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被咬了一口的傅小少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江晨希的这话,非但没有让江母放心,反而越发担心了,该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她看了眼身边毫无所觉的丈夫,想起刚才儿子看着裴宁发呆的样子,阵心惊胆战。

    这样宴会进行的很顺利,只是进行到半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件小插曲。

    安安直到宴会开始了都没醒,傅衡逸就去将安安的婴儿折叠小床拿了进来,放在沈清澜的位置边上,让安安能睡得更舒服些,沈清澜也能放松些。

    沈清澜今天忙了天了,也没吃多少东西,见安安睡得香,就打算赶紧吃几口,免得等下安安醒了没时间吃。

    正吃着呢,个小女孩就走了过来,拉了拉沈清澜的衣角,沈清澜转头,看见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正看着她。

    “怎么了小朋友?”

    小姑娘看着沈清澜,又看了眼安安,“阿姨,我能看看宝宝吗?”

    沈清澜微微笑,点点头,“可以,不过宝宝现在在睡觉,你不能吵醒他哦。”

    小姑娘笑了“好,阿姨,我保证不吵醒他。”

    沈清澜看了几眼,见小姑娘只是看着安安睡觉就收回了视线,只是没过会儿,就传来了安安的哭声,沈清澜回头看,就看见小姑娘无措地站在原地,看见她看过来,紧张地绞着自己的手。

    沈清澜赶紧先将安安抱起来,这才发现安安的脸上有个浅浅的牙印,想来应该是被这个小姑娘给咬的,沈清澜很是心疼。

    小姑娘低着头,见沈清澜看过来,轻声说道,“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弟弟太可爱了,想亲亲他。”

    小姑娘的童音里带着哭腔,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沈清澜轻轻地拍着儿子,仔细看了下安安的脸,幸好咬的不深,牙印不深,只是因为婴儿的皮肤娇嫩,就显得格外的醒目。

    安安孩子大哭,而小姑娘也开始掉眼泪了,没有哭出声,就是默默地流泪,沈清澜将儿子递给傅衡逸抱着,起身蹲在小姑娘的面前。

    “别哭。”

    小姑娘哭得更凶了,“阿姨,我不是故意的。”她刚刚真的只是看着小宝宝可爱,所以想要亲亲他,但是小宝宝的脸很滑,很像妈妈给她买的果冻,她就忍不住咬了口,谁知道小宝宝就哭了。

    沈清澜看着小姑娘,伸手给她抹眼泪,“阿姨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是觉得小宝宝可爱所以想亲近亲近,表达喜欢他是不是?”

    小姑娘点头,眼泪却没有止住,她现在也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孩子,见到小孩子被自己吓哭了,担心大人会责备她,心里害怕地不得了。

    “阿姨知道你喜欢小宝宝,但是宝宝太小,可以亲,不能咬知道吗?”

    “阿姨对不起。”

    沈清澜神情温柔,继续给小姑娘擦着眼泪,“好了不哭了,阿姨不怪你。”

    “阿姨,小宝宝还在哭,我给他呼呼好不好,我疼了妈妈也是这么给我呼呼的。”小姑娘自己伸手抹着眼泪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笑着点点头。

    安安的哭声太响亮,引起了全场的关注,小姑娘的爸爸妈妈也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看见自己的女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主桌去了顿时吓了。

    小姑娘的母亲急忙站起来,见到自己女儿在哭,而沈清澜正蹲在女儿面前,似乎是副说教的模样,心底顿时涌起了不悦。

    将女儿拉到自己的身边,“傅太太,不知道我女儿做错了什么事情,那你可以告诉我,我是她的母亲,我来教育她就好。”

    沈清澜愣,明白她是误会了,正想说话,却见她继续说道,“而且我女儿还这么小,就算是真的做错了事情,傅太太您个大人,还是个长辈,这样斤斤计较,欺负个小姑娘也未免有失身份。”

    沈清澜脸上的柔和渐渐消失,恢复了脸的淡漠,看着眼前这个不问青红皂白就先指责他人的女人。

    小姑娘虽然不是很明白母亲的话,但是也能听得懂大部分,听到母亲说沈清澜欺负自己,连忙开口,“妈妈,不是这样的,阿姨没有欺负我。”

    女人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心心不怕,妈妈在。”

    小姑娘拉着妈妈的手,“妈妈,是我将小宝宝弄哭了,阿姨在安慰我。”

