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秦妍之死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砰”地声,枪声响起,只是血花却并不是从艾伦的身上迸射出来,而是从秦妍的手臂上,她从管家那里抢过来的手枪掉在了地上,她抱着自己的右手腕,手臂上是如注的鲜血。

    变故来的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傅衡逸是什么时候接近了秦妍的身边的,管家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妍,“夫人,没事吧?”

    秦妍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艾伦,对管家的话充耳不闻,如果不是她的腿被废了,动不了,恐怕现在她已经扑上去将艾伦咬死了。

    彼得已经站在了艾伦的前面,副随时要为他挡子弹的姿势,艾伦看着挡在自己面前闭着眼睛,明明很害怕却脚步不动的男人,心涌现出股怪异的感觉,他把将彼得推开,嫌弃地说了句,“怕死还敢冲在前面,走开。”

    彼得被艾伦推到边,踉跄了两步,看着手臂上流血不止的秦妍,暗暗松了口气,拍拍自己胸口,脸的惊魂未定,他也不明白刚才自己怎么就冲上去了,难道真的不怕死吗?要是傅衡逸没有及时出手,刚刚自己是不是就死了?

    这么想,彼得浑身都在冒冷汗,不过眼睛看见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艾伦,笑了笑,起码艾伦没事,到底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彼得并不希望艾伦出事,尽管在艾伦的心,或许自己连朋友都算不上。

    秦妍死死地看着艾伦,她的脑海全都是艾伦刚才讲的话,将她最后的丝理智慢慢抽离。

    “所以,秦妍,你想想自己到底有多可悲,这么多年,就连仇人到底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哦,对了,你还救了你的仇人,当初要不是你,我早就被喂鲨鱼了,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还真是多亏了你。”艾伦的嘴角轻轻上扬,显然心情极好。

    “噗。”秦妍吐出了口鲜血,将她胸前的衣服染上星星点点的血色梅花,看的管家大惊失色,“夫人。”

    秦妍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把推开管家,“艾伦,我要你死。”

    艾伦丝毫不惧。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管家反应过来,秦妍就被人从轮椅上拉起来,把手枪抵在了秦妍的脑门上,是刚刚开了枪的傅衡逸。

    “放了他们,不然我枪打死她。”傅衡逸冷声开口,话是对管家说的。

    管家没有料到自己时的疏忽,竟然让秦妍落入了傅衡逸的手,原本占据了主动的局面瞬间逆转过来,管家看了眼秦妍,朝着手下挥手,“后退,将枪收起来。”

    “管家,你敢,你们谁也不许后退,给我杀了他们。”秦妍理智回拢,怒吼道。她是打定了主意今天不让任何个人离开这里了。

    傅衡逸眼神微变,看了眼沈清澜的方向,她将颜夕紧紧地护在怀里,也在看着傅衡逸,二人眼神对视,只是瞬间,沈清澜就收回了目光,金恩熙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秦妍等人的后方。

    管家没有按照秦妍的意思做,而是对着手下说道,“往后退,将手的枪放下,谁都不许开枪。”亲眼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但是他不能不顾秦妍的生死。

    “管家,谁让你自作主张的。”秦妍很愤怒,要不是被傅衡逸制住,而她本身也根本使不上劲儿,她恐怕早就已经开始反抗了。

    傅衡逸的顶了顶她的脑袋,看向管家,“往后退,将人给我放了。”

    他的枪口就贴在秦妍的太阳穴上,只要轻轻扣动扳机,秦妍的脑袋立刻就会开花,傅衡逸是从危险爬出来的人,在部队这么多年,执行了不知道多少危险任务,这点场面自然是镇得住的,管家相信,要是自己没有按照傅衡逸说的做,今天秦妍势必要死在他的手里。

    秦妍不允许手下后退,与管家僵持不下,而就在二人僵持犹豫间,沈清澜等人已经迅速朝着艾伦的方向靠拢,刚刚靠近,沈清澜就将颜夕交给了颜安邦。

    颜安邦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看着颜夕即便是昏迷依旧苍白如纸的脸色,心疼得难以复加。

    沈清澜接过艾伦递过来的手枪,她的手枪子弹差不多已经耗尽了,也就是说要不是艾伦他们及时赶来,恐怕沈清澜几个就要赤手空拳跟秦妍的人打斗了。

    金恩熙原本是打算绕道后方,能解决几个是几个的,谁知道傅衡逸直接擒贼先擒王了,将秦妍控制住了,管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两方的人汇合,秦妍气得浑身发抖,看着管家的视线透着杀意,她很怀疑管家到底是谁的人,该不是管家再次玩了无间道吧。

