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令人心疼的昊昊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安安长得越来越像你家傅爷了。”金恩熙看着在草地上玩耍的小身影,轻声说道。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安安都这么大了。”

    “真好,安,看到你现在幸福的样子,真的很好。”金恩熙羡慕地说道,但是更多的是祝福,起码他们这群人人里还有人是幸福的。

    第二天,沈清澜就去找了丹尼尔,丹尼尔知道沈清澜来了,很意外,“清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你不是在准备画展吗?”

    尽管已经不是沈清澜的经纪人,但是沈清澜的事情丹尼尔直在关注,还会是不是给徐向前打电话,询问画展筹备情况。

    “很久不见你了,这次有空就过来看看。”沈清澜微笑着说道,“丹尼尔,你最近过得好吗?”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我可是克里默家族的三少爷,你难道还担心我被人欺负了不成。”丹尼尔玩笑着说道。

    “丹尼尔,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丹尼尔沉默,然后扯了扯嘴角,“清澜,我很好。我直在等她回来,而我也相信她定会回来找我。”

    “丹尼尔,要是万……”

    “清澜,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我相信她定会回来找我。”丹尼尔说的很坚定,沈清澜忽而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严肃了神情,“丹尼尔,要是恩熙直找不到,或者再回来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恩熙,你打算怎么办?”

    丹尼尔眼神变,“清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刚才沈清澜这话太有深意了。

    “丹尼尔,你先回答我。”

    丹尼尔淡淡笑,“清澜,你是知道我的,不管恩熙变成了什么样子,她依旧是我的恩熙。”他看着沈清澜,眼饱含深情,隐隐含着泪光,“清澜,请你帮我转告她,我在等她,不管是个月,年,五年,十年,二十年,我会直在这里等她回来。”

    沈清澜笑,“好。”

    简简单单的个字,就已经肯定了丹尼尔刚刚的猜测,眼泪瞬间滑落,几个月来直提着的心终于慢慢地回归到了原处,他不会问她在哪里,也不会问她现在是否安好,只要她还活着,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她不愿意见他,那他就等到她愿意见他的那天。

    “丹尼尔,两年。”沈清澜给了个期限。

    丹尼尔放在腿上的手微微颤抖,那是激动的,脸上却带着笑意,“好。”

    沈清澜直在Y国待了半个月,确定金恩熙的情绪已经彻底稳定了她才回来,这半个月安安被安德烈带着逛了大半的Y国,可谓是玩的乐不思蜀了,离开Y国时还直依依不舍地看着安德烈。

    “安德烈,要是有空的话就到京城找我。”沈清澜说道。

    安德烈捏捏安安的小手,“好,等到茜丝莉醒了我们起去看你,和恩熙块儿。”

    茜丝莉最近的病情终于有了起色,伊登说要是持续下去,茜丝莉就能够苏醒。这对于沈清澜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

    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沈清澜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

    傅衡逸在跟沈清澜打电话的时候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好心情。

    “这些都是好消息。”傅衡逸也为此高兴,不管是茜丝莉还是金恩熙,对于沈清澜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朋友,他们能够好好的,沈清澜才能活得快乐。

    “嗯,傅衡逸,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的,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只有我个人的幸福。”

    “会的。”傅衡逸肯定地说道,“我认识位对于烫伤烧伤这样的病症很有研究的专家,之前这位专家直在研究个医学项目,联系不上,最近刚刚联系上了,改天你跟他说说金恩熙的病情,或许会有帮助。”

    “好。”

    其实知道了金恩熙的病情之后傅衡逸就直在联系这个人,但是他跟这位医生没有交情,要想见到这位专家十分费劲,好不容易见到了才发现这位专家的脾气很古怪,做事全凭喜好,而且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让对方答应给金恩熙医治。

    沈清澜见到那位专家之后就跟伊登联系了,二人立即围绕金恩熙的病情展开了讨论,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沈清澜帮的上忙的,所以沈清澜也不再参与。

