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计划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金恩熙打了个响指,“简直太棒了,这明明就是个绝代佳人啊,安,我现在觉得你儿子的眼睛其实更像傅衡逸,你看看,简直就是模样啊。”她的眼睛里都是惊喜。

    “看够了吗?”傅衡逸冷声开口。

    金恩熙遗憾地摇头,“不开口那就是绝代美人,开口什么美感都没了。”傅衡逸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就是个男人的声音。

    “傅衡逸,我给你个建议,你就当个哑巴吧,这样才更像,不然你你开口就暴露了。”金恩熙觉得自己这个建议真的是出自真心了。

    傅衡逸从箱子里拿过面镜子,看着镜子的自己,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但是看着沈清澜满意的眼神,终究是忍住了想将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的冲动。只是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却透着只有她能懂的意思。

    沈清澜接收到傅衡逸眼神里的暗示,不自觉的就想伸手去揉自己的老腰。

    “傅衡逸,我觉得金恩熙说得对,你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沈清澜强忍笑意,脸认真地说道。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忽然嘴角轻扬,“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夫人的。”特意掐尖的嗓音,让直升机上的三人同时抖了抖。

    幸好目的地很快就到了,沈清澜已经换上了身男士休闲装,脚上踩着双内增高,站在傅衡逸的身边,依旧差了他半个头。

    金恩熙和伊登没有做任何的改装。

    这次依旧是莱恩亲自来接人,见到傅衡逸和沈清澜,微微挑眉,“这两位是?”

    伊登开口,“这是杰西,这是他的妻子贝恩,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这次是过来帮忙的,这位是KA的首领莱恩。”前者说的是沈清澜,后者说的是傅衡逸。

    莱恩曾经虽然见过次傅衡逸,但是完全没有将眼前的女人和傅衡逸联系起来,只是对眼前这对丈夫站在妻子面前显得十分娇小的组合感觉有丝怪异。这丝怪异很快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沈清澜开口,“你好,莱恩首领。”她压低了声线,声音带着丝沙哑,听着雌性难辨。

    傅衡逸只是对着莱恩点点头,并没有开口,沈清澜解释,“我的妻子她不会说话,请别见怪。”

    莱恩了然,对着傅衡逸善意地微笑了下,“那我们先上车吧,到了基地我再跟你们说说具体的情况。”

    几人到了基地,莱恩让手下都退了出去,这才说道,“我和金夫人已经联系过,明天晚上晚上七点我们约在卡特酒店见面,商谈具体的合作事宜。”

    莱恩说着,拿出地图,给沈清澜他们看卡特酒店的位置,是在闹市区,而且不属于任何的武装力量的地盘,是当地ZF掌管的地盘。

    “这是金夫人选择的地方?”沈清澜问道。

    莱恩点头,“不错,时间是我选的,地点是她选定的。”这是道上的规矩,双方见面,方选时间,方选地点。

    沈清澜看着周围的地形,四通达,倒是个逃跑的好地方,想要包抄就需要耗费大量的人手,看来秦妍为了选定这么个地方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莱恩,这次我又要麻烦你了。”伊登开口。

    莱恩爽朗笑,“伊登,我们之间就不需要这样客气了。”

    “上次的事情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之前为了救沈清澜,事后莱恩也被King报复,要不是莱恩命大,那次就死了,这次竟然还会主动告诉他秦妍的下落,并且给他们提供帮助,确实出乎伊登的预料。

    “伊登,我说过,你是我永远的朋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话只要我活着就有效。上次虽然遇到了麻烦,可是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好处,解决了个随时会背叛我的人,我也才能更加的安心。只是这次就你们四个?”

    “还有两个还在路上,还没到。”

    莱恩点头,“好,你们需要的武器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人手方面我给你准备了百人,你看看够吗?”

