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傅爷是行走的荷尔蒙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微微笑,“好,你今天先跟妈妈回家。”

    昊昊恋恋不舍地看着安安,明显是想留下,但是裴宁还是将儿子给带走了。

    沈清澜想起昊昊的眼神,眼睛里都是笑意,看着咬着奶嘴毫无所知的儿子,轻笑,“哥哥因为舍不得你都哭了,你个小没良心看都不看人家眼。”

    安安听不懂妈妈在说什么,看见妈妈在朝自己笑,伸出小手,想让妈妈抱,沈清澜只是看着,没有伸手,安安见你沈清澜迟迟不抱,也不哭,收回手,继续咬着奶嘴,这是他这几天的新玩具,他感兴趣的很,给他个奶嘴,他能安静的玩上半天。

    于晓萱还没走,今天她都没有机会跟安安好好相处,哪里舍得走,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凑到安安的面前,心肝宝贝地叫着,只是安安小朋友看都没看干妈眼。

    “安安啊,干妈这么想你,你却不理我。我好伤心啊。”于晓萱握着安安的小手,在那里跟某位个月大的婴儿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之苦。

    沈清澜也不理会她神经质的样子,整理着今天收到的礼物,大部分都是给安安的。

    沈清澜拿起其的两个快递盒子,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微微笑,将快递给拆了,是金恩熙他们几个寄来的,今天伊登来了,这两个快递是金恩熙和茜丝莉的。

    拆开盒子,金恩熙送的是双小鞋子,茜丝莉和安德烈送的是套小衣服。

    沈清澜将东西给收好,赵姨走了进来,“清澜,刚才门口门口的警卫兵说这两个快递是送给你的。

    “谁的?”

    赵姨摇头,“份是从国外寄来的,还有份没有写联系人,警卫说是个小孩子送来的,放下就走了,他们看上面是你的名字就起拿来了。”

    沈清澜拿过来看了眼,拿起那个没有署名的盒子,拆开,里面是又是个盒子,盒子套盒子,她共开了五个盒子,才拿起了最后的个盒子,里面是个牛皮纸袋,她拿起来,牛皮纸袋里是份件,上面记录的都是她在魔鬼基地的情况,附带的还有几张照片。

    她的神情微变,看了眼于晓萱的方向,见她正和安安玩的嗨,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心松了口气,将东西给收好,放进了床头柜的最底层抽屉里。

    这份东西是谁寄的,结果显而易见,沈清澜不知道艾伦寄这份快递的目的是什么,只是看着那个套着个的盒子有些发愣。

    她的视线看向了另个快递,犹豫了下,将快递给拆了,个很普通的盒子,装着对金镯子,附带的还有张卡片。

    “宝宝很可爱,希望他能永远这么可爱,健康成长。”署名是秦妍。

    沈清澜的眼神微冷,看着手镯很久没有说话。

    “清澜,你发什么呆呢?”于晓萱回头,看见她这个样子,开口问道。

    沈清澜回神,摇头,“没事,刚才走神了,你跟我说了什么?”

    “我没说什么,就是看你在发呆,就叫你声。”

    沈清澜哦了声,随手将那对金镯子扔在边,继续整理礼物,将他们分门别类放好。

    “清澜,你的电话响了。”于晓萱冲着衣帽间里的沈清澜喊了声,沈清澜出来,看了眼号码。

    “你先帮我看着安安,我接个电话。”沈清澜说了句,转身去了阳台,顺便将阳台门关上了。

    确保不会有其他人听到,沈清澜才低声开口,“艾伦。”

    电话那端传来嘶哑的笑声,“小七,我还没说话你就知道是我了,这是不是说明我俩太心有灵犀了,唔,你是想我了对不对?”

    “艾伦,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七,不要这么防备我,我不想干什么,也不会对你干什么,你应该知道,我要是真的想对你做些什么,你现在早就不在京城了。”艾伦淡淡开口,无人看到他说这话时,眼底涌现的悲伤。

    沈清澜沉默,这个事实她自然清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尽管艾伦之前对付伊登和金恩熙他们,她才没有回报回去。

    “我送你的礼物你收到了吧?”艾伦问道。

    沈清澜闻言,想起了那份资料,“那份资料是你寄的?”

