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风波,幕后之人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证据,我有!”女人说道,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卷卷轴,看样子是幅画,丹尼尔想伸手拿过去来,却被女人躲了过去,“不能给你,你跟沈清澜是伙儿的,谁知道你会不会毁了我的画。”

    丹尼尔脸色青黑,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怀疑过呢。

    丹尼尔不行发,那我可以吗?“蒋老先生沉声问道,脸的严肃。

    女人看了看四周,看着有权威的大部分都是外国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听得懂,要是听不懂,靠他们翻译,他们故意翻译成其他意思该怎么办。这样想,女人顿时就偏向了蒋老先生。

    眼珠子转了转,女人看向蒋老先生,”这幅画是原作,也是沈清澜抄袭的证据,我交给你是对你的信任,你要是敢跟他们同流合污,我也是会告你的。“

    蒋老先生的脸有些黑,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话,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个自然,你做人做事向公允,这是公认的。“

    女人闻言,从地上爬起来,”这里这么多人,还有记者,我也不怕你说话不算话。“

    蒋老先生将女人手里的话接过来,徐徐展开,画画的是幅日出晨曦图,不管是景物还是构图都与沈清澜挂在墙上展出的幅画模样,只是沈清澜挂在墙上的那幅不管是用笔还是用色都更为讲究些,而女人手里这幅明显水平低了不少。

    周围看到这幅画的人看着女人的眼神都很诡异,就这样的水平也敢说是沈清澜抄袭人家?这人脑子没病吧?

    女人似乎看出了周围人的意思,眼睛瞪,”我说的是沈清澜抄袭了我这幅画的创意,她自己江郎才尽了画不出来,就去偷人家的创意,真是不要脸。“

    ”你别胡说道。“直站在人群不出声的徐向前忽然跳出来,”沈小姐前两天丢失了幅画,正是这幅《日出》,现在展出的这幅是沈小姐刚画的。我现在有理由怀疑就是你偷了沈小姐的画,然后创作了这样幅作品来诬陷沈小姐。“

    女人点也不着急,听了这话,反而冷笑,”我们到底是谁在胡说道,你看看我这幅画面的纸张,我这幅画都已经画了好久了,纸张都旧了,而沈清澜的却那么新,谁抄谁的还用说吗?“

    众人低头去看蒋老先生手里的画,果然这幅画的纸张很旧,看上面的痕迹,也确实不像是新画的。

    时间众人都有些狐疑,抄袭创意可不分水平高低,沈清澜要是真的抄袭了人家的创意,那么跟抄袭也没有分别,等着沈清澜的依旧是身败名裂。”

    傅衡逸眸色沉沉,“不过是将纸张做旧,我想在座的很多人都懂吧?我妻子前两天确实丢失了幅画,就跟这幅画模样,当时还报警了,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警局查。”

    这件事傅衡逸是知道的,当时他还亲自给局长打过电话,询问进展。

    女人眼底快速地闪过抹慌乱,见徐向前要去报警,上去拍飞了他的手机,“报什么警,谁不知道你们沈家和傅家就是土霸王,警局局长都要听你的,你们打电话报警,即便是没有丢失也会帮你们说是丢了。”

    “我们还有监控录像为证。”徐向前脸色铁青。

    “视频也是可以造假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沈清澜呢,叫沈清澜出来,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就想做缩头乌龟,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女人叫嚣着。

    “我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你倒是给我说说清楚。”清冷的嗓音从人群后传来,众人不自觉让开了条道路,沈清澜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她神情清冷,脊背挺直,站在那里,脸的淡定从容。

    女人看见她,狐疑开口,“你就是沈清澜?”

    沈清澜淡淡开口,“如假包换。”

    “你来的正好,你抄袭了我的画,这件事你想怎么办?”

    傅衡逸看了沈清澜眼,就要上前,却被沈清澜用目光制止了,他微微退后了步。

    沈清澜走上前,静静地看着女人,“就凭幅做旧的画就想污蔑我抄袭?”