    管家注意到秦妍看向他的眼神,心苦涩,面上却依旧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看着傅衡逸,“把夫人放了。”

    “先让他们走。”傅衡逸分毫不让。

    “管家,给我杀了他们。”秦妍叫道。

    她绝对不允许沈清澜等人活着离开这里,不管卡尔是死在了谁的手里,都跟他们几个脱不了关系。

    “夫人,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管家坚定地说道。

    “谁让你管我了,我的生死不用你管,你的任务就是听我的命令,将这些人全部给我杀了。”秦妍很生气,因为管家的不听命令,这是从管家来到她的身边起,这么多年来第次不听她的命令。

    管家纹丝不动,“你们走吧。”

    傅衡逸给艾伦使了个眼色,艾伦的人将沈清澜等人保护在间,朝着车子的方向撤退。

    颜安邦抱着昏迷不醒的颜夕跟在沈清澜的身边,沈清澜则是看向了傅衡逸,傅衡逸挟持着秦妍慢慢朝着沈清澜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沈清澜的枪口直对准着管家,防止突生的变故,不管秦妍如何大喊大叫,管家都没有听她的话,秦妍只能眼睁睁看着沈清澜等人上了车子。

    傅衡逸上的是最后辆车,他将秦妍扯到了车上,现在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护身符,在没有确定自身的安全以前,肯定是不能放了。

    沈清澜也在这辆车上,和傅衡逸左右将秦妍挟持在间。

    秦妍的唯能活动的手刚才也被傅衡逸枪给废了,现在的她不具有丝毫的攻击力。

    车子启动,管家带着人紧紧地跟在身后,双方你来我往的枪声不断,但是管家的人毕竟是投鼠忌器,载着秦妍的车子又在最后,相当于是给艾伦他们树立了道盾牌,除非管家先要让秦妍死,不让就不敢火力全开地攻击。

    但是沈清澜这边就没有任何的顾忌了,颜夕已经救回来了,就连秦妍本人都在他们的手上,管家再也没有了桎梏他们的底牌,他们完全是放开了打,时之间,秦妍的人伤亡惨重。

    金恩熙和安德烈打的最痛快,之前被管家带人像是丧家之犬般追逐了半天,还差点就被人包了饺子,心别提多窝火了,现在有了机会,哪里有不报仇的道理。要不是还要用秦妍威胁管家,恐怕秦妍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方投鼠忌器,方毫无顾忌,这优劣立判,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秦妍这边的人数就锐减了五分之。

    只是沈清澜却忽然发现了点怪异的地方,那就是秦妍太平静了,从上车之后,她脸上的疯狂之色就彻底消失了,有的只是诡异的平静,这样的平静让沈清澜心升起了股浓浓的不安。

    “秦妍,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沈清澜冷声问道。

    她的这问,顿时将金恩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安德烈跟他们不是辆车,倒是苏晴,负责开车,跟他们是辆车上的,听到沈清澜的话,往后视镜里飞快地看了眼秦妍,有些不解沈清澜这话的意思。

    秦妍笑了,“真不愧是魅,脑子就是好用,不过你现在知道也已经晚了。”

    果然有问题,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想到种可能,眼神微变,将手里的手枪交给傅衡逸,伸手在秦妍的伸手找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妍哈哈大笑,“沈清澜,你找不到的,因为根本不在我的身上。”

    沈清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秦妍这话相当于是变相地承认了自己的猜测,“停车,快停车。”沈清澜冲着前面正在开车的彼得喊。

    彼得不解地看向沈清澜,坐在副驾驶的艾伦听到了这话,顿时让彼得先将车停了下来。

    沈清澜快速下车,傅衡逸立刻掩护她,不让管家轻举妄动。

    只见沈清澜跑到艾伦的车前,打开了后座,后座上坐着安德烈和带着颜夕的颜安邦。

    她在颜夕的身上翻找着,刚刚掀开颜夕的衣服,就发现了绑在她身上的个小型炸弹。

    车上的人都看见了绑在颜夕身上的炸弹,之前沈清澜将人救出之后只顾着离开,根本没有仔细检查过颜夕的身上,所以自然也就不知道颜夕的身上被安放了炸弹。

    沈清澜快速地查看了下,这个炸弹并不大,就是因为不大,所以绑在身上才没有那么容易被察觉,要是颜夕是清醒的情况下或许还能自己告诉沈清澜,但是现在颜夕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什么都做不了。