    此时的沈清澜已经开始筹备她的画展了,这存款地画展规模很大,不仅展出了沈清澜最近的画作,还有以往她得奖的作品。

    而画展开幕式上发表嘉宾更是好几位书画界的泰山北斗,都是沈清澜亲自打电话邀约的。

    沈清澜的画展定在了十月日开幕,只是在距离画展开幕的前半个月,却发生了件令沈清澜意外的事情。

    时间回到九月旬。

    崔泽宇与裴宁谈过之后总觉得裴宁的儿子就是段凌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随后就想到了亲子鉴定。

    段凌现在住在他家,他的样本采集倒是不难,难就难在他不知道裴宁儿子是谁。

    裴宁将自己的儿子保护的很好,外界只知道她有个儿子,但是她的儿子长得什么模样从来没有被曝光过。

    崔泽宇让人去查查裴宁儿子的样貌,结果就查到了昊昊就读的幼儿园。

    昊昊是个十分聪慧的孩子,尽管读的是幼儿园,但是他学的知识却已经到了小学三年级,要不是裴宁希望儿子可以过普通孩子的生活,压着不让跳级,昊昊现在就可以读小学三年级了。

    裴宁上班的时候都是楚云瑾来接昊昊,这天楚云瑾刚出门就发现自己忘记拿给昊昊带的点心了,于是就比平时晚了会儿。

    昊昊从班主任那里知道外婆要迟点来接他,就乖乖地坐在教室里等着楚云瑾的到来,班主任见他个人坐在那里看童话书看的特别认真就离开了。

    “小朋友,你认识裴浩吗?”门口传来个浑厚的男声,昊昊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看向来人,是个叔叔。

    “我就是裴浩,叔叔,你找我有事吗?”昊昊礼貌开口。

    崔泽宇已经看过昊昊的照片,自然认得他,他刚才是故意那样说的。

    “原来你就是裴浩啊,你好,我是你妈妈的同事,我叫崔泽宇,你可以叫我崔叔叔。”崔泽宇笑的和蔼可亲。

    昊昊看着他,“崔叔叔,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你妈妈有事情,让我来接你回家。”

    “可是我外婆马上就到了。”昊昊没有上当,妈妈教过他,不能跟陌生人走。

    崔泽宇继续笑眯眯,“对啊,但是今天外婆也有点急事,不能来接你了、所以才让我来接你。”

    昊昊脸怀疑地看着崔泽宇,“那崔叔叔,你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吧,让我跟妈妈说话。”

    崔泽宇神情僵,没有想到个五岁的小鬼竟然这么难骗,难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精了吗?但是他家那个都七岁了,结果人家买颗棒棒糖就跟人家走了。

    崔泽宇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昊昊也正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根据他调查的资料显示,昊昊平时还报了几个兴趣班,最好的是钢琴,已经到级水平了。书法学的也似模似样,还有绘画。

    崔泽宇想到这里很是心塞,跟昊昊比起来,他家那臭小子简直就是傻白甜。

    要是昊昊真的是段凌的儿子,崔泽宇想自己定会嫉妒死的。

    “那个昊昊啊,你妈妈现在正在开会,我们不能打扰她。你先跟叔叔走,叔叔带你去吃肯德基,然后送你回家好不好?”

    昊昊摇头,“叔叔,我妈妈说了,除非是我认识的人来接我,不然我不能跟任何人走。我要是走了,我妈妈见不到我会伤心的。”

    崔泽宇见到昊昊懂事的样子,心里再次为好友感到可惜,要是段凌知道自己有个这样乖巧的孩子,肯定会为当年的选择后悔的吧。

    “哈哈,真是个好孩子,其实叔叔确实不是你妈妈让我来接你的,但是叔叔真的是你妈妈的同事,总是听你妈妈说起你,夸你聪明,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聪明,所以叔叔刚才就跟你开了个玩笑,你不会怪叔叔吧?”

