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五年之后的相遇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段凌转身,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走来。

    “沈小姐,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我们的缘分真是够深的。”段凌微笑着说道。

    “咦,叔叔,你认识我小姨啊?”昊昊见二人竟然认识,很是惊讶。

    “原来沈小姐是你的小姨啊。”段凌重复了遍,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对,沈清澜的上面只有个哥哥,没听说有姐姐啊。

    沈清澜看见昊昊竟然跟段凌在起,眼睛里划过抹幽光,“段总。”她牵过昊昊的手,柔声问道,“可以走了吗?”

    昊昊点头,对段凌挥手,“叔叔我要走了,再见。”

    段凌也笑着跟昊昊挥手,“好,再见。”见沈清澜从头到尾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笑了笑,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干爸,你又记错了我的班级。”崔柏承见段凌站在级班门口,嘟囔着抱怨。

    段凌摸摸他的脑袋,崔柏承抬头,“干爸,我爸又去哪里了?”

    “你爸有工作要忙,我来接你不好吗?”段凌反问。

    崔柏承摇摇头,“不是不好,我就是觉得我那个爹啊太不靠谱了,总是把我推给你。”他副小大人的模样,似乎是为自家老爹的不懂事操碎了心。

    段凌无奈笑,“你就精怪吧,说吧,晚上想去吃什么,干爸带你去吃,你爸估计今天要很晚才能回来。”

    崔柏承眼睛亮,“什么都可以?”

    “嗯,什么都可以。”段凌答应。

    “那我想吃炸鸡,还要延安路上的那家,那家的味道最正宗。配上可乐,味道可好了。”

    “行,我们就去那家。”段凌宠溺地看着崔柏承。

    而另边,沈清澜和昊昊也在讨论着晚饭吃什么,“小姨,我想吃冰激凌。”

    “不行,你忘记了前几天你冰激凌吃多了进医院的事情了?”

    昊昊拉着沈清澜的衣袖撒娇,“小姨,这次我保证不多吃,就吃两口,真的就两口。”他可怜兮兮地说道,沈清澜坚定地摇头,“不行,冰激凌没得商量。”

    要是其他时候她就心软了,但是前几天昊昊刚刚因为吃了冰激凌进了次医院,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可也不能随意地吃东西。

    “好吧。”昊昊的情绪有些失落,小孩子嘛,都是喜欢吃甜食,昊昊也不意外。

    沈清澜疼孩子,可她不惯孩子,该坚持的原则她定要坚持,“回家小姨让宋奶奶给你做小熊蛋糕。”

    这两天楚云瑾生病住院了,裴宁要在医院里照顾病患,就把昊昊交给沈清澜让她帮忙带两天。

    “真的吗?”昊昊顿时高兴起来。

    “真的。”

    见昊昊高兴了,沈清澜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刚才那个叔叔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呀,就是问我是不是也在这里上课,小姨,我跟那个叔叔很有……”昊昊时间想不到缘分这个词,但是沈清澜却理解了他的意思。

    沈清澜淡哂,是啊,短短几天之内就碰到了两次,是挺有缘的,就是不知道是无心之缘还是有心之缘。

    段凌接了干儿子,带着小家伙去吃饭,“唔,这个好吃,干爸,你怎么不吃?”小家伙嘴里塞满了东西,手上还拿着鸡翅。

    段凌给他擦着嘴角的酱汁,“别噎着,先喝口果汁。”

    崔柏承就着段凌的手喝了几口果汁,继续跟桌上的食物做奋斗,直到实在是吃不下了,这才揉着肚子心满意足地走出了餐厅。

    只是回到家里就出了问题,孩子肚子疼了。段凌见他肚子疼的脸色都白了,也慌了,立刻带着孩子去医院,医生检查完了说是吃坏了东西,需要输液。

    段凌给崔泽宇打电话,结果这家伙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电话竟然关机。

    “柏承,你先躺在这里,干爸去给你买点东西,马上回来好不好?”段凌看着孩子发白的脸色,又自责有心疼,这个孩子也算是他从小疼到大的,现在又因为他的原因躺在这里,哪里能不心疼呢。

    崔柏承别看平时喜欢捣乱,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善解人意的,点点头,“干爸,你要快点回来。”

    “好,十分钟后我就回来。”

