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荡漾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原来今天下午,江晨希带着昊昊正在小溪边捉鱼,安安牵着妈妈的手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见两人都光着脚站在水里,顿时夜想下去。

    沈清澜见水不深,于是给安安脱了鞋子,安安下到水里,立刻就高兴了,咯咯的笑声回荡在小溪的上空。

    “妈妈,鱼。”安安忽然指着水里喊道。

    沈清澜看去,这才发现水里有条拇指大的小鱼。

    “妈妈,要鱼。”安安央求着沈清澜。

    沈清澜看着儿子渴望的小眼神,终究是软了心肠,点点头,“好,妈妈给你捉鱼,但是你要乖乖站在这里不要动。”

    安安乖巧地点头,“好。”

    沈清澜去给儿子捉小鱼,安安就站在那里,紧紧得盯着沈清澜,见沈清澜将小鱼捉到手里了,顿时兴奋地拍着手掌,“妈妈,看鱼。”说着就要走过来看小鱼,结果脚下滑,直接屁股坐进了水里。

    这里的溪水很浅,只到安安的脚肚子,沈清澜下了跳。

    安安坐在水里,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呆愣愣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噗嗤声,不厚道地笑了。

    “妈妈。”安安脸地委屈,沈清澜走过来将儿子从水里捞起来,见他衣服都湿透了,便带他回去换衣服,“妈妈,小鱼呢?”安安还心心念念着他的小鱼。

    “我们先回去换衣服,等下让爸爸来捉鱼好不好?”

    “爸爸来?”

    “嗯,爸爸很厉害的,他会捉大鱼。”

    安安听,眼睛就亮了,立刻同意了沈清澜的建议,让傅衡逸来捉鱼。

    “晨希,我先带安安回去换衣服。”沈清澜冲着另边的江晨希说道。

    “小姨,我和你起去。”昊昊担心弟弟,也不想着捉鱼了,要上岸,于是行人返回了住的地方。

    沈老爷子见到安安浑身湿透的样子,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捉鱼掉进水里了,没事,就衣服湿了。”沈清澜说道。

    “你说说你,这么小的孩子你带他去捉什么鱼,万出点事情该怎么办?”沈老爷子不赞同孙女的做法。

    “爷爷,安安是个男孩子,不能养的这么娇气。”沈清澜笑着说了句,沈老爷子顿时没话了,其实他傅晚辈向严厉,而安安大概是第四代,又是清澜的孩子,这才让老爷子格外的宠爱。

    傅衡逸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而是捏了捏儿子的小脸,取笑他,“瞧你笨的。”

    安安却直惦记着妈妈的话呢,拉着爸爸的手,“爸爸,捉大鱼。”

    傅衡逸疑惑地看向沈清澜,沈清澜解释了下,正好今天又是年度的捞鱼的日子,傅衡逸自然是欣然同意,“好,等下就去。”

    下午,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小镇外的鱼塘走去,鱼塘外已经围满了人,除了这里的居民就是来这里的游玩的游客。

    沈君煜是这里的投资方,镇长远远地就看到沈君煜,连忙迎上来,“沈总,你们来了。”

    沈君煜温和开口,“镇长,我们想看起鱼,应该还没来晚吧?”

    “没有没有,正要开始呢。”

    镇长见到两位老爷子,自然知道这两位都是开国元勋,搓着手,想上前又不敢上来打招呼,这样的人,在他的印象,那都是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人物。

    还是傅老爷子看出了镇长的踌躇,笑着开口,“这次我们家子过来真是麻烦镇长了。”

    本该是高高在上的人现在却放低了身段跟他像是普通人那样说话,镇长顿时激动地语无伦次,“不麻烦不麻烦,点也不麻烦,首长能来我们这里是我们的荣幸。”

    看出了镇长的紧张,傅老爷子笑得越发温和,“现在我们就是个普通人,早就不是什么首长了,镇长不用这么客气。”

    “好好好,首长,这边走,我给你们留了个好位置。”镇长脸的激动,尽管老爷子说了不用叫首长,但是他依旧口个首长的,老爷子也就随他去了。

    镇长确实给几个人留了个好位置,视野很开阔,傅衡逸先找了身衣服换上,他今天打算跟他们起下水起鱼。沈君煜看的心痒痒,也去找了身衣服换上,“晨希,起来吧。”沈君煜换好衣服,冲着江晨希喊道。

