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恩熙,谢谢你还活着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正在画室里画画,现在丹尼尔虽然不是她的经纪人,但丹尼尔也找了个很靠谱的接替者给她,甚至还在背后亲自指导,所以尽管上次因为沈清澜缺席油画大赛给某些老艺术家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看了丹尼尔还是尽量将这些影响降到了最低。

    昨天沈清澜和丹尼尔还有新的经纪人徐向前开过个视频会议,商讨了下步的计划,丹尼尔认为最好是举办个冷清秋个人画展,规模尽量大些,邀请那些艺术家们前来参加。

    沈清澜同意了这个建议,她之前因为事情多,并没有多少画作留下来,既然要准备画展,那么画作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沈清澜抓紧时间画画。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心不静的关系,沈清澜对目前画出来的几幅作品十分不满,基本上是画完幅就被她撕掉幅。

    “妈妈,这个。”安安的手里拿着管红色的颜料,上面的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打开了,红色的颜料沾满了他的衣服,沈清澜看得十分的头疼。

    她放下画笔,擦了擦自己的手,这才走向安安,将颜料拿过来放在边,语重心长地对安安说道,“不可以动妈妈的东西知道吗?”她倒是不介意安安玩颜料,她是怕安安趁着她不注意将颜料放进嘴里,昨天要不是她及时发现,安安就差点将颜料给吃了。

    安安皱眉,“安安喜欢。”小孩子都喜欢颜色鲜艳的东西,沈清澜的颜料对安安来说很有吸引力。

    “喜欢也不能动,脏脏的,你看看你的衣服。”沈清澜将他身上沾染的颜料指给他看,安安今天穿的是件浅蓝色的衣服,红色的颜料在上面十分醒目。

    安安看着衣服上的红色颜料,眨巴眨巴眼睛,嘴巴瘪,委屈地看向沈清澜,“妈妈,脏脏。”安安是个小洁癖,不喜欢身上沾上东西,前两天下雨,院子里都是湿的,沈君煜抱着他去花园里赏花,在花坛边沾上了些泥土,安安就站在原地死活不愿意走了,直到沈君煜将他的鞋子弄干净了,才让沈君煜抱着他进门。

    “现在知道脏了吧,刚才让你不要玩你非不听,现在妈妈也洗不干净了。”沈清澜摊手,作出无奈状。

    安安低着头,看着衣服上的颜料,眉头都要纠成团了。

    沈清澜看了儿子好会儿,安安伸着手想去擦颜料却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颜料,小眉头越皱越紧,抬眼看向沈清澜,伸着手,“妈妈,脏了。”

    安安现在能基本可以听懂沈清澜说什么,自己也会说些短句子,但是长句子依旧说不清楚。

    沈清澜看够了笑话,拉着儿子进了卫生间,又给他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没有让他再进画室,“爷爷,安安先拜托你了。”

    傅老爷子正在研究棋谱呢,听见沈清澜的话,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带着小曾孙看动画片去了。

    沈清澜回到画室,刚刚拿起画笔,手机就响了,以前她画画的时候习惯将手机关机,但是最近段时间她的手机直处于二十四小时开机模式,生怕会错过关于金恩熙的点点消息。

    电话是奥斯汀打来的,沈清澜微微挑眉,“奥斯汀,好久没有联系了,最近在忙什么?”

    奥斯汀听到沈清澜的声音,眸光变得温柔,“安,最近还好吗?”

    “我很好,你好吗?”

    “我也很好。”奥斯汀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安,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件事想告诉你......”

    沈清澜听出他语气的认真,眼神微凝,“奥斯汀,你想跟我说什么?”

    “安,恩熙她在我这里。”

    话音刚落,沈清澜就蹭的下站了起来,握着手机的手背上青筋都冒出来了,“奥斯汀,你刚刚说什么?”

