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夫妻PK赛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江晨希正在开车呢,就听见了这话,下意识地回道,“不是喜欢,宁,我爱你。”

    裴宁嘴角轻扬,看着车窗里江晨希的侧脸,眼睛里既欢喜又痛苦,她想当初她爱上的人为什么不是眼前的男人呢,要是她爱上的是他,是否他们早就可以终成眷属?第次,裴宁强烈的希望昊昊就是江晨希的儿子。

    “可是你的父母不会接受我,晨希,没有站长辈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跟你的父母产生隔阂。”心的话在舌尖上转,裴宁的理智回笼,将即将出口的话换了。

    江晨希眼神微暗,“宁,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由吗?不是因为不爱?”

    刚好遇到了个红绿灯,江晨希停下车子,定定地看着车窗,二人的视线透过那扇玻璃隔空对视。夜色朦胧,却让裴宁更加清晰地看到了江晨希眼的隐忍与痛苦。

    她的心猛地抽,“晨希,我爱你如何,不爱你又能如何,我们注定不能在起。”

    江晨希忽然握住她的肩膀,迫使她面对着他,“宁,我不怕任何的困难,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正视自己的心,勇敢地面对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情,我父母的问题我可以去解决,我只求你给我次机会,也给自己个机会,努力次,就次,可以吗?”

    裴宁对上江晨希的眼睛,那双温柔的眼睛里此刻充满了踌躇与不安,还有无助,这个永远儒雅温润的男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跟个无根的孩子样了呢?是因为她吗?

    裴宁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心痛地无法呼吸,闭了闭眼,又睁开,眼底的犹豫已经悉数消失不见,“你真的想跟我在起吗?即便是你父母反对?”

    “是,我想跟你在起。”江晨希说的毫不犹豫且坚定。

    “那么晨希,我们试试吧,我会试着努力次,让你的父母接受我。”裴宁不想再逃避了,总是逃避着江晨希,不仅是在折磨他,也是在折磨她自己,她想为了自己的幸福放手搏,即便最后她依旧无法跟江晨希在起,起码不会因为自己的不敢努力而遗憾不是吗?

    江晨希蓦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裴宁,“宁,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裴宁看着他满脸惊喜的样子,轻笑着点头,“是真的。”

    江晨希激动地握紧了她的肩膀,有些语无伦次,“宁你是人认真的吗,你不会反悔的对不对?”

    裴宁好笑,“是,我是认真的,绝对不反悔。”

    江晨希想要抱住她,却忘记了他们的身上还系着安全带,裴宁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笑得眉眼弯弯。

    江晨希摸摸脑袋,跟着起笑。

    车外忽然想起了阵喇叭,原来是变灯了,江晨希连忙启动车子,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是,江晨希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二人正式开始交往,只是不到三天,江母就知道了这件事,原本江晨希是想等过段时间再告诉家里,谁知道就这么倒霉,他跟裴宁出去逛街的时候竟然遇到了江母。

    当时江母看到二人交握的手,脸色很难看,只是碍于公众场合,不好发作。既然被撞见了,江晨希也就坦白了,毕竟他跟裴宁,个未婚,个未嫁,又是成年人,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包厢里,江母看着二人,向知性大方的她眼底满是怒气,看着江晨希,“这件事你不需要解释解释吗?”

    江晨希抿唇,“妈,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和宁在起了,我们正在交往。”

    “那婉娇呢,婉娇怎么办?”江母质问。

    “妈,我跟婉娇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我也跟她说清楚了,你明明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

    江母气怒,却没有破口大骂,她是个有教养的女子,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只是脸色很冷,“你们的事情我不同意,裴小姐,或许我说话太过直接,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件事我和他爸都不会同意。”

    裴宁从进包厢开始就保持了沉默,将切都交给了江晨希,此刻听到这话,抬头看向江母,“阿姨,是因为我有孩子的关系吗?”

    “也不光是这点,我们家就是普通的人家,我跟他爸都是教书的,晨希自己也是,而你是裴家的大小姐,家境优越,我们两家家世不匹配,不是我古板,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但是老祖宗传承千年的规矩总是有道理的,裴小姐,你说呢?”

