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诡异病毒(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暂时不找了,将人都撤回来吧。”沈清澜说道,再找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好吧,不过我会继续留心秦妍的踪迹,我还真的就不信了,她能躲在背后辈子不出来。”

    “颜安邦醒了吗?”沈清澜问道。

    “还没有,已经送进去抢救了三回了,到现在都没脱离危险,据说医生已经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了。”金恩熙淡淡地说道。

    她对颜安邦是无感的,或者说她鄙视这个男人,竟然将仇人当做心肝宝贝,甚至为了这样个女人将自己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沈清澜闻言,沉默,她是料定了秦妍会去找颜安邦,毕竟按照艾伦的说法,当年最后枪是颜安邦开的,那么秦妍最恨的人肯定就是颜安邦,要不然也不会最先报复颜安邦。

    而按照秦妍对颜安邦的恨意,还有什么比得上在将人玩弄于鼓掌之后,再让颜安邦知道事情的真相更让他崩溃的呢?

    可是之前那么久,秦妍都没有行动,就连沈清澜都怀疑是不是猜错的时候,秦妍又出现了,直接打了她个措手不及。从这点看,秦妍这个女人其实很擅长玩心理战。

    “安,你在想什么?”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摇头,“没什么,只是将事情从头到尾梳理了遍。”而梳理过之后,沈清澜也意识到了秦妍这个女人的可怕。

    她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来下了局棋,先是靠近颜安邦,让颜安邦对她倾心,要是她预料地没错的话,她当初是想嫁给颜安邦,然后再从颜家获取军事机密的,毕竟颜家当年在军也是很有分量的个家族,能接触到的机密并不少,而她只要能得到其的部分,再将这些机密卖给有需要的人,最后再让某些人知道,颜家必然逃不过个出卖国家机密的罪名,而颜家世代保留下来的荣誉也尽数毁在了她的手。

    只是秦妍大概没有料到颜家会因为站错队而出事,只能与赵家联姻来化解危机,让她的这计划落空。

    计不成,秦妍只能再生计,却不曾想她的心如此狠,竟然舍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沈清澜不禁想起了秦沐曾经对她说的话,“小七,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也不要相信。”想必,秦沐当年即便是年纪小,也知道自己是被亲生母亲抛弃的吧,而秦沐心心念念着回家,到底是为了回来问问秦妍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还是为了来找颜安邦,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只是不管是哪种,现在都得不到答案了,就因为秦妍的自私与残忍,条年轻的生命都这样在人世间消失。沈清澜不知道要是秦妍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是否会后悔将亲生女儿置于死地。

    沈清澜没有去南城看望颜安邦,只是密切关注着颜安邦的情况。

    就在三天之后,颜安邦竟然奇迹般的脱离了生命危险,而那个时候,距离医生第四次下病危通知书才过去了仅仅三个小时。

    颜盛宇看着医生,“医生,你刚刚说我爸爸没事了?”

    医生脸的不可思议,“是啊,你的父亲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你们做家属的可以放心了,但是身上的伤口没有那么快恢复,还需要住院观察段时间。”

    颜盛宇那根紧绷的神经瞬间松了,看着颜安邦被推出ICU,然后又被推进普通病房,他的神情直都是呆滞的。

    “盛宇,先进去看看叔叔吧。”钟子轻声说道,这是十天的时间,不仅是颜盛宇没有好好休息,就是她也没有睡过个好觉。

    “我不进去了,你帮我进去看看他吧。”颜盛宇哑着嗓音。

    钟子知道他心里的结其实依旧没有解开,也没有勉强,“好,我留在医院里照顾叔叔,要不你先回酒店休息?”

    颜盛宇摇头,“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你进去吧。”

    钟子知道他心里其实还是担心颜安邦的,也不劝他了,直接走了进去,颜安邦还没苏醒,她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颜安邦,这是她第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他。

    颜安邦比照片上看上去老很多,眼角皱眉很明显,耳边的头发已经全白了,整个人其实显得很苍老,很难想象,这样的个人竟然曾经是南城军区的参谋长。

    颜安邦醒来的时候眼前还有些懵,他看着床前陌生的面孔,下子坐了起来,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钟子下子就急了,“叔叔,你别动,快躺下!”

