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安安会叫妈妈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爷爷,那些新闻我已经开始处理了,不会让它影响我和晓萱的夫妻感情的。”

    “嗯,你有数就好。”

    “我说沈老头,你什么时候变成管家婆了,韩奕都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你叮嘱啊。”傅老爷子瞪眼,“下棋就好好下。”

    韩奕轻笑,“傅爷爷,沈爷爷也是关心我,我明白的。”

    “沈老头是越老越操心,不懂得什么叫儿孙自有儿孙福嘛,年轻人,你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沈老爷子冷哼,“你也就会逞口舌上的功夫,要是衡逸真的有什么事情,我看你管不管。”

    傅老爷子顿时就闭嘴了,这自家孙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还真的就做不到无动于衷,刚刚那话也不过就是玩笑话,别说是傅衡逸,就是韩奕出事了,他也不能坐视不管的。

    韩奕含笑看着二位老爷子下棋,两位老爷子时不时会拌嘴,韩奕也早就习惯了,反而对这样的生活很是向往。

    于晓萱和韩奕自然是留下来吃饭了,等到吃完饭,韩奕就带着于晓萱回去了。

    而不出两天,就有娱乐圈头号狗仔爆料了唐米娜被多位导演潜规则的消息,还有照片和视频为证,说的那叫个有鼻子有眼。

    沈清澜因为于晓萱的关系,这几天都在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自然是第时间知道了,看了看时间,就给于晓萱打了电话。

    于晓萱正在床上挺尸呢,“清澜。”

    “晓萱,上的那些黑料是你给那谁的?”沈清澜直截了当地问道。

    于晓萱愣,坐了起来,“清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很难猜吗?”前两天她跟自己说过要回击唐米娜,现在唐米娜就闹出这样的新闻了,不是于晓萱还能是谁。

    “嘿嘿,清澜,你就是聪明,确实是我干的,不过我可没有捏造啊,我给出去的那些都是真实的,我花了好大的价钱才从人家的手里买来的高清的照片和视频,不过传上去之前我让人PS过了。”

    沈清澜皱眉,“人家知道买家是你吗?”

    “肯定不知道啊,我还没有那么笨,我绕了好大的弯子买的,而且出面的也不是我。”从新闻闹出来开始,她就开始找这些东西了,昨天才找齐,不过不找不知道,找吓跳,没想到才短短两年,这个唐米娜身上的黑料就那么多,就算是将她按进漂白水里估计也洗不干净了。

    沈清澜知道她将尾巴处理干净了,也就放心了,“那就行,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就告诉我。”

    “清澜,你怎么总是将我当成那个没长大的于晓萱啊。”于晓萱嘟嘴,眼底深处闪过抹黯然,“清澜,我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于晓萱了。”

    尽管被韩奕保护着,但是韩奕的保护也不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于晓萱这两年也遇到过些事情,只是被她给化解了,不让人告诉韩奕而已。

    “我知道,只是要是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记得来找我。”沈清澜叮嘱。

    “嗯,清澜,有你在真好。”于晓萱感性地说了句。

    沈清澜嘴角轻扬,“安安醒了,我去看看,要是在家里无聊了就让韩奕送你过来。”

    “不用他送,我让家里的司机送,你赶紧去看看我的干儿子吧,我好像听到他在哭呢。”

    沈清澜也听到了,却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果然,安安的脸上连滴眼泪都没有,坐在婴儿床上,扒着围栏,扯着嗓子干嚎。

    看见沈清澜过来了,立刻就不嚎了,对着沈清澜咧开嘴笑,露出三颗小米牙。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伸手去抱,安安看着自己的妈妈,伸出了双手。沈清澜终究是在儿子的眼神败下阵来,将他抱起来,“你除了卖萌你还会什么?”

