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金恩熙的消息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颜夕从回来之后就直这样吗?”沈清澜沉声问道。

    道格斯点头,“是,回来后她基本就是这样,只要别人不碰她,她就可以自己坐在那里整天,她现在已经说不出句完整的句子,语言能力丧失很严重。”

    沈清澜瞳孔猛地缩,“怎么会这样?”

    “这在专业上叫做失语症,是癔症的后期体现,不仅如此,到了后面,她会渐渐失去自主行为能力,变成个不会自己吃饭,睡觉的木偶。”

    “道格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道格斯摇头,脸的沉重,要是有办法,他早就去尝试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愿意醒来,安,我也没有办法了。”说起这个,道格斯只会更加痛苦。

    他医治过很多的病人,也治好了很多人,可是现在却拿自己的爱人点办法都没有。这样的无力感让他觉得崩溃。

    闻言,沈清澜沉默,这方面她根本就是无所知,就算是想帮忙也是半点忙都帮不上。

    “安,其实她现在这样也好,至少不会痛苦,得了癔症的病人,她会下意识地将痛苦的记忆遗忘,任何的行为就跟个孩子样,单纯而美好,我甚至想要是清醒过来带给她的只有痛苦,那么这样过辈子也很好,我会陪着她。”

    “道格斯。”

    道格斯看着颜夕的背影,笑意温柔,“安,你看她现在安静的样子是不是特别美好,我看过她恐惧的样子,也看过她歇斯底里的样子,比起那些,这样安静的她多可爱。”

    “道格斯,这样对你太残忍了。”沈清澜说道,眼睁睁看着爱人如此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折磨或许要维持辈子。

    “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没有了牵挂,是颜夕给了我份牵挂,让我觉得很幸福。过段时间,我想带颜夕去其他走走,她喜欢旅游,上次我们起去了欧洲,这次我想带她走遍Z国,让她看看自己祖国的大好河山。”

    “道格斯,颜夕会这样辈子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有些得了癔症的病人会突然清醒过来,病就好了,也有些人,这辈子都没有清醒,在世界老去,直至死亡,但无论是哪种,我都会陪在她的身边。”道格斯语气平静,既然想好了,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沈清澜低着头,看着地面,“道格斯,要是有什么我能做的,请给我打电话。”

    “嗯。不会跟你客气的,我已经跟伊登联系过,对于恩熙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

    提起金恩熙,沈清澜的眼底划过抹悲伤,脸上却挂着抹微笑,“道格斯,我跟你样,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直找下去,只要天没有找到恩熙的尸体,我就天不会放弃。”

    沈清澜要离开的时候走到了颜夕的身边,蹲下身,看着她的眼睛,“颜夕,我要走了,你要乖乖的。”

    颜夕盯着地面没有任何的反应,沈清澜笑笑,伸手摸摸颜夕的脑袋,“颜夕,我等你回来。”

    她走了两步,却突然听见颜夕叫了声姐姐。沈清澜的脚步顿,眼迸发出惊喜,“颜夕,你认识认识我了吗?”

    颜夕没有又没有了反应,专注地看着地面,沈清澜试图去握她的手,颜夕却像是受惊了般往后缩,沈清澜失望地收回了手,“颜夕,请你定要好好的。”

    道格斯将沈清澜送到火车站,“路上小心。”

    沈清澜点头,“道格斯,你……保重。”

    “好。”

    **

    回到京城,沈清澜给伊登打过电话,知道安德烈已经带茜丝莉离开了,而伊登现在就跟他们在起。

    而在这个时候,道上却发生了件事,那就是魅再次出现了。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D国的个黑帮老大被人发现死在了情人的屋子里,跟他起躺在血泊的还有他的情人,从现场的痕迹看,明显就是最近刚刚复出的魅所为。

    当山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和苏晴喝茶,“幸好我当初听了你的话没有去找沈清澜的麻烦,这个沈清澜还真的不是魅。”山本将茶杯放下,感慨地说道。

    苏晴闻言,柳眉轻挑,“这话怎么说,你还派人监视沈清澜了?”

