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秀恩爱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看着昊昊身上的可爱劲儿,被他逗得开怀,搂着昊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昊昊羞红了脸,安安看着妈妈抱着别的小朋友,还以为是在做游戏,向沈清澜伸着手,啊啊啊地叫,沈清澜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儿子给吸引过去了。

    裴宁强先步抱起了安安,“安安啊,你哥哥不喜欢我,你喜欢我好不好?”

    安安的扭头去看沈清澜,显然是想要沈清澜抱,裴宁吃味了,“清澜,这个两个都喜欢你,都是你生的吧。”

    昊昊听这话,将小手背在后背,本正经地说道,“妈妈,我也喜欢你,你不要吃醋,姨姨你比小,你要让着姨姨。”

    句话逗得客厅里的几个人哈哈大笑,裴宁看着儿子,无奈地笑笑,伸手捏捏他的小脸,“你啊,真是个活宝。”

    昊昊拍开裴宁的手,“妈妈,男女授受不亲,我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不能这么捏我的脸。”

    裴宁:......回去就跟她妈说,以后不去给昊昊看这些乱七糟的电视剧了,都是哪里学来的词。

    “你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裴宁问他。

    昊昊翻了个白眼,“刚刚不是说了吗?我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不能捏我的脸。”昊昊脸的“妈妈真笨”的表情。

    楚云蓉被昊昊逗地肚子都笑疼了,裴宁感觉手很痒,很想将这个臭小子拉过来打顿怎么办?

    “那刚刚你姨姨怎么可以亲你?”裴宁心不平衡了,跟儿子杠上了。

    昊昊无语地看着裴宁,“妈妈,你这是吃姨姨的醋吗?电视剧里说女孩子吃醋就是你这样的。”

    裴宁:“......裴浩,我回家要是再让你看这些电视剧,我就跟你姓!”

    这话出,沈清澜都笑了,裴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蠢话,对自己无语了。

    家里两个孩子,顿时就热闹了,沈清澜带着昊昊和安安在地上玩,裴宁则是跟几个长辈坐在边说话。

    “清澜对待孩子可是比我耐心多了。”裴宁看着沈清澜的身影,笑着说道。

    楚云蓉闻言,点头附和,“是啊,她对待孩子的耐心总是好些。”

    “我现在是不行了,大姨,你是不知道,昊昊现在可比以前难管多了,性子也不知道像谁,我常常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裴宁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眼睛里的笑意却骗不了人。

    “都这样,安安现在是还小,等过个几年的,保准也是个皮实的,昊昊已经算是我见过的最听话的孩子了,宁,你教的很好。”楚云蓉拍拍裴宁的手,说这话也是出于真心。

    “宁啊,你别怪大姨啰嗦,现在昊昊也懂事了,你也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你妈妈已经跟我说了好几次,她很担心的你的事情。”

    裴宁眼睛里的笑意淡了下来,“大姨,这种事情要看缘分的,现在暂时没有遇到合适的,就先这样吧,也许等哪天我遇到了,或许我就马上将自己嫁出去了。”

    “宁,大姨知道这些年你心思都在昊昊的身上,就算是想找对象,首先考虑的也是昊昊,有些话你妈妈不方便对你说,就由大姨来说了,大姨能看的出来晨希喜欢你,你对他呢?”

    裴宁垂眸,“大姨,不要说了,我和他不可能的,我们不合适,我也不想耽误人家。”

    “是因为他的父母吧?”楚云蓉在上次安安的百日宴上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直没提就是因为找不到机会,这次既然说到这里了,索性就点名了,这也是之前楚云瑾拜托她的。

    “大姨,不止是这个问题。”她跟江晨希之间相隔的又何止是个家庭。

    “大姨,我知道你和我妈在担心什么,这个问题我心有分寸,要是遇到了合适的,我是肯定不会错过的,你们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裴宁笑着说道。

    楚云蓉见她真的不愿意继续谈这个话题,也就遂了她的心意转移了话题,“你自己有数就好。”

    沈清澜虽然是在陪两个孩子玩,但是二人的对话却听见了,她看了眼裴宁,收回目光,打算等改天问问沈君煜。

    **************

    监狱。

    李希潼等了三天,可是没有等到丝毫消息。她去找跟她联系的那个女人,女人只是不耐烦地让她继续等。

    “等等等,你总是让我等,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当初是你们主动找到我的,我现在也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丝毫的消息,你们该不会是想反悔吧?”李希潼满脸的怒气,换做任何个人都要发怒,这帮人简直就是在拿她开涮。

    女人哪里有心思管李希潼在在想什么,这几天她自己也很烦躁,只因为她跟外界的人失联了,也就是说现在就连她自己也出不去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只要李希潼完成了任务,他们就会带她出去,然后拿着钱去过逍遥日子,可现在呢?

