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早产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好,都听你的,只是到时候还是要请个保姆,妈年纪也大了,我们不能将孩子都交给她,要给她安享晚年的时间。”

    方彤嘴角高高扬起,“难怪我妈喜欢你比喜欢我还多,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更像是我妈的亲儿子。”

    李博明笑,“我跟你结婚了,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对他们好还不是应该的吗,而且你对我爸和季阿姨也很好,上次我爸还打电话跟我夸你呢。”

    “好了,我们两个就不要再这样夸来夸去了,这次我回来可以在家里待个星期,明天我们出去度假吧,你有时间吗?”

    李博明想了想近期的行程安排,点头,“可以,不过远的地方估计去不了。”

    “这几天也去不了远的,对了,清澜上次去的那个风情小镇就不错,我们去那里吧。”

    “好。”

    李博明刚打算和方彤进行夫妻间的交流,手机就提示有信息进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眼,面无表情地将信息傻删除,然后关机。

    “怎么了?”方彤问。

    李博明柔声开口,“没什么,就是垃圾短信,现在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能收到各种各样的垃圾短信,简直烦不胜烦。”

    “别理会就是了,我把都是直接删除的。”方彤安慰他。

    李博明微微笑,低下头吻上方彤的唇。

    童韵诗等了好会儿都不见李博明回信息,看了看时间,给李博明打了个电话却显示已经关机了,她黯然地放下手机,看着浴室里漏水的水龙头,只能选择先将总闸给关了。

    第二天早,方彤和李博明下楼的时候就在车库里遇见了童韵诗,“博明,早上好。”她看向李博明身边的女人,眼神带着打量,“这位就是你的太太吗?”

    李博明点头,“是,这位是我的妻子方彤,彤彤,这是我在M国的同学童韵诗,昨天在超市里遇见的,然后才知道我们住在同个小区。”

    “对,我住在十四楼。”童韵诗笑着开口,伸出手,“你好,我是童韵诗,博明在M国时候的朋友。”

    方彤眼神微闪,嘴角轻扬,笑容礼貌得体,“你好,我是博明的妻子,方彤。”

    两只手轻轻握又很快分开,童韵诗在打量方彤的同时,方彤也在打量着她。长得确实挺漂亮的,只是此人却不够聪明,在男人都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还在人家的正牌妻子面前刷存在感,这个人让如果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就是脑子缺根筋。

    鉴定完毕,方彤就收回了实现,对眼前的女人也不放在心上,“博明,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你们是去上班吗?不知道顺不顺路捎我程?我今天的车坏了。”

    方彤系好安全带,“不好意思童小姐,我们是出去度假,恐怕不太方便。”

    童韵诗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没关系,是我唐突了,我等下自己打车好了。”

    “童小姐再见。”方彤很是顺其自然地接口道。

    童韵诗让旁边让了步,方便他们将车开出去,看着逐渐远去的车尾,童韵诗的牙齿轻轻地咬着嘴唇。

    车上,方彤饶有兴致地看着李博明,“没想到我家胖明的桃花运很不错嘛,人家巴巴地从M国赶来找你。”

    李博明失笑,“胡说什么呢,人家是回国工作的,我昨天在超市里无意碰上了,然后就聊了两句。”

    “嗯,不要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人家喜欢你。”

    “那又怎么样,我现在是已婚人士,而且我很爱我的老婆,外面的女人我都不带多看眼的。”李博明说的理所当然。

    方彤扑哧笑,伸手拍拍李博明的肩膀,“李博明同志,觉悟很高啊,不错不错,值得奖励。”

    “哦?”李博明来了兴趣,“什么奖励?”

