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愿意再嫁我一次吗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昊昊皱眉,“可是真的很像江奶奶。”

    “你都说是像了,人与人长得像也是有的,对不对?”

    昊昊似乎是被沈清澜说服了,“好像也是,姨姨,可能是我看错了。”

    沈清澜微微笑,“好了,等下我们也该回家了。”

    另边楚云蓉正在跟裴宁商量买哪件呢,叫了裴宁好几声都没反应,伸手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裴宁回神,“大姨,怎么了?”

    “我想问你这两个颜色哪个颜色更好,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裴宁扯了扯嘴角,“刚才想工作呢,我觉得浅蓝色更好些……”

    沈清澜注意到裴宁的异常,很快选好了衣服打道回府。

    晚上,沈清澜难得给江晨希打了个电话,将今天在商场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江晨希沉默了会儿,开口,“嫂子,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知道怎么做了。”

    “你自己心有分寸就好。”沈清澜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她不会插手太多,但是偶尔的小忙她也不介意帮把。

    **

    周六,沈清澜收拾了东西就带着安安去京城军区了,说好了今天要去看傅衡逸的。

    安安发现又能跟妈妈起出门,很是高兴,沈君煜亲自从沈清澜去的。

    路上,安安在妈妈的怀里都很兴奋,小胖腿晃来晃去,沈君煜从后视镜里看到小外甥的动作,笑了,“安安这是知道要去见爸爸了所以才这么高兴?”

    沈清澜看了眼儿子,无情拆穿,“他是想出来玩儿。”刚开始三天,傅衡逸的突然让安安很不适应,晚上的都要等到很迟才睡,可是三天时间过他就恢复正常了,哪里还记得爸爸是谁。

    沈君煜闻言,哭笑不得。

    知道今天沈清澜会来军区,傅衡逸早早地就等在了大门口,远远地看见沈君煜的车,果然沈清澜来了。

    沈清澜下车,看着身军装的傅衡逸,眼底浮现抹淡淡的思念,傅衡逸快步上前,上下看了眼老婆,满意地说道,“嗯,没瘦。”

    沈清澜轻笑,傅衡逸将儿子给接过来,小家伙看见爸爸,眼睛亮,顿时向傅衡逸的怀里扑去,傅衡逸几天没看见他也确实想他了。

    安安抱着爸爸的脖子,目光很快就被傅衡逸的肩章给吸引了,见着上面的麦穗和五角星,眼睛里透着好奇,伸手就去抠。

    他的力气小,傅衡逸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却没有阻止。

    沈清澜倒是想阻止,被傅衡逸个眼神给制止了。

    “好了,人我给安全送到了,我就先走了,澜澜,我明天过来接你。”沈君煜说道。

    沈清澜点头,傅衡逸温声开口,“君煜,谢谢。”

    沈君煜上前,伸手摸摸安安的脑袋,“安安,舅舅走了。”

    安安小朋友现在更喜欢爸爸的肩章,对舅舅的话置若罔闻,沈君煜笑了笑,离开了。

    傅衡逸带着沈清澜进去,依旧是以前住过的那个家属楼,屋子已经被傅衡逸打扫干净了,士兵帮忙将东西给搬进来,主要是安安的婴儿床。

    “谢谢。”沈清澜道谢。

    对方是个年轻小伙子,被沈清澜的容颜了惊艳了把,又听见沈清澜跟他说谢谢,红着脸胡乱地摆手,“不用谢不用谢,首长,我先走了。”

    傅衡逸点头,等人走了以后,才含笑看向沈清澜,“我老婆的魅力还真是走到哪里都大。”

    沈清澜斜睨了他眼,开始整理东西,想当初她来的时候,就个小小的行李箱,里面几套换洗的衣服,这有了孩子以后出门就是大包小包,明明就只来这里住个晚上,但是行李却不少,等到将所有的东西都给整理好了,傅衡逸已经将孩子给哄睡,去厨房做饭了。

