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各方齐动,风云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女孩子嘻嘻笑,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变了,哪里还有刚才的却却,“你就不能让我再玩会儿?”

    沈清澜伸出手,“将东西给我。”

    女孩子没有给,而是打量着沈清澜,“别着急嘛,你像我买了东西了我就肯定会给你,只是我想知道,你要这些武器做什么?为什么以前我在道上从来没有见过你?”

    “你是做交易还是打听情报?”沈清澜淡淡反问。

    女孩子笑眯眯,“我就是纯好奇,你有兴趣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吗?”

    沈清澜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没兴趣,你要是不想跟我做这笔生意,我就先走了。”

    “哎,别啊。”女孩子把拉住沈清澜的胳膊,对上她清冷的眸子,讪讪,将手放开,“你不要这样嘛,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都在这里呢,不过需要你自己组装。”她将自己直背在背上的包包递给沈清澜,然后揉了揉肩膀,“可重死我了。”

    沈清澜拿在手里拎了拎,“剩下的钱等我确认了东西之后就会给你打过来。”

    “哎,你现在就走了,不留下喝杯庆祝我们的合作愉快吗?”

    沈清澜脚步不停,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里。

    女孩子盯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遗憾地摇摇头,她是想跟沈清澜多多相处的,谁让这个女人给她种很神秘的感觉呢。她做的都是顶尖武器的生意,就算是道上的人知道的也不多,般知道也是熟客或者是熟客介绍的,但是这个女人不是,她是直接找到了她,开了个十分好看的价格,想要她手上的顶尖武器,数量不多,就三件,但是这三件却是她手最好的了,其有两件甚至连道上的人都不知道在她的手。

    这个女人找到她的第句话就是要买武器,价格随便她开,条件只有个,那就是保密,这个要求她原本就是这么做的,毕竟帮客户保密也是为她自己的人生安全考虑。

    只是她很好奇的是沈清澜到底是怎么找到她的?这也是她今天会亲自出来送货的原因。

    沈清澜走出酒吧,转过个拐角,再出来时,头上的长波浪卷发已经变成了头俏丽的短发,身上的衣服也串成了套运动服,脚上穿着双运动鞋,整个人散发着股青春活力,她的肩背着个双肩包,拦了辆的士,报了地址。

    回到酒店,沈清澜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检查看了下,开始快速地组装,要是有人看到这幕,肯定会为她的速度感到惊叹。

    不到分钟,沈清澜就已经完成了组装,将武器随手扔在边,拿出手机给刚才见面的女孩子打钱,交易完成之后,直接拿出了手机卡,将手机卡扔进了厕所里,冲走了。

    沈清澜进去又换了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将武器放在身上,光明正大地走出了酒店,她的耳朵里塞着个耳机,“恩熙,查到踪迹了吗?”

    “已经查到了,安,你确定要这么做吗?”金恩熙神情犹豫,她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魅竟然要重出江湖了,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很好的个办法,魅重出江湖的消息在他们的操作下,肯定会迅速在道上传开,那么秦妍想要不知道都难,到时候她肯定会来找沈清澜,毕竟有什么在沈清澜还是魅的时候就揭穿她的身份更能让沈家受打击呢?

    而沈家到时候就不止是身败名裂的结果了,搞不好是要背上贩卖国家情报的罪名的,别忘了,魅可是曾经的世界第杀手。

    “恩熙,我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时间就是生命,颜夕在秦妍的手里多待天都会多分危险,她这辈子已经够苦了,我不想让她继续遭遇劫难,所以,恩熙,这次请你们帮我。”

    金恩熙神情怔,“安,不要跟我说请,我们几个的命都是你救的,当初要不是你,我们现在也不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这几年我活得很开心,你放心,这次我定帮你将秦妍给解决了,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恩熙,要是看见了傅衡逸,记得千万要阻止他,哪怕是用上特殊手段。”

    “安,这样他会恨死你的。”金恩熙眼神微变,这个特殊手段四个字已经包含了沈清澜的决心。

    “恩熙,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失去父母。”这次的行动太危险,即便是沈清澜都没有把握可以在秦妍的手全身而退,毕竟秦妍的手有人质,而他们的手什么也没有。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傅衡逸出事,不管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这个家。