    裴宁知道,所谓的门当户对,不过是江母找的借口,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昊昊。

    “阿姨,我知道昊昊的存在让你们很难接受我……”

    “不是因为昊昊,昊昊这个孩子我见过,确实是个很讨喜的孩子,我也很喜欢昊昊。但是晨希的妻子不应该是个身上有污点的人。”江母开口说道。

    这话已经算是客气了,起码没有用不知廉耻不要脸这样的词形容她。裴宁苦笑,被贴上的标签终究成了世人眼的自己,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揭不下来了是吗?

    “妈,宁是个很好的女人,外人对她的评价是不正确的,当初的事情不是她个人的错,你们为什么就要揪着这点过去不放呢?”江晨希见母亲提到了裴宁的伤心处,不免生气。

    江母看了儿子眼,这眼满是警告,她这是为了谁好,难道他不明白吗?

    “晨希,我现在在跟裴小姐说话。”

    裴宁在桌子下握了握江晨希的手,示意自己没事,从答应了江晨希那刻开始,她就知道这是个必经的过程,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江母的这些话虽然让她难过,但是也不至于就承受不住。

    “阿姨,我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我的,我也清楚江家是书香门第,对这样的事情最无法接受,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从来不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当年选择生下昊昊,只是因为他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不忍心让条小生命在我的手失去。我爱我的孩子,就像你也爱晨希样。阿姨,我无法左右世人对我的评价,可是我会努力证明,我是个好妻子,是个值得晨希这样倾心待我的人,我知道现在让你们接受我很难,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们接受我的那天。”

    江母定定地看着裴宁,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忽然没了话,她不是个刻薄的人,刚才的那番话已经是在揭人的伤疤,有失她平时做人的准则,要是这个姑娘喜欢的不是自己的儿子,她想她是很欣赏裴宁身上的坚韧劲儿的。

    “要是我跟他爸辈子不同意呢?你也等辈子?”江母叹息,软了语气,却没有改变态度。

    裴宁微笑,淡定从容,“阿姨,这个世界上没有等不起的感情,只有等不到的人,也没有味付出的感情,以前都是晨希在主动走向我,我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情,现在为他努力次,便是头破血流又如何。”

    江晨希看着裴宁,耳边传来的是她温柔却不乏坚定的声音,心忽然涌起股热流,这也是他第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裴宁对他的感情,原来,从来都不是他得厢情愿。

    这样,真好。江晨希想。

    “裴小姐,你觉得我们古板也好,固执也罢,这件事不是你坚持我们就会同意的,你这样只是在浪费你们两个人的时间而已。”江母可谓是苦口婆心了。

    丈夫的性格她了解,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被气的进医院,到时候父子隔阂免不了,而晨希也是个固执的人,认定的事情轻易不惠回头,难道要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针尖对麦芒吗?所以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裴宁市哦放弃。

    她承认在这件事情上她自私了,没有顾虑裴宁得感受,但是她愿意以另种方式补偿她,无论什么都可以,换个方面来说,她这样做也是为了裴宁好,要是真的等到江父住院了,外界的人还指不定怎么说她呢。

    “妈,是我直喜欢宁,也是我主动追求的她,你就不要再为难她了。”江晨希皱眉,他已经很不高兴了。

    江母看了眼儿子,摇摇头,“这件事你们两个好好考虑下,我就先走了。”

    **

    沈清澜听完裴宁讲述的事情经过,想了想,开口问道,“表姐,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清澜,我不想瞒你,这么多年,晨希是我除了昊昊的爸爸之外唯爱上的男人,我不想轻易放弃,不是为了给昊昊个完整的家,而是单纯的因为我爱他,我想努力次。可是我不知道我这样的行为是否太自私了些,要是晨希的父母因为这件事气出个好歹来,我怕是……”

    “表姐,那些都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你要是为了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放弃自己的幸福,那才是真的蠢,至于江晨希的父母,他们的思想工作自然是交给他去做,或许没有那么容易做,却可以慢慢来,时间久了,他们也许就接受了。”虽然这些都是安慰的话,但也是事实。

    裴宁点点头,眉眼间愁绪不散。

    沈清澜想起了另件事,眼神微闪,试探性地开口,“表姐,你还记得昊昊的父亲吗?”