    “这个嘛,还要看你后期的表现了。”

    夫妻两个路有说有笑,根本没有将童韵诗的事情放在心上。

    **

    今天韩奕要去F国出差,大早,于晓萱就起来了,美其名曰要去给韩奕送机,“晓萱,我三天就回来了,不用送。”

    于晓萱正在给韩奕收拾行李呢,韩奕是个生活十分精致的人,就算只是出差三天,要带的东西也不少,领带、领带夹、手表,鞋子,套套都是要搭配好的,于晓萱跟韩奕在起久了,也学会了不少的穿衣搭配。

    “我反正在家里也无聊,就去送送你啊,我告诉你,你也就现在有这待遇,以后可就没有了。”于晓萱低着头,边跟韩奕说话,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以前她工作的时候,是比韩奕更加忙,韩奕出差她从来都没有时间送,今天是兴致来了。

    虽然要带的东西多,但是于晓萱整理却很快,这也是练出来的技能了,她现在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衣服搭配好,而不是像刚开始那样,搭配套衣服起码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韩奕想把帮忙,却被于晓萱赶到了边去,他依靠在衣帽间的门上,看着于晓萱忙碌的样子,脸上满是宠溺的笑意,“晓萱,你现在是越来越像个贤惠的妻子了。”

    于晓萱白眼,“难道我以前不是?”

    “以前必须是啊,现在是越发像了,人家定很羡慕我,有个像你样的美丽可爱,聪明活泼又贤惠的妻子。”韩奕的好话像是不要钱样地往外蹦。女人嘛,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

    于晓萱眉眼弯弯,“韩奕,你今天该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这么会说话。”

    韩奕举手,“冤枉啊,我就是有感而发,这可是我心最真实的想法,难道你还希望我说你丑啊。”

    “你敢。”于晓萱瞪眼。

    韩奕笑了,“所以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嘛。”

    于晓萱也笑了,“你就贫吧。”合上行李箱的盖子,于晓萱整理完了。

    韩奕上前将行李箱拎下去,于晓萱坚持送韩奕到机场,韩奕也没有拒绝。

    “我不在的这三天里,你要乖乖的,配合营养师,好好吃饭。”韩奕不放心地叮嘱。

    “知道了。”

    “你的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要是身上有任何的不舒服,你定要及时说出来,千万不要忍着。”

    “韩奕,我预产期还有将近个月的时间呢,而且你看我像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吗?”于晓萱无语。

    韩奕伸手摸摸她的脸颊,“我这不是不放心嘛,哎,要不是你现在月份大了,不好来回奔波,我都想将你打包带走了。”

    于晓萱拍开韩奕的手,“行了行了,别腻歪了,赶紧登机吧,要不然该来不及了,记得落地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韩奕低头在于晓萱的唇上亲了口,“好,你也赶紧回去吧,我看着你走。”

    于晓萱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就连点犹豫都没有。

    韩奕摇头失笑,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也不说舍不得他。

    回去的路上,于晓萱想起她已经好久不曾去圣煊了,琳达姐最近在带新人,也没有时间来看她,想了想,于晓萱决定先去趟圣煊。

    路上买了不少的饮料和点心,让司机帮忙拎进去。

    “琳达姐,我来了。”于晓萱冲着正在工作的琳达姐喊了声,琳达看见她挺着大肚子健步如飞的样子,吓了跳。

    “你给我走慢点。”说着赶紧快走两步,将她扶住。

    “琳达姐,我的身体好着呢,不用扶。”

    琳达将她扶到边坐下来,“今天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啊。琳达姐,你最近好像又瘦了。”

    “我是瘦了,你倒是又胖了,于晓萱,你这是打算彻底放飞自我了?”琳达斜眼看她。

    于晓萱讪讪,“琳达姐,我这不是怀孕呢嘛,等我将肚子里的这颗球球卸下来,我保证我很快就恢复我完美的身材的,保证跟以前样凹凸有致,惊艳四方。”

    琳达姐毫不留情地拆穿她,“就算是以前,你的身材也凸不起来。”

    “琳达姐,不带这样扎心的。”于晓萱幽怨。

    琳达笑了笑,“我上次给你的那个剧本你看过了吗?”