    “你倒是说话呀,你们到底什么时候保我出去?”李希潼烦躁不安。

    “你够了,这件事我已经跟上面说了,保你出去总要时间的吧,你现在着急有用吗?耐心等着吧,会让你出去的。”

    李希潼把抓住女人的手臂,阴着脸,“其实你们从来都没有打算让我出去是不是,你们就是利用我去打击楚云蓉,对不对?”

    女人想要甩开李希潼的手,可是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握得很紧,女人甩之下竟然没有成功,“有话好好说,这要是被狱警看到了,我们两个都难以脱身。”女人按下性子,跟李希潼好声好气地说道。

    只是李希潼此刻十分烦躁,根本听不进去女人的话,“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只要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就行了,给我个具体的日子,你们要是再不给我明确的日子,我现在就去找狱警提出申请,要嫁进楚云蓉,然后告诉她那些话都是假的,是有人逼我这么说的。”

    女人的脸沉了下来,其实这其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她也是被秦妍选的颗棋子而已,秦妍答应了她要给她好的生活,现在她自己都在里面呢,哪里还有闲情逸致管刘李希潼。

    用力掰开李希潼的手,“你去告诉啊,你以为我会在乎?不过是个被人利用完之后就扔掉的弃子而已,竟然还指望人家会救你出去,简直就是愚不可及。”女人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闪过抹悲哀,不知道是在说李希潼还是在说自己。

    李希潼的脸色瞬间变了,把掐住女人的脖子,神情疯狂,“你们这帮混蛋,竟然敢骗我,我掐死你。”

    女人被人掐住了脖子,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挣扎起来,她毕竟不像是李希潼从小就娇养着长大的,手上的力气比李希潼要大很多,挣开了李希潼的束缚之后,直接坐在李希潼的身上,对着她的脸就是顿左右开弓。

    李希潼被人压在地上,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丽姐,你看,李希潼被人打了。”个女人站在墙角看见这幕,跟丽姐说道。

    丽姐冷眼瞧着这幕,神情冷漠,“去,吸引狱警的注意力,不要让她注意到这幕,有人帮我们教训李希潼,我们总要帮把手的。”

    女人嘿嘿笑,“丽姐,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

    女人打累了,停下来,李希潼的脸早已经肿成了猪头,女人往她的脸上吐了口口水,“竟然敢对我动手,我打不死你,以后再敢来找我,小心我见你次打你次。”

    女人恨恨地走了,李希潼躺在地上,看着碧蓝的天空,忽然泪流满面。

    ***********

    沈清澜接到监狱里打过来的电话的时候,楚云蓉正在给安安喂苹果泥呢。

    “这里是沈家,请问你是哪位?”沈清澜听到陌生的声音,礼貌地问道。

    电话那端的人说明了身份,“你好,请问楚云蓉楚女士在吗?这里是XX监狱。”

    沈清澜眼神微闪,“我是楚云蓉女士的女儿,我母亲现在暂时不在,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转告她也是样的。”

    狱警没有多想,就想李希潼打了申请,想要见楚云蓉面的事情说了,正好楚云蓉看过来,沈清澜轻声将事情跟她说了遍,楚云蓉脸上的笑意变淡,“我不去了。”

    沈清澜明白了,跟狱警说道,“明天我会去看她。”

    挂了电话,楚云蓉看向沈清澜,“清澜,你去看她做什么?”