    昊昊皱眉,很快舒展开,小大人似的拍拍他的肩膀,“好吧,这次就原谅你啦。”

    崔泽宇哭笑不得,“那叔叔陪你在这里等外婆来接你,这样行吗?”崔泽宇知道昊昊不是个好骗的孩子,于是改变了策略。

    昊昊想了想,只要不离开这个教室应该就没事,于是点点头。

    崔泽宇走到昊昊的身边坐下来,这才发现昊昊看的竟然是带字的故事书,不禁好奇地问道,“这书上的字你看得懂吗?”

    昊昊奇怪的看着他,“这上面有拼音,妈妈教过我的,为什么会看不懂?”

    崔泽宇再次觉得自己被打击了,他家那位今年刚上年级,还在学拼音,结果眼前的这个却已经学会用拼音认字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崔泽宇第次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

    “昊昊真棒!”崔泽宇摸摸昊昊的脑袋,昊昊皱眉,却也没说什么,突然,昊昊哎哟了声,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崔泽宇,“叔叔,你干什么?”

    崔泽宇以来无辜,“叔叔刚才看见你头发上有脏东西,本来想帮你弄掉,谁知道不小心揪到了你的头发,弄疼你了?对不起啊,是我不好。”

    他边说,边将手里的几根头发放进了口袋里。

    昊昊虽然不高兴,但是人家都跟他道歉了,他也不会再计较,他向是个大度的孩子,“没关系的叔叔,妈妈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

    “我直听你提起你妈妈,你爸爸呢?”崔泽宇试探着问道。

    昊昊眼睛里的光暗淡了些,“我没有爸爸,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没有见过你爸爸吗?”

    昊昊摇头,“没有。”

    崔泽宇对自己的猜测又肯定了分。正要说话,就听见门口来了个年轻女人,对着里面说道,“昊昊,你外婆来接你了。”

    昊昊转头去看,立即拎起了自己的小书包,走了两步,停下脚步,“叔叔,你不跟我起走吗?”

    崔泽宇笑着摆手,“叔叔等下就要回家了,下次去你家找你吧。”

    班主任奇怪地看着崔泽宇,“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谁,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崔泽宇温润笑,十分淡定,“我是昊昊妈妈的同事,我叫崔泽宇,他妈妈让我来陪陪他,等着他外婆来接他。”

    班主任虽然觉得这番说辞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带着昊昊就走了,楚云瑾还在幼儿园门口等着呢。

    晚上昊昊回到家里,就跟裴宁说了遇见个奇怪的叔叔的事情。

    “叔叔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裴宁问道。

    “他说他叫崔泽宇,长得很高,帅帅的。”昊昊老老实实地回答,“他还骗我说是妈妈你让他来接我的,但是我没有上当哦。”昊昊略带点小得意。

    裴宁的心沉,面上越发温柔,“昊昊真棒,以后也要这样,不能跟陌生人走知道吗?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昊昊五十地将自己与崔泽宇的对话告诉了裴宁,他的记忆力很好,句话都没有忘掉。

    裴宁眸色沉沉,已经明白了崔泽宇的目的,心对阴魂不散的崔泽宇很不满,“昊昊,以后这个叔叔再来找你,你定要告诉妈妈知道吗?”

    为了方便昊昊跟她联系,第二天裴宁就去买了个电话手表,存了几个常用联系人的电话,“这个可以打电话,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就给妈妈或者小姨打电话知道吗?”

    “那有江叔叔的号码吗?”

    “有,2号键就是江叔叔的号码,1号是妈妈的,3号是你小姨的,4号是外婆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昊昊对这个新玩具很有兴趣,按了2号键跟江晨希通话去了,裴宁看着昊昊跟江晨希聊的很愉快的样子,心却压抑着股怒火。

    崔泽宇并不意外裴宁来找他,挥挥手让秘书出去,崔泽宇笑了笑,“裴小姐,今天来公司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裴宁沉着脸,“崔总何必明知故问。”

    崔泽宇脸无辜,“我不明白裴小姐这话的意思。”

