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粘江晨希的昊昊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凯瑟琳听着母亲对自己的指责,眼的怨恨之色越来越浓,情绪压抑久了终究会爆发,而凯瑟琳的情绪也在戴西不断地指责爆发了。

    “你只会说我,那你这个做母亲的又为我做过什么,别人的母亲在女儿出事后想的是帮女儿,你呢?你除了会指责我你还会什么?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大概是她眼的怨恨之色太浓,戴西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脸色更冷,“你现在是在指责我不帮你?”

    “难道不是吗?要是你愿意帮我,我至于被人威胁?你非但不帮我,还要让我去联姻,你自己过的不幸福就要把我也往火坑里推吗?”

    “你继续说,将你心的对我的怨恨都说出来,我也想知道我的女儿到底是有多恨我。”戴西神色淡淡。

    凯瑟琳脸倔强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从小到大,只要我没有达到你的要求你就对我冷脸,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也从来都是你说的算,你根本不会过问我的意见。你根本就不是将我当做女儿,你就是将我当做玩具,高兴了逗几下,不高兴了就扔到边,你对家里的狗都比对我好,你有什么资格做母亲?!”

    戴西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在女儿心目竟然是这样的形象,“你若不是我的女儿,你是好是坏我会管你?”

    “那我宁愿自己不是你的女儿,这样我就可以追求自己的爱情,而不是成为你联姻的工具!”

    “你的爱情?”戴西冷眼看她,“你所谓的爱情就是去追求个结了婚的男人,做个第三者?你不嫌丢人我还替你丢人了呢。”

    “爱情是无罪的,什么是第三者?要是傅衡逸也爱我,那我就不是第三者,沈清澜才是。”

    “傅衡逸看上你了?”

    凯瑟琳滞、要是傅衡逸真的看上她了,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

    “自由的爱情?凯瑟琳,不要傻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自由?你从小到大生活优越,过的是公主般的生活,这些都是我和你父亲带给你的,你要不是我的女儿,你现在或许生活在贫民窟里,每天为面包发愁,爱情?自由?简直就是笑话!”

    “说白了你就是不爱我,你就是不配做个母亲。我告诉你,想让我联姻,简直就是做梦,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打死我也不会同意。”凯瑟琳冲着戴西怒吼,随后跑上了楼。

    戴西站在客厅里,脸色冷沉,眼睛里却带着深深的疲惫,她承认,对这个女儿她是严厉了些,但是也是为了她好,如果不是她的严厉,凯瑟琳会被自己的丈夫宠成什么模样还真不好说。

    她也希望女儿幸福,可是女儿看上的人根本就没有结合的可能,她只能狠心切断,这也是为了凯瑟琳好。

    她给凯瑟琳挑选的联姻对象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千挑万选的,真正的青年才俊,不单单只是为了联姻。

    可是这些,凯瑟琳都不懂,而她又是个冷漠的人,最不喜欢解释,母女之间的隔阂自然越来越深。

    *

    没过两天,沈清澜就收到了张千万的支票,想也知道是谁给的,戴西可比凯瑟琳聪明多了。

    而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女人,虽然没有从她的口得知幕后的主使,但是却从她的住处搜出了沈清澜被偷的画作,这就更加嫩说明事实了。

    女人看到那幅画,终于开口说了实话,是有人给了她十万块钱让她这么做的,那人说了,要是事情可以成功,事后再给她十万。

    至于偷画的人,那这个女人就不知道了,当初这幅画是那人讲事情谈妥之后寄给她的,起寄来的还有那幅最旧的画作。

    沈清澜以污蔑的罪名起诉了这个女人,也算是杀鸡儆猴,至于戴西给的千万补偿款,则是被她捐了。

    画展上少了三幅画,沈清澜并没有从剩余的作品选三幅加上去,就让它成了空白。而画展第天的这个插曲也没有影响后来人欣赏作品。

    丹尼尔在京城待了好几天,大部分时间都跟徐向前在起,也算是进行工作交接。

    他离开的时候是沈清澜亲自送他到机场的,临上飞机前,丹尼尔看着沈清澜欲言又止。

    沈清澜挑眉,“有话就说。”

    “清澜,她……还好吗?”