    江晨希微笑摇头拒绝,他对这样的活动有观赏的兴趣却没有亲自尝试的爱好。

    傅衡逸和沈君煜个子高,加上外貌出众,站在众人显得十分显眼,说是鹤立鸡群都不为过。安安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冲着傅衡逸就喊爸爸,只是现场人声鼎沸,傅衡逸听不到儿子的叫声。

    “哇,妈妈,好多鱼。”安安见到被用兜捞起来的鱼,兴奋的小脸坨红,站在沈清澜的腿上激动地蹦蹦跳跳,沈清澜差点抱不住他。

    “安安高兴吗?”温兮瑶笑眯眯地问。

    安安点头,如小鸡啄米般,“舅舅。”他伸手指着沈君煜的方向。

    “舅舅也很厉害对不对?”

    安安继续点头,“爸爸也厉害。”在安安的眼里,他的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正在这个时候,傅衡逸冲着沈清澜的方向大声喊了下安安的名字,沈清澜提醒安安去看自己的爸爸。

    只见傅衡逸站在岸边,手里抓着条大鱼,鱼尾巴还在眼光下剧烈摆动,“爸爸。”安安大声叫道,整个身子都超前扑去,要不是沈清澜及时抱住他,这个小子指不定就摔下去了。

    晚上河滩上有篝火晚会,也是这个小镇新开发的项目,般都在起鱼的当天晚上举行,其他地方的篝火晚会烤的是全羊,而这里则是烤鱼,也是吸引了大波游客的目光。

    裴宁终于赶在篝火晚会开始前到了。

    “妈妈。”昊昊见到自己的妈妈很开心,裴宁牵着昊昊的手,走向了江晨希。

    江晨希笑容温和,“工作的事情搞定了吗?”

    “已经结束了,我没有来晚吧。”

    “没有,篝火晚会正要开始呢。”

    参与篝火晚会的人还真的不少,除了这里的居民,多数都是游客,晚会在河滩最宽处举行,间是几堆柴火,几个穿着厨师服的人正站在篝火前准备着等下烤鱼要用到的东西。

    “澜澜,这个地方开发得很好。”沈老爷子这两天在沈清澜的陪同下已经将整个小镇转了转,十分满意这里的原生态开发。

    “当初我看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只是哥哥想的比我更周全。”沈清澜坐在老爷子的身边,给老爷子剥了个橘子。

    “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原生态度假村多好,多保留些土地,现在的人啊,总是想着提高经济发展速度,到处建高楼大厦,你看看现在去哪里看到的都是钢筋水泥,哪里还能看到点土地。想当年我和你奶奶还年轻的京城,京城的四环外都是大片的农田,可是现在呢,唉……”沈老爷子颇为感触地说道。

    这让沈清澜不由想起了当初沈君泽打算买下这里的地建住宅区时遇到的事情。

    “爷爷,我们这次是出来玩的,就不要提这样沉重的话题了。”旁的沈君煜听到二人的对话,开口说道。

    沈老爷子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不是他个人说说就可以改变的,深深叹了口气,“哎,以后在你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做些就做些吧。”

    “爷爷,我们会的。”沈君煜郑重说道。

    沈老爷子对自家的孩子还是很有信心的,自然不再多说什么。

    几个孩子在场跑来跑去,昊昊看的心痒痒,看向裴宁,裴宁笑笑,“去吧,不过小心点,不要摔了。”

    昊昊高兴地点点头,安安见哥哥走了,也想去玩,但是他的年纪太小,沈清澜自然不会放心他去玩,把他拘在自己的怀里,无视安安可怜兮兮的目光。

    篝火晚会结束,沈清澜和傅衡逸等到安安睡着之后就双双牵手去散步了。

    夜晚的小镇没有现代的娱乐设施,显得格外的安静,沈清澜和傅衡逸走在小路上,心无比的平静。

    “傅衡逸,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三年了。”沈清澜有些感慨,她第次和傅衡逸来这里的时候是他们新婚,而现在安安都已经岁多了。

    “那这三年你过得幸福吗?”傅衡逸问道,眸光温柔。

    沈清澜点头,这三年,是她有记忆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三年,而这样的幸福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带给她的。

    “只要你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山脚下,傅衡逸在沈清澜的面前蹲下,“上来。”

    沈清澜趴在傅衡逸的背上,就跟年多前样,傅衡逸背着沈清澜步步朝着山上走去,跟那时候不样的是,现在的山上修建了阶梯。

    他走的很稳,也很慢,沈清澜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到了山顶,沈清澜和傅衡逸看向远处,只能看到小镇上的灯光,傅衡逸从身后抱着沈清澜,“等这次画展结束,到军区陪我几天?”

