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小心眼的傅小少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道格斯和颜夕起离开医院,直到快到酒店门口了,颜夕才轻声开口,“他还好吗?”

    “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进去问他?”

    “道格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孝?”

    道格斯停下脚步,看着颜夕,“我从来没有这么想,我知道在你的心里还在纠结你母亲的死,我这次带你回来,但是想不想见他是你的选择。”

    “道格斯我想回去了,我们什么时候回雪梨市?”

    道格斯见颜夕是真的不愿意见颜安邦,心微微叹息,“你要是想的话,过两天我们就走。”

    颜夕点点头,沉默着回了房间。

    第三天的时候,颜夕和道格斯回了趟赵家的老宅,这座房子从赵佳卿死后就直空在这里,颜盛宇直没有将它卖掉,偶尔回南城的时候,他会回来看看,请家政公司的人将房子打扫干净,所以房子里并不脏。

    颜夕看着这里陈旧的摆设,轻声开口,“这座房子是我外公留给我妈妈的,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我还很小,根本不记得他的样子了,我对他的印象都是从妈妈的口知道的,听说我外公对我和我哥哥很好,这座房子里还有不少我和我哥哥小时候的玩具。”

    “你想带玩具回去?”

    颜夕摇头,“不是,我是来拿照片的,这里有我妈妈的不少照片,上次回去的时候忘记拿了,我跟哥哥说过,这里的照片我拿走半。”

    颜夕直接走到了二楼的书房,门并有上锁,颜夕推就推开了,书房里很干净,两边各放着书柜,书柜上全都是各种各样的书。她的外公虽然是个军人,但是很喜欢读书,这里的书很多都是外公留下的。

    颜夕拉开了书桌的抽屉,将里面的相册拿出来,张纸从里面掉落下来,颜夕捡起来看,竟然是份录取通知书,上面的署名竟然是她。

    “妈妈不是说我因为发烧根本没有参加高考吗?为什么我会有来自B大的录取通知书?”颜夕轻声呢喃。

    道格斯原本是站在门口等她的,听见她的话,眼神微变,走了进去,眼就看见了颜夕手上的东西。

    颜夕抬头看向道格斯,神情纠结,“道格斯,你说是不是很奇怪,我妈妈明明说我根本没有参加高考,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送我出去留学的,但是现在这里却出现了份录取通知书,还是B大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道格斯还真是不好解释,他还以为这份录取通知书早就已经被毁了呢,没想到赵佳卿竟然还留着,现在还被颜夕看到了,这就有些麻烦了。

    道格斯不知道怎么解释,颜夕直接打电话给了颜盛宇,颜盛宇也不清楚赵佳卿竟然将录取通知书保存下来了,时间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哥哥,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颜夕问道。

    颜盛宇顿了顿,轻笑,“小夕,你想多了,我们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那这份录取通知书怎么解释,当初我从医院里醒来,是你们告诉我,我因为生病了根本没去参加高考,可是现在这里却有份B大的录取通知书,难道说这份通知书是假的,是你们做出来打算哄哄我的?”

    颜盛宇词穷,除非告诉颜夕实情,否则这件事根本无法解释,可是这个实情却是万万不能说的。

    “哥,你们肯定有事情瞒着我,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好不好?”颜夕哀求。

    颜盛宇想了想,叹息声,“小夕,不是哥哥不愿意告诉你,而是觉得根本没必要让你知道。”

    “哥,我现在想知道。”

    “你要是想知道,哥哥可以告诉你,其实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简单地说,就是你参加了高考,只是你的身体素质不行,刚走出考场就晕倒了,在医院里发烧,直都是反反复复的,爸爸妈妈就以为是国内的学习压力太大了,你承受不住才会这样,而且也是担心你高考发挥地不好,考不上国内的大学,你会伤心,所以商量了之后就决定让你出国去留学,正好,你醒来之后似乎就忘记自己参加过高考,于是妈妈就直接告诉你没有参加,让你安心出国留学,这份录取通知书是你到了雪梨市之后才送到的,那时候你都已经在那边准备入学考试了,我们就决定索性不告诉你了,就当没有这回事。”

    颜夕半信半疑,“真的只是这样?”