    “安。”金恩熙感受到沈清澜心的坚决,眼眶微微湿润,可是随之而起的,确实豪情万丈,讲真,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沈清澜了,这让她想起了他们几个当初驰骋这个世界的时候。

    “安,你放心,我相信创造了那么多神话的我们,这次定会再次创造出神话。”

    艾伦自从接到了沈清澜的电话之后就消失在了城堡里,而那些监视着金恩熙和伊登的人也不见了,整个城堡除了彼得留下来,其他人都让艾伦带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带着人去了哪里。

    伊登现在身受重伤,自然是帮不上任何忙,只能留在这里,安德烈从茜丝莉的房间里出来,神情冷漠,即便是面对金恩熙,他的脸色也没有丝毫的缓和,金恩熙知道安德烈是在怪他们隐瞒着他。

    “安不是已经来了吗?走吧。”安德烈说了句,不含丝的感情,金恩熙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看了伊登眼,跟上安德烈的脚步。

    三人约好了在红灯区碰面,当金恩熙他们到达的时候,沈清澜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她将武器扔给安德烈,金恩熙今晚的主要任务是破坏目标所在地方的监控系统,所以并不需要出去,安德烈负责掩护沈清澜。

    沈清澜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枪身,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这是她每次行动之前的习惯,会让她的头脑更加的清醒。

    这是她昨晚接的个任务,目标是M国当地的个D枭,专门将毒品贩卖到Z国,沈清澜之所以选择他下手也不是没有清除颗毒瘤的心思在里面。

    “安,到了。”金恩熙停下车子,沈清澜看着外面这座高楼大厦,谁能想到个堂堂跨国公司的老总竟然是个大毒枭呢。

    沈清澜的嘴角轻勾,“开始吧。”

    金恩熙将个黑色的圆饼状的东西递给安德烈,安德烈下车,今晚是这个集团的周年庆典,目标作为企业老总,必定是会在这里出现的。

    安德烈身的西装笔挺,将东西放进胸口的衣兜里,拿出张请柬,只身走进了会场,沈清澜等到安德烈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也跟着下车,她去往的是与这栋大厦相邻的大楼,她的背上背着个双肩包。

    金恩熙的膝盖上放着台电脑,手指飞快地在上面敲打着,计算着时间。

    沈清澜走到了大厦的顶楼,看了眼有这个大厦差不多高的邻座大厦,那是目标所在的地方,她看了眼两座大厦之间的间隔,掂了掂手里的鹰勾爪的重量,随后个用力的甩手,鹰勾爪就飞了出去,精准地抓住了对面大厦顶楼的凸起,沈清澜用力扯了扯,发现鹰勾爪已经牢牢地抓住了地面,并不会脱落,将另端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固定住。

    她往下看了看,从这个高度我只能看到脚底下条用灯光装饰起来的线,那是条马路,她收回目标,戴上了手套,双手抓着绳索就这么滑了过去,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只要她的手松开或者是绳索断裂,她都会从近百米的高楼上摔下去,粉身碎骨。

    但是沈清澜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恐惧,脸的淡定,很快,她就滑到了对面,她个灵活的翻身,脚就勾住了天台的边缘,再个翻身,人就已经站在了天台上。

    “安德烈,恩熙,我已经就位。”沈清澜对着空气说了句,耳机顿时传来了金恩熙的声音,“安,再给我分钟的时间,我马上就好。”

    “安,我这边已经就位,目标应该在十六楼的房间里,会场没有发现目标。”安德烈浑厚的嗓音从耳机传了过来,隐约可以听见现场的喧闹声。

    又过了会儿,耳机传来金恩熙的声音,“安,已经干扰成功......”