    “什么做旧的画,你不要血口喷人!”女人脸的气愤,似乎因为沈清澜说了侮辱她的话,让她格外接受不了。

    “是不是做旧的画你心里清楚,我们也可以找专家鉴定下,到时候自然可以真相大白。”沈清澜不紧不慢地说到。

    从开始,沈清澜展现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淡定从容,光是这份气质就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个会抄袭别人的人。

    “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怕你,不就是鉴定吗,鉴定就鉴定,不过你找的人我信不过,我要自己找人。”女人口答应了。

    “可以,不过你的人我也信不过,这样,我们各自找个人,然后再去最权威的机构鉴定次,三份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孰是孰非自见分晓。”沈清澜眸色淡淡。

    女人犹豫,往人群看了眼,咬牙,“好,就这么办。”说着就要往外走。

    “等等。”沈清澜出声,叫住了女人,“在鉴定之前,我们先解决件事。”她指了指被女人泼了颜料已经毁掉的三幅画,“这些你打算怎么赔偿?”

    徐向前适时上前,开口,“沈小姐的画目前的市场价值在十万到五百万不等,你毁掉的这三幅作品起码价值在三百万以上。”

    女人的心颤,瞪着沈清澜,“你这是讹诈,我可以告你的。”

    沈清澜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便。至于我的画的价格是不是有这么高,你大可问问在场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知名人士,总不至于都骗你吧。”

    “那可说不准,他们都是你请来的,自然是帮着你的。”女人小声嘀咕。

    其他人听得懂女人话的人听这话顿时就变脸了,这是对他们人格的质疑。

    女人哪里知道自己句话就惹了马蜂窝,还在那里说到,“再说了,要是鉴定出来你抄袭,你的画就是不值,还三百万呢,三十块送我都不要。”

    傅衡逸眼神寒,就要上前,被沈清澜按住了手,沈清澜倒是没说什么,丹尼尔先笑了。

    “哈哈,你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口口声声说我们清澜抄袭你的画,让你拿出证据又没有,就会在这里瞎咧咧,做个鉴定也疑神疑鬼的,我看你根本就是存心来找茬的。”

    说着转头看着沈清澜,“也就是你脾气好,这种人你跟她废话什么,直接报警。”

    丹尼尔拿出手机就要拨号,女人又想故技重施打飞他的手机,丹尼尔早就防着他这手,手抬,女人就够不到了。

    女人的眼神很凶狠,“报什么警,你们想以多欺少啊,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们,证据现在在我的手上,要是我将证据交个媒体,我就不信你沈清澜还能手遮天。”

    丹尼尔脸上挂着前亲切地笑意,眼睛里却透着冷光,“这位女士,从刚才到现在,我们可没有人动你根手指头,我们现在只是想让警察来主持公道,你却百般阻止,该不是心虚吧?”

    “我心虚什么心虚,我才不心虚呢,不就是叫警察吗,行,你叫啊,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怎么狡辩。”

    “就是这个女人,在这里滋生事端,将她给我赶出去。”沈君煜穿过人群,指着女人说道,跟在他身后的是几个穿着安保制服的保安。

    几个保安闻言,就要上前将女人带走,个保安的手刚刚碰到女人的胳膊,就被女人巴掌打开了,她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自己的大腿,“打人了,沈家打人了。”

    沈清澜很是无语地看着在地上表演得十分起劲的女人,视线在周围人的身上扫了眼,大部分人都是样的表情。

    傅衡逸的目光则是看向了人群的某个方向,搜寻着人群的可疑人员,那个方向正是刚刚沈清澜说要鉴定,而女人看过去的方向。

    人群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而女人还在叫嚣着沈家打人,说沈家做贼心虚,沈君煜的脸很黑,沈清澜筹备了好几个月的画展刚开始,就被人毁了三幅画,还被人泼脏水,要不是现场人太多,他真想将地上的人绑起来,扔进臭水沟里。

    沈清澜给了哥哥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女人,她倒是想看看除了撒泼,这个女人还有没有其他的花样。