    “嘛!”安安忽然开口叫了声,沈清澜呆,转头看向儿子,“安安,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次。”

    沈清澜的眼底闪着波光,紧紧地看着儿子。

    安安却不理解妈妈的话,看着沈清澜,不是很明白妈妈这样看着他做什么。

    “安安乖,把刚刚的话再重复次。”沈清澜柔声哄着儿子。

    等了好会儿,安安也没有开口的意思,沈清澜失望了,抱着儿子就打算出去,“麻麻。”稚嫩的嗓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沈清澜浑身震,这次她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刚刚安安真的叫她妈妈了。

    或许发音不是那么准确,可是却是就是妈妈。

    泪眼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就连安安出生时沈清澜都没有这么激动过,可是现在听着儿子的这生麻麻,她却像是获得了全世界般。

    她抱紧安安,将头埋在安安的小身子上,闻着他身上的奶香味,颗波动的心忽然就那样安定了下来。

    “安安,妈妈的好儿子,妈妈爱你,妈妈很爱很爱你。”沈清澜轻声说道,声音带着丝难以察觉的哽咽。

    大概是沈清澜抱得太紧了,安安有些不舒服,哼哼唧唧的,沈清澜连忙松开了些,果然安安的小眉头已经皱了起来,沈清澜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口。

    安安又笑了,学着沈清澜的样子,在沈清澜的脸上亲了下,涂了她满脸的口水。

    大家都看出了今天沈清澜的心情很好,嘴角高高扬起。

    “清澜,今天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楚云蓉好奇。

    “没有。”沈清澜笑着说了句,眼睛却看着已经在地毯上玩开了的安安小朋友。

    楚云蓉看了眼沈清澜,笑着摇头,“等下妈妈要去商场里给安安买玩具,你要起去吗?”

    沈清澜本来想说不去,但是想到直没有现身的秦妍的人,点点头,“嗯,我跟你起去。”

    沈清澜将安安的东西准备好,交给楚云蓉,三人才出门。每次出门安安都会很开心,这次也不例外,坐在儿童座椅上就动来动去的,楚云蓉就专心看着他。

    到了商场,楚云蓉将安安抱起来,等着沈清澜停好车。在等待的时间里,她总感觉有人在看她,可是四处看看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摇摇头,大概真是自己想多了。

    沈清澜停好车,抱过安安,刚走了没多久,眼神忽然凝,往九点钟的方向扫了眼,却没有发现异常,但是刚刚她确实感觉到有闪光灯,安安的头上戴着顶帽子,沈清澜伸手将帽子给压低了些,不让人家看到安安的面容。

    从安安出生到现在,安安的样子的都被沈清澜保护的很好,她虽然偶尔会在微博上发动态,可是从来不发安安的正面照,就连侧面都没有。

    帽子压低了些,安安看不清前面的,伸手去推帽子,沈清澜握住他的手,“安安听话,戴好帽子。”

    安安想伸手去够帽子,却被沈清澜握住,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试了两次,安安十分识时务地放弃了,沈清澜替他整理了下帽子,确保他可以看见,就抱着他进去了。

    进到商场之前、沈清澜似是无意识地又往那个方向看了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才放下心来。

    狗仔偷拍她不担心,她担心的是秦妍的人,事情已经回去了个星期了,就连秦妍说好的时间也过去了三四天、可是这个人直没有出现,这样埋藏在暗处的炸弹总让沈清澜觉得不放心。

    楚云蓉已经走在了前面,往身边看了眼没有看到沈清澜,就往身后看了眼,果然沈清澜还没跟上来呢,停下脚步,看着沈清澜,“清澜,快点。”

    沈清澜加快了脚步,跟上去、喝楚云蓉去了母婴店。

    安安看到各色玩具顿时开始兴奋起来,再次开了金口,“麻麻”。

    楚云蓉愣,“安安刚才是叫妈妈了吗?”

    沈清澜笑着点头,“是啊,他已经会叫妈妈了。”她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你今天就是在高兴这个?”楚云蓉顿时就明白了。

    沈清澜点头。

    “每个妈妈都样,我还记得当初你哥哥开口说话的时候,我也激动了好几天。不过你哥哥说话比安安早,他六个月就会叫妈妈了。”

    安安现在已经个月了,相比其他孩子,说话算是晚的,沈清澜开始也担心会不会是安安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毕竟怀孕的时候也折腾过。带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安安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说话迟些属于正常反应。

    现在听到安安叫妈妈,沈清澜的那颗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安安的眼睛在大堆玩具上转来转去,沈清澜看就知道他是都喜欢了,可是却没有那个他,安安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只是微笑。