    裴宁怔,愣愣地看着沈清澜,“你怎么突然提起他了?”她都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个人了。

    沈清澜淡淡笑,“就是好奇,昊昊今年已经五岁了,但是基本上没有听你提起这个人,今天见你迈出了第步,向来应该是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就问句,当然你要是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曾经裴宁因为被那个男人伤透了心,所以从来不提那个人的存在,可以说是只字不提,现在想起来,心的伤疤也早在不知不觉愈合了,那个人在她眼也只剩下昊昊的爸爸这个身份。

    “没什么不能说的,他是比我大两届的学长,我们是在参加了同个社团认识的,也是他主动追的我,我们的感情很好,原本我以为我们会继续走下去,直到走进婚姻的殿堂。谁知道就在我毕业的前几个月,他突然消失了,就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我去他的家乡找过他,可是他的父母说他已经好几年不曾回家了,我甚至找了很多他以前的朋友或者同学去打听他的下落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想起那段往事,裴宁的神色有些恍惚,“我伤心了很久,就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我给他发邮件,短信留言,告诉他这个消息,我以为他看到了定会回来找我,结果只是证明了我在他心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他连个电话都没有回吗?”沈清澜问道。

    裴宁摇头,嘴角的笑意苦涩,“没有,等了他三个月,随着我肚子越来越大,学校里的流言蜚语也越来越多,我满心绝望地回到了京城。”结果迎接她的是更可怕的风暴,当时京城的流言差点将她逼死。

    沈清澜无法想象裴宁当初是顶着多大的压力生下了昊昊,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裴宁继续开口,“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那时候唯的想法就是既然我留不住他的人,那么留下我跟他的孩子也好,或许有天他会回来找我,很傻很天真是不是?其实现在想起来我真的是蠢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个未婚单亲妈妈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

    “你将昊昊培养的很好。”

    “不是我将昊昊培养的好,是昊昊自己争气,清澜,你不知道,在昊昊出生后的那几个月,面对越来越烈的流言蜚语,我曾想过放弃他,可是也是昊昊陪着我走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看着昊昊现在懂事的模样,我除了欣慰就只剩下了愧疚。”裴宁的声音低落下去。

    “表姐,要是昊昊的爸爸现在回来了,你会接受他吗?”沈清澜轻声问道。

    裴宁失笑,“不会,曾经他抛下我走了,现在即便是他回头,我也无法原谅他,不,说原谅也不对,我已经彻底放下了,就连恨意都升不起,他于我而言,已经是个真正的陌生人。”

    沈清澜明白,爱的另面不是恨,而是遗忘,当你真正的将个人给遗忘了,就是你彻底放下了。

    想通了这点,沈清澜就放心了,拍拍裴宁的肩膀,“表姐,人生难得遇到个知心人,你……加油。”

    裴宁郑重点头。

    跟沈清澜聊过之后,虽然问题依旧存在,但是裴宁的心情却好了很多,带着昊昊回家了。

    这个周末沈清澜没能去部队里陪傅衡逸,晚上就选择了跟傅衡逸视频,安安看着手机里的爸爸,嘴里喊了声“爸爸。”

    “今天安安乖吗?”傅衡逸声音温柔。

    安安点头,手里比划着,“今天,安安和哥哥,舅舅、妈妈出去玩儿。”他说的逻辑不通,但是傅衡逸却听懂了。

    “好玩吗?”

    安安继续点头,“好玩,爸爸,起。”

    “好,下次等爸爸回家,爸爸跟你起出去玩。”

    “哥哥。”安安强调。

    傅衡逸:“……。好,带上哥哥起。”

    安安满意了。

    跟傅衡逸视频了没几分钟,安安就坐不住了,眼睛往玩具上瞄了眼又眼,根本就不听傅衡逸在说什么,沈清澜就让他自己去玩。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忽然开口,“傅衡逸,安安很喜欢昊昊这个哥哥。”

    “嗯,以后你可以常常带着两个孩子起玩,这样也有伴。”傅衡逸说道,眼底闪过抹狡黠,这样安安黏着老婆的时间就少了。

    “昊昊毕竟不是安安的亲哥哥,不能时时刻刻跟安安在起,我想我们是不是再生个,这样安安以后也有伴。”沈清澜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行。”傅衡逸斩钉截铁,“这件事没得商量,我觉得安安现在就挺好的,有哥哥还有妹妹,以后君煜生了孩子,要是安安的兄弟姐妹,哪里会没有伴。”他对生二胎这事很是抵触。

    “但是傅衡逸,我想要生个女儿。”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软了语气,“韩奕生的就是女儿,你要是喜欢,就让安安长大后娶她,这样她就是你的女儿了。”

    沈清澜:……她是这个意思吗?这个男人到底是对生孩子产生了多大的心理阴影,人家家里都是女人对生孩子感到恐惧,怎么到了他们家就完全反过来了呢?