    “恩熙她在我这里,但是她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我想要是你方便的话,能不能过来趟。”

    “好,我现在就去买机票,你等我,等等,先不要告诉恩熙我已经知道她的下落了。”沈清澜不忘叮嘱奥斯汀,既然金恩熙醒来之后没有第时间联系他们几个,就说明现在的恩熙根本不想见到他们,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正要去找她,也许这个家伙就又要逃了。

    “好,我不告诉她。”奥斯汀说道。

    沈清澜找到了傅老爷子,只是说丹尼尔那边出了点事情,需要自己过去处理下,要离开几天。傅老爷子知道丹尼尔曾是沈清澜的经纪人,二人的私交很不错,摆摆手,“去吧,路上小心,安安我会照顾好的。”

    傅衡逸从小就是傅老爷子带大的,对于带孩子他自然是十分有经验。

    沈清澜直接买了最近的班飞机飞往了Y国,因为不知道金恩熙的具体情况,所以她没有通知任何人,到了Y国的机场,奥斯汀派来接她的人已经到了。

    “奥斯汀,恩熙嗯?”见到奥斯汀,沈清澜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金恩熙现在住的并不是奥斯汀家的古堡,而是奥斯汀名下的座庄园,位于郊区,环境极好。

    奥斯汀指了指楼的个房间,“就在里面,我没有告诉她你来了。”

    “奥斯汀,谢谢你通知我。”沈清澜认真地说道,语气真诚。

    奥斯汀其实早就知道沈清澜在找金恩熙,只是金恩熙联系他的时候就叮嘱他不允许告诉任何人,他也是犹豫了好久才给沈清澜打了这通电话。

    沈清澜站在金恩熙的房门口,迟迟不敢推门进去,奥斯汀拍拍她的肩膀,在方面上敲了三下,“恩熙,我进来了。”

    门内没有任何的动静,沈清澜握住门把手,轻轻转动了下,门没锁,沈清澜开门进去,金恩熙背对着她坐着,头上缠着纱布,身上披着块披肩,从背影上看不什么。

    “奥斯汀,你又是来劝我的吗?如果是劝我想开点,那就不用说了。”沙哑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哪里还有曾经丝丝熟悉的模样。

    沈清澜的脚步微微顿,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些,缓声开口,“恩熙。”

    金恩熙的身子猛地僵,迟迟不敢转身,沈清澜往前走了两步,却听见金恩熙开口说道,“安,不要过来。”

    沈清澜停在了原地,“恩熙,你还打算躲着我吗?”她的嗓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安,不要过来,我现在的样子很恐怖,你不要看。”金恩熙痛苦地说道。

    沈清澜却快步走了过去,直接走到了金恩熙的面前,金恩熙测过身子,“安,不要看。”

    沈清澜已经看见了,她震惊地看着金恩熙,只见金恩熙的整张脸除了嘴巴和眼睛,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就连脖子上也是,身上穿着衣服看不出来,但是想想也知道,她的身上肯定也是满身伤痕。

    沈清澜的眼眶红了,“恩熙。”

    金恩熙似乎是想笑,但是却没有笑出来,“安,我还活着,所以不要难过。”

    “医生怎么说?”

    “安,我现在变成个丑怪了。”金恩熙故作轻松地说道,只是陪着她沙哑的嗓音,只会让人更加的心疼。

    她浑身都是伤,让沈清澜就是想要抱抱她都不敢,“恩熙,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不是说好了生死与共吗?

    “我就是怕看到你这样愧疚的样子,所以才不敢告诉你,我本来想等身上的伤好了,起码不再这么吓人的时候再告诉你的,谁知道奥斯汀这个大嘴巴就说了,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他了。”金恩熙无所谓地说道。

    “恩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每天都在祈祷上帝让你活着。”

    “我知道,所以你的祷告生效了,我还活着,安,我还能站在你的面前跟你说话,所以你不要难过,也不要感到愧疚,这切都不是你的错。”金恩熙看见沈清澜眼底的泪光,心泛酸,沈清澜是多么坚强的个人,从认识她到现在,就极少见到她这样脆弱的样子。

    她想伸手握住沈清澜的手,但是她的双手也被包成了熊掌,“安,我现在就是想握握你的手都不行了,等我好了你抱抱我吧,我第次见到你为我难过,真是值得纪念的刻。”

    沈清澜俯身,轻轻地环抱住金恩熙,“我现在就可以抱你。恩熙,谢谢你还活着。”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金恩熙的衣服上。

    金恩熙抬手,放在沈清澜的背上,“安,不要难过,你应该高兴,我还好端端得站在你面前。”

    沈清澜闻言,眼泪差点决堤,这样浑身是伤的金恩熙还能叫好端端的吗?

