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裴一宁的选择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我妈妈不喜欢我爸爸,是吗?”

    “是,但是也不全是,当初你妈妈肯定是喜欢你爸爸的,不然也不会有你,但是当你妈妈有了你之后,你爸爸就离开了你妈妈,这么多年都没有照顾过你和你妈妈,所以你妈妈现在不喜欢你爸爸了,这样说你可以理解吗?”沈清澜尽量客观陈述事实。

    昊昊点头,“小姨,那我爸爸知道有我吗?”

    沈清澜抿唇,“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所以我妈妈不想让我见到我爸爸?”

    “昊昊,不是妈妈不想你见到你爸爸,而是她害怕,害怕你有了爸爸就不想要妈妈了,也害怕你想跟爸爸妈妈在起,或者你爸爸将你抢走。”

    昊昊低着头,靠在沈清澜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抓着沈清澜的衣襟,副依赖的姿势,“小姨,我爸爸会跟我妈妈抢我吗?”

    沈清澜摇头,“小姨也不知道,那要是爸爸跟妈妈抢你,你会跟爸爸走吗?”

    “我不会,小姨,我喜欢我的妈妈,我也很爱我的妈妈,我希望辈子都跟妈妈在起。”昊昊认真的说道,小小的孩子还不明白辈子是什么概念,但是却也知,辈子的时间很长很长,很久很久。

    “你要是跟妈妈在起,那么你就不能跟爸爸在起了,你的爸爸妈妈不会跟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那样起生活,这样你明白吗?”

    “小姨,我知道的,我们班的小明他的爸爸妈妈很早就分开了,他也是跟妈妈起生活,小姨,我爸爸从来没有看过我,我是跟妈妈长大的,我不想离开我妈妈,我也不会跟爸爸离开。”

    “那你想见你的爸爸吗?”沈清澜柔声问道,昊昊这个孩子懂事得让她心疼。

    昊昊点点头,又摇摇头,“等到妈妈同意了之后我再去见爸爸,我想问问爸爸,当初为什么不要我和妈妈。”他的小眼圈红了,沈清澜看的越发心疼,摸着他的脑袋,“昊昊会讨厌爸爸吗?”

    “小姨,我不讨厌爸爸,以前我总是希望爸爸可以回来保护妈妈,这样妈妈就不用这么辛苦,我知道其他的小朋友都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但是我不在乎,我有妈妈就够了,可是我想有人可以照顾妈妈。”

    “所以你希望爸爸妈妈在起?”沈清澜有些担忧,要是昊昊知道了真相之后改变了态度,希望爸爸妈妈在起,那么裴宁和江晨希之间恐怕就更加困难重重了。

    昊昊摇头,“不是的,爸爸妈妈不在起也没有关系,妈妈不喜欢爸爸,她要是跟爸爸在起会不开心的,妈妈喜欢江叔叔,我希望妈妈跟江叔叔在起,而且……”说到这里,昊昊顿了顿,看着沈清澜,“小姨,我觉得江叔叔更像我爸爸,我也更喜欢江叔叔。”

    听了昊昊的这番话,沈清澜心绪很复杂,昊昊比她想的更加懂事,也更加早熟,很多事情他们这些大人总以为小孩子不懂,并不会对他们说,却忘记了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孩子能接触到的外面的世界远比大人们想的要大得多,他们懂得也比他们预想的多。

    “昊昊,你妈妈要是听到了你这番话,定会感动的。”沈清澜抱紧了昊昊,温柔地说道。

    “小姨,能不能先不要告诉妈妈我知道了?”

    沈清澜低头,“怎么了?”

    “我不想妈妈担心我。”

    “好,小姨答应你,不告诉妈妈。”沈清澜认真地说道,房门被推开,安安的小身影出现在门口,“妈妈,哥哥。”

    见到沈清澜抱着昊昊,顿时就走了过来,“妈妈,抱抱。”

    昊昊主动从沈清澜的怀里下来,“小姨,你抱弟弟吧,我没事了,我是个大孩子了。”

    沈清澜看着昊昊,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跟哥哥去玩儿吧。”

    安安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哥哥,昊昊主动伸手握住了安安的手,“走吧,哥哥带你去玩儿积木。”

    安安听,立刻就被吸引了,丢下妈妈跟哥哥走了。

    **

    裴宁走出公司的时候见到公司楼下那抹身影时是点也不意外,冷着脸走过去,“段凌,你这样纠缠不休的是想干什么?”

