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知道了真相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楚云蓉有些奇怪,上面的地址写的是傅家,但是名字却是她的。

    “什么时候寄来的快递?”楚云蓉问警卫员。

    “刚刚送到的,正好换班,我就给您拿进来了。”警卫员回答。

    “谢谢你啊,小同志。”

    警卫员微笑,“不用客气,那我就先走了。”

    “好的,谢谢。”楚云蓉拿着快递进门,还在打量着上面的信息,寄件人的名字和电话都有,她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却显示空号,显然对方并不想让她知道是谁寄的。

    楚云蓉拿了把剪刀将快递给拆了,里面是封信,楚云蓉打开,等她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见到沈清澜出来,楚云蓉连忙将信塞进口袋里,低下头,不让沈清澜看到自己的脸色变化。

    沈清澜也确实没有留意到楚云蓉此刻的不对劲,她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就去了二楼的阳台,将安安的尿布晾晒出去。

    等到她再次下楼,楚云蓉已经调整好了心情,让沈清澜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第三天早,楚云蓉就出门了,沈清澜在家里等了好久都没见楚云蓉过来,就抱着安安去了沈家,沈老爷子正在院子里练太极呢,“爷爷,我妈呢?”

    “你妈早就出去了,说是去看个朋友,你找你妈有事?”

    “没事,就是今天没有看到妈过来,担心她身体不舒服,就过来看看。”沈清澜缓声说道。

    现在已经是新年历的月了,京城的寒冬早已来临,安安被沈清澜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但是露在外面的小鼻子还是被冻得通红。

    沈老爷子看的心疼,“赶紧进去,当心安安被冻着了。”

    沈清澜点头,进屋将安安放在沙发上坐着,拿出手机给楚云蓉打电话,电话是关机的,沈清澜皱眉,“宋嫂,我妈出去的时候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

    宋嫂正在打扫卫生呢,听了这话,说道,“说是午饭前回来。”

    “那说了去哪里了吗?”

    “这个倒是没有,只说去看个朋友,很快回来。”宋嫂顿,继续开口,“不过我好像听到你妈说了句什么咖啡厅,江南路什么的,她说的很轻,我也没有听清楚。”

    沈清澜眼神微变,“宋嫂,我现在有事要出去趟,安安交给你了。”说完起身就走了。

    “澜澜,你要去哪里?”沈老爷子在背后喊了声,沈清澜头也没有回,“爷爷,我有急事出去趟,很快回来。”

    ***********

    江南路幻想咖啡厅。

    楚云蓉走进来的时候咖啡厅里的客人不多,她环视了圈,然后就走到了角落的个位置边,那里正坐着个女人,披着头发,带着顶帽子,背对着她,“我是楚云蓉,请问是你约的我吗?”她的语气带着丝不确定,虽然那封信上写的就是这个地址,这家店,这个位置。

    女人抬起头,“沈太太,我们又见面了。”

    楚云蓉立刻就认出了她,正是之前在商场的厕所里碰见的女人,“是你。”

    “是我,没想到沈太太还记得我。”女人微笑。

    楚云蓉转身就想走,“沈太太。”女人叫住她,“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坐下来聊聊,你都来到了这里,说明你对信上的内容也是好奇的不是吗?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十九年前你女儿失踪的真相?”

    楚云蓉拿着包包带子的手紧了紧,终究还是在女人的对面坐了下来,“你想跟我说什么?”

    女人嘴角轻勾,对于楚云蓉的选择并不意外,只要是个在乎孩子的母亲,对自己孩子的失踪就不会不在意。

    “沈太太,我很好奇,你难道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女儿的失踪吗?想想沈家的关系,全力之下在京城找个孩子总不难的吧,但是为什么十九年前你们沈家找了那么久却始终找不到呢?”

    “那伙人贩子是有组织的,他们转移人的速度和混淆视线的手法都是专业的,没有第时间找到人很正常。”楚云蓉拿出了当初沈谦给她的说法。

    女人轻笑,“沈太太,这话你自己信吗?”