    女人嚎了半天也不见现场有人搭理她,这跟她预想的有些不样,声音渐渐轻了下去,眼珠子转了转,看向了蒋老先生,“你不是什么协会会长吗,现在沈清澜不要脸地抄袭人家的作品,你怎么不吭声了?该不会你也想帮着沈清澜颠倒黑白吧。”

    蒋老先生从女人撒泼开始脸色就直不好,他是个明人,遇到事情喜欢用讲道理的方式解决,而这个女人上来就是撒泼,要是演技好些的也就算了,偏偏演技拙劣还自我感觉良好,看得他都替她尴尬。

    “我自会主持公道,不用找什么鉴定专家了,这幅作品我刚刚已经仔细看过,确实是故意做旧的作品,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幅作品是这两天刚刚完成的。”蒋老先生掷地有声地说道,他是个书画大家,这点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你胡说,我就知道你们都是丘之貉,联合起来欺负我这个老实人。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女人瞬间激动起来。

    “不用报警了,警察已经来了。”傅衡逸淡淡开口,果然,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就出现了,他刚刚趁着女撒泼的功夫已经打过电话给警局。

    傅衡逸指着地上的女人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毁坏了我妻子的画作,还污蔑我妻子抄袭,恶意扰乱秩序。”

    警察点点头,看向地上的女人。

    女人看警察竟然真的来了,更加激动了,“好啊,你们贼喊捉贼。”

    其个警察就要上前将女人从地上拉起来,女人却突然抱住了蒋老先生的腿,“我不要跟你们走,你们都是跟沈清澜伙的,谁知道跟你们走了之后我还能不能安全出来。”

    蒋老先生被女人的动作拽地个踉跄,要不是丹尼尔及时扶住了他,估计就要摔了,老先生已经九十多岁了,这要是摔跤,指不定出什么事情。

    丹尼尔的脸色彻底黑了,上前把将女人扯开,破口大骂,“你特么是有病吧,是你直叫嚷着要报警,现在警察来了你又血口喷人,我看从头到尾你就是来捣乱的,现在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受人指使故意抹黑清澜。”

    “你才胡说道,沈清澜抄袭人家的作品,你却说我故意捣乱,我看就是你们故意包庇,你们这群混蛋。”女人情绪十分激动,像是被激怒的母老虎。

    周围被她竿子打翻的众人齐齐黑脸,但是谁也没有说话,要说刚开始这个女人的出现还让他们对沈清澜产生了点点的质疑的话,那么现在这种质疑已经完全不存在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疯子的话能信吗?

    “警察同志,我们都可以作证,沈清澜小姐并没有对这位女士做什么,反倒是这位女士,直在撒泼捣乱,还毁了沈小姐三幅价值不菲的画作。”个男人站出来说道。

    沈清澜看向那人,觉得此人竟然有些面熟,想了想,才想起来这人不就是之前在飞机上遇见过的那个搭讪的人吗,叫……严峰?是个书画收藏爱好者?

    警察也被女人刚才那话说的黑脸,他们是执行公务的,不是来给人做保镖的,她刚刚那话要是传出去,他们沈家和傅家还有警局之间的关系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警察要上前抓人,将人带回警局,但是女人却撒泼打滚,样子极为难看,而此时,大家并没有注意到,人群个黑衣男人皱眉看着地上的女人,神情不满。

    见警察将人带走了,他也装作无意地离开了展厅,傅衡逸捏了捏沈清澜的手,跟了上去,而沈清澜则是跟着警察去了警局。

    丹尼尔站出来对大家说道,“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的画展要是要大家留下了不要的印象,那我在这里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但是我可以用我的名誉起誓,沈清澜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抄袭这种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伯纳德闻言,站出来说道,“丹尼尔,你不用解释,刚才的那幅原作我也看了,确实就是做旧的,作画日期不超过三天,虽然做旧的手段很高明,但是并不是没有任何的痕迹的。”

    他在画坛的影响力可是远超蒋老先生,伯纳德站出来维护沈清澜,其他人自然是相信的,而且刚才那个女人的表现太过了,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就是,冷清秋小姐的画作向自成风格,这幅画的风格跟其他画的风格是体的,要是说抄袭,难道其他的画作也是抄袭的吗,不要开玩笑了。”有人附和。