    “恩熙,我现在就叫伊登过来,他的医术那么好,我曾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他都将我就好了。我身上的伤疤他也给我祛除了,你肯定也没有问题的。”

    “安,我不行了。”她浑身上下超过百分之七十都是烧伤,这么大的范围,就是伊登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恩熙,肯定有办法,你要相信伊登。”沈清澜坚定地说道,拿出手机就要给伊登打电话,金恩熙阻止了她,“安,先不要打,你先陪我说说话吧。”

    沈清澜听出她语气的祈求,还是放下了手机,“恩熙,跟我回去吧。”

    金恩熙摇头,“我现在在这里挺好的。”

    “恩熙,大家都很关心你,丹尼尔他现在还在那片海域找你。”

    提起丹尼尔,金恩熙的眼神充满了痛苦,“安,求你件事,不要告诉他我还活着,要是可以的话,就跟他说我已经死了吧。”

    “恩熙,这样做对你们来说太残忍了。”

    “可是安,你难道要让我顶着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去见他吗?安,我希望我在丹尼尔的心永远是美好的,我现在这个鬼样子,还不如就当做是死了。”

    “恩熙,不要放弃,定会有办法的,相信我,我定会想办法治好你。”

    “安,治好的我还是我吗?”金恩熙明白沈清澜的意思,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等她伤好之后,去整个容,或许依旧可以以个美好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那个人还是叫金恩熙吗?

    沈清澜沉默,轻轻地握住了金恩熙的手,看着金恩熙的眼睛,“恩熙,相信我,丹尼尔不会介意的。”

    “安,可是我介意。”金恩熙低着头,从未有过的低落。

    沈清澜在这里陪着金恩熙度过了三天,等到医生给金恩熙换药的时候,沈清澜才明白金恩熙的和身上的伤远比自己所想的要严重的多,就算是伊登能治好她身上的那些伤,她也需要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而且还不是次性的。

    “安,大家都平安吗?”金恩熙和沈清澜坐在阳台上,欣赏着庄园的了的花田。

    沈清澜点头,“嗯,都很好,只是茜丝莉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金恩熙神情微微黯然,“我相信茜丝莉定会醒来的。”过了会儿,金恩熙又开口说道,“安,你出来也有几天了,回去吧,我答应你,我会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去,以后你要是想我了可以来看我。”

    “恩熙,让伊登来吧,我想他会有更好的办法的。我可以答应你,在没有征得你的允许前,不会将你的消息告诉丹尼尔,但你必须让伊登给你治疗。”虽然奥斯汀找来的医生也很好,但是沈清澜还是希望可以让伊登来。

    金恩熙闻言,沉默了,过了好久,才低声开口,“安,为什么每次我都无法拒绝你。”

    沈清澜微微笑,知道她这是答应了,为了防止金恩熙反悔,她立刻给伊登打了电话,伊登得知金恩熙的下落,马上就赶来了。

    跟沈清澜样,伊登看到金恩熙的第眼是被震惊了的,金恩熙笑笑,“伊登,我还活着,你难道不应该笑吗?”

    伊登扯出抹笑。

    金恩熙嫌弃,“你这笑得比哭还难看,伊登,你还是不要笑了。”

    “恩熙,我先给你检查下。”伊登哑声开口,声音带着丝哽咽。

    “好。”金恩熙没有拒绝,既然答应了沈清澜,她就会好好配合他们。

    检查的结果自然是不容乐观,伊登脸的凝重,沈清澜的心个咯噔,倒是金恩熙,大概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反倒是没有任何的意外,眼神平静。

    “你们两个不要苦着脸,不就是身伤嘛,我们曾经受过的伤还少吗?不是照样挺过来了,现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沈清澜转过了头,金恩熙越是表现的无所谓,她的心里就越难过。

    “恩熙,我可以进行植皮手术,但是这是个非常痛苦且漫长的过程,你......愿意吗?”伊登开口问道,眼神认真。

    金恩熙看向他,“那手术之后,我还能是原先的样子吗?”

