不住了,坐在地上捂着嘴摸摸流泪,老爷子这是没有见到沈清澜现在的模样,要是见到了指不定就口气背过去了。

    温兮瑶接过楚云蓉手上的托盘,轻声安慰,“妈,不要这样,君煜不是说已经找到了救治的方法吗?那个伊登医生已经去找药了,相信清澜很快就好了,你这个样子要是被爷爷看到,爷爷的病更加好不了了。”

    楚云蓉用手擦了擦眼睛,“我没事,安安呢?”

    “安安吃过饭后就被我哄着去睡午觉了。”

    楚云蓉叹气,“兮瑶,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因为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的身体都不太好,所以楚云蓉是沈家和傅家两边跑,哪里有精力照顾安安,安安几乎都是温兮瑶在照顾。

    “妈,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抛开君煜的关系,我和清澜也是好友,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可能不管。而且安安很听话,很好带。”

    楚云蓉哪里不知道,这段时间温兮瑶都是下班时间带安安,然后等安安睡了之后再到书房里工作,常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躺下休息。

    傅老爷子那里多数都是傅靖婷在照顾,自然也抽不出精力带孩子。

    “哎,你的好妈妈都记在心里了。”

    “妈,你照顾爷爷也辛苦了,趁着现在有时间,先去休息会儿,我刚才跟君煜通过电话,清澜的情况已经稳定住了,只要伊登医生将药带回来,就能治好,你就放松点。”

    “妈妈知道了,你也去休息下,晚上不要熬夜到那么晚,小心身体。”

    “我知道了妈。”

    楚云蓉进了房间,本来是想睡觉的,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间打了有个盹儿,就被外面的声音惊醒了,原来是安安醒了,因为想妈妈在哭呢。

    楚云蓉来不及想刚才梦到的事情,连忙出去哄孩子,结果就见到温兮瑶已经在哄他了,安安渐渐安静下来,看见楚云蓉,蹬蹬蹬走过来,拉着楚云蓉的裤脚,“外婆,我要妈妈。”

    楚云蓉蹲下来,“安安乖,妈妈出差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先跟舅妈起玩儿好不好?”

    安安使劲摇头,就要妈妈,眼看着又要哭了,昊昊就来了,安安看见哥哥,想妈妈的心淡了些,跟着昊昊就去了自己的玩具房。

    “宁,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楚云蓉问道,眉眼间有些疲惫。

    “我刚从医院过来,清澜不愿意见我们,我就过来看看你们,大姨,你还好吗?”

    楚云蓉摇头,“我没事,有事情的是清澜,刚才安安还在哭闹着找妈妈。”

    “大姨,安安还是让我带回去照顾几天吧,家里有昊昊在,安安有个玩伴就不会这样哭闹了。”这也是今天她过来的主要目的。

    “可是安安未必愿意跟你们。”安安现在每天晚上临睡前都要哭闹着找沈清澜,都是傅衡逸打电话回家安慰安安才肯入睡的。

    “等下让昊昊跟他说,小孩子跟小孩子好沟通。”裴宁说道,沈清澜的事情让她也很意外,她最后次见到沈清澜是她住院之后的半个月,之后沈清澜就再也不肯见她了。

    等到裴宁走的时候,安安被昊昊牵着手,离开了沈家,裴宁请了几天假,可以在家里陪着两个孩子,她为沈清澜做不了太多,只能做自己可以做的。

    而楚云蓉第二天早就出门了,说是要上山拜佛,求佛祖保佑沈清澜早日康复,温兮瑶不放心,特意请了半天的假,陪楚云蓉起去。

    温兮瑶是个十足的无神论者,趁着楚云蓉去拜佛的间隙里就在寺庙里随意地看了看,这座寺庙是京城里最大的寺庙,香火很旺,即便不是初十五,来的人依旧不少。

    温兮瑶看着个扫地僧的背影出神,眉眼间都是疑惑,这个背影看着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见过,温兮瑶走过去打算看个究竟,身后却传来了楚云蓉的声音。

    温兮瑶走到楚云蓉的身边,“妈,已经结束了吗?”

    楚云蓉点头,“嗯,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好。”温兮瑶应道,回头看了眼,却没有看到扫地僧的身影,摇摇头,大概是自己看错了吧。

    **

    原始森林里,现在已经是伊登和苏晴进入原始森林的第二天了,他们已经到了原始森林的深处。

    “伊登,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吗?”苏晴将条毒蛇的尸体让远处扔,问道。

    伊登点头,“我当初逃出来是往这个方向没错。”

    “这个的方向的植被很茂密,难保里面不会存在什么小毒虫之类的东西,我们身上的药品够吗?”