    眼见着傅衡逸是说不通了,沈清澜也就不提了,她总能想到办法让傅衡逸同意的。只是这件事沈清澜没想到竟然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最后还让她费尽了心思。

    又到了周的周末,沈清澜带着安安去就去找傅衡逸了。

    傅衡逸知道今天他们要过来,早早地就安排了人在门口等着,沈清澜见到这人的时候,还惊讶了下,“孟良,你怎么会在这里?”

    孟良伤好了之后就回到了尖刀,今天竟然在京城军区见到他,能不惊讶吗。

    孟良摸摸脑袋,嘿嘿笑,“嫂子,我现在已经被调到京城军区了,依旧在队长的手下。队长让我来接你。”他说着伸手接过了沈清澜的行李箱。

    “什么时候的事情?”沈清澜问道。

    “个星期。”

    “你在部队不是待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回来了?”沈清澜奇怪。

    “我旧伤复发了,适应不了部队里的高强度训练,所以我就申请调到京城军区了,能再次跟队长起工作,我还挺高兴的。”

    孟良为了救傅衡逸受了重伤,虽然治好了,却留下了隐患,尖刀部队了的日常训练就是普通连队的好几倍,孟良的身体隐患在几个月之后就爆发了,上面的领导考虑了之后就劝孟良回到基层部队,按照他的战功,回到基层部队他也能得到个很好的位置。

    孟良却拒绝了领导的建议,申请调回京城军区,而且还要在傅衡逸的手下,上面商议了不少的时间,这才同意了孟良的请求。

    “嫂子,这就是队长的儿子吗?”孟良的眼睛直落在安安的身上,眼底晶亮。

    沈清澜微笑点头,“是啊,已经岁了,安安,叫叔叔。”

    安安正咬着手指,和孟良大眼瞪小眼呢,就听见了妈妈的话,“叔叔。”奶声奶气的童音落在孟良的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哎,你叫安安是吗?”语气那叫个温柔。

    安安点头。

    孟良用空着的手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什么也没有,尴尬地笑笑,“叔叔忘记带见面礼了,等下给安安补上好不好?”

    安安听不懂见面礼是什么意思,见人家问他好不好,就下意识地回了声好。

    孟良将东西拿到屋子里就离开了,他现在也是很忙的,“嫂子,我就先走了,队长说了,午的饭他回来做。”

    “好,谢谢你。”

    “嫂子,不用这么客气。”

    安安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房子,这里是军区给军官配置的家属楼,只是简单装修,跟家里自然是没法比,不过安安并不是个娇气的孩子,到了这里倒是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沈清澜将安安放在地上,随便他玩儿,自己则去收拾东西去了。将东西收拾好出来,就看见安安扶着沙发的边缘,正在和只猫四目相对。

    沈清澜微愣,这里怎么会出现只猫呢,傅衡逸养的?沈清澜摇头,傅衡逸哪里有这个精力去养只猫。

    她看了眼敞开的阳台门,想来应该是从外面跑进来的。

    猫浑身雪白,没有根杂毛,不知道这是人家养的还是野猫,竟然看到了人都不感到害怕,见到沈清澜,只是往沈清澜的方向来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跟安安目光对视。

    安安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眼见是自己的妈妈,指了指猫,“妈妈,狗狗。”之前楚云蓉给他看了些小动物的图片,他会说,但是分不清猫和狗的分别。

    沈清澜对着安安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她担心她过去就会惊动这只猫,要是这只猫受惊了攻击安安就不好了。

    安安蹬蹬蹬地迈着小碎步朝着沈清澜走来,走的是摇摇晃晃的,沈清澜蹲下身,上下看了安安眼,见他身上干干净净的就放心了。

    “妈妈,狗狗。”安安再次说道。

    “那不是狗狗,那是猫。”沈清澜纠正儿子。

    安安似懂非懂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继续解释,“狗狗比猫大。”