    “够了,莱恩,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份恩情我记下了。”这次开口的是沈清澜,莱恩其实跟她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却而再再而三地帮助他们,就算是沈清澜也很是不好意思。

    “不必这么客气,我和伊登是朋友,上次我有危险,他也来帮我了。”

    傅衡逸看着这幕,心对道上的这帮人有了新的认识,这些人里,也有不少人,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而不仅仅只是亡命之徒。

    安德烈和茜丝莉是晚上到的,两人看见傅衡逸和沈清澜,呆愣了好久,尤其是看见傅衡逸的女装,要不是莱恩在场,恐怕茜丝莉会当场笑出来。

    茜丝莉和安德烈对视眼,两人的眼睛里都是笑意,看得傅衡逸的脸色发青,沈清澜伸手握住了傅衡逸的手。

    几人商定了明日行动的计划,由沈清澜和傅衡逸跟在莱恩的身边,作为他的贴身保镖去跟秦妍见面,金恩熙负责酒店的监控,伊登和茜丝莉三人则是装作莱恩的下属跟着起去。

    晚上,等到商量好了之后,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给他们单独安排的房间里,沈清澜看着傅衡逸的女装,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傅衡逸的脸就在她的笑声点点黑下来,最后黑成了锅底灰。

    他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沈清澜,眼神阴仄仄的,“很好笑?”

    沈清澜摆手,“不......好笑,只是看着你风华绝代的样子......很......惊艳......”

    傅衡逸笑了,“没想到老婆你喜欢这口,看来以前是我太不懂老婆的心思了,等这件事解决了之后我们关起门来倒是可以玩玩角色扮演。”

    沈清澜被他的笑看的呆,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傅衡逸上前,抱住沈清澜低头就是个不客气的深吻,长长的吻结束,傅衡逸看着沈清澜嘴唇上沾染的口红,伸出舌头舔了舔,“这笔账我先记下了,等回去了再跟你算。

    沈清澜羞恼,推了把他的胸膛,忽然皱眉,傅衡逸看着她,“怎么了?”

    沈清澜揉揉胸,“有点涨奶。”她将前襟的扣子解开,裹胸布上已经有了点湿润,今天没给安安喂奶,奶水堆积,让她很不舒服。

    她的这些动作都没有避开傅衡逸,傅衡逸就看着两只小白兔在自己的眼前晃悠,明知道现在不是合适的场合,身体还是诚实地给了反应,他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沈清澜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被傅衡逸扑倒在床上,傅衡逸埋头,“我帮你。”

    沈清澜的脸颊染上丝绯红,直到傅衡逸已经将原本属于安安的口粮都给吃完了,这丝绯红都没有消退,傅衡逸的身体胀的难受,却因为时机不对,硬生生忍了下来,没有进步的动作,他将沈清澜抱在怀里,“老婆,回去之后你定要好好补偿我。”

    沈清澜的声音带着丝暗哑,“好。”

    次日早,沈清澜和傅衡逸就起床了,等到金恩熙过来叫二人起床的时候,沈清澜和傅衡逸已经换好了衣服。

    吃完早饭,莱恩将武器拿进来,只是神情有些凝重,伊登看向他,“莱恩,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莱恩点头,“嗯,刚收到消息,R国的山本带着批人来了MD。”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看来是来者不善了。之前道上就有传言,金夫人和山本的关系好,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山本带着人来这里,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山本带了多少人知道吗?”

    莱恩摇头,“暂时不确定,但是不会少于百人。”

    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看来秦妍跟莱恩的合作开始就是个幌子,想必她早就知道了莱恩和伊登的关系,利用莱恩让自己前来,只是她想到了这点,难道就没想到莱恩会帮他们吗?

    这里是莱恩的地盘,只要莱恩愿意出手,那么就算时山本带的人比他们多,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除非,秦妍的手有什么让他们投鼠忌器的底牌。

    想到这里,沈清澜的脸色微变,只是碍于莱恩在场,暂时没有什么动作。

    等到莱恩走后,沈清澜立刻给楚云蓉打了电话,“清澜。”

    沈清澜听到楚云蓉没有丝毫异样的声音,心微微放心,“嗯,是我,妈,今天安安乖吗?”

    “安安很乖,就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些哭闹,大概是没有看到你,怎么也不肯睡觉,后来我就拿了件你常穿的衣服,他抱着衣服就睡着了,你自己在外地还好吗?”

    “我很好,等我这边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了,大概还需要两三天时间。”沈清澜说道。

    “行,你先安心办事吧,安安我会照顾好的。”

    沈清澜隐约能听到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知道家没有出事,她很快就挂了电话。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你说秦妍的手到底有什么底牌让她这么自信?”

