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抢了儿子口粮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宁绍军手上持有的韩氏集团的18%的股份要不是这次的订婚风波,韩奕倒是从来没有想过将它收回来,毕竟平日里这个宁董也是很低调的个人,对韩氏的事情参与的不多,对韩奕的诸多决定也是支持的态度,就是因为这样,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打了韩奕个措手不及。

    而这次可以拿下双城国际的20%的股份,除了运气的成分也是多亏了沈君煜在背后出力。

    韩奕给沈君煜打了电话,“这次的事情谢谢了,兄弟。”

    沈君煜轻笑,“你都说了是兄弟了,就不用这么见外了。”

    “对了,我们几个很久没有起聚聚了,今晚正好有时间,出来聚聚?”韩奕建议。

    沈君煜挑眉,“今晚可是你的新婚之夜,你确定要跟我们帮大老爷们起喝酒聊天?”

    韩奕拍拍脑袋,他差点给忘记了,“那就下次吧,等到顾阳放假回来。”

    而宁绍军回去之后依旧联系不上自己的女儿,不管心里多气怒自己女儿的做法,但是现在络上有很多不利于宁珂的流言,她现在出去走走也好,想通了以后,宁绍军心里的怒气总算是减轻了些。

    但是韩正山却是气得再次进了医院,看到于晓萱晒出的结婚证的照片,还有韩奕求婚的视频,韩正山口气没缓过来就进去了。

    韩奕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却只是让助理去交钱,自己没有出现,他现在出现在医院里,韩正山指不定就直接过去了,到时候韩氏总裁气死亲生父亲的新闻就能成为整个京城的人的饭后谈资。

    韩奕回到家里,刚开门就察觉到了家里的变化,“你布置的?”他看着客厅里的鲜花和气球。

    于晓萱老实地摇头,“不是,是我和阿姨起布置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你觉得怎么样?这可是花了我和阿姨下午的时间布置的。”

    韩奕认真地打量着,点点头,“唔,很不错,我们家丫头是越来越能干了,来,老公奖励你个。”说着,他抱着于晓萱的腰就是个法式热吻,幸亏阿姨已经很有眼色的提前离开了,要不然看见这样的画面多尴尬。

    于晓萱回应着他的吻,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要不是韩奕及时刹车,恐怕就要失火了。

    而关于韩奕和双城国际的千金订婚的消息,也因为双城国际的总裁宁绍军亲自站出来解释清楚了才算是彻底平息了。

    而于晓萱最近除了在家里养胎,就是在忙另件大事,那就是给我们的安安小朋友准备满月的礼物。

    “于晓萱,你能不能消停会儿,坐下来好好休息下。”韩奕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于晓萱,开口说道。

    于晓萱脚步微顿,“不行,后天就是安安的满月了,我东西还没准备齐全呢。”

    “那是你干儿子,又不是你亲儿子,你倒是喜欢得紧。”韩奕撇嘴,这几天于晓萱睁开眼睛第件时就是念叨安安,睡前最后件事也是安安,韩奕被她念的,今天早上签件的时候,名字都写成了安安。

    他现在都记得助理当时诡异的神情。

    “我就是喜欢安安啊,那可是清澜和傅爷的孩子,这孩子真是会长,专挑父母身上的优点长,清澜和傅爷的容貌就够出色的了,安安以后长大了肯定又是枚妖孽。”说起安安,于晓萱的眼睛就放光。

    韩奕脸色微黑,幽幽开口,“他再好看,能有我好看?”

    于晓萱翻白眼,“那能样吗,等安安长大了你都已经是个老头子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韩奕气怒,“于晓萱,你这个花心的女人,才结婚半个月你就嫌弃我了!”

    于晓萱莫名其妙地看了眼韩奕,“你没发烧吧?竟然连个小孩子的醋都吃,再说了,那可是你的未来女婿。”

    “再是小孩子那也是个男……”韩奕的声音戛然而止,定定地看着于晓萱,“你刚才说什么?”