    伊登沉默,继而摇头,“抱歉,恩熙。”

    金恩熙眼底了然,“既然是这样,那就随意吧。”她看向沈清澜,“安,不要告诉丹尼尔。”

    “好,我答应你。”

    奥斯汀给金恩熙找的这个地方十分安静,是个疗养的好地方、但是这附近没有好的医院,所以为了金恩熙的身体着想,他们还是将金恩熙带回了回来。

    这里不是伊登的房子,但是距离他平日里上班的医院很近。

    这家医院的专家团队有很高的水平,他相信有了这些人的共同努力,定可以给金恩熙制定出最完美的治疗方案。

    沈清澜直等到将金恩熙的切都安排妥当了,才买了回程的机票。

    回去的那天,金恩熙忽然叫住了沈清澜,“安,艾伦也许跟我样并没有死。”

    沈清澜眸光微凝,只听金恩熙继续说道,“爆炸那天,我离爆炸点更近,艾伦是被余波冲进海里的,艾伦的身手我们都清楚,他现在或许退步了很多,但是基本的求生技能肯定不会忘记。”就像她,落海之后本能地会去寻求生机。

    “所以,艾伦应该也活着。”经过几次的事情,金恩熙其实对艾伦也没有了那么多的恨,要是真要说起来,其实这也是个可怜的男人,辈子都在爱而不得。

    “我直在寻找你们两个的下落,但是没有找到,附近可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沈清澜沉声说道。

    “艾伦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落在水晕了过去,然后喂鱼了吧?”金恩熙猜测。

    沈清澜又去附近的海域找了次,依旧没有什么踪迹,加上出来的时间也够久了,她就返回了京城。

    ***

    君澜集团总裁办公室。

    方彤回来汇报这季度的M国分公司的情况。

    “沈总,以上就是分公司这个季度的工作情况。”

    沈君煜点头,看着手里的件,“不错,这个季度的利润比起上个季度又有所提高。你做的很好,你来了公司多久了?”

    方彤想了想,“快三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沈君煜感慨声。

    方彤微愣,是啊,没想到时间晃就是三年了,三年前,她还是个大学刚毕业的懵懂女孩,到君澜也只是为了可以离丁明辉近点,做个小女人,谁曾想,现在自己成了职场女强人,嫁为人妻,而另个人却早已离开了君澜。

    “你到M国的分公司也已经两年了吧?”沈君煜问道。

    “是的。”

    “按照当初签的合同,你应该是要调回总部工作了,你要是调回总部工作,销售部的总监就是你的,你要是愿意留在M国的分公司,那么总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具体怎么选,看你自己。”沈君煜淡淡开口,这几年方彤的工作有目共睹,虽然这两个职位对于方彤的年纪来说确实是有点高了,但是对于她的能力,足以匹配。

    “沈总,要是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可以留在京城工作。”方彤毫不犹豫地说道,毕竟她的丈夫还在这里,虽然李博明没有反对过,但是她还是希望可以将更多的时间留给家庭。

    沈君煜点头,“明白了,那么这次你回去之后,就将手头上的工作交接清楚,M国那边我会安排接替你的人,你尽快回到总部熟悉工作。”

    现在的销售总监下个月要离职,方彤要是回来的话,那么他也不需要再另外招人,这倒是省了他的麻烦。

    “是,沈总,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去吧。”沈君煜挥挥手,看着方彤干练的背影,笑了笑,职场真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想当初这还是个受了委屈只会自己躲在角落里伤心的小姑娘呢。

    方彤走出总裁办公室,旁边就是秘书办,也是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她想了想,走了进去,里面的很多人其实她已经不认识了,这是这两年新来的人,也有部分的面孔是熟悉的,这是她曾经的同事。

    “哎,方彤,你回来了。”个女人忽然惊喜地说道。

    方彤看去,正好是她曾经的邻桌,个对她比较照顾的女人,对着她笑了笑,“真真,好久不见。”虽然她每个季度都会回国到总部汇报工作,但是跟这些人却几乎没有见过。

    真真站了起来,“现在不应该叫你方彤了,要叫你方经理了。”方彤在M国分公司的职位是经理。

    方彤微笑,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起吃个午饭?”