    “是我,这是我送给你孩子的满月礼物,虽然我很讨厌这个孩子的父亲,也厌恶他的身上流淌着另半其他男人的血液,但是这毕竟是你的孩子,他满月,我这个做叔叔的,总要送点礼物的。这份资料是我手里唯的份,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份,现在都已经给你了,你想毁了还是留着,决定权都在你。”

    “为什么?”沈清澜压低了声音,“你当初留着这份资料应该就是为了威胁我的,现在又将它给我,目的是什么?”

    “唔,我的小七就是聪明,那你倒是猜猜我的目的是什么。”艾伦好整以暇地说道。

    沈清澜沉默会儿,沉声开口,“艾伦,不要再来招惹我,你要是继续逼我,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你要是以为我的身份被人知道了,我走投无路之下会回到你的身边,那你就错了,如果真的有那么天,我宁愿鱼死破。”

    她的眼睛里带着决绝与狠意,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艾伦的呼吸滞,很快轻笑出声,“哈哈,小七,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为是我太爱你了,所以打算成全你呢?”

    “你若是真的想成全我,当初你就不会和King起追杀傅衡逸。”沈清澜冷声说道。

    “对于那件事我并不后悔,要是以后还有机会,小七,相信我,我还是会想办法杀了傅衡逸,这个世界上我最恨的人,他绝对排第。”

    “艾伦,我也可以告诉你,你要是敢再动他次,我就跟你鱼死破。”

    “好啊,小七,能跟你死在起,我很乐意。”艾伦说的满不在乎。

    沈清澜的眼神很冷,要是艾伦此刻站在她的面前,她会毫不犹豫地向他举起Q。

    艾伦玩笑的口吻收,忽然认真地说道,“小七,不管你信不信,这份资料我当初留着,只是为了纪念。现在寄给你,也是为了成全,我爱你,从你七岁时从试炼场里出来,明明已经剩下了最后的口气,却偏偏倔强地不肯向我求救的那刻起,我就被你的眼神吸引了,小七,我是路看着你成长的,你是我最满意的作品,要是我最大的骄傲,你现在既然自由了,就继续自由吧。”

    艾伦顿了顿,轻声叹息声,“真是不甘心呢,看着你在眼光下微笑的样子,而我却还在黑暗行走,小七,以后千万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忍不住想毁了你。”

    电话被挂断,沈清澜眼底的冷意还来不及消融就被艾伦的话震惊地呆愣在原地。

    过了许久,久到她的腿都麻了,她才平复了心情走进了卧室。

    安安已经玩累了睡着了,于晓萱坐在边,也是哈欠连连,“清澜,你打电话怎么打了这么久?”

    “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就多聊了几句,你要是困了,我带你去旁边的客房休息下?”

    于晓萱摇头,“不用,我等下就走了,安安真的好乖啊,你离开这么就他都不哭,就自己玩儿,玩儿累了就睡了,要是以后我的孩子也能这么乖就好了。”

    “那是你没见过他闹的样子。”沈清澜嗔笑着说句。

    等韩奕和于晓萱离开了,傅衡逸才进来,沈清澜将那份资料递给傅衡逸,知道他已经看过,沈清澜也不想隐瞒他。

    “艾伦还说了什么?”傅衡逸沉声问道。

    沈清澜将艾伦的话的意思跟傅衡逸复述了遍,傅衡逸眸色沉沉,“这件事你不用管,交给我就好。”

    “不行,傅衡逸,他的目标从来都是你,他不会伤了我,但是却想你死。”沈清澜不放心,艾伦的性子阴晴不定,他说的话更是没有几句可以相信的,他今天说成全,也许明天就会有人冲到她的面前要傅衡逸的命。

    傅衡逸轻笑,低头看着沈清澜,“不要担心,你老公我没有那么废物,即便是艾伦本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是不惧的。”

    沈清澜闻言,定定地看着傅衡逸,眼神透着打量和好奇。

    “不信?”

    “不是,傅衡逸,等你的腿好了,我们切磋次吧,不留手那种。”沈清澜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但是她毕竟不是受过常规训练的人,而傅衡逸就不样了,他是经过最正统的学习和训练的,实战经验更是不比她少,她直都对他的身手保持着分好奇心。

    傅衡逸挑眉,“你这是让我跟你动手?”