    “猫。”

    “对,这是猫,不是狗。”

    那只白猫见安安走了,顺着开着的阳台门又跑了出去,安安指着它逃走的身影,叫到,“跑,妈妈跑。”

    “小猫是回家了,它肚子饿了,要回家了。”沈清澜哄儿子。

    安安听懂了饿的意思,知道猫是回家吃饭了,放下了手,拉着沈清澜的衣角,让沈清澜陪他玩搭积木。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母子两个坐在地上玩积木的样子,孟良跟在傅衡逸的身后,手上还拎着几个大袋子,里面装着大包食材。

    这些都是为傅衡逸准备的。

    “爸爸,猫。”安安见到爸爸,迫不及待想跟跟他分享今天自己见到了只猫的事情,傅衡逸听得脸迷惑,沈清澜给他解释了遍,傅衡逸皱眉,“家属楼里怎么会有猫?”平日他没有见到谁养猫的。

    “那估计是只野猫吧。”沈清澜随意地说道,只是那只夜猫的毛色也太纯了些。

    将这些想法都抛在脑后,沈清澜看向孟良手里拎着的袋子,“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我也不清楚嫂子喜欢吃什么,就多买了些,嫂子,东西我就先放在这里了。”孟良放下东西就要走,沈清澜叫住他,“等等,午就留在这里吃饭吧,这么多菜,我和傅衡逸也吃不完。”现在这点去食堂也没有什么好菜了。

    孟良看向了傅衡逸,傅衡逸开口,“进来帮忙打下手。”

    孟良哎了声,拎着东西走进了厨房,吃饭的时候,傅衡逸边吃边给安安喂饭,孟良眼睛时不时往傅衡逸的方向看去,实在是这样居家好爸爸的形象跟傅衡逸以往在他心目的印象差得有点多。

    傅衡逸淡淡扫了他眼,“吃你的饭。”

    孟良瞬间收回视线,低头看向自己的碗,扒了几口饭。

    吃完饭,孟良主动包揽了洗碗的工作,沈清澜看着傅衡逸陪安安玩,自己则是进厨房切了些水果出来,孟良不客气地坐在那里吃水果。

    “嫂子,你这次在这里待多久?”

    “个星期吧,怎么?”

    孟良嘿嘿笑,“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以前听顾阳提起嫂子的枪法,直没有机会见到,这次有了机会就想跟嫂子讨教二。”

    沈清澜眼神微闪,“傅衡逸的枪法比我好。”

    “嫂子你就别谦虚了,我可是顾阳多次夸赞了嫂子的枪法,就是跟队长比起来都是不遑多让。”孟良眼睛很亮,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带着崇拜。

    沈清澜曾经给顾阳展示过次枪法,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跟人家说了,暗暗想着下次见到顾阳定要好修理他。

    “嫂子,行吗?”

    沈清澜能说不行吗?

    孟良似乎是看出了她想拒绝,开口提议道,“嫂子,你跟队长应该没有比试过枪法吧,要不你跟队长比比?”

    沈清澜以前就想跟傅衡逸比比看谁的身手更好些,却直没有机会,现在听到孟良的建议,还真的有些心动了,傅衡逸虽然在陪儿子玩,但是也听到了孟良的话,见沈清澜眼底的跃跃欲试就知道她是想试试的,于是开口说道,“下午我没事,我们试试?”

    沈清澜嘴角轻扬,点头。

    比试的项目很多,沈清澜就选了枪法和格斗。

    “怎么比?”沈清澜的手里拿着把手枪,把玩着。这东西她从小就玩,任何的玩法对于她来说都样。

    “你想怎么比?”傅衡逸也随意。

    “要不我来选择?”孟良见二人互相谦让的样子,小声开口。

    沈清澜和傅衡逸都没有意见,孟良给二人选择的是蒙眼组装枪支、移动靶射击。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你要是敢放水,三个月不准上我的床。”

    傅衡逸无奈,刚才他是想随便玩玩逗老婆开心来着,不过既然老婆都下了命令了,为了不睡书房,傅衡逸也只能全力以赴了。

    “那要是我赢了有什么奖励?”傅衡逸趁机讨要好处。

    沈清澜淡淡扫了他眼,“等你赢了再说。”