    安安看了会儿,见沈清澜真的没有玩具的意思,转头就去找楚云蓉,他还不会叫外婆,所以只是对着楚云蓉啊啊地叫了两声。

    楚云蓉正在挑选适合儿童启蒙的认知的卡片呢,见安安找她,立刻走了过来,安安伸手要楚云蓉抱,楚云蓉接回来。

    安安的眼睛再次看向那些玩具,楚云蓉立刻就明白了,对于这个小机灵鬼是哭笑不得,从选了样递给他。

    安安抱着玩具,视线却没有收回来,楚云蓉没有继续给他拿,而是说道,“次只能拿样,不能贪心。”

    她知道现在的安安肯定无法理解她的话,耐心地重复了次,抱着安安继续去挑选卡片了。

    **

    Y国,地下室再次传出阵女人的惨叫声,伊登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满地打滚的女人,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的手里还拿着支针管。

    金恩熙靠在墙上,看着秦妍拼命在自己身上抓挠,将自己抓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啧啧有声,“看看,这都将自己弄成什么模样了,秦妍,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翻云覆雨的金夫人吗?现在的简直比乞丐还可怜。”

    秦妍这几天被身上的病毒折磨,早已经精疲力尽,哪里还能听得进去金恩熙的话,她现在只想将身上那种仿若万虫啃咬的感觉从身体里驱逐出去。

    “打我,打我啊。”秦妍冲着金恩熙和伊登喊,“你们不是恨我吗?那就打我啊。”

    “想我帮你减轻痛苦是吧,你想的到是挺美,我偏不,打你,我怕我白费力气,你的皮那么厚,我要做到打疼你,那我要花多少力气啊。”金恩熙说得慢慢悠悠,脸的看好戏的表情。

    秦妍瞪着她,眼神恶毒,金恩熙夸张地抖了抖手臂,“哎呀,我好怕啊。”可是脸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表情。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京城之后,伊登也很快将手脚筋都被挑断的秦妍带回来Y国他的庄园。

    折磨秦妍这么大快人心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金恩熙和茜丝莉呢,所以金恩熙也跟着回到了Y国。

    只是秦妍的身上原本就被艾伦注射了病毒,深受病毒带来的痛苦,哪里还需要她们动手。

    “秦妍,你说你是不是属小强的呀,怎么弄都不死,你看你都这么痛苦了,干嘛不自杀?死了就那样痛苦了。”金恩熙蹲在地上,看着秦妍,笑眯眯地说道。

    秦妍眯眼,“自杀,那是懦夫干的事情。”在她秦妍的字典里永远没有自杀两个字。

    金恩熙鼓掌,“说的真好。那你就只能活着受折磨了,这次真的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秦妍没说话,只听金恩熙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山本会来救你?别做梦了,山本现在估计都已经恨死你了,不会再来救你了。”

    “你们做了什么?”

    “你不是很聪明嘛,你猜。”

    秦妍瞪着金恩熙,金恩熙笑眯眯。

    伊登蹲下身,葱秦妍的身上抽走了管血,这些是他做研究用的,而在另外两个房间,分别关押着秦妍的两个手下,此时已经人事不知。

    秦妍冷冷地看着伊登,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她根本无力反抗,这些日子,伊登直在她的身上做各种药物实验,她原本就被病毒折磨的身体现在更是千疮百孔,就算是他们不挑断她的手脚筋她现在也等于是废人个。

    “我先走了,你走不走?”伊登问金恩熙。

    金恩熙挥挥手,“你先走吧。我还想多看看我们美丽的金夫人,这样难得的机会要是不好好看看就真的是太可惜了。”

    伊登也不管她,直接走了,他刚离开不久,茜丝莉就进来了,“咦,伊登不在这里?”

    “去做研究去了,茜丝莉你来的正好,帮我想想该怎么招待金夫人。”

    闻言,茜丝莉眼睛就是亮,居高临下地看着金夫人,摇头,眼神遗憾,“她现在这个样子,任何个男人估计都下不了嘴。”

    “这个我当然知道,你看看她的样子,就是个老太婆,我们可以试试其他方法嘛。”

    “伊登还要拿她做试验,要不还是先算了吧,我怕我们个不小心就将她弄死了。”秦妍现在距离死亡也差不远了,个不小心还真的容易被弄死,她的罪还没赎完呢,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去死。

    金恩熙哎了声,“好吧,这个脆弱的女人啊。”

