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已经结婚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向经理,上次的事情我还是要郑重跟你说声对不起,两位经理在来的路上堵车,没能及时赶到是她的不对了,我在这里替他们给你道歉。”

    “哎,方总监这样说就是打我的脸了,我今天也因为堵车迟到了,堵车是件意外事情,属于不可控因素,而且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方彤微笑,“那向经理,关于合作......”

    向开的脸瞬间垮了,“方总监,不瞒你说,上次的事情我倒是没什么,毕竟只是等几个小时而已,但是我的上司十分生气,我们两家公司向合作良好,以往的合同签订也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这次却这样,让人很难相信你们的诚意啊。”

    “向经理,这个你放心,我们的诚意绝对是足够的,这次我们直接将合同也带来了,直接就可以签约。”方彤诚恳地说道。

    “方总监,这个合同不忙着签,事情又起了新的变化。”向开说道。

    方彤的心沉,想到了什么,看着向开,果然就听见向开继续说道,“上次你们迟到,我们总监就以为你们是想找新的合作伙伴,气得够呛,但是我们也是家大公司,手底下有那么多人要养活,也不能坐在原地等死不是,我们就只好去找新的合作对象。”

    听到这里,方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对方这明摆着就是想提高价钱了,而很快,方彤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只听向开脸为难地说道,“我们也找到了家合作单位,虽然规模比不上君澜吧,但是他们开的价钱比君澜集团搞高,我们总监很心动,要不是我拦着,想看看君澜集团的诚意,恐怕双方现在连合同也签了。”

    向开给了方彤个“所以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的眼神。

    方彤自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就是坐地起价吗,这是吃定了君澜集团短期内找不到靠谱的合作伙伴,打算杀熟?

    先不说他们所谓的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就说万要是君澜集团不吃这套,他们该打算怎么收场?又或者,君澜这次吃了这亏,来年早早地找好了新的合作方,彻底与他们划清了界限,他们又打算怎么办?难道这些他们都没有想过吗?

    对方并不是傻子,这些事情自然是想过的,只是和君澜合作的这个项目涉及的资金巨大,哪怕只是提高个百分点,都是笔不小的利润,在利益面前,人心都是贪婪的。

    方彤脸上的笑容渐淡,“看来贵公司的吴总监还挺心急的。”只是两三天的时间就将合作对象都找好了。

    向开脸皮厚,摊手,“没办法,要养活几千号人呢,我上司的意思呢,我们跟君澜集团合作了也这么多年了,自然是更加倾向于你们的,只是对方开的价钱确实比君澜集团高了不少,要是君澜集团能让利点,那么我们的合作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他拍着胸脯保证。

    方彤眼底快速划过抹讽刺,转瞬即逝,“那不是对方开出了什么价钱?”

    “比你们高出五个点。”

    五个点,呵呵,对方也真是够贪心的,就不怕将自己撑死吗?

    “很抱歉,向经理,这件事不是我个人可以做主的,我需要回去跟我的上司沈总商量下。

    向开神情微僵,“哈哈,这是自然,应该的应该的,只是还希望方总监能尽快给我个答复,毕竟对方也挺急的。”

    方彤微笑,“这是自然,那我们下次再约。”

    “好。”

    回去的路上,沈君泽脸怒气,“这帮家伙真是太不要脸了,五个点呢,也亏得他们好意思提出来。”

    方彤倒是很淡定,“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觉得上次的事情是君澜理亏,所以想要获得些补偿。”

    “那彤姐我们应该怎么办?”

    “分两步,方面让人去查查是否真的有公司在跟对方公司接触,另方面,寻找其他厂家,要是质量满足要求的话,即便价格高点点也无妨。至于他们,先晾他们几天再说。”方彤神情淡淡,却让沈君泽眼睛微亮。

    “这个主意不错,双管齐下,不过彤姐,这么短的时间很难找到家质量相当的呀。”这才是最难的地方,不然的话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先试试看吧,万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呢。”要是可以找到替代的厂家,那么切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好,我回去就去找。”

    方彤和沈君泽回到公司,冯经理和单经理自然是知道的。

    “看她这脸色,十有九是没有谈下来。”冯经理说道,眼神不屑,“想想也是,他们那个吴总监和向开是多狡猾的人啊,都是修理成精的人了,方彤个二十来岁的黄毛丫头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单经理听了她这话,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赶紧拉住了她的手,“你少说两句,万被人听见了传到方彤的耳朵里,你是想卷铺盖滚蛋吗?”