    “我觉得也是,这幅画的创意在这些画作当绝对算不上是最好的,抄袭什么?”有了个人的附和,其他人自然也会跟风。

    丹尼尔见大家都没有误会,自然也就放心了,毕竟今天来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要是传出什么对沈清澜不好的传闻,后期不好解释。

    傅衡逸跟着黑衣男人走出了展厅,就看见黑衣男人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周看了眼,随后上了辆车,傅衡逸见状,开了车,跟了上去。

    今天的事情明显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至于幕后之人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很快就能知道了。

    傅衡逸跟着男人直来到了市心的家五星级酒店,他看见男人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进了电梯,傅衡逸看了看电梯停顿的楼层,是十楼。

    他走到了服务台,拿出了自己的军官证,前台的工作人员仔细查看了傅衡逸的军官证,然后恭敬地将军官证还给了傅衡逸。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十楼的住户资料。”傅衡逸言简意赅地说道。

    工人人员神情犹豫,“这是客户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

    “我在追查个可疑人员,怀疑是间谍,刚才去了你们酒店的十楼,要是国家机密早到泄露,你们酒店也逃不了。”傅衡逸本正经地胡说道。

    他不苟言笑的表情还真的有九分的可信度,工作人员闻言,眼神微变,但是依旧没有将住客信息交给傅衡逸说道,而是说道,“我帮您联系我们的经理,要是经理同意了,我们才可以给您看。”

    傅衡逸并没有为难他们,点点头,很快,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从楼上下来了,满脸笑容地朝着傅衡逸走了过来,“傅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傅衡逸将与前台工作人员说的话又说了遍,经理直点头,“应该的应该的,这件事必须配合,傅爷您稍等,我现在就去让他们将名单给你拿来。”

    不多会儿,傅衡逸的手上就出现了个平板,傅衡逸仔细看了看上面登记的名字,“这些人都是这几天入住的?”

    “不是,这上面这部分是常住客人,在这里住了已经超过个星期了,这些是这几天刚入住的。”经理指着平板上的名单说道。

    傅衡逸将平板递给了经理,随后说道,“1810房间的房卡给我。”

    经理犹豫了下,“傅爷,需要我们起上去吗?”

    “不用,给我叫个客房保洁的就好,我需要你们的配合。”

    经理点头,客房保洁什么都不知道,经理只是让她去给1810做下保洁,顺便留意下里面都有些什么人,很快保洁就出来了,“经理,里面就位男士和位女士。”

    刚才开门的就是傅衡逸跟踪的男人,这点傅衡逸已经看清楚了,至于那位女士……傅衡逸从手机里翻出张照片,“那个女士是这个人吗?”

    保洁仔细看了看,点头,“是的,就是她,我刚才进去的时候,这位女士似乎是在发脾气,不过我听不懂她说了什么。”

    “行了,去吧。”经理挥挥手,让保洁离开,然后看向傅衡逸,“傅爷,这个女人有问题?”

    傅衡逸眸色深沉,“这件事就到这里,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需要放长线钓大鱼,你要是被你对方察觉了,后果……”

    “明白明白,我保证装作不知道。”经理十分上道。

    傅衡逸很满意,又说道。“要是这个女人出门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的,傅爷放心,我们定配合您。”

    傅衡逸从酒店离开就去了警局,沈清澜已经录好了口供,正在警局等着傅衡逸过去。

    傅衡逸接了沈清澜,夫妻俩才回家。

    路上,沈清澜看向傅衡逸,“知道时候谁了?”

    傅衡逸点头,“还是个老朋友。”

    沈清澜挑眉,“凯瑟琳?”

    “你知道?”

    “呵呵,也就凯瑟琳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沈清澜冷笑,这样拙劣的伎俩,凯瑟琳用了次又次,也不嫌累得慌。

    “你已经找到她的下落了?”