    车上的人神色大变,艾伦再次升起了想要将颜夕扔进大海的冲动,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女人,沈清澜也不用三番两次为了她涉险,她就是沈清澜的累赘。

    颜安邦也被颜夕身上的炸弹惊了惊,察觉到艾伦带着杀意的眼神,将颜夕抱得更紧了些,微微侧身,试图挡住艾伦的视线。

    “能拆吗?”颜安邦问。

    沈清澜神情凝重,“能拆,但是需要时间。”但是现在他们缺的就是时间,秦妍既然这么做了,肯定不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更何况刚才秦妍说了,她们发现的太晚了。

    果然,就在沈清澜说完这话的瞬间,颜夕身上的炸弹忽然亮起了灯,串数字在飞快地跳动着,看这上面的时间,留给他们的时间不足五分钟。

    管家带人也停下了车子,傅衡逸和艾伦站在最前面,与管家的人对峙。

    秦妍依旧被傅衡逸挟持在怀里,有了秦妍在手,管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秦妍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艾伦,顿时恨从心来,死死地看着艾伦,“把我的卡尔还给我。”她的视线落在艾伦的手上。

    “将遥控器交出来。”艾伦提出了条件。

    秦妍咬牙,“没有遥控器。”当时她察觉到沈清澜就走了颜夕之后就按下离开遥控器上的开关按钮,将炸弹启动了之后就将遥控器扔进了大海里,哪里还有遥控器,就算有遥控器,也停不下来,这个炸弹除非将它拆除,否则就只能任由它爆炸。

    “安,这次麻烦了,这个炸弹是和颜夕的脉搏相连的,要是拆除了立刻就会爆炸。”可是要是不拆除,五分钟后他们所有人都要为颜夕陪葬。

    金恩熙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秦妍果真是个狠人,竟然弄到了这样的东西,而且还用在了颜夕的身上。最好的解决办法竟然成了将颜夕抛下,他们在五分钟内撤离炸弹爆炸的范围,她是要让沈清澜做选择,是选择跟颜夕起死还是让颜夕个人去死。

    要是沈清澜选择了后者,那么这辈子,沈清澜都会活在对颜夕的愧疚,辈子心难安,要是选择了前者,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安,我要杀了秦妍。”金恩熙咬牙。

    颜安邦也已经知道了情况的严重性,怜惜地看着颜夕,然后抬头,看着沈清澜,语气坚定地说道,“清澜,你们赶紧走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沈清澜对颜安邦的话充耳不闻,这个炸弹的设计很巧妙,而且这种炸弹有个很大的局限性,就是它必须绑在身上,利用活物的脉搏跳动才有作用,要不然就根本没有,要是秦妍没有启动程序,那么他们随便拿把剪刀就能将炸弹给拆了,但是现在炸弹已经启动了,要是拆下来,炸弹感应不到脉搏的跳动,就会立刻爆炸,这里的所有人,包括管家带来的人在内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时间分秒地过去,沈清澜几人还在研究该怎么拆除炸弹,眼看着时间流逝,颜安邦也急了,“清澜,不要管颜夕了,你们赶紧走吧。”

    他不想让颜夕死,但是更加不想让这么多人陪着颜夕死,他没有忘记,沈清澜和傅衡逸刚刚当了爸爸妈妈,家里还有个不满岁的孩子。

    他已经看到了沈清澜对颜夕的情谊,颜夕能拥有这样的个朋友是她的福气。

    “清澜,赶紧走,我很感激你为颜夕做的这切,但是你要想想你家里的儿子,他还不满岁,你难道要让他成为个孤儿吗?这辈子我没有做到个父亲的责任,到了生命的最后程,我会陪着颜夕走下去,不会让他孤单单的个人走。”颜安邦苦口婆心地劝道。

    “不要说话。”沈清澜厉声说了句,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炸弹上花花绿绿的几根线,这几根线绑在了颜夕身上的心口处,随着她胸膛的起伏而上下起伏。

    苏晴听着颜安邦刚才的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片刻,忽然开口,“我有办法。”

    此言出,几人的目光顿时都看向了她,苏晴蹲下来,缓声开口,“将炸弹转移到我的身上。”