    “颜夕,颜夕呢?”颜安邦嘴里呢喃着,想要掀开被子去找颜夕,颜盛宇守在病房外,听见里面的动静,走了进来,见颜安邦撕开手上的吊针就要下床,连忙上前按住他,“刚刚捡回条命,你不好好待着这是做什么?”

    颜安邦看见颜盛宇,眼睛亮,把拉住了他的手,“盛宇,颜夕呢,颜夕在哪里?”

    “小夕在雪梨市。”尽管很想甩开颜安邦的手,但是考虑到他现在虚弱的身体,颜盛宇任由他拉着,“你先别激动,当心扯到伤口。”

    “颜夕,快给颜夕打电话,快!”颜安邦的情绪很激动,他还记得昏迷前,秦妍说颜夕被她带走了。

    “快点,给颜夕打电话。”

    颜盛宇没有办法,只好给颜夕打了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了,颜夕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哥。”

    “颜夕,你现在在哪里?”颜安邦迫不及待地问道。

    颜夕听到这个声音,就要挂电话,“颜夕,你先不要挂电话,告诉爸爸,你现在在哪里,跟谁在起?”他的声音很急切。

    颜夕微愣,下意识地说道,“我在学校食堂,正在和同学吃午饭。”

    “那就好,那就好!”颜安邦的神情顿时就松懈了,庆幸地说道,“颜夕,没事了,你继续跟同学吃饭吧。”

    颜安邦知道颜夕没事,神经瞬间放松,才发觉自己身上的疼痛,脸色都白了,颜盛宇见状,虽然想知道颜安邦为什么刚醒来就要找颜夕,但还是先给他去找医生。

    有几处伤口因为他刚刚的动作已经裂开了,医生给他重新包扎了下,颜盛宇见他没事了就打算离开。

    “盛宇。”颜安邦喊了声,颜盛宇的脚步微顿,却没有回头,“既然没事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盛宇。”这次开口的是钟子。

    “你走不走,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了。”颜盛宇淡淡开口。

    钟子为难地看了眼颜盛宇的背影,又看了眼颜安邦,颜安邦已经猜到了她是谁,温和地笑笑,摆摆手,示意她去吧。

    “那叔叔,我们就先走了,我已经给你请了护工,我们有空再来看你。”钟子匆匆说了句,而颜盛宇此时已经走出了病房。

    “好,赶紧走吧。”颜安邦笑着说道,只是语气里透着虚弱。

    钟子不放心地看了眼颜安邦,终究还是去追颜盛宇了,颜盛宇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走廊里,低着头看着地面,钟子走到他的身边,“盛宇。”

    颜盛宇面无表情,“走吧。”

    只是刚走到电梯口,就碰见了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颜盛宇的脚步顿,看了眼警察去的方向,似乎是颜安邦的病房,他对着钟子说了句,“你先下去等我。”然后个转身,跟了上去。

    钟子没有跟上去,而是进了电梯。

    警察确实就是来找颜安邦的,差点发生了命案,警察不可能不来了解情况。

    颜盛宇走到病房门口,却没有进去,而是断断续续地听着里面的问话,直到警察出来,警察已经认识他了,知道他是颜安邦的儿子,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盛宇,你怎么回来了?”颜安邦看着去而复返的颜盛宇,有些奇怪。

    颜盛宇冷冷地看着颜安邦,“为什么要说谎?”

    颜安邦微愣,似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我猜的没错,来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入室抢劫的,而是秦妍吧?你到现在还在包庇她?”颜盛宇的眼透着失望。

    颜安邦知道他是误会了,“盛宇,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你告诉我?你是想说来的人不是秦妍?我回去看过了,家里的财物点都没少,而客厅的地上却有这个。”他从口袋里拿出样东西。

    颜安邦看去,是枚耳钉,这个耳钉经常看秦妍带着,是秦妍最喜欢的对。

    “来的人是秦妍。”颜安邦承认。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对警察说谎?”颜盛宇厉声质问,“你跟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重伤垂死,是她干的是不是?而你竟然到了现在还想包庇她!”

    “不是这样的,盛宇,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那是怎样,你告诉我。”颜盛宇定定地看着颜安邦。

    颜安邦忽然语塞,要跟怎么跟颜盛宇解释秦妍的事情,难道说自己被秦妍欺骗,害死了自己的女儿还有妻子,让自己另个女儿也受到了伤害吗?

    还是告诉颜盛宇秦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让他离得远点?