    段凌去附近的商场买了几本儿童书,小家伙输液要好几个小时,他打算给他将故事打发时间。

    “对不起,撞到你了,真是抱歉。”裴宁出来给父母买吃的,回来的急了,不小心撞到了前面那人的身上。

    “宁?”迟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这个声音太熟悉,熟悉到裴宁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她僵在原地,久久不敢抬头。

    段凌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裴宁,他回国之前有设想过也许回到国内会遇见裴宁,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京城。

    “宁,真的是你啊。”段凌笑了,只是这个笑容却很复杂。

    裴宁缓缓抬起了头,依旧是熟悉的脸,这张脸,曾经在她的生命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可是现在却带着种陌生感。

    他们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了,跟五年前比起来,这张脸五官更分明立体了,成熟了,却也多了分沧桑感。

    呵呵,沧桑,这个词出现在这个男人身上简直就是可笑。

    “我是段凌。”段凌见裴宁迟迟不说话,有些尴尬。

    “我知道你是段凌。”裴宁语气淡淡,就像是在跟个陌生人说话。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段凌迟疑地问道,其实这样的话他根本就没有资格问。

    “我过得好不好跟你有关系吗?段先生,你当着我的路了。”裴宁自始至终神情都是平静的,只是握着保温桶的手却发紧。

    段凌微微侧开身,“抱歉。”

    裴宁的眼底浮现抹讽刺,越过他离开。

    身后传来阵脚步声,段凌追了上来,“宁,我有话想跟你说。”

    裴宁非但没有顿住脚步,反而加快了,段凌把拉住她,“宁,你等等,给我五分钟,我有话想跟你说。”

    裴宁看向他,“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吗?”

    段凌的舌尖发涩,“宁,当年的事情我……”

    “你要是想跟我说对不起,那就不必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早就已经忘记了,我现在过得很好。”裴宁将他想要说的话说出来。

    段凌怔,“宁。”他的确是想道歉的,当年他不辞而别,连个解释都没有,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造成的伤害是句对不起弥补不了的,但是这句对不起是他欠她的。

    “宁,对不起。”

    果然,对不起,呵呵,多么廉价的三个字。

    裴宁的眸轻轻下垂,段凌左手无比刺眼的婚戒,“你结婚了?”

    段凌剩下的话就被裴宁的这句话噎在了喉咙口,嘴巴干涩,“是,已经五年了。”

    裴宁的心猛地抽,忍不住冷笑起来,果然她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五年,“所以你当年不告而别就是因为你要跟其他女人结婚了?”

    段凌对上裴宁冰冷的双眸,嘴里的那个是字怎么也吐不出来。

    “我明白了。”她吸了口气,淡淡开口,“段凌,你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毕竟我走了以后我就回来了,这些年我也谈过几个男朋友,你,早就已经是过去式了。”

    段凌直看着她的眼睛,见她眼睛是片无波的古井,心酸涩之意更浓,嘴角却扬起抹温暖的笑意,“这样很好,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裴宁什么都没说过,直接转身就走,这次段凌没有再拉住她。

    转过拐角,裴宁停下脚步,无力地靠在了墙上,眼泪不自觉流了满脸,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脸色苍白。

    过了好久,她才渐渐平静下来,等到心情平复了她才走进了病房。

    “宁,怎么去了这么久,我正打算去找你呢。”裴振见到裴宁,关心道,裴宁笑笑,“路上堵车耽误了点时间。”

    “其实医院食堂的饭菜也是可以的,不用跑那么远。”楚云瑾心疼女儿,这几天裴宁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医院里陪着她,连轴转,都没有个休息的时候。

    裴宁微微笑,“妈,你现在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医院的饭菜那么难吃,你吃不惯的,我不过是开个车的功夫,没什么的。饭菜还热着,赶紧吃吧。”

    裴宁将饭菜样样拿出来,摆好。

    “你吃了吗?”楚云瑾开口。

    裴宁点头,“已经吃过了,爸妈,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也不知道昊昊吃了没有。”楚云瑾念叨,这几天在医院里咩有看到昊昊,她还真的想他了。

    “明天我让清澜将昊昊送过来。”

    “不用不用,我过两天就出院了,医院是什么好地方吗,小孩子没事不要带到医院来,我就是随口说。”楚云瑾连忙拒绝。

    裴宁今晚有些心不在焉,楚云瑾和丈夫在吃饭,也没有注意到。

    “宁,你等下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这整天在医院里住着,我感觉我的人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饭吃到半,楚云瑾对裴宁说道。

    “宁,宁。”楚云瑾见裴宁没有反应,又叫了几声。

    “啊,吃完了吗,吃完我来收拾。”裴宁站起来,楚云瑾无语地看着她,“宁,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裴宁尴尬,“没事,点工作上的事情,妈,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我说你等下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这身体都好了,不想住院了。”

    “好,我现在就去。”裴宁走出病房,楚云瑾看着裴宁的背影,跟老伴儿说道,“我怎么感觉宁今天有心事呢?”

