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黏人的傅小少爷(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江晨希眼底的黯然之色更浓,沈清澜眼角余光直留意着裴宁,却见裴宁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丝毫看不出其他的情绪。

    沈清澜心叹息,她是有心想帮把江晨希,但是奈何使不上力。

    “清澜,我先进去了。”裴宁说道,然后跟父母起进去了。

    沈清澜看向江晨希,江晨希将落在裴宁身上的目光收回来,冲着沈清澜笑了笑,“嫂子,谢谢。”

    沈清澜微微勾唇,“有些事要是强求不得,就放弃吧。”看着江晨希眼底的黯然之色,沈清澜的心里也有些不忍。

    江晨希眸光温柔,“有些人走进了心里就再也走不出去了。不说这个了,嫂子我先进去了。”

    沈清澜点点头。

    宾客来的差不多了之后沈清澜也就进去了,安安正在找妈妈呢,看见沈清澜立刻抛弃了爸爸,抱着沈清澜的脖子不肯撒手了。

    沈清澜只好抱着他,小家伙的手里拿着个奶嘴,是刚刚傅衡逸为了哄他而拿出来的。

    安安到了妈妈的怀里,顿时就变成了听话的小天使,原本皱着的小眉头也舒展开了,看见谁都是笑眯眯的。

    “这孩子还真是黏清澜。”楚云瑾看着小家伙,笑着说了句。

    楚云蓉的眼睛就没有从外孙的身上移开过,听到妹妹的话,跟着附和道,“人多他就黏妈妈,平时倒是衡逸带得更多些。”

    说起来,沈清澜虽然生孩子的时候遭了不少罪,但是带孩子很是省心,很多事情傅衡逸就默默给做了,从这点上来说,傅衡逸比很很多男人都要好。

    很多男人其实对待家里的事情都不怎么上心,楚云蓉就见过不少身边的朋友跟她抱怨说家里的男人对待家务事是半点不沾手,虽然说也是家境好的原因,但更多的男人是觉得,男人在外面打拼就够累了,回家要是再管家务,还要你干嘛。

    可是这样的大男子主义在傅衡逸的身上是看不见的,楚云蓉不止次看见傅衡逸在洗安安的尿布,甚至有两次还看见傅衡逸在帮沈清澜洗内衣,看着他神情自然的样子,显然已经习惯了。

    “清澜嫁给衡逸很好。”楚云蓉笑着说道,眼睛里满是欣慰的笑意。

    楚云瑾看着自家姐姐的样子,欣慰地笑了笑,“清澜是个有福气的。”

    安安黏妈妈,那么招待客人的事情大多数就交给了傅衡逸,这次傅家的亲戚几乎都来全了,有很多沈清澜甚至都没见过,不,别说是沈清澜,就是傅靖婷就不认识,七大姑大姨的,让沈清澜有些眼晕,饶是记忆再好,圈认下来也是够呛。

    而安安又不肯从妈妈的身边离开,就是傅衡逸都不能抱走他,沈清澜只好抱着安安站了将近个小时,看的傅衡逸十分心疼,最后还是强制性将儿子从沈清澜的怀里抱走了。

    安安眼见着离开妈妈的怀抱了,就想哭,沈清澜连忙将奶嘴塞进他的怀里,伸手摸摸他的脑袋,轻声安慰他,“妈妈不走,安安不哭。”

    安安听不懂妈妈的话,但是沈清澜握住了他的只小手,终究还是将他安抚了下来。

    “姐姐。”颜夕的声音忽然响起,沈清澜寻声看去,果然看见了颜夕,穿着身小礼服,站在道格斯的身边,看着她,巧笑倩兮。

    沈清澜看见颜夕倒是很高兴,走了过去,“颜夕,你怎么来了?”

    颜夕笑眯眯,“今天是姐姐的宝宝百日,我怎么能错过呢。”她将个小袋子递给沈清澜,“姐姐,这是我亲手给宝宝做的生日礼物,希望姐姐不要嫌弃。”

    沈清澜笑着接过,拿出来看了眼,是顶小帽子好小围巾,用毛线织的,看得出织的人并不熟练,但是毛线的用料却很柔软,手感极好,想来是颜夕精心挑选过的。

    颜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手笨,学了好久都学不好,姐姐你不要嫌弃。”

    沈清澜笑得温和,“很好看,宝宝会喜欢的,这个等到冬天的时候给宝宝带上正好。”

    颜夕眼睛亮,“宝宝要是喜欢,那我下次再给他织,我下次的手艺肯定有进步了,保证给宝宝织个美美的围巾。”

    沈清澜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眼底闪过抹笑意,“要不要去看看宝宝?”