    沈清澜自然知道丹尼尔口的她是谁,“丹尼尔,你是她支撑下去的动力,你好她才会好。”

    闻言,丹尼尔缓缓笑开,“那请你告诉她,我很好。”

    “我会的。”沈清澜郑重点头。

    沈清澜回到家里,就看见安安正在和胖胖那只小肥狗在草坪里滚做团,沈清澜走过去将儿子拎起来,“你看看你这小泥猴的样子。”

    安安咧嘴笑,脸无辜。

    二胖跟在后面,沈清澜给这人狗洗了澡,就听见了手机响,安安跑过去帮沈清澜将手机拿过来,“妈妈,给。”

    电话是于晓萱打来的,她刚从剧组回来,说是要来看安安。

    “那我去接你?”

    “不用,知道你在家就行,我给安安带了些玩具,很快就到。”于晓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安,妹妹要来了,你高兴吗?”沈清澜低头看着跟二胖起玩儿的儿子。

    安安抬头,不解地看着妈妈,明显已经忘记了韩家小闺女的存在。

    果果已经五个月了,于晓萱在果果四个半月的时候给果果断的奶,原本她的奶水就不丰沛,果果都是半母乳半奶粉的,韩奕后来就直接给女儿断奶了,这样于晓萱也不永整天围着女儿转。果果断奶之后,于晓萱就恢复工作来,只是因为孩子还小,所以现在她很少长时间留在剧组。

    于晓萱到的很快,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清澜,帮我拿下。”

    沈清澜将东西接过来,“你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这是我给安安的,还有傅爷爷和沈爷爷的,之前去了趟R国,看见了这些就买了。”于晓萱说道。

    于晓萱的身后跟着韩奕,韩奕的手上抱着孩子,于晓萱见到安安,眼睛都亮了,抱起安安就是顿猛亲,安安皱着眉头,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伸手将想再次亲他的于晓萱的脸推开了,“不要。”

    于晓萱可怜兮兮地看着安安,“安安啊,才这么点时间不见你就嫌弃干妈了吗?”

    安安看着她的样子,犹豫了下,主动在她的脸上亲了下,还伸手摸摸她的脸,“不哭。”

    于晓萱哈哈大笑,抱着安安使劲蹭着他的脸,“安安,你真是太可爱了,真想把你抱回去养。”

    安安求助地看向自己的妈妈,沈清澜回给儿子个微笑,于晓萱指着韩奕怀里的女儿,说道,“安安,还记得你的小媳妇吗?”

    安安脸的懵懂,韩奕和沈清澜脸的无语。

    韩奕看了眼怀的女儿,心默默抹了把辛酸泪,女儿啊,你看看你妈是多怕你嫁不出去啊,这么小就给你找好了人家。

    于晓萱将女儿抱过来,给安安看,“你看,这是你的小媳妇,她叫果果。”

    安安低头看着韩家小闺女,“果果,妹妹。”

    “不是妹妹,是小媳妇。”

    “妹妹。”

    “小媳妇。”

    “妹妹。”

    韩奕和沈清澜就看着于晓萱与安安在那里争论到底是妹妹还是小媳妇儿,最后还是于晓萱放弃了。

    “算了,妹妹就妹妹吧。”她脸的垂头丧气,看向沈清澜,“安安这脾气怎么这么倔?”

    沈清澜但笑不语,别看安安年纪小,认定的事情其他人很难改变。

    果果是个十分安静的小姑娘,吃完奶就会自己乖乖待在那里,不吵不闹,算是十分好带的个孩子,即便是于晓萱不在家,韩奕个人也能搞定。

    傅衡逸已经回了部队,韩奕就去找傅老爷子下棋去了。

    沈清澜看向于晓萱,“这段时间恢复工作感觉如何?”

    于晓萱瘫在沙发上,叹息,“唉,也不知道是不是休息太久了,下子回到工作当总是不适应,尤其是工作的时候,总是想着果果睡得好不好,吃的好不好,有没有想我,有没有哭闹,清澜,我是第次体会到这女人做了母亲之后就真的是不样了,心里多了份牵挂,就无法再专注于工作了。”

    “想休息?”

    于晓萱摇头,“这倒没有,可能是因为果果还小,所以放心不下,等她大点应该就好了,我上星期去剧组拍戏,半夜里做梦梦见果果生病了,打电话回家,韩奕还说我矫情,呵,男人……”

    沈清澜好笑,“韩奕是怕耽误了你工作。”韩奕算是个十分开明的男人,对于晓萱的事业是完全的支持,她想工作还是想休息,都凭着于晓萱自己的意愿。

    “韩奕家的那位如今怎么样了?态度改变了吗?”