    裴振叹气,“肯定又是为了晨希的事情发愁呗。”

    说起这个楚云瑾就生气,“江家那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女儿到底哪里不好,家世好,长相好,性格好,个人能力也强,到底哪里配不上江晨希了?他们不愿意,我还不愿意了呢。”

    裴振见妻子生气了,安慰她,“行了行了,别生气,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这怎么解决啊,我们总不能让宁不要昊昊,这就算是宁同意,我还不同意呢。”楚云瑾想起这件事就发愁,胃口顿时就没了,放下筷子。

    “不吃了?”

    楚云瑾烦躁,“不吃了,我哪里还吃得下,要不是看在晨希确实是个好孩子,对宁和昊昊都不错,而宁又真心喜欢这个孩子的份上,我是死也不会同意他们两个交往的,他们把我女儿当草,我心疼。”

    “你以为我不心疼。”裴振知道江家父母的态度之后就对江家存了意见,裴宁是他的掌上明珠,结果却被江母那样糟践,他打上门去的心都有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你看看这么多年了,宁难得遇上个自己喜欢的,我们要是拦了,以后她孤独终老,后悔的不还是我们自己嘛。”

    “哎,你说我们宁这是什么命啊,感情怎么就这么不顺呢。”楚云瑾愁容满面。

    裴振拍拍妻子的手,“看开点,相信这件事总有解决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就亲自去跟他们谈,大不了以后昊昊就由我们来养着,他们小两口过自己的日子,这样他们总没话说了吧。”

    “最可恨的就是那个混蛋男人,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非跟他拼命不可,要不是他,我女儿至于过得这么辛苦吗?”楚云瑾心疼啊。

    裴宁自然是不知道父母对她的心疼,找到了楚云瑾的主治医生,问清楚了出院的时间裴宁却没有马上回到病房,而是走到了医院楼下,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

    她已经五年没有见过段凌了,关于曾经的那段记忆也在离她远去,甚至有时候她已经想不起段凌的那张脸,只是刚才的见面,那张已经迷糊的脸却渐渐清晰起来。

    她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漆黑的夜空,过了很久,才拿起手机给江晨希去了电话,“宁。”

    “晨希,你睡了吗?”裴宁轻声问道。

    江晨希放下笔,“还没有,在写明天的讲座大纲呢,阿姨好点了吗?”

    “已经没事了,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宁,抱歉啊,这几天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无法陪在你的身边。”楚云瑾住院的时候,江晨希已经代表A大出发去国外参加个重要的讲座,甚至要作为优秀教师代表上去讲话。

    “没关系,只是个小病而已,我自己个人也能搞定,你要是真的感到抱歉的话,就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好,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我明天发言结束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我来接阿姨出院。”

    “嗯。我等你回来。”裴宁说道,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将遇见了段凌的事情告诉江晨希。

    挂了电话,裴宁的眼神悠远,过去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幕幕电影胶片在她的眼前渐渐浮现,逐渐清晰又慢慢模糊。

    她以为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了,现在却以这样的方式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生命,就跟当初样。更可笑的是,他竟然已经结婚五年了,那么自己又算什么,他无聊时的消遣吗?

    裴宁觉得自己很可悲,她的人生就像是场笑话样,还是个冷笑话。

    夜晚的风吹在身上,带来丝丝凉意,裴宁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缓缓起身,去了病房,眼底片平静。

    江晨希是第三天早上回来的,回来的第件事就是来医院看望楚云瑾。

    楚云瑾虽然对江家二老有意见,但是面对江晨希时,态度却很温和,“晨希,出差累了吧?”