    “会不会是颜夕?”傅衡逸猜测。

    沈清澜立刻给颜夕打了电话,颜夕和道格斯正在欧洲度假呢,也没有出事,也就是说能威胁到沈清澜的人都没事,那么秦妍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还是说她以为自己已经强悍到可以跟MD的地头蛇抗衡?

    “想不到就暂时先不想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傅衡逸安慰她。

    沈清澜点点头,现在也只能暂时先这样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晚上六点,行人出发,金恩熙已经提早到了酒店,开了个房间,侵入了酒店的监控系统,还在他们会面的房间安装了免扰监听设备。

    沈清澜他们比秦妍先到了酒店,她打量了眼酒店的房间,房间很大,倒是挺方便活动的。

    秦妍出现的很准时,她的脸上带着墨镜,看了眼房间里的人,视线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身上扫而过,就看向了莱恩。

    “莱恩首领,初次见面,我是秦妍,也就是你们口所说的金夫人。”

    莱恩定定地看着秦妍,没有伸手去握秦妍的手,而是淡淡开口,“金夫人到了这里还带着墨镜是怎么个意思,看不起我?”

    秦妍轻笑,拿下墨镜,“莱恩首领误会了,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现在可以了吗?”

    莱恩打量了眼秦妍,“没想到夫人还是个美人。”

    “呵呵,美人二字可是担不起,首领身边的这位才是真正的美人呢。”秦妍看着傅衡逸,眼睛在傅衡逸的身上停留了几秒,这样“魁梧”的美人倒是少见。

    傅衡逸面无表情,冷着张脸,仿佛没有听到秦妍的话般,认真地扮演着个冰山美人的角色。

    “看不出金夫人对我身边的人还有兴趣。”莱恩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莱恩首领真是会开玩笑,我就是纯碎赞美下这位小姐的美貌而已,可没有别的意思,首领可别误会。”秦妍笑着解释,却没有注意到沈清澜微冷的眼神。

    莱恩哈哈笑,“没想到金夫人还是这么幽默的个人,没能早点认识金夫人真是太遗憾了。”

    “现在认识也不晚。”秦妍在边坐了下来,她刚刚说话的功夫已经将房间内每个人看了遍,并没有看见沈清澜,眼底深处划过抹疑惑,难道莱恩是真的想跟她合作,并没有将她的行踪透露给沈清澜?

    “金夫人,这次听说你要找我合作,不知道你想怎么个合作法?”莱恩主动开口询问。

    秦妍没有回答这话,而是看了圈房间了的人,笑着说道,“莱恩首领,我想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认为呢?”

    莱恩爽朗笑,挥挥手,除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其他人都出去了,而秦妍这边也只留了两个人,男女,都是她最信任的人。

    “金夫人,现在可以说了吗?”莱恩问道。

    秦妍今天还真的不是来谈生意的,但是这件事是自己起的头,现在要是说不是来谈生意的,在莱恩这里恐怕就难以交代了。

    人家没有通知沈清澜,就说明是真心想要跟她合作,自己也不能得罪了他,敌人嘛,能少则少。

    “我也不瞒首领,我想要的货数量不多,只要个亿的货量,但是需要首领手最新款的。”既然是谈生意,秦妍也拿出了谈生意的态度。

    莱恩皱眉,“个亿确实少了点,夫人想要最新款,也不是不行,但是这价格就低不了太多,毕竟这新款的,想要的人不少,我手里的货很多也是被老顾客预定的。”

    “这个自然,为了这点货物让首领冒风险我已经是过意不去,肯定不会再压价,我只要市场价就好。”

    “不,夫人是误会我的意思,这市场价是我给大买家的价钱。”莱恩温和地说道。

    秦妍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莱恩,“莱恩首领,人太贪心了可不好,在Z国有句俗话,叫做‘贪心不足蛇吞象’,我是真心来谈这笔生意的,你现在这个态度,却让我很为难啊。”

    莱恩依旧笑眯眯,“金夫人也是玩笑了,你若是真心想要跟我做生意,那么请山本先生来做什么呢?我可是收到消息山本的人已经将这座酒店包围了。”

    秦妍微愣,没想到莱恩的消息这么灵通,为了保密,她还特意让山本昨晚上才悄悄潜入,但看莱恩的意思,似乎早就收到了消息?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KA,这个莱恩比自己想的还要强些,就是不知道这位的立场是什么。

    “莱恩首领,你说的话我不是很明白,我这次可是独自前来,除了刚才你看到的几个人,我是谁都没带。”

    莱恩脸上笑容不变,“金夫人,大家都是聪明人,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你又何必狡辩,我就想问问,你让山本先生包围了这座酒店,是想做什么?杀了我?”

