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立威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三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见两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朝着他们走来,傅衡逸和孟良站直了身体,敬了个军礼,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这两人应该都是傅衡逸的领导。

    “哈哈,傅少将,孟连长,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傅衡逸的领导率先开口。

    傅衡逸淡淡开口,“两位领导今天好兴致。”

    年男人的目光投向沈清澜,眼神温和,“你就是衡逸的妻子,沈老将军的妻子沈清澜?”

    沈清澜点头,“是的。”态度不卑不亢。

    男人在高位上多年,身上自带着股气场,而沈清澜个普通的姑娘竟然能在他的气场下丝毫没有显得怯懦,甚至看着还有几分闲庭信步的意思,很是不错。男人十分欣赏沈清澜。

    “你刚才的枪法很准,是谁教你的?”从沈清澜和傅衡逸比试第局开始他们就在看着,自然将切都看在了眼里。

    “爷爷教的。”沈清澜再次将锅甩给了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枪法就极准,没想到他的孙女竟然也有这么好的本事,真是不错。”男人感慨地说道。

    沈清澜神情淡淡,“我比不上我爷爷。”

    “哈哈,年轻人谦虚了,你刚才跟衡逸的比试我都看到了,很好。”

    “那是他让着我。”沈清澜说道。

    男人看向傅衡逸,笑着问道,“衡逸,是这样吗?”

    傅衡逸淡淡笑,并不回答,算是默认。

    “即便是这样,那也很不错了,比很多士兵都优秀。除了枪法,沈老爷子还教了你什么?”男人好奇地问道。

    “很多,不过其他的项目我没有天分,学不好,唯好的就是枪法了。”沈清澜回答,因为这二人的突然到来,沈清澜也不打算继续和傅衡逸比试了。

    男人闻言,倒是没有失望,而是说道,“你的枪法确实很有天赋,不知道你有没有进部队的打算?”

    沈清澜听了这话,抬眼看着年男人,“十分抱歉,我没有这个打算,我有自己的事业,而这个只是我平时的点小爱好,而且现在我的重心还是我的儿子。”

    男人遗憾,错失了颗好苗子,“那就太可惜了。不过你的枪法这么准,要是不进部队就浪费了,你可以好好考虑我的建议,要是改变主意了,就告诉衡逸。”他看了看表,继续开口,“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你们继续玩儿。”

    等到二人离开,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没有了继续比试下去的兴致,驱车回了部队。

    安安正在章嫂子家和章家两个姐弟玩呢,见妈妈来接他了,扔下玩具就朝着沈清澜走了过来。

    “章嫂子,麻烦你了。”沈清澜客气地说道。

    章嫂子笑笑,“你跟我客气啥,举手之劳的事情,安安很乖,很好带,以后要是有空,就常常带着安安过来。”

    沈清澜笑着点头,低头看向儿子,“来,跟婶婶说再见。”

    安安抬手向章嫂子挥挥,“婶婶再见。”

    章嫂子笑得眉眼弯弯,她十分喜欢孩子,像安安这样长得好看又听话的娃娃就更加讨喜了。

    沈清澜带着儿子回家,傅衡逸已经在做饭了,听见脚步声,冲着外面叫了声,“清澜,帮忙将菜端出去。”

    “好。”沈清澜应了声,见安安已经开始玩积木了,也不再管他,转身进了厨房。

    傅衡逸做饭的速度很快,家三口吃完饭,傅衡逸负责洗碗,出来时见到沈清澜坐在沙发上发呆,于是在她的身边坐下,“还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沈清澜点头,“嗯,你说你领导是真的想让我进部队吗?”

    “这自然是真的,不过你自己怎么想?你想进吗?”