    楚云蓉自然是相信的,确切地说,她当初因为女儿的丢失,整个人都崩溃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想沈谦话里的真伪。

    女人见楚云蓉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摇头,“沈太太,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可怜的人,被丈夫的谎言欺骗了十九年。让我来告诉你吧,当初你女儿是被人故意抱走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你的丈夫。”

    “你胡说。”楚云蓉反驳,脸色苍白。

    女人耸肩,“我是不是胡说,你回去问问你的丈夫就知道了,不过他是不是愿意告诉你真话我就知道了。”

    “你有什么证据吗?”楚云蓉强自镇定下来。

    “最好的证据不就是你自己吗?你可以认真地回想下当天的情景。”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而掩盖在这份镇定下的是她眼底的紧张。

    其实她并没有把握能让楚云蓉相信自己的话并且对十九年前的事情产生怀疑,女人这几天联系过秦妍,但是没有联系上,想来应该是出事了,只是她却点也不担心,至于秦妍吩咐的事情,女人看了眼楚云蓉,眼底闪过抹幽光,只能说秦妍的安排正合她意。

    楚云蓉的脑渐渐浮现出十九年前沈清澜失踪那天的情景。

    ************

    十九年前,沈家。

    楚云蓉今天没有演出,难得可以在家里陪陪两个孩子。想起前两天沈君煜说想要套房四宝,趁着今天有空,楚云蓉就打算出去买个他。

    “妈妈,你去哪里?”五岁的沈清澜穿着身蓝色的公主裙,脚上双黑色的小皮鞋,梳着两只羊角辫,从楼上蹬蹬蹬地跑下来。

    楚云蓉温柔地笑笑,蹲下身来看着女儿,“妈妈今天要去给哥哥买笔墨纸砚,清澜在家里等妈妈好不好,妈妈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我不要,妈妈我要跟你起去。”沈清澜摇着脑袋,不愿意跟妈妈分开。

    “妈妈很快就回来了,你在家里等妈妈,妈妈给你带很多很多的好吃的,还有漂亮的小裙子,怎么样?”

    沈清澜窝进妈妈的怀里,“妈妈,我不要待在家里,我要跟你在起,你已经好久没有带我出去玩了。”

    这段时间楚云蓉在筹备场很重要的演奏会,忙的天昏地暗的,哪里有时间陪孩子,要不是前天演奏会圆满完成了,她今天依旧没有时间。

    想起答应了女儿要带她去游乐园却迟迟没有兑现,楚云蓉的心也很内疚,对上女儿的大眼睛,伸手给她理理头发,“清澜乖,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妈妈到时候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沈清澜抱着楚云蓉的胳膊,“我不嘛,我要跟妈妈起去,妈妈,你就带我去吧,我保证很听话,牵着你的手,绝对不会乱跑的。”

    楚云蓉脸的为难,但是对上沈清澜水汪汪的大眼睛,终究是不忍心拒绝女儿的请求,“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好了,在外面要听妈妈的话,不能离开妈妈的视线范围知道吗?”

    沈清澜乖乖点头,“好。”

    到了商场,楚云蓉买好了沈君煜需要的东西,因为时间还早,就打算带着女儿在附近逛逛,沈清澜很高兴,牵着妈妈的手,就连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

    “清澜,好好走路,不要摔了。”

    沈清澜吐吐舌头,“我才不会呢。妈妈,我今天很开心哦。”

    楚云蓉看着她,脸的温柔,“在开心什么,说出来也让妈妈开心下。”

    沈清澜牵着妈妈的手,笑嘻嘻的,“因为妈妈终于带我出去玩了,这段时间妈妈好忙,都没有时间陪我。”

    楚云蓉很是心疼,将沈清澜抱了起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是妈妈不好,以后妈妈尽量多抽时间陪你好不好?”

    “好,那妈妈要说话算话,要是不算话,以后我就不爱你了,我只爱爷爷奶奶,爸爸和哥哥。”

    楚云蓉轻笑,“好,妈妈答应你,以后妈妈要是不陪你玩,那么妈妈就再也不得不到清澜的吻了。”

    沈清澜认真点头,“对,就是这样。”

    “那妈妈现在先带你去附近的步行街看看好不好?那里有好多好吃的。”

    沈清澜眼睛亮,抱住楚云蓉的脖子使劲点头,催促她,“妈妈快走。”

    走了没几分钟,沈清澜就闹着要下来,楚云蓉停下脚步,“怎么了?妈妈抱着你不好吗?”