    冯经理撇撇嘴,看着方彤的办公室,满脸的幸灾乐祸。

    单经理摇头,眉眼间都是愁绪,这件事要是不解决,她和冯经理肯定要倒霉,要是方彤将他们推出去顶锅,那他们就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

    沈清澜从军区回来之后就被沈老爷子叫回去了,原来是京城军区的领导亲自打电话给他,表达了希望沈清澜可以进部队的强烈愿望。

    “澜澜,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沈老爷子看着孙女,脸的慈爱。

    “爷爷,我的态度很明确,我不会进部队。”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跟爷爷想的样。”老爷子早就料到了孙女是不愿意的,“那边爷爷会去说,你不想进就不进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爷爷。”

    “行了行了,爷爷也不想你去部队,你在爷爷的身边挺好的。”

    沈清澜抿唇,“爷爷,谢谢。”

    沈老爷子拍拍自己孙女的肩膀,“澜澜,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爷爷活着天,你就可以放肆天。”

    沈清澜蹲在地上,抱着老爷子的腿,“爷爷,您对我这么好,真的不怕将我宠坏了吗?”

    沈老爷子笑眯眯,“我沈元易的孙女,就该有任性的资格。”只是这个孩子终究是个克制的性子,他就是想宠坏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沈清澜像个孩子样,将头靠在沈老爷子的腿上,“爷爷,我很高兴我能成为您的孙女,也谢谢您为我遮风挡雨。”她相信军区的领导给沈老爷子打电话的时候,定会仔细过问她的枪法的问题,老爷子为她遮掩地这样好,说明他心其实是有数的,这声谢谢是感谢他对自己的包容与爱护。

    沈老爷子摸着孙女的脑袋,“都是孩子的妈了还撒娇,羞不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眼睛里却满是宠溺。

    “爷爷,明天我陪您起去看奶奶吧。”沈清澜说道,她知道明天是爷爷奶奶的结婚纪念日。

    沈老爷子摸着沈清澜的头发的手微微顿,眼睛里多了抹怀念,“好。”他没想到家里竟然还有人记得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第二天早,沈清澜将安安交给楚云蓉之后就跟老爷子起出发了。

    不是扫墓的日子,墓园里十分安静,沈清澜给沈奶奶磕了几个头之后就去远点的地方等沈老爷子,将空间留给了他。

    “沐沐姐,我来看你了。”沈清澜站在秦沐的墓碑前,缓声说道,她将秦沐葬在了这里,却很少过来看,有些人适合静静地活在记忆里。

    沈清澜伸手摸了摸秦沐的墓碑,顿了顿,看了看自己干干净净的手,眼底闪过抹疑惑,她看向沈老爷子的方向,见老爷子正坐在沈奶奶的墓碑前,跟她说话,转身去了山脚下的公募管理处。

    “请问最近有人来看过秦沐的墓吗?”这座墓园管理很严格,要进来扫墓必须在山脚下做登记。

    工作人员翻了翻登记表,摇头,“沈小姐,这段时间没有任何的人来看过秦沐。”

    沈清澜闻言,道了声谢谢,返回半山腰上,秦沐的墓碑很干净,明显是最近有人给她擦过,她很确定定是有人来看过秦沐,但到底是谁呢?

    颜安邦不可能,知道秦沐葬在这里的只有她跟傅衡逸,但是傅衡逸也不会来看秦沐啊。

    想不通,沈清澜也不再想了,她坐了下来,靠在墓碑上,轻声开口,眸光悠远,“沐沐姐,我想你了。”只有句话,然后就归于平静。

    沈清澜等时间差不多了才起身去找沈老爷子,她看见沈老爷子的眼眶湿润,心了然,却只能当做没有看见,小心地扶着沈老爷子回家。

    回去的路上,老爷子的情绪有些低落,尽管老伴儿已经走了三年了,但是那种孤独感却与日俱增,沈清澜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老爷子,抿唇,“爷爷,等傅衡逸下次回来,我们两家人起去度假吧,我哥前两年投资了块地,原生态的度假村,距离京城只有个多小时的车程,环境很好。”