    “不是动手。”沈清澜纠正他,“是切磋,或者你可以理解我向你挑战。”

    “那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好吧,老婆的要求自己还是要听从的,大不了到时候自己放点水就是了,“不过不能是在家里,要是被爷爷看到了,估计我要被赶出家门了。”

    沈清澜点点头,大概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加了句,“不能对我放水,你要是敢放水被我发现,你就给我睡个月书房。”

    傅衡逸的眼神微闪,“好,答应你。”

    第二天,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知道她在跟丹尼尔度假,顺便问了句关于秦妍的消息。

    “据说是在R国,但是真假无法确认,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亲自去趟R国。”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没有将秦妍给她寄东西的时候告诉金恩熙,不然按照金恩熙的性子,她定会跑去R国,“不用去,这段时间她应该都不会出来了。”

    金恩熙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为什么?”

    “你听我的就是了,好好享受你的假期吧。”沈清澜说道。

    挂了电话,沈清澜又给颜安邦打了电话,就是询问秦妍的事情,果然秦妍没有在南城出现。

    “你手上有秦妍的笔记吗?或者是她写的几个字都行。”沈清澜忽然问道。

    “什么?”颜安邦没有反应过来。

    “我收到了张卡片,上面的署名是秦妍,我想知道是不是她亲手写的。”沈清澜解释。

    “要是方便的话,请将那个拍个照发我看看,我认识她的笔迹。”

    沈清澜将卡片拿出来,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颜安邦,颜安邦看完之后,肯定地说道,“这不是她写的。”沈清澜眼底露出抹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开始猜测秦妍已经到了京城,但是后来仔细想,按照秦妍蛰伏多年的谨慎,绝对不会在这个风口浪尖出现在众人的视线,最大的可能是京城有她的眼线,直在关注着他们的动态。而她自己则像是只生活在阴沟里的老鼠般,躲在黑暗不敢露面。

    沈清澜的眼底浮现抹冷意,她现在找不到秦妍没关系,有本事秦妍就躲辈子,只要她本人敢出现,她就叫她有来无回。

    至于R国的那个,呵呵,十有九是个冒牌货,根本就不需要去查探。

    “秦妍暂时不会出现了。”沈清澜淡淡开口,短时间里,她绝对不会出现。

    而此刻的秦妍确实不敢出现,正躲在太平洋的座私人岛屿上,这座岛屿很小,甚至都没有出现在卫星地图上,但是岛上的环境却很美,她躺在海边,享受着阳光与沙滩的美妙。

    个年男人走了过来,在距离她米的地方停下来,“夫人,我们没有找到卡尔先生的墓地,我们的人也有盯着艾伦,但是从来没有见他去看过,是否需要继续找?”

    秦妍的神情冷,“真是废物,这么久了,就连个人的墓地都找不到,我真的很怀疑,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男人垂眸,听着秦妍的话神情不变,显然是已经习惯了,等秦妍说完了,才继续说道,“我们在找的过程被艾伦给发现了,艾伦说让您不要再白费力气,您是找不到的。”

    秦妍的脸彻底黑了,她冷冷地看着男人,“让你找个墓地都找不到,还被人给发现了,你怎么不死在那里,还回来干什么??”

    男人沉默。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在找什么,那么就不用躲躲藏藏了,给我光明正大地找,他不是说我找不到吗,我还真就不信了。”

    男人应了声,随后在秦妍想要杀人的目光退了的下去。

    秦妍冷着脸,心的怒气不散,这段时间,她的精力都在找卡尔的骨灰上,艾伦多次用卡尔的骨灰威胁她,她受够了这种被人桎梏的日子,要是没有了卡尔的骨灰,那么艾伦就没有了威胁她的筹码。

    虽然以前她也多次找寻过,但是直都没找到,投入的人手也不多,这次她是下了狠心,几乎将能用的人都派出去了,必须找到,而在找到卡尔的骨灰前,她暂时没有心思做别的,这次给沈清澜寄个礼物也是心血来潮。

    至于许诺死的那段视频,秦妍倒是看到了,在R国假扮她的属下已经将视频发给她看过,可是即便是看到许诺惨死,秦妍的心也掀不起丝毫的波动,除了被画面的血腥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之外,她的情绪丝毫没有种叫做悲伤的东西。

    且不说秦妍因为找到爱人的骨灰如何的气恼,Y国某城堡。

    艾伦挂了电话,视线落在窗外,彼得进来给他上药。

    这段时间艾伦的腿伤突然复发了,每天都在剔骨般的疼痛度过,更不要说站起来了。彼得在他的面前蹲下,给他的腿上注射着药剂,然后拿出了管软膏,轻轻地涂抹在他的腿上。

    “艾伦,这段时间你消停点,好好养养伤,至于烟酒这些东西能不碰就不要碰吧。”