    “妈妈,我太重了,你将我放下来吧。”沈清澜奶声奶气地说道,楚云蓉的额头上都有汗了。

    “妈妈不累,清澜点也不重,妈妈抱得动。”楚云蓉笑着说道。

    “妈妈,你放我下来吧,爸爸说我不能总是让妈妈抱,会变得不漂亮的。”

    楚云蓉哂笑,“你爸爸那是骗你的,我们清澜最漂亮了,不管怎样都是妈妈的小公主,最漂亮的小公主。而且这里人太多了,妈妈抱着你才不会跟你走散。”

    沈清澜趴在楚云蓉的肩上,“那妈妈你要是累了就将我放下来,牵着我的手走。”

    “好,我们清澜这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那妈妈是我的大棉袄。”沈清澜在楚云蓉的耳边说了句,逗得楚云蓉哈哈大笑。

    楚云蓉抱着沈清澜走了段,终于抱不动了,将沈清澜放下来,牵着她的手,“定要紧紧地跟在妈妈的身后,不能乱跑知道吗?”

    沈清澜认真地点点头,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街道两边,这里是京城有名的步行街,街道两边有很多特色小吃,还有许多小孩子喜欢的东西。

    楚云蓉见沈清澜盯着不远处的糖葫芦发呆,就带着她过去买了串,“不能全部吃完,不然牙齿会痛痛,知道吗?”

    沈清澜咬了口糖葫芦,点头,“嗯嗯,妈妈,我只吃三个,行不行?”

    “可以。”

    楚云蓉牵着沈清澜,在步行街上走着,这里她也已经好多年没来了,更不要说是带着孩子来了,这次要不是给沈君煜买东西的商场就在这附近,恐怕她也不会过来。

    沈清澜看着眼前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小吃和玩具,大眼睛里充满了新奇,“妈妈,这里好玩儿。”话语里都是对这个地方的喜欢。

    楚云蓉拉紧了女儿的手,“好玩我们就在这里多待会儿。”

    “妈妈,我想吃那个。”沈清澜手指着个方向,楚云蓉看过去,才发现是个做龙须糖的摊位,“妈妈,那个好看,我想要。”

    楚云蓉点头,“好,我去给你买。”

    沈清澜想要只小白兔,需要现做,她边咬着糖葫芦,边四处看着,忽然,眼睛顿,她看着个方向不动了。

    那里是个棉花糖的摊位,与她以前吃过的棉花糖不样的是,这个棉花糖是彩色的,看上去十分漂亮,她往那个方向走了两步,又想楚云蓉叮嘱她不要乱跑的事情,转身就要去找楚云蓉,只是刚转身,周围的人忽然多了起来,她被迫随着人流走去,只是转眼,楚云蓉就不见了。

    而楚云蓉刚从摊主的手将龙须糖接过来,转头就不见了沈清澜的身影,她的脸色微变,手的糖瞬间掉在了地上,“清澜。”她大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哪里看的见个孩子的身影,她随手拉住过往的行人,“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大概这么高,穿着蓝色衣服,扎着两只小辫子?”

    路人摇头,楚云蓉放开他,又拉住下个,可是问了个又个,大家都说没看到沈清澜,楚云蓉的心慌乱的厉害,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急的眼泪都出来了,遍寻不到女儿,终于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清澜,你在哪里啊,清澜!”四周的人看向她,楚云蓉蹲在地上,已经完全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请问,你是在找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小女孩吗?”个老妇的声音在楚云蓉的耳边响起,楚云蓉顿时看向她,“你知道我女儿在哪里吗?”

    老妇指了个方向,“我刚才好像看到个孩子往那边走了。”

    楚云蓉急忙站起来往那个方向跑去,而她并不知道的是,在距离她大概十米远的相反的方向,沈清澜也正在人群呼唤着自己的妈妈。

    *************

    从回忆回过神来,楚云蓉的神色很苍白,低着头并不说话。

    女人打量着她的神色,轻声开口,“是不是想起来了些细节?”