    傅衡逸勾唇笑,带着三分邪肆。

    二人各自被蒙上眼睛,“队长,嫂子,现在你们的面前是堆被拆卸的枪支零部件,其只有个是完整的,你们谁最先将枪支组装完毕,并且正确就赢了。”孟良说着比赛的规则。

    沈清澜和傅衡逸点点头,在孟良喊了开始之后,沈清澜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将桌上的零件都摸了遍,心顿时就有数了,孟良开始见到沈清澜竟然迟迟不开始,还在着急呢,就看见沈清澜开始组装了,只见她像是没有被蒙上眼睛般,精准无误地将每个零部件都放在了正确的位置。

    孟良看看沈清澜又看看傅衡逸,只见傅衡逸的速速丝毫不慢,要是真的计算起来,沈清澜的速度比起傅衡逸还快了那么丢丢。

    二人几乎是同时完成的,孟良看了看手上的秒表,刚刚好四十九秒,“队长,嫂子,你们是平手。”孟良吞了吞口水,崇拜地说道。

    沈清澜看了眼傅衡逸手的枪支,和自己手上的是样的型号,眉头轻挑,“再增加点难度?”

    傅衡逸见沈清澜来了兴致,自然是答应的,这次的枪支组装不同的是,这些零部件里面有几件型号十分接近的枪支,只要有个零部件拿错就会组装失败。

    而这次,沈清澜以两秒的落差败在了傅衡逸的手上,“我赢了。”傅衡逸别有深意地说道。

    “这才第局。”沈清澜很淡定。

    孟良此刻对沈清澜的崇拜简直就像是黄河之水绵延不绝,他现在能理解了为什么每次顾阳提起沈清澜就像是提起偶像的迷弟般的神情。他想他也要被沈清澜给圈粉了。

    第二项是移动靶射击,沈清澜和傅衡逸为了增加难度,再次蒙上了眼睛。

    他们现在并不在军区内,而是距离军区有段距离的射击馆。而此刻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二楼正有几个人在看着他们。

    其个身姿挺拔的年男人指着沈清澜说道,“那个姑娘是谁?”

    站在他身边的是正是傅衡逸现在的上级领导,“是傅少将的妻子,就是沈将军的孙女沈清澜。”

    男人闻言,皱眉,“沈老将军的孙女不是画家吗?叫什么冷清秋的。”

    “确实就是她,我也是第次知道原来沈老将军的孙女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男人赞同地点头,“确实,她的身手就是比起林萧他们那群霸王花也是不遑多让了吧?”

    “我看还要略胜筹,就光从枪法这点上来说。”傅衡逸的领导看着沈清澜,十分认真地说道,毕竟他也没看过沈清澜其他方面的能力,自然不好随便下定论。

    “倒是颗好苗子,可惜了。”男人遗憾地说道,沈家的两兄妹都不错,想当年沈君煜参加新兵选拔,那各项能力都是拔尖的,但是偏偏之后关头他选择了退出,甚至还跑去经商了。

    现在看到沈清澜,男人的眼珠子转了转,动了心思。

    沈清澜和傅衡逸他们跑到这里来比试就是为了不让军区里的人注意到沈清澜,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竟然还是被军区最大的灵领导看到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第二轮比赛已经结束了,沈清澜胜了傅衡逸,她淡笑着看着傅衡逸,“现在是平手了。”

    第局傅衡逸胜利,第二局她赢,现在就看第三局了。

    第三局是格斗,孟良的眼睛亮得发光,朝着沈清澜竖起了大拇指,“嫂子,厉害,请收下我的膝盖。”

    傅衡逸厉害孟良都不会觉得意外,因为那是傅衡逸,但是沈清澜竟然能够和傅衡逸平分秋色,这简直就是神奇的存在,毕竟在他的眼睛,沈清澜可是无敌的。

    “嫂子,你的枪法是谁教的,竟然这么厉害?”孟良脸的崇敬,就差变成星星眼了。

    沈清澜汗,她总不能说实话吧,于是将功劳都推给了沈老爷子,孟良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原来是沈老将军教的,那就难怪了。”

    “啪啪啪啪。”鼓掌声响起,三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了两个身子笔挺的男人正朝着他们走来。

    ------题外话------

    为啥你们都觉得神秘男人是昊昊的爸爸呢?难道不能是傅爷的情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