    “你这是在管我?”艾伦沉着脸。

    彼得无奈,“我不是管你,是在劝你,你要是想多活几年,好好看着沈清澜,你就听我的话,当然,你要是想早点去见上帝,我也不反对。”

    艾伦沉默了会儿,面无表情地说了句,“知道了。”

    彼得知道他这是听进去了,无奈的同时也在心底叹息,这个沈清澜对艾伦的影响太大了。

    “你腿现在对疼痛的感觉已经不够敏锐了,艾伦,这并不是件好事。”彼得直观察着艾伦的反应,往常这时候,艾伦已经开始疼的满地打滚了,但是这两天他只是咬牙就撑过去了。

    “这是你应该负责的事情。”艾伦说的满不在乎,现在他对自己的腿已经没有那么在乎了,当初急着站起来,是想去京城将沈清澜给夺回来,现在,看着沈清澜幸福的样子,他忽然不忍心去破坏她脸上的笑容。

    罢了,反正自己现在就是个废人,便是将沈清澜抢回来又能怎样,她是那么耀眼的存在,这样的自己与其站在她的身边,不如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她,哪怕只是眼也好。

    “彼得,你说我是不是挺傻的?”艾伦忽然幽幽开口,吓了彼得跳,他惊恐地看向艾伦,“你想干啥?”

    看着彼得像是看精神病患者样的眼神,艾伦的脸色黑,“收起你脑的想法,除非你想去海里喂鲨鱼。”

    彼得轻轻舒了口气,“唔,这才是我认识的艾伦,刚才那样伤春悲秋的你真是太不像你了。”

    “你可以闭嘴了。”艾伦冷冷地说了句。

    彼得笑笑,继续给艾伦擦着药,艾伦的额头已经慢慢沁出了汗珠,脸色发白,这是疼的。

    彼得看到他这个样子,只能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管家进来的时候,艾伦的治疗已经结束了,他的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样,衣服已经全湿了,他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养神。

    管家站在边静静地不说话。

    半个小时以后,艾伦才睁开了眼睛,“说吧。”

    管家恭敬地将几张照片递给艾伦,“少爷,这是最新的照片。”

    艾伦眼睛微亮,接过照片,张张仔仔细细地看着,都是沈清澜的照片,看样子都是今天拍的,沈清澜穿着袭连衣裙,怀里抱着个奶娃娃。

    “这就是她的孩子吗?”艾伦轻声问道。

    “是的。”

    艾伦盯着宝宝看,温柔了眉眼,“这个孩子的眼睛长得跟小七真像,我记得小七刚来的时候,眼睛也是这样的,大大的,圆圆的,黑亮黑亮,很清澈,你眼就能望到底。”唯不同的大概就是当时沈清澜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像是只受惊的小鹿。

    “哼。”艾伦忽然冷哼声,“长得全部像小七不好吗,非要像那个男人干嘛。”

    管家:......

    人家孩子会长,专挑父母的优点长,这还有错了?

    艾伦发现了安安小朋友与傅衡逸相似的地方,盯着照片那叫个咬牙切齿,但是在看到与沈清澜相似的地方时,就会笑得格外的温柔。

    管家站在边当空气,纯当自己没看到艾伦这犹如神经病般的表现。

    “他叫什么名字?”

    “小名安安,大名是傅宸轩。”管家回答。

    “安安,好名字。”艾伦咀嚼着这两个字,完全无视了管家的后半句话。

    “还有什么事情?”见管家没走,艾伦问道,眼睛却看着照片上的沈清澜。

    “秦妍还在找先生的骨灰。”

    “哼。”艾伦冷哼,“还真是够执着的,她既然想找就让她找,顺便给我查查她到底在哪里,找到了就带回来,我的宝贝们都饿了。”

    “是,少爷,但是现在秦妍的身边有不少的人,想要查到她的踪迹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找到了,想要将她带回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惜切代价。”艾伦阴冷地说道。

    “是,我现在马上吩咐下去。”管家离开。

    艾伦摩挲着手上的枚戒指,眼底的冷意弥漫,“我的好父亲,听到了吗,你的心肝宝贝在找你呢。”这话是对他手上的戒指说的。

    秦妍就是死也想不到,艾伦竟然将自己父亲的骨灰做成了枚戒指,戴在自己的手上,而这枚戒指曾经在秦妍的面前出现过无数次。

    就是不知道当有天,秦妍知道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竟然近在咫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艾伦想到这个,就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太有趣了,你说是不是,我的父亲。”