    是的,楚云蓉想起来了,这么多年,她直不敢去回想沈清澜丢失那天的情景,现在这么仔细去想,还真的被她想到了些以往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比如那天忽然多起来的人流,正是那股人流将他们母女二人冲散了,还有那个给她指明方向的老妇,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

    如果说这些都是预谋好的,他们从开始的目标就是沈清澜,那么这切疑惑反倒是解释地通了。

    “沈太太,我没有证据能证明他们是有预谋的,但是这些我相信你定可以查得到,只要你想查。”

    “这些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楚云蓉忽然冷冷地看向女人,“按照你的年纪,那时候你也才几岁吧。”

    女人微微笑,“我怎么知道的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说的切都是真的就行了,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毕竟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不过你放心,我和你们沈家是没有任何过节的,我也没有针对你们沈家的理由。”

    “既然如此,你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什么?想要我去质问我的丈夫为什么得罪了人,遭罪的却是我的女儿?还是另有目的?”楚云蓉看向女人的眼睛里满是冷意,没有了最初的震惊。

    女人眉梢轻挑,“唔,还真不是,我只是心疼你女儿小小年纪就过着颠沛流离,刀口舔血的日子,而你们做父母的却在疼爱着另个跟你们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

    楚云蓉脸色变,注意到了她话的个词,“刀口舔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女人神秘笑,往她的身后看了眼,“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调查,当然你也可以问你的女儿或者是你的丈夫,对了,你的丈夫是知道真相的,最后再告诉你句,你的女儿过去的生活充满了危险,据我所知,她曾经几度面临死亡。”

    说着,女人冲着楚云蓉的身后笑了笑,然后就起身往侧门走去。

    沈清澜刚刚赶到咖啡店就看见了个女人和楚云蓉面对面而坐,她的眼神微冷,快步走了进来,女人冲着她微微笑,眼快速地闪过抹幽光,就想要离开。

    沈清澜抬脚就追,女人穿过咖啡店的后厨,直接来到了咖啡厅背后的街上,沈清澜紧追不舍。

    女人看似不紧不慢的身影却出人意料地快,几个瞬间,就消失在了沈清澜的眼前。

    沈清澜站在街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眼底片漆黑,这是第次,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将她甩开跑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她刚刚又跟楚云蓉说了什么?

    想到楚云蓉,沈清澜才想起刚刚她将楚云蓉个人留在咖啡厅里了,赶紧返回去,楚云蓉还坐在原位上,眼神没有焦距,就连沈清澜靠近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沈清澜在楚云蓉的身边站定,“妈。”

    楚云蓉没有反应,沈清澜连叫了三声,楚云蓉这才回过神来,眼神停留在沈清澜的脸上,目光里渐渐有了焦距,“清澜。”她低声呢喃。

    沈清澜点头,“是我,妈。”

    “清澜,我的女儿。”楚云蓉伸手摸上了沈清澜的脸,沈清澜眼神微闪,没有动,放柔了声音,“妈,我是你的女儿沈清澜。”

    楚云蓉的眼泪忽然落了下来,“清澜,妈妈弄丢了你。”

    沈清澜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声音越发温柔,“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以后也不会再丢了。”她将楚云蓉扶起来,“妈,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你先跟我回家好吗?”

    楚云蓉随着沈清澜的力道站起来,半倚靠在她的身上,视线却停留在沈清澜的侧脸上。

    直到了车上,楚云蓉依旧是那样看着她,沈清澜倾身要去帮楚云蓉系安全带,楚云蓉把握住了沈清澜的手,“清澜,你过去是不是受了很多的苦?”

    “妈,那些都过去了,不重要。”

    “不,很重要,清澜,妈妈想知道在妈妈看不见的角落里,你到底吃了多少苦。”楚云蓉的脸上全是泪水,她的脑海都是女人离开前说的那几句话。

    什么叫刀口舔血,什么叫几度面临死亡,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楚云蓉甚至没有勇气去想象。

    “清澜,你告诉妈妈,过去的那些年里,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楚云蓉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她想知道,急切地想知道。

    “妈,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再重要,不管我过去过得多糟糕,现在我很幸福,这就足够了。”沈清澜柔声说道。

    “清澜,妈妈想知道。”楚云蓉坚持。

    沈清澜自然不会告诉她真相,“妈,我的过去爸应该都告诉你了,那些就是真相,只不过是在孤儿院里度过了几年,这些都不算什么,真的。”