    颜夕使劲点头,甚至都忘记了给沈清澜和道格斯做介绍。

    沈清澜看了眼颜夕的背影,然后看向道格斯,“你怎么将她带来了?”

    道格斯很是无奈,“她执意要来,上次你生产和孩子满月没来她直很遗憾,从个月前开始就直念叨着这次定要过来,我怕拦着反而会引起她的怀疑,索性就跟她起过来了。”

    “她还不知道颜安邦的事情吧?”

    “嗯,不过我打算等宴会结束之后就带她去南城,总归是她的父亲,不可能永远不让他们见面,而且这次颜安邦受伤很重,伊登曾悄悄去看过,说是留下了后遗症,以后他的时候身体也会每况愈下。”

    闻言,沈清澜沉默,看向站在傅衡逸的身边,看着安安,脸纯真笑意的颜夕。

    “那就带她去吧。”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还没恭喜你,喜得爱子,虽然这句话来得有点迟。”道格斯说道。

    “谢谢,你和颜夕相处地怎么样?”

    “很好,我们相处非常愉快。”道格斯温柔地说道,“等她毕业之后我们就打算结婚了。”

    “这么快?”沈清澜惊讶。

    “要是可以,我现在就想跟她结婚。”

    沈清澜看着道格斯的脸,他的脸上带着包容与宠溺,笑了笑,或许早点结婚对颜夕也好,要是万颜安邦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坚持不到那个时候,那么起码颜夕的身边还有人陪着。

    “我先过去了,你随意。”沈清澜看见颜夕正朝她招手,说道。

    道格斯点点头,看了看四周,随后就发现了金恩熙的身影,朝着金恩熙的方向走去。

    “姐姐,刚才宝宝看见我笑了。”颜夕眉眼弯弯,炫耀似地说道。

    安安看见妈妈又回来了,立刻又兴奋了起来。

    “傅少帅。”个男人走了过来,跟傅衡逸打招呼,沈清澜留意到对方的脚步,猜出对方是军的人,将儿子抱过来,“我和颜夕先说说话。”

    傅衡逸点头,“等下我来找你。”

    沈清澜抱着安安走了,颜夕跟在沈清澜的身边。三人到了楚云蓉的身边。

    安安的视线直看着颜夕,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的颜夕整颗心都要被萌化了,“姐姐,我可以抱抱他吗?”

    沈清澜微微笑,“当然可以。”

    颜夕伸出了双手,安安却不愿意离开妈妈的怀抱,扭过头,将背影留给了颜夕,颜夕失望,“姐姐,他好像不喜欢我。”

    楚云蓉听见了这话,笑着安慰她,“今天除了清澜和衡逸,安安是谁都不让抱,就连外公外婆都不待见,你等人少的时候来家里玩,安安肯定就让你抱了。”

    颜夕好奇地看向安安,“他这是害羞了吗?”

    “大概是吧。”

    安安咬着奶嘴,口水都留下来了,滴在了沈清澜的肩上,楚云蓉见状,连忙从小包里拿出张纸巾,给安安擦口水,“你这小家伙,口水还真是丰沛。”

    安安咧嘴笑,只要是待在妈妈的怀里,安安对着谁都是笑。

    另边,傅衡逸已经和来找他的男人走到了僻静角落。

    “傅少帅,看来你的腿伤恢复得不错。”男人笑着说道。

    傅衡逸的脸上带着丝浅浅的笑意,“嗯,已经恢复了,下周就会去军区报道。”

    男人踌躇了下,开口说道,“傅少帅,其实我今天来还有项任务。”

    傅衡逸看着他,男人继续开口,“上面的领导还是觉得以你的才能待在京城军区有些大材小用了,要是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你能回到原来的部队去。”

    傅衡逸脸上的笑意变淡,“既然已经退出了就断没有再回去的道理,烦请你转告大领导,尖刀我是不打算回去了,京城军区很好。”

    男人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傅少帅,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现在的职位就是在浪费你的才能。”

    因为当初很多专家都已经诊断了傅衡逸的腿伤即便是好了,也恢复不到原来的水平,根本无法胜任第线的工作,所以上级领导在京城军区给傅衡逸安排的工作是偏向科的,虽然职权很大,但是说到底,也是浪费了傅衡逸的身本事。

    傅衡逸倒是不这么觉得,过去的十几多年里,他为部队,为国家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现在他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他不仅是个丈夫,也是个父亲,他要担起个家庭的责任,说他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也好,还是其他也罢,他现在对以前那种穿梭在危险的日子确实有了厌倦。

    “谈不上浪费不浪费,我本人倒是认为这样的安排很好,我现在已经不年轻了,体力已经远不如以前,我再待在原来的位置也是在浪费名额而已,我们要多给年轻人些机会,而且尖刀里有不少优秀的战士,即便是没有我,他们也能表现得很好。”傅衡逸说的本正经却让男人很是无语。

    傅衡逸现在才三十三岁,正是个男人最强盛的时候,他却说自己已经老了,他难道不知道即便他真的已经到了四五十岁,他的那些实战经验也是很宝贵的吗?