    **************

    京城。

    距离安安满月已经过去了个月的时间,正如沈清澜所预料的那样,秦妍并没有出现,也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梁家的日子却很不平静,安妮已经失踪了两个月多了,梁光建找不到自己的女儿,警察那边又咬定了她是畏罪潜逃,他是焦头烂额,每天都在想着找女儿,就连公司的业绩都下滑了,可是他却顾不上这些。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安妮是被绑架了,但过了这么久,也没有接到绑匪的电话,要说是被人打击报复,故意囚禁,那么沈家和傅家的可能性更大,可是从警察那边又可以知道,沈家和傅家直在关注案件的发展。

    无论怎么想,都有解释不合理的地方,梁光建愁的连头发都白了。

    当警察再次上门的时候,梁光建连门都没开,直接让阿姨将警察轰了出去,这帮混账警察,不帮他找女儿就算了,竟然整天盯着他,觉得他是在包庇安妮,故意将安妮藏起来了。

    直配合的人现在态度忽然转变,更让警察觉得梁光建是在替自己的女儿隐瞒行踪,对他的跟踪监控越发紧密。

    而沈清澜得到这个消息,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要撤诉,时间才过去了这么点,要是现在撤诉,也太让人怀疑了,毕竟当初他们的态度是很坚决的。

    只是她现在也不知道安妮的情况,是死是活,都不清楚,自从人被艾伦带走了之后她就没有了任何关于安妮的消息。

    不过想想也知道人被艾伦带走了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或许还不如直接死了比较好,但是沈清澜的心里却升不起丝毫的恻隐之心,她从来不是圣母,有人试图伤害她的孩子,就算是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她也不会放那个人。

    虽然已经出了月子,但是这个月里沈清澜也都待在家里。茶馆的事情已经完全交给了傅靖婷,沈清澜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过问了,而关于雪梨市画展的事情,丹尼尔也全权负责了,所以她现在彻底成了个无所事事的闲人。

    沈清澜看着儿子粉嫩嫩的小脸,伸手捏了捏,安安小朋友在吃饱了不困的情况下脾气很好,就算被妈妈捏着小脸也不生气,还冲着沈清澜笑,露出粉嫩的牙床。

    沈清澜宠溺地笑笑,“这么蠢,也不知道像谁。”

    安安小朋友没有听懂妈妈的话,伸展着小手小脚,现在他是越发活泼了,每天都会自己动动手,动动脚。

    见他自己玩的欢快,沈清澜随手拿了本书,坐在儿子的小床边,给儿子念着书上的内容,是个童话故事,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抽点时间出来给安安将故事,或者是放段舒缓的音乐。

    等沈清澜停下的时候,安安已经睡着了,沈清澜低头看了眼儿子,轻笑,“每次给你讲故事你就睡觉,你是有多不爱学习呀,以后长大了该不会是个学渣吧?那妈妈可要打你屁屁了知道吗?”

    安安小朋友睡得浑然忘我,小手握成小拳头放在头顶两侧,像是举手投降。

    室内开了空调,沈清澜将温度调高些,给安安盖好被子,确保他不会着凉,这才进画室拿了工具出来,摆在卧室里开始画画。

    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画了,刚才见到安安睡觉的样子,忽然很想拿起画笔,她向是个行动派了,这么想了,也就做了。

    傅衡逸今天有事去了趟部队,他的腿伤已经好了,但是因为之前又请假了个月假期,所以至今还呆在家里,只是上面的领导却不想他这么闲着,时不时会让他去军区趟。

    他进来的时候沈清澜的画已经完成了大半,沈清澜看了他眼,冲着他笑笑,继续低头画画,傅衡逸走过去帮沈清澜调色。

    有了傅衡逸的帮助,沈清澜的速度快了很多,赶在安安醒来之前完成了画作。

    傅衡逸负责收拾东西,沈清澜去将手洗干净,看见傅衡逸的脸上竟然不小心沾染了颜料,眼睛里闪过丝笑意,走进浴室拿了条毛巾出来。

    “傅衡逸,低头。”

    傅衡逸微微俯身,配合着她的身高,给傅衡逸的脸擦干净,确定他的脸上没有颜料了,这才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好了,帅气!”

    傅衡逸魅惑笑,“看着这么帅气的老公,你就没有什么想做的?”