    没有事情可做了,金恩熙就拉着茜丝莉走了。

    秦妍躺在地上,根本没有在意他们后面的话,她想的都是金恩熙之前说的山本的事情。

    她不知道山本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从金恩熙刚才的话可以听出来,山本与她之间的联盟很有可能已经被沈清澜他们破坏了,想到这里,秦妍眼睛微眯。

    山本既然想知道魅的行踪,那么对自己就不可能不管,除非,沈清澜自己跳出来承认身份,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沈清澜以为这样就完了吗?等到楚云蓉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她倒是想要看看沈清澜是否还有现在这么淡定。想到这里,秦妍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

    沈清澜和楚云蓉从母婴店出来,“清澜,你现在这里等我下,我去上个卫生间。”

    “好。”沈清澜点头。

    楚云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对上了双打量的眼睛,她看过去,就看见个女人正看着她,楚云蓉有些奇怪,她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女人却微微笑,开口了,“你就是沈清澜的母亲吧?”

    楚云蓉下意识地点点头,“我是,你有什么事情吗?”

    女人微笑,“确实有点事情,我想给你看点的东西。”

    楚云蓉皱眉,“抱歉,我并不认识你,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女人拦住楚云蓉,“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女儿回到沈家之前过得都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楚云蓉微怔,定定地看着女人,“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女儿过去的生活,我个外人看的都心疼,我想你个做母亲的看了只会更心疼,你想知道吗?”

    楚云蓉盯着女人的眼睛,女人淡笑,脸的镇定自若,楚云蓉收回视线,冷着脸,“我并不想知道。”

    她女儿的过去她要是真的想知道,完全可以自己去问沈清澜,而眼前的这个女人,萍水相逢,对着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谁知道目的是什么?而且她的话就定是真的吗?

    楚云蓉饶过女人就要走,女人没有拦她,而是淡淡开口,“你知道当初你女儿为什么会被人贩子拐走吗?那根本就不是场意外。”

    楚云蓉的脚步微顿,女人嘴角轻扬,继续说道,“你可以自己想想,你们沈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当初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找人,可是都没有找到,要是普通的人贩子,会连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吗?而这么多年,你们直都没有放弃过找人,却像是石沉大海,为什么时隔十年,这个孩子却突然冒了出来,难道这些你都不想知道吗?”

    楚云蓉转过身,眼神微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家的事情这么清楚?”

    女人微笑,“个可以告诉你真相的人,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楚云蓉紧紧地看着女人,过了好久,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女人意外地挑眉,冲着楚云蓉的背影喊道,“你要是想知道,三天之后下午点,江南路的幻想咖啡,我等你。”

    楚云蓉加快了脚步。

    沈清澜看到楚云蓉的时候,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眸光轻闪,“妈,你怎么了?”

    楚云蓉摇头,“没事,刚才在厕所看见个神经病,有点被吓到了,我们赶紧走吧,安安也困了。”

    沈清澜往楚云蓉来时的方向看了样,没有看到什么人,想了想,点头,“行,先走吧。”

    而回去的路上,楚云蓉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经常走神,等到到家,楚云蓉却已经恢复恢复了正常,沈清澜心越发好奇刚刚在商场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妈,你要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人定告诉我。”在楚云蓉下车前,沈清澜轻声开口。

    楚云蓉怔,开门的动作定格在了那里,看向沈清澜,“清澜,你怎么知道妈妈遇到了个奇怪的人?”

    沈清澜的眼闪过抹果然如此的表情,刚刚她只是猜测而已,现在倒是可以肯定了,“妈,你遇到了谁?”

    楚云蓉将刚刚遇到个女人的事情告诉了沈清澜,连同她跟她说的话,沈清澜眼睛微眯,“妈,这个人的话不可信。”

    楚云蓉点头,“妈妈知道,所以妈妈并没有听她说就走了,至于她说的三天后,我也没打算去。”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楚云蓉已经想明白了,沈清澜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回来了,并且生活的很好,那么她过去是什么样的,又为什么选择回到沈家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后,她这个做妈的该怎么补偿女儿缺失了这么多年的母爱。

    “妈,你刚才说那个人约了你三天后见面?”沈清澜抓住了重点。

    “是啊,她约了我三天后下午点,江南路的幻想咖啡见面,说是要告诉我真相,简直莫名其妙。”

    “那个人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沈清澜问道。

    楚云蓉微愣,“清澜,你想去见她?”