    沈清澜心安理得地在客厅里等着吃饭。

    傅衡逸吃完饭又将厨房打扫干净就出去了,沈清澜则是留在家里,等着安安小朋友睡醒。

    到了个陌生的环境,安安有些不适应,直皱着小眉头,沈清澜给他喂完奶就抱着他出门了。

    安安长得白嫩可爱,军区里又都是帮大老爷们,很少有孩子,路上安安收获了大批的目光,他们多是善意的微笑,沈清澜偶尔会抬起安安的小手跟大家打个招呼。

    军区的环境让安安很是新奇,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露出了笑脸。

    沈清澜带着安安去了隔壁的部队,那里是沈谦在的地方,沈谦知道沈清澜带着外孙看来他,等不及警卫员来接人,亲自出来了。

    “安安,想外公了吗?”沈谦看到安安,那叫个高兴。

    安安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外公了,竟然没有认出外公,拒绝了外公想要抱抱的要求,抱着沈清澜的脖子不撒手。

    沈谦淡定地收回手,笑着说道,“跟你小时候样,我还记得你岁的时候,有次我大概有三四个月没有回过家吧,等我回家,你都不认识爸爸了,晚上你妈带着你睡觉。你死活不让我进房间,我就只好等到你睡着了才进去。”

    沈清澜倒是第次听见这事,有些好奇,“我不让你进房间睡觉?”

    “是啊。”沈谦想起这件事也是想笑,“当时你刚刚开始学说话,回家妈妈、爷爷奶奶和哥哥,就是不会叫爸爸,当时我的心都碎了。”

    这些事情沈清澜肯定是不记得的,但是却能想象到那样的画面,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傅衡逸坚持要回到京城军区的原因了。

    “现在转眼你的儿子都这么大了,爸爸也老了。等再过两年爸爸也该退休了。”沈谦笑着说道。

    沈清澜抱着安安和沈谦回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其他的领导在,见到沈清澜都友好地打招呼。

    沈清澜面对这些平日里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人是丝毫也不惧,和大家聊着天。

    等傅衡逸给沈清澜打电话的时候,沈清澜已经在沈谦这里待了很久了。沈谦亲自将沈清澜给送到了大门口,傅衡逸已经等在那里了。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又碰见了赵巍,赵巍看见沈清澜,眼睛亮,“你终于回来了。”

    沈清澜有些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脸期盼地看着她的大男人,实在无法将他与当初那个小男孩联系起来,可他又的的确确是那个人。

    “想找我挑战?”沈清澜挑眉看着赵巍。

    赵巍点头,“是。”

    傅衡逸黑线,他知道这个人,是个极其喜欢找人挑战的人,这小子还找他挑战过,只是被他给无视了。

    “可以,不过今天不行,明天早上点,操场等我。”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好。”赵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向傅衡逸敬了个军礼就离开了。

    “你可以不用理会他的。”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笑笑,“不过是个挑战而已,你难道还担心我会被他给打伤了?”

    傅衡逸对于这点倒是不担心,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回给她个疑惑的眼神。

    “傅衡逸,什么时候我们两个也切磋下吧,不止是格斗。”

    “还惦记着呢?”在他的她腿伤还没好的时候,沈清澜就惦记着这件事,过了这么久她直没提,傅衡逸还以为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呢。

    沈清澜点头,“直记着呢。”

    傅衡逸无奈地笑笑,“等你下次来,我们比试场。”

    “言为定。”

    “嗯。”

    第二天早,沈清澜给孩子喂完奶,走到阳台边就看见赵巍已经等在了楼下,“赵巍。”沈清澜喊他,赵巍抬头,“上来下。”

    沈清澜是叫赵巍上来搬宝宝的婴儿车的,将宝宝放在边,又给孩子个奶嘴,见他自己玩的高兴了,沈清澜才看向赵巍。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赵巍问道。

    沈清澜神情淡淡,“在开始之前我有个条件,这次你要是再挑战失败,三个月内,不能再次向我挑战。”

    赵巍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思考就答应了。

    几个月不见,赵巍的身手进步了很多,跟沈清澜打了将近二十分钟才躺下,虽然也有沈清澜放水的成分,但是赵巍的进步才是最主要的。

    “还来吗?”沈清澜居高临下地看着赵巍,赵巍倒是很想来,只是爬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要是还不来我就走了。”

    “等等。”赵巍开口,眼神里闪过抹疑惑,“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今天见到沈清澜儿子的眼睛,总觉得似曾相识,仿佛那样的眼睛在哪里见过。

    沈清澜挑眉,看着他,“你之前已经向我挑战过次。”

    “不是这个。”赵巍从地上爬起来,“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在这个之前。”

    沈清澜眸光轻闪,“那大概是你记错了,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

    赵巍疑惑,“真的没有见过吗?”