    “我看了,我很认真地看了三遍,确实很好,不过剧组真的愿意等我生完孩子吗?”于晓萱问道,那个剧本她是非常喜欢的,要是换做以前,她肯定毫不犹豫地接了。

    “也不光是为了等你,男主角现在的档期也空不出来,而这个导演很挑剔,就是看好了你们两个,其他人不要,而这个剧本也确实很适合你,对你而已也算是个新的挑战,你要是能将这个角色演好,你的戏路会更宽广。”

    “嗯嗯,我知道。”于晓萱已经看过了剧本,自然知道这其的含义,“琳达姐,要是对方也有意等我的话,我会趁着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研读剧本,将剧本吃透了。”

    “这就对了,这不电视剧算得上是你产后复出的第炮,十分重要,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有影响,我现在将剧本给你也是这个意思,你好好琢磨人物。”

    于晓萱忽然抱住琳达的腰,“琳达姐,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爱上我了呀?”

    琳达姐无语地看着她,“你可真是正经不过三秒,都被韩总给带坏了。”

    “琳达姐,你这可是当着老板娘的面数落老板哦,当心我去告状。”于晓萱笑眯眯。

    “你去吧。”琳达是点也不放在心上,知道于晓萱这就是句玩笑话。

    司机已经将东西分发给大家,知道于晓萱还要在这里待会儿就去车上等她。

    “琳达姐,说正经的,我在研读剧本的时候,发现了几个问题,有几个细节总是把我不好,你帮我看看?”玩笑话说过了,于晓萱说起了正事。

    琳达虽然是个经纪人,但是琳达在做经纪人以前,其实学的是导演,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浸淫,对般的剧本把握她还是很准的。

    自己的艺人要上进,琳达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将于晓萱带到个安静的角落,二人轻声讨论。

    “哎,之前都说琳达姐对于晓萱好,现在看来还真是啊。”小助理对琳达的新艺人说道,声音压得很低。

    新艺人是个才十岁的小姑娘,刚刚上大学就比琳达发现了,签约到了圣煊。

    小姑娘眼睛里闪过抹羡慕,琳达对她很严格,几乎没有什么笑脸,她要是做的不好,更是会被毫不留情地说。

    小姑娘甚至被琳达说哭了好几次。

    “晓萱姐的名气在那里,现在是琳达姐手下最红的张牌,也难怪琳达姐喜欢她。”小助理继续说道。

    这话被边的服装助理听到了,看了眼小助理,轻声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晓萱刚来公司的时候琳达姐对她有多严格,佳佳跟那个时候的晓萱比起来都算是幸福的。”

    佳佳就是琳达新带的艺人。

    小助理闻言,好奇地看向服装助理,“真的吗?琳达姐对晓萱也这么严格过?”

    “何止是严格啊,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也亏得晓萱脾气好,能受得了,不过晓萱本身也肯努力,争气,才能在琳达姐的高压政策下进步飞速。”

    服装助理这话其实是有意说给佳佳听的,这个姑娘才来公司两个月,就觉得受不了,他们这些局外人都能看出看来她最近的心思有些飘了,背地里对琳达姐也是诸多埋怨与不满。光是她就听到了好几次。

    佳佳眼睛微闪,开口,“琳达姐对每个新人都这么严厉吗?”

