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腹黑的傅爷(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听完丹尼尔的话,沈清澜倒是觉得杜母的死很有可能背后黑手就是凯瑟琳。不过,按照凯瑟琳那脑子,能想出这么严密的计划,而且还能不留下丝毫的证据?

    对这点沈清澜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要说动机,凯瑟琳绝对有动机,也有这个实力。

    博伊尔家族在雪梨市很有地位,钱肯定是不缺的,而凯瑟琳的目前既然是黑手党老大的亲妹妹,身边不可能没有人手,凯瑟琳又是唯的女儿,给凯瑟琳留几个保护人就更简单了,至于动机......

    沈清澜冷笑,要说动机,那就更多了,曾经凯瑟琳就因为嫉妒自己比她出色,受到老辈艺术家的肯定就引来了她的杀心,在雪梨市两度对自己下手,后来她又看上了傅衡逸,毁了丹尼尔的画廊,让自己的诸多心血付之炬,现在浑水摸鱼,想要对付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通了关键,沈清澜嘴角轻勾,打开电脑,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傅衡逸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清澜似乎在查个账户,沈清澜看了傅衡逸眼,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你等我会儿。”

    傅衡逸在她的身后站定,静静地看着沈清澜操作,眼底闪过抹沉思,不知道自家老婆这技术,和部队里专门负责络安全这块的战士比起来如何。

    十几分钟后,沈清澜停了下来,看着电脑屏幕,笑了。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虽然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但是凯瑟琳的账户最近少了很大的笔钱,这笔钱与那几个水军领头人收到的虽然有出入,但是只多不少,想来应该是分成了好几拨的缘故。

    至于顶罪的那个男人的账户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沈清澜却从这个男人的母亲的账户里发现了笔巨款,是从个瑞士银行的账户里打进来的,对方的账户安保性很强,她暂时查不到钱的来源,但是从凯瑟琳的账户里已经能看出了问题了。

    “知道是谁做的了?”傅衡逸淡淡开口。

    沈清澜挑眉,“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猜到了?”

    “你难道不是有了怀疑对象,然后进行验证?”傅衡逸反问她。

    沈清澜幽幽地看着傅衡逸,“幸好你是我的丈夫,不然我会忍不住想灭口。”对自己的举动都这样了解,这要是敌人简直太可怕了。

    傅衡逸瞪了她眼,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沈清澜脸色微黑,“你是将我当安安了吗?”

    “安安可比你听话多了。”至少安安不会让他这么操心。

    这也就是傅衡逸个人觉得沈清澜十分让人操心,换做任何个人,尤其是家的长辈,都觉得再也没有比沈清澜更省心的孩子了。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言归正传,“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是杜楠母亲的死应该跟凯瑟琳有关系。”

    傅衡逸眼神凛,“是她?”

    沈清澜点头,将自己刚刚查到的,结合丹尼尔的话,讲给傅衡逸听,傅衡逸听完以后,眼神冰寒,这个女人上次教训了次还没够。

    “这次你不许出手,让我陪她玩玩。”沈清澜玩味地说道,她很少有亲自想对付的人,秦妍是个,凯瑟琳是另个。

    沈清澜极少动怒,这次凯瑟琳将杜母推下楼企图让沈家背黑锅的行为却让她很愤怒。

    杜楠的行为是自己作死,杜母虽然可恶,可是罪不至死,而杜洪海就更加了,可是现在凯瑟琳完全就是因为嫉妒心,就生生害死了两个人,这样藐视生命的人让沈清澜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沈清澜承认自己本身也非什么好人,可是她依旧尊重这世间的每条生命。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需要帮忙随时开口,我还是认识几个人的。”

    沈清澜微微笑,“傅衡逸,你不要小看我。”好歹她也是曾闻名道上的魅啊,即便退隐多年,想惩治下个不知好歹的人还是可以的。

    傅衡逸打趣她,“不敢不敢,夫人无论做什么,为夫都是支持的。”

    “傅衡逸,好好说话。”沈清澜斜眼看他。

    傅衡逸微微笑,“我去看看安安醒了没有。

    沈清澜又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很快跳出来个对话框,这是道上专门买卖消息的站,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刚才她登录的是金恩熙的账号,将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输入进去,再将对方需要的钱打过去,很快,她想知道的事情答案就发过来了。

    沈清澜看着这上面的信息,眼底闪过抹幽光,将上面的资料整理了下,然后给道格斯打了电话。

    道格斯接到沈清澜的电话的时候还有些奇怪,等看见了她发给自己的邮件,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件事我有朋友可以帮你,不过你想做到什么程度?”