    他的话,更像是自言自语,沈清澜没有回答他的话,推着婴儿车走了。而很快,赵巍被个女人打败的事情就传遍了军区,谁让赵巍的名声太响亮了呢,竟然有人再次打败了这个好战分子,还是个女人,只是听听就觉得很刺激,纷纷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女人,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姜医生。”

    姜静微笑,“沈小姐,好久不见,刚刚听说有个女人打败了赵巍,我就想会不会是你来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沈清澜当做没有注意到她对自己的称呼,“你们这里消息的传播速度还真的是快。”

    姜静笑,“军营里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地方又笑,发生点什么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你的儿子吗?”她看向安安。

    沈清澜点点头,“嗯,三个半月了。”

    “长得跟傅少帅很像。很可爱。”

    沈清澜道谢。

    “对了,我年底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希望你和傅少帅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喝杯喜酒。”姜静说道,脸上带着平静的笑意,还有抹释然。

    “还没恭喜你。”沈清澜说的真心诚意。

    “谢谢,是家里给介绍的对象,也是医院的医生,相处过几个月彼此都觉得不错,就打算结婚了。”姜静解释,随后幽幽地说了句,“有些高山,即便是风景再好,也只能远远地欣赏,我更适合生活在平原上。”

    沈清澜嘴角轻勾,“平原也可以很辽阔,给你高山给不了的包容,任你自由的奔跑。”

    “是啊,谢谢你,沈清澜,要不是你的出现,或许我依旧看不清楚我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姜静鼓起勇气说道,这话比起刚刚那话可是直白多了。

    她从前直在仰望着傅衡逸,梦想着有天能够跟他并肩而立,却忘记了他们根本不是个世界的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也没有交集的可能。

    “你现在明白也不晚,没有错过属于自己的幸福。”沈清澜温声说道。

    姜静笑着点头,“你说的对,现在看到你和他幸福的样子,我也很开心。我下周就要离开京城军区医院了,我的未婚夫是临市的,家里用了点关系将我调到了临市的医院,让我们两个人能在家医院工作,所以以后我们应该是不会见面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要是那时候我有时间的话,我定参加。”沈清澜说道,对于这个姜静,从开始她就讨厌不起来,或许是因为这个姑娘对感情的豁达,

    告别了姜静,沈清澜带着安安在附近转了圈,这才回去,原本以为这次来会遇见章嫂子,问了傅衡逸才知道,章嫂子会娘家了,她的父亲身体不行了,临走之前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这个离家出走的女儿,章嫂子得知之后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

    午沈清澜原本是想去食堂吃饭的,傅衡逸却回来了,给她做饭,又陪着她吃完,这才将她和儿子送到军区门口,“清澜,这次很抱歉,没有时间陪你。”

    刚到京城军区上级就给了他个任务,加上交接的事宜,这几天他是忙的连轴转,根本抽不出时间陪沈清澜和孩子。

    沈清澜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我和安安已经看到你了,这就足够了,等下次我们再来的时候,你好好补偿我们就好。”

    傅衡逸上前给了沈清澜个拥抱,“好。”

    “行了你们两个,又不是生离死别,至于这么缠缠绵绵,难舍难分吗?傅衡逸,你的身上还穿着军装呢,好歹注意下形象。”来接人的沈君煜受不了这夫妻两个的狗粮,忍不住开口了。

    沈清澜从傅衡逸的怀里退出,直接上车,沈君煜原本想跟傅衡逸说声再见的,结果就只收到了枚冷眼,沈君煜摸摸鼻子,好吧,他刚刚确实是故意的。

    傅衡逸直目送沈清澜的车子彻底消失在街角,这才返身回了军区。

    **

    时间晃而过,转眼就到了九月底。

    这段时间沈君煜很忙,常常半夜才回来,大早就出门,温兮瑶甚至找不到多少跟他独处的机会,而每次问沈君煜,他就说是在忙工作,打电话给他的助理,助理也说在忙工作。’

    这让温兮瑶很担心,不是担心沈君煜会在外面有女人,而是担心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他的身体会吃不消,为此从来不下厨的温兮瑶每天晚上都要亲自下厨给沈君煜做宵夜,做好之后就温在锅里,让沈君煜回来之后可以吃。