    沈清澜自然是不想进的,尽管对军人,对部队已经改观,但是那些事情毕竟存在,她无法轻易当做没有发生。

    傅衡逸多了解她,看她的神色就明白了,拥着她,温声开口,“你不愿意就算了,这本来就是件自愿的事情。”

    “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沈清澜担心的是这个。

    傅衡逸笑笑,“想多了,这能有什么麻烦,你就安心吧。”他们即便是真的想让沈清澜来部队,也不至于勉强她。

    “对了,你的画展在什么时候举办?”傅衡逸想起沈清澜要办画展的事情,问道。

    “十月份,还有还几个月呢。”最近这段时间沈清澜画画都不在状态,画出来的作品自己很不满意,于是就将原定在七月的画展往后推迟了几个月。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需要调整下心情和状态,傅衡逸,等你下次放假,我们带着两位爷爷出去旅游吧。”沈清澜建议。两位老爷子年纪大了,这日子是过天少天,她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多陪陪老人家。

    “好,想好去哪里了吗?”

    “就去小镇吧,那里路途不远,风景也不错。”小镇这两年发展得很好,沈清澜去那里采风过两次,很喜欢那里。

    “好。”

    ************

    方彤被正式调回了君澜集团的总部,算是彻底结束了夫妻二人两地分居的生活,她出任集团销售部总监的件已经在她回来的前周下达。

    “方彤,恭喜啊。”真真得到消息,第个向方彤祝贺,对于她来说,方彤是她的朋友,方彤升职了,她自然是开心的。

    “晚上请你吃饭。”方彤笑着说道。

    “好啊,不过我们换家餐厅,不去对面的那家了。”那家的味道虽然好,价格也亲民,但是离公司太近,经常能遇见公司的人,要是向上次那样遇见糟心的人就不好了。

    “没问题,地点你选,下班后坐我的车走。”

    “你买车了?”真真惊讶。

    “嗯,我老公给我买的。”方彤笑着说道,知道她要回来工作,李博明就给她买了车,只是车子是进口的,路上浪费了点时间,前两天才刚到。

    “哇,方彤,你这辆车真棒,花了不少钱吧?”真真看着眼前这辆崭新的SUV,惊叹道。

    方彤笑笑,“就花了几十万,不是这么有名的牌子,没有那么贵,不过是性能好些。”这款车子是讴歌的最新款,豪华型SUV,总价百多万,只是方彤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在炫富,所以就没说。

    讴歌是个很低调的牌子,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真真见车身上的标记也确实是自己不熟悉的,自然信以为真,“哎,但是这辆车看着真高级,都能跟那些百万豪车相比了,以后我要是也打算买车了就买你这样的,低调有内涵,哈哈。”

    “好,等你要买车了可以找我,我认识个卖车的朋友,可以拿到优惠价。”

    “那就说定了。”真真笑眯眯,“对了,方彤,你刚刚入职,需不需要请部门的人吃个饭?”

    经过她这么提醒,方彤才想起来这回事,毕竟是以后要在起工作的同事,请吃个饭熟悉下手底下的人还是很有必要的,虽然是领导,但是也不能不合群不是。尤其她所在的又是销售部门,讲究的就是团结。

    “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

    真真忽然认真了神色,“其实你们部门有些人还是很不服你的,原本销售总监辞职以后,你们部门的两位经理是升职的热门人选,谁知道你却空降到他们部门,直接成了新任的总监,我可听说了,其个经理准备给你来个下马威呢,你心里做好准备。”

    真真不是个卦的人,她是知道了方彤出任新的销售总监,特意去打听的,也算是有心了。

    方彤心有数了,她今天是第天上班,只来得及跟沈君煜汇报工作内容,都没有时间去了解自己部门的人。但是她也不是个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把的,想要给她下马威,也要拿出实力,在国外的这两年她也不是白待的,正是因为她在国外分公司的简历很好看,所以沈君煜才放心将总部的销售部门交给她。

    要是方彤没有这个能力,那么即便她是清澜的好友,沈君煜也是不会给她开绿色通道的。

    两人正在餐厅吃饭呢,就听见了个犹疑的声音,“方彤?”

    方彤看过去,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淡了下来,来人见真的是方彤,快步走了过来,眼底马上激动,“方彤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丁明辉从来没想过竟然会在这里看见方彤,他知道方彤这两年直在国外,二人就没有见过。

    方彤的视线在丁明辉的身上滑过,落在了跟在丁明辉身边的女人身上。

    女人打扮的很时髦性感,画着浓妆,挽着丁明辉的胳膊,姿态亲密。

    丁明辉被方彤无视了个彻底,却丝毫都不觉得尴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方彤神色淡淡,“有事?”