    沈清澜神色变,脱口而出,“不行。”这种炸弹,两种爆炸方式,种是颜夕死,心脏停止跳动,种是时间到,自动爆炸。

    其实第种是可以被人钻空子的,方法就是将炸弹转移到另个活人身上,然后利用这个人的心脏跳动延迟炸弹爆炸的时间,只是这个转移的过程需要快,而且不能是几根线起转,要是起转移,立刻就会爆炸。

    颜安邦也听明白了这种方法,立即开口道,“我来,将炸弹绑在我的身上。”旁边就是大海,只要他往海里跳,即便是炸弹爆炸了沈清澜等人也会平安无事。

    “不行。”沈清澜反对。

    “清澜没时间了,让我来吧,我是她的父亲,我有保护她的义务,过去的二十年我没能做个好父亲,更因为我的瞎眼,让她受了这么多的苦,这算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件事吧,我只求你以后能帮我照顾点她。”颜安邦温和地说道,低着头看向怀里的颜夕,眼神温柔慈爱。

    其实这个女儿他是极喜欢的,从小也是当做宝贝样捧在手里疼爱的,他不由地想起了小时候的颜夕,围在他的身边,叫着爸爸。

    也想起了当他和赵佳卿离婚以后颜夕对他的疏离淡漠,还有赵佳卿死的时候对他的刻骨恨意,他是愧对他的女儿的,至于另个女儿,那更是他这辈子再也抹不去的伤痛。

    之前让沈清澜他们走是无奈之举,现在知道了救颜夕的办法,即便是命换命他也在所不惜。

    “要是颜夕清醒了她会恨死我的。”沈清澜淡淡开口。

    “让我来吧,我反正是孑然身,死活无所谓。”苏晴无所谓地说道。

    “哎呀,你们都不要争了,让秦妍来就好了。”金恩熙忽然说道。

    这是语惊醒梦人,沈清澜眼睛亮,刚才太着急,她倒是将秦妍给忘记了。苏晴迅速起身,跑到傅衡逸的身边将秦妍把拉了过来,就像是拖着只死狗样地将秦妍扔进了车里。

    车里的空间本来就有限,秦妍进来立刻就显得狭小了很多,颜安邦见状,立刻退了出去,将空间让给了沈清澜。

    “苏晴、恩熙,将秦妍给我按住了。”沈清澜冷声说道,这个过程容不得丝的差错吗,不然他们都会没命的。

    金恩熙和苏晴左右将秦妍牢牢固定住,秦妍开始不知道沈清澜想干什么,但是看到了她的动作,立刻就明白了,想要挣扎。

    但是她的手脚原本就被废了,现在身子又被金恩熙和苏晴起固定住,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沈清澜,你放开我,你动这个炸弹,我们都要死。”秦妍不想让沈清澜动手转移炸弹,这个不成功也就算了,大不了大家起死,反正她也已经不想活了,但是万成功了,那么她的计划就泡汤了。

    沈清澜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般,手上的动作不停,三下五除二将秦妍胸前的衣服剪开,露出了她胸膛,然后小心的将其根线从颜夕的身上拿起,十分迅速地将它粘在了秦妍的身上。

    沈清澜停顿了两秒,屏住了呼吸,目光死死地看着炸弹,这时候要是爆炸,他们也只能是认了,等了两秒,相安无事,沈清澜微微松了口气,也就是说这个方法是完全可行的。

    “苏晴,你也要帮着他们吗?你不要忘记了,当初是我救了你的命。”从沈清澜那里无法下手,秦妍又将目光转向了苏晴。

    车厢里充满了浓重的、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这是从秦妍的手臂上散发出来的,她被傅衡逸打伤的手臂因为刚才苏晴见她拉扯过来的动作又开始流血不止。

    苏晴闻言,眼神微闪,神情变得淡漠,“我帮你做了那么多事情,无论几条命也都还给你了。”

    “不,你还有最后件事没做,我不要你去绑架楚云蓉了,我现在就要你将沈清澜杀了。只要你完成了,你就自由了。”

    苏晴嘴角轻勾,“你死了我样自由了。与其费劲去杀沈清澜,我宁愿看着你死。”

    而就在说话间,第二根线也已经转移到了秦妍的身上。

    秦妍见,更加急了,扬声就想让管家开枪,但是她的声音还没传出去,嘴里就被塞了块布,这块布也不知道苏晴是从哪里拿来的,脏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还散发着股奇怪的味道。