    沈清澜笑笑,“去看看她这次想说什么,而且李希潼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不去她就会直打,妈,你要是不想去,就在家里陪安安吧。”

    楚云蓉点点头,“行,我就在家里带安安。”只字不提李希潼。

    次日,沈清澜独自开车去了监狱。

    李希潼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申请通过了,今天就会有人来看自己,大早就醒了,眼底满是紧张,前两次她说的话很不好听,现在她也没有把握楚云蓉是否愿意帮她,但是她既然愿意来看自己,那么对自己就总该还有点情谊的吧。

    “怎么会是你!”李希潼看见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顿时就激动了。

    沈清澜挑眉,“不然你以为是谁?是我妈?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妈现在根本不愿意见你,你要是想见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沈清澜,是你!是你不愿意让妈见我对不对,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李希潼神情狰狞,要不是被隔着,恐怕她现在已经扑上来了。

    沈清澜打量着李希潼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样子,啧啧摇头,“年不见,没想到你现在成了这副模样,还是说你是故意将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好博取我妈的同情?”

    “沈清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你让我妈来,我想见到人是她。”

    “容许我纠正你点,你的亲妈早已经跑了,而你现在也不是沈家的人,我妈也不是你妈。”沈清澜神情淡淡。

    李希潼死死地瞪着沈清澜,“沈清澜,我会走到今天这步,到底是拜谁所赐,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报应吗?”

    沈清澜嘴角轻扬,“报应?李希潼,你现在这样才叫报应。”

    “沈清澜,我恨你。”

    “请便,只要你开心就好。”沈清澜不在意地说道。

    李希潼心的怒火越来越盛,就在沈清澜以为她会继续爆发的时候,她却生生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和恨意,整个人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趣味。

    “沈清澜,请让我见见妈妈。”李希潼终究是低下了她那不再高贵的头颅。

    “不是我不让她见你,是她自己不愿意见你。。”沈清澜实话实说,可是这话李希潼根本不相信。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抢走了你沈家大小姐的身份,抢走了妈妈的宠爱,可是现在这切你都拿回去了不是吗?而且你还夺走了傅衡逸,我现在即便是出去了也是身败名裂,对你而言,构不成丝毫的威胁,难道这样还不够吗?我想出去,仅仅是为了活着。”她的语气悲戚。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演,等到李希潼说完了,她才缓声开口,“李希潼,你到现在依旧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害了李希潼的从来不是她沈清澜,而是她自己的贪心,总是奢望些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且为此不折手段。

    “不,是我的错,我根本就不应该进入沈家,可是不管怎样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你也已经赢得了切,为什么还要让人来打我?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想要我的命吗?”

    沈清澜很想笑,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着是自己的错的女人哪里有真的认为是自己的错,“不是我让人打你的。”

    李希潼对于这话根本就不会信,在她眼里这就是沈清澜的伪善和狡辩。

    沈清澜并不在乎她怎么想,能解释句已经是处于她为数不多的善意,“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安安分分的服完刑自然就可以出来,不要再搞这些无用的花样,我妈现在不会来见你,以后我也不会允许她来见你,你要是想利用她的同情心做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放弃了。”

    沈清澜起身就打算离开,李希潼叫住她,“沈清澜,我求你放过我,就算你不愿意让我出去,也别再让人打我,求你了。”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她,“你依旧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说了,不是我让人打你的,更加不是傅衡逸,你得罪了什么人你心清楚。”

    “好好好,就算不是你,你已经将我弄成了个废人,我现在也认命了,我只求能安安稳稳地活着,即便是以后我出去了我也不会去打扰你们家人的生活,这样难道也不行吗?”

    沈清澜忽然觉得很无趣,她为什么要来看李希潼呢?

    “李希潼,你好自为之吧。”她这次是真的离开了,任由李希潼在身后歇斯底里地叫喊。

    坐在车里,沈清澜却在想着到底是谁这么针对李希潼,不是她,要不会是傅衡逸,更不会是沈家的任何个人,脑灵光闪,沈清澜美眸轻轻闪烁了下,微微叹息。

    回到家里,楚云蓉也没有问沈清澜李希潼说了什么,仿佛根本不知道她去做什么了,依旧围绕着安安忙碌着,沈清澜也没有主动与她说这些。

    而在沈清澜离开之后,李希潼的生活与过去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变本加厉,她提出了好几次要求见楚云蓉的申请都被驳回了,而这切在李希潼的眼又成了沈清澜的刻意阻挠,不让她见楚云蓉,这让她心的恨意越来越浓,只是很可惜,她注定出不去了。