    提起韩正山,于晓萱就黑脸了,摆手,“别提了,说起这个我就生气,果果出生以后,他对果果倒是不错,经常会来看看孩子,我就想着要是能借着果果让他们父子关系缓和点也是件好事。结果每次他来看孩子,还要数落我通,说我这个当妈的不尽心,我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也不说话,不过是被说几句而已,不痛不痒的,忍了也就忍了。”

    “那你生气什么?”

    “我生气的是,我这不是恢复工作了吗,他上次来家里就直很叽歪,话里话外就说我不配当妈,点妈妈的样子都没有,整天不着家,话语很难听,最后韩奕听不下去了,父子俩吵起来了,然后他指着大门让我滚,说我祸害他儿子还祸害他孙女,我这个暴脾气,没忍住,跟他争论了几句,将他给气跑了,然后他就到处跟人说我虐待他。”

    沈清澜对韩正山也是无语,从韩奕跟于晓萱在起就直起幺蛾子,现在孩子都生了依旧作妖。

    “尽量保持距离就好。”沈清澜淡淡开口。

    “嗯嗯,我就是这么想的。”于晓萱点头,“我就是瞎好心,现在我算是看透了,不想理会他了,不然我要累死。对了清澜,你还记得王彬导演吗?”

    沈清澜疑惑,想了想,终于想起来王彬是谁,“怎么?”

    “他的手上直有个剧本,想让你出演女主,我看过那个剧本,跟你本身的性格倒是蛮符合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出演?”

    沈清澜摇头,“我对娱乐圈并不感兴趣。”她要是想参演,早就答应了,不过她都是没想到王彬竟然将剧本保留了这么长时间。

    “我猜也是,前几天他找到我,希望我做说客,我没有答应。不过说真的清澜,你的外形条件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你对这个剧本感兴趣?”

    “那倒没有,虽然这个剧本很好,不过并不适合我,我就是觉得里面的女主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般。”于晓萱手里拎着串葡萄,时不时往嘴里丢颗。

    “要是这个剧本真的是个好剧本,你不妨跟王彬导演建议下,举办个角色海选,也可以为圣煊招募新人。”沈清澜提出建议。

    于晓萱眼睛亮,坐正了身子,“这个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不错不错,我前两天还听琳达姐说今年圣煊签下的新人质量不高呢。”

    “这只是个建议,你可以跟王彬导演商量下,毕竟剧本是人家的,而且他既然握着剧本这么久都迟迟不动,显然是个对质量要求很高的人,海选的结果他也未必会满意。”

    “他肯定很难满意,他最满意的人是你。”于晓萱说道,她跟王彬导演合作过好多次,自然知道他的性格。

    于晓萱心里顿时对海选的事情有了盘算。

    **

    “妈妈,今天你带我去哪里?”大早,昊昊就再次被裴宁从床上挖起来,裴宁给他穿好了衣服,笑着说道,“带你去见那位叔叔。”

    “江叔叔吗?”昊昊眼睛亮。

    “不是江叔叔,江叔叔今天要上课,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位叔叔,你不是说想见他吗?”裴宁声音温柔。

    昊昊是段凌的儿子,这点无法否认,所以裴宁认真考虑之后,并没有拒绝段凌看望孩子的要求,不过次数不能太多,周最多只有次,段凌自然没有意见。

    裴宁将昊昊送到她跟段凌约定的地点,将儿子交到段凌的手里就要离开了,段凌本想叫住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裴宁已经开着车走了。

    他失望地看着裴宁的车尾,“叔叔。”昊昊叫他。

    段凌低头,笑意温和,“怎么了?”

    “妈妈已经走了,不要看了。”昊昊说道。

    段凌看着儿子,忽然蹲下身,“昊昊,你希望爸爸妈妈在起吗?”

    谁知昊昊却摇头,“不要,我希望妈妈跟江叔叔在起。”

    段凌没想到昊昊竟然是这么想的,有些意外,“为什么,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是在起的呀,要是爸爸跟妈妈在起,以后我们家三口就可以每天都生活在起,难道你不想每天都看见爸爸吗?”

    昊昊继续摇头,指了指段凌的手,“叔叔,你已经结婚了,结婚的人不能跟我妈妈在起。”

    段凌滞,第次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跟昊昊说自己结婚了,“昊昊,叔叔虽然结婚了,但是跟叔叔结婚的那位阿姨已经走了,叔叔现在是个人。”他试图解释,自从上次跟昊昊见过以后,他每天都在想着跟裴宁在起,组建个家庭,给自己的孩子个完整的家。

    但是裴宁根本不愿意搭理他,要不是他提出要见昊昊,裴宁就连个信息都懒得回,所以他只能从昊昊这里下手,要是昊昊想跟亲生爸爸在起,那么裴宁就定会考虑昊昊的感受。

    “叔叔,那也不行,我妈妈不喜欢你,她喜欢江叔叔。”昊昊的小脸很认真。

    “昊昊,你也喜欢江叔叔是不是?”