    颜盛宇声音肯定,“就是这样,不然你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盛宇这么反问,还真的是将颜夕给问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想知道什么,她以为是的事实又是什么,只是看到这份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的心很慌乱,仿佛有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发生了。

    “哥哥,我只是发烧,怎么会连自己参加过高考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呢?”颜夕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也不是第次忘记事情了。小时候你每次生完病,你都会忘记些事情,你还有印象吗?”

    这些颜夕还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这样吗?我还有这样的毛病?”

    “你有的,只是你忘记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也就没有在意,现在你已经在雪梨市上学了,这份B大的录取通知书对你来说也已经不重要了,你要是想留着,就留着吧,就当做是个纪念了。”

    颜夕似乎是被颜盛宇给说服了,“我知道了哥哥,那这份录取通知书我就带走了。哥哥,我明天和道格斯就回去了。”

    颜盛宇见颜夕相信了,暗暗松了口气,“好,没事就早点回去吧。”

    次日,颜夕和道格斯就返回了雪梨市,是颜盛宇亲自将二人送上飞机的。

    颜夕看着飞机外的白云,面无表情,昨晚她做了个梦,梦见了个小女该,直坐在角落里哭泣,低着头,抱着膝盖,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听着那个哭上,她的心里好难过。

    这个梦直到她醒了依旧很清晰,在她的脑海里徘徊不去,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起梦的场景,她就感觉很害怕。还有颜盛宇说的那些话,她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颜夕。”道格斯见她从上了飞机开始就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还看着窗外发呆,叫了她声,颜夕回神,对上道格斯担心的眼神,摇头,“我刚刚想事情走神了,没事儿。”

    “在想什么?可以跟我分享吗?”

    颜夕倒是没有隐瞒道格斯,将昨晚做噩梦的事情说了,道格斯笑笑,“不过是个噩梦而已,就是般人,要是做了还记得梦的场景都会感到害怕或是难过,这些都是正常的反应,你不要多想,至于你哥,他总不会骗你,也没有骗你的必要。”

    颜夕闻言,认真的地想了想,“你说的是蛮有道理的,或许是我真的想多了吧。”

    “肯定是你想多了,昨晚做了噩梦应该没睡好吧,现在有时间先休息下。”

    颜夕点头,道格斯将个眼罩递给她,颜夕戴上之后就靠在道格斯的肩上休息了,道格斯侧头看着颜夕宁静的侧脸,眸色幽深。

    他能感觉到颜夕的记忆似乎在慢慢恢复过来,很多事情她开始有了模糊的概念,比如梦境,这已经不是颜夕第次做噩梦了,或许并不是当初的现实场景,可是这样暗含着负面情绪的噩梦其实也是她内心的真实反射,这样的情况次数多了,让道格斯的心里有些不安。

    当初给颜夕做的深度催眠,按照道理来说是不会轻易想起来的,可是现在件事连着件事,颜夕的记忆大门已经有了打开的迹象,已经尘封的记忆旦被重现启动,带给颜夕的,或许就是彻底的毁灭。

    道格斯的眼底带着深深的担忧。

    **

    京城,江家。

    这两天江母总是感觉到心神不宁。

    “我跟你说话呢,你想什么呢?”江父看着又走神的妻子,有些不悦了,这两天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问她又什么都不说。

    江母回神,“啊,你说什么?”

    “我说你个人在想些什么呢,我跟你说话都不理会。”

    “没想什么,就是想着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子。”江母随意扯了个理由搪塞江父。

    “你着急也没用,上次晨希不是说有喜欢的人了吗,改天你问问两人之间相处的怎么样了,要是合适的话,就安排家里人见面。”江父说道,对于儿子结婚这件事,其实他是没有那么着急的,毕竟是男人嘛,迟两年早两年的其实无所谓。再说他们家的条件也不差。

    江母忽然有些后悔提起了这个话题,要是她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这个家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江父了。

    “我知道了,改天我问问他。”

    江父也不再过问这件事,而是说起了学校里的事情,他们两个是同所大学的教授,虽然不是个系的,但是平日里工作上的交流也不少。

    江母乐的配合江父转移话题,只是心里的担忧却没有放下。

    第二天,江母给江晨希打了电话,约儿子出来起吃顿饭。

    “妈,今天怎么想起约我吃饭了?”江晨希见到母亲有些意外,平日里他都是自己个人住,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吃饭。