    个月后,李希潼终究因为忍受不了丽姐等人的毒打和羞辱,选择了自杀,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都已经凉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森海别庄,韩奕的家。

    于晓萱边吃着早饭边冷眼看着某人。

    “晓萱,尝尝煎包,这是我特意去城北你最喜欢的煎包买的。”韩奕将个煎包夹到于晓萱的碗里,讨好地说说道。

    于晓萱看了煎包眼,默默收回了视线,“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吃煎包了。”语气十分冷淡。

    韩奕微笑,将煎包夹到自己的碗里,“没关系,那就尝尝这个灌汤小笼包,也是刚出锅的。”

    “我早上不喜欢吃肉。”

    “那就尝尝这个蔬菜粥,美味又营养。”韩奕又将份蔬菜粥推到于晓萱的面前。

    于晓萱默默推开,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白粥,看也不看韩奕眼。

    韩奕心很苦逼,看了眼桌上的报纸,就想将报纸抽走,却被于晓萱把按住,“我还没看完呢。”

    “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报纸,而且这种报纸上报道的都是些毫无营养的卦新闻,没什么好看的。”韩奕好声好气地说道。

    于晓萱按住报纸不让动,“那我也要看,上面可是有我老公的头条新闻呢,我不看多不合适啊。”

    韩奕闻言,真的要哭了,看着桌上的报纸那叫个咬牙切齿。

    于晓萱则是拿着报纸看的津津有味,“卦新闻配小白粥,滋味倒是不错。”她幽幽来了句。

    韩奕的心抖,呵呵笑,“晓萱,你现在还是个孕妇呢,光吃白粥对身体不好,要不还是喝蔬菜粥吧。”

    于晓萱笑眯眯,只是这笑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怎么会不够营养呢,有我老公的花边新闻做小菜,我觉得营养十分好。”

    韩奕要哭了,“晓萱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人家有机会拿我炒作了。”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自从于晓萱宣布了自己怀孕的消息之后就彻底在家里静了,没有接任何的工作,前几日她出门,被狗仔拍到她的孕期照,因为怀孕而身体发福,与之前可谓是判若两人,有些曾经就对于晓萱不满的女星就说了些酸话。

    这也没什么,毕竟嫉妒她的人多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韩奕不小心被人拍到和个当红笑话共同出入酒店的照片,随后于晓萱被抛弃的新闻就传遍了整个娱乐圈。

    于晓萱原本是不知道的,结果接到了顾凯的电话,解释那天其实韩奕是跟他在起,他们两个偶遇了那个女星,结果因为照片角度的问题,并没有将他拍进去,然后就闹出了这个风波。

    对此,于晓萱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在娱乐圈待久了,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更重要的是,韩奕对她如何她看在眼里,不至于这么不相信韩奕。

    所以等到韩奕回家想解释的时候,于晓萱就表明了态度,并不在意。

    要是事情到了这里就结束了那倒是好了,这个女星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是巧合,接下去几天,总能跟韩奕来个偶遇,然后狗仔就能这么凑巧地拍到,次两次是巧合,次数多了再是巧合也变成了事实,所以这几天整个娱乐圈都在说韩奕出轨,于晓萱被人抛弃的事情。

    韩奕也很苦逼啊,这几天走到哪里都能遇到阴魂不散的女人,简直就是倒了血霉了,现在的新闻已经是他压制后的结果,他要是不出手干预,估计现在狗仔都已经跑到他家里来了。

    于晓萱生气吗?那肯定是生气的,她生气的不是报纸上说的自己被抛弃,而是唐米娜。

    没错,这几日频频和韩奕传出绯闻的女星就是当初海选时给于晓萱下药后被发现而失去了资格的唐米娜。

    她没有被圣煊看上,却机缘巧合地与圣煊的对手公司看上了,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对方公司力捧她,即便是没有演技,也将她捧成了流量小花。

    唐米娜昨日还特意打电话给她,话里话外无不是在得意的炫耀。

    于晓萱冷笑,很想告诉她,她所谓的已经移情别恋的男人当时正躺在她于晓萱的床上睡觉呢。

    “晓萱,你别生气了,我现在立刻就去解决了这个女人。”韩奕保证。

    于晓萱将报纸拍在桌子上,“不用你,这次我自己来,你就给我边呆着看去。”