    “好啊,你等我几分钟,我收拾收拾。”真真说道。

    “嗯,不急,你慢慢来。”方彤就在边等着,无视其他人打量的目光,这个地方曾经对她太不友好,这也是她回来这么多次,却从来不踏入这里的原因,这次要不是听沈君煜提起,恐怕她依旧不会俩。

    真真很快收拾好了,跟方彤离开了这里。

    “方彤,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回来这么多次竟然次都没有来找我,我还以为你将我忘记了呢。”餐厅里,真真半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之前来都是汇报工作,之后还有其他事情,就没有多作停留。”方彤解释。

    “跟你你开个玩笑,不要这么认真,对了,你知道当初那几个嚼舌根的人吗?”真真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里是公司附近的餐厅,现在又是午餐时间,难免会碰到公司的同事。

    方彤摇头,她自从去了M国学习之后,就没有再关注总部的事情。

    “你去了M国之后,总裁对秘书办进行过次大清洗,好些个爱嚼舌根的人都离开了公司,你是没看见总裁沉下脸来的样子,真是太吓人了。”说道这里,真真突然笑了起来,“当时我都觉得总裁是喜欢你的。”

    “真真,不要胡说。”方彤不喜欢这样的玩笑,对于她来说,沈君煜就是她的上司,她好友的哥哥,要是站在女人看男人的角度,即便是到了现在,沈君煜依旧是个危险的男人,是她绝对不会选择的类型。

    “我可没有胡说,当初总裁护犊子的样子,全公司的人都觉得他是喜欢你的,都在想你们什么时候会公布恋情,谁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真脸的遗憾。

    方彤抹汗,“总裁对我关心是因为我跟总裁的妹妹是好友,他对我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情分。”

    真真点头,“后来我就知道了,看过总裁对他太太的情谊,我才知道总裁要是喜欢个人的表现,跟你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样也好,总裁那样的男人不是任何个女人都驾驭的了的。”

    这点方彤很赞同,像沈君煜那样的妖孽,就让温兮瑶去收了吧。

    “方彤,你这次什么时候回M国?”

    “明天就走。”

    “这么急啊,我原本还想说要是你有空的话,我们周末起逛街吧。”

    “下次吧,会有机会的。”方彤没说她马上就要调回国内的事情。

    两个人随意地聊着这两年的变化,“对了方彤,你知道刘慧吗?”

    方彤眼神微凝,刘慧这个名字她怎么可能忘记呢,当初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丁明辉,要是没有他们两个,也不会有今天的她。

    “记得,怎么了?”

    “她当时不是跟自己的下属打的火热嘛,找了个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的男人,婚礼搞得还挺盛大的,结果这男人果然是个靠不住的,没多久就跟其他的女人跑了。后来刘慧跟他离婚,据说那个男人还要走了刘慧的套房子。”

    方彤挑眉,她知道二人离婚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丁明辉竟然这么无耻,自己出轨了还拿走了刘慧的房子,不过也仅仅是对丁明辉的厌弃,对刘慧,她生不出任何的同情心。

    “我听说当初刘慧也是从别人的手里抢来的男人,虽然我不知道这个被抢的女人是谁,不过我还挺替她高兴的,摆脱了个渣男。”

    坐在对面的方彤听了这话,心有种怪异的感觉,那什么,我就是你口说的那个被抢了男人的人。

    两人正说着话呢,就见迎面走来了个人,不是刘慧是谁,方彤暗叹倒霉,这人呢,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刘总监。”真真跟人打招呼。

    刘慧则是盯着方彤,“好久不见。”

    方彤礼貌点头,笑容淡淡,“你好。”

    “不介意我坐下来起吃吧?”刘慧笑眯眯。、

    方彤倒是想说不愿意,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点点头,真真往里面坐了坐。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两年了。你的成长真的让我挺惊讶的。”刘慧感慨地说道,跟方彤说话的样子就像是在跟个老朋友交谈。

    方彤挑眉,她竟然不知道她跟刘慧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刘总监的变化也让我惊讶。”

    刘慧笑笑,经历了场失败的婚姻,她的眼神似乎也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咄咄逼人,看着倒是比以前老了不少。

    “我是老了,不像你们,就像是初升的太阳,活力四射。”刘慧自嘲地说道。

    “对了,你大概不知道丁明辉的近况吧,他跟我离婚了之后就跟个富家小姐结婚了,不过最近我听说他们又离婚了。”

    方彤有些无奈了,这次回来到底是怎么了,人人都跟她提丁明辉,要不是他们提起,她都已经忘记了还有丁明辉这个人。

    刘慧见方彤不搭腔,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说了两句也不再开口,倒是真真,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二人,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顿饭就在沉默吃完了,真真见情况不对,吃完饭就溜了。方彤想走,却被刘慧给留了下来,“这么久不见了,陪我说说话吧,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方彤要站起来的动作顿,又坐了下来,“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吗?”