    于晓萱呆,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漏嘴了,呵呵笑,“你听错了,我没说什么。”起身就打算开溜。

    “于晓萱,你敢跑试试。”韩奕咬牙。

    于晓萱脚步顿,“我就是想去厨房喝口水,没打算逃跑。”

    韩奕笑,“我没说你打算跑啊,我就是想让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那是我的未来女婿?”

    于晓萱笑地越发心虚,“那个,韩奕,今天的天气不错,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整天待在家里也是怪无聊的哈。”

    韩奕也跟着笑,“等你说清楚了我们就出去。”

    “说清楚什么呀,韩奕,你这人这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我今天原本带你去吃永春路那家川菜馆的,但是现在看你这意思,是不想吃了,那就算了。”韩奕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开口。

    于晓萱的脚步顿时定在了原地,怎么都不肯挪动步了,“韩奕,我想吃。”她的眼都是垂涎,最近她特别喜欢吃辣,而且是无辣不欢,要不是前两天因为吃得太辣了闹肚子,韩奕也不会禁止她吃。

    天知道她才两天不吃就已经想念那个味道想的快疯了,刚才光是听到了餐厅的名字,她就感觉自己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韩奕看着她微笑,也不说话,于晓萱顿时就明白了,“好嘛好嘛,我告诉你啦,之前我看安安可爱,就跟清澜约定,要是我生的是个女儿,就给她做儿媳妇。”

    “不行。”韩奕毫不犹豫地说道。

    于晓萱瞪大眼,“为什么不行,安安长大了肯定是枚大帅哥,做了女婿我就能天天看到了。”只要想到会有个结合了沈清澜和傅衡逸两个人的优点的小鲜肉叫自己妈妈,于晓萱的心里就止不住地往外冒粉红色的泡泡。

    韩奕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嗤,“于晓萱,趁早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沈清澜和傅衡逸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了肯定就是只老狐狸,他的女儿绝对会被吃的死死的,只要想到那个画面,韩奕就特别的心塞,不行,这件事就是打死傅傅衡逸,他都会同意的。

    “安安多少啊,长得可爱又帅气,绝对是个迷倒千万人的小帅哥,这样的极品却是我们女儿的,想想就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于晓萱眼睛放光,从见到安安的那刻起,她就打了这个主意。

    “好看的男人靠不住。”韩奕说了句。

    于晓萱瞥了他眼,幽幽地说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韩奕语塞,半天憋出句,“我除外的所有的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

    “呵呵,傅爷和沈哥也挺好看的,而且都是好男人。”于晓萱举了眼前最近的两个例子。

    “总是就是不行,晓萱,你听我跟你分析……”吧啦吧啦,韩奕将安安作为自己女婿的十大坏处说了个遍。

    于晓萱听得满脸的黑线,最后得出结论,韩奕就是个女儿控,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的任何的个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好吧,她的女儿估计要孤独终老了,所以为了她的女儿不孤独终老,她早早地定下安安的决定是明智的。

    “我给安安准备的东西还没准备好了,你让让。”于晓萱推开韩奕,继续整理堆了满地的东西。

    两人热火朝天地讨论了半天却忘记了,他们都还不知道于晓萱肚子里的那个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儿。

    安安的满月沈家和傅家都不打算大办,就打算几个亲近的亲戚朋友起吃顿饭就好了。而等到安安百天,正好是傅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就合并在起办了,届时会广邀请朋友,隆重大办。

    于晓萱和韩奕到的时候,傅家已经来了不少人了,沈清澜也终于被允许出房间了,因为这个月被照料的很好,身体恢复的不错,她也不需要坐双月子了。

    为了配合今天的喜庆气氛,沈清澜换上了件浅红色的连衣裙。她的衣柜里以前只有休闲服,后来和傅衡逸结婚以后,傅衡逸很喜欢带她出去逛街买衣服,她的衣柜里才渐渐多了裙装,却依旧很少穿。