    段凌微笑,“宁,我是来跟你解释的,关于五年前的不辞而别。”

    “不用了。我不想知道,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现在再来解释,不觉得晚了点吗?”裴宁拒绝。

    “宁,我知道现在再来说这些有些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让我跟你解释清楚,至于是否愿意原谅我,我并不强求。”

    “是不是我听完了你的解释,你就会离开?”

    段凌愣,随即点头,“是。”

    “好,那你就在这里说吧。”

    段凌看了看四下里来来往往的人,抿了抿唇,“宁,我们换个地方吧。”

    裴宁想了想,点点头,跟着段凌的身后。而此时的裴宁没有看到,就在离她不远处,江晨希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神情震惊又落寞。

    “说吧。”裴宁刚坐下就开门见山。

    段凌想了想,“宁,我知道当初的事情,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是我的不对,我当年离开你就是为了跟顾佳敏结婚。”

    顾佳敏,这个名字已经在裴宁的生命消失五年了,这个女人是段凌的同班同学,也是她的情敌,当初她就知道顾佳敏喜欢段凌,甚至疯狂追求过段凌。

    “所以你现在是想告诉我,你当初跟我在起之后才发现自己爱的人其实是她,所以就离开我跟她结婚了,是吗?”裴宁语气嘲讽。

    “不是的,宁,你听我说,我爱的人从来都是你,我跟她结婚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你倒是说啊。”

    “只是因为她得了癌症,晚期,声说最多也就是半年的时间了,你也知道她直很喜欢我,她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之后就找到了我,说希望我可以陪她走过最后程。”

    裴宁笑了,“很好,段凌,我第次发现原来你是这么伟大的个人,只是你不觉得这样的理由未免太狗血了吗?得了癌症,希望你能陪她走过最后程,呵呵,你以为是在演韩剧吗?”

    “宁,我知道我这样说可能会不信,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裴宁靠在椅背上,淡淡地看着他,“所以呢,她现在死了吗?”

    “宁……”段凌呆呆地看着她,似乎不敢相信她竟然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嫌我说话不好听?段凌,你应该明白,我从来就是这样个人,现在是因为她死了,你又想起了我这个被你遗忘的人,就回来找我了?”

    段凌抿唇,定定地看着裴宁,过了好久,才缓声开口,“她在两年前就去世了,我直不敢回来找你,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直都不曾忘记你。”

    “呵呵,直不曾忘记我,段凌,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摸着自己的良心了吗?其实我很好奇,是不是任何个爱慕你的女人跟你说她得了绝症,希望你能陪她走过最后程,你都会答应?”

    这个自然是不可能的。

    裴宁看着他沉默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所以段凌,以后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你直没有忘记我,你爱的人从来都是我这样的鬼话,我怕我会吐出来。”

    “宁,我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裴宁看着眼前的男人,明明依旧是那张脸,为什么会让她觉得陌生呢?她努力说服自己去相信他的话,却怎么也做不到,时间大概真的会改变个人吧。

    “宁,我想求得你的原谅,可是却没脸开口。”段凌脸的愧疚,要说五年前的事情,不管是怎么说,理亏的人都是他,“宁,我知道你现在有男朋友,我也不求你能跟我在起,我只是希望你能让我见见孩子,我保证,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跟孩子说我的身份,更不会跟你抢孩子。”

    裴宁沉默。

    段凌继续开口,“我知道京城里有很多关于你的流言蜚语,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出面澄清。”

    “你是想让京城的人再次认识我,觉得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是吗?”裴宁冷声质问,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其实已经淡忘了这件事,这个时候段凌再出来说话,这不是澄清,这是火上浇油。

    “我……”段凌语塞,面对裴宁冷淡的神情,终究是很无措,“宁,那你说我能做什么?”只要裴宁说出来,他都愿意为她做。

    “我让你离开京城,这辈子都不要见昊昊,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你做得到吗?”