    “够了。”伊登说着,从背包里找出支喷雾,“将这个喷雾喷在身上,般的毒虫都很不喜欢这个味道,察觉了就不会靠近你了。”

    苏晴接过,打量了眼,瓶身上没有任何的标记,也没有字,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伊登见状,说道,“这是我自己研制出来的。”他以前经常往这种地方跑,要是不准备点东西,他早就死在森林里了。

    “伊登,你上次不是研究出了秦妍身上的病毒的解药,清澜身上的病毒既然是从秦妍的身上来的,为什么这次却用了这么久?”这是苏晴直疑惑的地方。

    “清澜身上的病毒是从秦妍身上来的不错,却发生了变异,可以说是那种病毒的升级版,我不是没有试过以前研究出来的解药,但是那种药对这种病毒只有抑制作用,却无法消灭这种病毒。”这也是这次的研究花费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伊登被以前的研究影响了判断,间研究的方向出了差错,要不然他应该早几天就能找到这种病毒的克星。

    医学上的事情苏晴也不懂,但是伊登解释的很浅显,倒是也大致明白了,“你曾经是怎么进入到那个原始部落的?”

    “我不小心了他们设下的陷阱,昏迷了,醒来就在那个部落里了,他们关押我的地方长了株那样的植物,因为开的花很美丽,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但是这种香气却又让人产生幻觉的作用,就留意了下,等我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之后,就顺手带来些这种植物出来。”也算得上是阴差阳错了。

    “那个部落的人战斗力很强?”苏晴问道,她还记得伊登说过他差点死在里面,既然能让伊登吃亏了,那么就说明那里的人是具有定的战斗力的。

    “不是很强,是非常强,他们虽然没有现代武器,但是体格壮硕,力大无穷,擅长搏斗,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千万不要近身搏斗。”伊登叮嘱苏晴,就担心苏晴时大意着了道。

    “那种植物生长在那个原始部落的周边,我们不需要深入部落,只要在边缘采集些植物就行。”伊登根本没打算跟这帮野人搏斗,只想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拿了东西就走。

    苏晴点头,“明白了,那你估算下现在距离那个部落大概还有多远。”

    伊登环顾了下四周,“大概还有天的时间。”当初他可是跑了两天两夜才跑出那个地界,现在他们为了不搞错方向,并没有用跑的方式,速度自然慢了很多。

    苏晴皱眉,“这样时间会来不及,我们加快速度,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伊登点头,“行,走吧。”

    看着转眼就走到了前头的伊登,苏晴摇头失笑,她怎么忘记了,伊登怎么说也是曾经排行十九的杀手,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早就已经死在了基地里。

    半天之后,夜幕降临,原始森林里开始弥漫淡淡的雾气,苏晴和伊登停下了脚步,“等等,先别走。”伊登开口。

    他递给苏晴个口罩,“这个好像是瘴气,你先将口罩戴上。我对这里似乎有些熟悉感。”

    苏晴接过,“我们到了吗?”

    “不确定,我当初逃离地很匆忙,没有留意周围的环境。”伊登说道,心也在懊恼要是当初他稍微留点心,或许现在他们已经拿了药走人了。

    “先别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苏晴沉声说道。

    伊登的手里拿着个手电筒,照亮了四周的环境,但是现在毕竟是晚上,想要辨认方向实在是有些困难。

    “伊登,不用辨认了,我们被发现了。”苏晴忽然开口说道,神情凝重。

    周围忽然亮起了火把的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大批野人包围了他们,他们的身上穿着兽皮制成的衣服,头上还戴着羽毛或者是绿叶,手上拿着弓箭,此刻正对准了他们,箭尖上绿油油的,看就知道涂了剧毒。

    “伊登,我有个主意,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倒不如不反抗,跟着他们去他们的老巢,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那种植物,然后找机会逃出来。”苏晴压低了声音,只用伊登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个方法虽然冒险却是最快的方法,也与伊登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现在这么多箭头都对准他们,旦反抗,被肩头射了才是真的麻烦了。

    个像是野人首领的人站出来,面容凶狠,用手比划着,大意是让伊登和苏晴不要反抗,不然就要动手。

    伊登和苏晴本来就没有打算反抗,伊登尽量表现地善意些,将手放在了头上,苏晴跟着做。

    野人首领见二人不反抗,敌意少了些,但是却没有完全放下防备,那些箭头依旧指着二人。

    野人首领指了指前方,苏晴和伊登对视眼,率先走去,伊登跟在其后,“伊登,这个方向你之前来过吗?”路上,苏晴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边小声问伊登。

    伊登几不可见地摇摇头,当初他逃出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方向,这些野人带着他们走了另条路,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

    苏晴的肩膀上忽然被打了下,个野人冲着她叫了声,眼神狠厉,大概是叫苏晴不要说话。苏晴眼神微冷,低下头,沉默不语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他们就进入了个类似于山寨的地方,房子建造得很粗糙,房子依树而建,前面有个很大的空地,空地上燃着堆篝火,有不少野人正在围着篝火跳舞,见到他们,纷纷停住了舞步,打量着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神里满是亮光,看着……更像是看着……。食物?