    “哇,清澜,你今天真是美极了。”于晓萱看到沈清澜,眼睛忍不住放光,除了结婚的时候,她是第次看见沈清澜穿红色系的衣服,还是件裙子,正是因为没有见过,才更让人觉得惊艳。裙子在腰的位置有跟腰带,勾勒出沈清澜纤细的腰肢。因为是母乳喂养,她的上围大了不少,从侧面看上去,身材更加凹凸有致,与之前相比,当了妈妈之后的沈清澜身上添了种少妇没有的风韵。

    于晓萱啧啧,压低了嗓音,“清澜,我敢保证,傅爷现在肯定更加爱你了。”她要是个男人,看见这样的沈清澜都想扑上去。

    闻言,沈清澜黑线,“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韩奕待久了,你这荤话是张口就来。”

    于晓萱哼哼,“才不是呢,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回头问问你傅爷。不过,清澜,你这个样子可真是让我嫉妒啊。”

    她的眼底满是艳羡,伸手摸摸自己腰间的小赘肉,然后又看看沈清澜的腰,叹气,“清澜,跟你相比,我觉得我更像是个产妇。”

    沈清澜微笑,她生完孩子以后,身材过了没多久就自己恢复了,这个还真是的体质的问题,“其实,我比生孩子之前还是胖了点的。”

    “多少?”

    “两斤。”沈清澜说道,她今天早上才称过体重。

    于晓萱要哭了,“清澜,你还是别安慰我了,你安慰我的心更疼。”

    好吧,沈清澜闭嘴,她就真的不是那么会安慰人的。

    “我干儿子呢?”于晓萱东张西望,却没有看到安安。

    “在爷爷房间里。”傅老爷子想跟曾孙子单独待会儿,沈清澜自然是同意的。

    “那我还是先在你这里待着吧。”外面来的都是傅家和沈家的亲戚,于晓萱都不认识,而顾阳和顾凯又没来,方彤最近也在跟进个很重要的项目,没有时间回来,温兮瑶和沈君煜还没到。

    赵姨进来,给于晓萱和沈清澜端了饮料,于晓萱的是杯牛奶,沈清澜的则是杯清水,“赵姨,怎么我的是牛奶,清澜就是白开水了?”

    “刚才小奕说了,你今天还没喝牛奶,特意让我给你准备的,清澜她不喜欢喝牛奶。”

    原来是韩奕嘱咐的,于晓萱想到这里,眼睛里划过道温暖,“谢谢赵姨。”

    跟牛奶起送进来的是叠小点心,“离开饭还有很长段时间,你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赵姨,你这是太贴心了。”于晓萱笑眯眯,刚才孩子说自己胖的人立刻将手伸向了那叠糕点。

    沈清澜嘴角轻勾。

    “姨姨,我来了,弟弟呢?”裴浩小家伙跑了进来,刚进来就开始找弟弟了。

    沈清澜轻笑,“弟弟在老爷爷的房间里,你自己去找他好不好?”

    裴浩小家伙点点头,“好,姨姨,我给弟弟准备了礼物。”说着,举了举手里的大盒子。

    沈清澜早就看见了他怀里抱着的东西,“是什么?”

    “变形金刚,我让妈妈帮我从国外买回来的,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没用妈妈的钱。”裴浩解释。

    “知道了,昊昊真棒,弟弟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但是弟弟现在还小,还玩不了,等他长大了,姨姨再给他玩。”

    裴浩应了声好,“那姨姨,我先拿去给弟弟看眼,然后你帮弟弟收起来好不好?”

