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领证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下午,微博上的事件又有了新的反转,宁珂在微博上公开道歉,说自己和韩奕根本没有订婚,韩奕也从来没有答应要跟她订婚,他和于晓萱的感情很好,这就是个玩笑。

    微博发,转发立刻超过了十万人,这简直就是颗深水炸弹,首先被炸晕的就是韩正山和宁珂的父母。

    韩正山给韩奕打电话,却直打不通,知道自己的号码被韩奕拉黑了,韩正山那叫个怒气冲冲,向工作人员接了个手机给韩奕打,这次倒是通了,响了两声就被挂了,韩正山继续打,最后索性就关机了,口气没上来,韩正山就被送去急救了。

    因为电话关机,医院根本联系不上韩奕,最后只好联系了韩奕的助理,幸好当初留联系方式的时候,助理的电话也并留了。

    助理也联系不上韩奕,只好匆匆从商场赶到医院,他到的时候韩正山已经没事了,就是血压高了,时承受不住晕了而已,醒来就能出院,助理放心了,给韩奕发了则信息,又给韩正山交了费用就离开了。

    韩正山醒来没见到韩奕,自然又是顿怒火烧,只是这里到底不是家里,强忍着没有发火,闹着要出院,打车去了韩奕和于晓萱现在的家——森海别庄。

    家里只有于晓萱个人,哦,不,还有个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

    于晓萱见到门外的人,很是惊讶,她住在这里这么久,第次见到韩正山登门,“伯父。”于晓萱想了想,还是开口叫了声。

    韩正山冷着脸,把推开于晓萱,力道不小,要不是于晓萱眼疾手快扶住了门口的鞋柜,恐怕就要摔了,尽管没摔,但是后腰却撞上了鞋柜抽屉上的把手,她皱眉,缓了缓,才伸手摸了摸,唔,好疼,估计是乌青了。

    “伯父,韩奕上班去了,根本不在家。”于晓萱走到后面,好声好气地开口。

    “哼,上班,他上什么班。”韩正山冷哼,他早就往公司里打过电话,韩奕根本不在公司,他既然这么宝贝这个于晓萱,怎么会不在家。

    韩正山只以为韩奕是在躲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命令道,“叫韩奕给我出来。”

    “伯父,韩奕真的不在家,今天早就走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于晓萱解释,语气很是客气,尽管她也不喜欢眼前的老人,但是毕竟是长辈,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阿姨听见客厅的喧闹声,走出来看了眼,“于小姐,需要帮助吗?”

    “阿姨,泡杯茶过来。”于晓萱吩咐。

    “哼,连杯茶都要阿姨泡,真以为自己是豪门少奶奶了!”韩正山见不到韩奕,就从于晓萱的身上挑刺。

    于晓萱顿,站起来亲自去厨房去给韩正山泡茶,心不断对自己说,忍忍吧,毕竟是韩奕的亲人,忍忍就好,只是几句难听话而已,听过就算了,不要计较,不要计较。

    “于小姐,还是我来吧。”阿姨打算伸手帮忙。

    “没事儿,阿姨,你忙你的,这里有我就好。”于晓萱笑着说道。

    阿姨见于晓萱真的可以自己对付,就继续打扫卫生去了,她的工资是不少,但是房子大,打扫起来也很费劲。

    “伯父,请喝茶。”于晓萱双手端着茶杯,放在韩山的面前。

    “做点事情慢慢腾腾的,既然不想给我泡茶就直接说,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什么。”韩正山摆明了是要挑刺,自然可以找出堆的麻烦。

    于晓萱忍了忍,没忍住,“伯父,我想您大老远赶来也不是为了找我茬的吧。”

    韩正山黑脸,“怎么,我刚说了你两句,就给我摆脸色了,这还没进韩家的大门呢,就敢这样对我,进了韩家的门,岂不是连我的容身之处也没有了。”

    于晓萱无语,第次看见这样的男人,今天这话要是个恶婆婆说出来的,她点都不惊讶,可是韩正山个大老爷们,这违和感,可真是足足的。

    “伯父,您是来找韩奕的,韩奕现在没回来,就麻烦您在这里等他会儿,我上去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于晓萱打算离开了,我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站住。”韩正山叫住她,“坐下来,既然韩奕不在,有些话我就先跟你说吧。”