    虽然味道并不是很好,但是老婆的心意沈君煜肯定会照单全收,将夜宵吃得干干净净。

    而这样的日子大概是持续了半个月。

    周末的早上,沈清澜早起来将儿子给喂饱之后就见儿子交给了楚云蓉,然后就出门了。

    “清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温兮瑶看着眼前的造型心,疑惑地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沈清澜卖个个关子。

    “是要参加什么活动吗?打扮得这么隆重。”温兮瑶看着换了身礼服的沈清澜,眼底的疑惑更深。

    沈清澜笑而不语,将温兮瑶按在椅子上,对化妆师说道,“开始吧。”

    化妆师笑着点头,开始在温兮瑶的脸上涂抹,最后还给她挽了个漂亮的发髻。

    “清澜,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嫂子,什么都不要问,我也不会说,等到了你就知道了,先进去换衣服吧。”沈清澜将温兮瑶推进试衣间。

    温兮瑶看着里面的衣服,顿时呆若木鸡,“清澜。”

    沈清澜站在外面,笑着说道,“嫂子,快点换上,不然等下时间来不及了。”

    温兮瑶看着眼前低调却奢华的婚纱,捂着嘴,时间没有反应,联想到刚刚沈清澜神秘的表情,她的心隐隐有了猜测。

    沈清澜等了好会儿才看见温兮瑶从里面出来,见到她的那刻,沈清澜打了个响指,“OK了,我们该走了,不然等下真的迟到了。”

    坐在车上,温兮瑶看着自己身上的婚纱,紧张地看向沈清澜,“清澜,你哥哥呢?”

    “嫂子,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温兮瑶捂着嘴,想说什么,却忽然发现有些词穷,直到车子在教堂前停下,她还处于呆愣状态。

    沈清澜下车,打开后车座的门,“嫂子,请下车。”

    教堂的大门忽然打开,响起了婚礼进行曲的声音,沈君煜的身影出现在温兮瑶的视线。

    他朝着温兮瑶走来,每步都走的缓慢而坚定,仿佛只是过了瞬间,又仿佛经历了漫长的个世纪,温兮瑶定定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眼睛眨也不眨。

    沈清澜将位置让给沈君煜,沈君煜走到车前,将手放在温兮瑶的面前,“之前没能给你个完美的婚礼直是我心的遗憾,现在我想弥补这个遗憾,让你想起我的时候,都是美好的记忆,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再嫁我次吗?”

    他的声音温柔,带着无限的深情。

    温兮瑶看着眼前的大手,骨戒分明,修长有力,眼前渐渐模糊,将手轻轻放了上去,“我愿意。”

    音乐响起,沈清澜站在傅衡逸的身边,目送二人走进教堂,随后就跟傅衡逸从侧门进去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教堂里的人不多,但是该来的都来了,沈清澜坐在下面,看着上面庄严宣誓的二人,眼神温柔,傅衡逸注意到她的眼神,低声开口,“改天我们也举办个西式婚礼。”

    沈清澜给了傅衡逸个无语的眼神,压低了声音,“我们现在就很好,不需要。”

    沈君煜想给温兮瑶个完美无憾的婚礼,这才策划了这出,他们的婚礼又没有需要弥补的遗憾。

    傅衡逸笑笑,不说话。

    于晓萱和韩奕也坐在台下,于晓萱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外界也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粉丝给她送了很多的祝福。

    “韩奕,以后等我们十岁了,你也送我场婚礼吧。”于晓萱笑着说道。

    韩奕握着她的手,“哪里需要等到十岁,你想要随时都可以给。”

    “不,还是算了,等我们结婚七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再来举办婚礼。”

    韩奕挑眉,逗她,“那时候我们都老了,我不帅气,你也不漂亮,拍出来的婚纱照不好看怎么办?”

    “老了就老了,等到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再在教堂里回忆我们曾经起走过的风风雨雨,只要想想就觉得浪漫,这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晓萱的语气里带着期待。

    韩奕宠溺笑,“好,等到我们结婚七十周年纪念日,我赠你场盛世婚礼。”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策划这场婚礼的?”仪式结束后,温兮瑶轻声问沈君煜。

    “有个月了,不过最近半个月才渐渐筹备好。”这场婚礼的每个细节都是沈君煜亲自设计和布置的。

    “所以你这半个月都在忙这个?”

    “嗯。”沈君煜点头,“想给你个惊喜就没有告诉你,虽然这场婚礼没有那场盛大,但是这里的切都是我亲手布置的,你喜欢吗?”