    女人闻言,神情顿时僵,看着自己的女儿。

    小姑娘脸的认真,“妈妈,我刚才咬了小宝宝口,小宝宝哭了。”

    “那你哭什么?”女人问她。

    “我害怕你们会骂我,阿姨在安慰我。”

    女人顿时就尴尬了,自己的女儿弄哭了人家的孩子,人家没有计较反而安慰自己的女儿,可是自己却不问清楚就开口指责人家的不是,这……

    “那个……。傅太太,不好意思,是我没搞清楚。”女人脸的不好意思,然后巴掌拍在自己女儿的背上,“你说说你,不好好待在爸爸妈妈身边,乱跑什么,谁让你弄哭小宝宝的。”她的语气有些凶,也有些恼怒的成分在里面。

    沈清澜眼神更淡了,淡淡开口,“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个小玩笑,你不用这样,而且她刚刚已经跟我道过歉了。”

    这里毕竟这么多人,女人的声音有点大,很多人都看见了,就算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子,那也是有自尊心的,这样当众被父母指责,心里肯定不好受,没看见就在女人的话音刚落,小姑娘就低着头哭了吗。

    女人越发尴尬了,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看着女儿又开始掉眼泪,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

    小姑娘的爸爸过来,他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暗暗瞪了妻子眼,随后看向沈清澜,“傅太太,我妻子和女儿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孩子没事吧?”

    安安在爸爸的怀还在哭呢,傅衡逸正轻声哄着他,听见男人的话,他淡淡开口,“没事。”

    “这件事实在抱歉。”男人对傅衡逸说道。

    “小孩子的玩闹而已,不用这么上纲上线的,感谢你们今天能来参加这个宴会,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傅衡逸温和地说道。

    男人很是感激地看了眼傅衡逸,然后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沈清澜见小姑娘走到半还回头看她,对着她笑了笑,小姑娘露出个笑脸。

    安安还在哭呢,沈清澜抱过孩子,低声在傅衡逸的耳边说了句,“我先带他去外面走走。”

    傅衡逸点点头,沈清澜抱着孩子走了。

    走出宴会厅,外面就是酒店的花园,安安换了个环境,哭声渐渐小了,沈清澜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哄着他,“安安乖,不哭了。”

    安安不嚎了,只是眼泪还在流着,沈清澜看着儿子脸上浅浅的牙印,不厚道地笑了出来,安安抽噎着,不知道妈妈在笑什么,委屈巴巴地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低头在儿子的脸上蹭了蹭,“你是男孩子,怎么能总是哭呢。”

    忽然,她的神色凝,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微冷,“出来吧。”

    身后传来阵脚步声,沈清澜转身,就看见了艾伦,她微愣。

    艾伦看着沈清澜,微微笑,“看到我很惊讶?没想到我会来是吗?”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艾伦却看向了她的怀,“这就是你的儿子吗?可以让我抱抱吗?”

    沈清澜抱着儿子的手紧了紧,艾伦笑了,耸耸肩,“小七,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单纯地想看看你的孩子,你要是不放心就算了。”

    沈清澜犹豫了下,将孩子递给他,艾伦怔,他还以为沈清澜会不愿意呢,赶紧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这是他第次抱孩子,浑身都是僵硬的。

    安安倒是没哭,只是眼角还挂着泪珠,看着艾伦,似乎是好奇他那不样的长相,大眼睛眨巴眨巴。

    艾伦与安安大眼瞪小眼,看着他那眼睛,瞬间温柔了眉眼,“他的眼睛跟你很像。”

    沈清澜没有说话,艾伦也没指望她能说些什么,低着头看着怀的孩子,大概是他抱得姿势不对,安安感觉不舒服,皱起了小眉头,看向了沈清澜的方向。

    艾伦的嘴角扯了扯,“小七,他长得不好看。”顿了顿,继续开口,“他的嘴巴和鼻子长得难看死了。”竟然跟那个男人长得样,简直太不会长了。

    沈清澜黑线,这是第次听到有人说安安长得丑的。

    安安的小眉头皱的更紧了,开始挥舞着小手,艾伦见状,将孩子还给了沈清澜,然后从怀拿出了个小东西,塞进了孩子的手里。

    沈清澜定睛看,是块玉佩,就孩子的巴掌大小,并不大。

    “我拿了你块玉佩,这块是我赔给你的,至于你的那块,我就不还给你了。”艾伦解释道。

    沈清澜对于他口所说的玉佩有些陌生,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艾伦笑笑,也并不解释,想来是沈清澜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块玉佩的事情了。

    “咳咳。”艾伦忽然咳嗽起来,他弯着腰,咳得有些严重,沈清澜刚开始见到他,就看出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微闪,“你受伤了?”