    于晓萱的脚步顿,很想离开,想了想,还是留下来,在韩正山的对面坐了下来,“伯父,请讲。”

    “我给韩奕定了门亲事,是双城娱乐的千金,无论是家世、学历还是外貌都跟我家韩奕很是匹配,他们今年就会结婚,你找个时间搬出去吧。”韩正山理所当然地说道。

    于晓萱还来不及说话,就听见韩正山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怀孕了,这个孩子你要是愿意生下来呢,我们韩家也会养,你要是觉得委屈呢,你就是去将它给打了我也没意见,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会给你笔钱,数目随你开,算是对你的补偿,毕竟你也跟过韩奕场。”

    于晓萱低着头,韩正山看不清她的神情,只听到她说,“伯父,我敬你是长辈,所以才叫你声伯父,但是你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就这样侮辱我,我的家世确实没有人家豪门千金好,可我从小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了,我也是我父母的心肝宝贝,你这样糟践我,我的父母要是知道了也会心疼。”

    “这不是我糟践你,而是你自取其辱,从开始,我就说过我反对你们在起,也早早地就让你离开了,但是你自己不听,现在你这是在责怪我吗?你看看你自己,你浑身上下有哪点是比得上人家的。好,先不说人家,就说韩奕,你问问自己,你配得上韩奕吗?”

    于晓萱心酸酸涩涩的,被人指着鼻子骂,尤其是眼前的这个老头,更加不是第次,却从来没有次这样地难堪,眼前的这个人,不仅是不喜欢自己,就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厌恶。

    她抬起头,看向韩正山,“你既然问我了,那么我就告诉你,我配的上韩奕,韩奕既然喜欢我,并且要跟我结婚,那么我的身上必然有吸引他的地方,让他觉得我值得。而我要嫁的人也是韩奕,不是你们韩家,你的同意与否与我而言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韩正山神情恼怒,“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就你这样的教养,能教出什么孩子来,个纨绔子弟,韩家还真的是要不起。

    于晓萱闻言,定定地看着韩正山,脸上没有丝毫的怯弱,“跟韩奕相比,我也许不够优秀,也许不够漂亮,或许以后我也不会是个合格的母亲,无法像韩奕的母亲那样给它名门的教养,但是我会努力学习,努力成长,努力做个合格的妻子,合格的母亲。”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也许你又会说,这些随随便便个女人都能做到,但是我有个爱韩奕的心,哪怕韩奕现在不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了,只是个普通人,我也会陪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没结婚你们以为爱情就是全部,结了婚你们就知道,爱情在婚姻面前什么都不是,你爱的的人是韩奕,但是你嫁的是韩家,个男人再如何优秀,事业再如何成功,要是身边没有个相匹配的女人,甚至因为这个女人而影响了自己的下辈,才是人生最大的败笔。我知道你和沈家的那个闺女是关系好,那你应该知道她的二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于晓萱的脸色变得难看,说来说去,韩正山真正嫌弃的不是她的出身,而是担心她影响了他们韩家的优秀基因。

    “这是你的看法,你可以问问韩奕是否愿意听你的安排,而且据我所知,双城国际的那位千金今天下午刚宣布她跟韩奕的婚事就是场误会,你现在却来跟我说我这些,你觉得还存在任何的意义吗?”于晓萱分毫不让,她不知道韩奕在背后为她做了多少,但是她知道,定比她以为的要多得多,在这场爱情里,韩奕付出的也比她多,现在她想勇敢次,不想再逃避了。

    “你!”韩正山脸色黑了,似乎是没想到于晓萱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那是她知道了你的存在,在赌气,只要你离开了韩奕,她自然就消气了。”

    “我不会离开韩奕,除非他自己开口说不要我了,你要真的想让我离开韩奕,可以,非常简单,你让韩奕亲口跟我说,我保证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于晓萱说的斩钉截铁。

    “好!”门口传来阵掌声,于晓萱和韩正山惊,这才发现是韩奕,不知道他回来多久了,又听到了多少。

    “韩奕。”于晓萱轻声喊了句,再也没有了刚才面对韩正山时的勇气。

    韩奕给了她个赞赏的微笑,“于晓萱,说的好,这个世界上你才是最配我的那个人,其他任何人我都不要。”他看向脸已经彻底黑下来的韩正山,“我的父亲,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要么,你同意我跟于晓萱结婚,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孙子,要么,我自请脱离韩家,离开韩氏,以后跟韩家再无瓜葛。”

    闻言,于晓萱的面色变,“韩奕!”