    韩奕愣,这么霸气的于晓萱还是第次见,不过这样被老婆保护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于晓萱快速地吃完了早饭,碰都不碰韩奕买来的早餐,虽然说她相信韩奕,但是总是闹出这样的新闻,于晓萱也不是不生他的气的,小小地惩罚下韩奕十分有必要。

    于晓萱吃完了早餐,直接拿起手机打开了微博,然后发了条状态——【这几天多谢大家的关心了,我和韩奕很好,而对于此前的那些不实的报道,大家看看就好,我也奉劝某些人句,与其拉着被人蹭热度炒绯闻,不如好好锻炼下自己的演技,还有,不要再给我老公发些暧昧的消息和图片,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并且直接艾特了唐米娜。

    好了,这下微博炸锅了,而于晓萱这个始作俑者在发完微博之后就关机了,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

    唐米娜被于晓萱特意艾特出来,气得脸色铁青,要不是场合不对,她恐怕就要发飙了,只是没等她想好怎么反击呢,韩奕就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老婆辛苦了。】配图是张他亲吻于晓萱大肚子的照片。

    照片是在家里拍的,于晓萱穿着身家居服,素颜,身材臃肿,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韩奕则是蹲在她的身边,亲着她的肚子,神情温柔。

    没有对当前的新闻做出任何的解释,但是却比解释更打脸。

    而随后,圣煊的官方微博也做出了回应,给出的是这几日报纸上拍的照片的完整版,每次韩奕的身边都是有人的,而且那个人并不是唐米娜,就连所谓的餐厅私会也是韩奕与客户吃饭,唐米娜上前搭讪。

    娱乐圈是个水深不见底的地方,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人写成次世界大战,更何况这次是于晓萱和唐米娜明晃晃的撕X了。

    唐米娜被于晓萱气得半死,可是原本就是她拿韩奕炒绯闻,二人并没有实际上的关系,就算是她想拿出什么有利的证据也拿不出来。

    “清澜,你说是不是很搞笑。”于晓萱躺在沈清澜家的沙发上,笑得前俯后仰的。

    沈清澜无奈地看着她,“你倒是悠着点,别摔了。”

    于晓萱哼哼,“老虎不发威,她唐米娜当我是hellokitty,之前的事情我没有跟她计较,这次竟然拉着我男人炒绯闻,看我怎么对付她。”

    “你想怎么对付她?”沈清澜也有些好奇。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你看着就好,我要让唐米娜知道,我于晓萱不是个软包子,谁想捏就能捏把,还有安歇看热闹闲的蛋疼的人,别三天两头盼着我被抛弃,简直烦透了。”于晓萱说到这里,也被娱乐圈的这些事情搞得头大。

    “你可以将事情交个韩奕去做。”沈清澜淡淡开口。

    “那我也不能每次遇到事情都躲在他的身后吧,我想跟你样,强大起来,成为个可以与韩奕并肩战立的女人,而不是像个菟丝草样,只会攀附和索取。”于晓萱神情认真。

    沈清澜看着她,笑了,“晓萱,你成长了,也成熟了。”

    “嘿嘿,那是当然,我可是要做妈妈的人了,肯定是要长大的。”于晓萱嘿嘿笑。

    “这次不生韩奕的气了?”

    “生,怎么不生啊,这个死男人,竟然让人拍到了那么多次,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这两天我都没理他,我要好好冷冷他,让他认认真真的反省自己。”于晓萱说的煞有其事,但是沈清澜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真的生气。

    微微笑,“你现在是个孕妇,生气对孩子不好。”

    于晓萱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叹气,“说起这个孩子我就郁闷,清澜,你说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能这么大呢,你怀孕只胖肚子,我怀孕,整个人胖成了个球,我还是按照营养师制定的食谱吃的呢,要是让我自己随便吃,我现在是不是就连路都走不动了。”她哭丧了张脸,作为个女星,对自己的身材是有很严格的要求的,每次琳达姐来看她,见到她的眼神都很诡异,于晓萱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想当然的知道,等到她产后复出,琳达姐就会对她进行摧残了。

    沈清澜安慰她,“人和人的体质不同,你现在胖了,等到你生下孩子,瘦下去也会很快。’

    “哎,我也希望是这样,我记得之前圈子里有个女星,生下孩子都年多了,用尽了各种办法就是瘦不下来,连资源都被影响了,想想也是蛮心酸的。”