    艾伦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听到沈清澜的话,笑了笑,“没事,小伤而已。”

    沈清澜能猜到应该是之前因为秦妍的事情。

    “小七,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想将你带回去。”艾伦轻笑。

    沈清澜收回视线。

    艾伦看了眼孩子,又看了看沈清澜,“我该走了。再见,小七。”

    说完转身就走,“艾伦。”沈清澜叫住他,艾伦脚步微顿。

    “身体是自己的,生命也是自己的,你……还是找个医生好好看看吧。”

    艾伦没有回头,嘴角却高高扬起,“小七,你还是太心软了。”

    沈清澜看着艾伦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神情有些愣怔,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澜。”傅衡逸轻声唤道。

    沈清澜转身,看着他,“你怎么出来了?”

    “见你直没进来,出来找找你。”傅衡逸微笑着说道。

    “你看到了?”

    傅衡逸点头,见儿子要将那块玉佩塞进嘴里,连忙拿了过来,“不能吃。”

    安安眼见着手里的东西被爸爸抢走了,呆呆地看着爸爸,然后不高兴了。

    沈清澜也没有再提起艾伦,和傅衡逸起走了回去。

    艾伦回到车上,彼得递给他几颗药和瓶水,艾伦接过,面无表情地吞了下去,“那个孩子的眼睛长得跟小七小时候模样,太干净了。”

    彼得闻言,并不说话,艾伦原本也没想他说话,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还记得小七第天来到基地的时候,她从小就长得漂亮,她是那批孩子里长得最漂亮的,也是最耀眼的,那么多孩子,我眼就看见了她,当时她的身上穿着件旧衣服,样子很土,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脏兮兮的,看着就像是个小乞丐,可是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

    “那双眼睛是真干净啊,我第次看见那么清澈的眼睛,没有沾染世间的尘埃,你从那双眼睛里看见的,只有自己的丑陋,我当时就在想,要是这双眼睛变成了黑色会怎样,是不是依旧漂亮。”

    “艾伦,你休息会儿吧。”彼得说道。

    艾伦笑笑,只是笑意有点冷,“今天我难得有想说话的欲望,你就不能安静地听着?”

    彼得耸肩,“好吧,你继续。”

    艾伦的脖子上又跟绳子,那是沈清澜的玉佩,他将玉佩拿出来,拿在手里轻轻地摩挲着,“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学东西很快,就是心太软了,人家都已经知道要用手里的刀保护自己,想要活下来就必须将其他人都给你灭了的时候,只有她,每次出手都只是将人给打晕了。这样的善良对她来说可不是件好事,只会还是了她自己。”

    “当时她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来着,就是秦妍的女儿,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她就比小七狠多了,不过她对小七倒是很好。小七第次杀人就是为了她。其实当时我就在不远处,我看着她将刀刺进那些人的身体里,鲜血溅了她满脸,但是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将刀拔出来,你不知道那刻大的她到底有多迷人。”

    艾伦的眼睛里带着迷恋与怀念,神情温柔,“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手起刀落,干脆利落,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小七。”

    彼得想象着那样幅画面,身子抖了抖,“艾伦,我看你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那样的画面只会让人觉得惊悚好吗,到底美在哪里?

    艾伦不理会彼得的话,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回忆,“我看见小七抱着那个小姑娘的尸体痛哭的样子,唔,讲真的,小七的眼泪让我心疼,那是我第次看见她哭。明明自己已经浑身是伤,坚持不住了,却偏偏要将那小姑娘给埋了,真是傻透了。”

    “像我们这样生活在黑暗的人是不应该存在所谓的善良的,那样只会害死自己,可是小七就是这样的个意外,我原本以为只要时间久了,小七终究会变得跟我样,冷血无情,可是直到她离开,她还是她。”

    彼得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艾伦,犹豫了下,开口,“艾伦。我直想知道件事,当初你会受伤,甚至差点死了,其实你是故意的吧?”