    “没有,就是想问你,要是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坐在起吃饭的必要。”方彤拒绝。

    被拒绝了丁明辉是点也不意外,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拒绝,面上有些尴尬,“没关系,你要是忙就以后再约。”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张名片,放在方彤的面前,“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电话,你要是有空随时给我打电话。”

    方彤淡淡地看了眼名片,没想到两年不见,丁明辉竟然成了双城国际的副总经理了。

    丁明辉见方彤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也就不在这里讨嫌了,带着女人连饭都没吃,直接离开了这家餐厅。

    “方彤,这个不是公司的哪个谁吗?就是刘慧的老公丁明辉,你跟他认识啊?”真真开始就认出了丁明辉,只是没有开口而已,现在等人走了,这才问道。

    “我们以前是个大学的。”方彤说道,神情淡淡。

    “哎,我跟你说,这个男人可不是个好东西,他之前跟刘慧结婚,攀上了个富家千金之后就跟刘慧离婚了,后来他又攀上了双城国际的千金的大腿,就把那个富家千金给甩了,做了宁家的上门女婿。不过他也不是个安分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人人都知道他在外面养小蜜,但是宁家的那位大小姐竟然不管,也不知道是真傻呢,还是装傻。”

    方彤听着丁明辉的卦,心毫无波澜。离开的时候那张名片还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就连位置都没有移动过。

    丁明辉原本以为方彤会连联系他,但是等了个星期就连个短信都没有,就知道方彤是铁了心不理会他了,心难免感到失落。

    明明当初方彤是那样在乎他,他的信息永远是第时间回复的,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将方彤给弄丢了呢?“

    方彤自然不知道丁明辉的纠结,她现在正忙着给部门的两位经理点颜色看看呢,两个部门经理都是公司的老人了,却倚老卖老,将她的话当做耳旁风,拒绝了她安排下去的工作不说,还放了个很重要的鸽子,损失了笔大单。

    “冯经理,单经理,你们给我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彤的脸沉了下来,她的脾气向不错,能给的面子她向是给足的。

    冯经理是君澜成立年后来到公司的,是公司里真正的老人,这么多年直兢兢业业的,业绩也还不错,她直觉得自己是新任总监的唯人选,就是单经理都要叫她声前辈,却被方彤这个半路出家的小丫头片子抢了先,心里怎么服气呢。这次事情就是她联合单经理搞得。

    “方总监,这件事可真的不管我们的事情,京城的交通你也知道,严重堵车,我们去的时候已经预算好了路上的时间,谁知道就那么寸,遇到了起交通意外,结果在半路上堵了个小时,客户等不及就离开了,我们也已经跟客户解释过了,但是客户不听我们也很无奈啊。”她说的委屈。

    方彤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锐利,“你们不是第天做销售,论经验,你们都比我丰富,出现这种意外情况应该怎么处理还需要我教?”等到时间过了才跟客户解释,这不是解释,这是火上浇油,她们但凡能早点跟客户解释清楚这件事也不至于发展成这个模样。

    客户那边觉得他们没有诚意,是想找个借口不再合作,寻找新的合作对象,为此亲自将电话打到了她这里,将她给讽刺了通,谁让她现在是销售部门最大的领导呢。

    冯经理不以为然,这件事她就是故意的怎么了,方彤能拿她怎么样,见她赶出公司吗?别开玩笑了,要是方彤真的这么做,底下的手就该说她是铲除异己,没有容人之量了,以后跟下面的人就是离心离德,她都是想看看她的这个销售总监还能做多久。

    方彤自然是明白她们的打算,语气淡淡,“冯经理,单经理,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给总裁,客户那边我会亲自去洽谈,你们这段时间就先管好手头上的事情吧,鉴于这件事是你们处理不当造成的,你们这个季度的奖金扣除以示惩罚。”