    山本尴尬笑,“算不上监视,那里毕竟是Z国的政治心,我哪里能随便监视到沈清澜的行为,只是我让人给我留意下沈清澜的行踪而已,虽然不是举动都清楚,但是魅将那个倒霉蛋杀了的时候,沈清澜的人还在京城呢,我的手下亲眼看见的,这件事肯定不会有错。”

    “看来山本先生对我的话也不是那么信任啊。”苏晴不紧不慢地说道。

    “哎,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对你自然是信任的,这就是道上的人的通病,不亲眼看见了总是不放心,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晴笑了笑,却不带什么温度,”我哪里敢。“

    ”你看你看,你还是生气了吧,好吧好吧,这次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应该不信任你,以后保证不会有第二次。“

    ”行了,跟你开个玩笑,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的,秦妍现在已经死了,她的势力你完全可以全盘接收。“苏晴端正了姿态。

    说到这个,山本也严肃了起来,”其实上次之后,秦妍在R国的势力就被我铲除地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就留给其他人口汤吧。“

    ”看不出山本先生还是个心胸开阔的人。“

    山本哈哈笑,”你看,还是小心眼了吧,不过苏晴,你真的不愿意留在我这里吗?我可是很欢迎你的加入的。“他再次递出了橄榄枝。

    苏晴摇头,”不了,我觉得我们之间做朋友会更舒服些,偶尔互相帮个小忙。“

    山本闻言,脸的遗憾,”行吧,我自然是要尊重你的选择的,但是要是有天你改变主意了,随时欢迎你来我这里,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苏晴笑着点头,”好,不过我要消失段时间,最近真的太累了,想给自己放个假。“

    ”哦?打算去哪里?“

    苏晴耸耸肩,”没有想好,随便看看吧,我想四处走走,以前游走在世界各地多半都是执行任务,这次我想来个世界旅行。“

    ”这个主意很不错,要是累了就到我家里做客。“

    ”定,山本先生,要是没有事情我就先走了,我以及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开始我的新生活了。“

    ”哈哈哈,好,祝你玩得愉快。“

    山本起身,亲自将苏晴送到了门口,苏晴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了,山本没有看到苏晴离开时,眼睛里那闪而过的笑意。

    沈清澜听到魅出来活动的消息时,惊了惊,但是去查又没有查到任何的有用的线索,想到个可能,她想办法联系了苏晴,却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苏晴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般。

    当沈清澜将这件事告诉伊登的时候,伊登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安,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像是在帮你,沈清澜在经常的时候,魅却出在地球的另端,这很好地为你的身份做了掩饰。“

    沈清澜想到的也是这点,所以她才想到了苏晴,”伊登,你有苏晴的消息吗?“

    ”没有。道上似乎也没有个叫做苏晴的人。“

    沈清澜忽然意识到,苏晴是她的本名,她在道上的名字是什么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算了,这件事再说吧,茜丝莉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说起依旧昏迷不醒的茜丝莉,伊登的声音变得沉重,”安德烈现在已经停止了切的工作,专心照顾她,但是她的病情没有丝毫的好转。“

    说到茜丝莉,沈清澜的心情也低落了下来,”伊登,你跟我说句实话,茜丝莉还能醒过来吗?“

    ”安,我只能说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可能性有多大,我并不能保证,茜丝莉的头部受到的创伤太大了。“

    ”伊登,是我连累了你们几个。“

    ”安,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你这样说就是在戳我们结果的心窝,我们是生死与共的伙伴,不管是其的任何个人出事,我们都会全力以赴的。这件事不是谁的错,要真的说有错,那也是我没有听你的话,及时将秦妍解决了引出来的祸事,是我的错,安,你放心吧,我定会想办法让茜丝莉苏醒过来。“

    ”嗯,茜丝莉就拜托你了,伊登,要是有了恩熙的消息,我也会及时告诉你们。“

    ”好,不过安,你有没有想过,万恩熙她真的已经……“

    ”不会的,伊登,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直觉告诉我,恩熙定还活着,很快我就会找到她。“沈清澜语气坚定,她已经在道上发布了悬赏令,要是谁有了金恩熙的消息,都可以得到大额的报酬。

    虽然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吃迟早会有消息的。

    ”安,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的直觉向准确。“伊登说道,其实他也觉得恩熙定还活着。