    “嗯,就在米登酒店。”

    “计划失败,气炸了吧?”沈清澜淡笑。

    傅衡逸侧目看了她眼,笑了,“你倒是了解她。”

    凯瑟琳就是个狠毒却无脑的女人,要不是有她的母亲在背后替她擦屁股,她早在上次画廊纵火的时候就该进监狱了。

    “这次幕后之人就她个?”沈清澜淡声问道。

    “暂时不清楚,不过目前来看应该是。”要是有她的母亲在背后指点,今天来闹的就不会是这样个犹如疯子般的女人。

    丹尼尔正在等着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消息呢,知道了背后之人竟然是凯瑟琳,很是无语,“这个女人真的是白痴吗?我很怀疑她是不是抱养的,就她母亲那样精明的人怎么会养出这么白痴的女儿。”

    明明戴西也是个很有手腕的女人,结果养出来的女儿就跟智障样,要是她有很多儿女也就算了,还可以解释为是孩子太多,培养重点不在凯瑟琳的身上,但是她就凯瑟琳个女儿,将唯的女儿养成这个草包样子真的好吗?

    “凯瑟琳跟她母亲还是很像的。”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跟她的母亲样狠毒。

    “清澜,你想怎么做?”丹尼尔问道。

    沈清澜拧眉,这件事缺少个证据,那个疯女人别看疯疯癫癫的,表演技能拙劣,但是嘴巴却很硬,明明专家鉴定都出来了,证实了她的画根本就是做旧的,不存在什么抄袭的事情,她还是口咬死了就是沈清澜抄袭,这次来就是为了揭露沈清澜的真面目,坚决不承认是受人指使。

    所以说凯瑟琳这个女人愚蠢归愚蠢,但是尾巴还算干净,让你找不到证据。

    沈清澜想了想,“将被毁的三幅画给她母亲寄过去。”

    “嗯?”丹尼尔不解。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次她来京城,家里人并不清楚,要是她母亲知道了她做的事情,想必心情很精彩。”之前他们就得到了消息,凯瑟琳要跟个男人结婚了,据说是家族联姻,既然她母亲要她联姻,又怎么会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有些事情他们没有证据,不好直接动手,是可以让其他人代劳的。

    傅衡逸倒是很赞同沈清澜的做法,所以不出几天,远在雪梨市的戴西就收到了沈清澜被毁的画作还有凯瑟琳入住酒店的记录。

    戴西被气成什么样暂时不提,且说凯瑟琳听到门铃声去开门,见到沈清澜的瞬间那难看的脸色。

    “你来这里做什么?”凯瑟琳冷脸。

    沈清澜淡笑,“自然是来看你,你远道而来,我作为东道主总要招待你。”

    “呵呵,自己都身污水洗不清了,还有闲心来管人家的闲事,你的心也是蛮大的。”凯瑟琳冷笑。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满身污水?”沈清澜淡淡反问。

    “你抄袭他人的事情弄清楚了吗。”

    沈清澜眼底趣味盎然,“没想到凯瑟琳小姐对我这么关心。”

    “谁关心你了,你的事情早就已经传遍了,我就是想不知道都不成。”凯瑟琳说完,脸鄙夷地看着沈清澜,“你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顶着好名声私下里却做这样的事情。”

    沈清澜挑眉,“哦?传遍了?我怎么不知道昨天发生在展厅里的事情,凯瑟琳小姐个没有出现在展厅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络上到处都是你的新闻,我还需要去看?”

    沈清澜笑了,“凯瑟琳,你做事向这么没脑子吗?络上都传遍了?你指的是你雇的那些水军?那真是不好意思,相同的招数,第次会奏效,第二次我要是再让他奏效,那就是我蠢了。”

    “你什么意思?”凯瑟琳眯眼。

    就在昨晚,与凯瑟琳见面的男人就雇了水军想将今天在展厅发生的事情发布到络上,坐实了沈清澜抄袭的事情,只要友们都认定了沈清澜抄袭,真相到底是什么,还重要吗?

    只是现在听沈清澜话的意思,难道那人没有将事情办好?