    秦妍微微笑,“莱恩首领误会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好吧,我承认,我邀请了山本先生与我道过来,但是我们对莱恩首领是没有任何的恶意的,只是我的人手毕竟有限,而我这人向来比较惜命,所以就请山本先生保护我的安全,这样的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

    “这些是你和山本的私事,我自然不会管,但是现在山本包围了这座酒店,这件事你又打算怎么解释呢?”

    秦妍眼神渐冷,但是脸上的笑意却不变,“莱恩首领,请你放心,山本先生只是想保护我的安全,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包围这座酒店的事情,也实属无奈之举,这毕竟是在你的地盘上不是吗?”

    “金夫人,恐怕你的目的没有这么简单吧?”莱恩的脸忽然沉了下来,拍拍手,门被打开,十几个人涌了进来将秦妍三人包围在间。

    秦妍笑不出来了,冷冷地看着莱恩,“莱恩,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人也比较惜命,这群人都是来保护我的,现在我们可以继续来谈生意了。”

    莱恩将秦妍刚才的话又还了回去,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秦妍直勾勾地看着莱恩,良久,才缓缓笑开,“是我多虑了,莱恩首领是个做大生意的人,想必也不会与我这个小人物斤斤计较,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山本先生离开,这样首领是否可以诚心谈生意了呢?”

    莱恩微笑,“这是自然,我是个生意人,金夫人拿出了诚意,我自然也是会拿出我的诚意,你要的货物,我可以低于市场价的半成给你,这样的诚意足够了吗?”

    秦妍看着莱恩,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莱恩话的真实性,个亿的订单,放在道上,对于大部分的人而言已经算是个不错的生意,但是对于莱恩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他现在肯让价,真心促成这笔生意,对于秦妍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结果,只是她对莱恩依旧抱有着份不信任。

    “当然,金夫人要是不放心,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对不阻拦。”莱恩不紧不慢地说了句,他们的计划,就是先将山本调离这座酒店,将秦妍单独留下,这样才能以最轻的代价拿下秦妍,这也是为什么进来这么久了,沈清澜和傅衡逸都没有行动,而莱恩在不断地跟秦妍周旋的原因。

    秦妍身后的男人轻声在秦妍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大致是希望秦妍现在就离开,毕竟他们这次的目的只是为了引沈清澜出来,既然沈清澜没来,那么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但是秦妍却不这样想,道上最好的货百分之六十以上都在莱恩的手,他手里的这批武器秦妍也确实想要,有了这批东西,那么接下去她就可以和更多的人合作,获取更多的利益。

    秦妍本身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她的脑子却很好用,曾经和很多道上的大佬都有过合作关系,双方的合作度维持了很久,除了她会利用本身的资本以外,也是因为她很会赚钱。

    “莱恩首领说笑了,我是诚心想和首领合作的,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山本先生先离开。”秦妍终究是贪心了,心也抱着丝侥幸心理,既然没有看到沈清澜,那么不如赌把,先将这笔生意拿下,要是可以和莱恩达成长期的合作关系,以后对她只有好处。

    这些年跟山本的合作虽然直很良好,可是山本很霸道,给她的利润空间其实并不多,要是能有新的进货渠道,她就可以有了个跟山本谈判的筹码,或许还能多分得份市场的份额。这样想着,秦妍就给山本打了电话,请他暂时先离开。

    “金夫人,我离开可以,但是魅呢,你说会告诉我魅的消息的。”

    “山本先生,不要着急,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过,说了会告诉你,就肯定会告诉你,我这边事情结束了就去找你,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哪里可以找到魅。”

    她说的是R国的语言,莱恩听不懂,可不代表沈清澜和傅衡逸听不懂,听到魅的名字,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眼神波动了下,傅衡逸的眼底闪过抹杀意,看来这次绝对不能让秦妍活着离开这里了,不然沈清澜的身份很难不被透露出去。

    沈清澜的视线从秦妍的身上划过,很快收回视线。

    秦妍和山本说了很久,才勉强安抚了山本的情绪,这次山本就是冲着魅来的,秦妍不告诉他魅的下落,很难让山本满意。

    很快,莱恩就收到了山本的人撤退的消息,他挥挥手,手下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走了出去。

    秦妍看着莱恩,“莱恩首领,我的诚意已经给没出去了,你看......”