    沈清澜目光凝,将已经固定住的绳索顺着墙壁放了下去,然后她直接抓着绳索向下攀爬,这座大厦外面全是玻璃,其实很难攀爬,但是沈清澜的速度却很快。

    “安,距离你左手边米远的房间没人,你可以从哪里进去。”金恩熙盯着电脑屏幕说道。

    沈清澜看了看四周,果然就看见左手边的窗户开着,她轻轻荡着绳索,将自己荡向那扇窗户,然后把抓住了窗户的边缘就翻身进去了。

    这是件办公室,关着灯,黑漆漆片,她的拿出副夜视镜戴上,观察了眼四周的环境,“安,从这个房间出去之后右转,走到底有个安全通道,那里可以通往十六楼,这条道上没有人,等你到了十楼之后我会将守在十六楼走廊上的保镖都引开。”

    沈清澜没有应声,她知道金恩熙能明白她的意思,多年的默契让沈清澜有这个底气。

    她朝着金恩熙规划的路线走去,果然走到十楼之后,就听见楼下隐隐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安,十六楼里还剩下两个保镖,直守在房间的门口,你能搞定吗?”

    沈清澜轻轻在耳垂上敲了敲,她的耳垂上带着枚黑色的耳钉,金恩熙听到这声敲击声,立刻就明白了沈清澜的意思。

    “OK,我只能为你争取到分钟的时间,在这分钟里,你需要解决掉这两个保镖以及目标人物,并且返回到楼顶。”

    “开始吧。”沈清澜说了句,然后人就窜了出去,手的枪对准门口的二人,人送了枪,二人还没等反应过来,眼前就闪过脸血色,身子不自觉往地下倒去,沈清澜个闪身,扶住了二人,慢慢将二人放在了地上,全程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从监控画面上,只能看到二位保镖站在房间门口,尽职尽责地保护着房间里的人,没有丝毫异样,更神奇的是,监控画面上的时间并没有静止,还在跳动着。

    沈清澜站在房间门口,抬手敲门,里面传来道男声,“什么事情?”

    “凯特先生,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该下去了。”沈清澜说道,声线与她平日里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同。

    里面的男人丝毫没有怀疑,站在外面的报表都是他花了大价钱请来的,要是这样都能出问题,那么他那些钱也是白花了。

    脚步声响起,房门打开,只是当凯特看到外面的人的脸的时候,眼神瞬间变,手伸进了怀,可是很快,他就不敢再动了。

    “凯特先生,你可千万不要动,我这玩具容易走火。”沈清澜轻声开口,声音魅惑。

    凯特的手停止了动作,直盯盯地看着沈清澜,“你到底是谁?”

    “我是来取你的命的人。”

    凯特闻言,目眦欲裂,死死地盯着沈清澜,“谁派你来的?”

    “为雇主保密是我的义务,凯特先生,十分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叫魅。”

    凯特瞬间睁大了眼睛,“不可能,魅在九年前就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魅。”

    沈清澜微微笑,“我就是魅,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凯特先生,有人买了你的命,而我刚好需要个重出江湖的理由,所以,真是抱歉了凯特先生。”

    沈清澜的手指轻轻扣动了扳机,不等凯特将怀的武器拿出来,他高大的身影就砰地声砸在了地上。沈清澜看着还在冒着白烟的枪口,将朵黑色的曼陀罗放在了凯特的胸口位置,神情淡漠,那里,血色之花正在缓缓绽放。

    她走出房间,很快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很快,整座大厦里就传来了动静,尖叫声和凌乱的脚步声即便是隔着老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沈清澜站在十楼的楼梯口听了会儿,然后快速出现在大厦的天台上,按照来时的方法,滑到了隔壁的大厦。

    她将绳索收回来,离开了这里。

    “安德烈还没回来吗?”沈清澜回到车上,没有见到安德烈,问道。

    金恩熙摇头,“还没,这帮人反应很快,他们将所有的宾客都拦住了,他暂时出不来,让我们先走。”

    “先等等他。”沈清澜说道,不过对于安德烈的安全并不担心,他毕竟是受邀而来,今晚的任务也只是将干扰器放置在会场内,事发之时他还在会场根本没有离开,这帮人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会为难他。

    过了十分钟,安德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沈清澜的视线,等到安德烈上车,车子就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回到酒店,沈清澜直接回了房间休息,他们包下的是间套房,总共四个房间。

    第二天,当沈清澜起床之后就收到了凯特被人在自己的酒店枪杀的消息,而凶手就是失踪多年的魅。

    魅重出江湖,第个就拿凯特开刀的消息瞬间传遍了道上。

    这个消息之所以会传播的这么快,自然是沈清澜有意为之,原本因为魅的消失而渐渐放松了的人们立刻想起了当年魅带给他们的阴影,时间道上是人心惶惶,生怕自己个不小心就变成了魅的目标。