    “好。”

    闻言,裴浩抱着礼物蹬蹬蹬跑了,于晓萱在边看着,对沈清澜说道,“你表姐家的这个孩子真懂事。”

    沈清澜嗯了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单亲的关系,裴浩表现的出来的确实比同龄人懂事多了。

    “清澜,你知道昊昊的爸爸是谁吗?”于晓萱好奇,她是认识裴宁的,那样好的女人和孩子,到底是如何狠心男人的才舍得放弃。

    沈清澜摇头,“不清楚。”这件事恐怕除了裴宁自己,再也没人知道了。

    “宁姐和昊昊这么好,他们都值得更好的。”

    沈清澜笑而不语。

    “清澜,看见昊昊了吗?”说曹操曹操到,刚说到裴宁,人就出现了。

    “昊昊去找爷爷了,表姐,先进来陪我说说话吧。”沈清澜说道。

    裴宁坐下来,看着于晓萱打了声招呼,这才说道,“我车刚停好,这家伙就跑了。”

    “他说要给弟弟送礼物,我就让他到楼上找爷爷了。”沈清澜说道。

    三人在沈清澜的房间里聊天,今天虽然是安安小朋友的满月,但是现在并不需要沈清澜去招呼客人,楚云蓉大早就带着宋嫂过来帮忙了。

    傅老爷子抱着安安进来的时候,身后等着条小尾巴,不是昊昊是谁。

    “清澜,孩子好像是饿了。”傅老爷子说道,沈清澜赶紧站起来将安安抱过来,安安到沈清澜的怀里,头就往她的胸前拱,嘴巴撅起,这就是饿了,沈清澜宠溺笑。

    几人见沈清澜要喂奶,就离开了房间,昊昊不想走,被裴宁给强行拉走了,“妈妈,我要看弟弟。”

    “等下再看,现在弟弟要吃饭了,再不吃饭,弟弟要饿哭了。”裴宁解释。

    “弟弟不跟我们起吃饭吗?”

    “嗯,弟弟还小,他跟你样,是喝奶奶的。”

    房间里,沈清澜看着已经完全长开的小家伙,碰了碰他白白嫩嫩的脸,将衣服给解开,幸好早上挑衣服的时候选的这条裙子可以从侧面拉开,喂奶很方便。

    刚拉开衣服,小家伙就轻车熟路地扑了上来,那急不可耐地样子,活像是被饿了好几天的小狼崽,沈清澜温柔地看着他。

    小家伙边吃奶,边睁着大眼睛看着沈清澜,他已经认识了眼前的女人,每次到了沈清澜的怀里就会特别听话。

    安安现在的胃口比之前好了不少,幸好这段时间楚云蓉和赵姨直在给沈清澜吃下奶的东西,效果不错,沈清澜的奶水多了不少,不然想喂饱安安还真的是有些困难。

    安安现在依旧挑食,除了沈清澜的母乳,奶粉是碰都不碰,旦饿了就会找沈清澜,这时候要是见不到她就会嚎啕大哭,谁哄都没用。

    门被轻轻敲响,“清澜,我进来了。”是傅衡逸的声音。

    沈清澜应了声,傅衡逸推门而入,入目的就是沈清澜白皙的背部。傅衡逸移开目光,走过来看了眼吃的正欢的儿子,心里那个不得劲啊,这明明是独属于自己的领地,现在却被这个小子给抢走了。

    “他吃饱了。”沈清澜说道,低头看,安安已经开始吐泡泡,这是他吃饱后最喜欢玩的游戏。

    傅衡逸俯身将儿子给抱起来,眼底划过抹莹白,眼神微闪,将吃饱喝足的某个小家伙放在边的小床上,沈清澜正在整理衣服呢,道阴影落下来。

    她抬头,与傅衡逸四目相对。

    傅衡逸蹲下来,“老婆,我也饿了。”视线停留在沈清澜的某个部位。

    沈清澜呆,随后反应过来,瞪了傅衡逸眼,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想要离开,傅衡逸的身体却微微往前倾,更靠近了步,手撑在床上,将沈清澜固定在自己和床之间。