    莱恩笑了笑,再次挥手,房间里的人退了出去,再次剩下了他们五个人,而此刻的秦妍并没有发现,房间里的通讯信号在这些人出去以后就被屏蔽了,也就是说现在秦妍根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

    酒店外,山本挂断电话,神情阴鹫,“我们走。”

    手下愣,“大哥,我们现在就走?不是说为二当家的报仇的吗?”

    山本冷着脸,“这件事回去再说。”他现在心里有股火气,总觉得自己是被秦妍这个该死的女人给耍了,而很快,山本的时候设想就得到了验证。

    山本看着包围了他们,比他们的人数多了不止倍人,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你们是谁?”

    “山本先生,好久不见。”伊登从人群走了出来。

    山本微愣,没有认出眼前的人,“你是谁?”

    伊登的手里那是把手术刀,即便是在黑夜里,依旧能看到手术刀上寒光闪闪的光泽,“山本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四年前我们在R国见过,你让人请过我,被我拒绝了之后,你派人追杀我,想起来了吗?”

    山本眼依旧有着疑惑,他追杀过的人多了,实在想不起来眼前的这个是谁。

    伊登点也不意外,他对自己的外表做了点点的修饰,山本认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我再提醒你下,四年前,东京,野田美子。”

    山本立刻就想起来了,“你是伊登医生。”

    “没错,就是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我是不是,当年你没能杀了我是不是很遗憾?这么多年我的心里也很不甘心啊,不过是拒绝了个我不想救的人,就被人追杀,差点搭进去条命,想想也是冤枉。只要想起这件事,我现在还恨得咬牙切齿,山本先生,你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野田美子是山本的妻子,四年前被人寻仇,生命危在旦夕,当时伊登的医术在道上已经广为人知,而那时他正好在R国办点事情,山本知道他在R国就让人请他去给野田美子治病,却被伊登拒绝了。

    而野田美子也因为救治不及时死了,山本将野田美子的死归咎于伊登的见死不救,对伊登起了杀意,派人追杀他,伊登费了好大的功夫才逃离了R国,这么多年没有踏足过R国步。

    山本想找伊登报仇,只是可惜伊登医生在道上的医术虽然有名气,可是行踪诡异,很难找到,山本找了段时间之后就放弃了,没想到这次竟然在这里遇见了。

    “伊登医生,你现在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山本嘴角轻扬。

    伊登微笑,“山本先生,这话应该是我说,你看看现在的处境。我的人可是比你多倍,为了等你,兄弟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山本眼睛微眯,“你知道我要来?”

    “我当然知道,我不仅知道你要来,我还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带了多少人,有哪些武器装备。”伊登笑眯眯。

    山本的心猛地沉,自己这次出行完全就是保密的,就连他们组织内部都没人知道,伊登竟然知道了,还在这里等着他,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内部出了叛徒?

    很快,伊登就为他揭晓了答案,“这次能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山本先生,还是多亏了金夫人,要不是她告诉莱恩首领山本先生要来这里做客,我们怎么能好好招待山本先生呢?”

    山本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秦妍,他跟秦妍合作了很多年,两人的利益关系都是交织在起的,秦妍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山本先生不愿意相信,毕竟你跟金夫人合作了很多年,不过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山本先生不会不明白,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山本先生霸占R国的市场这么久,给人的利润空间又那么低,金夫人心早就不满了,这次她找莱恩首领合作,其的个条件就是将R国的市场让给莱恩首领半,你说莱恩首领会不答应吗?”