    艾伦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看着对面的男人,眼神不屑,“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竟然让个女人挡在你的前面,傅衡逸,你就是个废物。”

    傅衡逸神情冷漠,即便是听到艾伦的话他的神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早就知道了沈清澜的计划,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有的不是震惊而是担心,他担心沈清澜的安危,虽然知道她肯定不会让别人看到她的真容,也不会让自己受伤,但是这颗心依旧七上下的,看不到沈清澜,他的心永远放心不下。

    “找到他们的位置了吗?”傅衡逸冷声问道,沈清澜离开之后,他就去追寻她的踪迹,但是有金恩熙为她掩盖行踪,傅衡逸很难查到。

    正在她犹豫着是不是要动用关系的时候,艾伦的人找到了他,说是要见他,这才有了现在的面对面的场景。

    艾伦神情僵,他的手下查不到沈清澜的踪迹,只知道她在M国活跃过,简直就是鸡肋消息。傅衡逸什么都没说,可是艾伦看着傅衡逸的眼神就能明白这个男人在鄙视他。

    艾伦的眼底怒气冲冲,却生生压下了这股怒火,“他们不主动出来我的人暂时找不到她们,但是我已经布置好了,只要秦妍出来,我们就可以很快杀了她。

    傅衡逸对艾伦的这份乐观保持着种怀疑的态度,说白了,秦妍要是这么容易被收拾了,他们也不用折腾这么久了,这个女人蹦跶了二十多年,早就已经成精了。

    傅衡逸将份件扔在艾伦的面前,“这是我得到的份与秦妍有关系的道上的大佬的名单,你看看能不能解决几个,不要让他们出来添乱。”

    为了这份件,傅衡逸费劲了心思,可以说是动用了自己可以动用的所有的关系,甚至欠下了不少的人情。

    艾伦拿起件看了看,眼神渐渐严肃起来,件上有些人的名单是他已经查到的,也有部分是他没有查到的。

    “黑色标记的是跟秦妍关系般的人,红色标记的是关系很不错的人。”傅衡逸淡淡说道,其实上面的人的名字虽然多,但是真正关系好的也就那么几个,其关系最好的山本上次还被他们给破坏了。

    艾伦指着上面的个名字,“山本你重点标记出来是什么意思?”

    “山本和秦妍的合作直很亲密,上次虽然被我们破坏了,但是只要有利益,他们就可以重新联盟,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在山本和秦妍联合起来之前先将山本给解决了。”

    艾伦沉吟,这确实是个好办法,秦妍他们找不到,但是山本却直在那里,“傅衡逸,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以为是处,至于这上面关系般的人,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他们保持立,不插手我和秦妍之间的事情。”

    这些年他虽然沉寂了下去,但是并不代表他在道上就没有了地位,他的面子,很多人都是要给分的。

    傅衡逸将这份名单交给艾伦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意思,靠他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要合理利用所有能够利用的资源。

    而经过这几次的打击,其实秦妍本身的人手已经少得可怜,除了管家带走的那批人,剩下的人可以说是死绝了,只要保证这些人不帮助秦妍,那么秦妍对沈清澜的威胁就会减少了分,而傅衡逸想要做的,就是找到颜夕的下落,将颜夕救出来。

    只要秦妍的手里没有了桎梏沈清澜的人质,沈清澜就可以放手搏。

    艾伦已经知道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打算,还以为这俩夫妻是商量好的,谁知道二人现在是各做各的。让他说那个叫做颜夕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救,对于他来说,任何连累了沈清澜的人都是该死的人,颜夕现在尤其是。

    要是颜夕在艾伦的面前,指不定艾伦都会亲手取了她的性命。

    “你有消息就通知我,我先走了。”傅衡逸站了起来,他跟艾伦绝对算不上朋友,这次他是个人擅自离开部队出来的,身边并无可用之人,和艾伦合作也属于无奈之举,虽然立场相对,甚至艾伦曾经联合了King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是只要可以让沈清澜平安无事,他愿意暂时忘记自己军人的身份,忘记过往的恩怨,和艾伦联手合作。