    但无论是哪种,颜盛宇要是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的事情都跟秦妍有关,势必会去找秦妍,找不到倒是还好,要是找到了,恐怕危险的就是颜盛宇了。

    颜盛宇冷笑,“你对她可真是真爱,她都将你伤成这个样子了,你竟然还舍不得她。呵呵,好,非常好,那你就继续跟你的真爱起过吧。”

    颜盛宇怒气冲冲地走了,颜安邦没有挽留,现在留在他的身边才是最危险的,远离他,秦妍就不会注意到他的孩子了,这样颜盛宇和颜夕反而是安全的。

    颜安邦躺在床上,知道颜夕没事,没有落入秦妍的手,忍不住笑了。

    他想给沈清澜打个电话,找了圈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正好个护士进来给他换药,他就向护士借了个手机。

    沈清澜正在和傅靖婷确认最后的宾客名单,看到南城的陌生号码,站了起来,走到边接电话。

    “是我,沈清澜。”

    “我是颜安邦。”颜安邦的声音还有些虚弱。

    “你醒了就好。”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这次是大难不死,秦妍呢?你们抓到她了吗?”颜安邦问道。

    那天他被秦妍刺激得失去了理智,本想将秦妍解决了的,谁知却被秦妍躲过去了,猝不及防之下被秦妍踢伤了下体,还没等他疼痛缓和过来,就进来了个男人,对着他就是顿拳打脚踢。

    他的身上好几根肋骨就是被那个男人打断的,秦妍命令那个杀了他,却被刚好出现的金恩熙和伊登给救下了。

    只是那个男人的那枪虽然没有落在他的脑袋上,却也打在了他的要害处。要不是送医院抢救及时,恐怕他当时就死了。

    “没有,被她给逃了。”沈清澜说道,“你们那天到底发生了事?”

    颜安邦对沈清澜没有任何的隐瞒,五十地全都说了。

    沈清澜听完,什么都没说,颜安邦继续说道,“沈小姐,我求你件事,求你保护颜夕和盛宇,我担心秦妍会对他们下手。”

    “好。”沈清澜答应了,就算是颜安邦不说,她也会保护好颜夕。

    “谢谢沈小姐,秦妍的目的是颜家和沈家,所以她的下个目标肯定是沈家,你和你的家人要小心些。”

    沈清澜嘴角轻勾,“她现在自顾不暇了。”她没有具体解释,有些事情颜安邦不需要知道。

    颜安邦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很快就挂了电话。从颜安邦这里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沈清澜倒是点都不失望。

    不过前两天她倒是从艾伦那里得到了个有趣的消息,想到这里,她给伊登打了电话,“伊登,那种病毒你研究地怎么样了?”

    伊登还在实验室呢,“正在研究,安,这种病毒很奇怪,常态下很稳定,看着也没有什么很强的致命性,但是旦触碰到活体血液,却会很快变异出其他形态。”他看了眼实验室里那几只死相各异的小白鼠,总共五只,现在只剩下只还活着。

    “安,这种病毒是艾伦给你的?”

    “嗯,艾伦说他将病毒注射进了秦妍的身体,你觉得秦妍会如何?”

    伊登皱眉,“这个不好说,这种病毒我从来没有见过,是艾伦身边的那个医生研究出来的吗?他在人体上实验过吗?”

    “他也不清楚,秦妍是第个活体实验体。”

    “唔,那就难以判断了,毕竟动物的身体结构和人类还是有区别的,想要知道结果,还是要看到本人才行,不过不管是哪种反应,秦妍都讨不了好,恐怕她现在已经没时间来算计我们了。”伊登说到这里,有些幸灾乐祸,他突然很想知道,往秦妍的体内注射不明病毒的主意是谁出的。

    知道秦妍没时间来搅局,沈清澜也就放心了,傅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和安安的百天宴马上就要到了,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既然抓不到秦妍,让她受些痛苦也是好的,毕竟让她干脆地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而此时,在座荒岛上,正传来女人撕心裂肺地惨叫,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满地打滚。她的嘴里不断地发出惨叫,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液给浸湿了,可是她的手却不断地在身上抓挠着。这个女人不是秦妍又是谁。

    “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秦妍怒吼,眼睛里闪着嗜血的光。

    男人原本是沉默地站在边的,听到秦妍的话,立即伸手提起个穿着白大褂男人的衣领,“问你呢,研究了这么多天,想到医治夫人的办法了吗?”