    苏晴被自己脑海的想法震惊了,他们该不会是闯入了传说的食人族的老巢吧?

    苏晴和伊登的脚步慢了下来,看来这里就是他们的老巢了。刚刚停下来,苏晴和伊登就感觉到背后被抵上了尖锐之物,不用想,肯定是那些涂了毒的箭头。

    现在对方的人数是他们的几十倍,也不是反抗的好时候,所以伊登和苏晴也没有反抗,而是继续走。

    他们被关在了个山洞里,洞门口是个铁门,门口还站着两个大汉。  这里离他们刚刚经过的空地倒是有些距离,算得上偏僻了。

    苏晴打量了眼四周的环境,发现这个山洞只有那个出口,也就放弃了,看向伊登,“这个地方是你之前来过的地方吗?”

    伊登摇头,“不是,我当年遇见的那个部落的人住的都是树屋,而不是房子,他们的衣着虽然很像,但不是同批人。”原本还以为遇上了同批野人,跟着他们来到他们的老巢就可以得到那种植物,没想到竟然不是。

    苏晴的心沉,也就是说他们走错了地方,她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那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时间耽误不起。”

    伊登点点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两个壮汉,山洞的门是用粗木制成的,想要毁坏并不难,难得是守在门口的那两位门神。

    “你有把握独自对付个吗?”苏晴问道,她是有把握干掉个的,但是要是伊登无法跟她同步完成,引来了其他的野人,那么他们就真的插翅难飞了,虽然他们的身上带了热武器,可是他们的也只是手枪这些便携带的东西,像是炸弹之类的破坏性太大的武器根本没带,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光靠几颗子弹未必能斗得过对方那么多的人。

    要是近身搏斗,伊登是点把握都没有,他曾经领教过这些野人的厉害,但是不能近身搏斗,他还有其他的方法。他从包里拿出支针管,里面是透明的液体。

    “这是什么?”苏晴问道。

    “安眠药剂而已,浓缩版的,只要点点,就能他们昏睡整天,而且见效很快,所以我需要你将他们引过来,可以做到吗?”

    苏晴点头,“小意思。看我的。”苏晴低头找了找,从地上捡了两颗小石头,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抬手就往离得近些的野人身上扔去,不偏不倚,正脑袋,野人回头就看见苏晴的手里还拿着石头,副准备扔的姿态,顿时就怒了,手里拿着个长矛样的武器就要打苏晴,但是木门阻拦了他的动作。

    苏晴看着他,眼神不屑,又朝他扔了个石头,这次打的是胸膛,这么赤裸裸的挑衅,野人如何能忍,打开木门就打算教训苏晴,结果他刚靠近,手臂上就是疼,支针管插在了他的手上,伊登顺势上前,快速地将针管里的液体推进他的体内,整个过程还不到三秒。

    野人看了眼自己的手臂,又看看伊登,不屑地笑,似乎在嘲笑眼前的这两个小不点战斗力太弱,就连个伤痕都没有。

    只是还没等他动作,野人眼睛闭,高大的身躯就倒在了地上,倒下去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另个野人,那人迅速跑过来,张开嘴就打算呼喊其他的同伴,就在这时,苏晴猛地蹿出去,个回旋踢就踢在了野人的脸颊上,野人要出口的话就这样被打回了肚子里。

    “快!”苏晴冲着身后的伊登喊了句,转身又朝野人攻击而去,苏晴牵制住野人,伊登趁势上前,又针管的液体被推进了野人的体内。

    苏晴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野人,跟伊登对视眼,往个方向蹿出去,被带进来的时候他们观察过地形,来时的路是野人最多的地方,他们只能往其他方向走。

    上天还算眷顾他们,随便选择的条路竟然是正确的,只是周围的雾气却越来越浓。

    “伊登,这个方向没错吗?我怎么感觉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大了?”跑出去没多久,苏晴就开口说道,虽然是夜里,但是今晚有月光,依稀可以看见周围的环境。

    “先别管了,跑出去再说,要是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就真的走不了了。”伊登说道。

    想想也是,苏晴再次加快看了脚步。

    “等等。”伊登忽然叫道。

    苏晴停下脚步,“怎么了?”

    伊登的鼻子动了动,“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好像是那种植物的花香。”

    苏晴喜,“你说真的?”

    “应该错不了。”伊登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个小东西,“那种花香闻多了会使人产生幻觉,先把这个涂在鼻子下面,提神醒脑的。”

    苏晴接过,看也没看直接往鼻子下抹,刺鼻的味道呛得她直接咳了出来,“你这个什么东西这么难闻?”