    艾伦轻笑,“彼得,太聪明的人通常活的都不会很久。”

    彼得瞬间了然,还真的是这样。

    “小七恨我,我直都知道,她和十他们直就想让我死,而我也厌倦了那样的生活,成全小七又如何。”艾伦说的毫不在意。

    当年沈清澜他们的小团队其实共是个人,在次R国的任务,有人出卖了他们,将他们的行踪透露给了R国的军队,其个人为了保护留下来断后的沈清澜死了。

    而也是那次行动,让沈清澜坚定了要离开魔鬼基地的决心,可是魔鬼基地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除非你死了,所以沈清澜就想要将这整个基地毁了,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叛徒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了艾伦。

    所以在他们行动前,艾伦就已经知道了全部的计划,只是艾伦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这个组织之后,这么多年,也对这样的生活感觉到了疲惫,索性就装作不知道,任由沈清澜他们行动了,正好也检验下他们的实力。

    结果是令他满意的,自由后的沈清澜脸上的笑容更是令他满意,那是他最满意的杰作。

    “彼得,我是不是活不久了?”艾伦沉默了会儿,开口问道。

    彼得往后视镜里看了他眼,无语地说道,“你想多了,只要你配合我的治疗,虽然不能保证你能长命百岁,但是让你活个十几二十年还是不成问题的。”

    “那行,回去之后你想怎么治疗我都配合。”艾伦说的随意,却让开车彼得吓了跳,“你说真的?”

    艾伦冷眼看了他眼,“我像是开玩笑?”

    彼得欣慰地笑了,“你怎么突然想通了?”这人之前直折腾自己,在治疗上就没有配合的时候。

    艾伦不说话了,彼得见状,知道他是不愿意说,但是刚刚见过沈清澜就改变了态度,想想也知道应该是沈清澜跟他说了些什么。

    哎,女人呢,自古就是红颜祸水,尤其是漂亮女人,简直就是祸水的祸水。

    **

    宴会继续进行,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宴会厅,就看见众人正围着傅老爷子给他拜寿呢,只见顾阳跪在地上,给老爷子磕着头,“祝外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傅老爷子笑得开怀,连说了几个好字,顾阳又说了连串的祝寿词,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蹦,将老爷子逗得眉开眼笑。

    沈清澜将儿子交给楚云蓉,然后和傅衡逸起给老爷子祝寿,沈清澜给老爷子准备的礼物是块砚台,这是她花了大价钱从拍卖会上拍来的,老爷子自然喜欢,当众夸奖了自己的孙媳妇。

    今天来这里的不少都是军界和政界的大人物,平日里只能在电视上看到,今日倒是聚齐了,大家听着老爷子夸赞的话,以前只知道傅老爷子很满意自己的孙媳妇,这次倒是真正见识到了。

    沈清澜哪里不知道傅老爷子这是为自己和傅衡逸铺路呢,傅衡逸以后再京城军区,不比以前了,肯定与这些人的交集会渐渐增加,而她自然也不可避免要和京城的那些太太们打交道,现在让她这些人看到傅家对她的重视,以后在交往也会无形增加她的地位。

    沈清澜和傅衡逸拜完寿,就轮到傅家的其他亲戚小辈给老爷子拜寿了,沈清澜刚退到边,就有夫人来找她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大家都从安安出发,将安安给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饶是沈清澜淡定,此刻也有些脸红。

    “还是个几个月的孩子,你们就能看出这么多了?也太夸张了。”位太太说的不以为意。

    这样不同于众人的声音总是能引起大家不样的关注,沈清澜寻声看去,就看见个衣着打扮十分奢华的女人,看年纪有四十多岁了。沈清澜对这个人倒是没什么印象。

    “这孩子看就是个聪明的,你看看他的眼睛。”另个太太打圆场,伸手拉拉自己的朋友。

    刚开始说话的那位太太是位房地产商的夫人,很是不巧,她就是刚才那位小姑娘的奶奶,自己的孙女因为沈清澜的关系被儿媳妇当众责骂,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刚刚见到众人都围着沈清澜转,将个小奶娃给夸得成了曲星下凡了,这酸话就冒出来了。

    那位太太不理会朋友的打圆场,继续说道,“我说的是事实,才三个月大,只会哭和吃奶,懂得什么。以后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也就你们,睁着眼说瞎话。”

    沈清澜虽然也觉得众人说的夸张了,但是毕竟都是些祝福的话,听听也就算了,倒是眼前的这个,酸溜溜的口吻就让人很不舒服了。

    微微勾唇,沈清澜开口,“这位太太说的是,我儿子还小,现在自然看不出什么,不过父母的教养决定了孩子的教养,我想我的孩子再不济,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那位太太的脸色有些变了,这不是明摆着说她没有教养,没有礼貌吗?张口就想反驳。

    “奶奶。”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响起,个小身影忽然出现在这位太太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叫了声,太太的脸上顿时笑开了,“心心,你怎么过来了?”