    段凌再度语塞,要是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或许他还能做到不去打扰裴宁的生活,可是现在知道了,不见昊昊面,说实话,段凌做不到。

    裴宁多了解他,见到这样,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冷笑,段凌低头,“对不起,宁,我只是想见孩子面。”

    “宁,我知道你不想让昊昊知道他有个我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我也不求他能认我,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他眼就好,这样,可以吗?”段凌低声祈求。

    裴宁从来没有见过段凌低声下气的样子,她认识的段凌从来都是自信从容的,看着这样的段凌,裴宁承认,自己心软了,“这件事我考虑考虑,要是想好了我会告诉你。”

    段凌眼睛亮,“好好好,这段时间我都会待在京城,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有空。”

    裴宁起身走了之后崔泽宇就来了,坐在段凌的对面,“怎么样?”

    段凌苦笑,“宁不相信我。”他将宁的话跟崔泽宇说了遍,崔泽宇看着段凌,眼神充满了探究,“我现在也想知道当年你对顾佳敏到底是什么感情?”

    段凌微怔,“我不知道。”

    崔泽宇侧目,段凌垂眸看着地面,“佳敏是个很好的女人,我虽然不爱她,但是跟她直是很好的朋友,我曾经以为我们也会是辈子的朋友,在最后的三年里,我看着她每天跟病魔做斗争,可是她从来没有自暴自弃过,直都是坚强乐观的,我看着那样的她,我……”

    “你爱上她了?”崔泽宇问。

    段凌摇头,“不是爱,是种欣赏,还有心疼,我想保护这个女人。”

    “这还不是爱?段凌,我忽然有些后悔帮你了。”崔泽宇说道,他不确定他这样做,对裴宁来说是不是种伤害。

    段凌闻言,神情微愣。

    “作为兄弟,我或许不应该这样说,但是站在外人的角度,段凌,我觉得裴宁说得对,你对顾佳敏根本不像是你自己说的那样简单,你对她就是男人对女人的爱。”

    段凌沉默,现在他也分不清自己对顾佳敏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了,“不管我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现在人都走了,我们就不要再说了。”

    “好吧,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等着裴宁给你消息?”

    “嗯,我不想逼宁,给她时间想想清楚吧。”段凌说道。

    “那行吧,那就等着吧,裴宁应该是将孩子送到傅家了,沈清澜是她的表妹,这两人关系很好,裴浩经常去傅家。”崔泽宇说着自己调查得来的结果,嘴上说着不想帮段凌,但是这毕竟是自己唯的兄弟,不帮也做不到。

    段凌即便不是京城人士,也知道傅家和沈家。

    而裴宁这想就是三天,三天后,裴宁亲自去傅家将昊昊接了回来。

    “妈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昊昊大早就被裴宁从被窝里挖起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

    裴宁温柔地笑笑,摸摸儿子柔软的头发,“妈妈带你出去玩儿。”

    昊昊哦了声,趴在裴宁的肩头,“那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儿?”

    “去游乐园,你上次不是说要去游乐园吗?”

    “那江叔叔去吗?我想让江叔叔陪我玩儿海盗船。”

    被昊昊这么说,裴宁才想起来她跟江晨希已经三天没有联系了,而江晨希也没有给她打电话发信息,裴宁的心升起股奇怪的感觉,想着等下给江晨希打个电话。

    “你江叔叔今天有事情,不能陪你,下次你再跟江叔叔起玩儿好吗?”

    昊昊听没有江晨希,顿时有些失望了,“那我们等江叔叔有时间了再去玩儿吧。”

    “今天我们先自己去玩儿,等你江叔叔有时间了在起去。”

    “好吧。”昊昊应的有些勉强。

    游乐园门口,段凌走来走去,时不时看眼马路上,他的手里握着三张门票,直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他心的焦躁不安才渐渐消失,随之升起的却是激动。

    他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被裴宁牵在手的孩子身上,随着他们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剧烈。只是随着他们的走进,段凌看清了昊昊的样子,眼闪过震惊,这个孩子不就是他在游乐园和培训班门口看见的那个孩子吗?原来他早就见过了自己的儿子,这算不算是冥冥自有天定的缘分呢?