    “阿姨,我不累,很抱歉这几天没能帮上什么忙。”这点江晨希是真的觉得很抱歉,要是换做任性点的女孩孩子,定会因为这个跟男友闹别扭,可是裴宁却句话也没说。

    “嗨,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什么大病,下午就出院了,宁已经去办出院手续了。”

    裴宁回来的时候,江晨希已经在帮着收拾东西了,裴宁就静静地看着江晨希忙碌,眼神温柔,这几天直翻腾的心忽然就宁静了下来。

    另边,段凌同样不好受,设想过千万种遇见的画面,都不是如今这番模样,却该死的合理,宁就是这样干脆的性子不是吗。

    只是听说她过得好,他的心里为何就是高兴不起来呢?他轻轻地摩挲着手上的婚戒,五年来,第次将婚戒退了下来,拿在手里细细打量,又戴了回去,有些情,欠下了,就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还能还清了。

    “段凌,你这两天不对劲啊。”崔泽宇见好友再次走神了,推推他,段凌疑惑地看向他。崔泽宇知道儿子吃坏了东西被带去医院输液,虽然也心疼却没有说段凌句,毕竟好友也是好心不是。

    “我哪里不对劲?”

    “哪里都不对劲,你就像是丢了魂样。”说到这里,崔泽宇的眼神变得暧昧,“是不是遇上了哪位小妖精,将我们段大帅哥的魂给勾走了?”

    段凌失笑,“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明天我就回去了,先跟你打声招呼。”

    “咦,这么快,那你回D国前还来京城吗?”

    “嗯,我会再过来趟,有些事情要办。”

    崔泽宇惊奇了,这人前几天还说不来了,今天怎么突然改口了,这么想着,他也就问了,但是段凌却不肯说。

    段凌的嘴巴除非是他自愿,否则谁也撬不开。

    日子恢复了平静,除了那天在医院里遇见了段凌之外,裴宁再也没有见过他,就像是股无痕的风,吹过了就散了,她也渐渐地将这件事遗忘在了脑后。

    **

    安安发烧了,从出生到现在,安安被照顾的很精细,从来没有生过病,这次的发烧却来势汹汹,体温直接飙升到了39度。

    沈清澜是早上起床之后去儿童房看安安,见安安双颊通红才发觉不正常的,伸手探,果然安安浑身都发烫,沈清澜下子就慌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是楚云蓉过来看外孙,见沈清澜站在那里发呆,才反应了过来,抱着安安去了医院。

    安安的身体向好,这次却发烧了,自然是惊动了全家人,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就守在医院里,陪着安安哪里也不去。

    沈君煜和温兮瑶跑上跑下。

    而沈清澜就只能陪着安安,谁让安安现在就只要妈妈呢。

    “妈妈,疼。”安安扯着沈清澜的衣袖,笑脸皱成了团,沈清澜心疼地将他抱在怀里,“安安乖,马上就不疼了。”医生刚过来给安安打过针,安安哭得撕心裂肺的,眼角还挂着金豆子呢。

    这孩子不怕吃药,就怕打针,从小就怕。

    沈清澜亲亲安安,“马上就不疼了,安安很勇敢。”

    安安的烧还没退,沈清澜彻夜守在儿子身边,按时给他擦拭着身子进行物理降温,连眼睛都不敢闭下。

    “两位爷爷,医院里有我就好,你们先回去吧。”担心两位老爷子身体吃不消,沈清澜劝二位老爷子先回家。

    两位老爷子也知道现在留下来就是给沈清澜添乱,即便是担心安安的身体,也还是很配合地离开了。就连楚云蓉都被沈清澜劝回家了。

    安安直生病了之后就很黏沈清澜,时时刻刻都要见到她,“妈妈,安安难受。”

    安安的小脸通红,退烧针的效果并不好,半个晚上过去了安安依旧没有退烧的迹象,沈清澜面上平静,心里却着急的不行,想给傅衡逸打电话又想起他现在正在封闭式训练,根本联系不上。

    “妈妈。”安安的嗓音带着哭腔,这孩子生病之后除了打针的时候哭了,其他时候都不哭的,明明是岁的孩子,却懂事的让人心疼。

    “妈妈在呢。”沈清澜声音温柔,轻声哄着安安。

    安安这次的感冒是病毒感染引起的,热度很难退,医生用了各种方法才在第二天晚上将安安的体温暂时降了下来。

    沈清澜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儿子,两天了,连眼睛都没有闭下。

    “清澜,你先去休息下,安安这里交给妈妈。”沈清澜心疼儿子,楚云蓉同样心疼女儿,看着沈清澜眼底的黑眼圈和满脸的疲惫,就越发心疼了。

    沈清澜看着儿子安静的睡颜摇头,“妈,我没事,还能坚持得住,你先回去吧。”