    “这不是想着也好久没有跟你出来吃饭了,偶尔也需要换换口味。”

    江晨希笑了笑,将菜单递给母亲,“行,今天您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请客。”

    江母笑看了他眼,“这当然要你请你,难道和儿子出来吃饭还要我请客啊。”她不客气地接过菜单,点了不少的菜,只是大部分都是江晨希爱吃的。

    但吃饭半,江母状似无意地说道,“韩奕和晓萱是不是都已经结婚了,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剩下的人里面就你最大了,你是怎么打算的?”

    江晨希握着筷子的手顿,给江母夹了块鱼肉,“妈,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缘分未到,等着就是了。”

    江母闻言,抬眼看了眼儿子,“你上次不是说有喜欢的人了吗?那你跟对方相处的怎么样了?”

    “正在追求。”

    “这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这么难追?你告诉妈,妈也好帮你出出主意。”江母好奇地说道。

    江晨希微笑,“妈,这追女朋友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好,您啊只要等着就成了。”

    “那你不要妈帮忙,我不插手就是了,哪家的姑娘总可以告诉我吧?你就满足下妈的好奇心。”江母想从江晨希的口套话。

    江晨希看着江母,有些莫名,“妈,你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也不见你对这个这么好奇啊?”

    那我不是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可能是裴宁嘛,江母腹诽。

    “我就是那天看见衡逸的孩子心里羡慕,你比衡逸小不了几岁,可是却连个影子都见不到,我就担心等衡逸的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单身。我跟你说,现在单身可不是什么单身贵族了,那叫单身狗。”

    “行啊妈,你连单身狗都知道了,可真是够潮的。”江晨希调侃自己的母亲。

    “你别岔开我的话题,我跟你说认真的呢,你喜欢的到底是哪家的姑娘,你总得让我看到个希望吧?还是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你就是不想去相亲所以故意说出来骗我的?”江母现在倒宁愿是后者,那样也比自己的猜测来的好。

    “妈,你是真的想多了。我有喜欢的人,只是现在人家不愿意接受我,我不想告诉你们,免得给她造成困扰。”

    江晨希的这话让江母的心越发的不安,“那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谁啊,你是想急死妈妈吗?还是说你喜欢的上的其实是个有夫之妇?”

    江晨希笑了出来,“妈,你就别逗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个有夫之妇,她现在还是单身,你就放心吧。”

    见江晨希就是不肯说对方的名字,江母心底的不安在逐渐扩大,却也不继续追问了,继续吃饭,随后无意间问道,“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带昊昊来家里玩了?”

    江晨希微愣,随后笑着说道,“妈,你很喜欢昊昊?”

    “喜欢啊,像昊昊那么懂事的孩子有几个人会不喜欢,对了,我怎么都没听你提起过昊昊的父母?你说是你朋友的孩子,是哪个啊,没准我认识。”

    江晨希并不清楚母亲已经被知道昊昊是裴宁的儿子的事情,只是今天江母不是问他女朋友,就是问昊昊,依旧让江晨希察觉出了不对劲。

    “妈,你今天找我出来吃饭,其实是有事情跟我说吧?”

    江母扯了扯嘴角,“我就是单纯想找你吃顿饭,能有什么事情。”她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事情真的像她想的那样,那就太可怕了。

    江晨希现在倒是笃定母亲已经知道了,“昊昊是裴宁的儿子,没错,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裴宁。”

    “原来昊昊的妈妈是她啊,你怎么不早说。”

    “妈,我喜欢裴宁,我在追求她,我想她做我的妻子。”既然已经说了,江晨希索性就将话给挑明了。

    “咣当。”江母的筷子掉在桌子上,她伸手去捡,却不想小心碰倒了桌上的水杯,水撒了桌。

    江晨希站起来,帮母亲将东西收拾干净,然后又让服务员重新拿了副碗筷。

    “妈,我不过是跟你说了实话,有这么可怕吗?”江晨希试图缓和包厢里凝重的气氛。

    江母沉着脸,“我不同意。”

    江晨希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倒是点也不意外,“就因为宁有个孩子?”