    方彤话音刚落,两位经理的脸色就变了,君澜集团的待遇极好,个月的奖金都不是小数目,更何况是三个月的奖金。

    冯经理眯着眼,眸光不善,“方总监,这件事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你这样做未免过分了些。”

    “你们知道你们这次的行为给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方彤神情淡淡,就连语气都是平静的,没有指责,没有质问,可就是这样的平淡更加让人觉得压力倍增。

    冯经理眼神微闪,她自然是知道的,这个客户是君澜集团的老客户了,这次的会面也是为了签订下年的合同,但是因为他们的故意迟到,对方不愿意再合作,也就也意味着君澜需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短时间内想要找到个满意的合作伙伴这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而她们之所以这样做,要是为了让公司的人看到方彤的无能,她刚来公司就丢了这么大的个单子,这对人心而言是个巨大的打击,尤其是像销售部门这样的需要鼓舞士气的部门。

    更为重要的是,让公司的高层看到了方彤的无能,以后方彤还能继续担任总监吗?

    这番心思不可谓不狠毒。

    单经理直低着头,这件事原本她是不想做的,但是被冯经理撺掇的,加上这次的晋升没有她,心也确实不甘心,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冯经理喏喏,“就算是我们的错,那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你扣奖金我们也认了,可是扣就个季度,这也太狠了,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靠着工资赚钱养家,方总监这样做,未免有点不近人情了。”

    方彤神情淡淡,“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也不是讨价还价,我只是通知你们,你们接受也好,不接受,可以向沈总提出异议。”

    她的语气平静,态度却强硬。

    “你!”冯经理想发火,却被单经理给拦住了,她微不可见的摇摇头,冯经理强行压住了自己的怒火,跟单经理二人离开了总监办公室。

    等到二人离开,方彤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她靠在椅子上,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眉头皱的死紧,这件事真的是太棘手了,这两人这样的作为简直就是自私到了极点的表现。但是这是她上任以来的第个单子,要是真的就这么丢了,恐怕她的总监也做到头了,而将她放在这个职位上的沈君煜也难免会受到来自股东的质疑。

    而冯经理对单经理刚才拦住自己的行为很不满,“你刚刚拦住我做什么,难道你就这么甘心被她扣了三个月的奖金,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她的语气嘲讽。

    单经理叹气,“我怎么可能甘心,但是这件事确实就是我们做错了,失去这个合作伙伴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我们心知肚明,却忘记了,这份损失里也包含了我们自己的利益。”

    冯经理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先将方彤赶出公司,然后我们再公平竞争,我们连个的能力哪个不比她强?只要我们当上了总监,自然可以拿下个更大的单子,以后可以为公司带来更多的利润,不就什么都弥补上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总裁知道了我们是故意丢掉了这个单子,还会不会让我们继续待在公司里?”

    “你就是想的太多,我们是公司的老人,这么多年为公司带来的利润公司也看得到,要不是方彤跟总裁的妹妹是好朋友,你以为她能坐上这个位置?她是有能力啊还是有资历?”冯经理可不认为公司会为了这件事就让他们两个都离开公司。

    “君澜是跨国企业,这几年的规模也在不断的扩大,新的人才几乎每天都在增加,根本不缺我们两个,只要有钱,它还怕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才吗?我觉得之前是我们将事情想得简单了。”单经理现在非常后悔时冲动做了这么件事。

    事情发生已经两天了,她也连续两个晚上没有睡好,她老公问她怎么了,她将事情的经过讲了遍,她老公听完就说她糊涂,给她仔仔细细地分析了利弊,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做错了。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在方彤办公室里直不吭声,即便是方彤说要扣她个季度的奖金也没有反对的理由,要是真的离开了君澜集团,虽然工作不难找,但是想找到像现在这样的个高薪资,高自由度的公司还是不容易的。

    被她这么说,冯经理也清醒了过来,能在君澜待这么多年并且做到经理位置的人自然不是傻的,她有些忐忑地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现在就去找方彤道歉吧,说我们是故意丢掉了这个单子,那不是将把柄生生地塞进了对手的手里吗,这样的蠢事我可不愿意干。”