    “清澜,小孩子生病是正常的,你不要这么紧张,你的情绪会影响到安安的。小孩子最是敏感,他能感觉到你的情绪变化,你放松点,医生说了,安安就是普通的感冒,温度降下来就好了。”

    沈清澜第次当妈妈,本来就经验不足,安安又是第次生病,自然是吓到了,这样的心情楚云蓉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她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

    沈君煜也站在边,听了楚云蓉的话也劝妹妹,“澜澜,你听话,去休息下,这里有妈妈和哥哥在,不会有问题的,等安安醒了我就叫醒你。”

    沈清澜抿唇,握着儿子的小手眼睛都不眨,“我真的可以坚持,哥,你们回去吧。”她有些自责,最近她忙着画画的事情,将安安给忽略了,要是她能多点时间陪伴安安,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个了。

    她现在越发理解了当初楚云蓉的心情,她看着安安生病都这么担心,想必丢失了孩子的楚云蓉直接就末日崩塌了吧。

    “清澜,你需要休息。”

    沈清澜的眼睛里都有红血丝了,楚云蓉怎么忍心再让她熬夜。

    沈清澜见自家母亲和哥哥这样担心自己,夜不再坚持,“那我在外面的沙发上休息下,安安醒了你们就叫我。”

    “好,去吧。”沈君煜拍拍妹妹的肩膀。

    沈清澜休息地很不安稳,耳边总是传来安安的哭声,她睁开眼,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她蹭地下坐起来,然后就看见楚云蓉正抱着安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哄着他。

    安安窝在外婆的怀里,整个人蔫蔫的,见到沈清澜,立刻朝着沈清澜伸出了双手,沈清澜上前抱过儿子。

    安安就趴在沈清澜的怀里,也不说话,就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依赖的姿势。

    于晓萱知道安安生病了,立刻马不停蹄地从片场赶来了,见到安安笑脸苍白无精打采的样子只觉得心疼,“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就生病了呢?”

    说着就想摸摸安安的额头,却被安安躲了过去,他现在不喜欢人家碰他。

    “病毒性感冒,也不知道哪里感染的。”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见安安粘着沈清澜,也不再试图抱他,“问过医生了吗?”

    “已经退烧了,不过还需要再观察两天。”

    随后来的是方彤,然后是裴宁,几乎把大家都惊动了。

    昊昊知道弟弟生病了,闹着要来看弟弟,再医院陪了安安整天。安安这几天在医院里情绪直很低落,看见昊昊,总算露出了笑容。

    “爸爸呢?”安安心情好了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老爸。

    “爸爸在工作,等下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沈清澜耐心对儿子说道。

    安安乖巧点头,沈清澜估摸着时间,给傅衡逸打了电话,正好是午休时间,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爸爸。”安安对着电话那端的傅衡逸喊了声,声音透着虚弱,傅衡逸下子就听出来了,眉头拧,“安安怎么了?”

    “爸爸,打针。”安安委屈地说道。

    电话开了免提,沈清澜自然也听到了,解释,“安安生病了,我带他到医院看看。”她说的轻描淡写。

    傅衡逸听就急了,“生的什么病,严重吗?”

    “不严重,就是个普通小感冒,打了针吃了药就好了。”她尽量将安安的病情说的轻些,免得男人担心。

    傅衡逸还是担心了,当天夜里就赶了回来,沈清澜看着出现在病房里的傅衡逸,很意外,“你怎么回来了?不不是跟你说了不用回来吗?”