    “好,这些你安排就好,爷爷没有意见。”沈老爷子对晚辈的孝心从来都不会拒绝。

    沈清澜又跟老爷子聊起了安安,明显沈老爷子的兴致就上来了,脸上也有了笑容,沈清澜心底舒了口气。

    下午的时候,沈清澜忽然接到了沈君煜的求救电话,“让我去当你的女伴?这件事你应该去找嫂子啊。”

    沈君煜解释,“你嫂子她出差了,这几天不在家,你总不能让你哥我个人去参加晚宴吧,这多凄凉啊。”

    沈君煜说的可怜,沈清澜挑眉,“你秘书办里那么多美女,你随便挑个就好了。我嫂子大气,不会为了这点事情跟你闹别扭的。”

    “那也不行,外面那么多妖精惦记着你哥我,我要为了你嫂子保护好自己。你是我妹妹,也有义务保护我。”沈君煜说的理所当然。

    沈清澜无语,“非去不可?”她对这种商业晚宴最是不耐烦。

    “嗯,非去不可。”

    “行吧,下午三点你让人来接我。”既然是正式的商业晚宴,打扮就要正式,光造型就要好几个小时。

    安安现在不用她操心,家里有的是人带,而且安安已经断奶了,她就算是离开半天安安也不会哭闹。

    沈清澜陪着儿子玩了会儿,见安安渐渐有了睡意,将他哄睡了就离开了。

    “澜澜,你说你当初怎么就嫁给傅衡逸了呢。”沈君煜看着打扮完之后光彩照人的沈清澜,语气那叫个可惜。

    沈清澜挽上沈君煜的胳膊,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进了会场沈清澜才知道这次的晚宴是个慈善酒会,说白了就是从这些企业家的口袋里捞钱的。沈清澜还见到了几个熟人,都是上次在安安的生日宴会上见过的几位官太太。

    “他们也出席这样的场合?”沈清澜压低了声音问沈君煜。

    沈君煜笑笑,低声说道,“越是站在高位上的人越是需要好名声,他们出手或许不会很大方,但是心意绝对是真诚的。”

    这样的宴会最不少的就是这些官太太们,碍于体制,他们到最后捐赠的时候出的钱都不会很多,但是落在其他人眼里,就会觉得他们大义,心为民,更何况这次的宴会本来就是位高官夫人发起的。

    这位高官夫人也是个有名的企业家,丈夫从政,她娘家从商,只是因为她是家里唯的孩子,所以父母去世后,就继承了家族企业,成为了公司的掌舵人。

    家里有钱,丈夫又是从政的,自然想要给丈夫博得个好名声,这样的晚宴她自然十分热衷,而这次出现在这里的官太太也是冲着这位的面子来的,不然光是企业家的慈善晚宴是看不到这些官太太的出席的。

    这次来参加的人很多,但是身边带着的女伴或者男伴都是自己的另半,又或是对外承认过的女友/男友。

    “傅太太,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简直就是蓬荜生辉啊。”个打扮精致的女人对沈清澜说道,她就是今天晚宴的主人,高丽,丈夫是政要金海盛。

    “高总,你只看到了我妹妹,将我当成透明人了吗?”沈君煜开玩笑。

    高丽捂嘴轻笑,“看沈总说的,忽略谁也不能忽略你啊,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谢谢你,多亏了你的建议我才避免了大笔损失,哪天你有空我们单约,我请你吃饭。”

    “高总客气了,你可是老前辈,我那天就是班门弄斧。”沈君煜态度谦逊。

    “哈哈,沈总你真是太客气了,今晚的酒会很放松,你们好好玩,我先去跟其他人打声招呼。”高丽看见有人远远对着自己招手,对沈君煜说道。

    “好,高总请便。”

    等到人走了,又有人上来跟沈君煜打招呼,沈清澜就直保持得体的微笑,偶尔跟人聊几句。

    “下次要是再让我参加这样无聊的宴会,我就跟你断绝兄妹关系,”等到又个人离开之后,沈清澜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

    沈君煜赔笑,“澜澜辛苦了,等回去了哥给你当牛做马。”