    服装助理摇头,“绝对不是,她是只对自己看好的、认为他潜力很大的艺人才严厉,用琳达姐的话来说就是宝剑锋从磨砺出,不经过打磨,你们怎么能变成把好剑,块绝世美玉,所以啊佳佳,不要怪琳达姐对你严厉,她做这些都是为你好。”

    佳佳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服装助理见状,点到即止,也不再说了,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想通才行。

    佳佳看了眼于晓萱的方向,看着她跟琳达姐有说有笑样子,心真是万般滋味在心头。

    “琳达姐,那个就是你现在带的新人吗?”于晓萱察觉到佳佳的目光,往那个方向看了眼,佳佳立刻转过头,不敢与于晓萱眼神对视。

    于晓萱是这两年闯出来的黑马,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圣煊的力捧,成了娱乐圈里新代的流量小花人选,之所以说是人选,是以为于晓萱正当红的时候竟然怀孕了,暂时退出了娱乐圈。

    娱乐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除非你成为线王牌明星,不然你就是沙滩上的前浪,个不小心就会被后来者拍死在沙滩上。

    像于晓萱这样的情况,其实很多的经纪公司都是不会允许她现在就结婚生子,她之所以没有被阻挠,说白了,就是她嫁了个好老公,即便是她现在退出了,等到她愿意复出的时候,人家老公也愿意砸钱给她铺出条心的路来。

    想到这里,佳佳的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要说外貌,她自然比于晓萱更加出色,尤其是于晓萱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个大妈,哪里还有点明星该有的样子,身材臃肿,脸上也是没有经过丝毫的打理,整个人看上去就跟邋遢。

    也幸好这话就是佳佳自己心里想想,她要是敢说出来,绝对会被很多人喷死,于晓萱虽然没有化妆,但是身上的穿衣搭配都很时尚,走出去是点都不会让人觉得邋遢的。

    听到于晓萱的问话,琳达往佳佳的方向看了眼,点头,“嗯,就是她。”

    “这个新人长得很清纯,长相很有辨识度,看就是没有动过刀子的,琳达姐,你这双眼睛是越来越厉害了。”于晓萱笑着说道。

    在娱乐圈里,张有辨识度的脸会让你占尽优势,尤其是在现在这样整容成风的大背景下。

    琳达神色淡淡,“先天条件再好,自己不上进也没用。”

    于晓萱侧目,“琳达姐,人家是新人嘛,而且看这个年纪比我还小几岁,你就多点耐心呗。想当初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你啊,就给我顾好自己吧,于晓萱我可告诉你,产后三个月内你的身材要是恢复不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琳达姐板起了脸。

    早就摸透了她脾气的于晓萱是点也不怵,笑嘻嘻地挽着琳达的胳膊,“我知道啦,我保证会瘦下来的,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我自己看了也受不了。”

    这话让琳达很满意。

    “琳达姐,晓萱姐。”佳佳在边犹豫了很久,鼓足勇气走了上来。

    琳达神色淡淡,于晓萱倒是笑容亲切,“你好,刚刚我还在跟琳达姐说这次挖到了个大美女呢,请问你怎么称呼啊?”

    “晓萱姐,我叫顾佳佳,你叫我佳佳就好。”佳佳笑容腼腆。

    于晓萱指了指身边的位置,“佳佳你好,坐下来说吧。”

    佳佳看了眼琳达,见她没有说话,就在于晓萱的身边坐了下来。

    琳达看了她眼,淡淡开口,“我让你做的功课都完成了吗?”

    “已经做完了。”

    于晓萱见佳佳似乎很怕琳达姐,不由想起了刚来这里的自己,也是这样副样子,笑着开口,“琳达姐不要这么严肃嘛,你看看人家小姑娘被你吓的,都不敢说话了。”

    琳达姐白了她眼,“我当初对你更加严厉,怎么不见你怕我?”