    韩奕笑笑,“两条路,你自己选!”

    韩正山的脸上已经黑的可以滴出墨汁来了,“韩奕,你为了个女人,当真要重蹈沈让的覆辙是不是?!”

    韩奕漫不经心,“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后悔,等你后悔了你可千万不要到我面前哭!”韩正山被气得拂袖而去,就连今天来找韩奕的目的都给忘记了。

    “韩奕,其实你不必为了我做这么大的牺牲。”于晓萱从后面抱住了韩奕的腰。

    韩奕转身,面对着于晓萱,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口,“这算什么牺牲,真的能离开韩氏我才要开心呢,我自己可不止家韩氏,就算是离开了也不会让你和宝宝饿肚子的。不过于晓萱,你今天的表现很棒,让我刮目相看。”

    “你听了多久了?”于晓萱问道。

    “没听到多少,但是你说的那句爱我是听到了,而且......”他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位置,“而且我记在了这里!”

    于晓萱脸蛋微红,“不过韩奕,以后宝宝的教育还是你来吧。”

    韩奕挑眉,“被他的话影响了?”

    “不是。”于晓萱摇头,“而是我有自知之明,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后代都是按照精英的方式培养的,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胜任不了的。”

    韩奕幽幽地看着于晓萱,忽然噗嗤笑出了声,“于晓萱,你该不是想偷懒吧,这可不成啊。”

    于晓萱恼怒地看着韩奕,“我跟你说认真的呢。”

    韩奕叹息声,开口,“晓萱,不要妄自菲薄,拿出你刚刚的自信来,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很好,很优秀,不然我也不会选择你,至于精英教育,呵呵,我并不喜欢那套东西,小时候我妈也没有这样严格要求我,她对我的要求只有个,就是开心快乐,而我对我孩子的要求也样,健康快乐就好。”

    “可是,这样以后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的。”于晓萱说了句。

    “做我们的孩子,本身就已经站在了终点,何来的起跑线?”

    于晓萱幽幽地看着韩奕,半天憋出句,“韩奕,我觉得你以后会将孩子养歪的。”这根本就是毫无要求啊,确定不会养出个什么都不会的二世祖吗?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作为韩奕和于晓萱的孩子,尽管父母偶尔有些不着调,但却是很靠谱的,将其教育地很好,用事实狠狠打了韩正山个耳光。

    “好了,晓萱,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你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今天的晚饭吃什么。”韩奕转移于晓萱注意力。

    于晓萱无语地看了他眼,“韩奕,你的这个转移话题也太明显了,不过这个双城国际的千金为何突然发了这样的声明?”这是她现在最想知道的。

    韩奕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下,于晓萱听完,幽幽叹了口气,“这个宁小姐也是蛮可怜的。”

    “听你这意思,你是想帮她?”

    于晓萱死命摇头,“我才没有,你当我傻啊,你可是我的男朋友,我才不会将你让给任何女人呢,就算是假的也不行。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

    韩奕眼睛里满是笑意,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口,“这就对了。于晓萱,记住,我是你个人的,任何想要觊觎我的女人都是坏女人,你都要负责将他们赶跑知道吗?”

    “好。”

    第二天,韩奕照例早起去上班,到了下午,就直接翘班走人了,回到家接了于晓萱就走。

    “韩奕,你要带我去哪里?”于晓萱问道。

    韩奕笑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于晓萱侧目,却也不再问了,既然韩奕想给她惊喜,那她就收着吧。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礼服,这是今天韩奕特意让她换上的,也不知道他是想带自己去哪里,需要这么隆重。

    “所以你是带我来吃饭的?”于晓萱看着眼前布置精美却空无人的餐厅,看向身边的男人。

    “嗯哼,很久没有带你出来吃饭了,这家餐厅的牛排味道级棒,你会喜欢的。”

    于晓萱闻言,眼睛亮,在位置上坐下来。

    直到餐饭结束,韩奕都没说其他的,仿佛就真的只是带她出来吃顿饭。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出去走走。”