    “好,安安也很喜欢部队。”

    “不是,我说的是你,安安就让妈妈帮我们带几天。”

    沈清澜想回头,但是傅衡逸手上微微用力,没有让她回头,“老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过二人世界了。”他的语气很委屈。

    自从安安出生之后,沈清澜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儿子的身上,傅衡逸深深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家庭地位直线下降。

    沈清澜听着他委屈的控诉,心好笑,“傅衡逸,你今年三岁吗?”

    “要是这样能让你对我多点关心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傅衡逸厚脸皮的说道。

    沈清澜闻言,很是无语,这样不要脸的话身后的人是怎么这么淡定地说出来的?

    傅衡逸在沈清澜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老婆,好不好?”

    沈清澜不为所动,傅衡逸直接低头含住了她的耳垂,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沈清澜的耳边响起,“老婆,我想你了。”

    耳垂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沈清澜的身子泛起酥酥麻麻的感觉,她的眼神变得迷离,却保持了最后的丝理智,挣扎着说道,“傅衡逸,美人计是没有用的。”

    傅衡逸的眼底划过抹狡黠,“那就试试到底有用没用。”说着,再度含住了沈清澜的耳垂,轻轻的舔咬着,沈清澜只觉得有股电流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她跟傅衡逸之间亲密的次数也不少,身上的敏感点傅衡逸早已了然于心,自然知道碰哪里最能让沈清澜缴械投降。

    沈清澜被他撩拨地气息都乱了,最后只能妥协道,“好,我答应,我答应。”

    “答应什么?嗯?”尾音拖长,这简直就是犯规,沈清澜暗暗想到。

    “画展结束之后,我去陪你几天,安安让妈妈带。”

    傅衡逸顿满意了,终于有机会将安安这个小灯泡给甩开了,他要“重振夫纲”。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沈清澜问道,只是刚开口就被自己娇媚的声音给羞得低下了头。

    傅衡逸非但没有放开沈清澜,反而挺了挺身子,让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老婆,我想要你。”

    沈清澜脸上的热度不断上升,“这里不行,我们回去。”

    傅衡逸不想回去,这几天安安都是跟他们起睡的,回去了身边还有个小灯泡,根本不能尽兴,“动静大了会吵醒安安的,这里没人。”他十分善解人意地说道。

    沈清澜推了推他,没有推动,“这里是山上。”随时会有人上来,要是被人撞见了,那她就不要做人了。

    “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来了。”傅衡逸低声说道,抱着沈清澜的手又收紧了些,“老婆,我难受。”

    沈清澜也难受啊,被傅衡逸撩拨起来的欲/望在身体里叫嚣,但是沈清澜骨子里不是个开放的人,让她在这里她真的有些放不开。

    “我们还是……”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衡逸堵住了嘴巴,吻铺天盖地而来,沈清澜的最后丝理智终于在傅衡逸的吻消失不见。

    在理智消失的最后秒,沈清澜想的是,这样也好,或许就能给安安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切恢复平静,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怀,轻轻地喘着气,而傅衡逸则是给沈清澜按摩着腰部。

    下山的时候沈清澜是被傅衡逸抱着下去的,直到温泉山庄的大门口,傅衡逸才在沈清澜的强烈要求下将她放下来。

    沈清澜洗完澡直接就睡了,而傅衡逸则是将二人的衣服洗干净了才在沈清澜的身边躺下。

    **

    方彤晾着对方公司的人整整周的时间,看得冯经理和单经理着急不已。

    “怎么办,这个胆子不会真的黄了吧?”单经理脸的愁容。

    冯经理心里打鼓,面上却说道,“不要担心,就算是真的黄了,该担心的人也是她方彤。”

    单经理却没有她那么乐观,这个项目要是真的黄了,他们两个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但是看着冯经理不在意的样子,她也不想再说什么,说多了倒显得她很无能。

    趁着午吃饭的时间,单经理敲开了方彤办公室恋的门。

    方彤看着来人,放下手的笔,“有事么单经理?”