    他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左半边嘴角轻勾,勾勒出个邪魅的弧度。

    沈清澜美眸轻闪,被傅衡逸的这个笑晃了神,等反应过来的的时候某人已经含住了安安小朋友的口粮,沈清澜嘤咛声,傅衡逸的身体瞬间起了反应。

    她能清楚地听到傅衡逸吞咽的声音,沈清澜又羞又恼,这个人还真吃啊,傅衡逸放开沈清澜,他的嘴角上还沾着滴汁液,伸出舌头添,眼神邪魅,沈清澜的眼神又闪了闪,移开目光,视线盯着傅衡逸的喉结,这长大好看的男人真是随时随地都在犯规。

    傅衡逸可没有就这么简单地放过沈清澜,低头吻上了她的耳垂,湿湿热热的触觉让沈清澜的身体也很快有了感觉,她轻轻推了推傅衡逸的胸膛,“等下有人进来了。”

    “不会,我将门反锁了。”傅衡逸抽空说了句,继续低头忙活。

    沈清澜继续推,“你儿子还在呢。”

    傅衡逸动作不听,“他自己玩的正嗨,没空理我们。”

    而此时被父亲说到的安安小朋友正睁着那双乌黑圆亮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吃着小手手,脚时不时蹬蹬。

    等到傅衡逸放开沈清澜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傅衡逸抱着沈清澜,“老婆,这日子过得怎么这么慢啊,还要等六十天才满三个月。”

    沈清澜被傅衡逸撩拨得也乱了气息,静静地躺在床上平复着紊乱的呼吸。傅衡逸拥着她,将头埋在她的发间,呼吸间都是沈清澜熟悉的味道。

    傅衡逸闭眼,等到那身体的那波热潮过去了,他才起身,帮沈清澜整理好衣服,只是在看见她脖子上的痕迹的时候,眼神微闪。

    “清澜,你要不要进去化个妆?”傅衡逸好心建议。

    沈清澜疑惑地看向他,见他的视线停留的位置,忽然明白了什么,瞪了他眼,起身走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脖子上的草莓已经被掩盖了,丝毫看不出痕迹。

    沈清澜直接走过去抱起了安安,安安小朋友正伸手拿着自己的脚想往嘴里塞,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口粮已经被爸爸吃了。

    “还是我来吧。”傅衡逸伸手。

    “不用,你先从出去招呼客人吧,我等下就出来。”

    傅衡逸走了出去,沈清澜给安安换好了衣服,将他打扮得很可爱,这才抱着他出去。

    “外婆的小乖孙,天不见,真是想死外婆了。”刚出去,就看见了楚云蓉迎了上来,将孩子给抱走了,眼神在沈清澜的身上扫了眼,就低头去看孩子了。

    “清澜,你将安安喂饱了吗?”楚云蓉问道。

    “已经喂饱了。”

    “哦,那就行,可千万不能饿着我的乖外孙对不对。”楚云蓉看向安安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和宠溺,安安小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她的话,咧开小嘴,露出粉嫩的牙床。

    楚云蓉的心顿时就化了,“我们安安怎么能这么可爱呢。”边说边抱着孩子就走了,留下沈清澜个人站在那里。

    沈清澜摸摸鼻子,深深地觉得,自从安安出生以后,自己在楚云蓉面前就失宠了。

    “清澜,我干儿子呢。”于晓萱走了过来,脸期待地问道。

    沈清澜:……

    伸手指了指楚云蓉的方向,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地被围住了,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孩子。

    “哎,这长得跟年画娃娃似的。”

    “哎哟,你看他会笑哎,白白胖胖的,好想捏捏。”

    “长的正好看,你看看这嘴巴和鼻子,和衡逸小时候简直模样。”

    “这眼睛才漂亮呢,跟我家清澜小时候像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七嘴舌的声音充斥着耳膜,都是在夸赞孩子可爱长得好的,沈清澜嘴角轻勾,任何个母亲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子都是开心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清澜,我干儿子的人气好高啊,我这要排多久的队才能抱得上我的干儿子啊。”于晓萱语气幽怨。