    “怕啊,谁说我不怕你,只是我脸皮厚嘛,你看不出来而已。”于晓萱笑嘻嘻,根本没个正形。

    琳达知道她是在给自己说好话呢,于晓萱现在也是人精个,哪里看不出佳佳心对琳达是有意见的。

    在娱乐圈,艺人与经纪人的关系其实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像琳达这样的王牌经纪人,她捧红的艺人太多了,手的人脉资源就是她最大的底牌,可以这样说,即便是离开圣煊,琳达自己单干,都能做的好。

    大概是经历地多了,她对新人难免苛刻些,要是新人不懂得跟她搞好关系,而是对她心存怨怼,那么就是再好的璞玉也只能是璞玉。

    “琳达姐,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当初你为了让我减肥,我可是吃了好几月的素食,我自己都快成蔬菜了,你现在对佳佳也是这样吗?”于晓萱好奇地问道,也是为了缓和气氛。

    琳达姐白了她眼,“我不让你吃,你还是照样偷吃,还给我吃进医院去了,你也不嫌丢脸。”

    于晓萱讪讪,“琳达姐,这样的糗事就不要说了嘛。”

    佳佳在边静静地听着,听到这里,不禁好奇地看向于晓萱,“琳达姐以前还不让人吃饭啊?”说完才意识到琳达也在这里,飞快地看了眼琳达,见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何止啊,最惨的时候,我练舞练了好几个小时,结果琳达姐就给我吃了小小碗蔬菜沙拉,还是看不见沙拉酱的那种。”于晓萱脸的苦兮兮的表情。

    佳佳惊讶,没想到琳达姐对于晓萱真的比对自己还要严厉,起码在饮水上,琳达虽然不会让她多吃,但是也不至于就让她纯吃素。

    这么想着,佳佳的心里忽然平衡了,看来不是琳达故意针对自己,而是对每个艺人的都是这样。想通了,佳佳的心里也就舒服了,站起来,“琳达姐,晓萱姐,我先过去继续练习了。”

    “去吧。”于晓萱笑眯眯,等到顾佳佳走了,她才看向琳达,“琳达姐,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琳达哼了声,“让你多管闲事。”

    于晓萱继续笑眯眯,“琳达姐,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说你明明是为了人家好,干嘛不说出来呢,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么聪明的,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你的心思。”说到最后,她还不忘顺带夸自己把。

    琳达姐白了她眼,严肃了表情,“晓萱,我跟你说件事情。”

    于晓萱见她这样认真的神情,也收起了嬉笑,“琳达姐,你说。”

    “前段时间唐米娜的黑料是你爆料的吧?”

    “琳达姐,你是怎么知道的?”于晓萱没有隐瞒琳达的意思。

    “前两天,我刚刚截获了条关于你的花边新闻,虽然是假的,但是这样的影响对你而言并不是件好事。”

    “什么新闻?”

    “到办公室说。”琳达姐看了眼四周,说道,于晓萱点点头,跟着站起来。

    到了办公室,琳达从抽屉里拿出张报纸,“这份报纸在没有出来前就被我拦下了。”

    于晓萱拿起报纸看了眼,这是份两天前的报纸,她还看过,不过跟她看的不样的是,她看的那份报纸她头版头条上印说的是某富豪包养小三的新闻,而这份报纸上说的则是她与人暧昧不清,疑似孕期出轨,给韩奕戴绿帽的新闻。

    于晓萱的脸瞬间就黑了,盯着上面的照片,“琳达姐,这照片上的人根本不是我。”照片上的背景是家酒店门口,而那家酒店她根本没有去过。

    “这个我自然是清楚的。”琳达说道,于晓萱和韩奕的感情很好,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照片的原版我已经送去鉴定了,是经过PS处理的,对方的意图不言而喻。”

    “谁做的?”于晓萱问道,声音微冷。

    “唐米娜。”琳达吐出个名字。

    果然是她,“琳达姐,像这样的情况,我是可以告她诬陷的吧?”于晓萱冷冷地说道。

    “现在还不行,这则新闻已经被我拦截下来了,外外界的人并不清楚,就算是想要告她都没有立场。”

    于晓萱脸的遗憾,“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她有些不甘心。

    琳达眼神微冷,“她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地算了,等她下次出手吧,最近她被封杀,处境很艰难,这样的情况下,她对你的怒气肯定是最大的,人在疯狂的时候会做出些不可预估的事情,所以为了安全考虑,你最近最好就待在家里,尽量不要出门,络暴力伤害可以避免,要是你的身体出现了伤害,那才是损失巨大。”

    于晓萱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的琳达姐,我今天就是去送韩奕去机场,顺便过来看看你。”

    “现在已经看过了,没事就早点回去吧。”琳达淡淡地说道。

    于晓萱撇嘴,“琳达姐,人家难得出来趟,你就这么嫌弃我吗?我还想午跟你起吃个饭呢。”

    “我午吃公司食堂,你吃吗?”