    单经理踌躇,“方总监,我……”

    “单经理,有话就直接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方总监,关于那个项目……我……是不是对方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要是的话,我可以亲自去给他们道歉。”单经理说道。

    方彤神情淡淡,“这件事我自有打算。”她看了眼桌上的台历,时间已经过去周了,对方也该按捺不住了。

    “方总监,我是真心想要弥补犯下的错,请你相信我。”单经理只以为方彤是不相信她。

    “单经理,关于项目的事情我已经跟沈总汇报过了,以后这个项目就由我自己负责,至于你们的过错,我也跟沈总汇报过。”说道这里,她顿了顿,看向单经理,果然就见她的脸色都变了。

    单经理的心下子就提起来了,就等着方彤的下,但是方彤却不说了,“方总监,沈总怎么说?”

    方彤似笑非笑地看了她眼,继续说道,“沈总同意了我的建议,扣除了你们个季度的奖金。”

    单经理惊讶,“就这样?”她以为沈君煜要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怎么着都不止这些的,降级是最轻的,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公司的准备。

    除非……她看向已经重新埋头于工作的方彤,除非方彤揽下了责任。

    单经理的神色很复杂,看着方彤,忽然没了话,他们这样针对她,但是她却在沈君煜的面前揽下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责任。

    “还有事吗?”方彤问道。

    “没有了。”

    “没有的话就回去工作吧,对了,等下出去的时候帮我将沈君泽叫进来。”方彤神色淡淡。

    “好的,方总监。”单经理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方总监,谢谢。”

    方彤没有说话,嘴角却轻轻勾起抹笑容。

    “彤姐,你找我。”沈君泽进来。

    方彤点头,“准备准备,拟定份新合同,将价格给我降5个点。”

    “彤姐,他们想提价你现在却压价,他们还会同意继续合作吗?都个星期了,对方直没有动作。”沈君泽不太同意方彤的提价方案,这周以来,除了刚开始的四天,后面几天他都在提心吊胆度过,尤其是这几天,对方直没有联系他们,而他们也没有找到适合的替代厂家,他甚至连晚上睡觉都睡不好。

    “他们会同意的。”方彤笃定地说道。

    沈君泽不知道方彤哪里来的自信,明明都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程度了,她还这么不紧不慢的,难道真的就这么有把握吗?万这个项目出了点差错,损失的就不是几百万的事情,而是上亿。

    方彤不是不明白沈君泽的担忧,于是开口说道,“我已经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根本没有人接触他们,他们就是想借这个事情提价,换个方面想,他们是可以与其他人合作,但是这么大的量,不是般公司可以吞下的,要是我们不接手,他们这批货就会烂在他们自己的手里,你说该着急的是谁?”

    “但是我们之前与他们合作直就是这个价格,要是压价会不会惹怒了对方,让他们放弃与我们的合作?”沈君泽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方彤笑笑,“君泽,你还是没有弄清楚点,在这个合作上,其实占据着上风的直是我们,这次我们去道歉,是因为我们尊重他们是我们的合作方,现在既然他们给脸不要脸,那么我们也不用这么客气。”

    沈君泽听了方彤的话,顿时茅塞顿开,“明白了,彤姐,我现在就去重新拟定合同。”

    而事实也跟方彤的所料的差不多,第二天,向开就亲自打电话给方彤了,说是要请方彤吃个饭,方彤倒是没有拒绝。

    依旧是上次的餐厅,只是这次的东家却换了人。

    “方总监真是个准时的人。”向开看看时间,笑着说道,方彤到的时候,距离与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其实方彤和沈君泽半个小时前就到了,只是故意在车里逗留了会儿。

    方彤微笑,“我们可是很有合作的诚意的,自然不会让向经理久等。”

    向开显然对这话很是受用,呵呵笑,“那不知道上次的事情方总监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吴总监可是直在催着我。”

    方彤沉吟了会儿,就在向开忍不住想要开口的时候,方彤才缓声说道,“向经理,这件事我已经跟沈总汇报过,你看我们都是合作了这么多年的合作伙伴,直以来合作都很愉快,但是这次贵公司的吴总监这样做,让我们沈总很震怒。”

    向开听到这里,心忽然就是个咯噔,要是君澜集团真的要跟他们解除合作,他们就真的抓瞎了,“沈总怎么说?”