    “都说了是提神醒脑的。”伊登说了句,耸动鼻子,辨别着花香的方向,“这边。”

    苏晴见他没有抹这种药膏,说了句,“你不涂吗?要是产生了幻觉怎么办?”

    “我的身体扛得住这些。”伊登随口说了句,并没有详细解释,那种味道很淡,要不是他嗅觉灵敏,刚刚就错过了,寻着味道,他们来到了个小湖边。

    说是小湖,倒更像是池塘,估摸不到五十平米,月光洒在水面上,能看清池塘四周生长着茂密的植被,伊登指着远处的个方向说道,“在那里。”

    苏晴看过去,只能看见株株半人高的植物,看空气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很好闻。走进了些,借助着月光,可以看见这些植物的顶端开着朵朵小花,香气就是从这些花散发出来的。

    “该怎么采?是要整株植物还是花?”

    “我需要整株植物,还需要植物的根,等等。”伊登说着,从背包里又拿出了个布袋,“将植物挖出来装进这里面。”

    苏晴已经开挖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根木棍,头被她用军刀削尖了,用来当木铲。

    伊登则是拿出了另个袋子,开始采摘这些植物的花苞,采了小半袋就停手了,将苏晴挖出来的植物装进袋子里,然后塞进包里。

    “够了,我们快走。”伊登说道。这个小池塘离刚才的野人村寨很近,很容易就惊动他们。

    苏晴点点头,二人正要离开,忽然听见了声声狗叫,二人暗道糟糕,被发现了。

    果然很快村寨里就亮起了火把。

    “快走。”苏晴辨别了下方向,拉上伊登就跑。

    她的速度很快,就像是个丛林生活的精灵,伊登已经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也才能堪堪跟上苏晴的速度,但是他们快,身后的那帮野人更快,眼看着二者的速度越来越近了,苏晴把伊登推开,“你先躲起来,我将他们引开,然后你看准机会跑。”

    “不行,太危险了,要是被他们追上你就死定了。”这个村寨里的野人跟几年前他遇到的那些不同,这些人可是会吃人的。

    他们刚才被关押的山洞里有堆骨头,乍看是兽骨,但其实都是人骨,伊登仔细查看过,上面的痕迹可不像是自然死亡的,更像是被野兽啃食之后剩下的。

    那些人也许就是无意闯入了原始森林深处的人,结果被这帮野人发现了,分食了,然后将骨头扔道那个山洞里,经年累月的,就积累了堆人骨在那里。

    这样的批野人,他和苏晴要是再度落到他们的手里,他敢肯定,他们定会立马分食了他们,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让苏晴去引开追兵。

    “时间来不及了,这些药对清澜很重要,你必须安全将它们给带回去。”苏晴说道,转身就要往另个方向走,却被伊登把拉住了,“等等,我有办法。”

    伊登看了看方向,拉着苏晴往左手边跑去,那个方向的雾气特别浓,可以很好的隐藏的他们的身形。

    苏晴将把上了膛的手枪递给伊登,“拿着,实在不行就跟他们拼了。”人都有畏惧心理,就算是野人也不例外,要是真的被他们追上了,他们就开枪射击,野人们不知道手枪,咋眼见到肯定会被吓跳。

    伊登将手枪拿在手里,二人继续往雾气深处跑去,身后传来箭矢破空的声音,苏晴和伊登上蹿下跳,躲过那些箭矢,上面不知道被他们涂了什么东西,要是被射,估计就要当场交代在这里。

    箭矢越来越多,伊登避开了道箭矢,暗骂了句,“这帮野人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箭矢,都用不完的吗?”

    “小心。”苏晴拉了把伊登,道箭矢从伊登的鼻尖擦过,要是他还站在刚才的位置,这支箭绝对会射他的身体。

    伊登心有余悸,对苏晴说了声谢谢,然后拿出手枪对着身后就是顿射击,枪声在丛林响起,惊起了躲在树林间的飞鸟。

    箭矢顿时就没了,伊登和苏晴见状,转头就跑,下子就没有了踪迹,等到野人回神的时候,二人早已消失无踪。

    伊登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这次真的是夺命大逃亡,跑的他气的都要断了,“苏晴,我们现在安全了吧?”

    身后已经没有动静了,应该是将那帮人给甩开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往丛林深处跑了,还是往丛林边缘跑了。

    苏晴没有回答他的话,伊登有些奇怪,刚抬头,就发现了不对。

    黑夜,亮起了个个绿色的小圆点,伊登和苏晴都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他们遇上狼群了。那个个绿色的圆点都是狼的眼睛。

    ------题外话------

    其实我还是挺亲妈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