    时间就这样晃而过,转眼半个月过去,傅衡逸终于从部队里回来了,沈清澜知道今天傅衡逸要从部队里回来,早早地就起床,带着安安在院子里玩,以便可以早点看到傅衡逸。

    ”爸爸。“安安看见走进来的人,眼睛亮,就朝着傅衡逸冲去,沈清澜正在带着安安学走路呢,安安走地摇摇晃晃的,本来就不稳,朝着傅衡逸走去的时候,走了没几步,就跌倒了。

    虽然是五月初的天气,但是京城地处北方,依旧有些冷,安安的身上穿的还是厚衣服,所以跌得倒也不算疼,他没哭,抬头看向傅衡逸,傅衡逸将他从地上扶起来,给他拍着衣服上沾染的灰尘,”真是个小笨蛋。“

    安安皱眉,不满地看向爸爸,”安安不笨。“他最近的语言能力就像是突然开了窍般,突飞猛进,能讲的词语多了不少,有时候还会讲几句短句。

    傅衡逸立刻就发现了这点,捏捏安安的小脸,抱起来,”想爸爸了吗?“

    安安点头,”想爸爸。“说完,还在傅衡逸的脸上亲了口。

    傅衡逸眼底满是宠溺,这才看向沈清澜,给了她个”我没事“的眼神。

    这次傅衡逸总共进行了四次心理测试,直到确定了没问题之后,部队的领导才让他回来,回到家里,傅衡逸先跟傅老爷子去了趟书房,祖孙两个将情况说清楚了,傅衡逸才下来找沈清澜。

    沈清澜正坐在地上陪安安玩小火车呢,安安坐在妈妈的怀里,背靠着妈妈,看见爸爸来了,招招手,傅衡逸就在安安的旁边坐了下来。

    ”没事了吗?“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点点头,”嗯,已经没事了。“

    ”部队里对你是什么决定?“

    ”份检讨而已,没什么。“这是傅衡逸和老爷子统好的口径。

    沈清澜眉梢轻挑,”跟我也不说实话了?“

    傅衡逸无奈笑,就知道沈清澜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好吧,还有降职。“

    ”没了?“

    ”这次真没了,清澜,不用担心,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沈清澜没说话,低着头,傅衡逸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不要担心,我真的没事。“

    沈清澜笑笑,还没等说话呢,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只见安安正在掰傅衡逸握着她的那只手呢,安安的小眉毛纠结成了团,很努力地想将傅衡逸的手掰开,嘴里还念叨着,”妈妈是安安的。“

    傅衡逸闻言,黑脸,这个臭小子,小小年纪就学会跟自己的老子抢老婆了。

    傅衡逸直接将沈清澜抱在怀里,然后看向安安,严肃地说道,”妈妈是爸爸的。“

    安安呆呆地看着傅衡逸,又看看沈清澜,撇着嘴,似乎要哭,沈清澜无语地看向了傅衡逸,”他是你儿子。“

    这父子俩刚刚还父慈子孝呢。

    傅衡逸委屈,”他跟我抢你。“谁也不能抢他的老婆,就是儿子都不行。

    ”妈妈。“安安更加委屈,这爸爸没回来之前妈妈都是自己的,怎么爸爸回来妈妈就变成爸爸的了呢?

    沈清澜看着父子俩如出辙的委屈表情,扶额,把推开傅衡逸,”你惹得祸事,你自己解决。“说着就起身走了,不理会那对父子。

    安安和傅衡逸大眼瞪小眼,傅衡逸伸手捏儿子的脸,”你看看你,都将你妈妈气跑了,真是不懂事。“

    安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喜欢人家捏他的脸,就是爸爸也不行,小手拍着爸爸的大手,示意他放开,傅衡逸看着儿子可爱的反应,童心忽然就出来了,偏偏不愿意放开,还跟安安玩上了,左边捏完捏右边,安安见他直捏,自己又斗不过爸爸,嗓子扯,直接开哭。

    刚好这幕被下楼的傅老爷子看到,虎了脸,”傅衡逸,你做什么呢,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欺负个不满岁的孩子。“

    傅衡逸轻咳两句,摸摸鼻子,”他马上就岁了。“就差了半个月而已。

    傅老爷子冷哼声,”你几岁,他几岁,你欺负他,好意思吗?“

    ”谁让他跟我抢老婆的。“傅衡逸孩子气的低声嘟囔了句。

    傅老爷子没听清楚,问他,”你说什么?“

    傅衡逸坐直了身子,”没什么,爷爷,安安的周岁宴准备的怎么样了?“这是安安的第个生日,傅家肯定是要大办的,但是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金恩熙依旧生死不知,儿子的周岁宴她参与的不多,事情都是楚云蓉在办。