    沈清澜淡笑,“等着吧。”要是安安不饿,恐怕今天她都别想有机会抱安安了。

    安安小朋友被这么多人看着,点也不怕生,乖乖地窝在外婆的怀里,手里拿着个奶嘴,放在嘴里吸着,这是刚才傅衡逸递给他的,省的他去吃小手。

    这次请的人不多,总共加起来也就两桌人,人虽然少,但是依旧很热闹,安安小朋友在外婆的怀里待了会儿就睡着了,楚云蓉赶紧将他抱进房间里,让他睡觉。

    昊昊小朋友主动要求进去看着小弟弟,连饭都不愿意吃了,裴宁怎么劝都不听,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姨姨,可以吗?”

    沈清澜微微笑,“可以,但是你要先把饭吃了,等吃饱了,就能进去看弟弟。”

    昊昊口答应下来,“妈妈,我要吃饭了。”

    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间,裴宁问赵姨要了小碗面条,将昊昊给喂饱了,就任由昊昊进去守着安安了。沈清澜倒是点都不担心放两个小朋友单独待在起会有什么问题。

    傅衡逸和沈清澜在客厅里跟大家聊天,众人看着沈清澜的目光透着惊艳。

    “清澜,就你这身材,说你刚刚生了孩子都没人信。”个人说道。

    沈清澜看向说话的人,这个人在她结婚的时候来过,是傅家的亲戚,但是平日里走动得不多,按照辈分算,她应该叫声“三姑婆”。这次她记得是没有邀请她,想来是不请自来的。

    “清澜,你都是怎么保养的?”傅香如没有放过和沈清澜说话的机会,谁不知道老爷子宝贝这个孙媳妇,而且这个孙媳妇本身的家世就好,能巴结着点还是要巴结点的,毕竟这是她厚泽脸皮争取来的机会。

    沈清澜脸上维持着礼貌的笑意,“我怀孕的时候就不胖,生完孩子以后就恢复了。”这是实话,但是奈何傅香如不信。

    “我女儿也怀孕了,但是她就胖多了,怀孕才是三个月,体重就增加了十多斤,天天嚷嚷着要减肥,愁的我啊是头发都白了,你说说自己还是个孕妇呢,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现在减肥这不是开玩笑呢嘛。所以你要是有什么好的减肥方法定要告诉三姑婆,我回去跟她说说,让她产后再减肥。”傅香如絮絮叨叨。

    “真的没有什么方法,我本身就瘦,怀孕的时候吃了那么多东西也没胖起来,爷爷和衡逸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

    “清澜,你藏拙了吧。”傅香如笑着说道,只是这话却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你说说你,你又不靠这个方法挣钱,你就是告诉了三姑婆,我也不会往外说啊。”

    沈清澜眼底的笑意渐渐消失,看着傅香如,只是不等她说话,楚云蓉就开口了,“方法自然是有的,你让你的女儿少吃点就行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的嘴巴还管不住吗?”最后那句语双关。

    傅香如神情讪讪,闭口不言,她都是想怼回去,但是奈何这话是楚云蓉说的,忍了忍,不再说话。

    楚云蓉扫了她眼,在她的女儿面前以长辈的身份拿乔,也要看看她同不同意,不请自来的人,要是客气也就罢了,要是不客气,哼。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不知道是谁,将话题转到了沈清澜的画上。

    众人正在说沈清澜的话多么多么值钱,画的多么多么好呢,刚才直插不上话的傅香如又开口了,“清澜啊,你的画画的那么好,能不能给我两副,我回家挂在客厅里,看着也有面子不是。”

    此话出,众人面面相觑,这人是真的傻啊还是在装傻,沈清澜的画作现在正是被炒的最厉害的时候,幅画少则几十万,多达上百万,上周举行的个拍卖会上,她的最大的幅画甚至拍出了千万的高价。

    而这人开口就是要两幅,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和脸皮?