    想到这里,凯瑟琳眼神微暗,只听沈清澜说道,“很不幸地告诉你,你安排的那些水军现在正在警局录口供呢,虽然他们不知道你才是幕后之人,但是我想你的母亲要是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你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过吧?”

    “沈清澜,你个毒妇。”凯瑟琳听到沈清澜提到自己的母亲,脸色彻底变了。

    沈清澜脸色微冷,冷冷地看着凯瑟琳,“我狠毒?凯瑟琳,你也曾是个画家,你会不知道抄袭的名声对个画家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你张口就说我抄袭,想的难道不是将我打垮,从而满足你的嫉妒心?”

    “那又怎样?”凯瑟琳反问,根本没有想过继续否认,她不是Z国人,沈清澜想要对自己做什么,还要想想她背后的家族,其他人或许会怕沈清澜,但是她不怕。

    沈清澜眯眼,“曾经你担心其他画家超过你,就封杀打压其他画家,因为这件事你已经被圈内人唾弃,你现在还没学乖?凯瑟琳,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是雪梨市的贵族千金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你能拿我怎样?你在乎名声,我现在也没有了名声那玩意儿,我跟你比,谁怕谁?”凯瑟琳态度很嚣张。

    沈清澜的眼底浮现丝丝怒火,她极少动怒,但是这次对凯瑟琳的行为,她很反感,世界上就是存在这样种人,不把其他人的努力放在眼里,张口就是抄袭,却从来没有想过抄袭这件事会对其他人带来多大的影响,或许毁的就是人家的辈子。

    她的事业走的顺风顺水,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即便是这次遇见了,她也有足够的能力反击,这是她的幸运。可是有些人呢?

    她曾听于晓萱说过圈的事情,圈比画圈乱得多,抄袭这种事在圈是屡见不鲜,有些作者真的抄袭了其他人的作品,被讨伐那是活该,罪有应得,但也有些作者,明明是靠自己的努力写的书,却被人家指认抄袭,让人拿出证据却没有,就在那里叫嚣着抄袭,故意将事情闹大,其他不明就里的人跟着人云亦云,不是真的也被变成了真的。

    而就在前几天,于晓萱很喜欢的个作者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被众人讨伐,百口莫辩,最终对圈失望,宣布将彻底离开了这个圈子,于晓萱还跟她感叹可惜了这个作者的笔。

    沈清澜承认这刻自己是生气了,她尊重每个人的努力,最不喜不将人家的努力不放在眼里的人,而凯瑟琳恰恰踩重了雷区。

    沈清澜靠近凯瑟琳,凯瑟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防备的姿态,“你想做什么?沈清澜我告诉你,我可是雪梨市人,你要是敢动手,我就去领事馆告你,到时候你挑起的将会是国际争端。”

    沈清澜微微笑,手轻轻地放在凯瑟琳的脖子上,随即用力,凯瑟琳被沈清澜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懵,随后才想起来挣扎,只是却被沈清澜直接压在了门上,“凯瑟琳,你以为你是博伊尔家族的大小姐我就不敢动你?惦记我的老公,还敢三番四次算计我,你真的以为我是泥捏的没有脾气?相信我,即便是将你送去见上帝,也不会有人怀疑是我干的,即便是你那个有黑手党做靠山的母亲。”

    凯瑟琳听到沈清澜提到自己母亲的背景,顿时瞪大了眼睛,戴西是黑手党首领妹妹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沈清澜又是怎么知道的?

    “沈清澜,你敢。”

    沈清澜的手慢慢用力,神情冷漠,看着凯瑟琳的目光根本不像是看个正常人,更像是看着个死人。

    凯瑟琳能感受到窒息的感觉,空气离自己而去,甚至自己的灵魂都在逐渐远离,她的手死死的扣着沈清澜的手,但是沈清澜的手却像是钢铁般钳在她的脖子上,让她动弹不得。

    直到凯瑟琳已经开始翻白眼了,沈清澜才放开了她,凯瑟琳下子坐在了地上,手撑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喉咙口却随着她的动作疼的厉害,她剧烈咳嗽起来。