    小姑娘笑眯眯,“爸爸说有事找你。”

    “你爸爸在哪里呢?”

    小姑娘伸手指了指自己父亲的方向。

    “走吧走吧,我们去找你爸爸。”富商太太拉着孙女的手就走了。

    沈清澜看见小姑娘的时候就知道了刚刚自己莫名被针对的原因,摇头失笑。

    和富商太太起来的那位见状,也离开了。

    沈清澜继续跟各位太太聊天,特意将话题引到了其他的地方,不让他们继续围绕着孩子转。

    温兮瑶过来找沈清澜,“清澜,安安饿了,妈让你过去趟。”

    沈清澜冲着各位太太抱歉地笑笑,“孩子找我了,我先离开下。”

    沈清澜回来的时候,安安正在和昊昊玩呢,哪里是饿了,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看向温兮瑶,温兮瑶笑笑,低声说道,“怕你下子无法适应这样的场合。”

    沈清澜的适应性倒是还不错,但跟堆陌生人扯了半天的闲话也是挺累的,“确实需要透口气。”

    剩下的时间,沈清澜基本上都待在儿子身边,边看儿子和昊昊玩,边和颜夕聊天。

    直到宴会结束,沈清澜才带着早已睡着的儿子回家。

    颜夕已经被道格斯带着回南城了,原本沈清澜是想让道格斯明天再带颜夕回去的,但是想想现在颜夕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而自己其实并没有任何的立场去管颜夕,于是便没有说什么。

    “道格斯,你这是带我去哪里?”颜夕好奇地车窗外,问道。

    “回南城。”

    颜夕微愣,看着道格斯,“我们不是回酒店吗?”

    道格斯笑笑,“酒店的房间我已经退了,我们现在直接去南城,我已经跟你哥哥联系过,他会来接我们。”

    “我哥在南城?”

    “嗯。”

    “只是我们去南城做什么?”颜夕不解,表情也有些不愿意。

    “你父亲之前受了重伤,差点没命了,你哥哥担心你承受不住,就没敢告诉你,现在他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所以我想应该带你去看看他。”

    颜夕闻言,先是惊讶,然后沉默,道格斯看着她,“我知道你不愿意见他,但这毕竟是你的父亲,我们先去看看他,行吗?”

    颜夕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路上直保持沉默,直到见了颜盛宇。

    颜盛宇也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妹妹了,“小夕。”颜盛宇将妹妹抱在怀里,“这么久没见,想哥哥了吗?”

    颜夕抱着颜盛宇的腰,很是沉默,颜盛宇疑惑地看向道格斯,道格斯没有说话。

    “小夕,见到哥哥不高兴吗?”颜盛宇柔声问道。

    颜夕抬头,定定地看着颜盛宇,“哥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受伤的事情?”

    颜盛宇先是愣,而后才反应过来颜夕说的是颜安邦,“只是不想你担心。”

    颜夕再次沉默,大家似乎都在怕她担心,她知道道格斯、颜盛宇甚至是沈清澜都在隐瞒着她些事情,他们都在下意识地保护她,或许他们隐藏的很好,但是颜夕能感觉到,难道自己在他们眼就这么脆弱吗?

    路沉默着,颜夕跟着颜盛宇到了酒店,见到了个陌生的姑娘。

    “你就是颜夕吧,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钟子,是你哥哥的女朋友。”钟子在颜盛宇的手机里见过颜夕,自然是认识她的。

    颜夕愣愣地看着钟子,然后看向颜盛宇,显然她并不知道颜盛宇已经有女朋友了。

    颜盛宇微微笑,解释道,“上次跟你视频的时候是想告诉你的,但是我还没来及说你就挂了。”

    颜夕哦了声,看着钟子,“你好,我是颜夕。”

    钟子想上来给颜夕个拥抱,却见颜夕后退了步,显然是拒绝了,她的脸上浮现抹尴尬,颜盛宇开口解围,“都不要站在这里了,给颜夕他们的房间准备好了吗?”