    “我希望崔总以后不要去打扰我儿子的生活,我儿子的父亲并不是你猜测的那个人。”裴宁直接将话给挑明了。

    “裴小姐,是不是不是你个人说了算的,如果段凌真的是昊昊的父亲,那么你无权剥夺他们相认的机会,段凌没有孩子,而昊昊也没有父亲,让他们相认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裴宁听了这话,冷笑出声,“崔总,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这般自以为是,我儿子没有父亲为什么就要认段凌为父亲,段凌他有自己的家庭,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我儿子即便是没有父亲也不需要个那样的父亲,我不会让我儿子成为个私生子。”

    崔泽宇就知道段凌手上的戒指会惹出误会,你看,人家果然误会了吧,“不是,你听我说,段凌他其实……”

    “不要说了,崔总,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去找我的儿子,我儿子就是段儿子的这样的笑话也希望你不要再提,你要是继续这样,我就只能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我们的权益,我想崔总也不希望收到法院的传票吧。”

    崔泽宇被裴宁说的愣愣的,直到裴宁已经离开了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怎么就成了被告了呢?

    不过裴宁这样大的反应是不是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呢?是不是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崔泽宇已经将昊昊和段凌的头发样本送去鉴定了,再过几天就能知道了。

    而三天后,崔泽宇看着鉴定结果,神情十分复杂,不等下班时间就开车回家了,段凌没有在家,崔泽宇给他打了电话,知道他在跟朋友吃饭,就约了他晚上去酒吧。

    魅色酒吧。

    段凌到的时候崔泽宇还没来,他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点了杯酒,静静地等着崔泽宇来。

    崔泽宇姗姗来迟,“你约了我喝酒自己却现在才来?”段凌挑眉。

    崔泽宇拿起段凌面前的酒杯,将里面的酒饮而尽,“我还不是为了你。”

    段凌不解地看着他,崔泽宇又让服务生上了杯酒,再次饮而尽,段凌按住他的杯子,“救是这样喝的吗?”要是按照这个喝法,不用多久,他就要带着个酒鬼回家了。

    崔泽宇看着段凌,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说昊昊的事情,看段凌的样子,他应该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个五岁大的孩子。

    “段凌,老子现在既羡慕你,又想抽你。”

    段凌黑脸,“崔泽宇,你发什么疯呢。”

    崔泽宇定定地看着段凌,“你当初为什么要跟裴宁分手,你不是很宝贝这个女朋友吗?让我看眼都不肯。”如果没有分手,那么这两人早就结婚了吧,现在也会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裴宁也不至于被流言蜚语伤害了这么多年,想到这里,即便只是个局外人,崔泽宇也为裴宁感到不值。

    段凌抿唇,“泽宇,这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我当年对不起裴宁,但是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个爱她的人,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不去打扰她,让她获得幸福。”

    “呵呵。”崔泽宇冷笑起来,“过去了?怎么过去,段凌,作为个男人,我看不起你,你知道吗?”抛下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去跟其他人结婚,这样的段凌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责任大于天的段凌吗?

    段凌脸色彻底黑了,见崔泽宇又要伸手去拿酒,将酒抢过来,“刚才的话我当你是喝醉了,不跟你计较,现在不要喝了,回家吧。”

    “我没有喝醉。”崔泽宇的眼神清明,他现在脑子清醒地很,他将份件扔到段凌的面前,“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

    段凌不明所以地将件拿起来,酒吧的灯光虽然昏暗,但是段凌依旧看清了上面的字,整个人如遭雷击,不可置信地看向崔泽宇,“这份件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将你和裴宁儿子的DNA样本拿去做了鉴定。”崔泽宇郁闷地说道。

    段凌神情呆滞,“宁竟然有孩子?”

    崔泽宇冷眼看他,“你不知道?裴宁不仅有孩子,而且这个孩子今年已经五岁了,当初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她几乎被整个京城的人唾弃。”

    段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吧的,等到他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了裴家的大门外,他愣愣地看着裴家的高强大院,大院的门紧紧地关着,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他拿起手机,给裴宁打了电话,裴宁正在陪儿子练书法呢,看见手机上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段凌继续打。

    “妈妈,你怎么不接电话?”昊昊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裴宁抿唇,摸摸儿子的脑袋,“那妈妈去接个电话,你自己写会儿?”