    沈清澜默默移开目光,幽幽来了句,“傅衡逸,同样的招数用多了就没用了。”

    傅衡逸闻言,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靠近了步,在她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真的没用了?”说完,还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

    感受到耳朵上的湿意,沈清澜的身子就是软,禁/欲了几个月,不止是傅衡逸的身子变得十分敏感,就连她自己也是。

    沈清澜的脸有些黑了,抬起自己手在傅衡逸的眼前晃了晃,“傅衡逸,我的手还酸着呢。”

    傅衡逸伸手握住沈清澜的手,放在嘴边,根手指根手指地吻了过去,眼睛却盯着沈清澜,“老婆,辛苦了。”声音低沉磁性,带着无尽的魅惑。

    这个死男人,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她,现在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要不是她的定力强,恐怕就被他给诱惑了。

    沈清澜淡定地抽回手,淡淡开口,“我是挺辛苦的,白天哄小的,晚上哄大的。”

    傅衡逸闻言,闷笑,笑意回荡在胸腔里,“老婆,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沈清澜呵呵笑,转身进了浴室,傅衡逸摸摸鼻子,看着浴室里沈清澜窈窕的背影,眼睛里的笑意更浓。

    “对了,你明天在家里吗?”沈清澜问道。

    “在家。”

    “那明天你带孩子吧,我出去下,大概两个小时就回来,方彤从国外回来了,我和晓萱约了她吃饭。”

    “行。”傅衡逸没有意见。

    “到时候我会将奶先挤好,安安饿了,你喂他就行。”

    “嗯,不用急着回来,你就跟他们出去好好聚聚,小姐妹之间多说说话。”

    “你个人带孩子没问题?”沈清澜挑眉。

    “就是个小奶娃而已,能有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去吧。而且家里还有赵姨和爷爷呢,实在不行,我就将妈叫过来。”傅衡逸拍着胸脯保证,沈清澜已经闷在家里两个月了,就连大院的门都没出过,整天就是围着孩子转,再不出去走走,傅衡逸都担心她会闷出病来。

    第二天,沈清澜给安安喂饱了之后,又将奶挤在奶瓶里,放好,确定这个量够安安吃了,就出门了。

    “你真的没问题吗?”沈清澜有些不放心。

    傅衡逸笑,伸手给她理了理微乱的头发,“没问题,去吧,晚上再回来也没有关系。”

    “我吃完饭就回来。”沈清澜说到,真的离开下午,她自己都不放心。

    到了约定的地点,方彤和于晓萱已经到了,于晓萱的小腹微凸,但是跟她的肚子相比,变化更大的是她的脸,圆了圈,倒是跟她没进演艺圈之前更像了。

    “清澜,好久不见。”方彤微笑,张开双手。

    沈清澜给了方彤个拥抱。

    “这是我给安安准备的礼物。”方彤从包里拿出个盒子。

    沈清澜挑眉,“你不是送过了?”安安满月的时候方彤虽然没能赶回来,但是礼物却是提前寄到了。

    “那是满月里,这是我回来的礼物,不样的。”

    沈清澜倒是没跟方彤客气,将东西收下了,“你这次回来几天?”

    “三天,三天后就要回到M国去,这次回来也是为了汇报工作的。”方彤说道,要不是之前跟进的那个大项目现在已经稳定了,她还没有时间回来。

    “哎,你们两个不要光顾着聊工作啊,我很无聊哎。”于晓萱抗议。

    “于晓萱,你看看你,再看看清澜,你这是养膘去了吗?”方彤开口就给了于晓萱个暴击。

    于晓萱龇牙,“方彤,你信不信我咬死你。”

    转头看向沈清澜,委屈巴巴,“清澜,你看她,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

    沈清澜微笑,“好了,别闹了,晓萱,你最近的胃口是不是太好了点?”

    “哪有,我现在三餐都是定时定量的,韩奕请了个营养师回来了,我的三餐吃什么我都没有决定权。”说起这个,于晓萱是满肚子苦水,吧啦吧啦,讲述着自己这段时间忍着口腹之欲忍的多辛苦。

    沈清澜和方彤听着,得出个结论,不是于晓萱吃的多,而是体质如此。

    于晓萱对于自己这体质也是绝望了,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没事,你这才是怀孕正常的状态。”

    ------题外话------

    傅爷无时无刻不在撩拨清澜

    PS:今天不定时发红包,你们记得来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