    “妈妈,那个叔叔好奇怪,直盯着我看。”昊昊察觉到段凌的视线,开口说道。他已经忘记了见过段凌的事情。

    裴宁抿唇,随后笑了,“那个叔叔是妈妈的朋友,今天妈妈公司里有事情,不能陪你,让这个叔叔带你玩儿好吗?”

    昊昊盯着段凌看了会儿,脸的不愿意,“那我也不玩儿了,妈妈我们回去吧。”

    裴宁正想劝儿子,段凌已经走过来了,“宁。”他低头看着昊昊,“你就是昊昊吧,我是段凌,是你妈妈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叔叔。”他尽量压抑着自己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不要吓着孩子。

    昊昊抬眼看了眼段凌,礼貌地叫了声叔叔,握紧了妈妈的手,裴宁蹲下来,“昊昊,你直是个听妈妈话的孩子,今天你跟叔叔起玩玩儿好不好?妈妈忙完手头的事情就来接你。”

    昊昊抿着嘴不说话,这就是不愿意了,裴宁看了看段凌,段凌蹲下来,将手上的门票在昊昊的眼前晃了晃,“你看,叔叔已经买好了门票,今天你想玩儿什么都可以,我听你妈妈说你喜欢玩儿海盗船,叔叔带你去玩儿。”

    昊昊依旧抿着唇不说话,段凌求助般的看向裴宁,“宁,要不今天你跟我们起吧,我连票都买好了。”

    裴宁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拉着儿子走到了边,“昊昊,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了?”

    昊昊摇头,“妈妈,我只是不想跟这个叔叔在起玩儿,我想跟你在起。”

    “为什么,你不喜欢这个叔叔吗?”裴宁的声音越发温柔。

    昊昊低着头,然后轻轻地摇了摇,“没有,我没有不喜欢他。”那个叔叔看向他的眼神很温柔。

    “那为什么不愿意跟那个叔叔起玩儿呢?”

    “妈妈,我想要江叔叔。”

    裴宁沉默,过了会儿开口,“明天妈妈带你去见江叔叔。”

    她劝慰了昊昊好会儿,昊昊才勉强同意了今天跟段凌在起,让段凌带他玩儿。

    “今天昊昊就交给你了,晚上我会来接他。”裴宁淡淡地说道,段凌牵过昊昊的手,“好,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就将昊昊给你送去。”

    裴宁无可无不可地点头,跟昊昊又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段凌低头看着昊昊,“昊昊,你不认识我了?我们之前见过的,要是在这个游乐园,你上厕所,想起来了吗?”

    昊昊起先是茫然的,经过段凌的提醒,终于想起来了,“啊,你是那个叔叔,我认识你。”

    段凌见昊昊的脸上有了笑容,终于松了口气,“你能想起我,我很高兴,今天叔叔陪你天好吗?”

    “好。”昊昊笑着点头,“叔叔,那你能跟我去玩儿过山车吗?上次江叔叔就带我去玩儿过山车了。”

    “当然可以。”段凌把将昊昊抱起来,“江叔叔是谁?”

    “江叔叔是我妈妈的男朋友,长得可帅了。”昊昊提起江晨希笑得就很开心,可以看出他很喜欢江晨希。

    段凌眼神微暗,“那江叔叔对你好吗?”

    “好,江叔叔对我可好了,给我买了很多好玩的还有好吃的,对我很温柔。”

    “你很喜欢江叔叔吗?”

    “那当然啦,我最喜欢的人除了弟弟、小姨和妈妈就是江叔叔了。”

    “弟弟?”段凌神色顿。

    “对啊,我弟弟,很可爱的,我最喜欢他了,他叫安安,前几天我还住在小姨家跟弟弟起玩儿呢。”昊昊眼睛都发亮了。

    段凌立即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弟弟是傅家的小孙子。

    **

    裴宁从游乐园离开之后就给江晨希打了电话,但是却没有人接,看了看时间,猜测他大概是在上课,于是方向盘转就去了A大。

    到了校门口,裴宁给江晨希去了电话,这次有人接了。

    “宁。”江晨希温润的嗓音从电话里响起,裴宁笑了笑,“晨希,午有时间起吃个饭吗?”