    “好。”

    裴宁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段凌,你想做什么?”

    “宁,我想见见你,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外,你出来我们谈谈。”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时间已经晚了,我也要睡觉了,你回去吧。”

    “宁,不要急着挂电话,我知道我不该贸然打扰你,但关于昊昊,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段凌急声说道。

    裴宁握着手机的手顿时僵,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你……”

    “宁,我已经知道了,昊昊就是我的儿子,是不是?”

    裴宁往屋子里看了眼,昊昊正站在为他专门定制的小桌上写字呢,十分的认真,“我现在出来。”

    段凌站在裴家的大门外,裴宁出来就看见了,她冷眼看着段凌,“你到底想做什么?”

    段凌定定地看着裴宁,“宁,你当年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裴宁眼神讽刺,是她没有说,还是眼前的人根本没有给她机会说?

    “我的儿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他是我跟别的男人生的。”裴宁冷声说道。

    “宁,你还想骗我。”段凌拿出那份亲子鉴定件,“这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他就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要否认?”

    裴宁脸色变,把抢过段凌手的件,“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将去做了这份鉴定,我是可以告你的。”

    “宁,你不要激动,我不是来跟你抢孩子的。”段凌见裴宁情绪激动,连忙说道。

    裴宁并没有冷静下来,听了段凌的话,她呵呵冷笑,“抢孩子,你有这个资格吗?这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是我手带大的孩子,你甚至连他的存在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从我的身边带走他?”

    “宁,我知道当年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告而别,我现在既然知道了真相,就请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你们母子可以吗?”

    “不可以。”裴宁有些歇斯底里,“我不需要你的什么狗屁补偿,我只需要你给我滚,离我的生活远远的,昊昊是我个人的孩子,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你不要打扰我们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补偿。”

    “宁,你不要这样。”段凌神情痛苦。

    “滚,你给我滚。”裴宁手指着小区的大门,“现在就给我滚。”

    “宁,我是真心想补偿你。”

    裴宁不想听他的说话,她现在不愿意见到这个人,见他不愿意走,上手就去推他,“你走,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走,宁你不要激动。”段凌连声安慰裴宁。

    裴宁冷冷地看着他,直到段凌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无力地蹲在了地上,从崔泽宇探听昊昊的身世开始,她就知道会有这么天,可等这天真的来了,她还是心慌意乱,她该怎么办?

    过了很久,裴宁才从地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回了家。

    “妈妈,你看看我写的字,好看吗?”昊昊见到自己的妈妈,大眼睛弯弯的。

    裴宁笑了笑,走到儿子的身边,“嗯,昊昊写得很好,比妈妈写得好。”

    “妈妈,你是不开心吗?”昊昊放下笔,关心道,他是个十分敏感的孩子,其他人的情绪变化,他都能清晰感受到。

    裴宁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妈妈没有不开心,看着你这么能干,妈妈很高兴,明天妈妈送你去小姨家里住几天好不好?”

    昊昊越发奇怪了,“妈妈,我明天要上学的。”

    “妈妈帮你请假了,安安弟弟想你了,你去陪弟弟几天,好吗?”

    “好。”昊昊听是弟弟想他了,立刻就同意了。

    裴宁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跟沈清澜通过电话,说了送昊昊去她那里住几天的事情,沈清澜没有细问就同意了。

    第二天,段凌果然出现在了昊昊的幼儿园门口,“请问裴浩在吗?”段凌找到昊昊的班主任,礼貌问道。

    班主任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今天昊昊的妈妈帮他请假了。”

    段凌有些失望,他以为今天可以见到昊昊的,自从知道了自己有个儿子之后,段凌就迫不及待地想去见他,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结果裴宁根本没有送昊昊来上学。