    “晨希,难听的话妈妈不想说,但是当年裴宁未婚先孕,剩下个父不详的孩子这件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要不然为什么她明明家世这么好,却嫁不出去,但凡家境好些的人家谁愿意娶她?”

    “妈,你这是对她存在偏见,其实宁是个很好的女人,你要是跟她接触过你就明白了。”江晨希试图帮裴宁解释。“而且昊昊那么乖巧懂事,你刚才不也说了很喜欢他吗?”

    “这能样吗?”江母有些急了,“我还喜欢邻居家的小孩呢,可是那不是自己家的,怎么喜欢都行,你要是跟裴宁在起,那就是你的孩子,你让我怎么接受?”

    江晨希温和了神情,定定地看着母亲,“妈,这很难接受吗?我却不这样认为,你跟昊昊相处过,也不止次地跟我说昊昊的家教很好,他的父母定是非常好的人,其实从昊昊的身上你就应该知道宁的人品。京城里那些谣言我不是没有听过,但是那些都不是真的。当初我和宁是所大学的同学,她的事情我知道。”

    “那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晨希为难,“妈,这是宁的私事,我不能跟你说,我能告诉你的是,宁的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很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人,我喜欢了她很多年。”

    “晨希,不是妈妈看不起单身妈妈,而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实在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人。”他们家算得上世代书香门第,家风很严,尤其是她的丈夫,性格很古板,又固执,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不想看着儿子和丈夫因为个外人而闹得不可开交了,今天才决定先来儿子这里探个底,谁知道事情就往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了。

    “我们也不过就是普通的人家,我并不认为我们家有什么特别的,要真的讲家世,我们家还不如裴家呢。妈,我直以为你是个开明的母亲,也是个讲道理的人,现在说这些话可不像你。”江晨希淡淡开口,不管是楚家还是裴家,都是京城的名门,单论家世的话,他们江家还真的比不上。

    “晨希,道理你自己都明白,你也知道妈妈的意思,你又何必这样跟妈妈说话,难道我是在害你吗?”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刚说话有些重了,你不要放在心上。”江晨希见母亲伤心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

    江母哪里会真的跟自己的儿子置气,叹口气,“晨希,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想想你爸爸的个性,就算是妈妈同意了,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我们家又是这样传统的人家,你要是真的不顾父母的反对跟裴宁在起,你爸就能让你们辈子不进江家的门,就是以后你跟她生了孩子家里都是不承认的,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江晨希沉默,就是因为了解自己父亲的个性,所以他才打算让家里人先接受了昊昊人然后再坦白,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想的简单了。

    江晨希苦笑声,“妈,其实我们在这里说再多都没有,宁她根本就不接受我,我已经被她拒绝了很多次了,是我自己直在死缠烂打。”

    江母微愣,刚开始得知儿子喜欢裴宁的时候,对儿子以前说的对方不接受他的话她就保持了份怀疑的态度,还以为是江晨希说出来为裴宁找的借口,难道这是真的?

    “妈,这是真的。”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江晨希直接说了,“也许在你们眼底我是千好万好,但是人家个呢本看不上我。”

    江母闻言,顿时心疼了,“人家既然看不上你,你放弃不行吗?世界上好姑娘那么多,你干嘛非要在棵树上吊死呢?”

    江晨希苦笑,“妈,给出去的心哪里是那么容易收回来的,其他人在我眼里就是没有她好,我看不上。”

    “那裴宁有什么好呢?”江母不解。

    “我也不知道,有些人你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

    “儿子,换做任何个人,妈妈都能帮你去劝劝你爸,可是宁的名声真的太差了,你爸这么要面子,你要是真的跟她在起,你让你爸的面子往哪里放?你想是气死你爸吗?”