    “嗯,我喜欢他,江叔叔对我很好很好,从来没有个叔叔对我那样好。”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要是跟江叔叔在起了,以后他们生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你江叔叔就不会那么喜欢你了。”

    “不会的,我江叔叔才不会不喜欢我。”昊昊不高兴了。

    “昊昊,你是爸爸的孩子,爸爸肯定是爱你的,即便你不跟爸爸生活,爸爸也是爱你的,但是你江叔叔不样,你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以后他跟你妈妈要是有了亲生的孩子,他对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吗?”段凌希望昊昊明白亲生与不亲生的区别。

    昊昊直勾勾地看着段凌的眼睛,清澈的大眼睛里慢慢浮起了丝晶莹,“你胡说,我江叔叔才不会这样,他会直喜欢我的。”声音里带了哭腔。

    段凌顿时慌了,“昊昊,别哭,是爸爸错了,爸爸不该说你江叔叔,是爸爸不好。”

    昊昊伸手抹了抹眼泪,“我要回家,我要我妈妈,我不喜欢你了。”

    “昊昊,刚才是爸爸的错,你原谅爸爸好不好?”段凌哄道。

    但是昊昊是打定了主意要回家,无论段凌怎么说都不行,最后段凌没有办法,只好将昊昊送到了裴宁的公司。

    裴宁正奇怪呢,不是刚刚见面吗,怎么就结束了?段凌临时有事?

    而昊昊见到自己的妈妈就抱住了裴宁的大腿,静静地不说话。

    “宁,很抱歉,我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惹昊昊生气了。”段凌先承认自己的错误。

    裴宁狐疑地看着他,“你跟昊昊说了什么?”

    段凌沉默,“总之,今天是我的不对,我先走了。”

    而昊昊直到段凌走了都没有跟他说再见。

    裴宁将昊昊拉开些,蹲下来看着昊昊,“告诉妈妈,为什么不高兴了?”

    昊昊低着头不说话。

    “昊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做朋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都会告诉妈妈的。”裴宁放柔了声音。

    昊昊抬头,看着裴宁,“妈妈,我没有不高兴。”

    “你看你嘴上都能挂油壶了还说没有不高兴呢。”裴宁伸手点点他的小鼻子。

    “妈妈,我现在不想说。”昊昊情绪依旧低落,裴宁想了想,“好吧,那先不说了,你今天跟妈妈起去上班好不好?”

    昊昊摇头,“妈妈,我想去找江叔叔。”

    裴宁皱眉,“但是你江叔叔今天要上课。”

    “那我坐在下面看江叔叔上课行不行?我保证不吵不闹。”昊昊轻声祈求。

    “你跟妈妈去上班不好吗?或者妈妈送你回家跟外婆,去小姨家看弟弟也行。”

    “可是我就想跟江叔叔在起。”

    “昊昊,你告诉妈妈那位叔叔跟你说了什么。”裴宁直觉应该是段凌跟昊昊说了什么关于江晨希的话,他才会变得这样粘人。

    “妈妈,你送我去见江叔叔好不好?”昊昊的小手拉着裴宁的衣袖,可怜兮兮地乞求道。

    裴宁静静地看着儿子,终究败在儿子的目光下,拿起手机给江晨希打了电话,江晨希上午的课刚刚结束,听到裴宁的话,立刻说道,“行,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带着昊昊现在那里等着我。”

    “好,不急,你开车慢点,安全第。”

    挂了电话,裴宁看向儿子,“江叔叔马上就过来了,现在高兴了吗?”

    昊昊抱着裴宁的腿不说话,裴宁摸着儿子的脑袋,眼底眸色深沉。

    江晨希到的时候,裴宁和昊昊正坐在公司底下的咖啡店里,昊昊的手上捧着杯热牛奶,看见江晨希,立即放下牛奶朝着江晨希跑去,江晨希将他抱起来,“昊昊,想我了吗?”