    “你朋友可靠吗?凯瑟琳的母亲毕竟是黑手党老大的亲妹妹,这个关系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总有人知道的,万行事不谨慎,惹上他们比较麻烦。”

    “这个你放心,我这个朋友绝对可靠,而且黑手党最近内部也乱的很,这个老大能不能继续坐下去还是两说呢。”要是这个哥哥倒了,凯瑟琳的母亲也就没了最大的依仗,她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豪门太太。

    “那就交给你了,对了,最近颜夕她......”

    “颜夕很好,我特意观察过,我们周围并没有盯着,而且我已经找了人保护,没那么容易出事的。”

    “那就行。”沈清澜说道。给秦妍注射的那种病毒有多厉害,亲眼看见过实验结果的傅衡逸已经告诉了她,而秦妍是绝对不会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而自杀,更大的可能是她狗急跳墙。

    只要秦妍不拿她的亲友做章,那么沈清澜就什么都不怕。

    和道格斯挂了电话,沈清澜就开始准备傅老爷子的九十大寿了,至于雪梨市那场好戏她就没有那个闲心去看了。

    ***********

    月的最后天,是安安小朋友的百日,也是傅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天微亮沈清澜就起来了。

    先去看了看儿子,见他睡得香,也没有叫醒他,而是将被子给他盖好。安安砸吧砸吧嘴,吐出个小泡泡,不知道是梦见什么,嘴角咧着。

    沈清澜宠溺笑,安安真的是个特别爱笑的孩子,就是在梦里,嘴上都是笑着的,看见他就能有个好心情。

    沈清澜先下楼去吃早饭,自从傅衡逸的腿伤好了以后,沈清澜和傅衡逸就搬回他们二楼的新房了,安安则是睡在他们的房间里,方面沈清澜半夜喂奶。

    赵姨果然已经做好了早饭,沈清澜快速地吃完了早饭,刚打算出去看看傅衡逸是不是在花园里,就听见了安安的哭声,刚才她下楼特意将房间的门打开了。

    安安正在傅靖婷的怀里哭呢,看见沈清澜,立刻朝着她扑过来,沈清澜抱住他,给他擦眼泪,小家伙的哭声立刻就停了。

    “安安大概是饿了,你先给孩子喂奶。”傅靖婷打着哈欠,她是被安安的哭声叫醒的,脚上的拖鞋都穿反了。

    “辛苦姑姑了。”沈清澜温声说道。

    傅靖婷慈爱地看了眼安安,“姑奶奶点都不辛苦,只要我们安安高兴。”

    沈清澜给安安喂奶,傅衡逸晨练完回来,看见某个臭小子又霸占了原本属于他的地方,眼神幽深,走过去将他的小手从老婆的身上拿开。

    沈清澜瞪了他眼,安安皱着眉头,似乎是不高兴了,傅衡逸脸黑,你占我老婆的便宜,你还不高兴了?

    眼见着安安又把小手放了上去,傅衡逸脸色更黑了,伸手就要将他的手拿下来,沈清澜抬手就啪的声打在了他的手背上。

    “傅衡逸你幼不幼稚,你儿子才三个月。”

    “已经三个月零十天了。”傅衡逸强调,看了眼通红的手背,幽怨地看着沈清澜,“果然不能相信女人床上的话。”

    这下轮到沈清澜脸黑了,“傅衡逸你够了。”嘴上恼怒,但是脑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

    昨夜安安小朋友睡着了以后,傅爷从浴室出来,就看见沈小姐正倚靠在床头看书,十分的专注,就连傅爷走到她身边了都没发现。

    傅衡逸将她手的书抽出来,看了眼封面,是本育儿书。他随手将书放在边,定定地看着沈清澜,“老婆,你有没有觉得自从有了孩子以后你对我的态度冷淡了很多?”

    他说得本正经,让沈清澜心很是无语,“所以,你现在是和自己的儿子吃醋?”

    “这不是吃醋。”傅爷否认,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吃儿子的醋,“自从儿子出生之后你注意力都在儿子身上,老婆,你这样会影响我们的夫妻感情的。”

    沈清澜靠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傅爷用本正经的语气说着吃醋的话。

    “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交流下,增进下夫妻感情。”傅衡逸的身影笼罩在沈清澜的上方,沈清澜的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你儿子还在呢,改天,改天行不行?”