    “傅少帅,上面还是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下这个提议,毕竟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大领导极少这样看个人,傅衡逸确实就是这样的个存在,毕竟傅衡逸之前在尖刀里的表现很优异,不然也不能年纪轻轻的就得到了少帅的军衔。

    “这件事我会亲自跟大领导谈谈,今天是我爷爷的九十大寿,就不谈这件事了。”

    男人抱歉地笑笑,“是我唐突了,傅少帅见谅,刚才忘记说了,你的太太很漂亮,你的儿子也很可爱。”

    傅衡逸闻言,不由自主地温柔了眉眼,“谢谢,今天你随意,我先去招待其他客人。”

    “好的,请便。”男人笑着说道。

    傅衡逸走回去,没有看见沈清澜,倒是看见了裴浩小朋友,似乎在找什么人,傅衡逸走过去,“昊昊。”

    裴浩看见傅衡逸,眼睛亮,“姨夫。”

    傅衡逸微微俯身,“在找什么?”

    “我妈妈和江叔叔都不见了,刚刚我还看见了他们。”裴浩小家伙奶声奶气地说道。

    个侍者走过来,大概是没看见小家伙,差点撞上来,傅衡逸眼疾手快,将小家伙抱起来,侍者吓了跳,“傅先生,对不起。”

    傅衡逸摇头,示意没事,侍者又连续说了几声对不起,这才离开。

    裴浩倒是没有被吓着,被傅衡逸抱起来,就在现场找了找,没有看见裴宁,“姨夫,我妈妈好像不在这里。”

    傅衡逸从他的话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些,抱着小家伙,“我们先去找弟弟吧。”

    听到弟弟,裴浩的小眼睛就亮了,“好啊,弟弟长得好看,姨夫,我本来给弟弟准备了礼物的,但是妈妈说弟弟太小了不能吃。”

    傅衡逸微微挑眉,“哦?你给弟弟准备了什么?”

    裴浩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果,“这是江叔叔前几天刚给我买的,很好吃,我给弟弟留了半。”

    傅衡逸看着他手的糖果,从他的手里拿了颗,剥开放进他的嘴里,“你妈妈说的对,弟弟现在太小了,还不能吃糖,你是哥哥,你帮弟弟吃也是样的。”

    裴浩嘴里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似…。似吗?”

    傅衡逸本正经地点头,“是真的。”

    路抱着小家伙找沈清澜,然后才看见沈清澜正和楚云瑾在起呢。

    裴浩从傅衡逸的身上溜下来,跑到沈清澜的身边,“姨姨,弟弟呢?”

    沈清澜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自己的怀里,裴浩这才发现弟弟竟然睡着了。

    他伸出根小手,竖了起来,然后才轻轻地说道,“弟弟这么早就睡觉了呀。”

    沈清澜也无奈,刚刚坐下来多久,安安就开始打哈欠,然后就趴在她的肩上睡着,沈清澜见周围的喧闹声也没吵醒安安,就没有去后面的休息室,坐在角落里和楚云瑾聊天。

    裴浩见安安睡觉了,就窝进了外婆的怀里,静静地看着弟弟睡觉。

    “昊昊,妈妈呢?”楚云瑾见裴浩是和傅衡逸起过来的,问道。

    “妈妈不见了,江叔叔也不见了。”裴浩回答。

    楚云瑾不问了,想想也知道应该是江晨希有话跟裴宁说,两个人出去了。

    傅衡逸原本想自己抱着孩子,却被沈清澜拒绝了,“你先去招待客人吧,等下宴会就要开始了。”

    傅衡逸见沈清澜没有感到吃力,也就没有勉强,免得将安安弄醒了。他俯身,想将安安手里的奶嘴拿走,免得他待会儿醒了直接塞进嘴里,谁知安安竟然拿着不肯放,傅衡逸也没有用力,而是将个包装好的,已经消过毒的干净奶嘴递给了沈清澜,“等下安安醒了用这个。”

    沈清澜惊讶,没想到傅衡逸竟然还带了备用的,不得不承认,在些细节方面,傅衡逸考虑得确实要比自己周到。

    傅老爷子在叫傅衡逸,傅衡逸就离开了。

    “清澜,原来你在这里啊。”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沈清澜看去,立刻就认出了来人是谁,“江阿姨,你来了。江叔呢?”