    方彤眼底闪过抹笑意,心大定,“我们沈总说了,想要继续合作不是不可以,但是价格要降五个百分点,如果贵公司同意,我们就继续合作愉快,要是贵公司不愿意,那么我们就只能另寻合作伙伴了,毕竟想要跟君澜集团合作的人也不少,向经理,你说呢?”

    方彤好整以暇,但是落在向开的耳却不啻于道惊雷。

    “这不可能。”向开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们的目的是提价,而不是降价。

    “向经理,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方彤依旧不紧不慢。

    向开只要按下性子,坐下来听方彤怎么说。

    “向经理,以前我们给你们的价格直就是市场价,相比于其他公司,这样的价格简直就是高价,这点你们得承认吧?”

    向经理沉默,知道方彤说的是事实,般这样的合作给出的价格都是要低于市场价的,毕竟量大,而君澜集团从来没有压价,可以说是非常的厚道了。

    “我们也不是没有去了解过贵公司给其他合作方的价格,都比君澜集团低了五个点不止,算起来我们君澜集团直都是吃亏的,之所以跟你们合作这么多年,还是看在你们质量保证的前提下。”

    向经理更加沉默了。其实公司内部对于这次提价也是分成了两个声音,方认为这是个提价的好机会,毕竟君澜有钱,不差这点,但是另个声音则是认为他们这是在得寸进尺,要是惹怒了君澜集团,很有可能会连现在这点利润都没有。

    只是人性都是贪婪的,有了更大的利润在前面诱惑着他们,后面的那种假设根本就不愿意去考虑。

    方彤可以理解他们的做法,但是却不想纵容,这种事情,有了第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次要是妥协了,对方就会认为君澜集团是个软柿子,谁想捏就可以捏把,要是被其他的合作方知道了,纷纷效仿,那么君澜集团以后还要不要发展了。

    这件事也是方彤和沈君煜商量之后共同决定的。

    “但是你们下子压价那么多,我们会亏本的,亏本的生意谁也不想做。”向开沉默了半天,开口说道。

    方彤笑笑,“向经理,据我所知,你们给其他公司的报价比君澜集团整整低了个点。”所以何来的亏本之说。

    向开的脸上很烫,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这个都调查清楚了,事实确实如此,他们给君澜集团的报价是最高的。

    “我知道这件事向经理个人无法做主,没关系,向经理可以回去跟吴总监商量下。当然了,时间不能太久,最多只有三天,要是三天后你们不能给我们个答复,那么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只能到这里了。君泽,将合同范本给向经理看看。”后句话是对从进来开始就当隐形人的沈君泽说的。

    沈君泽将拿在手里的合同递给向开,向开翻了翻,“看来方总监这次是有备而来啊。”

    方彤笑笑,“比不得向经理。”

    “既然是这样,那么向某就先告辞了,我有定会将方总监的话五十地带给我们吴总监。”

    方彤起身,跟对方握了下手,等到对方离开了,沈君泽这才开口,“彤姐,我刚刚真是紧张死了,你注意到没,刚才向开的脸都青了,我是真怕他会动手。”

    方彤听了好笑,“这种事情所以绝对不会发生的,向开怎么说也是经理,这么没品的事情做不出来。”

    “不过彤姐,你刚才的气场真是太强大了。”

    “就你会说话,这件事已经成功半,剩下的就是等着签合同了。”方彤脸的放松。

    相比起她来,沈君泽就比较担心了,“彤姐,你说他们会同意我们的要求吗?我总是有些不放心。”

    “不用担心,这次的报价我已经给他们留了利润空间,虽然这个利润比起之前来说少了不少,但是跟他们其他的项目比起来,依旧是有利可图,而且他们不会不明白,我们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他们个警告,只要他们不傻,都会签了这份合同。”

    “彤姐,这些你都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沈君泽好奇。

    “其实很简单,我事先已经对他们公司做了了解,并且明白告诉他们我们知道他们的底牌,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是个聪明人都会知道该怎么选择。”

    “彤姐,我发现我需要学习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沈君泽感叹道。

    方彤微笑,“你现在还年轻,学习的机会还有很多,步步来。”

    沈君泽点头,他知道方彤带着他就是为了让他学习,自然不会辜负方彤的用意,“彤姐,我们现在回公司吗?”