    傅衡逸回头看了眼儿子,起身拿起自己的件衬衫,盖在婴儿床上,将安安小朋友整个笼罩在衬衫下,“这样就好了。”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傅衡逸,“那是亲儿子。”

    “那你还是我亲老婆呢。”傅衡逸幽幽地回了她句,语气已经是毫不掩饰地幽怨。

    好吧,傅爷吃醋了,必须哄,沈清澜看了眼婴儿床的方向,犹豫了下,主动伸手揽上了傅衡逸的脖子,吻上了傅衡逸的唇。

    傅衡逸的手放在沈清澜的腰上,对老婆的主动十分满意。

    他的手寸寸移动,触摸着,丈量着,心默默感叹,这生了孩子,自己老婆的身材是越来越好了,边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沈清澜被他撩拨地有些意乱情迷。

    而就在沈清澜以为他要开始了的时候,却见傅衡逸忽然停下了动作,沈清澜睁开迷蒙的双眼,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眼神透着疑惑。

    傅衡逸的眼神幽深,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强行压制住想立即将她吃干抹净的冲动,“老婆,你爱我吗?”

    箭都在弦上了,这个人竟然在问这样的问题,沈清澜的心里有些抓狂,“爱。”

    “老婆,你这话太敷衍了。”傅衡逸不满意。

    沈清澜的脑子渐渐恢复了清明,看着傅衡逸的眼睛,“我爱你,傅衡逸,我爱你。”

    傅衡逸满意了,低头吻了上去,却在千钧发的那刻停了下来,沈清澜的气息微乱,“又怎么了?”

    傅衡逸额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却死死咬牙忍着,“老婆,我和儿子哪个重要?”

    沈清澜无语了,这人今晚这醋劲是过不去了是吧,“你。”

    “那你更爱谁?”

    沈清澜的忍了忍,没忍住,把将傅衡逸推开,然后个翻身,两个人的位置就来了个颠倒,“傅衡逸,你的废话太多了。”说完,就开始自力更生。

    沈清澜想起昨晚两人的荒唐,脸色有些黑,将傅衡逸的手推到边,“你要是没事做,就进去将安安的尿布给洗了。”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神情幽怨,“刚用完就扔,女人呐。”

    沈清澜太阳穴跳了跳,很想脚将这个男人给踹出去,这个男人肯定是假的傅衡逸。

    安安小朋友根本不知道爸爸妈妈在说什么,认真地吃着自己的口粮。

    吃完奶,沈清澜给儿子换上了新衣服,是套唐装,与傅老爷子身上的是同款式的亲子装。

    小家伙白白胖胖的,换上新衣服以后就更粉嫩了,沈清澜眼神欢喜,忍不住低头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口,傅衡逸出来时刚好看见这幕,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心叹息,果然自己是老了,比不上小鲜肉有吸引力。

    沈清澜是不知道傅衡逸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也许就要忍不住想跟傅衡逸切磋下了。

    傅衡逸抱过儿子,美其名曰安安小家伙太重了,不想老婆累着。沈清澜也不去戳穿他的那点小心思。

    虽然宴会是在晚上,但是午还有个家宴,主要是沈家和傅家两家人吃饭。

    温兮瑶来了之后就抱着安安玩去了,安安已经吃饱了,不会总想着妈妈,有得玩,谁带都可以,和温兮瑶两个人也不知道在玩些什么,时不时能听到安安小朋友咯咯的笑声。

    顾阳也已经从部队里请假回来了,他已经三四个月没有回过家了,跟之前相比,沈清澜倒是觉得他身上的气息似乎变了,变得,嗯,更加成熟了些。

    “小.....嫂子。”顾阳看见沈清澜,笑眯眯地喊了声,这笑,倒是有了几分过去的影子。

    沈清澜上下打量了他眼,点头,“嗯,不错,这次进步挺大。”

    顾阳嘿嘿笑,看了眼傅衡逸的方向,压低了嗓音,“嫂子,你啥时候教我啊?”

    沈清澜微微笑,没想到顾阳还在惦记着这事呢。

    “等你打过了赵巍。”

    顾阳急了,“那不是遥遥无期了?嫂子,你就教教我。”

    沈清澜好笑地看着他,“这么没自信?”

    “嫂子,这不是没自信,而是我有自知之明,这赵巍就是个人形战斗机,我跟他打,我不是找抽呢吗。”

    闻言,沈清澜侧目,“赵巍现在这么厉害了?”

    “也不是。”顾阳摸摸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的进步太慢了。”

    说道这个,其实顾阳也是满心的无奈啊,明明他这几个月里格斗是所有的项目里进步最大的个,但是去找赵巍挑战,还是打不过。

    沈清澜想起曾经见过的赵巍,笑了笑,“我便是想教你,你也没时间学啊。”

    顾阳眼睛亮,“嫂子,你这是答应了?”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这是自己话里的重点吗?