    来人正是江晨希的父母。

    江母笑笑,还没来得及回答沈清澜的话,就看见了裴浩,“咦,昊昊,你怎么在这里?”

    “江奶奶。”裴浩看见江母,很高兴,从外婆的怀里走过来抱着江母的腿,“江奶奶,我想你了。”

    江母顿时笑弯了眉眼,“哎哟,这小嘴是真甜。”蹲下身,抱着裴浩就亲了好几口。

    楚云瑾并不认识江母,只是从外孙的称呼猜出了来人的身份,“昊昊,不给外婆介绍下吗?”

    “江奶奶,这是我外婆,外婆,这是江奶奶,是江叔叔的妈妈,将奶奶人可好了,我很喜欢江奶奶。”

    楚云瑾笑了,“你好,我是裴浩的外婆,楚云瑾,江夫人,初次见面,我听昊昊多次提起过你。”

    江母笑得开怀,“你好你好,之前直听昊昊说起外婆,今天倒是见到了。”

    江母说着,微顿,看着楚云瑾,“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楚云瑾正想说没有,沈清澜开口了,“在我和我哥的婚礼上你们应该都见过,江阿姨,这是我小姨。”

    江母顿时就想起来了,只是看着沈清澜,又看看裴浩,眼底闪过抹犹豫,“清澜,昊昊是你的……”

    “他是我表姐裴宁的儿子。”沈清澜说道。

    江母的眼底浮现果然如此的表情,“没想到大家都是认识的。”

    楚云瑾知道自家女儿喜欢江晨希却死活不肯接受对方,其个原因就是担心江家不愿意接受昊昊的存在,现在见到昊昊和江母相处的画面,显然是相处的不错的。只是看江母刚刚的表现,似乎并不知道昊昊是宁的孩子,难道江晨希从来没有跟家里说过?

    想到这里,楚云瑾的心有了计较。

    “之前晨希只说昊昊是同事的孩子,没想到还是清澜的外甥。”江母笑着说道,倒是没有将江晨希与裴宁联系起来。

    “哎,说起晨希,这孩子不是早就过来了吗,人呢?”江母终于想起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

    “大概是去找顾阳了吧。”沈清澜说道,然后在江母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对着昊昊眨眨眼。

    而楚云瑾这时候也已经看出来了,江母确实不知道江晨希在追求自己的女儿,心顿时有些恼怒,只是面上却掩饰得很好。

    因为不知情,江母倒是跟楚云瑾聊的很好。

    等到宴会开始的时候,沈清澜注意到江晨希和裴宁前后地回来了,从裴宁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而江晨希的脸上也保持着他惯的温润笑意,只能从他偶尔看向裴宁的黯然眼神猜出这次表白大概是又失败了。

    裴家和江家的位置肯定不是安排在处的,裴家毕竟是沈家的姻亲,位置要靠前,从江晨希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裴宁的侧脸,见她跟同桌的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嘴角挂着笑意。

    “晨希,妈妈跟你……”江母转过头,刚想和儿子说话,就看见江晨希发呆的样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裴宁。

    江母的心猛地惊,忽然联想起之前江晨希跟她和丈夫说的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的事情,这个人该不会就是裴宁吧?

    江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跳,连忙摇头,不会的,她儿子怎么会喜欢上裴宁的,肯定是她想多了。

    “晨希。”江母叫了江晨希声,江晨希回神,对上母亲打量的视线,眼神微闪,“妈,怎么了?”

    江母笑笑,眼神探究,“你刚刚在想看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听见。”

    “您叫我了吗?我刚才想事情想得些入神,妈,你刚刚说了什么?”

    江母嘴角扯了扯,“妈是想跟你说,今天是个难得好机会,你看看这里有这么多的年轻女孩子,你有没有喜欢的?衡逸的孩子都百天了,君煜也结婚了,剩下的就是你了,你也该抓紧时间了。”

    “妈,今天可是傅爷爷的九十大寿,你现在说这个不合适吧。”江晨希笑着说道。

    江母斜了他眼,“还不是你太让人操心了,要是你能早点定下来,妈妈至于这么着急嘛。”

    江晨希微微笑,“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有喜欢的人,只是她现在还没接受我的追求,等她接受了我就带她回家。”

    江晨希的这话,非但没有让江母放心,反而越发担心了,该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题外话------

    明天开始恢复更哈,加更结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