    钟子笑笑,“已经订好了,就在我们的房间隔壁和对面,看颜夕和这位先生喜欢住在哪里。”

    他们现在也是住在酒店里,所以知道颜夕要来,钟子就在酒店里给他们订了房间。

    颜夕的行李由道格斯拿着,颜盛宇带着钟子走在了前面,低声跟钟子解释,“小夕不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你们又是第次见面,你不要放在心上。”

    “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小气啊,颜夕是你的妹妹,以后就是我的妹妹。”钟子笑着说道,她是个豁达的人,刚刚或许有觉得尴尬,但也就那瞬间的事情。

    两人在前面低声说话,这落在颜夕的眼就成了两人的感情很好,有说不完的话,她的眼神闪了闪,总觉得钟子和自己的哥哥在起怪怪的,似乎自己的哥哥不应该跟她在起。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走神,道格斯轻声问道。

    颜夕摇摇头,“没事。”

    颜夕选了颜盛宇隔壁的房间,道格斯住在对面,他们虽然已经交往了,但是暂时停留在拥抱的阶段,颜夕虽然对道格斯很依赖,但是对亲密的行为却很是排斥,道格斯知道原因,可这样的情况也不能着急,只能慢慢化解颜夕的心结。

    第二天,颜夕醒来之后就直坐在床边,眼神呆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钟子来敲门叫颜夕下去吃饭,叫了好几声颜夕才听见。

    等吃完饭,颜夕就被道格斯带到了医院,站在病房的门口,颜夕迟迟不愿意进去,“那我先进去看看?”道格斯说道。

    颜夕点点头。

    颜安邦刚刚吃完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很多时候他都是这个样子,他住院的这段时间,除了钟子,颜盛宇次都没来看过他,其实颜安邦知道,颜盛宇每次都是跟钟子起来的,只是站在了病房外不愿意进来。

    听见脚步声,颜安邦没有回头,而是温声开口,“子,今天来得比昨天早。”

    “颜先生。”道格斯出声。

    颜安邦转过头来看着道格斯,眼神惊讶,“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颜夕……”顿了顿,反应过来,眼睛亮,脸期待地看着道格斯,“颜夕她……”

    道格斯看了眼病房门口,颜安邦顿时就明白了,眼睛里的光瞬间寂灭,笑笑,“坐吧。”

    道格斯在椅子上坐下,“身体好点了吗?”

    “已经好多了,你们这次回来是……”

    “沈清澜的孩子昨天百日,我们是回来看她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没想到她的孩子都百日了。”颜安邦感慨了下,“你们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这个暂时没有决定。”

    “要是没事的话就早点回去吧。”颜安邦说道,秦妍还在背后虎视眈眈,现在的南城谁知道还有没有秦妍的人,颜夕这个时候回来很危险。

    “她存在日,无论在哪里都是危险的。”道格斯说道,就算是在雪梨市也未必就安全。

    颜安邦自然知道这个道理,犹豫了下,“颜夕她,最近还好吗?”

    “她很好,最近对织围巾十分感兴趣,还上搜了不少的视频,正在自己学着织围巾……”道格斯将颜夕的生活描述给颜安邦听,颜安邦听得很认真。

    颜夕听不到病房里的对话,只是见道格斯迟迟不出来,就给道格斯打了个电话,道格斯看了眼颜安邦,接了起来。

    “我们该走了。”颜夕轻声说道。

    道格斯嗯了声,等颜夕挂了电话,这才说道,“我们先走了,改天我带她来看你。”

    颜安邦点点头,就在道格斯想离开的时候,颜安邦又叫住了他,“道格斯先生,我女儿就拜托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对她,这个孩子,受了不少的苦,我不是个好父亲,我对不起她,她这辈子是不会原谅我了,我也不求她的原谅,只求她能幸福快乐地生活辈子。她要是依旧不愿意见我,你也不要勉强她,就随她去吧。”

    道格斯没有转身,而是说道,“我会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她幸福,快乐,你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了,她心里多少还是在意你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他的语气很认真。

    颜安邦欣慰地笑笑,“谢谢。”

    ------题外话------

    宣传下我的微博:潇湘久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