    温兮瑶使劲点头,“喜欢,非常喜欢,谢谢你,沈君煜,又给我们的回忆添上了绚烂的笔。”

    沈君煜看着温兮瑶眼底的晶莹,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傻瓜,这样就感动了?我要用所有快乐的记忆来替换你脑海的不快乐。”

    温兮瑶的眼泪终究是没能在沈君煜的暖心告白忍住,沈君煜笑着替她擦去眼泪,“再哭你就变成世界最丑的新娘了。”

    “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温兮瑶白眼。

    “你就算是变成了世界上最丑的新娘,你也依旧是我心的女人,是我唯的新娘。”句话,成功让温兮瑶红了脸。

    温兮瑶和沈君煜从上面下来,看着自己的爸妈,“爸妈,哥,你们全都知道,就我个人不知道是不是?”

    温思贤哈哈笑,“你可就冤枉二哥了,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之前君煜只说了邀请我们参加场重要的婚礼,我们还以为是沈家哪位亲戚的婚礼呢,到了之后才知道是你和君煜的。”

    温丙川慈爱地看着女儿,“君煜想给你个惊喜,让我们保密。”

    温兮瑶看着沈君煜,想到他个人默默地将事情都给做了,心就涌起阵感动。

    “嫂子,幸福吗?”沈清澜陪温兮瑶换衣服的空挡,问道。

    温兮瑶点头,“幸福,清澜,这是我二十年的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没有之。”

    沈清澜看着镜子温兮瑶认真的眉眼,“看到你和我哥幸福,我很高兴。”她的愿望不多,其个就是希望自己身边的朋友都能幸福快乐。

    晚上,沈君煜带着温兮瑶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酒店,温兮瑶看着窗外,“不回家吗?”

    沈君煜笑笑,“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自然不能回家。”

    车子停下,沈君煜将温兮瑶带到了酒店房间,站在门口,沈君煜柔声开口,“闭上眼睛。”

    “还有惊喜?”

    “乖,闭上眼睛。”

    温兮瑶也想知道沈君煜到底都准备了多少东西,乖乖地闭上了眼睛,沈君煜牵着温兮瑶的手,走进了房间,为了防止她摔倒,他时不时提醒她注意脚下。

    “好了,睁开吧。”

    温兮瑶睁开眼睛,满房间的气球,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气球,每个气球上都有字,温兮瑶松开沈君煜的手,拿起了个白色的气球——【遇见你是我生命最美的意外】

    她又拿起了个粉色的气球——【三十岁遇见你,从此相伴,愿九十岁,我们依旧能够牵着彼此的手在夕阳下漫步】

    温兮瑶拿起个个气球,每个气球上都是句情话。每个气球上的字迹都是她所熟悉的,告诉她这些都是沈君煜亲手准备的。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等到温兮瑶将所有的气球都看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沈君煜直站在边,静静地看着她。

    温兮瑶走到沈君煜的身边,轻轻抱住了他的腰,“沈君煜,我想我上辈子定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这辈子才能遇见你,我要是连你下辈子也定下,会不会显得我太贪心了?”

    沈君煜微笑,“我允许你贪心。”

    他抬起温兮瑶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温兮瑶,这辈子你是我的,下辈子,下下辈子,你也是我的,你贪心,我只想比你更贪心。”

    “好,那我们说好了,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在起。”

    这夜,注定温柔如水。

    **

    温兮瑶的婚礼过后,温丙川和妻子打算留在京城住几天,温思贤和温思翰就先返回海城了。

    这日,沈清澜接到了温丙川的电话,“清澜,我想问问杜洪海的墓地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沈清澜报了地址,“当初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所以我就只给他立了墓碑。和他的妻子葬在起。”

    “这样就够了,洪海要是知道也会很欣慰的。”温丙川温声说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温叔叔,需要我陪你起去吗?”