    被拎着的医生神情恐惧,手脚发抖,他们都是这两天被抓到这里来的,刚来就被逼着研究这个女人身上的病毒,天没有结果,这帮恶魔就杀个人,他们已经眼睁睁看着三个人被杀了,尸体被扔进海里。

    医生抖着手,“我们正在研究,但是这种病毒很罕见,我们也是第次见,想要研究透需要时间啊。”

    其他几个医生齐齐点头,大概是害怕被杀,其个大着胆子说道,“我们研究了好几天,虽然没有研究出来解决方法,但是却找到了缓解疼痛的方法。”

    “那还不快去拿来。”男人怒吼。

    说话的医生连滚带爬地跑出去,很快又进来,手里拿着管针管,毫不犹豫地往秦妍的身上扎去。

    过了好会儿,秦妍才渐渐安静下来,她冷冷地看着这帮医生,“这个药的药效有多久?”

    “四个小时。”医生说道。

    “那你们现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去研究解药。”秦妍的声音阴冷。

    “马上去,马上就去。”几个医生如蒙大赦,急急忙忙离开了这里。

    这座荒岛是秦妍的另个基地,因为面积小,装备也不齐全,所以基本没有来过,这次被艾伦这么逼,原先的基地已经被毁了,人手也损失的七七,只能先来到这里。

    只是到了这里两天以后,秦妍就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刚开始,身上只是轻微发痒,她还以为是到了个新环境,水土不服,谁知道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更奇怪的是,身上的皮肤看着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的过敏的现象,但就是奇痒无比,这种痒跟平时被蚊子叮咬的痒不同,它像是从皮肤里面散发出来的。

    秦妍开始还能忍,但是越忍,那种痒就越强烈,这样的感觉即将都要将她给逼疯了,实在忍不了了,她就伸手去抓,身上原本的伤口都被她给抓裂了,可她却像是毫无所觉般,直到浑身鲜血淋漓了才会感觉舒服些。

    “这帮废物没用,再去找些有用的来。”秦妍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毛巾,随意地擦了擦脸上的汗,冷声说道。

    男人垂眸,尽量不去看她几乎裸露的身体,“夫人,这已经是最好的几个研究病毒的专家了。”

    秦妍眼睛微眯,“最好的?”

    男人被她冰寒的眼神盯着,心底发毛,硬着头皮说道,“是的,夫人。”

    “哼,帮废物,狗屁的专家,连个病毒的解药都研究不出来,就该统统扔出去喂鲨鱼。”秦妍神情恼怒,只是这怒,身上似乎又开始发痒了,她连忙压制住自己的怒气。

    而接下去几天,秦妍几乎都沉浸这样的仿佛钻进了骨头缝里的痒,她的叫喊声回荡在整座小岛的半空上。

    “啊!”秦妍受不了身上的痒,抢过男人手里的匕首就往身上扎去,男人始料不及,根本来不及阻止,腿上骤然地疼痛压制住了痒,让秦妍舒服地喟叹了声。

    她看向男人,男人被她的眼神盯着,心凛。

    “拿鞭子打我。”秦妍冷声开口。

    男人愣神,秦妍再次冷声说道,“我让你拿鞭子打我!”

    男人被秦妍的眼神吓得愣,随即反应过来,去找了根鞭子。

    “快点。”秦妍催促。

    男人的手挥,鞭子落在秦妍的身上,秦妍眼底的冷意更浓,“没吃饭吧,用力!”

    男人心狠,鞭子狠狠地落在了秦妍的身上,“啊。”秦妍发出声惨叫,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享受,“继续。”

    男人闭了闭眼,鞭子下又下地落在了秦妍的身上,秦妍疼的满地打滚,但是身上的痒却渐渐消失,她笑了,“艾伦,沈清澜,你们给我等着,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今天受的,日后我定要加倍讨回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楼北的《军恋之薄少别装》

    表面高冷内心自恋的戚明星vs经常性假装正经的薄先森,1v1。

    这是个老司机与老油条互相勾搭的故事,也是个套路与反套路的故事。

    **

    次醉酒之后,众人十分好奇为什么戚明星能够把清冷禁欲的薄爷给俘获了,于是纷纷凑上去问。

    “为什么就相她了?”薄爷微微眯着眸,喃喃道:“因为她足够好,是我第眼望去就下定决心要共度生的人……”

    本甜宠无下限,男女主双c,略诙谐,各位看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