    沈清澜嘴角轻勾,“我也想知道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

    “估计是个骗子,想要骗钱的,你理她做什么?”楚云蓉不想见那个女人。看见那个女人,她总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仿佛有不可预知的危险在靠近,这样的感觉令她不安。

    “妈说的对,那就不去管她了,也许就像妈说的,这个人就是来骗钱的,没必要理会,我们不去理她,她自己就消停了,走吧。”沈清澜看出了楚云蓉眼底的不安,没有继续开口。

    回到家里,楚云蓉就像是真的忘记了这件事般,忙着给安安做喂辅食。

    三天后,沈清澜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家,来到了江南路的幻想咖啡,咖啡店里人不多,即便是午饭时间也只有寥寥几个客人。

    沈清澜比那个女人说的时间提早了半个小时,现在是十二点半,她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这个位置能看见门口,但是从门口进来又很难留意这里,是个绝佳的位置。

    沈清澜点了杯咖啡,手撑着下巴,状似无意地在看街道上的人流,只是眼睛的余光却直看着门口的方向。

    时间慢慢流逝,离着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除了进来过两个男人和对情侣,这个咖啡店并没有进来过其他客人,直到点半,那个女人都没有出现。

    沈清澜站起身,离开了咖啡厅,显然这个点都不出现,这个女人是不打算来了。对方明显是个很谨慎的人,没有看到楚云蓉,根本不打算现身。

    而沈清澜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走后,个穿着咖啡厅制服的服务员走过来收走了她的杯子,嘴角高高扬起,就连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

    沈清澜和楚云蓉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是这个咖啡厅的服务员,沈清澜出现在咖啡厅门口,她就已经看见了,注定了这场见面将是无疾而终。

    这趟无所获,沈清澜的心有些不爽,她给伊登打了电话,询问了秦妍的情况,“还没死。”

    沈清澜嘴角轻勾,“她说了吗?安排的人是谁?”

    伊登摇头,“没有,秦妍的嘴巴很硬,就连她的两个手下也是骨头硬的主。”

    沈清澜不意外,这个人是秦妍的底牌,她当然不会轻易说出来,“你告诉秦妍,我可以告诉她卡尔的骨灰在哪里,但是她必须告诉我这个人在哪里。”

    “安,她会相信吗?”

    “她会。”只是会不会说那就不定了。

    秦妍听到伊登的话,冷笑,“她沈清澜不是很有本事吗?自己去查啊。”不出所料的,她并没有将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伊登。

    沈清澜从伊登的口知道了秦妍的选择,摸着下巴,正在思考下步的计划时,就感觉到有人在拉扯她的裤腿,低头看,果然安安已经爬了过来,正抬头看着她。

    沈清澜将儿子从地上抱起来,安安往她的胸前拱了拱,想要吃奶,沈清澜摇头,她这两天已经开始给安安减少了喂奶的次数,增加了辅食的量,等安安习惯了之后就要开始断奶了。

    原本沈清澜是打算等安安岁再断奶的,但是奈何某个男人每次打电话回家都要跟她念叨次。

    刚刚想到傅衡逸呢,他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清澜接起,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就从电话的那端传了过来。

    “清澜。”

    沈清澜微微笑,刚要说话,就看见安安要伸手去拿手机,沈清澜将手机拿远了些,“安安,妈妈正在跟爸爸打电话,你乖点。”

    “麻麻。”安安叫了声。

    傅衡逸在电话的那端听到儿子的小奶音,尤其是听到麻麻两个字,神情顿时就僵住了。

    “傅衡逸,你还在听吗?”沈清澜安抚好儿子,开口。

    傅衡逸眼神幽深,“我在。”

    “安安会叫麻麻了,你听到了吗?”她的眼睛里带着丝小得意,儿子见叫的人是她。

    “听到了。”傅衡逸嗓音温柔。

    “他现在还不会叫爸爸,我正在教他,等你回来了应该就能学会了。”

    傅衡逸的眉眼温柔,听着沈清澜说着安安这几天的情况,他听得很认真,听筒时不时传来声安安叫麻麻的声音。

    楚云蓉见沈清澜在打电话,就将安安抱走了,傅衡逸听到动静,问了句,“清澜,安安被妈抱走了吗?”