    傅香如像是没有看见众人的目光,期待地看着沈清澜,这些人懂什么,像沈清澜这样的人,都是自持身份的,尤其是人多的时候,更是要面子,自己都开口了,她要是不给,就是她小气,而且自己还是她的长辈,就算现在自己家跟傅家的亲戚关系已经出了五服,那也是沾亲带故的。

    所以说,傅香如哪里是不知道,她就是太清楚了才敢开这个口,只是她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沈清澜是否会愿意按照她的剧本走。

    “抱歉,三姑婆,我已经好几个月不拿画笔了,之前画的都已经交给了我的经纪人,你要是真的想要,可以去找我的经纪人丹尼尔,我会给他打电话,让他给你打个折。”

    傅香如的脸色僵,她刚才说的是送,可不是买。他们家的生活条件虽然还可以,但是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花个几十万买幅画就为了挂在客厅里看的主。

    “清澜,你看大家都是亲戚,这买……”傅香如脸的为难。

    只是没等她说完,另个人就开口了,“清澜,我们找丹尼尔真的可以买到你的画吗?要是这样的话,我想买幅送给客户,那个客户十分喜欢你的画。”

    这个人叫傅湘君,是傅老爷子兄弟的孩子,算起来沈清澜要叫声堂姑,她结婚和生产的时候都来过,关系算是比较近的。

    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解围,沈清澜微微笑,“回头我就给丹尼尔打电话,堂姑先要随时过去就行。”

    人家关系比自己亲近的都说要买了,饶是傅香如脸皮再厚,也说不出让沈清澜送的话。

    傅香如不说话了,气氛很快又融洽起来,直到赵姨来请大家去餐厅入席。

    幸亏傅家的餐厅够大了,收拾收拾坐下三桌人也不算拥挤。

    饭吃到半,傅湘君说话了,“叔,你给宝宝取好名字了吗?”刚刚聊天的时候她已经问过,知道宝宝只有小名没有大名。

    傅老爷子坐在另桌上,笑呵呵的,“起好了,叫宸轩,傅宸轩。”这是他和沈老爷子挑选了很久才选定的。

    “宸轩,唔,好名字。”傅湘君夸赞。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对这个名字也很满意。

    等送走了客人,赵姨和宋嫂还有刘阿姨正在收拾碗筷呢,沈清澜原本想帮忙,被楚云蓉和傅靖婷赶了回去。

    “这里不用你,你赶紧进去看看孩子吧。”楚云蓉赶人,“这么长时间了,安安应该醒了。”

    沈清澜只好进了房间,而房间里,安安确实已经醒了,好好趴在小床的围栏上,正和安安说话呢,安安也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啥,明明互相听不懂对方的话,但是兄弟两个说的很开心。

    昊昊见到沈清澜,笑眯眯地开口,“姨姨,弟弟好乖,醒了都没哭。”

    沈清澜微微笑,看了眼儿子,安安在不吃奶的时候是从来不会想要妈妈的,见妈妈看过来,丝毫反应都没有。

    “昊昊,饿了吗?”

    昊昊摇头,“不饿。”

    裴宁走进来,“昊昊,我们该回家了。”

    “不要,妈妈你先回家吧,我想留在这里看弟弟。”

    “不行,你要跟妈妈起回家,改天我们再来看弟弟。”

    “我不要,我想留在这里,妈妈,你让我留在这里看弟弟吧,我保证会听姨姨的话的,明天我再回家行不行?”昊昊拉着裴宁的手,左右晃动着,撒娇。

    裴宁却没有心软,“你不听妈妈的话了是不是?”以前沈清澜没孩子,照顾个孩子自然没问题,但是现在安安这么小,照顾这个就够累了,她自然不能再给她增加负担。

    见裴宁真的不打算让他留下,昊昊只好依依不舍地看了眼安安,跟沈清澜说道,“姨姨,我今天先回家了,明天我再来看弟弟。”

    ------题外话------

    咳咳,吃了嘴的狗粮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