    傅衡逸快步走到病床前,见安安睡得很安稳,身上也没有高热反应,这才渐渐放心了,“不放心你们。”

    “你这样私自出来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明天早赶回去就是了。”傅衡逸注意到沈清澜脸上的憔悴,很心疼,“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不是什么大毛病,也很快就好了。”沈清澜淡笑,脸的平静,哪里看得出前几天的焦虑。

    傅衡逸见着她这样轻描淡写的样子,哪里还能不清楚她的想法,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而已,心疼地抱着她,“清澜,我欠你的似乎越来越多了。”

    沈清澜轻笑,“夫妻之间哪有什么欠不欠的。”熬过了最初的焦虑,她已经放松了。

    傅衡逸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让沈清澜去休息,自己照顾儿子。

    安安晚上睡觉喜欢踢被子,傅衡逸时不时就要给他整理下被角,还要注意他的高烧是否反复,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他才匆匆赶回了部队。

    安安自然不知道爸爸已经来看过他,醒来见到妈妈,就更加想不到爸爸了,缠着沈清澜要听故事。

    安安直在医院里住了个星期才算是彻底好了,回到家里,被约束了周的安安顿时变得活泼起来,满屋子乱晃。

    “安安,你看这是什么?”沈清澜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拎着个小笼子。

    安安回头就看到了,眼睛亮,“狗狗。”

    沈清澜的手上拎着只小笼子,笼子里只小奶狗正冲着安安发出小声的哼唧声。

    住院的时候,安安曾经见到过只别人养的小狗,只念念不忘,沈清澜将这件事说给了傅衡逸听,谁知傅衡逸就记住了,托人给沈清澜送来了只小狗,说是送给安安的礼物。

    “这是爸爸送给安安的礼物,安安喜欢吗?”沈清澜将小狗抱出来,放在地上。

    安安蹲在小狗面前,脸的笑眯眯,明显是喜欢极了,他想伸手摸摸小狗,却不敢,而小狗,大概是到了个新环境,有些害怕,缩在那里动都不动,身体还微微颤抖着。

    “妈妈。”安安抬头,无助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眼神鼓励,“没关系,小狗不咬人。”

    安安听了这话,又低头看着小狗,然后将手放在了小狗的脑袋上,小狗缩了缩,发出声嗷的叫声,小声的,无助的。

    “以后它就是安安的小伙伴了,安安要好好对它知道吗?”沈清澜柔声对儿子说道。

    安安点点头,“爸爸,礼物。”

    “对,这是爸爸送你的礼物,也是你以后的朋友,不能欺负它。”

    “好。”安安眉开眼笑。

    傅家迎来了个新成员,那就是只小二哈,肥嘟嘟的身体,毛茸茸的,是安安的新宠。走进傅家,时不时就能看见草坪上个粉雕玉琢的孩子身边跟着只黑白相间的小狗,人狗在草坪上玩的满头发汗。

    沈清澜进屋给儿子拿毛巾擦汗,出来时就看见安安已经跟二哈滚作了团,看见沈清澜出来,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身上已经沾了不少的草。

    “妈妈,胖胖好玩。”安安对沈清澜说道,胖胖是他给二哈取得名字。

    “你啊。”沈清澜宠溺笑,蹲下来给儿子擦汗,手伸进安安的后背,见他后背的衣服都玩湿了,将块干毛巾塞进去吸汗。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副画面,两人狗坐在草坪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安安时不时咯咯笑。

    傅衡逸微微笑,走了过去,“安安。”

    安安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头就发现是爸爸,眼睛顿时就亮了,站起来就朝着傅衡逸冲去,走的急了,下子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傅衡逸不厚道地笑了,看的安安脸的委屈,傅衡逸上前将儿子抱起来,“笨儿子。”

    “爸爸,笨。”安安才不承认自己笨呢。

    傅衡逸宠溺笑,“安安想爸爸了吗?”

    安安老实点头,“想爸爸了。”说着还在傅衡逸的脸上亲了口。

    傅衡逸摸摸儿子的脑袋,忽然感觉到脚边有东西在动,低头就看见了只肥嘟嘟的小狗,“胖胖。”安安开口,还对着小狗招招手。胖胖听见小主人的声音,对着安安摇尾巴。

    傅衡逸皱眉,他怎么觉得这只小狗比当时自己送过来的时候胖了许多?

    沈清澜走过来,接过傅衡逸手的行李,“训练结束了?”

    “嗯,已经结束了,这次可以在家里多待几天。”傅衡逸温和说道,三个月没有回家,以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现在却觉得日子很难熬,果然是因为自己老了吗?

    ------题外话------

    咳咳,好吧,我放了颗烟雾弹,段凌可不是傅爷的情敌,哈哈。

    今天是情人节,祝单身狗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