    昊昊抱着江晨希的脖子,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模样,“想了。”

    “晨希,真是麻烦你了,这孩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见你。”裴宁歉意地说道。

    江晨希温润笑,“没有什么麻烦的,昊昊我先带走了,你去上班吧,下午我上完课接你下班,我们起去吃饭。”

    裴宁点点头,看了昊昊眼,昊昊冲着裴宁挥手,“妈妈再见。”

    裴宁无语,这个臭小子。

    “江叔叔,我可以跟你起去上课吗?我保证不吵不闹,遵守课堂纪律。”昊昊坐在车后座,晃着两条小胖腿,心情可算是明朗了。

    “当然可以。”江晨希说道。

    到了学校,江晨希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午了,“昊昊,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好啊,江叔叔,晓萱阿姨说学校的食堂饭菜可好吃了,是真的吗?”

    江晨希将他从车上抱下来,“你想吃食堂?”

    “嗯。”昊昊毫不犹豫地点头。

    江晨希牵着昊昊的手去了学校食堂,路上收获了大波目光。

    “咦,那个小孩是谁?是江老师的儿子吗?”

    “江老师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我猜应该是亲戚的孩子吧。”

    “谁说江老师没有女朋友,我上次还看到江老师买花呢,还是玫瑰花,明显就是送给女朋友的,好大的束,包装地很精致。”

    “真的吗?那个女的长得什么样?好看吗?江老师长得这么好看,要是那女的长得不好看可配不上江老师。”

    “不知道,我没看到那女的,我就看见江老师捧着好大的束鲜花从花店里出来。不过那个小孩长得真可爱,你看他的皮肤,好嫩啊,好像上去捏捏。”

    “人家会把你当做怪阿姨的。”

    ……

    江晨希听着周围传来的小声议论,有些无语,他低头看了看昊昊,昊昊就跟没听到样,眼睛看着周围的景象,脸的好奇。

    为避免引起更多人的好奇,江晨希直接带着昊昊去了教师食堂。

    “昊昊,这里的饭菜好吃吗?”江晨希将块挑完刺的鱼放进昊昊的碗里,笑着问道。

    昊昊点头,“好吃,江叔叔,以后我长大了也可以来这里上学吗?”

    “当然可以,我们昊昊这么聪明,肯定可以来这里上学。”

    江晨希和昊昊吃好饭从食堂出来,就遇见了江母,江母是A大的教授,今天上午刚好有节课,江母看见昊昊很是意外,随即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看了江晨希眼,江晨希神色淡淡。

    昊昊见到江母,倒是很高兴,“江奶奶好。”

    江母微微笑,“昊昊好,你今天怎么来这里了?”

    “我想江叔叔了,所以今天来看江叔叔。”

    江母没有说什么,心对江晨希的做法有些不满,只是现在的场合不适合说话,只是摸了摸昊昊的脑袋,“那你先跟江叔叔玩,江奶奶现在要去吃饭了。”

    “好的,江奶奶再见。”昊昊挥挥手。

    江晨希将昊昊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其他老师见了自然对昊昊的身份感到好奇,只是不等江晨希介绍,昊昊就先开口了,“各位叔叔阿姨好,我叫昊昊,我妈妈是江叔叔的好朋友,今天我妈妈忙,让我跟着江叔叔。”

    众人听,自然就明白了,江晨希心微暖,这个小鬼灵精。

    昊昊有午睡的习惯,没多会儿就困了,江晨希向个同事借了把躺椅让昊昊睡觉。

    江母吃完饭,越想越不对,给江晨希打了电话,江晨希从办公室里出来,江母就等在办公室楼下。

    “跟我出去坐坐。”江母开口。

    “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昊昊在睡觉,等下醒了找不到我会害怕。”江晨希说道。

    江母的脸垮下来,“你怎么将他带到学校来了,让其他人看到算怎么回事?”

    江晨希好笑,“昊昊来学校怎么了?他又不是见不得人。”

    “你知道我的意思,晨希,我说过了你跟裴宁的事情……”

    “你不同意。妈,不用跟我强调,我知道你不同意,但是我也说过了,除了裴宁我谁也不要。”

    “晨希,你是想起气死我是不是?婉娇多好的姑娘你不要,偏偏要个这样的女人。”

    “妈,宁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你清楚,我很确定她就是我要过辈子的女人,至于昊昊,他是宁的儿子,以后就是我的儿子,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晨希,你想过你爸爸吗?今天是你爸爸刚好没课,没来学校,要是被他撞见了你怎么解释?”

    “那就告诉他真相,迟早要知道的。”江晨希理所当然地说道,随即又开口,“妈,我爸的态度直以来都是你认为的,或许爸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古板,他会同意呢?”