    江晨希再度沉默,良久,才缓声开口,“妈,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宁的好你们接触过才知道,至于我爸那里,现在宁也不愿意接受我,就暂时先不要告诉爸吧。”

    江母自然不会现在就告诉丈夫,江晨希都说了,现在是裴宁不愿意接受他,要是以后她和自己儿子依旧没有结果,说了不是横生枝节吗。

    “行了,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爸,但是晨希,妈妈定要跟你表明我的态度,你跟裴宁的事情,我不会同意。”

    “好,谢谢妈。”

    **

    傅家,今天沈清澜和傅衡逸要带安安去打疫苗。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今天要去医院,安安小朋友今天从醒来情绪就不高,就连吃奶的时候也是慢吞吞的,吃了几口就不愿意吃了。沈清澜担心他肚子会饿,就逼着他吃,结果全给吐出来了。

    “算了,他不愿意吃就不吃了,等下要是饿了再喂吧。”傅衡逸见儿子皱眉眉头死活不愿意吃奶的样子,终究是不忍心逼着他吃,开口说道。

    “那我先将奶挤到奶瓶里,等下到车上再喂吧。”沈清澜说道,其实说起给安安打疫苗,就是沈清澜也头疼,就没见过这么不愿意打针的小家伙,前几次打疫苗整的那是人仰马翻。

    将儿子的口粮准备好,沈清澜匆匆吃了几口早餐就和傅衡逸起出门了,傅老爷子不想跟着,他上次跟过次,看见那场面,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沈清澜的包包里放了几样安安的玩具,都是用来等下打完针哄他的。

    现在还没到医院,安安眼见着出门了,改早上的低落情绪,渐渐高兴起来,在沈清澜的怀里玩的不亦乐乎,就连沈清澜给他喂奶,也自己抱着奶瓶子乖乖喝了。

    到了医院门口,刚刚下车,安安就不乐意了,手抓着沈清澜的衣服咿咿呀呀的,沈清澜就知道他是不想进去了。

    “安安乖,我们打完针很快就出来,等出来了妈妈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沈清澜哄着儿子。

    但是安安小朋友才三个月,根本听不懂妈妈的话,就是想回家,傅衡逸将儿子抱过来,径直走进了医院大门。

    医生是早就预约好的,根本不需要排队,他们到了之后就进去了,刚进去,安安就开始嚎啕大哭,挥舞着小手,死活不愿意让人家碰。

    傅衡逸抱着儿子,沈清澜固定住儿子的小手臂,将衣服给他撩上去,“医生快点。”沈清澜催促,听着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她的心都疼了。

    医生动作麻利地用酒精消过毒以后,就快速地将疫苗打了进去。

    “啊!”安安的哭声更大了,使劲扭着身体,要不是傅衡逸手劲大,反应快,及时固定住他,指不定医生这针就打歪了。

    打完针以后,安安依旧哭得撕心裂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连沈清澜都哄不住他。

    安安哭得额头上都是汗,沈清澜从包里拿出纸巾给他擦着汗,安安伸手挥,就打在了妈妈的手上,沈清澜怔,傅衡逸的眼神微冷,看了眼儿子,“你先到车上等我。”傅衡逸对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看了眼哭闹不止的儿子,点点头,安安见妈妈走了,哭得更加厉害了,傅衡逸抱着儿子,也不哄他,就站在走廊的个避风口里。

    “傅宸轩,你是个男孩子,不能总是动不动就哭,你想哭也可以,我不会哄你,等你哭够了我们再去找妈妈。”傅衡逸也不管儿子是不是听得懂,将自己想说的话告诉他,语气严肃却不严厉。

    安安哭了小会儿,渐渐安静下来,打着嗝,抱着爸爸的脖子轻轻地抽噎着,傅衡逸抚摸着背,等他缓过来,伸手摸摸他的背,发现他的背上都是汗,又掏出纸巾给他擦汗。

    他在原地来回走着,嘴里轻轻地哼着歌曲,沈清澜并没有走远,就站在拐角处,静静地看着傅衡逸哄孩子的这幕,嘴角轻勾,其实有时候傅衡逸看着对待孩子很凶,其实却比任何人都心疼孩子。明明刚刚看见安安闹脾气挥手打妈妈,想也知道傅衡逸是想教训儿子的,但是估计看孩子哭得可怜没忍心下手。

    傅衡逸等孩子身上的汗退了,这才带着孩子走出去,安安趴在爸爸的肩上,情绪很低落。

    沈清澜伸手想抱儿子,安安动也不动,并没像以前那样扑到她怀里,沈清澜无奈地笑笑,这小家心眼比他爸爸还小,很记仇。

    回去是沈清澜开的车,安安坐在爸爸的怀里,手里拿着只小鸭子,时不时捏两下,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沈清澜回头叫了声儿子,安安就跟没听见似的,低着头专心玩着自己的玩具。