    于晓萱自然没意见,两人走到了城市广场,从这里可以看见韩氏集团的大楼,“韩奕,你看,韩氏。”

    韩奕看过去,嗯了声,视线转回到于晓萱的身上,“你在这里等我分钟,我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于晓萱点头,“你快去吧。”

    韩奕离开,于晓萱个人站在广场上,看着那扇巨大的LED显示屏,上面正在放着些广告,其有则就是她拍的。

    四周是霓虹灯,却突然暗了下来,显示屏上的画面忽然变了,竟然变成了她和韩奕的照片,有她的生活照、剧照,也有二人的合照。

    于晓萱呆,意识到什么,转身,果然就看见韩奕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含笑望着她,手里拿着束鲜花。

    见她看到了,缓步走到她的面前,他的每步都走的很慢,却很稳,“于晓萱。”他叫了声她的名字。

    于晓萱定定地看着韩奕,韩奕也正看着她,“于晓萱,我从小就不是个会相信命运的人,长这么大,我第次相信并且感谢命运,就是我发现自己爱上你的那刻,感谢它让我爱上你,个善良、简单、快乐的你。”

    “或许在世人眼,你的家世不够好,学历不够高,不够漂亮,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觉得你配不上我,但是他们却不知,在我的心你直是最好、最优秀的那样,配不上的那个人其实是我。”

    “我的前半生放纵不羁,看似年少轻狂,实际颗心却早已苍老,是你让我明白了生命的含义,也让我明白了生命的原来不只有黑白二色,缤纷的世界更让人迷恋。你的哭,你的笑,你的小脾气,你的宽容,你的大度,你偶尔的胡思乱想,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风景。独属于我的,触手可及的温暖。”

    “于晓萱,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并且愿意接受这样斑斑狼藉的我,往事我不可更改,后事却能由我书写,今天,在这里,我想问问你,你愿意跟这样的我起走过后半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

    韩奕单膝跪地,不知何时手上出现了枚钻戒,在霓虹的闪烁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于晓萱呆呆地看着他,随后看向身后的位置,那里正是韩式大楼,此刻间间办公室的灯光亮起,组成了巨大的,“于晓萱,嫁给我可好”的字样。

    “于晓萱,你愿意嫁给我吗?”韩奕深情的声音唤回了于晓萱的注意力,于晓萱转眸看着他,终于在他期盼的目光点了点头,“韩奕,我愿意。”

    韩奕的眼底迸发出惊人的亮光,执起于晓萱的手,将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抱住她,“于晓萱,谢谢你!”

    周围的灯光瞬间亮起,照亮了周围的环境,于晓萱这才发现,周围竟然有微型摄像机。

    她呆,韩奕微微笑,低头吻上了她的唇,轻声说了句,“傻瓜,闭眼。”

    于晓萱的手环抱在韩奕的腰上,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刻的甜蜜。

    回去的路上,于晓萱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嘴角高高扬起,“韩奕,这切你准备了很久吧?”

    “也没有多久。”只是他的助理比较能干,很快就东西都准备好而已。

    而此时,在韩氏集团的顶楼,某助理扶墙而站,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是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回家好好睡觉了。

    “韩奕,你是将刚才的画面拍下来了吗,能给看看不?”她是看见了微型摄像机的。

    “你打开手机,现在就能看。”韩奕笑着说道。

    于晓萱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随后才反应过来,“啊啊啊,韩奕,你竟然直播!”

    “这样才能让全国人民都看见我们的幸福嘛。”韩奕说的理所当然。这样也能打消某些的人的想法。

    于晓萱呆愣了好久,吐出句,“幸好我刚才答应了,不然你就在全国人民面前丢脸了。”

    “你会不答应吗?”韩奕问她。

    “难道我不会吗?”于晓萱下意识地接了句,“好吧,我确实不会拒绝。”

    韩奕微笑。

    ***********

    傅家,沈清澜的手里拿着个平板,从头到尾看着这场求婚,见傅衡逸进来了,这才放下,“现在看到晓萱幸福,我很开心。”

    傅衡逸抱着安安呢,刚才安安醒了,不愿意躺着,傅衡逸就抱他到客厅里玩了会儿,他现在抱孩子的姿势已经非常熟练了。

    将安安放在沈清澜的身边,这才说道,“他们俩这不是迟早的事情。”

    沈清澜笑,“嗯,确实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订婚的这件事加速了韩奕和于晓萱之间的发展而已。

    第二天,等民政局上班之后韩奕就带着于晓萱去领证了,从里面出来,于晓萱看着自己手里的小红本,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就这样和韩奕结婚了。

    “在发什么呆呢?”韩奕开口说道,于晓萱乐呵呵的,“不是说七夕领证的吗?”