    江晨希看了眼桌上的课程表,“好,正好我下午没有课,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你出来吧。”裴宁说道。

    江晨希微微挑眉,“你在我学校门口?”

    “嗯,今天公司里没事,我就过来找你了。”

    “好,那我马上出来,你等我五分钟。”

    “不急,你慢慢来。”

    江晨希出来的很快,打开副驾驶的门,江晨希往后面看了眼,没有见到昊昊,“昊昊呢?”

    “昊昊今天没来,难道我就不能跟你过过二人世界?”裴宁玩笑似地说道。

    江晨希微微笑,“自然可以。”

    裴宁选的是家海边餐厅,距离这家餐厅不远处就是大海,吃完饭正好可以在这附近散散步。

    “宁,这几天工作忙吗?”江晨希状似无意地问道。

    裴宁微愣,随即反应过来,“晨希,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闻言,江晨希的身子僵,垂眸,眼底神色黯然,因为那个人回来,所以要跟他说分手了吗?

    这餐,江晨希吃的索然无味,而裴宁心里也想着事情,所以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饭后,江晨希和裴宁走到沙滩上。

    “宁。”

    “晨希。”

    二人同时开口,随即都愣了。

    “你先说。”江晨希温和开口,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

    裴宁抿了抿唇,“晨希,他回来了。”

    果然,是要摊牌了吗?江晨希忽然有些后悔跟裴宁出来,这几天他不主动联系裴宁,就是怕裴宁跟他说过那个男人回来了,我们分手吧。

    裴宁见江晨希沉默,侧头看着他,“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所以你现在是来跟我说分手的吗?”江晨希的声音低低的,顺着风,吹进裴宁的耳,裴宁愣,而她愣怔的样子落入江晨希的眼,只以为是自己猜对了。

    “宁,你就这么喜欢那个男人吗?”江晨希神情悲伤。

    裴宁噗嗤声笑出来,只是心却抽抽地疼,她握住江晨希的手,“所以你以为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跟你说分手?”

    江晨希抬眸,“难道不是?”

    裴宁轻笑,“真是个傻瓜。”她严肃了表情,定定地看着江晨希,“晨希,我不想瞒你,我是前几天才知道他回来了,见到他的时候我很震惊,我甚至想过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曾经也无数次地想过要是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应该怎么办,是会恨得上前掐死他还是依旧对他念念不忘,但是晨希,这两种假设都没有出现。”

    “你……”江晨希犹豫。

    “晨希,我已经放下他了,在不知何时,他已经成了我的过去,要是这次他不出现,我甚至想不起他的样子。”

    “所以你不是要跟我分手?”

    裴宁微微笑,主动抱住了江晨希的腰,“说你是傻瓜你还真是傻瓜,我现在爱的人是你,我想在起的人也是你,段凌的出现只是让我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心而已,晨希,我想这辈子都跟你在起。”

    江晨希抱紧了裴宁,将头埋在裴宁的颈肩,“宁,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如果不曾拥有,江晨希看见裴宁跟段凌在起,或许会难过,但是拥有了之后再失去,江晨希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承受失去裴宁的痛。

    “我那天看见你跟段凌在起,我以为你……。”江晨希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裴宁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天是哪天?三天前?”裴宁问道。

    江晨希点点头,“是。”

    裴宁在江晨希的怀里,笑出了声,“哈哈,所以这几天你不联系我就是因为这个?”她还以为是江晨希工作忙呢,原来这个男人竟然是害怕自己跟他说分手,裴宁笑着,心却更疼了,这个傻男人。

    江晨希紧紧地抱着裴宁,“宁,我害怕失去你。”

    裴宁叹息声,“你是真傻,我怎么舍得离开你。”遇上个真心待自己的人本来就不件容易的事情,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还等了自己这么久。

    知道了裴宁不是跟自己说分手,江晨希的心情顿时就明朗了,牵着裴宁的手在沙滩上漫步,“昊昊今天在家?”

    “没有,跟段凌在起。”裴宁老实交代,“他求了我好几次,希望我能让他见见孩子,我也担心现在要是不让他们见面,以后昊昊长大了知道真相,会怨恨我,晨希,你会不会怪我?”