    单经理苦笑,“算了,我们还是什么都不要做了,多做多错,以不变应万变,不过我们也要想好,要是方彤将事情的责任都推到了我们的身上,总裁问起了应该怎么说。”

    冯经理发愁了,方彤这里好打发,但是沈君煜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想到这里,冯经理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个嘴巴,你说她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现在好了,把自己架在了火堆上。

    *********

    君澜集团总裁办公室。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子。”方彤站在沈君煜的面前,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沈君煜的脸上挂着淡笑,是他惯的礼貌笑容,只是在看到方彤副做错事的小学生模样时,忍不住闷笑,“行了,不就是个单子吗,再争取回来就是了。”

    “沈总,你还是骂我吧,我上班第件事就没有办好。”

    “你就这么希望我骂你?”沈君煜好笑,这年头还有人讨骂的。

    “你要是不骂我,我心里更愧疚。”方彤说道,她知道在公司里,无论是学历上还是资历上她都是不占优势的,很多人其实都比她更加适合这个位置,而她之所以可以当上总监,除了她在国外分公司的表现还不错之外,也是占了沈清澜闺蜜这身份的便宜。公司里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呢,如果她做好了也就罢了,结果现在却是这样的结果,这脸打的,啪啪的。

    “这件事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处理结果我也同意,至于那个单子,你不是已经打算好亲自出马去将它谈下来了吗,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沈君煜温和地说道,语气就像是个兄长般。

    方彤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她不记得自己有跟他说过要去将单子谈下来啊。

    沈君煜笑笑,“我用人之前肯定是了解过这个人才会将他放在重要的岗位上,既然已经了解过了,那么对于你的选择还难猜吗?”

    方彤呆,愣愣地看着沈君煜,“沈总?”

    “行了,你就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可以做好,至于你所担心的那些,不用胡思乱想,股东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质疑我。”

    “谢谢沈总的信任,我定会将单子拿回来的。”方彤郑重地说道。

    沈君煜温和地笑笑,让方彤坐下来,“在新的岗位上还习惯吗?”他收敛了身上的气场,看上去更像是个邻家哥哥。

    “还行,这里的节奏比分公司的要快不少。”方彤如实说道。

    “嗯,国内的工作节奏确实要比国外快,你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工作状态,要是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沟通。”沈君煜说道。

    “谢谢沈总,我目前还能适应。”方彤对这样的沈君煜还是有些不习惯,“沈总,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好,去吧。”沈君煜点头,方彤站起来刚要走,沈君煜又开口说道,“等等,你这次去谈业务将沈君泽也带上,让他好好学习学习,他之前就在你的手下待过,你们应该熟悉。”

    “好的。”

    “不用给他特殊照顾,你以前怎么对他的现在依旧,在公司里他只是沈君泽。”

    “明白了。”方彤点头,她知道沈清澜有意要将沈君泽培养出来,也取得了些成效,现在既然让她继续磨砺沈君泽,想来是效果还没有达到预期值。

    沈君泽现在是在公司的各个岗位之间调动,之前是在人事部,个月前被调到销售部,只是不知道两位部门经理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沈君泽是沈君煜的堂弟,根本就没有真正地将他当成个普通的员工,给他各种特殊照顾,这样的情况下沈君泽的进步十分缓慢。

    到了办公室,方彤将沈君泽叫进了办公室,直接将叠资料扔给了他,“下午两点前熟悉这些资料,然后跟我出去见客户。”

    沈君泽拿起资料翻了翻,“好。”什么反对的话都没有。

    冯经理和单经理见方彤去了总裁办公室就直在忐忑不安呢,以为方彤真的去告状了,见方彤回来了就直等在那里,等着上面的领导来找他们谈话,谁知道方彤回了办公室之后就再也没出来,人事部的经理也没有找谈。

    “你说方彤是不是根本没有将事情跟总裁说啊?”冯经理小声地跟单经理嘀咕。

    单经理心也没底,闻言摇头,压低了嗓音,“不清楚,等等看吧,或许明天就知道结果了。”