    “傅衡逸,你儿子只是记恨我了。”沈清澜调侃,“就跟你样,心眼小的跟针尖似的。”

    傅衡逸脸的无辜,“你可被冤枉我,我可从来没有跟你生气过。”

    沈清澜似笑非笑,“哦?真的没有?”也不知道是谁,前段时间刚跟她生气,她哄了半天,最后就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傅衡逸笃定地点头,“绝对没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儿子这小气劲是像我了?”

    这话肯定不会这么回答,傅衡逸淡定开口,“怎么可能,这小气劲就是像我了。我老婆大方得体。”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就贫吧。”

    傅衡逸笑笑,他低头看了眼儿子,不过这小子的脾气确实有些大了,这不是个好现象。

    回去之后,安安还在跟妈妈生气呢,谁让沈清澜按照他的手给医生扎针了呢。

    傅老爷子看见小曾孙回来了,顿时眉开眼笑,但是安安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给他个小脸,趴在爸爸的肩上蔫蔫的。

    老爷子知道安安每次打完疫苗就会这样,也不问怎么回事了,看向沈清澜,“午想吃什么?”

    “随意吧,爷爷,早上医生来家里检查怎么说?”今天医生上门给老爷子例行检查身体,原本沈清澜是想让傅衡逸留下来的,但是她个人还真的是完不成带安安去打疫苗的任务,老爷子就让两人起去了。

    “没什么大问题,医生说来说去就是那些老毛病,这人老了,身体就不用了,很正常。”老爷子倒是看得很开,他都活到九十岁了,曾孙子也看到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清澜丫头,先不说这个了,刚刚你表姐打电话来,说是想问问你下午要不要跟他们起去游乐园。”

    沈清澜微愣,这裴宁打电话怎么不打她手机,拿出来看,果然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她看了眼闷闷不乐的儿子,“我给她回个电话。”

    沈清澜答应了裴宁的邀约,正好今天是周末,是傅衡逸假期的最后天,明天开始傅衡逸就要去军区报道了。

    约好了在游乐园门口碰头,沈清澜他们到的时候裴宁带着昊昊已经到了,昊昊看见沈清澜很是高兴,“姨姨。”

    沈清澜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跟妈妈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们也是刚到。”昊昊说道,眼睛却看着安安,“姨姨,弟弟这么小,可以跟我们起玩吗?”

    “有些可以起玩,有些就只能昊昊个人玩了。”沈清澜温柔地说道。

    安安今天就是不愿意搭理沈清澜了,裴宁好奇地看了眼安安,“这孩子怎么了?”

    沈清澜将事情解释了遍,裴宁啧啧,“这孩子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沈清澜对儿子身上的这个臭毛病也是头疼,没听说自己小时候是个脾气大的呀,她的视线落在傅衡逸的身上,难道是遗传了他爸爸?自己改天要不要私下里问问傅老爷子?

    仿佛是看出了媳妇的心思,傅衡逸脸的无辜。

    安安年龄小,很多项目都不能玩,今天带他出来纯粹就是为了安慰安慰他上午被扎针的痛的,看见旋转木马,沈清澜抱着儿子坐了上去。

    安安第次坐这个,很是好奇,睁着大眼睛左看右看,心情总算是好起来了,沈清澜抱着儿子,等到木马启动的时候,安安挥舞着小手很兴奋,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

    等到从上面下来,小家伙的眼睛还盯着那木马不放,小手挥着,显然是想再坐回。

    “你带着昊昊去玩海盗船吧,我带安安再坐次。”沈清澜对傅衡逸说道。

    傅衡逸点头,带着昊昊走了,裴宁则是负责拿着包包,手上拿着手机,在给沈清澜和安安拍照呢。

    等安安心满意足了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耷拉了大半天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小太阳,沈清澜给他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安安却抱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印了个大大的口水印。

    感受到脸上柔软的触感,沈清澜微微怔。

    ------题外话------

    昨天潇湘抽风,有些章节看不到,你们没看到的重新下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