    江晨希笑,“怎么会呢,昊昊是他的亲生孩子,这点谁也否定不了,他提出见面的要求并不过分。”

    “我没有想让二人相认,昊昊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他跟任何走。”

    “宁,不用紧张,即便是你让他们父子相认也没有关系,你要是因为我的原因,那更加不用担心,我没事。”江晨希笑。

    裴宁滞,她承认不想他们父子相认的原因之就是因为江晨希,她不敢保证昊昊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回来之后是否还会跟江晨希那么亲近。

    江晨希对待昊昊真的可以用“视如己出”来形容,要是昊昊因为段凌的出现就跟江晨希生分了,不要说江晨希,就是裴宁都觉得伤心。

    裴宁握紧了江晨希的手,轻声开口,“谢谢你,晨希。”

    **

    游乐园。

    段凌带着昊昊将游乐园里能玩的项目几乎都玩了个遍,昊昊玩的是满头大汗,段凌温柔地给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今天玩的开心吗?”

    昊昊点头,“嗯,很开心,谢谢叔叔。”

    “还想玩什么都可以跟叔叔说,叔叔带你玩儿。”

    段凌见昊昊脸颊通红,从包里拿出了瓶水,“来,喝口水。”

    昊昊就着段凌的手喝了小半瓶水,“还喝吗?”段凌问道。

    昊昊摇头,摸摸小肚子,“叔叔,我饿了。”

    段凌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午昊昊就只吃了个面包,又玩了大半天,也确实是饿了,“是叔叔疏忽了,你想吃什么,叔叔带你去吃。”

    “妈妈说我不能吃炸鸡,那我想吃牛排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就去吃牛排。”段凌口应允,想要将昊昊抱起来,却被昊昊拒绝了,“叔叔,我现在是个大孩子了,不用大人抱了。”

    段凌笑,“好,那我牵着你。”

    段凌的手心里是昊昊柔软的小手,心是从来没有过的满足,这样的感觉比他谈了几个亿的大生意都让他兴奋。

    段凌选了家上评分不错的餐厅,“想吃什么随便点,叔叔请你吃。”段凌将菜单递给了昊昊。

    昊昊的小腿晃晃的,时不时看眼身边的人,段凌对上昊昊的视线,眼神温柔,“怎么了?有什么想跟叔叔说的吗?还是这里的东西你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们可以换家餐厅。”

    昊昊摇摇头,“叔叔,我不挑食的。”

    “那你最喜欢吃什么?”段凌问道。

    “牛排。”昊昊说道。

    段凌翻了翻菜单,给他点了份儿童牛排,“今天玩的开心吗?”

    昊昊点头,“很开心,谢谢叔叔今天带我玩儿。”

    “不用客气,以后你要是想出来玩儿,就给叔叔打电话,叔叔带你玩儿。”段凌见着昊昊,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是自己的孩子,虽然昊昊长得像裴宁,从昊昊的身上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影子,但是昊昊又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孩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从个婴儿长到了这么大,想到这里,段凌心里的愧疚更深了。

    “叔叔,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昊昊睁着双大眼睛,脸的无辜。

    段凌微笑,“因为叔叔以前都在国外,最近才回来。”

    “那你跟我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我跟你妈妈是大学的同学,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大学?”

    段凌点头,“是啊,大学,你知道大学吗?”

    “知道啊,我妈妈跟我说了,那你跟我妈妈不是认识很长时间了?”

    “是啊,认识很久了。”段凌微笑,帮昊昊将牛排小块小块地切好又将刀叉摆放好。

    昊昊吃了块牛排,眉眼笑开,“叔叔,这个很好吃。”

    “你喜欢吃就多吃点,要是不够叔叔再给你点。”段凌见昊昊喜欢,顿时就高兴了。

    “叔叔,你跟我妈妈认识那么久了,是不是我妈妈很好的朋友啊?”

    段凌握着刀叉的手微微顿,看着昊昊纯净的眸子,微微笑,“我们是朋友。”他说的是朋友,却不敢称很好。

    昊昊毕竟年纪还小,哪里注意到这点细节,点点头,“哦。”他的视线停留在段凌的手上,“咦,叔叔,你结婚了吗?我小姨夫的手上也有这样的戒指,小姨夫说结婚了才可以戴,所以叔叔,你结婚了吗?”