    娱乐圈是个特别现实的地方,于晓萱虽然没有经历过潜规则,可却不代表她没有见识过,她能保持现在的心性,除了坚守了自己的本心,也是韩奕保护下的结果。

    见得多了,于晓萱心对韩奕就更加感激,这个男人真正做到了站在她的面前替她正风挡雨,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要让自己成长起来,不然个人站在前面久了,要是会累的。

    于晓萱来了,韩奕就不可能不跟着,只是于晓萱想跟沈清澜单独说说话,无事可做的韩奕就去找傅老爷子聊天了,他上去的时候,沈老爷子正在和傅老爷子下棋呢。

    “沈爷爷,傅爷爷,你们两位的小日子过得可这不错啊。”韩奕含笑开口。

    “是韩奕来了,快进来,有段日子没见你了,今天怎么想到过来了?”傅老爷子笑着问道,往常韩奕来的时候傅衡逸基本都在家。

    “晓萱想找小嫂子说说话,我就送她过来了。”韩奕找了把椅子坐在两位老爷子的身边,看着二人下棋,“两位爷爷,你们继续。”

    “那你就看看,可不许说话。”沈老爷子说道。

    “行。我保证做个君子。”韩奕保证道。

    “韩奕,晓萱快生了吧?”傅老爷子摸着胡子,边看着棋盘,边问道。

    “还没呢,现在才六个多月,三月份就该生了。”

    “性别确定了吗?”沈老爷子开口。

    “我和晓萱都没有问过医生,不管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都是样的,我们都爱,就不特意问了。”

    “嗯,这样也好,你家里也没有个女性长辈,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给你傅姑姑或是沈阿姨打电话,不用跟她们客气。”傅老爷子说道。

    “哈哈,傅爷爷你就放心吧,我你还不了解嘛,我就没有跟你们客气过,现在家里有阿姨也有营养师,暂时没什么问题,而且我已经联系好了月子心,等到晓萱生了直接就住进去,由专业的月嫂来照顾孩子和她,相信不会有事的。”

    “你安排好了就好,晓萱年纪小,又是头胎,你要多多照顾着点,别让她受了委屈。”沈老爷子叮嘱,于晓萱是自家孙女的好朋友,又失去了父母,难免让人心疼。

    “沈爷爷,我现在都是把她当女皇供着,哪里敢让她受委屈啊。”韩奕喊冤。

    “那报纸上的新闻是怎么回事?”沈老爷子虎了脸。

    “沈爷爷,原来你还看娱乐新闻啊。”韩奕意外。

    “你少个我扯开话题,你已经跟晓萱结婚了就要收收心,外面的那些花花草草该除的都除了。”沈老爷子只以为是韩奕的老毛病又犯了。

    韩奕这次是真的觉得冤枉了,“沈爷爷,这跟我可真的半毛线关系都没有,我是被人利用了。人家拿我炒作呢。”

    沈老爷子定定地看着他,“真的?”

    “比珍珠还真,沈爷爷,我你还不了解吗?我这人虽然以前是花心了点,但是我从来不说谎。”

    “行了,你小子说的谎话还少啊,不过既然是不实的的报道,就早点消除影响,晓萱这孩子看着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你也不能不顾她的感受,女孩子嘛,又给你怀孕生娃,你要疼着点。”

    “沈爷爷,我觉得你变了。”韩奕看着老爷子脸的委屈,沈老爷子不解。

    “以前你都是帮我的,但是现在你都帮晓萱了,是不是因为晓萱是小嫂子的闺蜜,所以你就偏心她?”

    沈老爷子被韩奕给逗笑了,“你都多大的人还跟你媳妇吃醋,像话吗?”

    韩奕本正经,“是挺不像话的。”说完自己都笑了。

    知道小两口没出什么事情,沈老爷子就放心了,这两孩子日子都不好过,让人心疼,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有了个家,沈老爷子并不希望好好端端的家被毁了。

    韩奕对沈老爷子的关心很是受用,他家里的那个长辈有还不如没有,像老爷子这样的来自长辈的关心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题外话------

    关于秦妍,还有几个伏笔没有写完,所以她是不会那么快死的,现在只是让她生不如死而已,而且,死的太痛快了,不是便宜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