    沈清澜冷嗤了声,“这话你已经说了无数遍了,要是真的算起来,你下辈子也给我当牛做马都不够还的。”

    “那就下下辈子,哥哥永远给你当牛做马。”沈君煜贫嘴。

    沈君煜虽然对外是副谦谦君子的风度,面对家人,偶尔贫起嘴来也是相当的厚脸皮。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他眼,淡淡开口,“这里可是公众场合,注意你的偶像包袱。”

    沈君煜往四周随意看了眼,见无人注意到这里,耸耸肩。

    “沈总,真的是你,没想到你也来了。”道好听的男声从侧传来,沈清澜和沈君煜转身。

    “原来是段总。”沈君煜再次恢复了他的君子风度。

    段凌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身上转了圈,看向沈君煜,“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妹妹沈清澜,澜澜,这位是天凌国际的段总,段凌。”沈君煜给二人作介绍。

    “没想到这位就是青年画家冷清秋,难怪上次见到沈小姐会觉得眼熟。”段凌笑道。

    “你们见过?”沈君煜意外,他没记错的话,段凌是刚刚从国外回来吧。

    沈清澜淡哂,“有过半面之缘。”上次在游乐园只是远远的看过眼,不算是见过。

    段凌眉眼含笑,“确实是,不过这次不就认识了。沈小姐,你说是吗?”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这只大手,眸光轻闪,伸手轻轻握了下,触即分,“段总看着很年轻,没想到已经结婚了。”

    段凌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婚戒,笑笑,“沈小姐不是更加年轻,我听说都已经做妈妈了。”

    “也是,遇到了对的人结婚早点也没什么,你的夫人今天没有跟你起来吗?”沈清澜好奇地问道。

    沈君煜侧目看了眼自己的妹妹,平时沈清澜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尤其是个刚见面的陌生人,今天这样很反常。

    段凌都是没有介意,好脾气地说道,“她没有跟我回国。”

    “能让段总这么早就甘愿进入婚姻的坟墓的,想必你的夫人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吧。”沈清澜眉眼温和,看着很有亲和力,让人无法升起防备之心。

    段凌温润笑,如春风拂面,“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女人,沈小姐似乎对我的夫人很感兴趣?”

    “卦是女人的天性,希望段总不要介意。”

    段凌摇头,沈清澜也不再问,“哥,我好像看到方彤了,过去跟她打声招呼。”

    沈君煜点头,“去吧,我等下去找你。”

    沈清澜举杯跟段凌示意了下,去找方彤了。

    “清澜,你也来了。”方彤见到沈清澜很高兴,她今天是作为李博明的太太出席的。她极少参加这样的宴会,对这样的场合有些不适应,正无聊呢,就看到了沈清澜。

    沈清澜微微笑,拉着方彤找了个角落休息,“我今天是陪我哥过来的,我嫂子出差了。”

    方彤和沈清澜在起,瞬间放松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脸,“我今天真是脸都笑僵了。”

    “最近直都没见你联系我,工作很忙?”方彤调回国内以后,除了刚开始跟他们吃了顿饭之后,就直在忙工作。

    方彤叹气,“被提了,刚来就遇上了堆的糟心事儿,我本来今天都不想来了,是博明拉着我好说歹说说了半天,我才过来的。”

    “怎么了?”

    方彤将公司里的事情简单说了遍,“我最近就在忙这件事呢,这代替的厂家是真的不好找,要么就是质量不过关,要么就是数量跟不上,我这几天都在外面跑,腿都肿了。”

    “要是不行就跟我哥说。”

    “那还是别了,要是第件事都做不好,我就不用混了,清澜,放心吧,我就是跟你抱怨几句,还是能应付的,过不了多久就能听到我的好消息了。”

    “已经找到目标了?”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根本就没有人跟对方公司接触,这切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目的就是想提价,要是我这里压着不动,最后着急的还是他们。”等到对方着急了,那么主动权就回到了她的手里,现在比的就是谁更有耐心。

    沈清澜见她脸笃定,十分有把握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清澜,从刚才你就直盯着那个男人,他是谁啊?”方彤顺着沈清澜的视线看去,是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只能看到张侧脸,不过这个人的侧脸还挺好看的。