    沈清澜蹲下身,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以后要是再惦记我老公,在我背后搞小动作,我定会让你知道上帝他老人家对你的想念。”

    “沈清澜,你这个魔鬼。”凯瑟琳咬牙切齿,但是眼睛深处却弥漫着恐惧,这是她第次真实地感受到死亡离自己竟然这么近。

    “既然知道我是魔鬼就离我远点,不然我会让你知道,魔鬼还有更可怕的面。”沈清澜的半边唇轻轻上扬,邪肆的弧度,

    凯瑟琳瑟缩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个反应简直就是丢人,于是挺直了胸膛,尽量让自己的气势看上去足些,“我母亲要是知道了你对我做的事情不会放过你的。”

    沈清澜淡笑,“那我也很想知道,要是道上的那些人,尤其是黑手党的死对头知道你母亲跟黑手党还有那么密切的关系,对你这个戴西的独女是不是会更感兴趣呢?”

    凯瑟琳脸色微微发白,她从小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对道上的事情并不是无所知,道上的某些手段是真的让她听了都觉得毛骨悚然。

    要是母亲与舅舅的关系被曝光了,舅舅的那些仇家不能对舅舅下手,对他们下手却要简单的多,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她跟她母亲。

    想到这里,凯瑟琳看向沈清澜的眼神透着恐惧与审视,“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隐瞒了这么多年,并且直隐藏的很好的事情沈清澜为什么会知道,还有她知道多久了?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的凯瑟琳的理智终于回来了点。

    沈清澜勾唇,“Z国有句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是只有你能调查我,我也可以调查你,既然不想让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就好好将关系隐藏好,而不是边利用这关系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边还以为这个世界上没人知道。”

    凯瑟琳的母亲戴西是个狠角色,要不是当初金恩熙花了大力气调查这个女人,他们还不知道呢。

    凯瑟琳脸色变幻不定,定定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却已经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回去之后帮转告你的母亲,要是她没有能力管好家里的疯狗,我不介意帮她将疯狗给宰了。”

    “沈清澜,你……”凯瑟琳眼睛里充满了凶光还有耻辱。

    沈清澜只是淡淡扫了她眼就转身走了。

    凯瑟琳等到沈清澜走了之后立刻就退房了离开了酒店,灰溜溜地回到了雪梨市,只是刚刚踏进家门,迎接她的就是个迎面而来的花瓶,要不是她躲得快,恐怕现在已经被毁容了,她刚要发火就对上了自己母亲冰冷的双眼。

    “妈咪。”凯瑟琳顿时就怂了,面对自己的母亲,她从来无法做到理直气壮。

    戴西冷冷地看着她,“你还有脸回来!”

    凯瑟琳心里有个咯噔,知道十有九母亲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了,却还想要继续挣扎下,“妈咪,你怎么了,为什么对我发这么大的火,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说的脸的委屈,戴西上前,挥手就是巴掌,响亮的巴掌扇得凯瑟琳耳边嗡嗡直响,可见戴西下手之狠,“凯瑟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我不吃这套。”

    凯瑟琳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低着头不说话,眼睛里全是愤恨,那是对亲生母亲的愤恨。

    “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对那个国男人抱有不该有的幻想,我和你父亲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未来要走的路,你将我的话当做空气是吗?自己蠢也就算了,还认识不到自己的蠢,我当初怎么会生下你这样女儿。”

    她声色俱厉,显然是在盛怒之下,这次随着沈清澜被毁的三幅画作起寄来的除了凯瑟琳的开房记录,还有她跟她哥哥的的关系证明,以及她利用她哥哥的关系做下的些事情。

    后面这些东西要是流传出去,等待他们家族的还将是什么她想都不敢想。而这些东西都是因为凯瑟琳才被挖出来的,这么想,戴西心的怒火更盛了些,要是凯瑟琳不是她亲生的,恐怕现在等待凯瑟琳的就不是只花瓶了。

    ------题外话------

    讨厌那些不要脸、窃取人家成果的抄袭者,也讨厌那些张口就说人家抄袭,说话不负责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