    ”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请柬也已经发出去了,你那边呢,可以请假吗?“

    ”没问题。“傅衡逸说道,儿子的周岁宴他是肯定不会缺席的。

    而就在安安的周岁宴的前周,沈清澜终于收到了点关于金恩熙的消息,有人说曾经在海边看见过个女孩子被人救起,地点就是出事的那片海域附近,而且根据那人的描述,被救的人的身形跟金恩熙还是很像的。

    ”傅衡逸,我想亲自去看看。“沈清澜对傅衡逸说道,”即便这个消息是假的,我也要亲自去看过才能放心。“

    傅衡逸知道金恩熙对于沈清澜来说是个特别重要的人,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好。但是你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嗯,我知道,有事情我定会第时间给你打电话。“

    第二天早沈清澜就出发了,趁着安安还在睡觉的时候。傅衡逸将她送到了机场,”有事情定要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我不会擅自行动的,我只是去核实下信息,我会在安安的生日之前赶回来。“安安的第个生日,沈清澜自然不会错过。

    沈清澜再次来到了Y国,这次她来的是个小渔村,在距离上次出事的海滩有段距离,根据消息提示,她敲开了家渔夫的家门。

    ”您好,我听说个月前,你们曾经从海里救出个姑娘是吗?“沈清澜见开门的是个老婆婆,放柔了嗓音,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和善些。

    老婆婆打量了眼沈清澜,点头,”是我儿子救的,我儿子那天正好出海打渔,就看见海面上飘着个人。

    沈清澜喜,从包里拿出张金恩熙的照片,“是这位姑娘吗?”

    老婆婆的看不清照片上的人,回屋子里找了个老花镜带上,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摇头,“不像,我儿子救的那个姑娘浑身都被烧伤了,没有这么漂亮。”

    沈清澜的心猛地沉,“婆婆,您能告诉我那位姑娘现在在哪里吗?她是我好朋友,我已经找了她个月了。”

    “你等等,我儿子将人救上来之后就送到医院去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你要问我儿子。”

    “那您的儿子去了哪里?”

    “不要着急,我儿子今天出去了,很快就回来,你先进来坐坐?”

    沈清澜尽管心着急,但是也没有拒绝,走了进去,老人家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家里的摆设都很简单,大概是因为靠捕鱼为生的,家里四处都弥漫了股鱼腥味,沈清澜像是毫无所觉般,坐在客厅里和老婆婆有句没句地聊天,时不时看眼墙上的口老旧的时钟。

    这等就是个多小时,老婆婆的儿子刚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家里坐了个美若天仙的东方女子,惊了惊,神情呆呆的。

    沈清澜叫了这个小伙子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沈清澜也顾不得这些,开口就问金恩熙的消息,小伙子闻言,看向沈清澜,“你是那个人的朋友啊?”

    沈清澜点头,又将金恩熙的照片给他看,“你救的是这个姑娘吗?她是我个很重要的朋友,你要是知道她在哪里,请告诉我。”

    小伙子将照片拿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会儿摇头,会儿点头,似乎很是纠结。

    “我也不清楚我救的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将那个人救上来的时候,她像是被火烧过般,浑身上下都是伤,又在海里泡了不知道多久,已经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了,我原本还以为她死了呢,吓了我跳,后来发现她竟然还活着,我就将她送到医院去了。”

    沈清澜已经可以肯定他们救的就是金恩熙了,“那她现在在哪里?”

    谁知小伙子却摇头,“我也不清楚她在哪里,我救了她的时候,她是昏迷的,前两天我去看她的时候依旧没醒,我今天就是去医院看她的,但是医生说昨天她就醒了,然后就被人给带走了。”

    “被人带走?”沈清澜升起种不好的预感,“被谁带走了?”

    “不清楚,说是她的朋友,她被烧伤的很严重,医生说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治疗,根本不适合出院,但是她的朋友执意要将她带走。”

    沈清澜的心直接沉到了谷底,刚刚得到了线索,现在就断了,她又仔细询问了小伙子除了救了金恩熙之外,有没有在附近的海域发现其他人的踪迹。

    小伙子摇头,“没有。”

    沈清澜离开的时候,趁着小伙子和老婆婆不注意,在桌上放了笔钱。等到小伙子发现的时候,沈清澜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沈清澜给伊登打了电话,“伊登,恩熙是不是联系你了?”