    “知道昊昊为什么请假了吗?”段凌问道

    “请问你是哪位?”班主任从来没有见过段凌,对段凌有些防备,上次崔泽宇来找昊昊,事后就接到了裴宁的电话。

    “我是昊昊的……叔叔。”父亲二字,在段凌的舌尖饶了绕,终究是没有脸说出来。

    “哦,那你给昊昊的妈妈打电话吧,她给昊昊请了好几天的假。”班主任说道。

    段凌失望地离开了幼儿园,他想去找裴宁,可是昨晚裴宁那激动的样子,让段凌也不敢再去刺激她,崔泽宇已经详细跟他说了这些年裴宁因为他遭受的委屈。

    “见到了?”崔泽宇问好友。

    段凌摇头,“宁帮他请假了,他没有去上学。”

    “想想也是,她现在估计恨都恨死你了,愿意让你见孩子才怪。”崔泽宇毫不留情地在段凌的身上插刀子。

    “你见过那个孩子,他长得什么样?”段凌无视好友讥讽的话,问道。

    “是个聪慧的孩子,看得出来教养很好,他妈妈将他教的很好。”崔泽宇也不再跟好友说这些打击他的话,正色道,“我上次去幼儿园见他……”崔泽宇将见到昊昊的情景详细地说了。

    段凌听得很仔细,生怕错过了点点,听完之后,他的眼睛里都是笑意,“真好。”

    “确实很好,你要是见到他也定会喜欢的。”

    “但是宁不肯原谅我。”段凌低声说道,他没有见过昊昊的照片,自然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见过了昊昊,而且不止次。

    “她要是能原谅你才是见鬼了。”崔泽宇嗤笑,虽然他不是女人,但是要是换做他是裴宁,定在见到段凌的第面的时候,就将他暴打顿。

    “你跟裴宁解释了你当初离开的原因了吗?”

    “没有,她不给我机会说。”段凌摇头。

    “这很正常,你当初不辞而别,扔下人家个人停着大肚子等你回来,结果你倒好,这么多年都了无音讯,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想要牵手的人,你却突然出现了,你让人家怎么原谅你。”

    段凌神情痛楚,“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崔泽宇翻白眼,“老大,这是你儿子,你女人,你问我应该怎么办,你是不是问错人了?”

    “我想求得宁的原谅,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尽我所能弥补他们。”

    “然后呢?裴宁原谅了你,你想怎么补偿她,是给她个婚姻还是给她大笔钱?”

    “要是她愿意的话,我会给她个家。”

    “段凌,不是我想打击你,这个想法你趁早打消了吧,按照裴宁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就算是为了昊昊她也不会同意的。”虽然只跟裴宁接触过几次,但是崔泽宇也能看得出来,裴宁是个性格特别刚烈,说不二,干脆果断的女人,段凌想要获得她的原谅,按照他来看,简直太难了。

    段凌有些失魂落魄,“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的心很乱。”

    “段凌,作为好友,我应该支持你,不该打击你,你要是真的想获得裴宁的原谅,首先你要将五年前不辞而别的真相告诉她,你这样隐瞒不是为了她好,只会让她更加恨你而已。”

    段凌沉默,五年前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崔泽宇叹息声,不再说话。

    **

    裴宁为了不让段凌知道昊昊在哪里,这几天都没有去傅家看儿子,要是真的想儿子了就给昊昊打电话。

    “妈妈,你什么来接我回家?”昊昊已经在傅家待了三天,想回家了。

    裴宁温柔笑道,“妈妈这几天要出差,你先在小姨家里待几天,过几天妈妈回来了就来接你好不好?”

    “好吧。”昊昊情绪有些低落,裴宁看出来了,“昊昊,怎么不高兴了?”

    “妈妈,我想你了。”昊昊低声说道。

    裴宁的心疼,“妈妈也想你,过几天妈妈就回去了。你这几天待在小姨家里都做了什么?”为了不让家伙继续不高兴,裴宁果断转移了话题。

    说起这个,昊昊的情绪好了不少,“小姨带我和弟弟去学游泳了,妈妈,游泳真的很好玩。小姨还带我去看电影了呢,不过这次弟弟没去,小姨说弟弟太小了,等弟弟长大了就可以起去看了。”

    “哦?小姨带你去看了什么电影?”