    段凌喉间发涩,那个是字怎么也吐不出来,甚至隐隐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将戒指拿下来。

    昊昊还在等着段凌的回答,段凌在昊昊的视线下轻轻点了点头,“是,叔叔已经结婚了。”

    “哦。”昊昊低头吃了口牛排,所以段凌并没有看见昊昊眼睛里的失望。

    “叔叔,你有孩子吗?”昊昊又抬头看他。

    段凌微笑,“有,叔叔有个儿子,今年跟你般大。”

    昊昊又低头吃了口牛排,过了没会儿,昊昊就放下了刀叉,“叔叔,我吃饱了。”

    段凌看看昊昊盘子里剩了大半的牛排,微微皱眉,“你吃这么少就不吃了?是不是因为不好吃?”

    “不是的叔叔,牛排很好吃,但是我吃饱了,而且我想我妈妈了,我想回家。”昊昊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段凌,眼睛里还含着对妈妈的思念。

    段凌挽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点点头,“好,叔叔先你妈妈打电话,等下就送你回家好吗?”

    “不用,我有妈妈的电话,我给妈妈打电话。”说着,昊昊就用电话手表给裴宁打了电话。

    电话是江晨希接的,“昊昊,我是江叔叔,你妈妈去上厕所了。”

    昊昊听到江晨希的声音,眼睛亮,“江叔叔,你跟妈妈在起吗?”

    “是啊,我跟你妈妈在吃饭,你等下,你妈妈马上就回来了。”江晨希温和地说道。

    昊昊笑眯眯,“江叔叔,我不找妈妈,你跟妈妈好好吃饭。”说着,昊昊就挂了电话,看向段凌,“叔叔,我现在又不想回家了,你能带我去看电影吗?”

    段凌已经听到了刚才昊昊跟江晨希说的,哪里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打算,但是他也想跟昊昊多相处会儿,于是点头,“好,叔叔带你去看电影,你想看什么电影?”

    “我想看《寻梦环游记》。”之前裴宁答应带他去看的。

    “好,等下叔叔带你去看。”

    裴宁回到位置上,江晨希就说了昊昊打电话过来的事情,裴宁给昊昊回了电话。

    “妈妈。”

    “昊昊,刚才给妈妈打电话是想跟妈妈说什么吗?”

    “没有啦,我就是想跟妈妈说我跟叔叔玩得很开心,想跟他多待会儿。”

    段凌坐在边听儿子打电话,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简直就是个小机灵鬼,心骄傲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苦涩。

    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撮合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换做任何个人都会觉得心塞吧。

    昊昊个人坐在后面,晃着小胖腿,嘴里还哼着儿歌,段凌回头看了眼,眼睛里都是宠溺的笑意,“昊昊喜欢唱歌吗?”

    “不,我更喜欢弹钢琴。”

    段凌顿时就想起来,他第二次见到昊昊就是在培训班门口,昊昊从级班走出来,“你学钢琴多久了?”

    “年了,我四岁开始学钢琴的。”昊昊伸出根手指,很认真地说道。

    “你怎么这么小就开始学钢琴,不辛苦吗?”段凌有些心疼孩子。

    昊昊摇头,脸不解,“不辛苦啊,我觉得弹钢琴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会觉得辛苦呢?”

    段凌就想起了崔泽宇的儿子,崔柏承就很不喜欢钢琴,每次练钢琴都要墨迹好久,能生病请假的,肯定就要请假,所以即便是学了年,连是首《小星星》都谈不完整。

    这样想,段凌看着昊昊的小脸,脸的骄傲。

    从电影院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这次是真的要送昊昊回去了,段凌先给裴宁打了电话,告知她自己的位置,静静地等着裴宁过来接孩子。

    昊昊的手里拿着个小玩偶大白,这是刚才段凌给他买的。

    “昊昊,我已经给你妈妈打过电话了,你妈妈正在来的路上。”

    “好。”昊昊乖巧应声,过了会儿,昊昊忽然抬头,看着段凌,“叔叔,你其实就是我爸爸对不对?”

    ------题外话------

    你们希望父子相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