    伊登听得云里雾里,脸的茫然,“安,你在说什么?你有恩熙的消息了?”

    沈清澜闻言,皱眉,“不是你?我今天得到个消息,恩熙确实没死,她被个渔民了。”

    伊登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确定吗?你找到她了吗?”

    “没有,那个渔民说就在昨天,恩熙醒了,却被人给带走了,听那个渔民的意思,是恩熙主动联系的人,我以为是你。”

    伊登摇头,沉声说道,“不是我,要是我得到了恩熙的消息,我肯定第时间通知你。”

    “伊登,你先想想恩熙认识哪些人,又会跟谁联系,我去找丹尼尔。”沈清澜说道。

    “好,我们有了消息就给对方打电话。”

    沈清澜驱车去了丹尼尔的家族,自从金恩熙出事之后,丹尼尔就回到了自己的家族,至于国内的画廊和沈清澜的画都交给了自己信任的个人。

    这是沈清澜自出事后第次见到丹尼尔,达尼尔听到家里的佣人的通报,还有些惊讶,“清澜,你怎么过来了?”

    达尼尔消瘦了很多,看见沈清澜,脸上也没有多少笑容,“达尼尔,你最近还好吗?”

    丹尼尔扯了扯嘴角,“我还好。”

    嘴里虽然说着还好,但是沈清澜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焦急与痛苦,她犹豫了下,试探着开口,“丹尼尔,这个月来,你有恩熙的消息吗?”

    丹尼尔摇头,抹了把脸,“但是我不会放弃找她的,我相信我定可以找到她,只是很抱歉清澜,我不能再做你的经纪人了。我答应了我的父亲,只要他可以继续帮我找恩熙,我就回来做个合格的继承人。”

    沈清澜淡淡笑,拍了拍丹尼尔的手,“丹尼尔,不要跟我说抱歉,是我要对你说抱歉,对于恩熙的事情,我欠你句对不起。”

    “清澜,我知道你们的关系,这件事跟你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说到底是那些人的错。”

    沈清澜终究是没有跟丹尼尔说金恩熙的消息,按照那个小伙子的描述,金恩熙十有九是毁容了,或许身上还有其他的严重的伤,这也许也是金恩熙醒了之后没有联系他们的原因。

    “达尼尔,我们都不会放弃寻找恩熙,但是你也照顾好自己,不要恩熙还没找到,你就先垮了。”沈清澜对达尼尔现在的状态很担心。

    达尼尔笑笑,“清澜,在没有找到恩熙之前,我是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你要是有了恩熙的消息,别忘记通知我。”

    “好。”

    沈清澜从丹尼尔家出来,就去找了伊登,伊登现在跟安德烈住在起,沈清澜先去看了茜丝莉,她去的时候,安德烈正在陪着她。

    “安德烈。”

    安德烈看见沈清澜很惊讶,“安,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茜丝莉,她还好吗?”

    “她很好,就是比较贪睡,现在还在睡觉呢。”

    沈清澜听了这话,差点落下泪来,她眨眨眼,看着茜丝莉点头笑了,“是啊,茜丝莉这次是真的偷懒了,睡得时间可真长,等她睡醒了定惩罚她三天不准睡觉。”

    “那她估计就要跳脚了。”安德烈笑着说道,神情平静,看向茜丝莉的眼神带着宠溺。

    安德烈已经从伊登的口得知了金恩熙的消息,严肃了表情,“恩熙不是被丹尼尔带走的吧?”

    沈清澜嗯了声,“丹尼尔没有得到点点关于恩熙的消息,现在还在找,安德烈,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跟丹尼尔说我们有了恩熙的消息,万那个人不是恩熙,那么丹尼尔会受不了的。”虽然她有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恩熙,可万要是不是呢?

    安德烈理解沈清澜的心情,“安,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肯定恩熙还活着了,那么找到她就是迟早的事情,你也不要过于担心,恩熙会没事的。”

    沈清澜点点头。“嗯,安德烈,你也是,茜丝莉也定会醒的,我直相信。”

    “我跟你样坚信。”

    这时候,伊登走了进来,“安,我已经给我知道的恩熙的朋友打过电话了,他们都没有恩熙的消息。”其实想想也是,金恩熙最好的朋友就他们几个,她就是联系也应该先联系他们,可是事实却是金恩熙醒了没有联系他们。

    “安,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人不是恩熙?”伊登怎么想也想不通,要是那个人真的是恩熙,为什么不联系他们。

    “不会,那个人肯定是恩熙。”沈清澜说的很肯定,“对了,你们见过彼得吗?”