    顾阳嘿嘿笑,“嫂子,你不是马上就要跟我大哥去部队了嘛,那我可以在训练结束之后来找你啊。”

    “真的想学?”

    顾阳使劲点头,生怕沈清澜不信,“嫂子,只要你肯教我,我保证好好学。”根据顾阳的估计,自家嫂子这格斗技术,恐怕比部队里的教官还厉害。

    沈清澜要是知道顾阳的想法,定会告诉他,当初他们学的是杀人的技巧,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目标杀死,这跟部队里教授的肯定是不样的。

    不过教给顾阳些基本的技巧也不是不可以,起码可以增强他的自保能力,因为听傅衡逸话里的意思,顾阳以后是打算去参加特种兵考核的。

    顾阳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答应,心满意足地走了,他还要去看安安呢,除了安安刚出生的时候见过之外,顾阳到现在都没看见过这个糯米团子。

    沈谦是最后个到的,他今天早上才从部队里赶回来。

    吃了午饭,沈君煜就和温兮瑶走了,他们要去接温家人。虽然是傅家的喜事,但是沈家和傅家是姻亲关系,温家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都不出现。

    他们接了人会直接去酒店,所以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沈清澜他们也就出发了,毕竟是主人家,总不能比客人到的还晚吧。

    时间还早,但是已经有宾客陆陆续续到了,这些人里好多都是傅老爷子的老友,傅衡逸负责将他们带到后面,几个老爷子凑在起回忆当年的时光倒是也不会觉得无聊。

    今天来的人很多,安安小朋友看见这么多人竟然也不害怕,乖乖地待在爸爸的怀里,只手抱着爸爸的脖子。虽然不害怕,但是小家伙今天也不是谁抱都肯的,陌生人想要抱他就不行,就连拉拉他的小手,小家伙的眉头都皱成了波浪。

    “安,我来了。”金恩熙是和丹尼尔起出现的,身份就是丹尼尔的女朋友,趁着人不注意,她窜到沈清澜的身边来,“安,没想到我会来吧。”

    沈清澜确实没想到,她是邀请了金恩熙他们的,但是他们几个都说了不来。

    “嘿嘿,原本是想起给你个惊喜的,但是安德烈他们的飞机延误了,我就先过来了。对了,孩子呢?”

    “傅衡逸抱着呢。”沈清澜指了指傅衡逸的方向,金恩熙看过去,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力了,直接朝着孩子走去。

    裴宁今天到的有点迟,而且竟然是和江晨希起来的,沈清澜看着起出现的两人,眼睛微闪,裴宁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率先开口,“我们是在车库里碰见的。”

    沈清澜哦了声,看了眼江晨希,果然他的眼底闪过抹黯然。这两人的进展真的是有够缓慢的。

    “昊昊呢?”沈清澜没有看见裴浩小朋友,开口问道。

    “他和我爸妈在起呢,难道还没到吗?”裴宁皱眉。

    “还没有,估计是路上堵车了。”沈清澜说了句。

    正说着呢,裴浩就来了,“姨姨。”

    沈清澜低着头看向小家伙,裴浩先跟江晨希打了招呼,眼睛四处看着,“姨姨,弟弟呢?”

    沈清澜无语,这孩子想弟弟想得连最喜欢的江叔叔都不要了。

    沈清澜将傅衡逸的位置告诉他,裴浩就跑了,“昊昊很喜欢孩子。”

    江晨希听到沈清澜的话,接了上去,“嗯,昊昊平日里都是个人,他其实很寂寞。”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看着裴宁。

    沈清澜见状,帮腔,“要是昊昊有个弟弟妹妹就好了,他肯定是个特别好的哥哥。”

    “安安不就是昊昊的弟弟嘛。”裴宁装作没听懂二人的话,笑着说道。

    沈清澜递给江晨希个无能为力的眼神,她尽力了,但是裴宁不接招她也没办法,你永远叫不醒个装睡的人。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紫若非《重生之军妻凌人》

    她是佣兵界大名在外的女王,不留神,招了小人的背叛,重生在了废材大小姐的身上,从此在军营混的风生水起,灭渣男,虐渣女,勾男人,简直成了人生赢家。

    洛静姝,京都洛家大小姐,十岁生日前,她是京都女混混,十岁生日后,她却成了身穿绿军装的新兵,外人都说洛静姝摔坏了脑子!

    厉靖云,京都厉家大少,喜怒无常,手段毒辣,狡猾腹黑,这是外人眼里的厉大少,流氓,禽兽,无赖,这是洛静姝给他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