    “可以啊,我也是吃过公司食堂的,而且我们公司食堂的午饭味道还是很好的。”于晓萱笑眯眯。

    琳达拿她没办法,“行吧,那你先在这里等我下,半个小时后我们去吃饭,这段时间那你好好想想我刚才跟你说的角色内心把握的事情,至于唐米娜,就交给我处理吧。”

    “好。”于晓萱知道自己的人脉没有琳达广,有些消息琳达可以很轻松地知道,而自己却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自然是点头答应。

    琳达见她听话就放心地离开了,她需要去交代下下午的行程安排,顾佳佳的表现始终不能让她满意。

    琳达耗费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回来了,只是她回来之后就发现于晓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琳达无奈地笑笑,拿起边的外套给于晓萱披上。

    她今年已经四十岁了,早年直忙于工作,至今未婚,于晓萱的年纪算起来还是她的晚辈,除去经纪人与艺人的关系,私底下于晓萱和她的交情算是她带过的这么多年的最好的个。

    于晓萱睡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醒来了,“琳达姐,你怎么不叫醒我?”

    琳达合上件夹,站起来,“现在时间刚好,走吧,去吃饭。”

    于晓萱点点头,跟着站起来,刚刚睡醒,她的脑袋还有些懵。

    吃完饭,于晓萱又在琳达的办公室里坐了会儿,然后才在琳达的陪同下离开公司。

    “回去好好研究下剧本,争取将这部电视剧给我拿下来,我希望等这部剧播出之后,它会成为你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冲击明年的视后。”

    “琳达姐,你这样说,我顿时亚历山大。”

    “有压力才有动力,这个角色对你十分具有挑战性,你要是把握好了,你自己的演技也会取得长足的进步,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你就打电话问我。”琳达严肃地说道。

    于晓萱点头,“琳达姐,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研读的,不成功,便成仁。”

    “行了。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

    琳达等于晓萱上车了才转身回了公司。

    而两人都没有看到的是,就在街角,听着辆黑色的轿车,直盯着圣煊的方向,看见于晓萱的车开走了,立刻跟了上去。

    “太太,现在是直接回家吗?”家里的司机陈师傅问道。

    “嗯,回家吧。”于晓萱靠在后座上,神情有些疲惫,她有午休的习惯,今天午没睡,她的精神不太好。

    车子正要拐过个红绿灯口,后面的辆黑色轿车忽然见猛地撞了上来,于晓萱猝不及防之下,头下子磕到了前排的椅背上。

    “哎哟,怎么回事?”于晓萱喊出声,手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的肚子。

    陈师傅停下车,往后看了眼,“似乎是追尾了,我下去看看。”

    只是不等陈师傅下去看,那辆追尾他们的车子又猛地下撞了上来,于晓萱的头狠狠地撞在了车窗上,她的脸立刻就白了,而那辆肇事车辆则是快速地超车开走了。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追尾了,这分明就是起事故,陈师傅顾不得下车去看车子的情况,而是看向了于晓萱,“太太,你怎么样了?”