    金恩熙皱了皱鼻子,嫌弃地看了眼秦妍嘴里的布,苏晴耸肩,脸的无辜,“我从车里拿的。”

    沈清澜对身边的情况充耳不闻,专心地看着炸弹上的线,炸弹上共有六根线,现在已经被转移了两根,还剩下四根。

    另边,管家眼睁睁看着秦妍被苏晴像是拖死狗样地拖走,顿时就急了,“你们放开夫人。”

    苏晴哪里管这些,只管拖着秦妍去了车里,管家想冲上来,但是却被艾伦和傅衡逸举枪拦在了原地。

    傅衡逸和艾伦也不知道沈清澜将秦妍带走是想干什么,不过想想也知道肯定跟颜夕身上的炸弹有关系。

    “我将炸弹的遥控器给你们,让你们走,你们将夫人放了。”管家妥协,看着秦妍被带走,他的心很不安。

    傅衡逸神情不变,冷眼看着管家,“你们退后六十米。”六十米的距离刚好已经超过了手枪的有效射程,能够给他们之后的撤离争取定的时间,“然后将枪都给我扔在地上。”

    管家黑脸,“这不可能,谁知道我退你们会不会对夫人做出什么事情。”他根本不相信沈清澜等人会放过秦妍,这次的机会,不管对哪方来说,都是出去对方的个好机会。

    “你只能选择相信我们。”傅衡逸开口。现在的问题是管家手上没有他们的把柄,威胁不了他们。

    “我数三个数,要是你不后退,那么我们也只能选择拼死到底了。”傅衡逸的声音越发冷成,“三、二、”

    “等等。”管家开口,“我们退。”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往后退。

    “最多二十米。”管家边退,边说到。

    傅衡逸只是想为沈清澜争取时间,自然不管管家后退多少米。

    管家退到二十米开外,停了下来,与傅衡逸等人远远地对峙着,手里的枪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

    艾伦看向彼得,“去看看那边什么情况。”彼得朝着身后的车子走去,就看见沈清澜正在转移第四根线,看清楚了他们在做什么,彼得大吃惊,这简直就是疯狂的行为,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个不小心,我们全部的人都会去见上帝吗?

    果然是艾伦教出来的人,跟他样的疯狂。彼得看了眼,没有上去打扰,去跟艾伦小声汇报了情况,傅衡逸自然也是听见了,他的眼神微微波动,却什么都没说,无论沈清澜做什么,只要他在她是身边,他都会支持她。

    只是就在沈清澜将第四根线顺利转移到秦妍的身上时,炸弹上的数字的跳动忽然变快了起来,原本还有三分半的时间瞬间只剩下了三分钟。

    直看着数字的金恩熙,脸色立刻就变了,“怎么回事?”

    “二人的心率不致,时间变快了,小……沈小姐,快,抓紧时间。”苏晴催促。

    虽然炸弹上显示的是三分钟的时间,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三分钟,搞不好就连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沈清澜脸上片沉静,她是那种遇到危险,情况越危急,头脑越冷静的人,迅速地将最后两根线转移到秦妍身上,然后将炸弹移到她的身上,冲着苏晴喊了声“快,扔海里。”

    秦妍脸色大变,想要挣扎,却被金恩熙和苏晴抬起手脚,抬出了车厢。

    这条路原本就是山路,边是山,边就是大海,所以有些车子在这里出事,直接就冲进了海里,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

    金恩熙和苏晴迅速将秦妍用力地扔了出去,秦妍的身体就像是条抛物线,在空划出了道优美的弧线,只是不等这条抛物线落下,空就忽然想起了声巨响。

    “趴下!”沈清澜厚了声,众人下意识地往地上趴,将头抱住。

    管家眼睁睁看着他们将秦妍的身体抬出了车厢,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扔进了海里,然后砰地声,在他的眼前变成了朵巨大的火焰之花。

    这场爆炸地动山摇,海水被炸起了老高,有部分海水直接浇在了他们的身上,没等动静平息,沈清澜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快走!”