    伊登的这话也算是解释了秦妍会这么做的原因,山本的脸黑了,心对秦妍那叫个咬牙切齿,自己好心过来帮忙,这个女人竟然敢背后算计他。

    山本第时间就相信了伊登的话,在这道上混的人,很难真正地去相信个人,尤其是像山本和秦妍这种靠利益关系绑定在起的两人。

    而离间秦妍和山本之间的关系则是刚刚秦妍打了那通电话,提到了魅之后,伊登和金恩熙临时决定的,只有两人的利益关系崩了,才能让山本不再相信秦妍说的话,那么即使秦妍有机会对山本说出沈清澜的身份,山本也未必会相信。

    “所以你现在是想留下我?”山本看着伊登,沉声说道。

    “唔,可以这么说。”

    山本笑了,“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就想留下我了?”

    “你可以试试。”伊登笑,手的手术刀忽然飞向了山本,山本下意识地往后躲,挡在他前面的手下就已经被手术刀穿透了心脏。

    枪声在黑夜响起,山本边躲,边回击,这里是莱恩的老巢,人数比山本多,武器也比山本精良,山本很快就不敌了。

    属下护着山本撤退,损耗的人手更加快了,等到山本以牺牲大部分手下为代价逃到安全的地方的时候,他的身边只剩下了三个人,他捂着自己的手臂,那里被伊登射了枪,正在流血,而他的肩膀此刻也在流血。

    “老大,我们现在赶紧走吧,万他们追上来,我们就麻烦了。”属下语气着急。

    山本黑着脸,这次的损失大了,而这切都是拜秦妍所赐,想起这个女人,山本的脸色直接青了,拿出手机就给秦妍打电话,可是却打不通,这更是坐实了秦妍联合莱恩给自己下套的事情。

    “该死的女人,现在立刻就回去,然后给我把R国境内的属于这个女人的势力都给我连根拔除了。”山本发发狠了,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鲜血流的更快了。

    “是。”

    ****************

    酒店房间里,秦妍还在等着莱恩的回复,莱恩笑笑,“夫人好魄力,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就跟夫人做了这笔生意,价格就按照低于市场的半成给你。”

    “莱恩首领果然是大气,不知道以后我们是否还有机会合作呢?”秦妍乘胜追击。

    莱恩淡笑,“这个就要看夫人之后的诚意了。”他没有给秦妍明确的回复。

    秦妍也不着急,莱恩拍拍手,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个女人,手上端着几杯酒。

    “金夫人,既然达成了合作,那么还是需要庆祝下的,这是我刚得到的香槟,非常适合今天的场合,夫人该不会拒绝的吧?”莱恩站起来,率先从托盘端起了杯酒。

    秦妍轻笑,端起杯,刚打算与莱恩碰杯,莱恩去按住了她的手,“夫人暂时先别急,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就让这两位也分享下我们的喜悦吧。”莱恩指的是跟在秦妍身后的男女。

    托盘上还有四杯酒,显然就是为剩下的人准备的,秦妍笑笑,“这是当然。”

    得到了秦妍的允许,两人才上去端起了酒杯。

    “你们两个也过来。”莱恩招呼沈清澜和傅衡逸。

    沈清澜和傅衡逸走过来,手指刚刚碰到酒杯,秦妍眼睛眯,开口,“等等。”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动作僵,顿在了那里。

    “金夫人,有什么问题吗?”莱恩问道。

    秦妍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手,“这位美人的手怎么这么粗糙,看着就跟男人的手样。”

    沈清澜的手上做了些处理,皮肤看上去很是粗糙,就算是小了些,但眼看去也是男人的手,可是傅衡逸就不样,他的手常年握枪,手掌心都是厚厚的老茧,就算是再怎么掩饰,也改变不了多少,尤其是跟沈清澜的手放在起之后,更显得大。

    ------题外话------

    推荐缥瑶《农门枭妃》15~18号pk,收藏评论有奖励哦~

    家徒四壁,无米下锅,远远不到贫穷的最高境界。

    宁子柒穿越了,不知道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还是奖励,现代杀手之王变成了奄奄息的农家女儿。

    这家人也刷新了她对苦日子的认知,全家无所有的被赶出来,暂住的破茅屋五面透风,别人家是穷的揭不开锅,而她们是根本没!有!锅!

    渣渣亲气死父亲,还为将她们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而不择手段,比狠?那她就让她们被银子扎烂了那黑心。

    杀手之王是她,美食博主是她,这里的农家女也是她,以后富甲天下的女富豪也是她。

    种田,赚钱,两不误,谁让她有逆天的金手指呢!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好心救的那个却是自己的仇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