    艾伦看着手上的这份名单,过了很久,才拿起手机依次给上面的人打电话,其实上面的很多人都是他父亲那辈建立起来的关系,要论资格,他跟他们才是关系更近的那个,只是因为这些年他对父亲的恨意,将这些关系刻意忽略了,然后也就真的忘记了,谁能想到秦妍竟然还跟他们保持着联系。

    傅衡逸走在陌生的城市街头,看着身边的车来人往,心的焦躁越来越浓烈,他不清楚沈清澜去了哪里,也联系不上她,唯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她暂时还是安全的。

    但是这份安全可以持续多久傅衡逸却无法保证,毕竟魅出现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很多人都在找她,这其必然包括暗蛰伏的秦妍。

    而此刻Y国的座别墅内,秦妍正在听管家汇报着这几天的消息。

    “魅出现了?”秦妍轻声开口,嗓音嘶哑,她的声带已经毁了,能说话就是万幸。

    管家低着头,不敢去看秦妍现在的样子,她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副包着人皮的骨架,身上是彻底没肉了,眼看去很是可怕。

    “是的,夫人,凯特已经死在了她的手,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遍了。”管家恭敬地回答道,眼角余光看见秦妍放在胸上的骨瘦如柴的手,他的眼底飞快地浮现抹心疼,很快又消失无踪。

    “沈清澜为了引我出来还真是够拼的。”秦妍轻笑,只是这个笑声却暗含了嘲讽的意味。

    “夫人,需要我去将沈清澜的身份昭告天下吗?”

    “卡尔的骨灰找到了?”秦妍淡淡反问。

    管家立刻就明白了,“夫人,是我们没用。”

    “既然知道自己没用就赶紧去找,不要时刻提醒我你们到底有多废物。”

    “是,夫人。”

    管家走了两步,脚步微顿,“夫人,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仇人未死,你要是不保重自己的身体,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秦妍怔,亲者痛,仇者快?她现在还有亲人吗?她看着自己已经不成人样的手,嘴角笑意嘲讽,原以为卡尔死后,她和艾伦才是最亲近的,而她也将艾伦当做是自己唯的亲人,所以当初她废了那么大的劲才将他救上来,结果呢,他竟然为了个女人处处跟她作对,现在还在千方百计地想要杀了自己,可以说,自己只所以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艾伦居功至伟。

    “对不起卡尔,我实在做不到原谅艾伦,二十多年了,他直不让我见你,甚至想要杀了我,卡尔,我的心很痛,我将他当做相依为命的亲人,可是为了个仇人的女儿,他这样对我,卡尔,我希望你不要怪我,下辈子吧,下辈子我赔给你个孩子好不好?”秦妍对着空气轻声呢喃,神情悲伤。

    她的怀抱着个相框,紧紧地贴在胸口的位置,“卡尔,我现在已经不想见你了,我变得很丑,就连我自己都不想看自己眼,我担心你看了之后就不会再爱我了,你答应我,即便是现在看到我了,也不许嫌弃我,你要是嫌弃我,也不许笑话我,下辈子,我定生的美美的,然后早早地遇见你,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这辈子没能为你生下个孩子,是我最大的遗憾。”

    她想站起来,但是手脚筋都被挑断了,管家虽然会接骨,可对这样的伤势却无能为力,她现在的活动范围就是张轮椅。

    “推我出去晒晒太阳。”秦妍对站在角落充当背景墙的保镖说道。

    保镖走过来,推着秦妍出去,他没有推着秦妍走出去很远,就在自家别墅的院子里转转。

    秦妍看着满园的鲜花,眼底的抑郁丝毫么可以减弱分。

    “啊啊啊,妖怪啊,妈咪,救命。”忽然,阵小孩子的尖叫声划破了天际,也划过了秦妍的耳膜,她朝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只见个小男孩子坐在地上,手撑在身体的两侧,脸惊恐地看着她,刚才的那声妖怪明显就是在说她。

    秦妍眼睛暗,身上的气息更加阴郁了分,小男孩吓得眼泪下子就下来了,母亲听到孩子的哭声,连忙从开着的别墅大门外冲了进来,把将儿子搂在怀里,张开想说秦妍,但是看清了秦妍的样子,以及站在秦妍身后的保镖之后,到嘴边的话立刻吞了下去。