    “不,这么多美味佳肴还没吃呢,先吃了再去也来得及。”这桌菜上来向开就走了,不吃岂不是太浪费了嘛。

    等方彤和沈君泽吃完饭已经手个小时以后了,沈君泽脸的意犹未尽,方彤刚才跟他分享了很多关于工作上的经验,让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些东西光靠他自己,或许还要有烧的时间才能学到。

    “方彤。”熟悉的声音响起,方彤抬头看就看到了丁明辉,心暗叹声冤家路窄。

    丁明辉打量着站在方彤身边的沈君泽,眼底神色莫测,“方彤,这位是?”

    方彤神情冷淡,“这跟你有关系吗?”

    被方彤这么噎,丁明辉有些尴尬,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现在根本没有立场说这样的话,但是他依旧忍不住想说。

    “彤姐?”沈君泽疑惑。

    “我们走吧。”

    “方彤,既然在这里遇到了就起吃个饭吧。”丁明辉不想刚遇到方彤就跟她告别。

    “我们已经吃过了。”沈君泽看出了方彤对此人的不喜,开口拒绝。

    丁明辉没有理会沈君泽的话,而是盯着方彤,想看方彤的反应,只是结果却让丁明辉失望了,方彤根本连眼角都不舍得给他个。

    “丁总,我们还有事儿,请不要挡着我们的路。”方彤眼底有些烦躁,她很讨厌丁明辉用这样看似深情,实则让她恶心的目光看着她。

    丁明辉脸色微变,只是看着方彤的冷脸,还是不敢继续拦着方彤的路,让到边眼睁睁看着方彤擦肩而过。

    跟在丁明辉身后的助理直默默地看着这切,倒是没有想到丁明辉竟然与君澜集团的新任销售部总监认识。

    “去查查方彤来这里做什么。”等到再也看不到方彤的人了,丁明辉才对助理说道。

    助理微愣,不明白丁明辉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是这是他的上司,自然也不会反驳他的话,于是去找了这里的经理。

    方彤用餐的包厢是向开订的,登记的也是向开的名字,丁明辉听到向开的名字,似乎隐约有了点印象。

    “知道向开与方彤在这里谈了什么吗?”

    “这个不清楚,这里的经理并不会过问这些。”助理回答道。

    丁明辉倒是也没有失望,只是说道,“回头去查查看,方彤与向开见面的目的。”

    丁明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听这些,他只是想多了解些方彤的事情。

    跟方彤分手之后,丁明辉确实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切,原本以为方彤离开自己会过得不好,可是谁知方彤却过的越来越好,不仅如此,她还变得越来越耀眼,让他的心再次为她剧烈跳动起来,尤其是这两次见面,他的心都在告诉他,他想要这个女人。

    方彤自然不知道丁明辉在背后做的这些事物,回到公司以后,她就重新投入了工作,她的手上不止个项目,有些项目都是前任总监留下来的,需要她先详细了解才好继续开展工作。

    “你是说他们在谈合作?而且不欢而散?”丁明辉听到助理的汇报,皱眉。

    助理点头,“据说向开走的时候就连脸色都是青的,气得不轻。”

    丁明辉闻言,心有了计较,“你帮我给向开打电话,就说我想请他吃饭。”

    “丁总,我们公司主营是娱乐产业,房地产没有涉及过,贸然约对方恐怕不会答应吧?”

    助理不能理解丁明辉这样做的用意。

    丁明辉只是淡淡扫了他眼,助理凛,马上意识到自己逾越了,立刻说道,“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丁明辉收回目光,冷哼声,他喜欢的是听话的员工,要是这些人不听话,他自然会换批听话的,他现在有的是钱。

    曾经他就知道金钱的重要性,在职场上混了三年之后,他更加明白了钱的重要性,有了钱或许买不到想要的东西,但是没有钱,什么都是白搭,自尊,尊严,别人的尊重这些东西跟他统统隔着太平洋的距离。

    “个人在办公室里不高兴什么呢?”宁珂开门进来,见丁明辉眉头紧锁,问道。

    丁明辉听到宁珂的声音,脸上立刻扬起的抹淡笑,“你怎么来了?”

    ------题外话------

    新年快乐,嘿嘿,新年第天给你们来波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