    “这样等待的时间简直就是煎熬,还不如痛痛快快给我们刀呢。”冯经理的眉头都要纠成团了。

    “算了别说了赶紧工作吧,要是再将工作搞砸了,估计我们就真的要卷铺盖走人了。”单经理说道。

    冯经理顿时就闭嘴了,她还是很想留在君澜集团的,毕竟她需要这份工作来养家糊口,保证家人优渥的生活。

    真真本来想找方彤起去吃午饭的,结果方彤忙着给客户打电话约时间见面,还要了解客户的信息,忙的是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吃饭啊。

    “那我给你打包上来吧。”真真说道。

    “太好了,谢谢你真真,对了,麻烦你帮我多打包份,我有个助手跟我起加班。”

    “行,没问题。”

    沈君泽也埋头看资料呢,听见方彤的话从资料里抬头,“彤姐,我午不吃也行。”

    “怎么能不吃,人是铁饭是钢,再说了我们下午还有场硬仗要打,不吃饱喝足了哪里有力气。”方彤头也没抬,说道。

    “彤姐,下午这个客户很难搞定吗?”沈君泽问道。

    “嗯,非常棘手。”要是没有这出,这个客户自然没有这么麻烦,但是冯经理和单经理将人家给得罪了,再想要谈合作难度自然就上升了。她刚才好说歹说地跟人家说了半天,人家才勉强同意下午抽时间见面。

    真真拿着饭上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人家都去吃饭了,就剩下方彤和沈君泽还在为下午的事情准备着。

    “方彤饭来了,赶紧吃饭,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真真招呼方彤过来吃饭,“嘿,那位帅哥,你也过来吃饭啊。”

    沈君泽从件抬起头来,对着真真笑了笑,“谢谢。”

    真真被沈君泽笑容晃了眼,摆手,“不用客气,就是举手之劳。”声音都变得温柔了。

    “那方彤你先吃饭,我就先回去了。”真真的视线在沈君煜的身上停留了几秒,对方彤说道。

    “等等,真真,午饭多少钱,我给你。”方彤说着就要给她钱,真真摆了摆手,“算了,没几块钱,下次你请我吃饭就好。”

    方彤见真真已经走了,也不勉强,坐下来匆匆吃了几口饭。

    “君泽,我们该走了,宁愿我们等客户,也不能让客户等我们。”方彤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点了,她跟对方约了三点半。

    沈君泽点点头,将件整理好,跟着方彤起离开了公司。开车的是沈君泽,方彤在车上还在看资料呢。

    “彤姐,这个客户本来就难搞,现在冯经理和单经理又得罪了他们,我们这次的商谈不会顺利吧?”沈君泽有些担心。

    “就算是这样,那我们也不能不谈就放弃了,这个客户虽然不是不可替代,但是短时间内想找到到个实力相当的合作者也不是这么容易的。”方彤淡淡地说道。

    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个小时,方彤和沈君泽边等,边讨论着等下可能会遇到的状况。

    “彤姐,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对方还不来,该不会是想放我们鸽子吧?”沈君泽看了看手表,说道。

    “不会,估计是想让我们也尝尝等待的滋味,没事,等着吧,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休息。”方彤很是淡定从容。

    直到快四点了,对方的人才出现,领头的是个腆着啤酒肚的男人,年纪大概三十五岁左右,叫向开。

    “方总监,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向开进来就先开口道歉。

    方彤微微笑,“京城的交通就是这样,恼人的很,可以理解。”

    “真是抱歉了,竟然让方总监这样个大美女等了我那么久,你说说我怎么就不能早点出发呢,这样即便是路上堵车也至于迟到这么久。”向开虽然是脸的歉意,但是方彤却知道他这是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呢。

    方彤脸上不露声色,“向经理客气了,不过是等几分钟而已,没什么,我们都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了,难道等伙伴几分钟不是应该的吗?”

    “哈哈哈,方总监不仅是人长得漂亮,就连说话都这么好听,坐,快坐。”

    方彤见对方总算愿意坐下来谈了,心里先松了口气。

    ------题外话------

    阿离今天要回老家了,过年事情多,阿离很忙,所以过年期间不会加更,但是会保证每天九千字的更新,所以亲们不要问是否加更,也不要催更,谢谢配合,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