    “不用,我个人去就好。”

    次日,温丙川自己开车去了沈清澜所说的那个墓园,半路上遇见了个将自己全身都包裹在厚外套下的人,头上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面容,脚步匆匆。

    温丙川看了对方眼,很快收回了视线,来到杜洪海和杜母的墓前,“洪海,没想到再相见竟然已经是阴阳两隔,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选择自己结束生命,你的选择让我惊讶,我听到你自杀的消息时,久久回不过神来,无数次在深夜想,当初是不是做错了,要是我愿意帮你把,你是否就不会走上这么条绝路……”

    温丙川在墓园里待了很久,跟杜洪海的墓碑说话,在没有杜楠的事情以前,他跟杜洪海确实就是关系不错的朋友,称兄道弟,私交甚笃,可是就是因为儿女间场没有结果的感情,让两家人渐行渐远,最终酿就了杜家的悲剧。

    “洪海啊,既然走了就好好安息吧,杜楠我会帮你照顾些。”

    温丙川叹息,事情到了这步,不管曾经有多少恩怨都已经随着杜洪海的死而消散了,杜家现在就剩下了个杜楠,要是他已经知错了,温丙川也不想再咄咄逼人了。

    回去的路上,温丙川再次在山脚下遇见了刚才的那个人,依旧是初见时的打扮,只是这次手里多了捧白菊。

    对方似乎是看了眼温丙川,然后就朝着山上走去,这次,他走的很慢,而温丙川并没有看到,在他离开之后,那个人深深地看了眼他的背影。

    温丙川离开这里之后原本是想去精神病院看看杜楠的,只是车子开到半路,就接到了沈谦的电话,温丙川就转道去了沈家。

    沈家大厅里,温母和楚云蓉正在逗安安呢,地上放了个厚厚的垫子,安安就趴在垫子上,抬着头看着温母和楚云蓉,看了两眼,又低头去玩手里的波浪鼓。

    方彤前两日拜托沈清澜画幅画,沈清澜直没有动笔,今天有了灵感,将儿子丢给楚云蓉之后就进了画室。

    现在的安安偶尔看不到沈清澜也不会哭闹不休,其他人也可以帮把手帮忙带带孩子,倒是让沈清澜轻松了不少。

    等到时沈清澜从画室里出来,安安还在玩着波浪鼓呢,看见妈妈,立刻丢了波浪鼓,伸着手,沈清澜没有伸手去抱他,安安看了会儿妈妈,见她不来抱自己,小眉头皱了皱,似乎很疑惑,却很快舒展开,对着沈清澜笑。

    “哎呦,安安,你这是犯规啊,竟然对妈妈卖萌。”温兮瑶刚好看见这幕,笑着调侃,只可惜安安小朋友听不懂卖萌是啥意思,只是继续对着沈清澜笑。

    沈清澜被儿子的笑容给萌化了,伸手将他抱起来,安安则是往她的胸前拱了拱,沈清澜就知道儿子这是饿了,“妈,我先带安安回去了。”

    “好,去吧。”

    温丙川和沈谦从书房里叙完旧出来,正想找沈清澜,才知道沈清澜已经回去了。

    “爸,你找清澜什么事情?”温兮瑶很好奇。

    温丙川也没打算瞒着女儿,将自己想让杜楠出来的事情给说了,温兮瑶神情淡淡,“爸,如果是这件事那你就不用去找清澜了,清澜不会同意的,杜楠现在就是个疯子,完全没有道理可讲,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不好说的。”

    温丙川皱眉,“他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爸,我知道你是对杜叔叔心有愧,可是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杜叔叔的事情我也感到很抱歉,但是对于杜楠,就算是清澜愿意让他出来,我也不同意。”

    在杜洪海的事情发生以后,温兮瑶曾经去看过杜楠,虽然没有跟他面对面见过,而杜楠也没有见到她,可她却是亲眼看到杜楠残忍地将只无意闯入他房间的猫给残忍地杀了,她亲眼看见了杜楠嘴角的笑意,她也忘不了杜楠当时的眼神,阴森而恐怖。

    这样的个人,早已不是她认识的杜楠,也让温兮瑶担心。

    说她自私也好,残忍也罢,她很珍惜现在的生活,不想任何人出来将它给破坏了。

    温丙川闻言,深深地叹息声,“罢了罢了,就依你吧。”要是杜楠真的是个危险分子,或许待在里面也不是件坏事。

    “爸,明天我带你和妈妈在京城逛逛吧。”温兮瑶转移了话题。

    温丙川摆手,“不用,我和你妈明天就走了。”

    温兮瑶皱眉,“这么着急?”

    “我和你妈报了个旅行团去T国,明天就开团了。年轻的时候直忙着工作,没有时间好好陪陪你妈,现在人老了,趁着还能走得动,就多出去看看。”

    “那明天我和君煜送你们去机场。”

    “好。”

    ------题外话------

    把狗粮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