    楚云蓉现在肯定是不会相信这套说辞了,要是这么简单,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用刀口舔血来形容沈清澜的生活?只是见沈清澜不想说,她也没有继续问。

    沈清澜看楚云蓉的表情就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并没有被这番话说服,而楚云蓉的性格算得上温柔,也不倔强,可是有些事情旦认定了就很难改变主意。

    沈清澜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着楚云蓉去了周医生那里,楚云蓉看着医院的大门,拒绝下车,“清澜,妈妈没事,我们回去吧。”

    沈清澜温声说道,“我知道您没事,只是我们也好久没有来过周医生这里了,就当是来做个日常检查,行不行?”

    楚云蓉现在很难拒绝沈清澜的请求,终究还在下了车。

    沈清澜个人站在走廊里,楚云蓉已经和周医生进去了。她给沈谦打了电话却没人接,就给金恩熙打了电话,让她去查今天见到的那个女人,金恩熙听,这个女人竟然在沈清澜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了,顿时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沈清澜见过这个女人,自然记得她的样子,只是金恩熙根据沈清澜描述的去查找结果,却发现差不到这个人的任何信息。

    “安,这个女人的资料是保密级别的,防火墙很厉害,我暂时攻不破,你给我点时间。”

    “这个不急,你可以慢慢来,注意安全。”沈清澜叮嘱。

    金恩熙点头,眼满是兴味,她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么有难度的挑战了,现在遇上个个看似很厉害的防火墙,她的好胜心顿时就激发了出来。

    楚云蓉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平静,沈清澜让她先去车里等着她,自己则是留下来和周医生聊了两句,得知目前楚云蓉的精神状态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才放了心。

    回家的路上,楚云蓉没有再开口询问沈清澜的过去,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忘记了这件事。回到家里,楚云蓉立刻就给沈谦打了电话,只是跟沈清澜样,无人接听,她给沈谦留言,让沈谦看到了给她回个电话。

    沈谦是晚上才看到信息的,见女儿和老婆都给自己打过电话,楚云蓉又副着急的模样,就先给楚云蓉去了个电话。

    楚云蓉直没睡,没有等到沈谦的电话,她睡不着。

    “云蓉,今天这么急找我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沈谦问道。

    楚云蓉沉默了会儿,然后才开口,“阿谦,清澜回家之前真的是在孤儿院里吗?”

    沈谦的脸色变,幸好这时候他们不是面对面交流,不然这个表情就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

    “当然是在孤儿院里,这件事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沈谦温声开口,从语气里听出任何的异常,“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了?”

    “阿谦,你我这么多年的夫妻了,我希望你不要骗我。”楚云蓉语气有些冷,“我想知道的是清澜真实的过去,而不是这些官方的东西。”

    沈谦心股咯噔,“你在胡说些什么呢,这就是事实,云蓉,你在怀疑什么?”

    楚云蓉眼神幽幽,“今天有人告诉我,清澜过去过得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日子才会时时走到死亡的边缘,整日里与危险为伍?”

    “云蓉,这话是谁跟你说的?”沈谦的语气变得严肃。

    “谁告诉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是真的对不对?”

    “不是真的。”沈谦否认,“清澜没有回到沈家之前就是待在孤儿院里,这件事我反复核实过的,你忘记了吗?”当初因为这件事,沈君煜差点跟他决裂,而也是因为这件事,原本打算进部队的沈君煜放弃了这个机会,选择了他十分反对的商途,这么多年过去,沈谦和沈君煜之间也因为这件事存在着隔阂。

    “沈谦,你没有跟我说实话,你骗我。”

    沈谦的眼神微沉,“云蓉,我没有骗你,我问你,你想知道的所谓真相是什么?”