    伊登和安德烈对视眼,齐齐摇头,自从那天从海边撤离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彼得,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般。

    “想办法联系上他,既然恩熙还活着,我想艾伦应该也还活着,或许也被谁救起了。”

    “安,可能吗?”运气就是那么好,两人都活了下来。

    沈清澜不敢肯定,“试试吧,要是真的活着,也算是还了份人情。”在这次的行动,艾伦的人几乎全部折损,剩下的那几个,也随着艾伦的生死不明而树倒猢狲散,不知道去了哪里。

    闻言,伊登和安德烈沉默,伊登想了想,开口,“安,我想办法联系下彼得,不过未必联系得上。”

    沈清澜点点头,又去了那片海滩。

    她雇了帮附近小岛上的渔民,让他们帮忙找人,根据小伙子救起金恩熙的地点,她又将搜寻的范围扩大了不少,碰到有渔民的地方,还上前询问情况。

    连四天,直到距离安安的生日仅剩三天,没有任何收获的沈清澜才不得不放弃。

    “伊登,我就先走了,要是有了恩熙的消息,你定要通知我。”

    伊登点头,“我会的,这次就不能参加你家宝贝的生日了,以后我定补上。”

    沈清澜笑笑。

    回到京城,谁也没问沈清澜这几天去了哪里,安安今天不见妈妈,见到沈清澜很高兴,或许是这段时间沈清澜经常不在身边,安安已经习惯了,这次醒来没见到沈清澜,只是哭了两嗓子就不哭了。

    “安安果然是懂事了,真棒!”得知儿子没哭闹,沈清澜低头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口,闻着他身上的奶香味,颗不安的心渐渐安静了。

    安安的周岁宴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新家举行,来的基本都是相熟的亲戚朋友,还有些是两位老爷子的朋友。

    当然也会有些是冲着两家的声望来巴结来的,手上并没有请柬,因为数量不多,加上今天又是个好日子,沈清澜他们也就没有拒绝这些人进来。

    安安今天打扮得很喜庆,穿着身的红色唐装,还带了顶帽子,粉雕玉琢,真就跟那年画娃娃似的。

    沈清澜穿了身与安安配套的亲子装,傅衡逸也是,家三口站在起,男的俊,女的美,加上枚可爱的宝宝,别提多吸睛了。

    楚云蓉看着家三口站在起的温馨画面,笑得合不拢嘴,楚云瑾笑眯眯,“姐,现在你放心了吧。”

    楚云蓉点头,“放心放心,哎,我当初怎么也想不到衡逸和清澜会在起。”

    “这缘分呐是挡也挡不住,你看看他们多般配啊,衡逸这孩子看着挺严肃人,没想到竟然是个疼老婆的。”

    楚云蓉听了妹妹这话,深有同感,尤其是在知道了某些事情之后,更加明白傅衡逸在背后为沈清澜作了多少,就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知道了也很动容。

    “现在清澜我是不操心了,就等着君煜了。”楚云蓉脸的满足。

    “说起君煜,他和兮瑶结婚也有段时间了,有计划要孩子吗?”

    楚云蓉笑眯眯,“这事不急,年轻人嘛,总是喜欢自由的,兮瑶也是个有主意的,该什么时候生两个人会计划,我现在就顾着安安就好。”

    楚云瑾揭穿她,“你哪里是不急啊,我看你是有安安万事足。”

    楚云蓉并不反对这话。

    “大伯母。”沈君泽远远地看到楚云蓉,过来打招呼。

    楚云蓉上下打量了他意义,点头,“君泽现在是越来越干练了。”

    沈君泽不好意思地笑笑,“都是大哥教的好。”说着四处看看,“今天怎么见到大哥?”

    “他去接兮瑶的父母去了,很快就到。倒是你,你现在在公司还习惯吗?”

    “挺好的,没人知道我是大哥的弟弟,我只是沈君泽,切从头开始,靠着自己双手赚钱,努力工作,让我觉得很充实,我也学到了很多。”

    楚云蓉听了这话很欣慰,“那就好,这样你父亲也放心了。以后有空就常回来看看你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