    江母叹气,试图缓和语气,“晨希,妈妈跟你爸爸起生活几十年了,难道还不了解你爸爸的性格?但凡你爸会同意,我都不会这么反对。”

    “妈,你就不能使者接受宁吗?”江晨希软了语气。

    “晨希,这件事你听妈妈的成吗?趁现在你爸还不知道,早点跟裴宁断了,你要是不喜欢妈妈介绍的,以后妈妈就不给你介绍了。”

    江晨希淡了神色,“妈,其实你内心里也是看不起宁的吧?你觉得她配不上我,认为她配不上我们家。”

    “晨希,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妈妈,妈妈做这切都是为了你好啊。”江母有些伤心,每次他们母子争吵都是为了裴宁。

    江晨希也不想在这里跟自己的母亲闹得太难看,于是说道,“妈,这件事不要说了,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总是和你闹别扭,你是了解我的,我好不容易遇上个让我心动的人,不想轻易错过。”

    “晨希……”江母叫了声儿子的名字,终究什么也没说,“算了算了,这件事我也不管了,你爸爸那里你自己去说吧。”

    江母赌气般地说了句,随即就走了,江晨希看着母亲的背影,深深地叹息了声。

    下午上课的时候,系的教室就热闹了,大家都看着第排的那个小身影,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第次对江晨希所讲的内容失去了兴趣。

    “哎,这是江老师的孩子吗?”

    “肯定不是,江老师都没有结婚呢。”

    “好可爱的小娃娃,你看他坐在那里好乖啊,可爱死了,这要是我的该多好。”

    课堂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江晨希敲了敲黑板,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谁来回答下这个问题?”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刚才江晨希讲了什么,怎么可能回答得出问题,江晨希摇头,再度开口,“今天下课后,每人写篇关于古代四大美人的论,下周三上交。”

    “啊,不要啊,江老师。”听说要写论,大家顿时片哀嚎。

    但是他们的哀嚎声并没有让江晨希心软,“不得少于五千字。”

    “啊,江老师,太残忍了。”

    “江老师,你的温柔呢?”

    “江老师,我们错了,再来次吧。”

    江晨希的目光往四下里扫,“看来这个作业量还是太少。”

    “不不不,江老师,足够了,真的足够了。”大家立刻端正坐好,致看向黑板,简直比小学生坐得还整齐。

    江晨希眼底划过抹笑意,继续讲课。

    昊昊坐在第排,抬头看着江晨希,眼睛亮晶晶的,尽管听不懂江晨希说的是什么,但是并不妨碍他对江晨希的崇拜。

    下课铃响,就有人窜到了昊昊的面前,笑容十分亲切,“小弟弟,你跟江老师是什么关系呀?你要是告诉姐姐,姐姐手上的棒棒糖就是你的了。”

    昊昊歪着头,看向问话的女生,“你猜。”

    “江老师是你叔叔?”

    昊昊笑眯眯。

    “是你舅舅?”

    昊昊继续笑眯眯。

    “是你堂叔?”

    昊昊还是笑眯眯。

    “小弟弟,姐姐猜的这些对不对啊?”

    昊昊摇头,“都不对。”说着看向了女生的身后,只听江晨希开口说道,“昊昊,我们该走了。”

    昊昊从椅子上滑下来,对着女生招招手,“漂亮姐姐再见。”

    女生星星眼,对着昊昊挥挥手,等到昊昊跟着江晨希走了,这才双手捧着脸,“啊啊啊啊,好可爱啊,他刚刚挥手的样子好萌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好想抱回家养。”

    旁的男生听到这话,脸的无奈,“喜欢你就自己生个。”

    女生翻白眼,上下打量了眼自己的男朋友,摇头,“算了,按照你的基因,我是生不出这么可爱的娃娃了。”

    男生黑脸。

    “昊昊,今天来学校好玩吗?”江晨希牵着昊昊的手,笑着问道。

    昊昊走路蹦跳的,显然心情极好,“好玩儿,江叔叔,你上课的样子真好看。”

    江晨希笑了,“那下次你想来就给叔叔打电话,我去接你。”

    “江叔叔,我还是不来了,我来了,那些哥哥姐姐都不认真上课。”昊昊说的认真,江晨希莞尔,把将他抱起来,“你可真是个贴心小棉袄。”

    昊昊抱着江晨希的脖子,小脸认真,“江叔叔,你会直喜欢我吗?”

    ------题外话------

    我感觉你们又会吐槽段凌了,哈哈

    PS:明天又要上班了,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