    “嗯,他饿了,妈带他去吃饭。”

    “现在方便说话吗?”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拿着手机走到了花园里,“现在可以说了。”

    “秦妍安排的那个人直没有出现?”傅衡逸这几天都在惦记这件事,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了。

    “已经出现了,就在昨天,我和妈去商场,妈上卫生间的时候碰到了对方,今天约了我妈见面,我去的,没有见到人。”沈清澜将事情简单说了边,傅衡逸闻言,剑眉微蹙,“没有出现?”

    “嗯,人直没有出现,我在那里等了个小时。”

    “这会不会是次试探?”傅衡逸猜测。

    “并不排除这个可能。”秦妍现在在伊登的手里,这个消息对方肯定不知道,既然没有收到新的指示,那么这个人就绝对会继续,不管自己是否知道,对方的目标都是楚云蓉,所以他们只静观其变就好。

    沈清澜比较想知道的是,对方的手里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她话的真实性,空口白牙就想让楚云蓉完全相信,这未免有些天方夜谭。

    “要是对方的目的只是在妈的心种下颗怀疑的种子呢?”傅衡逸提出种假设,如果只是为了在楚云蓉的心种下颗怀疑的种子,然后让她自己去追寻当年的真相,而他们只要在适当的时候透露出来些线索,这样的结果比直接告诉楚云蓉虽然要麻烦些,可是可信度却高了很多。

    而楚云蓉知道了真相,按照她目前的精神状态是绝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的,那么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冷意,这个假设她之前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傅衡逸,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傅衡逸沉吟,过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对方有心想要躲在背后,我们又没有任何的线索,想要找出对方是不可能的,或许我们可以来个请君入瓮。”他将自己的计划跟沈清澜说了。

    沈清澜听完,犹豫,“这样就是要我妈去冒险,万……”

    “清澜,对方要是真的有心,总会有办法让妈知道的,与其这样提心吊胆,还不如放手搏,还有可能斩草除根,而且我们都忽略了点,妈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脆弱,堵不如疏,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隐瞒还不如告诉妈真相。”傅衡逸是讲究速战速决的人,颗定时炸弹埋在暗处,总是让他觉得不安。

    沈清澜自然知道傅衡逸说的很有道理,“嗯,我明白,这件事交给我,我明天就让金恩熙回来。”

    傅衡逸刚刚请了假,想要再次请假不是不可以,但是对他的影响不好,沈清澜不想影响他。

    傅衡逸相信金恩熙几个的能力,只是对付个人而已,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挂了电话,沈清澜在花园里站了会儿,认真地考虑傅衡逸的话,然后才给金恩熙打电话。

    “好,我现在就买机票,安,你等我。”金恩熙自然是口答应,反正秦妍现在被伊登拿来做实验,已经是个半废人了,她折磨秦妍反倒是给她减轻痛苦,这样的事情她才不想干呢,还不如去京城帮沈清澜,当然,金恩熙也不否认她是有点想念丹尼尔了。

    跟伊登打了声招呼,金恩熙就潇洒地走了,原本茜丝莉是想跟金恩熙起走的,她好久没有见过沈清澜的孩子了,但是经纪人通知她有场秀需要她出面,只能遗憾地看着金恩熙离开。

    沈清澜是打算去接她的,只是被丹尼尔抢先了步,知道有人接了,沈清澜也就不跟他抢了。

    这几天楚云蓉都没有出门,帮着沈清澜带孩子,现在安安已经会爬了,活泼的个性越见展露,只要将他放在地摊上,要是没个人看着他,指不定就爬到哪里去了,有次沈清澜就起身去厨房给他弄蛋羹的功夫,这个小家伙就自己爬到门口去了。

    楚云蓉围着外孙转,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想其他的。沈清澜观察了两日,见楚云蓉似乎是真的忘记了那个女人说的话,心对将傅衡逸的提议反而犹豫了。

    “清澜,你看会儿安安,他刚才尿了,我去给他洗尿布。”楚云蓉叫了沈清澜声,沈清澜回神,“妈,尿布给我,我去洗吧。”

    说着,接过楚云蓉的尿布走进了卫生间。

    楚云蓉在客厅里带安安,门铃响,赵姨要出来开门,楚云蓉先步起身去开了门,是门口的警卫员,手里拿着个快递,上面的名字写的却是楚云蓉。

    ------题外话------

    关于秦妍的第个伏笔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