    “对不起,这位夫人,是我的孩子不懂事,打扰到您了,十分抱歉,我现在就带他离开。”女人抱住孩子匆匆离开。

    秦妍冷冷地看了那母子眼,正好对上小男孩睁开的眼睛,吓得他立刻就闭上了。

    秦妍看着散落了地的鲜花,很明显这个小男孩是从附近的狗洞里爬进来的,“将花园里这些花都给我铲了,还有那个狗洞,也给我堵了。”这些鲜花这样美丽,只能更加衬托出她的丑陋。

    保镖应了声。

    “回去吧。”秦妍冷声说道,“给我联系山本先生,我有些话想要对他说。”这话说是对朝着她走来的管家说的。

    管家原本伸出去想要帮秦妍推车的手立刻收了回来,“夫人,山本先生现在对我们有误会,恐怕不会轻易见我们。”这是实话,他们在R国的那些人都死在了山本的手上。

    “管家,这么点误会该怎么消除难道也需要我教你?”秦妍沉了脸。

    管家眼神微变,“夫人,我现在马上去。”

    秦妍挥挥手,像是赶苍蝇般。

    山本接到秦妍的邀约,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上次秦妍联合莱恩想要杀了他,现在竟然还敢约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拿她没有办法了是吧。

    被拒绝了,管家点也不意外,换做任何个人都不会轻易过去,但是上次的事情确实就是个误会,他继续给是山本打电话,打到后来,山本直接就关机了,管家也很无奈,山本不会愿意接电话,那么不管想要做什么都是多余。

    R国,山本看着对面的女子,“你说秦妍到底想干什么?”

    女子的手里拿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山本先生,你这么聪明,会猜不到秦妍想做什么?”

    “我是知道,不过她是凭什么以为我会在她算计了我,让我损失惨重之后还会出手帮她?”这点让山本不是很明白。

    “无非就是利益,这个世界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或者敌人,这句话,山本先生不是做的很好吗?”女子的嘴角挂着丝笑意,明明是嘲讽山本的话,但是山本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苏晴,你这话说的我很伤心,明明我们也是合作多年的朋友了。”山本笑笑,眼睛里带着丝无奈,似是看着个顽皮的孩子。

    苏晴眼神微闪,“山本先生,该你下子了。”

    山本看向棋盘,眉头皱,将棋子放下,“你又赢了,苏晴,每次和你下棋我都没有赢过,但是却忍不住还是想跟你下,你说我是不是找虐呢。”玩笑的语气。

    苏晴微微笑,转移了话题,“道上传来消息,魅出现了,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听到魅的名字,山本的眼杀气闪而过,“自然是要去看看这个魅到底是人是鬼,当初她杀了我弟弟,我总也要讨回这笔账。”

    苏晴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山本先生,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参与。”她严肃了表情。

    山本闻言,不解地看向她,“苏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这个魅根本就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你想想,魅已经消失九年了,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出现就出现了,却又闹得道上人尽皆知,这件事难道不奇怪吗?”

    被苏晴这么说,山本也觉得此事透着怪异,“你继续说。”

    “我怀疑这件事应该是有人想要借助魅的名字崛起,或者是有人给有心人下了个套。”苏晴不紧不慢地说道。

    山本拧眉想着苏晴的话,“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魅不管是什么目的,都是假的?”

    “对。”

    “不过,这个世界上能做到魅那样来无影去无踪的也没几个吧,我可是听到消息,凯特被杀的时候,监控室的人和他花了大价钱雇来的保镖丝毫没有察觉。”山本心依旧持有怀疑。

    “那你觉得我的身手如何,要是假扮魅,能做到吗?”

    山本愣,随即笑了,“是了,要是你,你也可以做到。”

    “所以,我猜秦妍是想拿魅的消息换你出手,上次她不就是这样做的吗?”苏晴喝了口茶,说道。

    山本冷哼声,“秦妍当我是傻子?”

    “不管是什么方法,好用就行,你想找魅报仇,这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利用的地方。”

    “苏晴,还是你聪明,你说得对,秦妍这个女人还真的令人恶心,多谢你的提醒。”

    苏晴淡淡笑,“我们是朋友,提醒声不是应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