    于晓萱抱着肚子,脸色苍白,这是被吓的,听到陈师傅的话,她摇头,“我没事,赶紧回家。”

    也是亏得这辆车质量好,性能优秀,即便是这样被撞了两下,车的性能也没有被影响到。

    只是车子刚刚开到半路上,于晓萱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陈师傅,先去医院,我肚子疼。”

    陈师傅脸色变,看了于晓萱眼,见她疼的额头都冒汗了,赶紧说道,“好,太太,你坐稳了,我现在就去医院。”

    陈师傅脚踩下油门,也不管什么红绿灯了,就往最近的医院开去。

    感受到肚子里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还有双腿间的濡湿,于晓萱的心片慌乱,她摸出手机给韩奕打电话,但是韩奕现在正在飞机上,手机关机,于晓萱又拨通了沈清澜的号码。

    “清澜,我好像要生了。”声音里带着哭腔和害怕。

    沈清澜的脸色变,“你在哪里?”

    于晓萱看了眼四周,摇头,“我……我不知道,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清澜,我害怕。”

    “晓萱,深呼吸,不要害怕,冷静下来,将手机递给司机师傅,我来说。”

    于晓萱将手机递给陈师傅,“沈小姐。”

    “陈师傅,你们现在在什么方向?”沈清澜边问,边拿上车钥匙,“爷爷,晓萱要生了,我去趟医院。”傅老爷子还没来得及回答,沈清澜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陈师傅,现在距离你最近的医院在新华路。”沈清澜冷静地说道,这家医院刚好就是韩奕之前预定的那家。

    “好的沈小姐,我现在送太太去医院。”

    司机将手机还给于晓萱,加快了车速。

    于晓萱能感觉到沿着腿留下来的越来越多的液体,她不知道那是血液还是羊水,她不敢去看,“清澜,我好害怕。”于晓萱哭了,生命第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身边又没有爱人亲人和朋友,这刻的她只觉得自己现在仿佛就在座孤岛上。

    沈清澜将车子开到最快,车子就像是道离弦的箭,像前方快速地驶去。

    等沈清澜赶到医院的时候,于晓萱也是刚刚到医院门口,于晓萱看到沈清澜,就把握住了沈清澜的手,“呜呜呜,清澜。”

    沈清澜伸手抹去她眼角的眼泪,柔声安慰,“别哭,你现在只是羊水破了,孩子不会有事的,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出来见妈妈了。你放轻松,很快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宝宝了。”

    于晓萱的眼泪还在不停地流,“清澜,我停不下来。”她的心害怕极了。

    “不要怕,我会在这里陪着你,韩奕呢,韩奕去了哪里?”

    闻言,于晓萱哭得更凶了,“韩奕去F国出差了。”

    沈清澜冷脸,这个韩奕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出差不好,非要这个时候,难怪于晓萱会这么害怕了。

    医生快速地给于晓萱检查了下,“产妇的羊水已经破了,立即准备生产。”

    产房门口,于晓萱紧紧地拉着沈清澜的手,死活不愿意放开,“清澜,我害怕。”

    沈清澜柔声安慰她,“不要担心,我就在外面等你出来,哪里都不去。”

    ------题外话------

    书名:《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作者:冬季有雨

    简介:这是本娱乐圈双重生,男女主互撩,抱着萌娃秀尽恩爱、撒尽狗粮的故事。

    ——

    上综艺的靳影帝。

    导演:“任务失败的方要站在指定位置接受惩罚。”

    冷水浇下来之际,温舒韵被人紧紧护在怀里,而他浑身湿透。

    在场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冷不丁被塞大碗狗粮。

    靳影帝温声缓缓,“我家这位体质弱,怕她感冒。”

    摔!

    看个综艺都要屠狗是不是?

    ——

    带萌娃上综艺的靳影帝。

    “把电话给我。”他板脸伸手。

    “麻麻。”萌娃转身,给他个后脑勺。

    “给我!”靳影帝黑脸了。

    “麻麻...”萌娃不理。

    靳影帝直接抢来,萌娃眼含泪水,他却对着电话睁眼说瞎话,“老婆,宝宝玩去了,没空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