    众人反应也很迅速,回到了车上,车子瞬间飚了出去,等管家从秦妍被炸死的事实反应过来,傅衡逸等人已经开着车子跑出去了很远。

    管家的眼睛片赤红,都是疯狂之色,“给我追,个不留。”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盘山公路上开始了段追逐游戏,沈清澜等人边跑,边向后射击,子弹打在车身上,落在路面上,场面混乱不堪。

    忽然,沈清澜他们乘坐的车子被管家的人打破了轮胎,就连油箱也并被打坏了,“安,我们要弃车了。”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冲着旁边的辆车上的傅衡逸喊道,“傅衡逸,掩护我们。”

    傅衡逸和艾伦神情肃,靠近了沈清澜些,傅衡逸打开车门,侧着身子,朝着身后连连放了好几枪,艾伦在啊另侧的车门上,在二人的火力掩护下,艾伦手下的三辆车子渐渐靠近了沈清澜的车,金恩熙瞅准机会,直接跳了过去,随后是苏晴。

    车子是沈清澜驾驶的,眼见着金恩熙和苏晴都已经转移了,大家看着沈清澜忽然犯了难,沈清澜应该怎么过来。刚才是沈清澜让两辆车保持平行的车速,才金恩熙和苏晴顺利到了其他的车上,现在轮到她自己了,应该怎么办?

    “清澜,将手给我。”傅衡逸说道。

    艾伦立刻明白傅衡逸的意思,让彼得将车速与沈清澜驾驶的车子保持致,安德烈的半个身子已经挂在了车外正朝着管家等人疯狂开火。

    管家眼睁睁看着秦妍在他的眼前被炸的尸骨无存,早已经疯了,紧紧咬着沈清澜他们不放,将几乎将所有的火力都集在了沈清澜那辆车上,沈清澜这个时候跳车其实很危险,但要是不跳车,等到车子爆炸,她会更加危险,衡量利弊,她现在只能选择跳车。

    傅衡逸将枪扔,手紧紧抓着车门,手朝着沈清澜伸来,根本不管身边的流弹,要不是艾伦和安德烈等人的掩护,傅衡逸估计也已经受伤了。

    沈清澜打开车门,将手放在傅衡逸的手上,她的脚踩在了艾伦的车上,傅衡逸个用力,她就到了他的怀里。

    傅衡逸护着沈清澜钻到车里,沈清澜却回头去看傅衡逸,刚刚她听到了他的闷哼声,十有九是受伤了。

    傅衡逸摇头看,示意不要紧,刚才在最后刻,他被颗流弹打了手臂。他穿的是黑色的衣服,看不出来身上流血了,但是衣服上瞬间变深的颜色和血腥气提醒着沈清澜他受伤了。

    沈清澜拉过傅衡逸的胳膊,正要给傅衡逸检查,傅衡逸却将手抽离了出去,“等安全了再说。”他将把枪扔给沈清澜。

    沈清澜抿唇,深深地看眼傅衡逸,将注意力集在后方。

    “艾伦,不好了,前方因为昨夜的暴雨塌方了,道路被块巨石挡住,我们过不去了。”彼得忽然脸色大变,听着耳机里传来的手下的报告。

    听到这话,几人的脸色同时大变,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沈清澜和傅衡逸快速的打量了眼附近的地形,“快,我们上山。”

    公路面靠山,面靠海,他们肯定不可能集体跳海,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跟管家死磕,秦妍已经死了,他们的手上没有了桎梏管家的筹码,现在的管家又是个疯子,他只想着将他们全都杀了给秦妍陪葬,根本不管自身的死活,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他们只能暂避锋芒。

    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案,又金恩熙和安德烈带着几个人打掩护,其他人快速下车,从侧面的条小道爬上山去,管家这边的人见状,立刻集火力攻击,却被金恩熙等人挡住。

    群人边退边战。

    “我已经联系了直升机,我们需要跑到山顶,山顶上有块平地,直升机会在那里接应,十分钟后就到。”艾伦说道。

    他们这里的人有些多,直升机能乘坐的人有限,目前他能联系到也只有三架,也就是说这次过后,他的手下会损失大半,但是艾伦已经顾不上这些,不管如何,都要将沈清澜安全送走。

    傅衡逸的左手臂已经受伤了,鲜血直往下流,沈清澜心着急却也不能现在就停下给他包扎,管家的人还在后面紧追不舍呢。

    身边不断有人倒下,沈清澜头也不回,群人往山顶撤离。

    管家这边的人已经只剩下了三分之。但是他们的武器装备充足,时间,沈清澜等人也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艾伦的人已经损失过半了,就连金恩熙身上也被打了。苏晴边扶着她,边往身后开了几枪,众人好不容易才跑到了山上。

    而以此同时,管家的人也已经追到了。

    ------题外话------

    嗯,秦妍终于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