    沈清澜收回视线,“今天刚认识的个人。”

    方彤又看了那个男人眼,回头严肃地对沈清澜说道,“清澜,我觉得对方长得没有傅爷好看,目测身材也没有傅爷好,你对傅爷要专心。”眼睛里满是戏谑。

    沈清澜很想白眼,“你想多了。”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在哪里见过而已,不是上次的游乐园的见面,而是其他地方,这个男人的身上有种让她觉得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她又很确定,她确实没有见过这个人。

    “或许是他的身上某点跟你认识的人很像,所以你才觉得熟悉。”方彤听了沈清澜的话随意地说道。

    语惊醒梦人,沈清澜终于明白段凌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正想着呢,沈清澜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来看,是傅衡逸的电话,“我去接个电话。”里面太吵,沈清澜直接走到了花园里接电话。

    “清澜。”傅衡逸熟悉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沈清澜的神情瞬间变得温柔。

    “嗯,我在。”

    “安安睡了吗?”

    “我不在家,我哥让我陪他来参加个酒会。”

    “喝了多少酒?”

    沈清澜淡淡笑,“杯香槟。”

    “酒会什么时候结束?”

    “不清楚,应该还需要会儿吧,等下回去了我给你打电话。”沈清澜说道。

    “好,喝酒了回去就不要开车了,等下记得叫个代驾。”

    “嗯,我知道了。”沈清澜笑着说道。

    “清澜,下周开始我要给个新兵部队进行三个月的封闭训练,估计之后的三个月我都不能回家了。”

    沈清澜微顿,过了会儿,缓声开口,“只是训练吗?”

    傅衡逸知道她担心什么,轻笑,“嗯,只是训练。”

    “好,我等你回来。”沈清澜只要知道了傅衡逸没有任何的危险,就不会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情。

    和傅衡逸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沈清澜转身要进去,就看到了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段凌,此刻段凌正看着她,沈清澜挑眉,“段总找我?”

    段凌微微笑,温声开口,“我以为沈小姐很想和我单独聊聊,难道是我会意错了?”刚才他就注意到了沈清澜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沈清澜看了眼他的左手,那枚婚戒还在,笑了笑,“我想段总是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找段总的意思。”既然已经知道了,沈清澜也就没有了好奇心,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没有必要揭开了。

    “好吧,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沈小姐抱歉。”段凌态度很诚恳。

    沈清澜点点头,神情淡漠,“段总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段凌侧开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沈清澜越过他直接走了进去,段凌挑眉,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

    回到屋里,沈清澜找到了沈君煜,“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安安会闹。”

    沈君煜抬手看了眼时间,“我跟你起走,等下,我去跟主人打声招呼。”捐款的环节已经过去了,剩下的不过是觥筹交错,早走晚走其实已经没关系了。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问沈君煜,“你跟段凌很熟吗?”

    “没有,我跟他要是刚刚认识,之前几个生意上的朋友起吃饭,他也在,就认识了。我还没问你呢,今天怎么那么多问题,你对他的好奇有些重啊。”

    “你都说是好奇了。”沈清澜神情淡淡。

    “不对,这很不正常,澜澜,这不像是你的性子。”

    沈清澜斜眼看他,“我是什么性子?难道我还不能好奇了?”

    沈君煜给了个你心知肚明的眼神,“澜澜,你要是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我不知道我可以替你打听。”

    沈清澜淡哂,“我现在已经不好奇了。”说完就闭上眼睛休息,拒绝跟沈君煜说话,沈君煜摸鼻子,那什么,他就是想知道沈清澜好奇啥而已。

    *********

    “阿凌,今晚的酒会怎么样?”高丽送完了宾客,问段凌。

    “还不错,小姨,你认识的人不少。”

    高丽温和地笑笑,“他们哪里是冲着我,还不是冲着你姨夫,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就在家里住下吧。”

    段凌没有拒绝,“好,谢谢小姨。”段凌是高丽的外甥,这点外人几乎不知道,段凌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就跟家里失散了,家里人都以为她死了,前几年才刚找回来。

    “阿凌,上次小姨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公司里的职位我可是直为你留着呢。”高丽正色道。

    “小姨,那件事就算了,我现在自己也有公司,规模虽然比不上笑意的,但是也是我的份心血,我不想放弃。”