    “我昨晚那样深情表白,肯定让很多姑娘春心萌动,为了防止我被人挖墙脚,还是早点打上你的钢印吧。于晓萱,你真是赚到了,竟然拥有了我这样位既深情,又帅气,温柔还多金的老公,你就躲在被子里偷着乐吧。”

    “韩奕,你的脸皮到堪比城墙的拐角处了。”于晓萱吐出句,嘴角却快咧到耳道根了,手里拿着两个红本本,反反复复的看。

    随后,于晓萱拿出手机,对着两个红本本拍了张照片,发了条微博动态——“韩先生,余生请多指教!”回到家以后,于晓萱直接去了卧室,将红本本小心地收好,这才回到客厅。

    韩奕今天有个重要会议,将于晓萱送到家里之后就离开了,于晓萱点开页,果然上铺天盖地都是韩奕求婚,俩人领证的消息。

    多数都是对于晓萱和韩奕的祝福,只有少数人在那里吐酸水,说于晓萱是嫁进豪门,麻雀变凤凰,于晓萱将这些留言直接忽略,就看那些祝福的话语。

    她自己的微博底下,最多的就是粉丝的祝福,只有条留言引起了她的关注,就是宁珂的,也是祝福的话,想起韩奕跟她说的关于宁珂的事情,她回了句“谢谢,你祝你幸福。”

    方彤和沈清澜转发了于晓萱的微博,基于沈清澜庞大的粉丝基础,于晓萱又收获了大波祝福,看的于晓萱那叫个乐呵。

    韩奕和公司的高层正在开会呢,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宁珂的父亲宁绍军走了进来,沉着张脸,“韩奕,我女儿呢。”

    正在会议室里的其他的高层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宁董事这话的意思。

    “会议先到这里,你们先回去工作吧。”助理见状,立即对各位高层说道,各位高层尽管很想知道事情的因由,但是也没有那个胆子敢留下来听老板的卦,个个迅速离开了这里。

    最后出去的是助理,走出去之后,还不忘记贴心地将门给关上。

    会议室里,韩奕坐在椅子上,脸的漫不经心,宁绍军恼怒,“韩奕,我的女儿呢。”

    韩奕轻笑,“宁董事,你这话就有意思了,你的女儿不见了,你应该找警察,找我又有什么用,我又不会魔术,不会玩大变活人的游戏。”

    “韩奕,你不要给我装傻,自从那天我女儿来找你之后人就不见了,要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她会这样?”

    “宁董,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话让不知情的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怎么了她了呢。”

    “难道不是吗?韩奕,这庄婚事是你父亲亲自定下的,现在你又跟别的女人结婚,这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你呢个给我个交代,不然......”

    “不然如何?”韩奕反问,嘴角的笑意微冷,“宁董,你也是公司的老人了,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道我和我父亲的关系?我的婚事你不经我的同意就擅自定下,还对外公布,你们既然敢这么做,就应该有勇气承担这么做的后果。”

    宁绍军脸色铁青,“那是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情,你们父子之间没商量好,现在是来怪我咯?韩奕,你别太过分!”

    韩奕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宁董,到底谁过分我们心知肚明,耍嘴皮子倒把耙的事情我尊敬你是个长辈,今天就不与你计较,以后要是再这样,我看韩氏和双城也就没有了合作下去的必要。”

    “你威胁我?”

    韩奕耸肩,“你要是这么认为也不是不行。”

    “韩奕!”

    “别叫了,我还没聋。”

    “韩奕,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韩氏和双城解除合作,倒霉的可不是我双城,你可别忘了,我的手里还有韩氏18%的股份。我要是将这些股份卖给别人,或者抛售出去,你也别想好过。”宁绍军底气十足地说道,他笃定韩奕不敢拿公司的前途开玩笑。

    只是很可惜,他错估了韩奕的性子,韩奕此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他的脸冷下来,“那我们可以试试,只是在此之前,我想请宁董先看份件。”

    韩奕说着,起身站起来,走出了会议室,宁绍军沉着脸,和韩奕去了他的办公室。

    韩奕从抽屉里拿出来份件夹,递给宁绍军。

    宁绍军原本不以为意的脸在看到里面的内容的时候顿时就变了,他紧紧地盯着韩奕,“这些你是从哪里来的?”