    楚云蓉震,是啊,她想知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清澜小时候过得越不好,证明的也只是他们这做父母的越发失职而已。

    楚云蓉沉默,沈谦继续说道,“云蓉,我不知道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但是你要清楚,现在清澜过得很好,不管她曾经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那些都已经成为了不可改变的经历,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未来对她更好,尽量弥补她的遗憾。”

    “阿谦,我想知道真相并不是怀疑清澜,我只是想知道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我的女儿到底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当我从个陌生人的口知道自己的女儿遭罪时的那种心情吗?她还告诉我,当年清澜之所以会被带走,是因为你得罪了人,人家报复你,你知道我听了这话有多害怕吗?”楚云蓉的声音很低沉。

    沈谦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这件事都说了,“云蓉。”

    “阿谦,你不要说话,先听我说。其实我在打这通电话之前,对那人说的话都是保持怀疑的态度的,现在我却相信了。”她今天将沈清澜丢失那天的情景想了遍又遍,心痛了次又次,却让她想起了很多以往被她忽略的细节,而这些细节,足以说明问题。

    “你曾经告诉我,那伙人贩子是有组织的,并且行动迅速,所以当年清澜才会找不到,我相信你的话,可是你告诉我,街上那么多孩子,为什么他们单单选择了清澜?”

    沈谦无法回答,从沈清澜丢失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时候,沈谦就知道,这件事是有预谋的,只是当年的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后来知道了却不敢说。

    沈清澜追根究底是因为他才会被人带走,经历了那些本不该她经历的事情,对这个女儿,他心的愧疚比任何个人都要浓。

    “阿谦,我不问你当年的真相了,有些事情我可以亲自去查。”

    “云蓉,你听我说。”沈谦连忙开口,可是楚云蓉却已经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就是关机了。

    楚云蓉固执起来就算是沈谦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第二天她就找人去调查了,沈清澜第时间就得到了消息,直接去找了楚云蓉。

    她去的时候楚云蓉正坐在房间里发呆,神情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清澜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轻声开口,“妈,不要查了。”

    楚云蓉转过头,看着沈清澜的侧脸,“清澜,你来了。”

    “妈,不要再查这件事了,没有意义,不管曾经如何,我现在很好,这样就够了。”

    “清澜,过去的十九年妈妈过得浑浑噩噩,未来的几十年,妈妈不想也过得稀里糊涂的,当初秦妍接近我,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

    沈清澜不明白为何楚云蓉会突然提起秦妍,楚云蓉笑笑,“清澜,妈妈或许是单纯了些,可是妈妈不傻,以前是没有联想起来,现在将些事情串联起来,我也能明白些。”

    “妈,事情的真相对于你来说真的重要吗?”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

    楚云蓉点头,“是,很重要,我知道现在去调查的那些人或许查到的消息与以前也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是我还是想试试。”

    “妈,为什么定要知道当年的真相?”

    “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要知道真相,昨晚妈妈做了夜的噩梦,总是梦见你浑身是血的样子,看着我,眼神充满了质问与控诉,仿佛是在问我为什么当年没有保护好你。”

    沈清澜握着楚云蓉的手,只听楚云蓉继续说道,“妈妈知道,你们瞒着我是怕我承受不了,像以前样疯了,可是我现在已经快疯了,清澜,你告诉我好不好,将当年的真相告诉我。”她的眼神满是祈求。

    沈清澜心百转千回,犹豫了良久,才哑声开口,“好,我告诉你。”

    秦妍既然有心想让楚云蓉知道,那么迟早有天她会知道,还不如由她亲自说。

    “妈,你要答应我,不管听到了什么,都要记住,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很好。”

    “好。”楚云蓉点头,只是事情的真相远比她想的还要残酷。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几近透明的脸色,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泪滴滴从楚云蓉的脸上滑落,打在沈清澜的手背上,“妈。”

    楚云蓉把抱住沈清澜,抱得紧紧的,“清澜,我的清澜啊,我该怎么办,我的清澜啊。”

    她的语气充满了悲伤,带着丝绝望,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沈清澜眼神变,推开楚云蓉,拉开抽屉将她的药找出来,“妈,吃药。”

    楚云蓉吃不下去,她的心现在就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在捅般,她觉得窒息,她想过千万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沈清澜曾经竟然是个杀手。

    难怪那个女人说沈清澜过得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清澜,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妈妈该死。”楚云蓉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力气很大,沈清澜把抓住她的手,“妈,不要这样。”

    “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带你出去,为什么不看好你,为什么没有及时找到你。”楚云蓉低着头,眼神变得呆滞,口喃喃自语。

    沈清澜的眼神微变,看着此刻楚云蓉的样子心顿时就是惊,“妈,你醒醒。”

    ------题外话------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有人猜到了吗?我给了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