    “这不矛盾,你的公司你继续经营,家里的公司本来就有你母亲的份,由你继承也合理。”高丽对能找回自己姐姐的这件事很高兴,这个姐姐是她在世界上唯的亲人了,而对于姐姐唯的孩子段凌她自然也是喜欢的。

    “小姨,真的不用,这个公司是你手打理的,我对公司的业务也不熟悉,就不去给你添乱了,而且我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回去?你不打算留在京城吗?”高丽有些意外。

    “不了,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去看我的父母了,我打算先回家看看他们,陪他们住阵子,这次来京城也是为了看看小姨,现在见到小姨身体健康,我也就放心了。”

    高丽见段凌真的没有留下的意思,脸的遗憾,“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你要是改变主意了随时回来找小姨。”

    “谢谢小姨。”

    高丽拍拍他的肩膀,“行了,今天也累天了,早点休息吧。”

    段凌点点头,“小姨先休息吧,我等下就睡了。”

    “好。”

    第二日,段凌和崔泽宇约好起打球,“我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崔泽宇擦着脸上的汗,问段凌。

    “下周。”

    “回去看过你爸妈就回D国了?”

    “应该吧。我的事业根基都在国外。”

    “你个人在国外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回国发展,现在国内的形势这么好,机会还是很多的。”崔泽宇对好友的选择不太赞同。

    段凌笑笑,在崔泽宇的身边坐下,“这国内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人,留下来做什么。”

    “说的你国外就有似的。”崔泽宇嘀咕了声,低头就看见了段凌手上的戒指,“我说你打算戴到什么时候,别的姑娘看见这个戒指还以为你结婚了呢,哪个好姑娘还敢看上你。”

    “我本来就结婚了,这是事实。”段凌淡笑着说道。

    “可是她....算了,道理你自己明白,我都懒得说你了,对了,今天下午我要去办件事,你帮我带下儿子呗。”

    “你想偷懒就直说。”段凌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的小心思。

    崔泽宇讪讪,“那什么,那个小子真的太闹了,闹得我头疼,而且天到晚就没有个安静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精力,把我给累的呀。”

    说起自己的儿子,崔泽宇是肚子的苦水。

    “现在知道你老婆的辛苦了?等她回来以后对人家好点,你才带了几天孩子就嫌累了,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你老婆带的,她也没喊过句累。”

    “我今天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以后我保证更加爱我老婆,真的是太伟大了,你说这个臭小子她是这么搞定的,简直神奇。”崔泽宇家的小子就是个混世小魔王,皮地让大人的头疼。

    “不管了,你今天可要帮帮我,帮我带半天就好,他等下就下课了,你帮我去接他,晚上我就回来。”崔泽宇可怜兮兮地看着段凌。

    段凌摇头失笑,没有拒绝,好友就是个孩子性格,别看已经是个快三十岁的人了,但是却点也没有成熟起来,在当爸爸这件事上那是相当的不靠谱,崔家小朋友的性格会变成这样,跟自己的这个好友也有关系。

    崔泽宇千恩万谢地走了,只要不跟他家臭小子在起,他就能满血复活。

    崔柏承今年七岁,因为太闹腾,他妈妈为了让他能安静点,就给他报了个钢琴班,就希望能改改他的性子,钢琴班周有三天课。

    段凌到了培训班门口,等着崔柏承下课。

    “叔叔,是你啊。”昊昊刚走出教室,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段凌,眼就认出了他。

    段凌正在想事情,就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低头就看到了昊昊,惊讶,“你在这里上课?”

    “嗯,我上钢琴课,叔叔,你的孩子也在这里上课吗?”

    段凌笑了笑,点点头,“是啊,他上的是初级。”

    “那叔叔你走错,这是级班,初级班在隔壁。”昊昊的小手往旁边的教室指了指。

    段凌惊讶地看着昊昊,“你这么小竟然就开始学级了?”

    昊昊有些不好意思,“嗯。”

    “你真厉害。”段凌毫不吝啬地夸奖道,昊昊更加不好意思了,脸蛋微红,看的段凌好笑,“你家大人呢?”

    昊昊往段凌的身后指,笑眯眯,“那个。”

    段凌转身,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