    刘慧笑笑,“果然是成长了不少,当初的你可没有你现在这么淡定。”

    方彤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不是她成长了,而是她放下了,当心对个男人已经不在意了,那么对于抢走了这个男人的女人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方彤,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当初要不是我,今天落的这般下场的人就是你,是我替你跳入了这个火坑。刘慧看着方彤,淡淡开口。

    谁知方彤竟点头,十分赞同地说道,“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我确实应该感谢你。”

    刘慧盯着方彤看了几秒,随后笑了,“你确实令我刮目相看,现在我还挺喜欢你的。”

    “但是我依旧不喜欢你。”方彤回道。

    “没关系,你不喜欢我才是正常的。”

    “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方彤站起来,刘慧没有拦她。

    方彤离开餐厅,看了看时间还早,就直接打车去了李博明的公司,在半路上顺便买了几盒点心。这是给李博明的那几个秘书买的。

    这两年李博明将公司的重心转移到了京城,在他的带领下,公司发展的不错,李博明的父亲李维现在是彻底放手了,就在家里颐养天年。

    “李太太,你来了。”秘书小张看到方彤,微笑着说道。

    方彤将点心拿给她,“这是给大家买的,你拿去分了吧。”

    “谢谢李太太,你这是太客气了,每次来都给我们带东西。”小张接过。

    “你们李总呢?”

    “李总在会议室开会呢。”

    “那我进去等等吧。”

    小张的脸色忽然变,终于想起了个被自己差点忘记的事情,“李太太,你要不要跟我聊会儿?”

    方彤脚步顿,看向秘书小张,“怎么了?博明的办公室里有人?”

    小张讪讪,“李太太,你怎么这么聪明。”

    方彤挑眉,“是个女人?”要不是这样,小张也不会这么紧张了。

    小张越发紧张了,拉住方彤,“李太太,我跟你说,李总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是这个女人自己找上门来的,李总都没怎么搭理她。”

    方彤来了兴趣,“是谁?”

    “是李总以前的同学,说是起留学国外的,来找了李总好几次,不过都被李总以有事情给拒绝了,这次她见李总在开会就自己闯入了李总的办公室,非要在里面等李总出来,我又不好将人给赶走,所以就只能......”校长跟方彤解释。

    方彤理解,毕竟小张只是个秘书,“没事儿,我进去看看。”

    “哎,李太太。”小张叫住她,“要是有事情你随时叫我。”

    方彤哭笑不得,难不成人家还会打她不成?

    推开办公室的门,果然就见沙发上坐着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弥漫在空气,让人进来就闻到了。

    这是个很有侵略性的女人。方彤心想。

    童韵诗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李博明回来了,转头却见是个女人,仔细看,正是有过面之缘的方彤,李博明的妻子。

    方彤眉梢轻挑,倒是没想到是童韵诗,“童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童韵诗笑了笑,“我也没想到。”话说完才意识到这里是李博明的办公室,又解释了句,“我今天找博明有点事情,他正好在开会,我就进来等他了。”

    “没关系,在外面等确实挺累的。”方彤在童韵诗的身边坐下来,小张开门进来,端进来两杯咖啡。

    方彤这才注意到童韵诗的面前连杯白开水都没有。

    小张将咖啡放在方彤的面前,“李太太,上次李总说你喜欢喝咖啡,就特意为你买了咖啡豆,你尝尝。这位小姐,我不清楚你喜欢喝什么就给你准备了跟李太太样的。”

    童韵诗听了小张的话,表面上说着谢谢,但是眼睛里却带了丝锐利的光,自己在这里坐了半天,连杯白开水都没有,方彤来就热情似火地准备咖啡,这是在讽刺她吗?

    “谢谢小张。”方彤温和地说道。

    小张离开前递给方彤个加油的眼神,看的方彤十分好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这是要上战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