    “《寻梦环游记》,妈妈,这个电影很好看,等你回来了,你再带我去看次好不好?”

    “好。等妈妈回来了就带你去看。”

    裴宁跟儿子聊了大半个小时,这才挂了电话,随后才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表姐,事情解决了吗?”

    裴宁沉默,“清澜,你知道了?”

    “我猜到的。”沈清澜说道,昊昊来了之后,她有问过昊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从昊昊的只言片语以及裴宁的行为来看,事情并不难猜。

    “表姐,这件事你打算瞒着昊昊辈子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并不想告诉昊昊这件事,清澜,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裴宁低声说道,这几天她也直在犹豫。

    “表姐,这件事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可以理解你。”换做任何个女人都无法轻易原谅。

    裴宁沉默,其实这件事她也很茫然,“清澜,你说我该怎么办?”

    “表姐,你还爱昊昊的爸爸吗?”

    “不爱,我早就放下了。”裴宁说的毫不犹豫,其他事情她不确定,这件事她很确定,“清澜,我也不瞒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继续。”

    “表姐,其实我见过那男人,他叫段凌,对不对?”

    “你什么时候遇到的?”裴宁惊讶。

    “上次陪我哥去参加个宴会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结婚了。我刚才就直担心,担心你是因为对他还有感情,这才这么难过,现在知道你对他彻底放下了我就放心了。”

    裴宁叹气,“我只是不甘心,当初他只言片语都不曾留下就离开了,留下我个人,我个人走过了这么多,面对了这么多流言蜚语,将昊昊拉扯大,他凭什么回来就以昊昊父亲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身份,他为昊昊做过什么?”

    沈清澜拧眉,这样的事情她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评判,“表姐,但是他的确是昊昊的亲生父亲。”这个客观事实是无论如何否定都否不了,尤其是现在对方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我知道,要是按照我的意思,这辈子我都不希望他见到昊昊,我也不想让昊昊知道他的父亲曾经抛下他跟别的女人走了,但是如果不告诉昊昊,我又怕等以后昊昊长大了会怪我,清澜,我很纠结。”裴宁说出了内心真正纠结的地方。

    “表姐,昊昊是个懂事的孩子,即便你现在不告诉他,以后他知道了也会理解你的,绝对不会怪妮。”这点沈清澜很肯定。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担心,昊昊越懂事我越觉得亏欠他。”裴宁低声说道,“清澜,昊昊先待在你那里几天,我想个人冷静冷静,想想清楚。”

    “好,表姐,昊昊想在这里住多久都行。”

    挂了电话,沈清澜刚转身,就看见了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沈清澜惊,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是否听到了刚才她说的话,又听到了多少。

    “昊昊。”说了第次觉得喉咙发涩。

    昊昊低下头,不说话,沈清澜走到他的身边蹲下,定定地看着他,“昊昊,怎么了?”

    “小姨,我刚才都听到了,你跟妈妈说的话,我妈妈让我待在这里是因为我爸爸回来,是吗?”他的声音低低的,轻轻的。

    沈清澜轻声叹息,果然是听到了,“昊昊。”

    “小姨,你想说谎话骗我吗?”昊昊抬头,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让沈清澜嘴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昊昊,小姨可以告诉你实话,你想听吗?”她直都知道昊昊是个早熟的孩子,所以她也从来没有将昊昊当成个普通的孩子。

    “我想听。”昊昊说的认真。

    沈清澜将昊昊抱到自己的腿上,“昊昊,你今年五岁了,是个大孩子了,小姨也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次你妈妈让你来小姨家里住,确实是因为你爸爸回来了。”

    ------题外话------

    你们喜欢昊昊吗?

    PS:今天这章是万字章节,因为只增加了千字,阿离就不分章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