    韩奕老神在在,“自然花钱买的,我这人可是厚道多了,这些股份都是按照双城现在的市场价买的。”当初宁绍军能拥有韩氏那么多的股份完全是因为趁火打劫。

    在韩正山管理公司的时候,因为不善经营,而韩老爷子又因为身体不好出国疗养,没人看着他,韩正山个决策失误,导致了韩氏的经济危机,为了度过难关,韩正山将部分股份卖给了宁绍军,还是以低于市场价的二成的价格。

    宁绍军冷冷地看着韩奕,“你早就计划好了?”

    韩奕摇头,轻笑,“宁董,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没有你那么卑鄙。你不妨看看最后的日期。”

    宁绍军翻到最后页,上面的日期是前两天,也就是说这份股权转让协议是刚刚签订的。

    “宁董,我韩奕做事向来是人敬我尺,我敬人丈,人犯我十分,我百倍奉还,你若是想抛售我韩氏的股份,我肯定是阻止不了你,而我也不会去阻止,但是你们双城的股价会不会波动那我就没有办法保证了,毕竟那时候我都自身难保了。”

    宁绍军的面色黑沉如墨,“你是想跟我交换?”

    “不。”韩奕摇头,“我只是想提醒宁董,都是合作多年的老伙伴了,现在留线,日后好相见,现在你我都是双方及集团的大股东,只有更紧密的合作才能推动集团的发展,而这种亲密的合作关系,并不是只有联姻才能达到的。”

    宁绍军神情变幻不定,将股份转让协议放在桌上,笑了,“韩总张伶牙俐齿,宁某佩服,不过你说得对,今后双城和韩氏只会合作更加愉快。”

    韩奕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仿佛他已经料定了宁绍军的反应。而事实却是也跟他料想的样,像宁绍军这样的商场上的老狐狸,最是知道该怎么选择让自己更有利。

    “虽说订婚的事情是我和你的父亲的决定,但是我女儿喜欢你是真的,现在我女儿不见了也是真的,我希望韩总可以告诉我女儿去了哪里。”宁绍军没有忘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宁董,您的千金对我是真的有感情还是另有目的,我想就不要再这么虚伪了吧。”韩奕靠在椅背上,从开始到现在,他直就是这么闲适的姿势。

    宁绍军眼神微变,佯作不懂,“我不明白韩总这话的意思。”

    “宁董,令嫒都跟我说了,她其实是有爱人的,只是因为你不同意,所以才没有跟爱人在起,而她找我......接下去的话还需要我再说明白了。”

    宁绍军的脸色又青了,只是这次不是针对韩奕,而是对家里那个不孝女的,他没想到宁珂竟然了连这个都告诉了韩奕,看来她是铁了心想跟那个穷小子在起。

    “韩总,要是你知道我女儿的消息,还请告诉我。”

    “真不是我不想帮宁董,而是我的确实不知道。那天令嫒来找我的时候,我俩谈的并不愉快,令嫒直接离开了。我跟她之前也没有交集,所以......”韩奕脸的无辜。

    “既然如此,今天的事情算是我误会了韩总,要是给韩总带来了麻烦,宁某提前在这里说声抱歉。”

    韩奕笑眯眯,“宁董说笑了,小事桩,关于令嫒的事情,也请宁董不要着急,也许宁小姐就是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过个几天自然就会回来了。照我说,宁小姐这几天出去也好,避避风头。”

    想起这两天络上的事情,宁绍军沉默了瞬,随后开口,“谢谢韩总,我就先走了。”

    “好,宁董慢走,有空不妨来找我喝茶。”韩奕脸的漫不经心,等到宁绍军走,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这个老狐狸,要不是自己早有准备,恐怕还真的就有麻烦了。

    ------题外话------

    订阅红包还有,我想发新的,但是不领完没法发,没有领的亲们赶紧去领下哈,我重新发个大点的。